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雅傅司墨小说免费阅读《爱你如痴似瘾》

发布时间:2018-11-07 10:36

文雅傅司墨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爱你如痴似瘾免费阅读,爱你如痴似瘾文雅傅司墨小说目录,爱你如痴似瘾小说讲述了文雅傅司墨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点击阅读哟。傅司墨驱车直接来到看守所,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审讯室,调取了文国辉到审讯室见面。文国辉带着锁拷满脸沧桑的走了进来,一直养尊处优、保养得宜的男人此时再也不复往日风采,不得不让人唏嘘。

爱你如痴似瘾

第1章 这个孩子是耻辱

医院,产科。

“啪——”

文雅刚被推出产房,迎面就被一沓资料狠狠摔到了脸上。

生完孩子虚弱至极的她,脸上蓦地传来一阵刺痛,她惊诧地转眸看向一脸阴鸷的男人。

“文雅,敢给我傅司墨戴绿帽子的,也只有你了!”傅司墨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因为太过用力,骨节处已然一道道可怖的森白!

而男人那张素来冷峻的俊脸,此刻更像是刚从寒冰中浸润了一般,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让人不寒而栗!

文雅下意识看了一眼被摔得满地的资料,错愕地看向他,“司墨,你说什么呢?”

她23年的生命里,只有他这么一个男人,刚为他生下孩子,怎么会莫名其妙说那样的话?

感受到周围一双双好奇的目光,文雅双手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呵!”傅司墨冷笑一声,清冷的眸子里一点点被愤怒充盈,他蓦地上前掐住了文雅的脖子,咬牙切齿地道,“你A型血,我AB型血,孩子如果是我的,怎么会是O型血?!恩?”

文雅被他的手掐得差点喘不过气来,在看到男人那双因为盛怒而变得赤红一片的眸子时,她心尖不由地一颤,努力发声,“墨,医生会不会搞错了?我们……我们俩的血型,怎么会生出O型血的孩子?”

“搞错了?”傅司墨冷笑一声,大手用力一推,将她推倒在病床上,“你自己睁大眼睛去看!”

文雅满心狐疑,但苍白的小脸上却没有一丝心虚。

剧烈咳嗽几声之后,她一把拔掉手上还在输液的针头,转身光着脚下去,捡起了地上的资料。

孩子是谁的,她自己自然知道,所以她根本不怕这些莫须有的东西!

只是,在看到“文雅之子”后面的血型果然是O型时,她瞬间愣住,“这不可能!一定是搞错了!”

“呵!”男人嘴角噙着一抹讥讽的笑狠狠盯着文雅,冷眸骤然一凛,“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给我诡辩!”

言落,转身离开。

“傅司墨!”

文雅扔掉资料就要去追他,却迎面被一巴掌“啪”打得愣在了原地。

脸上瞬间传来火辣辣的疼,她震惊地转眸看向一脸嫌弃和怒意的父亲文国辉,皱眉,“爸,您打我做什么?”

“你明知故问!”文国辉气呼呼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满眸的鄙夷嘲讽,“我找人伺候了你十个月,以为你为傅家生下种我就可以成为傅司墨的老丈人了,没想到你居然生了个野种!我文家的脸被你丢完了!”

“我没有!”文雅大声反驳道,“我自始至终只有司墨一个男人,我怎么会生下别人的孩子!是医生搞错了!”

她的话音刚落,只见傅司墨带着抱着婴儿的护士和医生一起走了过来。

文雅看到那个她亲自为孩子准备的襁褓,瞬间泪目,忘记了方才发生的一切不快,伸手上去就要抱孩子,“司墨,让我看看我们的儿子。”

“是你的,不是我的!”傅司墨大手一扬,挡住了她,“当着她的面,给孩子再测一遍血型!我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还想抵赖到什么时候!”

医生护士立刻拿出仪器,捉住婴儿的细小的手指去采血。

“哇……”襁褓里的婴儿发出一声啼哭,一声接一声。

文雅这才反应过来,那针仿佛扎在了她的心上,她红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一脸阴沉的傅司墨,“司墨,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你知道不知道,亲生父亲这样怀疑孩子,他以后知道了该多难过!”

“文雅,你就别狡辩了,司墨怎么会搞错呢!”文国辉拉住文雅,不让她靠近孩子。

傅司墨始终眯着眸子看着医生手里的血清,对她的话置若罔闻。

“傅先生,O型血,没错!”医生把血型结果拿给傅司墨。

“不可能!”文雅蓦地瞪大了眼睛,甩开文国辉,上前去抢医生手里的孩子。

第2章 那个野种,死啦!

傅司墨及时攥住了文雅的手腕,毫不留情地用力一推。

文雅体力不支,虚弱的身子“噗通”一声委地,重重地跌坐在了地上,像极了一片凋零的树叶。

傅司墨抱过孩子,阴冷的眸子落在仍在哇哇啼哭的孩子身上,咬牙道,“这孩子是傅家的耻辱,留不得!”

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文雅心中一震,慌忙爬起来去追他,“司墨,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可刚爬起来,她只觉身下一股温热的暖流溢出,粘稠的液体瞬间糊住了她的双腿,让她动弹不得。

“不好了!产妇大出血了……”

文雅晕倒之前,周围有护士大声唤道。

……

傅司墨抱着孩子烦躁地扯掉领带,进了电梯。

刚从隔壁电梯出来的文静,看到他,连忙小跑着过去用手挡住了即将关上的电梯门。

“司墨!等等我!”一袭红裙的文静,冲傅司墨莞尔一笑,进了电梯。

男人始终一脸阴沉,剑眉紧锁,周身散发着闲人勿进的冷漠和疏离。

文静精明的眸子滴溜溜转了转,温柔地看向他,“司墨,你也别生姐姐的气,发生这种事,也不全是姐姐的责任,都怪我平时没帮爸爸管好她!”

说着,她的手试探地伸过去,从傅司墨的手里抱过了孩子,“我来吧!”

瞧着怀里皱巴巴的婴孩,女人殷红的唇不易觉察地勾了勾。

小孽种,长得还挺可爱!

这张小脸,真像文雅那个贱人!

傅司墨没有阻止她,素来清冷的眸子微微一眯,抬手勾起她的下巴,冰凉的唇角勾起一抹兴味,“你会带孩子?”

见男人没有拒绝,文静大胆了起来,一手抱住孩子,另一只手抬起,用纤细的手指抵在男人的胸膛上,“生孩子带孩子不是女人的本分嘛!墨,事到如今,我们文家也不敢奢望你如期娶姐姐了……下个月你和姐姐的婚礼,是不是要取消啊?”

男人嘴角的笑意更加肆意,“文家又不是只有文雅一个女人,你不也是文家千金?”

文静惊喜地瞪大了眼睛,“墨,你……你真的愿意娶我吗?”

话音刚落,电梯到了一楼,傅司墨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见是助理打来的,男人皱眉不悦地按下接听,“什么事?”

助理在电话里汇报,“先生,文小姐大出血,血库A型血告急……”

“她大出血找我有什么用?血不够就等着死好了!”傅司墨不爽地挂了电话。

文静挑了挑眉,乖巧地拉住了傅司墨,“墨,是姐姐产后大出血了吗?血不够的话,我可以给她输血啊!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血型也是一样的!”

闻言,傅司墨微眯着眸子上下把她打量了一番,“我以前真是眼瞎了,一直看不到文雅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善良懂事的你!”

文静心里更是得意,脸上却是羞涩一哂,“是人家不够好,没有让墨注意到!”

傅司墨讳莫如深地勾了勾唇,咬牙道,“好!你去输血救她,我要让她活着看着我把你娶回傅家!让她为背叛我付出应有的代价!”

“救姐姐是我应该做的!”文静努力抑制住满心的欢喜得意,“墨,那我去给姐姐输血了!孩子也先放我这里吧!你一个大男人哪里会看孩子!”

“辛苦了!”

瞧着女人欢快离去的背影,男人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收拢,眸子里闪过一抹暗芒。

……

文雅产后大出血,医生抢救了十几个小时才把她从死神手里抢了过来。

一天后,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命还真是大!输了5000CC的血竟然还能活着醒来!”

她还未看清眼前的陈设,一道揶揄的声音便从旁边传来。

文雅虚弱地转眸看去,看到的是文静那张阴冷得意的脸,正抱着双臂挑衅地看着她。

文雅无暇理会她,虚弱地问,“傅司墨呢?我的孩子呢?”

文静站起来凑过去在她耳边低声道,“那个野种啊!死啦!”

第3章 奸夫是谁

死……死了?

文雅只觉头皮一阵发麻,先是心中一震,在看了一眼满脸阴笑的文静后,慢慢平静下来。

她用尽浑身的力气坐了起来,冷冷地瞪了一眼文静,“你要是来看笑话的,应该满意了,慢走不送!”

她刚准备下床,被文静一把按住了肩膀,挑衅地笑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虽然你的孩子现在还没怎么样,但是你若不好好求求我的话,说不定我一不高兴就会在他的牛奶里加点安眠药什么的……”

“什么意思?”文雅心中一惊,打断了她,“你,你是说我的孩子在你那里?”

文静站直身子,得意地挑眉耸耸肩,“我也不想要啊!可司墨非要让我帮你照顾他,我只好勉为其难收下咯!”

文雅倏地光着脚站了起来,一把攥住了文静的胳膊,“你带我去见孩子!我还没死,轮不到你来帮我照顾孩子!”

孩子……她生下孩子还没看一眼,怎么可以交给别的女人去抚养?

那个女人,更不可以是文静!

文静正要甩开她的手,眼角余光看到推门进来的身影,立刻换上一副娇滴滴的模样,细声软语,“姐姐,你放一万个心,孩子我一定会帮你照顾好的!”

下一秒,还不待文雅反应过来,文静“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一脸祈求,“姐姐,求你了,我不能把孩子给你……”

文雅皱眉,莫名其妙地看着文静,正要开口,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孩子是我给文静的,有什么不满冲我来!”

一脸阴沉的傅司墨走过来嫌恶地睨了一眼文雅,俯身双手把文静搀扶了起来,“没事吧!”

文静一脸的娇羞,柔声道,“我没事,墨,姐姐毕竟是孩子的生母……”

“生母又如何!她若不说出孩子是谁的,永远别想见到孩子!”傅司墨打断文静的话,冷冷地看着文雅。

文雅冷笑一声,满眸的凄凉,“傅司墨,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是这世间少有的聪明睿智的男人,怎么会相信孩子不是你的……”

男人似是被激怒了一般,本就冷峻的俊脸愈发阴沉,那双幽深的眸子里折射出一道道阴狠的怒恨,“我就是太信任你了!被你玩得团团转!我现在,只相信证据,只相信真相!”

文雅站直了身体,不卑不亢地迎上他的目光,“要么血型搞错了!要么孩子被掉包了!傅司墨,我如果是你,就会立刻去调查自己的孩子到底去了哪里!”

“住口!我不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傅司墨不耐地打断她,转身看了一眼文静,“傅家和文家的婚约不会取消,一个月后,文静代替你嫁过来!至于你,我要会让一点点付出背叛我的代价!”

文雅浑身一僵,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司墨,你说过等孩子满月就娶我……为什么要让文静代替我?”

“呵!”男人冷笑一声,“你公然给我戴绿帽,还想嫁给我?文雅,我傅司墨在你眼里就是一个捡垃圾的?”

“我没有!”文雅用尽力气吼了一声,苍白的脸上满是凄绝,“司墨,我文雅这么多年来是怎么爱你的,你不是不知道!别说为别的男人生孩子了,这么多年,我连别的男人看都没看过一眼!”

文静淡淡地瞥了一眼文雅,挽住傅司墨的胳膊,“墨,我们就别逼姐姐了,她肯定也不想的!”

瞧着男人丝毫没有拒绝文静的亲近,文雅只觉心脏被插进了一把尖锐的刺刀,疼得她窒息。

文雅强抑制住心口蔓延上来的疼痛,艰难地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我不嫁给你!但是孩子,你得还给我!”

“孩子给你?那岂不是遂了你一家三口大团圆的阴谋?”傅司墨冷笑一声,俊脸上只剩下了嫌恶和狠厉,“不说出奸夫是谁,永远别想见到孩子!”

第4章 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言落,傅司墨挽住文静,转身向外面走去。

文雅着了急,连忙上前去拉住了傅司墨的袖子,“不可以!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傅司墨嫌恶地甩开她的手,“还不肯说的话,孩子我立刻送走!”

文静满意地看着被推倒在地的文雅,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阴笑,嘴上却是格外的善解人意,“姐姐,纸包不住火的,你就别惹司墨生气了,快招了吧,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

文雅懒得理会她,顾不上起身,跪行过去双手紧紧攥住了傅司墨的胳膊,“司墨,孩子的父亲是你,你让我怎么说啊!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去做亲子鉴定,只要是我文雅的孩子,必定就是你傅司墨的!”

“你以为我傻?”傅司墨皱了皱眉,再次无情地甩开了她的手,“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好自为之!在这期间,孩子会在枫林苑暂时由文静照顾!”

男人说完,大步离开了病房。

“司墨,司墨……孩子是你的,真的是你的……”

文雅起身想起追他,被文静抬手拦住,“姐姐,你放心吧,虽然孩子不是司墨的,但毕竟是你的!我好歹也算是孩子的小姨,我一定会好好抚养他的!你身子弱,好好养着吧!”

文静虽然语气温柔,但看着文雅的那双眼睛里,盛满了嚣张和恶毒的光芒。

说完,嘴角一勾,转身拧着腰推门离开。

“傅司墨!”文雅无奈地唤了一声,却没有追出去。

她从小就喜欢傅司墨,这么多年来一直关注着他。但是他,对她始终忽冷忽热,十几岁出国之后,更是杳无音信。

只是一年前,他突然回国,一次偶然的聚会,他主动向她示好,俩人很快便在一起。

孩子是意外得来的,他得知后向她求了婚,又担心她在孕期结婚太辛苦,便提出等孩子出生后,满月的时候补办婚礼。

文雅以为自己是这世间最幸福的人……没想到从产房出来,一切都变了!

孩子是谁的她自然敢肯定,但她不相信傅司墨会是一个这么糊涂的男人。

血型虽然可以证明身份,但不是唯一的。

司墨,他突然间对自己如此冷漠和恨,一定是确定了孩子不是他的!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孩子被人掉包了!

想到这里,文雅耐住性子在原地着急地转了几圈,拿出手机拨出去了电话……

枫林苑。

文静端详着婴儿床里熟睡的婴孩,柳眉一点点蹙起。

这个小杂种,怎么越看越跟傅司墨像呢?

瞧这眉眼,这嘴巴……连脸型也似乎一模一样!

一个不祥的想法从脑海里冒了出来,文静皱了皱眉。

文雅从小就是软柿子,不到十岁开始偷偷喜欢司墨,却不敢去表白……这么多年来,文雅对司墨的感情,她这个做妹妹的比任何人都清楚!那叫一个一心一意忠贞不渝啊!

这好不容易勾搭上了司墨,文雅怎么会怀上又怎么敢生下别人的孩子?

难道真的是搞错了?

“哇……哇……”

孩子的啼哭声打断了文静的思忖,她慌忙抱起来,可孩子根本不买账,哭得更厉害。

保姆周嫂闻声拿着奶瓶匆匆进来从她怀里接过孩子,心疼地说,“这孩子刚出生,最需要的就是母亲的母乳啊……”

“有奶吃就不错了!”文静在心里不屑地冷哼一声。

在婴儿房对面书房的傅司墨,听到孩子哭声,眉心一拧,起身走了出去。

刚推开门,就听到周嫂那句话,蹙眉停了下来。

第5章 爱的一直不是你

“先生,孩子不吃奶瓶……”周嫂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一边哄着大哭不停的孩子,一边小声道,“很多孩子天生只吃母乳,不吃奶瓶……可怜的孩子……”

文静瞧了一眼一脸沉静的男人,忙讨好地过去要抱孩子,“周嫂,让我来吧,我是他小姨,他应该会让我喂的……”

傅司墨拧眉不悦地道,“别让他吵了!去把文雅叫来,让她给孩子喂奶!”

周嫂眼前一亮,连连点头,“好的,先生,我现在就去联系文雅小姐!”

言落,不着痕迹地拿开文静的手,抱着孩子转身离开。

从文雅小姐怀孕开始,周嫂就负责照顾她。

她实在不明白,文雅小姐那么善良,对先生那么好……怎么就在她为他生了孩子后,他就不让她进门了呢!

反倒是……反倒是让这个文静小姐来照顾孩子!

看着周嫂抱走了孩子,文静脸上的笑靥僵在了嘴角,讪讪地收回手,跟上了傅司墨,“墨,你不是说不让姐姐见孩子吗?”

傅司墨停下来,转身勾唇看了她一眼,“她至今还没见过孩子,你说没见过孩子痛苦,还是见了之后又得不到痛苦?”

男人虽然在笑,可那眸中的笑意明显不达眼底。

文静恍然大悟,瞬间松了一口气,“还是墨你厉害!”

等文雅见过孩子,一定会更加舍不得……

日思夜念却得不到!呵呵,自然会更痛苦!

文雅接到周嫂的电话,很快就来到了枫林苑。

从周嫂的手里接过孩子,文雅的双手一直在颤抖,眼圈红了又红。

孩子,她的孩子……生下孩子四天了,她才第一次见到他的孩子。

瞧着怀里的小人儿那肉嘟嘟的小嘴,黑黑亮亮的眼睛,文雅忍了良久的眼泪终是滚了下来。

这是她的孩子,绝对是她的孩子!

那种熟悉的天生的亲近感,让她无比确定!

她忙转过身去,撩起了衣服。

小家伙自从被她抱起,就不再哭闹,此刻面对自己的“饭碗”,毫不客气地张嘴含住,大口大口吮吸。

感受着孩子对自己的依赖,文雅忍不住抬手轻轻抚摸孩子的脸颊,“宝贝,妈妈对不起你……”

周嫂看着眼前这一幕,眼眶一红,悄悄抹了抹泪,“文小姐,你慢慢给孩子喂奶,我在外面等你。”

“谢谢您!”文雅道谢。

她知道,如果不是周嫂,她恐怕至今都没机会见到孩子。

周嫂离开后,文雅给孩子喂了一会奶,小家伙便甜甜地睡着了。

文雅听到外面楼下传来车子引擎的声音,忙把孩子轻轻放进婴儿床,快速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了准备好的采血针。

颤抖着手拿起了孩子的小手指,文雅却下不去手。

这是她的孩子啊,她为什么要为了证明孩子的身份让这么小的他承受疼痛呢……

“文雅呢?喂完奶还不走吗?”门外传来文静不快的询问声,文雅忙把孩子抱了起来。

文静推开门进来的时候,文雅正一边给孩子喂奶,一边轻声安慰,“宝贝乖,不哭闹……”

文静不由分说地走过去一把抢过了孩子,“喂好了,你可以滚了!”

文雅也不去争抢,整理了一下衣服,警告地看着文静,“文静,你可以讨厌我,讨厌我的孩子,但是你记住,这也是傅司墨的儿子,你敢动他一根汗毛,傅司墨一定让你付出惨痛代价!”

说完,深深不舍地看了一眼孩子,转身离开。

“你少唬我,这根本不是墨的孩子!”文静不甘地吼了一句。

文雅刚下楼来,迎面撞上了回家来的傅司墨。

敛了一口气,文雅挡在男人面前,开门见山地说,“司墨,我咨询过专家,刚出生的婴儿血型有时候会出现不准的情况。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完全可以带孩子去做亲子鉴定!”

傅司墨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你还不明白吗?我之所以会答应娶你,就是为了报复你当年拒绝我之仇!我爱的一直都是文静,不是你!”

男人眼中折射出来的暗芒比那话还残忍,文雅不由地一愣。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