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错误的邂逅by信江游_孙笑寒林清雅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1:31

《错误的邂逅》是作者“信江游”倾情创作的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在红蜘蛛桑拿会所里工作的孙笑寒与林清雅之间的情感纠葛。

错误的邂逅by信江游_孙笑寒林清雅在线阅读

第一章:

红蜘蛛桑拿会所,只要有钱便可以在这里享受到另一般待遇,毕竟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

此时此刻,在这灯光暧昧,空气中充满诱惑的地方指不定就在发生些特殊交易。

“小哥哥,你就别犹豫了,人家等你等的身上都湿了不少,你就满足姐姐我吧。”一声娇媚且酥麻的女声传进孙笑寒耳朵里,让他更加不知所措。

他双膝跪在豪华柔软的粉色大床上,半弯着腰,摆在眼前的则是他见了不知多少次的女人下身,或许这幅场景对于其他男人来说拥有着致命诱惑力,可在孙笑寒眼里,都是千篇一律,他是为了生活才选择这里为女人服务。

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吗?在红蜘蛛桑拿会所,这句话就可以得到证实。这里是有钱人的消费场所,自然滋生出一些特殊服务,不仅有男人来这里快活,更有大把有钱女人来寻找刺激。

尽管孙笑寒早就明白这里的规矩,可是每次被当作商品般供女人挑选,他心里还是挺介意,那一丁点可怜的自尊心无时无刻让他备受煎熬。

“怎么了,是姐姐不够漂亮吗?”

“不,不是,你很漂亮。”孙笑寒说的不假,女人的确可以用漂亮来赞美,甚至在他接待过的众多客人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那种。

“那你是不是嫌弃姐姐脏?我可是特地为你来的。”

“没有那个意思,要不咱们还是按照会所流程来吧,那样我比较熟悉。”孙笑寒终于从女人双腿之间抬起头,尴尬却不失礼貌的露出职业微笑。

“要是按照你们那什么狗屁流程,你撑死只会拿到八百块吧,可是你要是按照我的来,保证你能够得到近一个月的钱,还是来点刺激的,我花钱你出力,何乐不为呢,小哥哥。”

女人见孙笑寒仍然犹豫不决,便微微耸动了一下身子,让自己被多少男人窥探的隐秘之地跟孙笑寒的距离再近了些。

孙笑寒苦笑着再次低下头,摆在面前的是一双光滑诱人大腿,大腿之间有着一小片黝黑丛林,再往下则是早就湿润的缝隙,缝隙之间泛着晶莹水珠。女人不再作声,只等着能够有什么东西解决这浑身的燥热。

这要是放在外面,孙笑寒早就迫不及待地翻身上马,好好的翻云覆雨快活享受,可尴尬的是这女人非要让孙笑寒用舌头来给她服务。在以往不是没有提出这种要求的客人,但都被孙笑寒回绝了,被这群饥渴的女人蹂躏也就算了,可要他如此低三下四的服务根本不可能。

台长在孙笑寒还没进包间时就拉着告诉他,里面的女人是红蜘蛛顶级会员,不论有什么问题或者受到任何刁难都要以客人为重,不能有丝毫违背的意思。要是能让女人开心了,还能拿到份额不小的红包。

孙笑寒没有太大反应,能够在这里混那么长时间,并且比其他男人高一个档次,肯定有着他的能耐。

刚开门的孙笑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身穿浴袍的漂亮女人扑个满怀,鼻腔里满是淡淡香味。两坨柔软的肉压迫在胸口,倒让孙笑寒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少有如此主动的客人。

“可算是等来了你,我还以为是哪个骚货捷足先登了呢,顶级会员的身份果然不赖。”

说话间,女人的胳膊就环绕上了孙笑寒脖颈,作势要亲吻,孙笑寒稍微侧身躲过去:“尊贵的客人您好,我是红蜘蛛特级按摩师孙笑寒,期待为您服务。”

“你要是把我服务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女人嫣然一笑,对于孙笑寒的闪躲似乎并不在意,“现在把我抱床上去,让我看看一千五百块的按摩怎么样,值不值这个价钱。”

“保证让您觉得物有所值。”孙笑寒微笑着弯腰抱起女人放到床上,替她整理好浴袍。

在孙笑寒眼里,这不过又是一个普通客人罢了,一套按摩下来以后再做次爱就行了,享受之后让女人穿衣走人。

“你还是挺帅的,还有,谢谢你能够让我了却一个心愿。”

孙笑寒没有问女人是什么心愿,只记得台长说的话,要顺着女人,不能得罪。

“帮我把浴袍脱了,穿着不舒服。”女人趴在床上扭动身子,嫩藕般的小腿裸露在外面挑逗孙笑寒全身上下的神经。

“穿着按摩会舒服些。”

“不,我喜欢赤身裸体的感觉。”

孙笑寒按照女人说的,轻轻脱去她的浴袍,一个身材完美且白嫩的酮体展现在眼前,甚至让他少有的起了生理反应。

第二章:

体内欲火不断升腾,孙笑寒身上紫金色按摩师服装都顶起一个帐篷来。面对最为原始的欲望,放在以前孙笑寒定要不管不顾的往上冲,好好发泄一番。但放到现在,孙笑寒必须要忍受,职业放在这里,不得不收起不切实际的想法。

在红蜘蛛桑拿会所,女顾客才是上帝,她们说什么就是什么,绝对不能受到任何侵犯,有任何不恰当念头都得收回去。

孙笑寒到红蜘蛛时间不短了,在里面也见识过不少形形色色的女人,可这还是第一个让他起了反应的女顾客。

按摩这门技术说好学也好学,可是真想学精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恰恰孙笑寒却有着这门天赋,加上为人处世有自己一套方法,很快便成为特级技师。

一套完整按摩下来,女人受用万分,接下来就是爱爱的环节,可女人笑着突然制止了脱衣服打算办事的孙笑寒。

“你别着急,我还有要求呢。”

孙笑寒被女人捧着脸,两人近距离对视着,女人五官精致,看样子不过二十多岁,正值最为美丽的时候。这样一个漂亮女人来这里寻求刺激,怎么都有些不正常。

“姐姐我还没尝试过用嘴是怎么样一个情景呢,你先用嘴给姐姐服务好了,让姐姐感受一下舒服不舒服。”

说着,女人重新调整了姿势,好让自己的门户正对孙笑寒脑袋,春光一览无遗。

用嘴来满足客人在其他技师哪里比较常见,可孙笑寒却从没干过,低三下四的样子根本不会在这里出现。

“那个……”

“不用不好意思开口,”女人打断了孙笑寒打算拒绝的话,“知道你们是要加价钱的,这样算了,我出两万块买你一次服务怎么样?两万块够你接待好多客人的吧。”

这话说的没错,孙笑寒被客人点名时,客人花费的是一千五百块,里面还要被会所抽走七百,一个月算下来加上小费,再扣除衣食住行能到手四万就算是不错了。现在突然有了半个月的钱,那就意味着可以少接待半个月的饥渴女人,算起来还是挺划算。

“两万块买我一次服务?”

孙笑寒陷入犹豫之中,答应了虽然丢了可怜的尊严,但是的确可以清闲不少,不过他以前还真没有这样做过,突然来这一出有点措不及防。

“姐姐问你,你说实话,以前是不是没有这样给其他浪女人服务过?”

女人笑的花枝乱颤,胸前傲人双峰来回晃动,倒让孙笑寒红了脸。

“没,其他客人这样的要求都被我拒绝了……”

“这样好了,既然是你的第一次展示口技,那我多给你加六万好了,一共八万买你一次服务,前提你得让我舒服了。”

金钱的诱惑在哪里都无比强势,八万块着实不少,有了这样的金钱引诱,想不答应都难。

孙笑寒不断安慰自己,这是为了避免更多折腾才选择妥协的,对自己绝对有好处,虽然不能一劳永逸,可好歹能早点结束这样苦逼生活。女人有着天使面孔,魔鬼身材,身子一股清香,那下面也一定不脏,就当作是把八万块一点一点舔出来算了。

“明白,我一定服务到让您满意,您的钱会物有所值。”

笑脸浮现在脸上,标准一个帅哥模样,看的女人眼睛都直了。

“那就快来吧,姐姐我快等不及了。”说着把双腿张的更大,温软如玉的身子赤、裸摆在孙笑寒眼前。

在这里上岗的技师不但有着高超按摩技术,男女之间的各种姿势和口活同样不在话下,为的就是尽最大能力满足来寻求刺激的贵妇。

有了八万块钱,孙笑寒就只当做是每舔一下女人就有好几百块钞票在自动生成。这是孙笑寒第一次展现口技不假,可经过系统培训的他很快便轻车熟路,女人不自觉的扭动身子,浪叫不停,应该是很满意。

在孙笑寒觉得舌头都要麻木了的时候,女人终于全身痉挛来了高、潮,孙笑寒长舒一口气,该接着往下进行了。他从床头柜扯出避孕套就要撕开,可女人突然用手夺过去了套套一把扔了。

“姐姐,会所要求不带套的话是不能进行下一项服务的。”孙笑寒面带难色,会所铁一般的规定,必须用避孕套,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我不喜欢用那个,就偏偏爱肉体赤、裸接触的感觉,姐姐我说的话就是命令,放心,不会有事的,快来!”

孙笑寒还没动作,女人就起身直接推倒了他,打算来一个女霸王硬上弓。

但是孙笑寒还是把主动权重新掌握在了自己手中,一个翻身就将女人压在了身下,长枪直入,意料之中的畅通无阻。

那一夜,房间里活色生香,靡靡之音久久未能消散……

第三章:

都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特别是春天的清晨那更是不可多得的时光,窗外是青草绿叶争先恐后往外挤的景象,窗内却是一个蒙头大睡的邋遢现场。

春天是最容易犯困的时候,睡懒觉对于大四学生再正常不过。

孙笑寒揉着惺忪睡眼,黑眼圈挂在脸上显得憔悴不堪。学生会非要召开什么策划活动,主持人找谁不好,偏偏落到孙笑寒身上,说是因为他形象好,嘴巴甜。

学生会主席是个甩手掌柜,平日里的事基本上都是他这个副主席解决,早就见怪不怪了。

“你昨晚怎么了?平时你兼职也不带这么晚的。”发小兼室友的王炎亮一屁股坐到床上,翘起二郎腿,把西服裤子撑得不成样子,他今天的角色同样是主持人,就等着孙笑寒了。

“踩了一坨屎!”孙笑寒胡乱找理由搪塞过去便进了卫生间,到现在他还觉得舌头发麻,胃里一阵阵的恶心。

牙刷上被他挤满了牙膏,反反复复数次刷牙漱口,直到牙龈出血染红满嘴泡沫才停下,恶心到恨不得把舌头直接揪下来。

洗漱完毕后的他还觉得嘴里不干净,又拿过平时都不用的口腔护理剂拼了命的往嘴里喷。

“你口气就那么大,别是昨晚把那坨屎吃了吧?哈哈……”王炎亮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孙笑寒今天有点反常罢了。

“我感觉差不多……”孙笑寒对着镜子整理着装,把白衬衣领口使劲儿往上扯了扯,因为那里有昨晚女人给他嘬出的一个红印,万幸王炎亮还没看到。“走吧,你不是他们说都等着我了吗。”

“早饭我都给你买好了,你不打算吃?告诉你,今天这个狗屁活动估计得到下午才能结束,我可不信你能饿着肚子扛大半天不吃。别忘了,你不仅仅是主持人,你还是副主席,需要你的地方多了去。”

孙笑寒被王炎亮拉着坐到简易桌子前,他自己也明白,不吃早饭想要撑到下午怕真是挺难。只好硬着头皮用筷子挑起面条往嘴里塞,可舌头刚接触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的恶心。

“你这家伙不是病了吧,要不我找人暂时顶替你的位置,你歇歇?”王炎亮这个糙老爷们反应挺快,马上从抽屉里翻出不知什么时候的胶囊塞到孙笑寒手里,“吃两个可能会好点,刚过期的应该没啥大问题。”

良久,孙笑寒才缓过来,对于早饭是想都不敢想了,他把手里的胶囊扔到桌子上,挤出一个笑容:“本来我死不了的,别吃了后一不小心再挂了。”

再次仔细整理着装确保无误后,孙笑寒穿上那双平时都舍不得穿的皮鞋,跟王炎亮一同往活动地点急匆匆赶去,活动开始的时间就快到了。

“喂,笑寒。”

在两个人走到学校图书馆门口时,突然一个甜美的女声叫住了孙笑寒。

接着一个如同画里走出来的身穿白色连衣裙女子,一蹦一跳的过来挽住了孙笑寒胳膊,女子清纯可爱,马尾辫在后面随着步子摆动。

王炎亮先是一愣,然后满脸坏笑:“清雅妹子,你啥时候也能给我来这个惊喜啊?哈哈。”

“你自己找个对象不就好了,那样随时都能有人给你惊喜了。”林清雅对王炎亮吐吐舌头后便要拉着孙笑寒往前走。

第四章:

林清雅跟孙笑寒在大一学生会时就认识,确定恋情后一直持续到现在,甚至很少有过闹矛盾的时候。孙笑寒是学生会副主席,林清雅则是音乐协会会长,弹的一手好钢琴,这俩人在一块,被成为郎才女貌,最被人看好的一对。

“清雅,你最近还好不好?”

“咱俩前天还在一块吃饭,你是不是过迷糊了?”

林清雅调皮的装作摸孙笑寒额头,眼神里有着些许疑惑,她对孙笑寒的怀疑更多了点,因为这不是孙笑寒第一次这样前言不搭后语了。

“我俩昨晚一块儿跟隔壁叫嚣的宿舍打游戏去了,全靠笑寒以一敌四我俩才让隔壁宿舍心服口服,不过时间拖到了半夜。他是没睡好,被我硬拽起来的,脑子还有点晕乎,别太在意。”

王炎亮赶快替孙笑寒解释,帮忙掩饰孙笑寒大半夜才回去的事实。毕竟从小长大,孙笑寒不说,王炎亮也能猜出来孙笑寒半夜回来保准干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下次注意别拖太晚,你黑眼圈越来越严重了,脸色也不好,要知道熬夜对身体没有一点好处。”林清雅拉着孙笑寒往前走,再耽搁下去可能真的会误了活动。

自从孙笑寒去了红蜘蛛桑拿会所做技师后,就没再跟林清雅发生肉体上的关系。在孙笑寒眼里,林清雅干净到不能再干净,能够有这样的女朋友是一份福气,自己在红蜘蛛那样迷乱的地方肯定沾了一身污秽,不能再玷污如此纯洁的女孩。

纸包不住火这种说法不假,短时间林清雅可能不会发现什么,时间一旦长了避免不了的要产生怀疑。

她前一段时间甚至特地找人偷偷监视孙笑寒,对于孙笑寒突然的冷淡,林清雅不可能察觉不到。但是眼线传来的信息无一例外都是孙笑寒老老实实,除了出去做兼职,在学校里跟女生说上两句话就不得了,更别提跟谁有什么私情。

一来二去,林清雅自己也就放下了心,毕竟除了挺久没有过私生活以外,其他一切都如往常一样,相反,孙笑寒对自己更加宠溺。

上午是学生会策划的活动,主要目的还是给即将步入社会的学生们讲点干货,下午才是高、潮,会有部分企业进学校招生。对主持人的要求是等到简单招聘会结束后才可以离开,其他时间必须在场。

孙笑寒顶着咕咕叫的肚子站了一上午,好不容易抽了演员表演节目的时间,对歇息下来的王炎亮塞了一百块钱,让他去随便买点吃的充饥,不然真的挺不住。

这时突然跑过来一个人喊住了孙笑寒:“主持人,现在有这样一件事,因为突然有领导到访,所以咱们原定计划得改一下。”

“没事,有领导到来说明咱们活动办的挺成功,你说说怎么改就行。”孙笑寒表面一脸笑容,实际却十分不情愿,本来就是被硬拉过来做的主持人,想着随便应付过去就行,现在还突然多出来点操心的事。

“待会你上台随便说两句后,照着这个念一遍,念一个人停一下,让领导出来露露脸就行,然后继续原计划进行。”说着递给孙笑寒一张卡片,上面详细写着人名和职位。孙笑寒仔细看一遍后又默念了两遍熟悉,这才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在上场之前王炎亮终于小跑着回来,甩给孙笑寒一瓶能量饮料加上几包巧克力:“需要我帮你顶替一下,你吃东西吗?”

孙笑寒接过东西,胡乱拆开包装就往嘴里塞:“没问题,我还能应付的过来,下一场你再来。”

可是接下来进行的却让孙笑寒意想不到……

第五章:

本来孙笑寒以为所谓的领导不过是学校随便过来一个做样子的,结果根本不是,跟他的设想甚至有着很大的出入。

卡片上一共三个人,一个年轻女董事长陆悠,一个市文化局宣传部部长陈正国,最后一个王守望来头最大,官职直接达到了省教育厅厅长。

按照临时定下的计划,孙笑寒特意给足这三个人时间让他们自由发挥,好让这场活动变得更加正式。

因为教育厅厅长突然到现场,后面自然跟了大大小小数台摄像机现场录像,在场的一切都要在电视上播出,主持人更是少不了的抛头露面,孙笑寒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能因为主持上电视。

孙笑寒在台上收放自如,气度不凡,看的台下一群小女生眼睛放光,恨不得把眼睛都扣下来放孙笑寒身上。

“那个长的比较帅的主持人应该是叫孙笑寒吧,是个人才,有机会的话一定得招到我们市宣传部,值得培养。”台下精瘦的宣传部长陈正国对旁边厅长王守望低声说着。

大腹便便的王守望点点头,眼睛里对孙笑寒同样充满赞许。另一边打扮艳丽的陆悠则跟看初恋情人那样盯着孙笑寒不放,突然间有了一种很强的占有欲。

看样子孙笑寒还能够因为这场过来凑人数的活动从而出人头地,外表形象颇佳,口才流利,这是被伯乐发现的首要条件。王炎亮虽然表现不错,可是光芒都被孙笑寒给压了下去,从而显得平凡不少。

好不容易挨到活动结束,已经是下午一点多。孙笑寒操劳一个上午饥肠辘辘,也顾不上什么恶心不恶心,连吃两盒盒饭,看的林清雅惊讶不已。

“这盒饭那么难吃,你是怎么吃得下两份的?要是没吃饱我这还有。”

林清雅把面前的盒饭推到孙笑寒手边,愣愣的瞅着他,对于娇生惯养的林清雅来说,吃的盒饭味如嚼蜡,根本难以下咽。

下午的招聘会孙笑寒硬是被林清雅拉去充当招聘人手,口干舌燥的又忙活半天,看的王炎亮在旁边哈哈大笑,幸灾乐祸。

硬撑着熬到晚上终于结束当天的活动,此时此刻孙笑寒只想着赶快回去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能够睡到自然醒才是最好的。

“笑寒,要不你今晚别回去了,咱俩一块儿去开个房间,好好歇歇……”林清雅脸色通红,后面声音微弱的几乎听不见,蚊子般细小。

从孙笑寒去红蜘蛛桑拿会所后开始,就没有跟林清雅有过什么亲密动作,甚至连接吻次数都比之前少了太多太多,更别提上床睡觉这件事。

“我今天太累了,只想回去歇歇睡一觉,等咱们以后结婚了时间不是大把的嘛,还怕这一会儿干什么。

”孙笑寒搂住林清雅,揉着她的脑袋温柔万分,只想赶快回去好让林清雅摆脱开宾馆的想法。

“可是,咱俩好久都没亲密过了,我真的……”

“好了,时间还多的很,等我挣够钱就娶你,到时候咱俩时间多的是,我现在浑身疼,就想回去睡一觉,听话哈,等过几天有时间咱俩出去转转。”

“那,那好吧,你回去好好休息,累了一天也是辛苦你了,明天公共课你还得替我占座位呢。”林清雅搂住孙笑寒的脖子,小鸡啄米般轻轻吻了上去,这才跟孙笑寒告别打算离开。

白色连衣裙丝毫掩饰不住林清雅的窈窕身材,乌黑顺滑马尾辫衬托着清纯形象。不知多少男人都惦记着林清雅了,只是林清雅一直待在孙笑寒身边,实在是没有下手的机会。

一场活动下来让这对情侣出尽了风头,在学校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羡慕也有嫉妒,各种思绪参杂其中。

林清雅还没走,孙笑寒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无奈的掏出电话,来电显示正是会所的秃头台长。

孙笑寒脸上迅速闪过一丝慌乱,可马上就恢复了平静:“我家里来了电话,我去接一下。”说着就往旁边走,直到确保林清雅听不到才接通电话。

“你今天晚上赶紧过来,有客人指名道姓的说要你服务。”

听台长声音慌张,似乎是真的挺着急。

“台长,我今天很累了,可不可以歇息一天?”

“不行,客人既然点了你这个高级技师,那你就得出面,这个客人可是把一千五的服务费直接升到两万要你出来。”

“价钱再高我也没办法,今天去不了,你再找其他技师代替我,我想会有人乐意的。”

孙笑寒稍微有了怒气,对于催命一般的工作实在是烦的够呛。

“会所有规定,技师不出台就直接扣掉客人出的百分之六十价钱,也就是说你之前所得的钱要被扣除三万块!”

台长说完就挂掉了电话,把决定的权利全部留给了孙笑寒。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