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御南末笙小说独家免费阅读《漫漫星空落日辰》

发布时间:2018-11-07 11:06

厉御南末笙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漫漫星空落日辰小说全文,漫漫星空落日辰厉御南末笙目录,漫漫星空落日辰小说讲述了厉御南末笙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回到厉家,莫念对这里的一切有些熟悉,仿佛之前来过,转悠了一圈,莫念心有余悸,心脏猛地抽痛,这应该就是她痛苦的记忆。

漫漫星空落日辰

01 活不过十个月

2017年9月5号这一天,末笙得知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厉太太,你胃癌已到晚期,不及时治疗,可能活不过十个月,请做好心理准备。”

末笙不敢相信,一次体检把自己推到鬼神身边。

她这一生只剩下最后十个月。

末笙稳住呼吸,从口袋拿出电话,按住快捷键。

“御南,你在哪里,晚上回不回来吃饭,如果回来,我现在就去买菜,我找阿姨学做你最喜欢的菜。”

良久,没有任何回响。

末笙咬着干涸的嘴唇,失控的泪珠滚落到手心里。

那边,冷淡的回答,“不了,晚上有应酬,况且你也不会下厨。”

电话嘟了几声,挂断了。

末笙收回失落,深呼吸一口气,镇定的走出医院。

不应该期待厉御南给她多大的回应,结婚五年,末笙安守本分的做好厉御南的妻子,可是他的心思并不在她身上。

这五年,她该满足了,就算厉御南不爱她,能陪着她走到生命尽头也无遗憾,因为她什么都不会,还让厉御南照顾了她五年。

回到家,冷清的空气令末笙发颤,她还是像以前一样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睡觉,这个别墅是她和厉御南的家,可大部分时间只有她一个人,习惯了,这种孤独也就变得不可怕。

但此刻,末笙很恐慌,她害怕十个月过后,没有人照顾厉御南,害怕自己死后,厉御南会娶别人,总有一个人会取代她厉太太的位置。

迷迷糊糊感觉到床一凹,冰冷的身体正紧贴着她,末笙知道这个人是厉御南,立马投身入他的怀抱,厉御南搂着她的后腰,没有前戏的进入她的身体。

末笙一下子清醒了,看不见厉御南的脸,却感受到他炙热的存在,要说他们什么最合拍,就是在床上,彼此都能给对方强烈的快感。

“御南,我想要个孩子。”

说这话,末笙带着一丝释然,至少她不在时,有个孩子代替她陪在厉御南身边。

“不是说过不要孩子,怎么突然又想要了。”厉御南冷淡的道。

末笙转过头,落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深邃的眸子正透过昏暗的灯光直射她的眼底。

“我喜欢孩子,给我吧。”

厉御南顿时失去兴趣,从她身体里出来,又用纸巾擦拭自己,对末笙并没有多少感情,“当初我娶你是你爸的意思,但我从未想过让你留下我的种,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安安分分的做你的厉太太,别让我对你失去兴趣。”

末笙垂着眸子,像是心口拉开一道口子,厉御南不爱她,末笙心底清楚,可她爱了厉御南十三年,这份爱又该怎么收场。

“是因为她吗?”

厉御南顿住脚步,眼底一片冰冷。

“纪向晚。”

02 厉御南心上的朱砂痣

末笙喊出这个名字,心如刀割,这个名字是她心上的毒瘤,却是厉御南心上的朱砂痣。

当年末笙逼着厉御南娶她,不惜一切代价把纪向晚赶走,甚至逼死了纪向晚的母亲,纪向晚心灰意冷没有再和厉御南在一起,她才有机可乘,用家产囚禁了厉御南的一生。

厉御南恨了她这么多年,唯独不喜欢她提纪向晚,今天她又破戒了。

厉御南手握成拳头,回过头冰冷的直视末笙,“你有什么资格叫这个名字,我让你安安分分的做厉太太,首先从闭紧嘴开始!”

她以前从不会在厉御南面前提起她,因为她也不想用纪向晚来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哦,以后我不提了,明天你早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还有你的衣服我帮你洗好了,你如果去公司,记得带走,我用袋子帮你装好了,我……”

“够了没有?”厉御南眼底尽是不耐烦,“末笙,这些年都过去了,你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让人生厌!”

从衣柜里拿出被子和枕头,厉御南准备去客厅将就一晚上。

末笙死死的抠着手,渴望的眼神盯着厉御南好一会。

“御南,再陪我十个月吧,十个月后,我可以和你离婚,求你,不要恨我。”

从末笙嘴里蹦出这句话,厉御南还有些吃惊,当年末笙为嫁给他不惜一切代价,还说要缠着他一辈子,就算他不爱她,厌恶她,只要在她身边就够了,如今却说十个月后和他离婚,完全不像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厉御南讥诮的说,“你玩什么把戏?”

“我累了,想解脱。”

末笙从始至终垂着眸,殊不知,眼泪一滴滴落在手背上。

厉御南基本上每天都会回家,但回来得很晚,和末笙也没什么交流,除了在床上之外,也不会和她一起吃饭.

末笙突然说十个月离婚,令厉御南百思不得其解,末笙真的有这么容易放手吗?

当初他娶末笙,就答应过末笙她爸,以后得好好照顾她。

而且末笙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没有他,就等于没有了全世界,和他离婚之后,她又该怎么生活?

为了能怀上厉御南的孩子,末笙扎破了避孕套,用尽各种办法挽留厉御南,每次厉御南从后背进入她时,都极其的配合,热情的回应他,像是用尽生命陪着厉御南过最后一段时光。

这晚,厉御南喝醉了,吻了末笙,末笙欣慰,可又被泼了一瓢冷水,因为从厉御南嘴里喊出来的名字叫做“纪向晚”。

他说,向晚,我和末笙离婚就娶你。

末笙眼泪模糊,空洞的目光盯着天花板,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娶纪向晚了吗?

可惜,她看不到了。

隔天,末笙和好朋友简笑来商场逛街,简笑怀孕四个月,末笙怕她生孩子,自己躺在病房无法陪她生产,提前给孩子准备好衣服,比简笑这个做妈的还要操心。

简笑见她这举动反常,问道,“末笙,你这么干什么,孩子出生再选也不迟,现在才多大。”

“我怕没机会了。”

“你怎么没机会,你是孩子的干妈。”

末笙笑了笑,并没有做声,但她倒是希望自己能怀上孩子,能和简笑一样做个幸福的妈妈。

“末笙,快看,我看到厉御南了。”简笑扯住末笙的手臂,激动的喊道。

末笙转头,笑容僵硬在脸上,死死的拽紧拳头,心脏被拉扯成好几块碎片,在不远处选衣服的不是别人,而是厉御南和纪向晚。

03 胃绞痛

纪向晚长得很漂亮,身材高挑,和厉御南很般配,而她做了家庭主妇后,只穿t恤长裤,也不化妆,就像是家里的黄脸婆一样。

末笙和纪向晚比不得,因为她除了给厉御南看最好的自己外,对其他人都无所谓。

“御南,这领带真好看,适合你。”纪向晚拿着领带比一比。

厉御南挂着宠溺的微笑,“你选什么都好看。”

纪向晚腼腆一笑,“那你快换上。”

厉御南很听话的解开领带,把旧领带递给纪向晚,又把新领带系到衣领间。

纪向晚撇了撇嘴,“这领带也太老土,扔掉吧,我们系新的。”

“嗯。”

末笙就在他们对面,只靠着几件衣服遮住她狼狈的身影,望着纪向晚把她早晨精挑细选打好的领带扔进垃圾桶,也连同着她的心意被纪向晚扔掉了。

“这个狐狸精,我去帮你揍她。”简笑骂骂咧咧。

末笙连忙拉住简笑,摇摇头,“别,随他们吧。”

“你有没有出息,厉御南是你老公。”

末笙心酸的咬着嘴唇,“以后就不是了。”

“你还不肯告诉他吗?五年前明明是你救了他,却偏偏成了纪向晚,这个事你藏了这么久,准备藏一辈子?”简笑恨铁不成钢。

末笙抬起头,她告诉过厉御南,只是厉御南不信而已,他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她不怪他,只不过她不希望以后的日子,厉御南没人陪。

和简笑不欢而散,末笙拿着挑好的西装送到厉御南的办公室,她想把准备好的西装给厉御南,让他以后在工作或者是回家都不需要操心这些无关紧要的事。

门口,里面传来纪向晚的声音,“厉御南,你别弄了,够了……嗯……”

细细碎碎的呻吟令末笙僵硬在原地,这次不是心痛,而是胃绞痛,丝丝痛意令她全身都在痉挛。

她推开门,见着厉御南和纪向晚躺在沙发上,纪向晚几乎后背全裸,见到末笙进来了,慌张失措的钻进厉御南怀抱。

厉御南皱着眉,厉声喊道,“出去!”

末笙强装镇定,笑着说,“纪小姐这么心急,办公室里打情骂俏。”

纪向晚委屈的看向厉御南,厉御南顿时脸色极黑,冷声道,“末笙,我和向晚做什么都和你无关,出去!”

末笙拽紧拳头,心一紧,只觉得有股热流从喉咙间要溢出来,她把手里的西装放在办公桌上,强颜欢笑,“厉御南,这是你的西装,以后记得带,不然你工作太忙都忘记了,以后出席活动又得让助理准备,就算我不在,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你发什么神经。”厉御南不悦,站在末笙的身后。

末笙回过头,留恋的目光凝视厉御南,“没什么,怕你照顾不好自己。”

“末笙,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御南。”纪向晚勾着厉御南的胳膊,“我刚给御南准备了海鲜粥,你也喝一点吧。”

说着,纪向晚从保温瓶给末笙倒了一碗,末笙喝了一点,浓浓的鱼腥味,让她的胃一阵绞痛,铁锈般的血腥味涌入喉间,末笙受不了了,碗摔在地上,捂着嘴唇赶紧去洗手间狂吐。

血染红了白色的瓷砖,看上去格外的狰狞,末笙脸色刷白,看向镜子,见厉御南走进来,连忙开水龙头把血给冲刷干净。

04 末笙她怕黑

厉御南认为她假惺惺,故意在纪向晚表现成这样,死死的拧住末笙的胳膊,“你这是什么意思,有这么难喝吗?让你吐成这样?”

末笙摇摇头,“很好喝,只是我不习惯这味道。”

厉御南冷嘲热讽,“吃醋?我和纪向晚在一起这么久了,也没见你像今天这样反常,顶着厉太太的称呼,没有夫妻之实,心里不高兴呢?”

末笙和厉御南是青梅竹马,认识差不过二十年了,他们父母是好兄弟,从小定了娃娃亲,从末笙懂事起,认知男女情爱开始,她就至死不渝的喜欢厉御南。

这一喜欢就是十三年,厉御南对她一直不冷不淡,从未察觉到她爱了这么久,就算是坚硬的石头也要融化了,却融化不了厉御南这颗冰冷的心,她为他做过许多傻事,他也未曾看一眼。

他们能顺利的结婚,还是因为末笙的父亲,她父亲临死之前把末笙嘱托给厉御南,还把家产全部给了他。末笙从小是宠溺长大的孩子,生活上懵懂无知,末笙父亲是怕他不在世上没人照顾末笙,逼着厉御南娶了她。

末笙紧紧握住厉御南的手,释然的笑,“御南,我的时间只有十个月而已,以后就不会有人纠缠你了,你放心,你也会解脱,请你这十个月对我好一点,可不可以?”

说得就像生离死别,厉御南迅速的拉开她的手,用看不懂的眼神凝视末笙,她这么释然令他有些恐惧,末笙纠缠了他这么多年,哪那么容易放弃。

“末笙,你是不是有病!”厉御南暗骂一句,不愿相信的走出去。

刚才厉御南是给纪向晚看伤口,纪向晚后背有一大片伤疤,是当年纪向晚为救他留下来的,所以这些年厉御南一直很愧疚,答应过要照顾她一辈子,五年前,他有打算和纪向晚结婚,可是末笙爸突然让他娶末笙,把这个事情给搁置了。

纪向晚没名没分的跟了他五年。

“御南,十个月后,我们真的会结婚吗?”纪向晚有些不安,她怕这十个月只是个幌子。

厉御南满脑子的疑虑,这些日子末笙给他的感觉有点像是诀别。

“会吧。”

纪向晚欢喜,把厉御南推倒在沙发上,亲吻着他的唇瓣,手深入厉御南的衣服里。

厉御南搂着纪向晚的腰,毫不犹豫的吻上去,把她翻身压在沙发上,突然,他看着外面的天,已经很晚了,乌漆墨黑,要下雨的节奏,想着末笙怕黑,他顿时没有和纪向晚做下去的欲望。

“御南?”纪向晚喊道。

厉御南松开了她,整理好西装,“很晚了,我得回家,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相处。”

纪向晚脸色难看,“要去和末笙见面?你怜惜她了?”

“就算离婚,我也得照顾她。”这是厉御南给末笙爸的承诺。

纪向晚心底不平衡,他们之间隔了末笙,就不可能一辈子在一起。

房间里的灯几乎把每个角落都照得通亮。

外面下起了大雨,时不时的闪电惊过,巨雷响起,末笙抱着双腿,紧绷着身体坐在沙发上。她不喜欢打雷下雨的天气,记得有一次,也是这样恶劣的天气,她浑身湿透的去找厉御南,就是为了送他一份亲手做的饼干。

就在门口,她也没注意,一个雷直接劈到她面前,也把厉御南家的电路全部劈断了,巨大的惊雷炸得末笙耳朵失聪了三天,她亲手做的饼干烧糊了,还好她的人没事,但在她少年记忆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一个闪电,灯灭了。

末笙震惊的抬起头,漆黑的客厅找不到任何的人气,末笙紧拿出手机照明,首先想给厉御南打电话,但想了想,这么晚从公司赶回家,路上危险,她也就放弃了。

畏缩在沙发角落里,末笙紧紧的闭着眼睛,好像听到有动静,末笙抬起头,吓了一大跳,一个巨大的人影就在她面前,末笙差点尖叫,不过对方也打开了手电筒,暗哑的说,“是我。”

05 她才是厉御南的老婆

是厉御南,顿时让末笙热泪盈眶,赶紧起身搂住厉御南的肩膀,“御南,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末笙只剩下乞求,乞求厉御南给她一丝温暖,给她一个怀抱,在爱情里,末笙是卑微的,爱着厉御南,放下身段,放下自尊,如果有一天她心死了,可能就会觉悟,不过没这个机会了,她答应把最后的时间留给厉御南。

“嗯。”

厉御南不忍,和末笙认识这么久,就算没有爱情也有友情和亲情,再怎么厌恶用婚姻捆绑他,也无法看她狼狈的在家里恐惧不安。厉御南抱着末笙进入卧室,让她睡觉,又去拿了许多蜡烛过来,把房间的每个角落照得通亮。

末笙心中一暖,对她来说很满足。

这一夜,抵死缠绵,欢愉过后,末笙搂着厉御南的腰,厉御南磨蹭着末笙的后背,突然摸到凸起的地方,脊椎的部分有一处凸起,像是骨头受过伤,在他印象里,末笙被保护得很好,没生过大病,也没受过伤,怎么会有伤。

“这里是怎么回事?”厉御南在她腰间的位置移动。

末笙靠着厉御南的胸口,扯过他的手放在胸口处,“不小心磕的,已经没事了。”

骨头受伤不可能没有事,但末笙不说,厉御南也没有过多询问,渐渐的沉睡过去。

末笙睡不着,特别是对着厉御南的脸,只想用尽全力记住,凝视着他不敢闭眼。她抚摸着厉御南的轮廓,这张脸让多少女人为之倾倒,可被她这平凡的女人捆绑一身。

末笙笑了笑,终究还是幸福的。

厉御南的手机响了,末笙怕打扰到他,调成了静音,上面显示着纪向晚的名字,她又无奈接过电话。

“御南,我害怕,你来陪陪我好不好?”纪向晚在电话里哭泣。

外面的天,刮风下雨,末笙凝视搂着她腰睡着的厉御南,否决了。

“御南睡着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是你!”

纪向晚说完,末笙就摁断了电话。

她也有私心,厉御南是她的丈夫,她还没有大方到把丈夫拱手让人,每次见到他们亲密搂抱,她的心就像刀割一般,这个时候,纪向晚还想厉御南过去找她,末笙绝对不允许,她才是厉御南的老婆。

天气渐凉,看到简笑给宝宝织毛衣,她也有想法,要给厉御南织条围巾,每次上班厉御南都能戴着她的围巾,那是多么的幸福。

末笙跟着视频学,差不多一天时间就织了一半,原来围巾也不是那么难学。

“末笙!”

厉御南气冲冲的推开门。

见厉御南回来了,末笙很高兴,拿过手里织了一半的围巾放在厉御南身上比量,“这围巾合不合适,以后冬天到了,你戴着就不会冷了,我刚学的,才一天就织了这么多,厉不厉害?”

末笙抬头凝视他,厉御南满脸的怒气,心思根本就不在围巾上,而是厌恶的扯掉扔到了地上,竹签滚落,发出的声响令末笙心脏一紧,她很诧异,望着她辛辛苦苦,手指戳出好几个泡才弄出来的围巾,紧紧的咬着嘴唇。

厉御南扯住末笙的手,摁在墙上,力度几乎要把她掐死,“昨晚是你故意挂向晚电话的?”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