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重生之你是我的傻宝在线阅读_徐君莫陆青川全文免费阅读by励志做个小富婆

发布时间:2018-11-07 10:35

重生之你是我的傻宝徐君莫 陆青川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重生之你是我的傻宝是一部由作者励志做个小富婆著作完结的耽美小说,主要讲述了徐君莫陆青川之间的爱情故事,徐君莫死了,因为自己的识人不清,被自己最爱的人和最信任的兄弟困成了粽子,扔下了悬崖。然而,他的灵魂却没有被黑白无常索走,而是被禁锢在尸体旁。在死了三天后,徐君莫见到了那个他生前最厌恶的人——陆青川。这个他被父母所逼而不得不娶后又被他赶出家门的男人,在看见他被摔得脑浆四裂的身体时,哭得像个孩子。徐君莫看着他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破背篓将自己的尸体背回家,看着他将自己的尸体火化,然后,看着他在捧着自己的骨灰回家的途中被飞驰而来的汽车撞倒,死在自己的面前……

重生之你是我的傻宝

第一章

凌晨两点,暴雨冲刷着整个城市,崎岖不平的山路上,一辆黑色的越野疾驰而过,冰冷的灯光劈开雨帘,然后再被黑暗吞噬。

驾驶座上的男人穿着一身笔直挺拔的西装,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平日里总挂着笑意的脸上此刻一片冰冷,眼底更是一片狠厉。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人有着让人惊叹的容貌,只不过那张漂亮的脸上此刻有着明显的慌张和害怕。双手紧紧的绞在一起,他不时的看向驾驶座上的男人,犹豫一下后还是开口道:“顾哥,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

顾之双手稳稳的操控着方向盘,不看身边人脸上的神色,平稳的声线不带一丝感情:“徐君莫必须死,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可是……”男人还想说什么,却被顾之打断了。

“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吗?做掉徐君莫,带着他公司的资金远走高飞,你现在这样又有什么意思?怎么,难不成三年的假戏真做,你真的爱上他了不成?”

男人语气里的嘲讽让杜谦,也就是副驾驶上的男人红了脸,他嗔怪的看了顾之一眼,道“胡说什么呢?我爱的是谁你不清楚吗?徐君莫那个大冰块,整天瘫着一张死人脸,一点情趣都没有,要不是为了你,谁会忍受得了在他身边呆那么久?”

“是吗?”顾之笑了一声,戏谑道:“我看你那么关心他,还以为你爱上他了呢?”

“谁关心他了?”杜谦白了他一眼,“我是关心你好吗?他那么一个大活人说不见就不见了,到时候要是警方查到我们身上就麻烦了。”

“放心吧,”顾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个时候的我们,应该在日本……毕竟,是徐君莫安排我带您去日本挑选你们的结婚戒指的啊……”他刻意加重了“您”和“结婚戒指”几字,杜谦知道他是吃味了,嘴角勾起撩人的笑,不管男人是不是在开车,勾住他的脖颈就送上了一个热吻,复又移到他耳边,喘息道:“分明就是我们的婚戒……”

暴雨还在持续不断的下,前面两人的对话顺着雨水冲击玻璃的声音传到了后座,徐君莫双眼猩红,额角青筋暴起,他双手被尼龙绳死死地缚在身后,嘴巴被胶带封住,高大的身体委委屈屈的蜷缩在后座,随着车子时不时的颠簸被狠狠地抛起又落下。他双眼死死的盯着前面的两个人,眼里的怒火几乎要冲出眼眶。

这两个人!一个是自己最爱的人,一个是自己最信任的兄弟,现在居然商量着要杀他!徐君莫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两个人狠狠地掐死,他嘴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只可惜前面的两人都没听见。

汽车不断的向前驶去,最终在一处悬崖边停了下来。顾之打开车门撑着伞从车上下来,对着杜谦道:“下来!我们把他从这里扔下去!”暴雨击打伞面的声音和着他的话传到杜谦的耳中,模模糊糊的让人听不清楚,杜谦看着他脸上疯狂的神色,真真切切的意识到他们要杀人了,这一刻,他终于感到害怕了,可是面对着顾之,他不敢说“不”,开弓就没有回头箭了,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哆嗦着身子从车上下来,暴雨瞬间就将他身上的衣服淋了个彻底,杜谦绕到另一边打开后座的门,打算将车上的人拖下来,这时正好天空划过一道闪电,惨白的光线照亮了车内的情景。杜谦一抬头,恰好撞上车内徐君莫猩红的双眼。

“啊!!!”杜谦看着对方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的眼神,被吓得尖叫出声。顾之被吓了一跳,低声喝道:“你瞎叫什么?!”

杜谦一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胳膊,另一只手颤抖着指着车内,抖着声音道:“徐……徐君莫……他醒了……”

听着杜谦的话,顾之看向车内,在看到徐君莫将猩红的目光转向他时,呼吸有一瞬间的停滞,然而一想到对方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就又放下心了。扯起一抹笑,顾之看着车上的人笑得恶毒,“看来谦谦下得迷药少了点,我们的徐大少竟然醒的那么快。”

徐君莫看着眼前那张恶毒的嘴脸,不断的挣扎,恨不得上前杀了他们两个。

顾之看着他徒劳的挣扎,想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徐大少现在居然是这幅模样,畅快的笑出了声。杜谦看着顾之透着疯狂的神色,被雨水淋湿的身子忍不住的抖了抖。顾之看向他道:“还不快把他拖出来!”

杜谦强忍着心底的害怕将人从车上拖下来,却没想到徐君莫被下了药力气还那么大,一下就被他狠狠地扑倒在了地上,顾之见状,立马上前帮忙,徐君莫双手双脚都被缚住,还没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就被顾之一把揪住了头发。

徐君莫被顾之揪着头发拖到了悬崖边,顾之手中的雨伞已经不知所终,暴雨浸透了他的衣服,价值不菲的西装此刻就像一块破布一样贴在他身上,雨水顺着金丝边框眼镜汇成小溪往下流,可他毫不在乎,只是揪着徐君莫的头发将他凑近自己,抵着他的额头恶狠狠地道:“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不会做人,平时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活像别人都要跪舔你一样,凭什么?你不就是有一对有钱的父母吗?……不过,现在,他们应该在美国医院的急救室里了,想知道为什么吗?呵呵……我告诉你,是我安排人开车撞的……啧……高速公路啊,应该活不成了吧,他们对你那么好,不如……我送你下去陪他们吧,啊?哈哈哈哈……”

徐君莫盯着眼前的人,目眦欲裂。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顾之看着他宛如实质的要杀人的目光,嗤笑了一声,拖着他的身体又往悬崖边走了几步,脚下的悬崖深不见底,仿佛地狱。车前的灯光打在他两人的身上,顾之盯着他看了几秒,突然笑了起来,就像以前一样,然后凑到他耳边,轻声道:“永别了。”

徐君莫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坠入了悬崖……

杜谦跌跌撞撞的跑到顾之身边,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半晌后双腿一软跌坐在地,颤抖着声线道:“顾……顾哥……他掉下去了……我们……我们杀人了,我们真的杀人了……怎么办?怎么办?”

“慌什么?”顾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仿佛将人推下悬崖下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冷声道:“不要忘了,我们现在根本就不在Z市,有谁能证明人是我们杀的?”

他看向坐在地上还回不过神来的人,眼底闪过一抹不耐,“你还坐那里干什么?等着警察来抓你吗?赶紧上车!”

杜谦回过神来,忙不失迭地点头,慌忙起身跟上他。车子发动,眨眼间就冲进了雨帘,消失在黑夜深处……

第二章

徐君莫是一个无神论者,但那是在他生前,而现在,他算半个有神论者。为什么算半个呢?原因有两点,第一,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死了,因为他的身体就在他前面不远处,被捆得像个粽子一样的,摔得脑浆四裂,而他自己则轻飘飘的悬在半空,还是透明的;第二,他在他身体的附近飘荡了三天,却没有见到其它任何鬼魂或传说中来索魂的黑白无常。

距离那晚的暴雨已经过去三天了,徐君莫只记得他被顾之扔下了悬崖,在空中不知道下落了多久后身体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然后意识中断,再次醒来,就只见自己完好无损的飘在半空中,而自己的身体,就躺在自己前面。

说不上来亲眼看到自己的死相是什么感觉,徐君莫只知道,那比起被自己最爱的人和最信任的兄弟的背叛来说,太微不足道了。

睁眼的那一刹那,徐君莫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复仇,可当他的魂魄离开自己的身体一定距离时就会无法动弹,一开始徐君莫以为是自己魂魄才刚脱离身体还不太稳定,可是当他试了无数次后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魂魄不能离身体超过十米,于是,他就这样被捆在自己的身体旁三天,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腐烂,爬满蚂蚁蚊虫。

就在徐君莫以为自己会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化为泥土时,陆青川出现了。

徐君莫漂浮在自己身体上空,看着不远处那个向他这个方向跌跌撞撞走过来的人,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如果说顾之和杜谦是这个世界上他最恨的人,那么陆青川就是这个世界上他厌恶的人,哪怕这个人是他娶过门的妻子。

当今社会同性婚姻已经合法,有很多同性恋人已经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那个时候的徐君莫还不喜欢男人,他整天都沉浸在工作里,将整个身心都投入到了工作中,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另一半会是一个勤俭持家,温柔贤惠的女子,直到自己的父母将陆青川带到他面前。

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从哪个江湖骗子那里听来的谣言,说自己命里有一劫,要娶一个八字相合的男人才能化解。

徐君莫拧不过父母,被逼无奈后答应见陆青川一面,第一次见面,徐君莫就表达了自己对他的不喜。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像他那样的男人,佝偻着背,低着头,从不正视别人,看什么都是躲躲闪闪的,说话结巴,胆子比老鼠还小。但是自己的父母却对他非常满意,总而言之,最后,徐君莫还是和陆青川结婚了。本来这没什么,徐君莫已经明明确确的向他表达过自己不喜欢他,和他结婚也不过是因为父母的要求,当时已经说好的,互相不干涉对方的事,陆青川也答应了。结婚后的徐君莫和单身之前没什么两样,还是天天扑在工作上,倒是陆青川,来到徐家后尽心尽力的照顾两老,反而尽了徐君莫没来得及尽的孝道。徐君莫见他这样,心里稍稍对他改观了点,然后就在同年,徐君莫遇到了杜谦,那个如同太阳的男人,瞬间就让他尝到了爱情的味道。

之后,他越来越爱杜谦,相对的,就越来越不喜陆青川,而这种不喜,在他表达出想和陆青川离婚娶杜谦而遭到两老的反对时,转换成了厌恶。在一次亲眼看到陆青川将杜谦从二楼推下楼梯时,徐君莫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将他赶出了徐家,虽说还没签离婚协议书,不过也和离婚了差不多了。

从那次之后,徐君莫再没有见过他,只是偶尔听杜谦说起,那人似乎过得很落魄。不过他当时心里眼里就只有杜谦,根本就不关心那人。

想到这里,徐君莫看着越来越近的人,不清楚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总不可能是来找他的吧?这么一想,徐君莫忍不住摇了摇头暗笑自己想太多,自己之前那么对他,他恨自己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来找他呢,更何况,现在的自己,就只是一具尸体了。

自从陆青川出现,徐君莫就一直把目光放在他身上,从刚才他就发现陆青川走得跌跌撞撞的,直到那人走近了他才发现,那人竟然浑身都是泥土,身上的衣服有好几处都破了,渗透出殷红的血,手上、脸上都被树枝刮出了许多淡红的血痕。

徐君莫这才发现,记忆中那人本就瘦弱的身体现在单薄得就像一张纸片,随时都可能被风吹倒。看着这样的陆青川,徐君莫心里突然涌起了一丝愧疚,而这种愧疚,在他看到陆青川发现自己的尸体后流出的泪水时,变成了震惊。他有点相信,陆青川真的是来找他的。

他看到那个人在发现自己的尸体时僵硬了身体,眼里满是震惊、悲伤,绝望……,看着他跌跌撞撞的跑上前,跌坐在自己的尸体前,然后,泪水像开了闸一样,不断的往下掉。

徐君莫轻飘飘的从半空飘到陆青川面前,看着他脸上的泪水,眼里有着深深的迷惑,他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哭呢?我对你那么不好,我死了,你不是应该很开心吗?”

然而,回答他的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和眼前人仿佛小兽一样呜咽声。

太阳已经渐渐西斜,金黄色的阳光暖暖的照在他的身上,徐君莫发现,原来,眼前的人,有着一张清秀俊逸的脸,自己以前竟然一直没发现……

徐君莫一直静静地盯着他看,过了几分钟,也许更久,陆青川突然动了,徐君莫看着他翻遍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你在找什么?”他轻声问道,当然没有人回答他。他看陆青川没找到东西后突然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的衣服,陆青川穿的是一件白色的体恤,只不过一路走来,已经被荆棘钩得破破烂烂的,上面还有不少地方透着殷红的血迹。

陆青川看着身上的衣服笑了起来,徐君莫看他满脸泪水突然又笑,心里一惊,却见他将衣服脱下来驱赶开飞舞在尸体周围的蚊虫后,用衣服上干净的地方一点点的擦拭着他脸上早已干涸的鲜血和脑浆,看着眼前这一幕,徐君莫的心“突突”地跳个不停,他已经死了,按道理根本感受不到心跳这些,可现在他却觉得,他心房的那个位置,酸酸麻麻的,连带着他的眼睛也一阵阵的发涩。

他看着那个人无比认真温柔的的动作,突然间就爆发了,“谁让你做这些的?!谁要你的关心?!老子不稀罕!你TM滚!给老子滚……”

他一次次的冲上前想要抓住那人的肩膀对他怒吼,让他滚,却只能一次次的从那个人的身体里穿过。徐君莫猩红了眼眶,像一只受伤的困兽。陆青川已经将尸体擦干净了,徐君莫看着他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的尸体,然后轻轻地对着那早已冰冷的嘴唇吻去的时候,终于崩溃了。是他错了!识人不清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伤害了爱自己的人!他该死!他该死!!

徐君莫从来没这么后悔过,他看着眼前的人,眼里流出鲜红的血泪,“青川……青川……”

第三章

陆青川摸摸自己的嘴唇,上面还残留着那人柔软的感觉。嘴角挽起一抹羞涩的笑,陆青川伸出手轻轻碰了碰那人的脸,低声道:“君……君莫,等我带……带你回家……”

徐君莫听到他说要带自己回家,泪水止不住的流,鬼魂哪里会流泪,流的不过是燃烧魂魄而成的鲜血,他感觉到自己的魂魄越来越虚弱,看到陆青川起身转身要走,他急忙跟了上去,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离开尸体超过三步。看着那人踉跄远去的背影,徐君莫快急疯了,然而他却没有任何办法。

天色早已黑透,远处的狼嚎顺着冷风传入徐君莫的耳中,陆青川走后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徐君莫不是怕他不回来,不回来更好,就是怕他出了什么事。根据他推测,这里是一片荒山野岭,附近根本就没有人烟,要是……要是……

徐君莫不断的安慰自己,青川不会出事的,一定不会的。就在他焦急万分的时候,陆青川终于出现了,他背上背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破背篓,摸索着来到尸体旁将背篓放下后。陆青川看着地上的人自言自语:“我……本来想……想找人……来帮忙的……不过这附近……都……都没有人家……不过我……找到了……这个”他指了指一旁的背篓,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虽然有点……破……不过我……我可以用它……把你背……回家……你,你不要嫌弃……”

徐君莫看着他脸上还没结痂又新添的伤痕,铺天盖地的难过几乎要将他淹没,他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哽咽道:“不……我不嫌弃……”

陆青川借着朦胧的月光将徐君莫的尸体小心翼翼地抱起来,然后轻轻地放进背篓,再蹲下去将肩带套在肩上。徐君莫看他起了好几次还是没将背篓背起来,在旁边急得飘来飘去。他自己的身体他最清楚了,一个标准成年男子的重量,死了也不会轻多少,要青川以那副单薄的身体承担这样的重量,实在太……

陆青川尝试了好此次都没能成功背起来,整个人弄得气喘吁吁的,最后,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后终于成功了。

陆青川眨了眨眼,喘息着看向远处的黑暗,低声道:“君莫……我们……回家。”

一路上,徐君莫跟在陆青川身后,看着他跌跌撞撞的走着,有好几次差点被伸出的树枝绊倒,横出的荆棘一下一下的从他脸上挂过,沁出一颗颗圆润的血珠,可他一声不吭,只是咬紧牙关,一步步的向前走去,偶尔停下来颠颠背篓,喘口气后又继续走。

直到太阳从东边升起,他们终于到了高速公路路边,徐君莫还来不及高兴,早已筋疲力尽的陆青川就“哐当”一声倒了下去。徐君莫已经被吓傻了,可是他现在这样,连最基本的求救都做不了。看着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呼吸微弱的人,徐君莫心痛得目眦欲裂。

最后,一个开出租车的司机路过,看到路边躺着一个人,好奇之下下车查看,却发现了旁边背篓里装着的尸体,这下可不得了了,司机连忙报了警。不久后,呼啸而来的警车将一人一尸连同司机同带走了。

陆青川是在医院里醒来的,满目的白色让他有些回不过神来,前来查房的护士看到他醒了,惊呼一声转身就走,过了一会儿,病房里就涌进了一堆人,其中有护士也有医生,还有几个警察。陆青川胆子小,看见这么多人,一下就把头缩进了被子里,不管那些人说什么都不伸出来,直到听到有人提起徐君莫的名字时,才悄悄的掀开被子一角看着他们。

一个警官见状,赶走了所有的医生护士,看着床上的人轻声道:“你叫陆青川对吗?”

陆青川轻轻地点了点头,那警官问道:“徐君莫是你什么人?”

陆青川再听到徐君莫的名字,才反应过来他现在在医院,而徐君莫不知道被带到哪儿了。他着急的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几个警察眼疾手快的阻止了他的动作,那个警官再次问道:“徐君莫是你什么人?”

“我们……是……是夫妻……”床上的人见挣扎不开后终于低头轻声回道。在场的人都有些惊讶,早就听说徐家大少已经结婚,却没想到竟是和眼前的人,他们都以为徐家大少的妻子是那个他一直带在身边的杜少。

“你说你们是夫妻,你有什么证据吗?”

“我……我们……有……结婚证……”

几个警官看了彼此一眼,其中一个上前道:“徐君莫消失了三天,三天后你却把他的尸体带回来了,人是不是你杀的?”

“不是……不是我!”陆青川着急道,显然他没想过警察会怀疑人是他杀的,他慌张地说:“君莫……君莫……好几天……都没去公司……我……我是担心……才去……找他的,我……我没有……杀他,我没有……”

“那你怎么会知道他的尸体在哪儿?”

“是……是杜少爷……告诉我的……”

事情到了这儿,在场的人都明白了,这件事,那个杜少有着脱不开的干系。叮嘱床上的人好好休息后,警察便离开了。

陆青川一看到他们离开,立马就跳下了床,躲开走廊上的护士直直往太平间的方向走去。他听见那些警察说君莫的尸体就放在这家医院,他答应过要带君莫回家的。

太平间里,长年的低温让这里充斥着阴沉冰冷,徐君莫被困在自己尸体身旁,一步也动不了,看着一排排被白布覆盖的尸体,他焦躁不已,都在这里呆了一天了,也不知道青川怎么样,那个傻瓜,胆子那么小,要是见着警察,会不会害怕?会不会……徐君莫越想越担心,整个鬼都快不好了。

就在这时,门“哐当”一声被打开了,徐君莫抬头一看,就见陆青川一身病号服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他一个个的掀开白布看过去,终于,在看到徐君莫的时候脸上绽放出了开心的笑。他摸了摸徐君莫的脸,被上面的温度激得打了一个冷战,“君莫,这里……好冷,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白布掀开,将徐君莫背了起来。

躲过医院里的人从医院后门出去后,陆青川没有将人带到徐家的别墅,而是将他背到了火葬场,他被徐君莫赶出徐家后,因为结巴和性格的原因,一直找不到工作,后来还是火葬场的老头看他可怜,收留了他,让他打个下手,搬搬尸体什么的。

陆青川到火葬场后,求了老头将徐君莫的尸体火化。他们两个的事,老头多少知道一点,明知道这样是犯法的,他还是答应了陆青川。

陆青川捧着装着骨灰的盒子,低着头轻轻地笑了,“君莫……这样……就好了……你就可以……干干净净的……回家了……”飘来他身后的徐君莫看着他嘴角的笑,眼底酸涩不已,他轻轻的从后面抱了抱他,低声道:“青川,谢谢你……”

“好了,”陆青川吻了吻盒子,道:“我们……回家。”

“好,我们回家。”

与此同时,火葬场门外,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静静地蛰伏在路口,在看到陆青川出现时,车上的人将油门踩到底,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奔着对方而去。

“砰!!!”“吱!!!”车子撞击物体的声音和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徐君莫看着那个躺在血泊里的人,呆住了。

陆青川嘴里不断涌出鲜血,却还是挣扎着向不远处的骨灰盒爬去,盒子已经被撞开,灰白色的骨灰撒了一地。

徐君莫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了,他的眼里就只有满目的红和那个泡在血泊里的人。他看着陆青川看向自己的方向,沾满鲜血的唇勾起一抹温柔的笑,轻轻地叫了一声君莫,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徐君莫:“不!!!”

第四章

“不!!!”

床上的男人发出一声痛到极致的低吼,整个人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男人的黑发已被汗水湿透,顺着发梢滴落在眼角,宛如泪水,脸色苍白,神色之间满是痛苦,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胸膛不断地起伏。

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随即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君莫?君莫?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床上的人,也就是徐君莫,听见这个声音,整个人都怔住了,那是他妈的声音,他不会记错,可是怎么可能呢?顾之明明告诉他,自己的父母在国外出车祸死了,是顾之安排的,还有自己,自己也应该死了才对,被顾之和杜谦扔下悬崖摔死的,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徐君莫低头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那是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掌心干燥温暖,他将右手缓缓地放到胸膛上,在那里,有一颗心脏还在一下一下地跳动,强而有力的跳动,昭示着主人旺盛的生命力。

突然,他像想起什么一样,抬头看向屋里的摆设,越看,越心惊,这……这明明就是三年之前自己的房间!!!

敲门的声音还在继续,徐母看着紧闭的房门,眉宇间尽是担忧,正要让管家送备用钥匙上来时,门突然打开了,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自家平时总瘫着一张冰块脸的儿子此刻正红着眼睛看着自己,眼里还有泪水。

“君莫,你……”还没说完的话消失在对方的拥抱里,徐君莫抱住自家母亲,像只被主人抛弃的大狗一样,将头埋进对方的脖颈里,哽咽道:“妈,我好想你……”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徐母听见自家儿子哽咽的声音,一脸心疼,双手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慰道:“没事没事,梦都是反的,不怕啊……”

徐君莫吸了吸鼻子,像是觉得这样有些不好意思,放开了徐母,低着头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来,我都好久没这样抱过您了……”

“臭小子,”听见他这样说,徐母放下心来,笑着骂道,“别以为你这样说妈就会同意你不去见青川。”

徐母没注意到徐君莫在听见“青川”二字时僵硬了身子,仍就自顾自的说道:“青川那孩子多好啊,既有礼貌对人又好,你怎么就不喜欢呢?听妈的话,我们去见一面好不好,见了面你肯定会喜欢的,那孩子……”

“好。”

徐母还在讲个不停,希望能说服自家儿子,却没想到他竟然那么轻易的就答应了。

“君莫,你说什么?”徐母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显然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我说好,”徐君莫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沙哑了声线,问道:“妈,什么时候?”

“啊?什么?”徐母还没回过神来。

“我说,什么时候去见人。”

“哦哦,下午两点,在你公司楼下的星巴克。”

“好,我知道了。”徐君莫点了点头,道:“那妈您先下去,让徐叔备好车,我换身衣服就下来。”

徐母听到他这样说,还是一脸的不敢相信,“君莫,你真的答应去见青川了?”

“是。”徐君莫看着自家母亲,笑道:“妈你天天在我耳边念叨,把他说得那么好,我都好奇了,今天我就去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

“哎哎!好好!”徐母一脸喜色,高兴道:“妈向你保证,你要是见了他,你一定会喜欢的,呵呵……那你赶紧换衣服下来,妈在楼下等你啊……”徐母说完也不等徐君莫回答就转身下了楼。徐君莫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处,转身回到房间关上了门,泪水一下就夺眶而出。

他重生了!他真的重生了!重生到了三年前,一切都还来得及,他的青川还在,他还没有伤害到他,他还没有死……这一刻,高大的男人背靠着门,双手捂脸,哭得像个孩子。

半小时后,徐君莫一身帅气挺拔的西装下了楼,客厅里的徐母正在喝茶,看见他这样,差点被呛着,“君莫,你这是……”

徐君莫看了看自家母亲,复又低头整理着手上的袖扣,他的眼睛还是红的,却笑得一脸温柔,“第一次见面,总要让别人对你有一个好的印象不是。”

他哪里知道,平时的自己随便往哪儿一站,除了那张冰块脸,他给别人的印象就已经好得不行了,更不用说现在了。

徐母看着他精心打理的装扮,还有早已不知所踪的冰块脸,预感到这一次成功的希望会很大,高高兴兴的去找徐叔去了。

徐君莫和徐母到达目的地时,才刚一点半,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半个小时,对方还没有来,两人先进去找到定好的位置点了两杯咖啡边喝边等。

徐母端着咖啡时不时地饮一口,一双眼睛则不停地看向对面的人。

徐君莫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桌上的咖啡没碰一口,就只是双手交握,两个拇指不停的来回转动,一双眼睛更是一下看看门,一下看看自己手上的表。

徐母看着他自从坐下后到现在就没变过的动作,忍不住笑了一下。

徐君莫听到她的笑声,看向她的眼里带着询问。

“没什么,”徐母笑着摇了摇头,道:“妈妈只是想起来,已经很多年没见你这么紧张过了。”接着安慰道:“放心,青川人很好的”

徐君莫笑了笑,低声道:“我不是紧张,我只是……”只是什么呢?徐君莫说不出口,说自己只是害怕见到他,害怕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害怕该说什么吗?

“不说这个了,妈给你看个东西,”徐母说着,从包里翻过一张照片递了过去,徐君莫接过来一看,捏着照片的手不由得抖了抖。

照片上的人,是陆青川。拍照的人抓拍的技术很好,男人穿着湛蓝的牛仔裤,一件白色的体恤,靠在大门外的槐树底下,闭着双眼,嘴角带着一抹惬意的笑。阳光透过树的缝隙撒在他身上,美得就像一幅画。

“这是你爸爸托人找他资料时我无意中翻到的,看到照片的第一眼,我就觉得这个孩子美好得像个天使,后来我让你爸爸带我去偷偷看过他几次,事实也证明我看人的眼光很准……君莫,试着和他相处看看好不好?妈妈这辈子已经没有什么可求的了,就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哪怕没有孩子……青川很好,如果你和他在一起,妈妈就当多了一个儿子……”

“妈……”徐君莫低头看着照片上笑得无比美好的人,低哑了声音,“我知道,我会好好……”

“请问……是……徐……夫人和……徐少爷……吗?”

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徐君莫要说出口的话,也让他整个人如同雷击一般,呆立在了当场。

第五章

“哎呀!青川来了,”徐母一见来人,立马笑着起身拉着陆青川的手让他坐下。

陆青川憨厚地笑了笑,带着歉意道:“对……对不起,我……迟到……了,让您和……徐……少爷……久等了。”

“没事没事,”徐母笑着摆了摆手,“是我和君莫来早了,是吧君莫?”徐母见人来了自家儿子却一点动静也没有,急忙悄悄用手捅了捅他,一边笑着拉陆青川坐在他旁边。

感受着身旁那人的气息,徐君莫整个人都不好了,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办怎么办,要先向他介绍自己吗?还是先握手?要微笑吗?不然还是先问问他想喝点什么吧?

徐君莫这边心里天人交战,徐母已经在那边急得快跺脚了,向对方使了几次眼色对方都没动静后,徐母磨了磨后槽牙,脸上堆起和蔼的笑向陆青川介绍道:“青川,这是我儿子徐君莫。”然后又对着徐君莫道:“君莫,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陆青川。”

陆青川看着身旁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面无表情的男人,心里有些害怕,身子也微微发抖,犹豫了许久后他终于鼓起勇气颤巍巍地伸出了手,小声道:“徐……徐少……少爷……您……您好,我……我叫陆……陆青川,很……很高兴……见……见到您……”他本就结巴,这一害怕,就更说不清楚了。然而他好不容易把话说完,身旁的人却一点动作也没有,连眼神都没动一下。

陆青川等了半天也不见对方伸出手上,脸上本就没有多少的血色彻底退了个干净,他惨白着脸将手缩了回去,低下头不说话,本就佝偻的背更加佝偻了。

陆青川哪里知道,徐君莫自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整个人就像根绷紧的弦一样,紧张得不得了,满脑子都是“怎么办,他来了,我该怎么做”的想法,哪里还听得见他说了什么,直到徐母在桌底下狠狠地踩了他一脚,他才吃痛回过神来,然后就看见徐母责备不已的目光。

“妈?”

“妈什么妈!”徐母看着他,一脸的恨铁不成钢,“青川跟你打招呼手伸在那里半天了你都不知道动一下,发什么呆你!”

徐君莫一惊,转头向陆青川看去,就见对方惨白着一张小脸将头埋得低低的,听见他妈说话后还抬起头来冲他笑了笑,小声道:“没……没关系的……”

徐君莫一见他那样,心里就像被人拿棒槌狠狠地闷了一棍一样,疼得他差点呼吸不过来。

他看着对方,轻声道:“再来一次。”

“啊?”陆青川抬头不解的看着他。

“刚才的那个,再来一次,”徐君莫看着他,眼神温柔,顿了顿又道:“好不好?”

陆青川看着他的眼睛,心里奇迹般的不再感到害怕,于是他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再次伸出手,鼓起勇气磕磕绊绊地说:“徐……少爷……您……你好,我……我叫陆青川……很……很高兴见到您……”

徐君莫看着他,很正式的伸出手来和他相握,薄唇勾起一抹温柔的笑,低沉着嗓音道:“陆青川你好,我叫徐君莫,很高兴认识你,还有……余生,请多多指教。”

陆青川看着他的眼睛,感受着掌心里的温度,突然间就红了脸,好半晌才低声道:“也……也请你……多多指教……”

看着这样的陆青川,徐君莫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为什么以前他会觉得这个人一无四处呢,明明就……那么可爱啊。

徐母见自家儿子开窍了,心下高兴不已,端着咖啡掩盖住不断上扬的嘴角。

徐君莫看着对方通红的脸,眼里满是温柔,他想通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能重来一次,也能再拥有他一次,这一次,他一定会好好的爱他,宠他,绝不会让他再受一点伤害。

“我以后可以叫你青川吗?”他看着眼前的人,轻声问道。

“可……可以……”

“咳咳!”徐母故意咳嗽引起对面两人的注意,在两人将疑惑的目光放到她身上时,歉意的笑道:“我才刚想起来我约了马太太下午一起逛街,青川,你们两个好好聊,君莫,你好好照顾青川,不许欺负人家。”说完也不等两人反应过来就抓着包包起身离开了。

随着徐母的离开,陆青川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双手死死地绞住衣角,力度大到指尖都发白了,头也狠狠地埋在胸前。

“你……”徐君莫一开口,就看见对方的肩膀狠狠地缩了一下,整个身体都微不可查的颤抖起来。徐君莫见他这样,突然就不说话了,半晌后才沙哑着声音道:“你害怕我?”

“没!没有……”陆青川急忙摇头否认,他太唾弃这样的自己了,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不要害怕,可是对方的气场太强大了,尤其是不说话的时候,感觉空气都是压抑的,让人呼吸不过来,悄悄抬头看着对方的脸色,陆青川都快哭了。

“你别害怕,我……”徐君莫突然就没了声音,俊美的脸上满是难过与悲伤,许久之后在低声道:“我不会伤害你……”再也不会了,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了,所以,你不要害怕我……

“我……我不怕……”陆青川壮着胆子抬头看了他一眼后又急忙低下头,像是对他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徐君莫没有说话,抬手招来服务员要了一杯拿铁,然后将杯子轻轻地往陆青川的方向轻轻推了推,说:“喝点东西吧。”

“谢谢。”陆青川小心翼翼地端起了杯子,冲他感激的笑了笑。

徐君莫看着他的笑,也跟着他笑了笑,看着他喝了几口将杯子放下后,徐君莫开口了。

“青川,你知道我妈为什么会找到你吗?”

“知道……”陆青川缩了缩肩膀,“院长……院长妈妈生病,徐……徐夫人说……会给她看病……但是……要让我和……和你结婚……”

“那你呢?”徐君莫轻声问道,“你怎么想的?你……你想和我结婚吗?

“我……”陆青川的手指不安的捏动着衣角,许久才道:“我……不知道,我……我不想……让……院长妈妈……死……”

听见他这样说,徐君莫明白了,他不想和自己结婚,但又不想让自己的院长妈妈死掉,所以才会答应这场婚事。

徐君莫心里难受不已,脸上却不表露半分,只是看着他笑得温柔,他低声道:“你看这样好不好,我让医生给你的院长妈妈看病,但你也不要害怕我,好不好?……我们先从朋友做起,等到哪天你愿意了,我们再结婚,好不好?”

陆青川一脸不解的看着他,像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说,许久之后才道:“你……你是说……真的吗?”

“真的,答应我,好吗?”

许是他脸上的神情太过真挚,神色太温柔,又或是那天的阳光太温暖,总之,陆青川盯着他,失神了,然后,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徐君莫笑了,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漆黑的眼底满是温柔。

青川,我不会再放开你了,这一次,哪怕是以温柔为牢笼,我也要将你一辈子留在身边……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