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婚后怜爱情渐深小说阅读_祁烈秦小初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1:01

《婚后怜爱情渐深》是由“颜雪晴”所著,讲述了秦小初一周内结婚又离婚,这速度太惊人,为了给自己找台阶下,不断的相亲,直到前夫花式砸场。那么秦小初祁烈之间还有感情吗?如大家喜欢就来阅读吧。

第1章闪婚新好男人

秦小初回过神时,窗外已华灯初上。

置身陌生豪宅,她反复端详着手中的小红本本——仍感到不可思议!

闪婚了,就在三小时前。

对象是叶城年轻首富、祁氏财团唯一的继承人祁烈,同时也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

情况有一丢丢复杂。

秦小初和祁烈早有婚约,只是从未正式见面,加上某些外界因素,导致祁烈误以为自己的未婚妻是她同父异母并且才刚十二岁的妹妹。

下午在民政局时,祁烈的原话是:“想我守节十年等秦家那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小丫头长大然后再娶她?没门儿!既然老爷子说秦家的姑娘好得打着灯笼找不到,我娶你不就成了,他总不能数落自己的助理不好吧?今天这事,就当为老板我鞠躬尽瘁,年终奖少不了你的,乖了。”

以上。

秦小初真不知道‘守节’这词儿还可以这么用!

别人至少花三个月办完的事,他祁少爷只用了三十分钟。

完了还挺有成就感,大手一挥发她一张位于市中心寸土寸金的顶级豪宅门卡,让她回家待命。

他自己驾车回公司开会,留下话说晚饭时间见。

真•事业家庭两不误新好男人!

由始至终,秦小初竟然没找到机会对他说出那一句‘英雄且慢我就是你如假包换的未婚妻’!

此时,坐在亮堂堂的客厅里,她对着小红本双人照里明明看起来五官端挺帅气英俊却莫名笑得邪性的祁家少爷,忧愁叹出一口老气:“老先生要是知道咱两结婚了,怕是能高兴得从轮椅上蹦起来环城跑个半马吧。”

纯白的波斯猫跳上沙发扶手,警惕的翘起它蓬松的尾巴,眯起眼和小初做对视。

这是祁烈养的宠物,他把门卡交给她的时候特别交代过:家里有只白色的小畜生,脾气不太好,别搭理它就是了,免得挠你。

想起这句善意的叮嘱,秦小初喃喃自语,“他人似乎还不错。”

还不错吗?

或者该问:这种程度的还不错,真的不错吗?

疑惑丛生,秦小初鬼使神差的抓起手机,打开搜索引擎输入‘祁烈’、‘怎么样’两个关键词。

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震惊!某知名财团继承人当街暴揍合伙人!

——祁烈又打记者,今年第四桩暴力事件!

——祁家公子中断采访,怒摔采访者摄像机!

——十三家媒体参与、四十多名娱记亲笔血书,联合抵制祁氏继承人的暴力行径!

——王法何在?祁烈公开恐吓活动发起人,声称要打断他的腿!

秦小初:“……”

看来这个祁烈他、他和记者盆友们的关系……很水深火热啊……

手机上,根据热度显示在第一条的正好是祁烈放狠话的新闻,配了照片——西装笔挺的祁家公子站在自家公司大门口,上车前手指镜头,一脸凶神恶煞!

秦小初心一颤,‘唰’地从沙发上弹起来。

此地不宜久留!

她反省的想:没有及时向祁烈说明自己的身份是她的失误,到民政局稀里糊涂配合领证,她也要负一定的责任。

但考虑到祁烈的脾气,她决定先离开他家,然后发短信告诉他事实真相!

等他怒火平息后,再商量看看要怎么解决吧……

走时,把那张镀金边的黑色房卡留在了茶几上。

不是自己的东西就别乱拿。

嗯!

来到玄关,穿鞋,打开门,愣住了——。

门口手放在电子锁前正在输密码的男人不正是祁烈么!

第2章私人助理

秦小初:“……”

祁烈:“……”

迷之对视。

显然祁烈忘了家里有那么个人,门卡还是自己给她的。

秦小初则在一瞬间想到可怕的事情,倒抽一口凉气,噔噔往后退了两步。

“哦,是你,老爷子的助理,我老婆。”祁烈先反映过来了,见她穿好鞋子大衣,急匆匆整装待发的模样,又问:“要上哪儿去?”

秦小初差点因为他超级自然的‘我老婆’三个字而心梗!

“我肚子有点饿,想出去买吃的。”她找借口,眼珠子转得滴溜溜的——紧张。

“冰箱里有。”祁烈没察觉她激烈心理活动,说时走进玄关,像座山似的把她挤到一边。

小初不死心,缩在角落里讪讪道:“天都黑了哈,想不到叶城冬天黑得蛮早的。”

“嗯。”祁烈不以为意的应声,弯腰换鞋。

秦小初盯着他微拱的背,略作犹豫,硬着头皮继续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请示的语气。

她为什么要请示他,直接说‘我该走了’不就好了吗!

“回哪儿去?”祁烈换好拖鞋,直起身回过头,望住她。

人是高大挺拔的,脸是英俊好看的,就是周身莫名笼着杀气,被冻红的鼻尖看上去像染了怒意,分分钟爆发——对她。

秦小初不由地缩脖子,“……回家。”

祁烈果真一秒拉下脸,垂眼皮睨视的姿态,“我们结婚了你没忘记吧?”

她点了点头。

他稍稍抬起下巴,继续:“你刚回国,在叶城哪儿来的家?既然我们结婚了,我也已经把门卡给你,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你的家,不用再回那个破酒店了,明天再过去拿行李。”

“可我们是假结婚……”小初弱弱顶嘴。

还有你口中的‘那个破酒店’,是你祁家在酒店业的知名连锁品牌,市值好几十个亿!

“没错,是假结婚。”祁烈脱下大衣挂臂弯上,大摇大摆走进客厅,“你就把和我结婚当作工作来对待,婚姻状况我会保密,尽量不影响你二次销路。月薪按照以前你给老爷子做助理时的三倍付。你的工作很简单:人前配合我演戏,应付老爷子和秦家。私下给我做做饭,平时打扫一下卫生,房租就免了,反正你也付不起。换句话说——你,秦小初,现在是我的私人助理。”

这私人助理和老妈子有什么区别?

秦小初愕然得瞪大双眼。

这家伙,太想当然!

想当然的祁烈已经在沙发上坐下,展开双臂,放松背脊,活动着发出‘咔咔’响声的颈项,对她发号施令——。

“去做饭,冰箱里有食材。”

做饭?我?给你?

Excuseme?

秦小初愣了愣,鼓起勇气反抗:“我不会做饭!”

“你会。”祁烈不慢不紧的用目光将她笼住,“我看过你的简历,翻过你的微博,亲眼见到你晒小炒、自制火锅和甜点——的照片,还从老爷子的保镖口中打听到在国外的时候,你常常烤曲奇送给他们。”

他查过她。

下午在公司那两个小时的会议里,百忙之中,抽空翻她的微博??

就是没查出她乃秦家货真价实的大小姐?

你智商欠费啊!

第3章:迷人的流光

秦小初脑袋疼,很想找面墙扶一扶。

沙发上,优越感爆棚的祁烈大爷扬起嘴角,傲娇地,“好了,你可以去做饭了。晚饭后给我泡杯咖啡送到书房,不用做手工曲奇,我对吃的比较挑,改天让秘书给你列个详细的忌口单子,今天就……随便弄几个小炒,三荤两素吧,再加一个汤,口味清淡点,不要放味精。”

说完他就合上眼,好像要小憩一会儿。

小初站在玄关半天没动,余光瞥着近在咫尺的门,心说干脆一溜烟跑出去,反正他也不会追。

他……应该不会追吧?

想着有的没的,她又低头看自己的小短腿。

1米63的身高是硬伤,和他腰以下全是腿完全没有可比性。

如果他追的话,她来得及跑进电梯吗?

正想得入神,祁烈听不到动静,不耐烦的催促,“愣着干什么?”

秦小初忽然抬起头,眼神真诚,“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祁烈:“??”

祁烈掀开眼皮子向她看来,眉头微蹙,按兵不动的沉默。

秦小初往前走了一步,“其实我——”

“收声。”祁烈当机立断,“先做饭!”

“你能不能先听我说完……”

“男人的直觉告诉我,听你说完我就没胃口了。”

“可是——”

就在这时,白色的猫咪‘喵呜’了一大声,竟然是冲她叫唤?

秦小初愣是没反映过来!

干嘛凶她?

祁烈抬起手奖赏的抚摸猫脑袋,大白享受的眯起眼,露出和它主子如出一辙的傲娇模样。

祁烈:“絮絮叨叨的,猫都烦了,去!给它弄点儿猫粮,厨房上排柜子第一格里。”

秦小初终于放弃解释,重新换了拖鞋,怀着复杂的心情钻进厨房。

喂猫,做饭!

身后,舒展在沙发上的男人还嘟囔:“让你住这么好的房子还想拒绝我?我又不吃人。”

你不吃人,可你会打记者,更会打死秦家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小丫头——我。

这都是什么事!

……

四十分钟后。

厨房简洁的白色餐桌上,三荤两素,外加西红柿鸡蛋汤,香味四溢,营养均衡,卖相也很不错。

祁烈坐在桌子的一端,“我不喜欢西红柿,为什么要用它煮汤?”

秦小初:“西红柿营养丰富,是蔬果之王!”

祁烈:“用它煮汤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放葱?”

秦小初:“之前你只说不要放味精,而且葱多香啊,你竟然不喜欢吃葱?”

祁烈:“住口,不许顶嘴!”

秦小初:“……”

粑粑,我终于发现一个在霸道方面可以和你匹敌的人了。

……

注定消化不良的晚饭。

为人二十年,哪怕小学第一次考砸期末考,秦小初都没那么纠结紧张苦恼难受欲言又止食不知味过!

祁烈的胃口却是不错的。

虽然开饭前他数落了一通,但拿起筷子就不再说话了。

教养的体现,如是。

他吃相颇为爽快,浅浅轻垂的眼皮不到处乱看,长而浓密的睫毛向上翘出曲线,曲线之下,自有一片迷人的流光。

第4章:如假包换的未婚妻

他不会在碟子里翻来翻去的挑,夹到什么吃什么,就着一口软糯的白米饭咀嚼,安宁俊美,气质高贵。

晚饭前他回房间洗过澡,换了浅灰色的休闲运动装,褪去霸道总裁的style,此时看上去就如同大学校园里被最多学妹暗恋着的学长。

那学长必定温和谦逊,笑容温暖。

大白抱着他的腿盘成一团,懒洋洋的打着盹儿——特加分!

秦小初直愣愣的盯着他瞧,心理活动从一开始的‘我要坦白,我必须告诉他真相,我不能欺骗他’逐渐变成‘这家伙好帅,五官好立体,眉眼轮廓好深邃,眼睛里有光’……

不知不觉就看呆了。

直到祁烈吃完饭,不计前嫌喝了一碗很多葱花的西红柿鸡蛋汤,放下碗筷——

“说吧,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秦小初一时没听明白,“什么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祁烈怀抱双臂,靠在椅子上,“难道不是回国前老爷子背着我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而知情的你在认识到我是个好人之后,决定弃暗投明,向我坦白一切?”

秦小初:“……”

祁先生,你可以说是戏精本精了!

“不是?”戏精挑眉,一双深褐色的眼睛熠熠有神。

秦小初艰难的摇了摇头,支吾道:“这件事和老先生无关,是我……我犯了一个、一个可能会让你很生气的错误……”

祁烈随着她一个字一个字挤牙膏似的语速,歪了下头,“继续。”

小初悄咪咪瞅了他一眼,在他严肃的目光下迅速收回视线。

继续不下去了。

能不能等她离开这里,发短信说?

她不吱声,祁烈板着一张脸就开始猜,“趁我下午不在家的功夫,你向敌国通风报信,叛变了?”

秦小初摇头。

祁烈:“看准我跟你打证的时候没签婚前协议,准备敲我一笔狠的?”

秦小初摇头再摇头!

祁烈:“量你也没这个胆子,哼。”

“祁烈……”秦小初抬起头,“我是你未婚妻。”

祁烈古怪的一愣,这回轮到他没听明白。

她是他未婚妻?

她不是他老婆吗??

虽然是假的,但结婚证是真的,法律是承认的。

她几个意思?

跟他玩循序渐进打算真当他的祈太太?

秦小初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地,“我爸叫秦文宇,秦氏财团的那个秦文宇,我真的是你的未婚妻,新闻发布会上说的那个,如假包换的。”

如果空气会凝固,不……空气已经凝固了……

祁烈彻底变成不会喘气的冷面阎王,面皮显而易见的绷紧。

秦小初双手端端正正的叠在桌上,十根手指头无处安放的互相触碰着,打开了话匣子——

“我听我爸说,是你妈妈指着我妈五个月的肚皮定下的娃娃亲,据说当时你也在场,虽然才六岁吧好像……”

“后来我妈病故,祁叔叔祁阿姨也因为十几年前那场车祸……总之我们两从小就没见过面,也不知道婚约存在。”

“两年前的暑假,家里突然安排我去海外祁氏财团分公司实习,不到一个月破格做了老先生的助理,我还以为是家里的关系。”

“直到前天,在机场的时候我爸打电话跟我说婚约的事,我才知道两年前我去实习的前一个礼拜,祁老先生来过我家,不知道和我爸怎么谈的,总之他俩很希望我们在一起。”

“接着我还在飞机上,我们两家就开新闻发布会昭告天下了。”

“我猜你的遭遇应该和我一样,都不知情……”

“还有你误会了,秦熙是我妹妹,和你订婚的不是她,她今年只有十二岁……”

“今天我来公司找你,本来想说清楚这件事,没想到你认定我只是老先生的助理,就把我拉到了民政局……”

“我很抱歉没有及时解释清楚,可中途有好几次想告诉你,都被你制止了……你还很凶的叫我‘闭嘴’,记得吗?”

秦小初说完了,小学生面对班主任似的提起一口气,小心翼翼的盯着桌子正对面的男人。

第5章:假一罚十的继承人

男人状似风平浪静,连表情都没有。

但她清楚,这是暴风雨的前兆。

“你怎么不说话?”他越沉默,小初越害怕,“你这个样子很吓人,你能不能……”

蓦地,祁烈拍响桌子,双手撑桌站了起来,前倾的身形极富攻击性!

那一脸咆哮的凶相,和小初在手机新闻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打盹儿的大白惊得炸毛,冲着祁烈的脚嗞嗞半响,发现主子正在气头上,不敢惹,惹不起,忿忿不甘的绕腿两圈,挪出厨房。

“请问,你想我说什么?”祁烈一字一顿,如炬的目光,逮谁烧谁!

小初不敢和他正面交锋,怂怂的别开脸,“没……”

“没个屁啊!”桌子被他拍得震天响,“你是秦文宇的亲闺女,不早说?”

“我想说的,你没给我机会……”

“机会要自己争取——没听过这句烂大街的心灵鸡汤?”

祁烈要疯了!

为了拒婚和自己的未婚妻闪婚,这么智障的行为,绝对能挤进叶城年度‘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排行榜前三!

“秦小初,你竟然是秦文宇的亲闺女……秦家怎么给你取了个路人名儿?”祁烈极不理解。

秦小初怯怯的看着他:“我妈想我过得简单点,不管做什么都不忘初心……”

哪里路人了?

明明很好听……

祁烈根本没有心思和她研究名字,整个人处于爆发状态:“你妹妹只有十二岁?我还二十六了呢!你以为我等得起?我的青春不是青春?至于你,你到底打哪儿蹦出来的?我去秦家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根本没见过你,你爸藏你那么多年,存心让你来碰我的瓷吧!”

他脸色风云变幻,精彩纷呈,“还如假包换,真会说,我又是个什么说法,祁家血统最正的继承人——假一罚十?”

莫名其妙坑了自己,他懵圈大发了!

秦小初那闪烁不停的小眼神更让他窝火,“躲什么躲!看着我说话!”

“你凶神恶煞的吼什么!”小初稍微大声的回了一句嘴,重新对上祁烈视线的那刹,立马被打成委屈巴巴的怂包,“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就不能心平气和的解决问题吗……”

祁烈冷笑两声,跌坐回椅子里,“都已经这样了……行,真行!”

是觉得今天过得太顺了,重新回想才发现全是老爷子的套路!

比如两家宣布订婚的时候都没有提到他和秦小初的名字,通告里只有一句含糊的‘恭喜祁氏财团继承人与离城秦家秦小姐订婚’。

祁家的继承人只有他一个没错,秦家到底有几位千金还真说不清。

再比如,老爷子提前打电话叮嘱他下午四点和秦家小丫头见面时不准给人脸色看。

划重点!

老爷子说‘下午四点’,秦小初中午就出现在他的办公室,说明什么问题?

都是算计好的!

以及,老爷子挂线前那句“秦家的姑娘多好啊打着灯笼都难找”。

那么巧他的秘书司徒雪领秦小初进办公室的时候特别介绍:“这位是秦小初,祁老先生的助理,在国外的两年,老先生将很多重要的工作交给秦小姐做,对她非常信任。”

非常信任,呵呵……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