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契约婚姻斯少宠不停_殇约情尘空余梦_苏瑞莫梵亚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0:32

《契约婚姻斯少宠不停》的主人公是苏瑞莫梵亚,为作者“小十”所著,小说又名《契约婚姻斯少宠不停》,讲述了在他的眼里除了萧萧外,其她的女人都是一个模样,因此一夜缠绵,她决定结束这场长达五年的……闹剧!

契约婚姻未婚妈妈误入豪门by小十_苏瑞莫梵亚在线阅读

楔子 天亮

他果然不记得她了。

苏瑞并不觉得惊奇,除了萧萧外,他的眼中本来就容不下另外一个人。

其他的女人,对他而言,都是一个模样。

“昨晚的事,我会负责。你可以说出你的条件,只要不是太离谱,我都会满足你。”这是天亮后,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苏瑞于是开始回想昨晚的情景:为了公司的一个大单,她去陪那些眼睛里写着“色迷迷”三个字的客户,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游刃有余,毕竟,她酒量惊人,这两年做销售,也在大风大浪里闯过,可是,却没有料到他们会在她的酒里下药。

发觉不对劲之后,苏瑞便借着去洗手间的理由,离开了那个包厢,可是酒劲带着药力,她根本无力抵抗,正想打电话求助。他迎面走了来,在她震惊宛如梦游般的注视下,张开手臂,将她抱在怀里。

她闻到一鼻子酒气。

“跟我走。”他霸道而强硬地说。

她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异常顺从地跟上他的步伐。

他带她去开房,然后,打开浴室的蓬头,“先洗澡。”

和上次一样。

除了萧萧之外的女人,他都觉得脏。

不过,苏瑞却不是当初那个仰视着他、将他视之为神的小丫头了。

“你自己慢慢洗,我先走了。”她说着,就要离开。

他却从后面拉住她的胳膊,烦躁地说:“是不是每个女人都这么别扭!你们到底要什么,才能知足!”

苏瑞哂然:这一次,又是被萧萧气到了吗?所以买醉,所以像上次一样,用这样恶劣的报复行为,来教训那个总是不知福的女人。

“我想要——”她终于转过身,心里狠狠地骂自己贱得可以,可是身体那么诚实,在看见他的那一刻便开始变得炙热,如烈烈燃烧的野火。她的手臂攀上他的脖子,“我想要你。”

脚尖踮起,她吻住他凉薄的唇,清凉如昨,冷漠如斯。

后面的事情,苏瑞不太记得了。

一夜缠绵,她是缠着他的藤蔓。

然后,累极后,他转向这边,她转向那边,背对而睡,同床异梦。

再然后,天亮,他衣冠楚楚,站在床边,开始为这场荒谬的一夜情善后。

甚至懒得再看她一眼。

“哦。”苏瑞慢条斯理地坐起来,从自己的小包里拿出那张藏了很久很久的支票,将它轻轻地放在床头柜上,“谢谢你帮我泻火,这是报酬。再见——莫梵亚。”

再见,莫梵亚。

这一次,你是真的可以从我的生命里滚出去了。

结束这场长达五年的……闹剧!

我的独角戏。

第1章:新来的老板1

上班伊始,宋丽丽便开始逼问苏瑞昨晚的行踪,“喂,我昨天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没有接?那些人在业界的风评差极了,我听说狐狸精派你单独去和他们谈合同,就知道肯定会出事,到底出事了没有?快说啊,我都急死了。”

苏瑞趴在桌上,有点神不守舍道:“差一点,但是没出事。”

“那就好。”宋丽丽长松了一口气,随即更为恼怒道:“我看狐狸精八成是故意的!她不是已经抢到了总经理助理的位置了吗?怎么还处处和你过不去?想当初她进公司的时候,还是你一手带出来的。”

苏瑞倒没那么义愤填膺,只是埋着头,收拾起桌上的资料文件。

“说曹操曹操到……”宋丽丽在苏瑞耳边快速地丢下一句话,赶紧溜回自己的位置。苏瑞目光一瞥,很自然地看见那双高达十几英寸的高跟鞋,一扭一摆地走了过来,最后停在了她的面前。

苏瑞抬起头,以手支颐,漫不经心地看着面前这个漂亮女人:酒红色的齐耳短发,略显夸张的耳环,精致得毫无瑕疵的妆容,美艳逼人,有点日韩风。

“我听邦达公司的陈老板说,你昨天晚上醉得一塌糊涂?还想用身体跟人家做交易?”她一张口,便是盛气凌人的嗓音。

哦哦,恶人先告状。……不对,是恶人向恶人告状。

苏瑞重新趴回桌上,百无聊赖地“哦”了一声,不想争。

“苏瑞,你还真不要脸,这宗生意,我早就和陈老板谈好了,让你去,是照顾你。你想吃独食,也不需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吧。……现在生意砸了,是不是你赔偿公司的损失?这笔生意几百万,你有多少钱赔?”狐狸精开始借题数落起她,而且越说越起劲,几乎将它当成了晨间锻炼。

苏瑞忍了很久,在忍耐的期间,她开始想各式各样的事情,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譬如仍在还贷款的房子,譬如儿子的学费,譬如妈妈的唠叨,譬如日新月异的物价。可狐狸精的手指戳到她的脑门时,苏瑞还是忍无可忍地站了起来,操起文件夹甩了过去,“有完没完,大不了不做了!辞职信我会马上送过来,拜拜!”

旁边的文员张大嘴巴,“苏经理?!你……你马上还有一个会议……”

“滚蛋!”苏瑞冲着文员吼了一句,她觉得自己当时的形象一定特别像泼妇。

文员立刻噤若寒蝉。

可怜的孩子,刚毕业不久就遇到苏瑞这样蛮不讲理的人。

可是,好吧,不在沉默中死亡,就要在沉默中爆发。——苏瑞还不想死。

小狐狸精也吃了一惊,文件夹掉在地上时,她往后面连跳了几步,只是脸上脂粉太重,也不知道脸色变了没有。

“苏瑞,你疯了!你要辞职就辞职,叫那么大声给谁听呢,你还以为这个公司没有你苏经理就不行吗?!”等回过神,狐狸精发飙了。

第2章:新来的老板2

苏瑞哂然:得瑟什么呢?如果不是会议的前晚她把太子爷的裤裆踢了,总助的位置,又怎么轮得到狐狸精?

不过是从床上挣来的,还真的蹬鼻子上脸了?

“还有,就算你要走,你的那些客户资料,必须交接清楚。这些都是公司财产,不是你的私人财产!”狐狸精的反应倒还快,见她抓着包打算走人,立刻玉臂一伸,挡在苏瑞面前。

苏瑞忍不住嗤笑,“笑死个人了,那些项目不都是胡总助你亲自出马拿下来的么?怎么向我这个小经理要资料?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不过是仰人鼻息,什么资源都没了,没什么需要交代的。再见。还有……我听说啊……”苏瑞笑着将声音压得更低,几乎凑到了狐狸精的耳边,神秘兮兮地八卦道:“太子爷有病。脏病。你赶紧去检查检查。”

这一次,苏瑞终于看到了她的惊慌与愤怒,隐藏在蓝色的美瞳下面,从侧面望过去,狐狸精气得发颤的嘴唇,让人大快人心。

苏瑞同情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将那个一直用来装菜的LV大包包甩上肩膀,踩着高跟鞋,一扭三摇地离开了那栋高级写字楼。

本来以为辞职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其实也简单得很,不过,刚一踏出大厦,苏瑞忧郁了。

上一笔生意的提成还没拿到手呢,为了拿到那笔生意,她当初可是喝到胃出血。

明天,儿子的补习班要交学费了。

下个星期,还要交五千元的房贷。

年末的车险,小区的管理费,表姐结婚的礼钱,同学聚餐的开销……

妈的老毛病还要定期去医院复查,随便检查检查,又是小一千的支出。在这个公司两年,她拼死拼活才挣得一月一万多的收入,勉强维持温饱。如今好了,拍拍屁股就丢了。

苏瑞啊苏瑞,你拽什么拽,不就是被狐狸精欺负到头上去了吗?骨气有毛用!

如果她现在回去……

这个想法只在脑海里闪了一次,就被苏瑞自己鄙视回去了,好马不吃回头草,她虽不是好马,但也不能这样犯贱。

权衡之下,只好采取了最最万不得已的法子,她掏出手机,找到“李艾”的名字,一键拨了过去。

李艾接了电话,那边背景很吵,也不知道是不是开party,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咋乍呼呼,“借钱?多少?……为难?我怎么可能会为难!得,你苏瑞难得开一次口,姐非但不觉得为难,简直是喜出望外,数目小了,少于十万,你还真别开这个口。欺负姐穷吧!”

苏瑞将话筒移开一些,耐着脾气道:“少在这里用钱砸我,只要五万,爱借不借!”

贫富差距啊,真是气死个人。

“生什么气啊,当然借,我这里有现金,你过来拿吧。你知道我在哪里吧?就是Alex新开的那间酒吧。晚上八点,不见不散。对了,你把乐乐一起带来吧,几天没见,怪想他的。”李艾在那边陪着小心。

乐乐就是苏瑞的儿子。

“他和我妈去温故历史二日游了,不在家。再说了,就算乐乐在家,我也不能把他带去见你,我儿子多纯洁啊,怎么能见你们这群人渣。”苏瑞哼了一声。

“行了,晚上八点,是人渣就赶紧滚过来。”李艾说着,挂断了电话,估计是身边有什么节目催她了。

李艾是苏瑞的死党,大学的时候,她住在她的上铺。

现在,她是商家少奶奶。

大四时,李艾失恋,男友丢下她独自出国了。她在操场砸着啤酒瓶,叫嚣着天下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从此发誓要当灭绝师太。谁能想到,毕业后,她是嫁得最早的。也是嫁得最好的。

而苏瑞呢?从大一开始就想着嫁人,死心塌地想把自己嫁出去,现在已经二十好几,踩在下坡路上了,依旧孤家寡人一只。

人生这出戏,背后,必然藏着一个鬼马编剧,他永远让你猜不到下一步棋。

第3章:新来的老板3

苏瑞回家后,才不过中午,离与李艾约好的时间尚有几个小时。

妈和乐乐都不在家,她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索性扎起头发,挽起袖子,开始大扫除。

这些年她一直在努力工作,赚钱养家,平时很少做家务,今天小宇宙爆发,连玻璃都抹得干干净净,最后替乐乐打扫房间的时候,她跪坐在地板上,看着镜框里儿子灿烂的笑颜,心中宽慰:其实在家里陪陪儿子也不错。

儿子马上要四岁了,渐渐开始变成小大人了,等他真的变成大人那一天,也就不好玩了。

正在苏瑞母性大发的时候,放在客厅的手机铃声开始大响起来,苏瑞连忙站起身,拿过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

是宋丽丽。

“喂。”苏瑞接起电话,有点痞痞地笑道:“怎么?来慰问我这个无业游民?”

“少跟我贫。”宋丽丽嗔了一句,然后压低声音道:“苏瑞,你可以不用辞职了。”

“嗯?”

“听说我们公司换老板了。好像是被别家大企业收购了,刚刚行政室的人通知的,说新的领导班子下午就到。”宋丽丽忍不住高兴的心情,咋咋乎乎道:“终于能把那个好色的太子爷送走了。等太子爷一走,你说,公司还有狐狸精的立足之地?”

“说不准。”苏瑞可没宋丽丽那么乐观,对这个话题,也没有宋丽丽预期的那么开心。“其实我也想趁机休息一阵。就不回去了。”

她刚刚打定主意,要在家好好地陪陪儿子,所以,就算老板换了人,苏瑞还是不打算回去。

“你明天反正要来公司交辞职信,顺便和新老板谈一谈,兴许新老板愿意留下你,给你加薪呢。你苏经理可是营销部的顶梁柱呢。”宋丽丽不遗余力地游说。

苏瑞笑了一阵,“明儿再说。对了,新老板什么来头?”

“暂时没查清楚,只知道姓莫。据说很帅很帅,是只钻石王老五。”宋丽丽开始发花痴了。

苏瑞沉默了片刻,低声呢喃,“姓莫啊……”

是不是姓莫的人,都帅到离谱?

晚上八点。

如约来到Alex新开的酒吧,Alex也是苏瑞的大学同学,富家子弟,当年一起玩过音乐,大三那年他作为交换生去了万恶之首的米国,去年才回国,和李艾在一个酒会上撞见了,这才重新建立了联系。

他开的酒吧都很有特色,目的也很单纯。主要是想建造一个适合朋友们在一起玩的场所,根本没想过盈利,所以,无论从招牌、布置、还是服务上,都显得标新立异。

苏瑞去的时候,李艾她们已经到了,一群人在那里喝酒嬉闹,李艾远远地看见她,赶紧挥了挥手,“哎,苏瑞,这边!”

苏瑞提着大包包走了过去,将在场的人快速地扫了一眼,却只认得李艾和Alex两个人。这也难怪,他们的圈子本来就和她没什么关系,她一个辛勤劳作的小白领,每天上班下班已经耗费了全部精力,平时根本没空和他们一起玩。……也玩不起。

像上次李艾对苏瑞说,她打了一个晚上的牌输掉了几十万,苏瑞当时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真是同人不同命,想当初,李艾的英语八级还是苏瑞给她代考的。

好吧,对女人而言,果然是做得好不如嫁得好。

第4章:新来的老板4

“你让开,让苏瑞坐这边来。”见苏瑞走来,李艾将她身边的一个小男生推开,腾出真皮沙发上的位置,拍了拍。

苏瑞也不客气,大喇喇地坐了下去,然后,向在场的人泛泛地道了声,“你们好。”

虽然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不过,好歹在营销部混了那么多年,苏瑞什么场合都见过,一群二世祖还不足以让她怯场。更何况,苏瑞来这里的目的很清晰:她是来借钱的。

“喏,你要的东西。”李艾也不含糊,直接递过来一个小皮包。

果然是现金。

苏瑞哂然,伸手接过来,数也没数,直接往自己的大包包里一塞,“我怎么瞧着你装钱的小皮包也不止五万啊。”

“算你识货。Gucci限量版。”李艾挑了挑她精致得仿佛画上去的眉毛,笑道:“皮包就当免费赠送了,你若是真的缺钱,拿去二手店,也能换个几万。”

“谢了。”这次,苏瑞也没客气。反正李艾家里的名牌包包多,与其放着腐朽,不如让她换成柴米油盐,这叫做促进货币流通,增加GDP总值。

“哎,你们神神秘秘的,进行什么交易呢?”坐在李艾另外一边的女孩不知趣地问了一句。李艾白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她也怕苏瑞尴尬。

苏瑞倒觉得没什么,人在江湖漂……咳咳,都有潦倒时。

“我今天炒了老板鱿鱼,找李艾借点生活费。好了,现在钱到手了,我也要走了,你们慢慢喝慢慢玩,千万别扫兴。”她坦然回答完,也不想多坐。拍拍屁股就要走人。

李艾一把拉住她,“多坐坐吧,Alex可是念叨了你好久,请了你那么多次,你丫一直说忙,现在无业游民一个,看你还有什么理由搪塞。”

从苏瑞进来开始,便一直沉默的Alex也终于开腔道:“是啊,苏瑞,多坐坐吧,我们老同学这么久没见面了,应该好好聊聊。”

说来也是,自从Alex回国后,她只是从李艾口中得知,却从来没有抽空来见他一次。

一来确实是因为忙,忙得火烧屁股,自顾不暇。二来,大概也是因为苏瑞的性格过于冷血,似乎不太爱怀旧,只会往前看。

况且,苏瑞和Alex不算太熟的。一直不太熟。

现在,他开口了,苏瑞也不好意思就这样走了,只能重新坐下来。

他们继续聊了起来,聊的也是那个圈子的八卦,她没怎么注意听,只是懒懒地靠在沙发上,端着一杯香槟酒,打量起众人。

李艾依旧是大家的焦点所在,她虽是已婚妇女,可是时尚窈窕,漂亮直逼亚姐,她老公好像不怎么管她,任由她夜夜笙歌,苏瑞和李艾算是很铁的关系了,一个月总能见上一两面,却很少见过她老公,真正奇怪。

可如果说他们的夫妻关系不好吧,也不像,李艾前段时间刚刚换的那辆法拉利小跑,便是她老公送的结婚礼物。

第5章:新来的老板5

苏瑞正自娱自乐,琢磨着李艾的婚姻八卦呢,Alex和她右边的人换了座位,端着香槟靠了过来。

“苏瑞。”

她换上职业笑容,友好地看了他一眼。

“你现在没有工作了,要不要考虑来我们这里做?我这间酒吧刚开业,正好缺一名大堂经理。”他说。

苏瑞连忙做了一个敬谢不敏的表情,“好意心领,但我这个人很不识好歹,借钱可以,施舍就免了,再说了,我现在和你是老同学,若是来这里工作,你是我的老板,平白无故地降了一级,我太吃亏了。”

Alex愣了愣,然后抿着嘴笑。

他笑的时候还是和以前一样腼腆。

说来奇怪,苏瑞对Alex的印象不算很深刻,但对他的笑却极有好感,当年一起组乐队,李艾是主唱,她是鼓手,Alex弹贝斯。他是由李艾引荐,中途加入的,可惜他们才刚刚熟悉没多久,一个月后,乐队解散。后来便再也没有联络了。

“那我把这间酒吧承包给你,我们算合伙人,不是雇佣关系。”他换了一种说法。

苏瑞擦了擦汗,“真的不用,你若真是可怜我,就直接给我个百来十万的,这样实惠。”

话又说回来,这种私人会所般的酒吧,哪里会有客人啊。

承包给她?她还不得把老本都搭进去!

Alex的好心还真是突发奇想,建立在精神世界的空中楼阁啊。

言已至此,谈话变得不了了之。

李艾似乎注意到Alex的尴尬,赶紧过来岔开话题道:“对了,你们猜我前几天遇见谁了?”

“遇见谁?”

“莫梵亚!”李艾兴致勃勃道:“你们还记得吧?当初在大学时很出名的那个帅哥。对了,苏瑞,你们好像还一起吃过几次饭吧……”

苏瑞一口红酒呛在喉咙里,咳得肝肠寸断。

Alex赶紧递过一张纸巾。

好容易止住咳嗽,苏瑞摇手道:“什么一起吃饭,就是萧萧家开Party,请我去了两次。他八成不记得我了。”

是啊,不记得了。

那天晚上,莫梵亚的目光,分明是陌生的。

“也对,可惜一个绝世帅哥,被萧萧吃得死死的。连我这样风姿绰约的美人,他都没拿正眼瞧过我。对了,他是不是已经和萧萧结婚了?”李艾问苏瑞。

苏瑞摊开手,一头黑线,“我怎么知道。都说不熟。”

应该,大概,是结婚了吧。

苏瑞还记得,他对着电话那头的萧萧,气急败坏道:“你再不来,我就随便找个女人!”然后,他拉起站在他对面的苏瑞

她就是传说中的炮灰。

“如果不是知道莫梵亚对萧萧死心塌地,我都怀疑乐乐是莫梵亚的儿子,看乐乐的鼻子眼睛,啧啧,根本就是莫大帅哥翻版。”李艾自言自语一般嘀咕着。

苏瑞又开始咳起来。

这一次,怎么止也止不住。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