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春风伊如故斐清敖锦年目录_春风伊如故欧耶全文阅读by欧耶

发布时间:2018-11-07 11:05

春风伊如故斐清敖锦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春风伊如故斐清敖锦年目录,春风伊如故欧耶全文阅读,春风伊如故小说又名《她把末路当归途》,该小说讲述了斐清敖锦年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尽管已经听医生说过她的状况,但真正看到时,敖锦年还是无法负荷那太深重的绝望,斐清的手指点的不是显示屏,而是他仿佛已被碾碎成泥的心脏,一下又一下,本就千疮百孔的心脏霎时灰飞烟灭。

春风伊如故

第一章 她在上方,却低到尘埃

咔!杀青!

导演话音刚落,现场顿时响起各种欢呼雀跃的喊声。

众人都围着主演们说笑,谭允允搂着敖锦年送的一大束鲜花,一手勾着他的臂弯,笑得志得意满。

似乎所有人都忘了,半空中的威亚上还吊着个人。

盛夏拍古装戏本就是折磨,层层戏服不说,此刻还是太阳高照的时候。

斐清觉得自己像是被架在了火上炙烤,最里层的衣服已是湿了干,干了湿,脱水的感觉令她眼前一阵发黑,想大声说话开口却细若蚊蝇。

她的眸中泛起苦涩,冷眼俯视着谭允允故意拖时间,而敖锦年也任由她,即使处在烈日下,那个男人一贯冷情的面上没有丝毫不耐烦。

终于,谭允允玩够了,在一群人的簇拥下,移驾到附近的酒店歇整。

周秀揪着躲到一旁装傻的场工,勒令他快点把斐清放下来。

几个女配角难掩艳羡,敖总俊美年轻,要是出道得抢多少男明星的饭碗。

无奈挤不进去包围圈抱大腿,她们转而看着脸色苍白几欲昏厥的斐清窃窃私语。

“哎呀,某人也想勾搭敖总,可惜啊,这打脸打得,啪啪作响!”

“不自量力!我看啊,狗仔队八成是她自己找去的,借位拍到她和敖总的亲密照。”

“可不是,肯定是这女人自己巴上去的,敖总都不愿意搭理她……”

娱乐圈捧高踩低是人性,所以这几个十八线小演员,都来踩斐清这个女三号一脚。

周秀对谭允允敢怒不敢言,但对这些小角色可不会客气。

“你们知道个屁……”

脱口欲出的话被斐清制止,她忍着腰上被威压勒久了的痛楚,摇摇头示意周秀不不要多说。

威亚被解开,斐清一个踉跄差点跌到,周秀忙半搂着她,朝休息室走去。

“清清,你为什么不说你是敖总的妻子?”

“谁会信?徒增笑话罢了。”斐清看向吃力的搀着自己的女孩,目光温软下来。

周秀以前是斐清的助理,却被谭允允“看上”,于是敖锦年便把她调了过去。

“天起传媒”不过是敖家旗下的一间传媒公司,对敖锦年来说只是玩票。

但他乐于捧别的女人,乐于让斐清难过。

斐清浑身乏力的倚在沙发上,觉得有些想吐,还好周秀贴心的留下了藿香正气水。

她抬起酸软的手臂想去茶几上拿,手却不受控制般歪到一边,偏离了。

甩甩头,最近实在是太累了,斐清凝神一把抓住那小瓶子。

“中暑了呀?”谭允允直接迈进这个小小的标准间,看到斐清脸色白得像鬼,她就嗤笑道:“斐清,识相点就赶紧滚出敖家,不让有你好受的!”

谭允允是为数不多的知道斐清和敖锦年真正关系的人,所以她更不齿斐清的存在。

不过是个孤女,仗着自己的父母救过敖锦年的奶奶,得以嫁入豪门。

“这话你去跟敖锦年说吧。”斐清面对小三的挑衅显得挺淡定。

不,不应该说小三。

这样的女人,谭允允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斐清,我看你能撑多久。下一部戏见。”谭允允不在乎展露自己的恶意。”

第二章 残忍的绝症

万助理悄悄的瞥着后视镜里眉宇间隐有悦色的敖总,知道他今天来给谭允允捧场是为了膈应那个被家里硬塞的女人。

“敖总,刚才老夫人来电说,让您今晚务必回家聚餐。”

话落,敖锦年的脸瞬时就阴了下来。

聚餐,意味着要和那个虚荣的女人共处一室。

这三年不管他怎么冷淡以待,甚至放任身边的女人折磨斐清,玩出了花儿,她都无动于衷。

跟在敖锦年身边这么久,万助理见多了斐清的遭遇,同时也佩服那位少夫人,能忍常人所不能忍。

到底是爱太深还是所求不一般?难说。

斐清在房间里休息的睡了一会,还是感觉不太舒服,于是趁着空闲开车前往医院。

“你这种情况可能是腰椎或颈椎出了问题。”医生粗略的看了下斐清腰间被威亚勒出的青紫,“去做个精密的检查吧。”

在等待检查结果的时间里,斐清接到敖锦年的电话。

“在哪?今晚回去吃饭。”那头传来敖锦年一贯冰冷不耐的声音。

“在医院……”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斐清怔怔的听着忙音,她怎么又忘了,敖锦年只是随口一说,并不是真的关心她在哪。

自从十五岁那年被老夫人接走,到如今,她已经在敖家呆了整整十年。

第一次见到他,斐清就听到了自己“咚咚咚”飞速加快的心跳声。

心里有个声音在狂喊,就是他,就是他!

喜欢敖锦年,很爱敖锦年,就是这般没有道理。

所以,斐清在老夫人的支持下,顶着他厌恶失望的目光,厚着脸皮的嫁了。

哪怕得到的是敖锦年三年的冷漠,和各种女人的挑衅摧折,她都受着。

斐清一次一次的跟自己说,她还年轻,还有很多时间,一定可以和锦年好好过的。

然而,现实的冰冷兜头泼下来,斐清等来的是医生欲言又止的惋惜。

“斐小姐,检查结果不太好。你要不要通知亲人过来?”

“……我是孤儿。您说吧,我有准备。”

斐清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血亲。而且看医生的神色,结果还是她独自承受更好。

“经过几位专家的确诊,你患上的这个病,唉,实话说吧,这是一种比癌症还要残忍的绝症……”

脑子“嗡”的一声,她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医生,我还有多少时间?”

“靠吃药缓解的话,还能撑三个月左右。不过也不一定,保持乐观的心态,对什么病都有好处。”

站在医院门口,明明还是烈日炎炎,斐清却觉得一阵阵发寒,心脏像是瞬间被冻结,提前感受到了冰天雪地。

傍晚——

老夫人满意的看着一前一后走进来的一对璧人,毫不掩饰的疏离感在两人之间游荡。

都三年了,毫无进展,老夫人不由的狠狠心说道:“你们什么时候给奶奶生个曾孙,什么时候奶奶就把剩下的那一半股份给锦年。”

斐清心一颤,曾孙……

注定要让奶奶失望了,可斐清嘴上却说道:“好啊!锦年,我们今晚开始努力?”

她想结束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她想不留遗憾。

第三章 生命进入倒计时

斐清说完,不敢去看敖锦年越发冰冷的面色,低下头来掩盖那微微泛红的眼眶。

敖锦年冷笑,拳头紧握,忍着没有打碎这女人的一脸假相。

真不知道这个斐清给奶奶下了什么蛊!

把她接过来当做敖家的千金养着还不够,三年前奶奶竟然以一半股份为要挟,让他娶斐清。

曾经敖锦年也高兴自己多个妹妹,但没想到这个他以为单纯的女孩,如此虚荣、虚伪、不但无视他的拒绝,还顺着奶奶的要求死皮赖脸的以“少夫人”的身份,继续待在敖家。

敖锦年是敖家唯一的继承人,拿到股份还得赔上自己的婚姻“报恩”,至此,他对斐清大失所望,接着就是深深的厌恶和屈辱。

夜深,斐清洗漱出来,习惯性的朝沙发床走去。

这三年,他们回来祖宅,虽然被安排在同一间卧室,但都是分开睡。

“不是说今晚开始努力吗?过来。”穿着深蓝真丝睡袍的男人把杂志丢到一边,勾了勾手指。

斐清一愣,脸倏地泛起了红晕,连耳根都发热起来。

真到了这一刻,心跳得似乎快要破腔而出,怕是锦年几米外都听得到。

但这就是她想要的。

看着斐清羞红的脸还有颤抖着指尖,敖锦年眼中闪过一丝讽色,不愧是演、员。

他抬了抬下巴,满是傲然不屑的命令道:“自己脱了。”

这明显带着屈辱的指令,却没有令斐清有一丝退却,反而多了一往无前的勇气。

这具身体,一年半载后就会枯萎至丑陋不堪,她要趁现在,趁它美丽的时候,大大方方的展现在自己爱的男人面前。

斐清眸中倾斜出令人心颤的爱慕,抖着手拉下腰间的系带,直至睡袍轻盈的落到地上,全无遮掩。

才二十五岁的她,娇美,芬芳,瘦而不柴,纤秾合度,对血气方刚的男人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诱惑。

“好看吗?”斐清娇羞的抿了抿唇,浑身都泛着羞赧的粉。

敖锦年的眼眸黑沉不见底,蓦地起身,粗鲁的将她拉扯过来压下……

斐清忍不住痛呼出声,她知道敖锦年不会让自己好过,但没想到这么痛。

“这场迟来的‘圆房’,感觉怎么样?”

说罢,敖锦年拍了拍她苍白痛苦的脸,也不等她开口,蛮横地冲撞起来。

敖锦年心中的怒火远胜于欲望的火焰,他很不爽刚才有一瞬,自己竟然可耻的被这个女人蛊惑了!

斐清倔强的咬着唇不再叫出来,这是她最贴近他的时候,她要记住这一刻的感觉,即使是痛,也要牢牢记住。

今天以前她总想着,再等等,再给彼此一点时间……

可今天以后,斐清什么都没了,时间没了,生命也进入了倒计时……

没有前戏所带来的滞涩,敖锦年也没舒服到哪去,但看到斐清痛楚的皱着眉,唇上溢出点点殷红的血珠,这鲜红仿佛勾出了心里的肆虐,让他愈发疯狂。

能这样折磨她,似乎是个不错的方法。

敏感的觉察出敖锦年不舒适,斐清忍着痛努力放松,想尽量让他舒适。

这个男人是她这短暂一生的最爱,她不舍得他有丝毫不舒服。

尽管斐清知道,自己嫁给他这件事,最令他不舒服。

感到她滑润起来,敖锦年脸上露出鄙薄的神情,“被这么对待还能有反应,斐清,你说你是不是天生的贱骨头?”

“那你满意吗?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斐清的回应是主动圈住了敖锦年强劲的腰身,青涩又热情的迎合着他。

第四章 约定三月之期

敖锦年释放过后,毫不留恋的起身,看清她不盈一握的细腰,目光闪了闪。

那里一片青紫,有白天吊威亚过度的勒痕,和刚才被他掐出来的手指印。

斐清在那漠然的目光下把自己缩成一团,敖锦年像是在看个物件,和看房内的任何一个死物没什么不同。

桌椅磕了个角,人会心疼吗?

不可能。

“我知道你想摆脱我,只是碍于奶奶……”斐清隐下心里的涩意,抬手拉住敖锦年的袖口。

即使刚经历了最亲密的事,她也不敢去碰触他的手,怕得到的是厌恶的甩开。

“难为你知道。”敖锦年毫不吝惜的讥讽着。

斐清抬眸,湿漉漉的眼珠像是了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祈求道:“锦年,你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和我好好过,好吗?不用对外公布,我只要你对我好点,好吗?三个月后,我会如你所愿。”

谁也不知道,她说出这些话有多难,多不舍。

她比任何人都希望他幸福,她多想敖锦年的幸福是斐清给的。

敖锦年始料未及,下意识的以为斐清又要使什么阴谋诡计,他可没忘了奶奶是要求抱曾孙的。

“三个月后,你就怀孕了,有恃无恐了?”

斐清一直知道敖锦年是怎么看自己的——区区孤女,挟恩图报,欲壑难填,贪心不足。

“那是奶奶想要的,你也妥协了不是吗?”他有多想摆脱她,斐清很清楚。

忍着那寒眸下刺得体无完肤的痛,她扬起唇角,“不管我有没有怀孕,三个月后,我都会签离婚协议。”

敖锦年看着斐清满脸的笃定,就没来由的涌起一股火气,她以为三个月后能改变什么吗?天真。

“别耍什么花招。”

她想怀孕就给她好了,但别指望他会给那个孩子一点爱。

几天后,由谭允允主演的青春悬疑奇幻电影《重燃》开拍,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开机仪式上,倚在敖锦年身边的女人换成了斐清。

“敖总真是……嘿嘿嘿,人不风流枉少年啊!”副导猥琐的八卦着,也对这个斐清刮目相看,童星出道这么多年,还在三线徘徊,终于熬不住了吧?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旧爱”谭允允,人家都不用抹腮红,脸色已经气得通红。

好不容易憋着气参加完开机仪式,接下来的一幕让谭允允差点吐血。

敖锦年居然破天荒的带着斐清住进了剧组所在酒店唯一的总统套房,大有陪着斐清拍戏的架势。

这是之前哪个女人都没有的待遇!

大家纷纷猜测斐清是不是要上位,对待斐清恭敬了不少。

唯一真心为斐清感到高兴的就是周秀,用不了多久,敖总就会对外公布斐清就是敖少夫人吧,狠狠打那些人的脸。

片场——

“准备!第五场第三镜,action!”

这场戏是女主谭允允的梦境,她梦到自己被反派女配斐清给操纵,所以吊起了威亚。

导演有点头疼的看着谭允允呆板的脸和僵硬的身体,这才不到三米,您至于吗?

再看看斐清,把嚣张和邪气诠释得恰到好处,这惨烈的对比,就怕到时候观众会大呼女配干死女主!

就在导演不得不遗憾的喊停时,意外发生了——

第五章 他的温柔,从来不属于她

“啊……”威亚松脱,谭允允直直坠落下来。

所有人都看到,离得最近的斐清往前挪了两步,明明能扶一把缓冲下,她却愣是没有再动,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谭允允跌到坚硬的地上。

“呜呜呜……”谭允允抽泣着,任谁来搀扶也不理,嘴里喊着,“锦年……”

围上去的人群自动分开,敖锦年大步走去,弯下身粗略查看了下,发现是伤在脚踝,一把抱起她,“收工吧。”

斐清站在一边,被敖锦年冷冽的目光刺了个正着,却哑口无言。

谁会相信,她刚才是因为脚不听使唤,像是被钉在原地……

大boss发话了,大家顿时做鸟兽散,只是看斐清的目光中有了异样。

演员之间勾心斗角不新鲜,这个斐清傍上敖总,连表面功夫也懒得做了吗?

很快,刚才还嘈杂的摄影棚安静下来。

“在想什么?”

“还好距离不高。”

斐清下意识的的回答,然后一愣,见和自己搭话的居然是电影的男主角——鲜肉小生钟皓白。

钟皓白咧嘴一笑,“好歹同事一场,走,去关心下。”

“你相信我?”

“嗯,斐清可是我的女神啊!”

斐清讪笑,只当钟皓白是安慰自己。

虽然钟皓白才从电影学院毕业,但在娱乐圈已经是顶级流量,比她可红多了。

谭允允的房间门虚掩着,还没走进去就听到她的痛呼声。

斐清拉住钟皓白欲敲门的手,透过门缝,看到跟组医生用药酒给谭允允揉搓着脚踝,敖锦年把她搂在怀里,眸光放柔,轻声细语的哄慰道:“用力才能揉散淤血,忍一忍,嗯?”

闻言,谭允允紧紧抱住敖锦年的腰,身体痛得微微发颤,心里却很得意。

能让敖锦年回到自己身边,崴脚也值了。

这幅画面,美好得像是偶像剧。

但斐清不想再看下去。

到了她不能动弹的那天,敖锦年可会有一丝半点的关心?

不,她绝不会让他看到……

谭允允那娇柔做作的模样,让钟皓白忍不住嗤笑,打断了她嘤嘤嘤的哭声,门里门外都安静了一瞬。

钟皓白吐了吐舌头,拉着她拔腿就开溜。

过了一会,导演走进来,面色凝重的说道:“允允的威亚是被人动了手脚,那段时间的监控也被弄坏了……有个打杂的小妹说,曾看到斐清在摆弄威亚……”

“锦年,怎么会是她……”谭允允抽抽搭搭,委屈极了。

虽然谭允允给人的印象是娇蛮任性,但在自己面前从来乖得像只羊,敖锦年确实挺满意谭允允的识相。

令他没想到的是,斐清先沉不住气,还恶意伤人。

斐清此刻吃了药,正在房里用精油按摩手脚,今天再度出现的身体僵滞让她不由的开始焦躁,她不想影响拍戏,不想被人知道……

敖锦年一进来,当即脸一寒,冷声开口,“斐清,我最近是不是对你太好,以至于让你产生了不该有的幻想?”

斐清一头雾水,看在敖锦年眼里,就是装无辜。

男人的身体很诚实,他承认自己在最厌恶的女人身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愉。

这段时间,他的确对她的身体有兴趣,但,仅此而已。

三个月,他肯定腻了。

“如果你再敢利用拍戏伤害允允……”敖锦年没明说,但显然,他的报复会令人不寒而栗。

手机振动,一条短信跃然而入——

“女神女神,剧组都在谣传你弄坏了谭桂枝的威亚,小心~(笑哭.jpg)”

是回房前交换了手机号的钟皓白发来的。

斐清蓦地想起谭允允被吊上去后过度僵硬的表情,心道果然有鬼,内鬼!

因为钟皓白的通风报信,斐清心里有了一丝暖意,竟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钟皓白和谭允允不对盘,在剧组老是叫她的本名“谭桂枝”,每次都气得谭允允直抽抽。

敖锦年眼底阴鸷密布,是谁给了这女人胆子,她还敢笑。

“斐清,我给你好脸,不是让你作妖的!”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