(完整版)铁拳虎卫小说_林逸韩雅倩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0:31

《铁拳虎卫》是由“佚名”所著,男主是林逸、女主是韩雅倩,他是鬼谷子的唯一传人,年过不二十余岁,以习得全部真传,带着一纸婚书来到都市找未谋面的妻子,结果。。。

铁拳虎卫小说_

第一章:少年下山

金陵,河边,一道年轻的身影站在堤岸上。

他叫做林逸,长相清秀,从小跟随师父上山学医,本来再有一年就能学成归来,继承师父名号招摇撞骗……不,悬壶济世。

结果却出了意外……

“老头啊老头,你好歹也是个神医,怎么就没能将你自己的命救回来。”

“而且,你走就走了,我也算是能养活我自己了,结果你倒好,非要让我发毒誓,来金陵娶一个从没见过面的女人……够狠啊!”

林逸手中握着一枚残缺的玉佩,一阵翻白眼。

虽然师父从小对他就很严苛,一言不合就上手,但说到底也是师父老人家从孤儿院将他带了出来。

为了报恩,林逸给师父守了七天七夜的灵,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前往金陵的火车,并且带上了这师父留下的遗物,也是娶妻的信物,半枚玉佩。

“虽然答应了,但想想就觉得吃亏,我这么一个纯情少年,恋爱都还没谈呢,就这么要一步踏入婚姻坟墓……”

就在林逸正准备离开河边,继续赶往目的地的时候,一辆红色的保时捷911如同是脱缰野马从林逸身边冲出护栏,落入河中!

“轰!”

我靠?!

林逸吓了一跳,原本以为是有人要暗害自己这个绝世神医,但是看着这辆跑车转眼就淹没在了河水中,立刻明白这是出了意外。

淮河边上也算是人来人往,见到这一幕齐刷刷围过来一群人,但都是你一言我一语一通哔哔,谁也不敢下去救人。

“真怂!”

林逸轻啐一口。

他可不会坐视不理,就当是给自己积德了,三两下脱了自己的衣服,“噗通”一声跳入水中。

从小在山中长大,却也没少和水打交道,林逸很快就游到了落水的跑车旁。

刚往里看去,林逸颇为惊艳的瞪大了双眼。

娇俏的容颜,巴掌大的小脸,樱桃般红润的嘴唇,黑色的头发在水中狂舞,妖娆的身材在水下尽显无疑。

守身如玉二十年,林逸在山上只能见到动物,哪儿来的女人,更别说这么漂亮的女人。

林逸不敢浪费时间,看情况,这女人明显是昏迷了过去,不然也不会车玻璃已经落下却没有挣扎着逃离。

三两下将女人从车里救出来,林逸抱着女人朝着岸边游去。

岸边人群见到这一幕纷纷拍手叫好,看着林逸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个大英雄。

“看啊,多么优秀,陈独秀都没有他优秀啊,真是国家的栋梁!”

“没错,我们都要向这位英雄少年学习啊!”

只是等到林逸带着美女上了岸,人们注意到这美女天使面容魔鬼身材后,立刻都是捶胸顿足,一阵后悔,围过来恨不得自己亲自给美女做人工呼吸。

“都给我一边去!”

林逸瞪了眼周围跃跃欲试的人们,没好气的说道,“刚才都哪儿去了?怎么一看有便宜占就激动起来了?”

“我告诉你们,我凭本事救上来的美女,你们可别想插手!”

林逸说完,在周围一片狼嚎中,双手按在了美女饱满高耸上,按了两下后,又下嘴开始尝试人工呼吸。

起初林逸忙活了一阵子,周围的人还比较安静,但是看到林逸竟然亲个没完了,立刻有人不乐意了,开始哄闹了起来。

“你是不是趁机占便宜呢!”

“就是,亲个不停,当自己老婆了!”

周围一片嘈杂,林逸却顾不上自己的手还放在美女高耸的柔软上,也顾不上去看那湿透了的凹凸有致的身材。

林逸拍了拍美女的俏脸,又将脸毫无顾忌的贴在了美女的胸口,半天后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

“糟了,这美女怎么心跳都没了?!”

“头部并没有遭受什么重创,难道落水前就已经失去意识了?”

不过大概检查了一番,林逸竟然发现美女明明体征正常,但是却始终没有意识。

林逸本想找来银针尝试救醒这美女,但无奈这次上路没带工具。

可就在这时,林逸突然感觉到自己胸口一阵发热,低头看去,却面色怪异的注意到了自己的残缺玉佩。

林逸略一犹豫,将那半枚玉佩握在手中,尝试性的轻轻放在了这美女胸口。

就在玉佩接触到美女的一瞬间,林逸发现自己竟然看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流光钻入她体内,如果不是常年学医,眼力超常人,林逸保证自己恐怕也不会注意到这细微的变化。

“嘶……难道师父说的是真的?”

林逸一脸的震惊。

要知道,当时师父临终前就特意强调了一定要保存好这玉佩,说这可是绝世宝贝。

当时林逸就认定了这就是骗人的,但是现在,眼前的变化却似乎证明了这玉佩真的不同寻常。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玉佩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美女嘤咛一声竟然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林逸看到这一幕,赶忙刚将玉佩收了起来,下意识的咧嘴一笑。

“美女你好,我就是刚刚将你从河里救起来的英雄少年……”

林逸话还没说完,却感觉周围温度都降低了几分,低头看去,美女那一双璀璨如繁星的双眸就这么死死的盯着林逸放在她胸口上的右手。

“额……”

林逸有些尴尬,但不知怎么的,右手不听使唤的竟然下意识的捏了捏,立刻感受到了一股让他几乎无法自拔的挺拔。

“美、美女,我要说这是个误会,你信吗?”

“无、无耻!”

虚弱的声音立刻响起,虽然只有两个字,但包含各种厌恶。

林逸怒了,自己见义勇为,没得到啥好处就算了,结果还被这样误会!

不过这一次,没等林逸开口,一辆救护车已经疾驰而来,后面还跟着几辆虎头奔。

奔驰上下来的人西装革履,其中跑的最快最殷勤的是个油头粉面的家伙,旁边人称呼他都是刘公子,这家伙一上来就将林逸推开。

“让开点,耽误了救人你付得起责任吗?”

这家伙甚至没给林逸反应过来的机会,他已经着急忙慌的招呼着医生护士将美女救走。

转眼间,奔驰和救护车已经疾驰而去,只剩下周围一圈用怜悯目光看着林逸的围观群众。

“小伙子,可惜了,本来好好的英雄救美,结果你们地位这么悬殊,看人家明显是个有钱人,估计你是没戏了。”

林逸原本就郁闷,现在听了更是气得慌。

“我是活雷锋,救人不留名,不行啊?”

“一天咸吃萝卜淡操心!”

……

一个小时后。

林逸虽然因为刚才的误会久久不能平静,但那毕竟只是插曲,自己来见未婚妻才是正事儿。

低头看了眼写在纸上的目的地,林逸确定就是面前的一幢三层别墅无疑,这才整了整衣服,敲了敲门。

林逸发誓,一会儿要是见到未婚妻是恐龙,扭头就走,哪怕是给师父发了毒誓,也绝对不会牺牲自己的后半辈子幸福。

“咚咚咚。”

门很快打开,一个身着华贵服装的风韵犹存的妇人一看见林逸,愣了一下后立刻激动的拉着他就直奔里屋。

林逸瞬间心一沉。

完了,见到自己这么积极,未婚妻怕是恐龙没跑了。

不过就在这时,妇人面带笑意急忙开口。

“您就是周神医吧,刚才刘公子就说马上会接您过来。”

“我家女儿刚刚又发病了,还导致了车祸,虽然刚才苏醒了一阵子,但现在又昏迷了过去,医院也查不出什么,我也就接回来了。”

说着,妇人忍不住又是打量了一下林逸,干笑着开口。

“听说周神医您医术高明,只是,没想到您这么年轻……”

哈?

林逸这下是真的懵逼了。

正想说是不是认错人了,林逸已经被拉进了里屋。

一眼看向房间中的红色大圆床上的倩影,林逸突然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第二章:谁才是真的神医

床上躺着的是一个美女,绝世大美女。

巴掌大的小脸,樱桃般红润的嘴唇,虽然穿着一身简单的睡裙,但是那裙下长腿却笔直修长,诱人无比!

最重要的是,这个大约23、4岁的美女,不正是刚刚在淮河边上救下的美女吗?!

这,也太巧了吧!

林逸还没回过神来,旁边自称叫做苏芸的妇人已经一口气介绍清楚了家里的情况。

床上躺着的美女叫做韩雅倩,23岁就因为父亲出车祸成了植物人后成为了集团总经理,之后更是麻烦接连不断。

今年初韩雅倩时常出现头疼的情况,而且头疼后就会昏迷,起初只是几个小时,如今已经是会昏迷两三天了。

“周神医,我听刘公子说您曾经救过不少人,甚至还有不少的达官显贵,我想小倩的病情也只有您能治了!”

苏芸说的时候已经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林逸却一脸懵逼。

这也太戏剧了吧?

救下的美女竟然就是自己的未婚妻?

自己还不小心赶在那个周神医的前面到了,让苏芸误会自己就是周神医?

不过这个时候,林逸也不好意思说自己的真正目的了。

毕竟,之前在河边被韩雅倩误会是流氓,现在要是再让苏芸误会是骗子,那自己这个如花似玉的未婚妻可就泡汤了!

所以,林逸决定将错就错下去!

“放心吧,这就交给我了!”

“家里有没有银针,我来替她检查一下。”

听见林逸的话,苏芸脸上一喜。

“家里正好有一盒中医留下的银针,我这就给你拿啊。”

苏芸说着就要转身去取,不过就在这时门外却突然传来了一阵门铃的声音。

“叮铃铃。”

本来苏芸脸色不是太好看,认为门外的人是打扰了林逸救治自己的女儿,但是打开门,一看门外的人后却怔了一下,立刻挤出了一丝微笑。

“是刘公子啊。”

林逸在后面探头看去,正好看见了门外站着的一高一矮两人。

矮的那个林逸干脆没注意,只看到高的那个面容英俊,油头粉面,不正是之前在淮河边上将自己推开的那个男人吗?

门外油头粉面的男人见到苏芸笑得就像是一朵狗一把花,他早就向冰山女神表白无数次了,但是都被无情拒绝,正愁没机会献殷勤呢,这次正好跟踪韩雅倩后遇见了这一幕,当然不能放过这个表现的机会!

于是他将韩雅倩从医院接回来后,立刻去亲自去将周神医也接了过来,想着能给苏芸留下个好印象。

“阿姨,您千万别叫我什么刘公子,那都是一帮俗人叫的,您就叫我小伟就行,我听着亲切!”

刘伟笑着说着,急忙恭敬的看向了自己身旁的矮个子男人,“周神医,这位就是我之前给您提到过的小倩的妈妈。”

矮个子男人其貌不扬,但是头发却束在脑后,穿着白色的宽大道袍,仙风道骨。

“客套话就免了,直接带我去见病人吧。”

苏芸却没动,她闻言一脸的诧异。

“这位是周神医的话,那房间中的这位是谁?”

刘伟反而被苏芸的话搞得一头雾水,朝里面看去,愣了一秒后,似乎是认出了林逸,立刻脸色难看了起来。

“你小子怎么到这里来了?”

“之前在淮河边上我都看见了,你趁着小倩昏迷不醒,还想要动手动脚,你竟然还敢出现在这里!”

林逸本来还有些理亏,正想解释却听见了刘伟这番话,立刻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他虽然是个好男人,会对自己的未婚妻比较包容,但却不是个软柿子,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欺负上来的!

“那个什么阿萎,你可别乱吠!”

林逸的话让刘伟立刻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我之前在淮河边上见到了小倩出了车祸落入了水中,我不仅将她救了上来,还帮她苏醒,你现在竟然反咬我一口。”

“你放屁!小倩的病情是顽疾,是你能说让她在昏迷后苏醒就能苏醒的?”

刘伟气得跳着脚叫嚷着,甚至还想上来动手,被周通拦住了。

周通双目如电,打量了一下林逸,这才轻哼一声。

“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你难道不知道医术和年龄有很大的关系吗?你不过20出头的年纪,也能有高超的医术?笑话!”

林逸听得气得慌。

“你说我乳臭未干?我还看你土埋半截了!”

“你说什么?!”

林逸的话气得周通险些背过气去,如果不是走南闯北什么人都见过,他都要忍不住上去和林逸打上一架了。

但是想到这一趟过来,就能在苏芸和刘伟手上领两份钱,他还是压住了心头的怒火。

不过,他当然也不会就这么放过这个小子。

“小子,你在这里大放厥词也太过幼稚。”

“既然你冒充我的神医身份,还对我的管教不服,那好,就让我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周通的话正中了林逸的下怀,他现在对自己美貌的未婚妻可是很满意,生怕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江湖骗子将自己的未婚妻给医坏了。

“说的好,那我们就比比看,看谁的医术高明!”

周通见状冷笑。

“你胆子倒是不小,既然如此,谁若能让韩小姐醒过来,另一人就从这门口滚出去!”

说完,周通直接大袖一挥,朝着房间中走去。

刘伟紧跟在周通身后,不过双眼却始终紧紧的盯着林逸,其中满是怒火,眼中也有警告的意味。

“小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你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如果你要执意胡搅蛮缠下去,就别怪我不客气!”

林逸直接无视了他,转身走进了房间中。

刘伟气得浑身颤抖,但是毕竟苏芸在身旁,也不好表现出来,只好暂时强忍住了怒火……等到大家都来到了这个足足有四十平的卧室之中,苏芸看了眼林逸,又看了眼周通,最后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也是救女心切,如果是平常,她根本就不会同意刘伟请这个周通的想法,更别说是让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冒充周通的年轻人在自己女儿身上动手脚了!

但是病急乱投医,苏芸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谁能治好自己的女儿,自己就信谁!

这时,周通做足了架势,将房间各处的家具都挪动了几分,又让刘伟端了盆水,洗手后还朝着房间各处淋了几滴。

等到一切结束,周通立刻将一根红绳系在了沉睡中的韩雅倩皓腕上,这才坐在了一旁,在红绳这一端搭上四根手指,闭上了双眼。

如果单单是看这个起势,绝对能将外行人哄住,似乎是个行家里手。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中,周通一言不发,不过又过了一会儿,他面色严肃开口了。

“之前在医院是否什么都查不出来?”

“是是。”苏芸急忙点头。

周通脸上的神色更是凝重了起来。

“这就对了,韩小姐虽是今年发病,但病根已有多年,是因为阴气过盛,肺气虚,肾气虚,肝郁脾虚。”

苏芸被吓得面色惨白,“周神医,这该怎么办啊?!”

周通闻言沉默片刻,突然自信道。

“算是韩小姐运气好,既然有我在,只要我施几针,她会立刻苏醒!”

说完,周通立刻从苏芸手中将装着银针的盒子接了过来,右手捏针,飞快的刺向了韩雅倩的头顶。

短短的片刻功夫,韩雅倩头上已经插了十多根银针,随着周通立刻将又一根银针刺向了韩雅倩的眉中印堂穴。

就是这一针落下,韩雅倩竟然脸色骤然苍白毫无血色,娇躯也开始不断的颤抖了起来。

但眼珠竟然真的转动了几分,似乎真的有苏醒的征兆。

看到这一幕,苏芸心中尽管担心,却还是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

刘伟更是激动开口,“周神医就是周神医,果然起作用了!”

周通闻言一副大师派头,自信开口。

“要不了几分钟,韩小姐定然会苏醒。”

“现在的症状也只是因为长时间阴气淤积,等到打开了阻塞,就会恢复。”

可就在这时,一阵冷哼声响起!

“周神医,看你这医术不怎么样,害人性命倒是一流啊。”

第三章:滚出去

“周神医,你这一手封息绝技真是神乎其技,但这样造成的脑损伤你能负担得起吗?!”

开口的自然是林逸,别人看不出,他却看得一清二楚。

封息针法,封闭呼吸,若是能激起人体的防御机制苏醒还好,不然的话绝对会因为缺氧造成不可逆的后果!

林逸的话却让周通恼羞成怒,暴呵开口。

“乳臭未干的小子,你懂什么?”

林逸冷哼一声。

“我懂得不多,但至少我却恰好知道你这下三滥的手段!”

“你敢说你用的不是封息针法吗?!”

林逸的话让周通脸色微变,本想强自镇定,但是额头豆大的汗珠却不断的冒出。

“你、你血口喷人,我、我怎么可能用那样的手段?!”

但是周通那慌张的表情显然是证明了林逸说的是真的。

一时间,苏芸脸色骤变,看过来的眼神冷冽到了极点。

趁这个时候,林逸立刻上前飞快的将韩雅倩头上的银针全都拔出,看到这张惨白一片的如花似玉的小脸再度恢复了血色,无比心疼。

不过这时,周通也冷静了下来,他瞪向了林逸。

“小子,就算我用了封息针法,也不代表着一定就会引起脑损伤这样的后果,倒是你,难道你只知道在这里大放厥词吗?!”

“有能耐,你用别的办法将韩小姐唤醒!”

听见周通的话,林逸冷笑了起来。

“真是巧,我还真的有办法,你最好扶住了桌子,站稳了!”

话音落下,林逸转头看向韩雅倩,双眼锐利如电,气势凌厉如刀,仿佛变了个人一样。

突然动手,林逸飞快的将韩雅倩头上的银针全都拔出,手中捏紧了银针,观察片刻,他运气一挥,手中的银针如同是长了眼睛一样,第一针直接扎在了韩雅倩白嫩的玉足厥阴之处。

原本林逸只是认为韩雅倩有寒气入体的可能,想要试探分毫,但是没想到这一针下去,整根银针竟然都变得如同是堕入冰窖一样,冰冷无比。

林逸的脸色微变。

极阴之体?!

林逸这一次清楚了具体情况,右手捏针,飞快刺出。

左足厥阴穴、少阳穴、天冲穴……

当银针落下,林逸甚至没等银针彻底稳定,就已经继续刺向另一个穴位。

而这银针晃动,如同悬空的手法,周通早已经看傻了。

这,怎么可能?!

这种手法?

难道是悬空针法?!

等到林逸一共十三针全都落下,原本脸色有些苍白的韩雅倩精致的小脸竟然浮现出了一丝红润的色泽。

紧接着,在所有人震惊的注视下,韩雅倩竟然嘤咛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眼。

一瞬间,整个屋子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怔住了。

竟然真的做到了?!

“发、发生了什么?”

韩雅倩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打破了沉默,让苏芸立刻惊喜的冲到了床边,握住了韩雅倩的手。

“小倩,我们遇到了神医了,你的病有救了!”

韩雅倩下意识的朝着周围看去,她以为是周通救了自己,甚至还冲着周通感激一笑,让周通脸红得仿佛猴屁股。

而下一刻,当她一双美眸落在了林逸的身上后,立刻俏脸变色。

“是、是你?”

“你、你竟然从岸边追到我家里了?!”

如果不是浑身感觉无力,韩雅倩都要起来对付这个登徒浪子了。

苏芸却吃了一惊,她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在一旁解释了事情经过,生怕韩雅倩误会了林逸。

“是、是他救了我?”

韩雅倩一双美眸瞪得滚圆,简直不敢相信,俏脸红到了脖子根。

不过林逸也不在意这些,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林逸看向了周通,脸上闪过一丝戏虐的神色。

“周神医,你也就是撞见了我,不然恐怕没人能戳穿你。”

“不过,既然如此,该算算我们的账了。”

周通闻言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仿佛变脸一样有趣,但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干笑一声开口。

“小兄弟,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这个失传已久的《鬼门十三针》?”

林逸嗤笑一声,这才终于看向了周通,戏虐开口。

“对了,刚才忘了自我介绍。”

“我叫林逸,你不认识不要紧,但是你一定认识我师父。”

“人们称他为,鬼谷子!”

周通双腿一颤,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脸色煞白。

“鬼、鬼谷子?!”

世上最强圣手,鬼谷子,活死人,生白骨,谁人不知?!

妈呀,踢到铁板了!

等到反应过来,周通不愧是多年行骗江湖,一脸惭愧的竟然从地上赶忙爬起来,冲着林逸立刻干笑了起来。

“惭愧惭愧,虽然我年长几十岁,但却医术不如小兄弟,我这就隐居山林,再求精进。”

说着,周通竟然转身就想走,林逸却冷笑了起来。

“想走可以,但别忘了我们的赌注,这个门,你要给我滚出去!”

周通差点害了韩雅倩,如今已经是没脸在这里待着了。

“滚滚滚,我这就滚……”

周通讪笑一声,听了这话竟然真的从地上翻滚着出了门,接着就连滚带爬的跑远了。

看到这一幕,林逸这才嗤笑一声。

行骗江湖的人,林逸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是这种孬货,林逸还真是第一次见。

苏芸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一想到刘伟带来的骗子差点害了自己女儿,看向刘伟的脸色就难看到了极点。

“刘伟,刚才那就是你找来的神医?!”

刘伟刚还强装镇定,以为苏芸至少不会和自己撕破脸,但现在听见苏芸的话,立刻脸色难看了起来。

“阿姨,我……”

刘伟还想解释,苏芸已经是下了逐客令。

“天色已晚,刘公子你还是请回吧,以后也不要来骚扰我们小倩了。”

听见苏芸的话,刘伟立刻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一阵不情愿,要知道,这明明是个他献殷勤的好机会,结果却给林逸做了嫁衣。

憋了一肚子火,刘伟当着苏芸的面却不敢发作,只能临走前刘伟却狠狠的瞪了眼林逸,眼中满是隐藏不住的怒火。

“我们还会见面的!”

等到刘伟离开,苏芸这才脸色缓和了下来,尤其是看向林逸的时候,更是带着一丝感激。

“这次多亏了您,如果不是您的话,小倩真的要危险了。”

说着,话锋一转,苏芸风韵犹存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疑惑的神色。

“神医,您刚才说您的师父是鬼谷子?”

“这个名字,我似乎听起来很耳熟……”

林逸见状心中一喜,急忙开口。

“我从小跟着师父在山上学医,他让我下山来找我的未婚妻,还给了我这个信物……”

林逸说着已经将残缺的玉佩拿了出来,苏芸看到这残缺的玉佩竟然立刻瞪大了双眼,接过玉佩的双手都有些激动的颤抖了起来。

“信物,没错,就是信物!”

苏芸激动的浑身颤抖,记忆如同潮水一样涌来,瞬间红了眼眶。

“早在十年前的时候,小倩的爷爷体内脏器大出血,当时如果不是那位恩人救了他,也没有我们如今的韩家!”

“十年过去了,我竟然能再见到我当初送出去的玉佩,而且你如今又救了我们小倩一命,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啊!”

苏芸一阵的激动,抬头看向林逸的时候,双眼竟然带着一丝长辈宠溺的神色。

“你、你叫什么?”

“我叫林逸。”

林逸见苏芸这么激动,嘴巴都快咧到后脑勺儿了,很显然,师父没有骗自己,对方显然是认得这玉佩的。

“林逸,你的师父,他现在还好吗?”

看见苏芸关切的表情,林逸就知道她和自己的师父一定关系匪浅,一时间竟然有些不忍告诉她,但最后林逸还是深吸一口气,有些伤感的开口道。

“我师父他去世了。”

“去世?怎么会这样?”

苏芸听后立刻红了眼眶,满脸的不敢置信。

林逸闻言一阵沉默,气氛一时间有些低沉了下来。

片刻后,林逸强撑着一笑,“我师父一直身体不好,所以就……”

苏芸闻言双手死死的握着这半枚玉佩,半天才回过神来,抹了把泪。

“没想到,竟然没能见到你师父最后一面他就已经走了。”

“小逸,不管怎么说,你的师父曾经救过我们母女俩的命,如今你又救了小倩,只要你能将小倩的病治好,伯母第一个赞成你们之间的事情!”

说着,苏芸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是医院打来的电话,她立刻紧张接通。

“……好好好,我现在就过来!”

苏芸说完,立刻焦急的冲着林逸解释一声。

“小倩的父亲病情好像有些变化,我要去一趟医院,既然你在这里,我也就放心将小倩交给你了。”

“你今晚就在这里住下,明天开始,你就跟小倩一起去公司,刚好也跟小倩好好的熟悉一下,如果这顽疾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治好的,那我们就慢慢来。”

说完,苏芸冲着一脸懵逼的韩雅倩叮嘱一声,让她听林逸的话,这才收拾了东西急急忙忙去医院了。

林逸闻言怔了一下。

就这么放心让自己留下来和虚弱的韩雅倩在一起吗?

同样震惊的还有韩雅倩,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苏芸竟然已经走了。

搞什么啊?!

最重要的是,韩雅倩觉得自己现在一阵内急,但是浑身又虚弱到了极点,她又急又气,俏脸通红看着林逸,不知道怎么开口……

第四章:气氛尴尬

屋子中持续的沉默着,林逸虽然刚刚说到师父的时候情绪有些低沉,但他现在已经被苏芸的举动搞得有些发懵。

最重要的是,韩雅倩竟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

难道,这是爱上了自己,在暗示自己什么?

在林逸春心荡漾的时候,韩雅倩已经是虚弱的开口了。

“喂,你、你叫林逸吧?”

林逸听见这虚弱的时候都这么悦耳的声音,立刻咧嘴笑了起来。

“小倩,你记性真好。”

韩雅倩却根本没工夫和林逸贫嘴,一番犹豫,终于轻咬红唇从嗓子眼中挤出了几个字。

“我想上厕所……”

偏偏林逸没有听清,一脸认真。

“小倩,你声音有点小,我没听清。”

韩雅倩双腿微微夹紧,以为林逸是在故意调侃自己,又羞又气,俏脸绯红一片,终于放大了声音。

“我说,我想上厕所!”

“上、上厕所?”

林逸怔了一下,他从小在山中长大,连女人都没怎么见过,更别说是遇到一个绝世大美女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不过当林逸反应了过来后,立刻一脸正直,急忙开口。

“放心,小倩,在医生的眼中,病人不分性别。”

“你既然现在很虚弱,我扶你过去!”

明明是一个非常私密的事情,林逸偏偏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这让韩雅倩几乎有个地缝都要恨不得难堪的钻进去了。

不过,虽然从未跟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韩雅倩实在内急,还是俏脸通红的允许林逸靠近了自己。

“咕……”

咽了口口水,林逸强行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但是扶在韩雅倩柔嫩白皙的颈部的时候,却几乎被沁人心脾的体香和柔滑如丝绸的肌肤所沉醉。

尤其是当韩雅倩不得不倚靠着林逸从床上慢慢的起身的时候,高耸呼之欲出。

“你、你不许看了!”

韩雅倩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林逸的目光,立刻气得委屈的都快哭了,但是虚弱的她几乎做不了什么反抗。

“我不看了,我绝对不看了!”

林逸闻言却嘴上说着,眼睛却很诚实的没有挪开。

甚至,一路走到卫生间的路上,林逸都是弯着腰的,为了防止自己的某些变化被韩雅倩所发现。

等到终于到了卫生间后,将韩雅倩扶到了马桶旁,林逸觉得刚刚简直是在折磨自己!

只能看不能碰,还有比这世上更让人难受的吗?!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证明,折磨才刚刚开始。

就在林逸刚准备让她坐下的时候,韩雅倩却用微弱蚊鸣的声音红着脸开口。

“你、你闭上眼睛!”

“为什么要闭上眼睛?”

林逸诧异开口,韩雅倩却红着脸,非常坚定的开口。

“你必须闭上眼睛!”

林逸拗不过韩雅倩,只好闭上双眼。

韩雅倩见到林逸终于闭上眼睛了,哪儿还顾得上仔细看,赶忙将白嫩的小手伸了下去。

只见她真的将裙子微微撩了起来,双手颤抖的将一抹白色拉到了膝盖处,这才将裙子赶忙放下。

“呼……”

长舒一口气,韩雅倩终于是坐在了马桶之上,于是鼓起勇气开口道。

“好、好了,你、你先出去吧。”

林逸却半天没回应,他刚才虽然说是闭上双眼,但好奇心让他还是眯着眼睛看了下,但是这一眼就让他立刻血气翻涌。

如果不是林逸从小学医,定力惊人,现在已经要流鼻血了。

“喂,你、你出去啊!”

韩雅倩见到林逸半天没反应,又羞又气,急忙开口催促。

林逸终于反应了过来,立刻干笑一声。

“那、那我出去了,等你完事儿了叫我……”

等出去关了门,林逸脑海中还是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作为小处男的帐篷更是久久没有消失。

“要是以后小倩真的成了我的老婆,那生活该有多美好啊……”

等到林逸幻想了好一会儿,突然林逸听见卫生间传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还有一声摔倒的闷响。

“砰。”

恩?

不是说好上厕所的吗?这什么情况?

林逸下意识的就将门一把推开。

“小倩,你在干什……”

林逸话都没说完,立刻瞪大了双眼,眼前的这一幕,是他这辈子都从没见过的香艳景色!

韩雅倩长得极为标志,柳叶弯眉,肤若琼脂,娇艳欲滴的红唇配上如今已经恢复了红润的俏脸,简直是天使般的面容。

而当林逸视线落下,看见那被淋浴所打湿的单薄的睡裙下,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配上那一双诱人笔直的大长腿……“你、你快闭上眼睛!”

韩雅倩都快气哭了,她刚刚只是觉得刚才这么两步路虚弱的走过来后出了一身汗,想要洗个澡,但是又不好意思让林逸帮自己,于是就想要尝试一下。

但是在韩雅倩却在艰难来到花洒旁的时候,打开水龙头,却意外的被冲倒在地。

但是在让林逸闭上眼睛后,韩雅倩却被凉水冲刷的一阵浑身打颤,轻咬红唇,韩雅倩不得不再次虚弱开口,又羞又气。

“你、你闭着眼睛将我扶起来……”

“我、我这就过来。”

林逸哪儿会拒绝再次亲密接触,赶忙摸索着走了过去,不过就在闭着双眼摸索着关了淋浴后,却瞬间触碰到了一阵柔软。

“啊!”

海豚音几乎要将林逸的耳膜刺穿。

“你、你手往哪里摸呢!”

林逸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要燃烧起来了,但是反应过来后还是一阵干笑,“我、我这不是看不见嘛……”

说完,林逸急忙将手绕到了一旁,搂在了韩雅倩的腰间,将满脸通红的韩雅倩扶了起来。

接下来,直到将韩雅倩扶到床边,林逸都没睁开双眼,不过这当然不是因为自觉,而是他却早已经陶醉在了怀中美人儿的香气中。

直到这一刻,林逸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师父说过,山下的女人都是妖精……显然,师父也曾经经历过这一切啊……

到了床边,林逸又有些激动了起来。

“我能睁开眼睛了吗?”

“不能!”

“但是我闭着眼睛怎么给你换衣服啊,你现在衣服都湿了,晚上是会感冒的,就算是不感冒,湿气入体对你也不好的。”

林逸的话让韩雅倩几乎都要急哭了,要知道,她要是任由林逸将自己的睡裙脱下来,那就真的只剩下一件小内裤了啊!

作为金陵出名的冰山美人,韩雅倩什么时候让一个男人这样几次三番和自己亲密接触,甚至还赤裸相对?!

“你、你出去!我、我自己来。”

“可是你很虚弱啊……”

“我不管,你出去,出去啊!”

林逸不得不苦着脸在韩雅倩的催促下离开后,虽然对于最后没能留下来陪着韩雅倩有些遗憾,但是这已经是林逸这二十多年来经历的最美妙的事情了。

而且,一想到这样一个绝世大美人儿竟然就是自己的未婚妻,林逸都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一样。

……

一晚上都翻来覆去睡不着,林逸闭上眼睛就是卫生间香艳的一幕。

林逸干脆不睡了,研究了一下玉佩,毕竟之前玉佩出现了那样的变化,可是最后却没有任何的收获。

不过,林逸却也没有忘记,师父临终前还说过,这玉佩如今是残缺不全的,另外的一部分则是在韩家的手中,等到将玉佩补全后,它会带给他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重要的是,师父还说过,以后知晓了一些事情后,不要去做荒唐事。

当时的林逸没有多想,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师父可是大名鼎鼎的鬼谷子,却在最后几年身体越来越差后,一点点治愈的希望都没有……不,是一点点治愈的想法都没有。

换做是生病的话,怎么可能会这么自暴自弃?

难道是因为有人害了师父?

师父知道没救了,所以才没有白白浪费时间,而是将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到了培养自己身上?

一想到这儿,林逸心情就难以平静。

虽然他知道,这些只是自己的猜测,一切都还要等到将玉佩补全了再说。

不过林逸却暗中发誓,如果要是师父真的是被人害的,他一定会报仇!

第五章:死皮赖脸套近乎

夜晚,林逸既然睡不着,于是就按照口诀修炼起了《青华炼体决》。

期间淡淡的流光在林逸的身上流转,虽然林逸对此变化根本不知道,也不知道这口诀到底有什么用,但曾经在师父鬼谷子的体罚逼迫下,林逸还是将这口诀记得一清二楚。

后来,当林逸发现随着自己的修炼,力气变得越来越大,反应也比常人快后,第一次尝到了甜头,也就开始了每日不间断的修炼。

而这个过程从林逸被师父带上山的三岁起,一直到十五岁,这个过程简直是枯燥又乏味。

之后,林逸才算是用毅力打动了师父,并且从师父那里习得了如今小有所成的《鬼门十三针》。

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林逸却发现这在世人眼中鬼神莫测的针法,在自己的手中却可以很轻松的施展出来。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林逸开始逐渐的相信自己的师父绝对不是寻常人。

“呼。”

吐出一口浊气,面朝东方,紫气东来,直到天边已经大亮,林逸终于是睁开了双眼。

刚刚修炼结束,这时候也是林逸的听力最为敏锐的时候,他甚至能听见房间中韩雅倩已经苏醒,开始悉悉索索的穿衣和洗漱的声音。

等了好一会儿,林逸原本以为自己经历过昨晚的事情,现在已经心情很平静了,但是房间中走出的绝美的倩影还是让林逸瞬间瞪大了双眼。

此刻的韩雅倩充满了气质,一头栗色大波浪秀发,上身穿着白色的修身小西服,下身及膝白色包臀裙,火辣的身材根本遮挡不住,尤其是林逸想到昨晚看到的那香艳的一幕,更是一阵的心跳加速。

如果说昨晚的韩雅倩是个虚弱的小奶猫,那么今天恢复后就是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冰山女神。

不过此刻的韩雅倩看向林逸的双眼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救了自己,但是又看光了自己的家伙。

“我今天要去公司,你不许跟着我。”

林逸闻言却一脸认真。

“小倩,你现在的病情是绝对不能离开我视线的,不然你如果再出现问题了怎么办?”

“昨天伯母也都说了,让我今天跟着你一起去公司熟悉一下,反正都是一家人了。”

“我呸,谁跟你是一家人!”

韩雅倩虽然气愤到了极点,但是她也知道林逸这家伙脸皮有多厚,如果要是在这里纠缠的话,恐怕一个早上都要浪费在这里了。

“你要去也行,但不管你私下里要怎么闹,公司里你都必须要守规矩!”

听见韩雅倩的话,林逸赶忙保证,“小倩,我去公司也是为了控制你的病情,绝对不会做任何出格的事情的。”

听见林逸的话,韩雅倩翻了翻白眼,终于不再多说什么了……等到跟着韩雅倩坐在保时捷帕拉梅拉的副驾,上了路,林逸一路都忍不住看着韩雅倩那赤裸的白嫩小脚。

7公分的高跟鞋放在一旁,赤裸白嫩的小脚放在踏板上,更是让林逸都有些冲动想要伸手把玩一番。

快到的时候,林逸突然开口了。

“小倩,昨天你也看到了我来的时候带着半枚玉佩,我知道你们这里也一定还有另一半,能将那一半玉佩给我吗?”

韩雅倩被林逸看了一路,心情都坏透了,闻言毫不客气开口。

“你要那东西干嘛?”

林逸很诚实的开口,“我师父给我说它能给我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想也应该能利用它帮你彻底解决你的病根。”

韩雅倩冷笑一声,心中丝毫不相信林逸的话,在他看来,林逸就是个又色又满嘴跑火车的人。

尤其是一想到昨晚的经历,她就浑身难受,立刻轻哼一声。

“想要玉佩,等我妈回来再说,我不知道在哪儿。”

林逸听后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认真的点点头。

“那就等伯母回来后再说,它对我真的很重要。”

听见林逸难得这么认真的语气,韩雅倩倒是有些没想到,也对这玉佩升起了不小的好奇心。

不过她说的倒是真的,韩家虽然最近有些家道中落,不比父亲身体完好的时候了,但是一枚玉佩她还不会放在眼里,也就根本就没有当回事儿。

“看来要等妈妈回来后好好的问问了……”

将车停好,韩雅倩一下车就飞快的朝着公司走去,生怕被人误会自己和林逸有什么关系,林逸在后面一个劲儿的追才勉强跟上了她。

“老婆,你别走那么快啊,昨晚折腾了那么长时间,你今天就算是恢复了也肯定还是会很虚弱啊。”

哈?!

韩诗雅气得恨不得回头给这家伙狠狠收拾一顿,刚刚明明一副正经的模样,现在竟然说出这么有歧义的话。

韩诗雅都怀疑林逸是不是一直在装傻充愣,扮猪吃老虎!

但是这事儿越描越黑,韩诗雅气得俏脸通红,只想要立刻离开这里!

不过就在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大厦的大堂时,两人的面前却拦住了一个捧着玫瑰,衣着光鲜,油头粉面的家伙。

不是别人,正是刘伟,他早早的就等在这里了,就是为了弥补昨天的误会,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林逸竟然又出现了!

一时间,刘伟气得七窍冒烟,浑身颤抖。

“怎么又是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之前说过让你离开小倩,你听不懂人话吗?”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