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靳南尹向晚小说阅读免费《夭夭念离殇》

发布时间:2018-11-07 11:35

陆靳南尹向晚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夭夭念离殇免费阅读全文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夭夭念离殇里,主要介绍了陆靳南尹向晚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陆靳南,你知不知道半年前,我怀着七个月的身孕被你打掉孩子时是什么心情?我不想活了,也不想让你们这对狗男女活在这个世上。可是,我心中一直存着一份爱,从未消泯,因为你是孩子的父亲,我曾天真地以为你的痛比我少不了半分,可是啊,可是啊……

夭夭念离殇

第一章踹她的肚子

走开,不走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跑上天台,对众人说着。

陆靳南追上来,紧张道:“别冲动,绾绾!”

慕绾绾发疯的眼睛突然定睛在了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身上,笑着指着她说:“叫她过来陪我,快点儿!”

“慕小姐,这是有七个月身孕的孕妇,我们叫别人过去,你看……”

“不行!就要她就要她,快!”

陆靳南盯着那个挺着肚子脸色苍白的女人,怒斥道:“快去啊,没听见绾绾叫你!”

尹向晚紧紧捂着小腹,感慨自己来的真不是时候,来医院看望母亲,却被陆靳南拉过来面对发疯的慕绾绾。

“陆靳南,慕绾绾疯成这样,她怕不是要带着我一起跳楼,靳南……”

“你不过去绾绾就没命了,你难道这么恶毒吗?你是自己过去,还是要我叫人押你过去?”

面对丈夫冷情的语言,尹向晚在保镖本上来钳制住她之前,死死咬唇颤声说:“不用了。我去……”

她才是陆靳南的正牌妻子啊,陆靳南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为了他发疯的情人,连他妻子和孩子的命都不顾了。

尹向晚步履蹒跚着过去,到了天台边上的时候,却被慕绾绾一把抓着头发拽了过来。

尹向晚凄惨叫了一声,警察们吓得惊呼起来。

“都别过来!”慕绾绾仗着自己掌握着两条人命,肆无忌惮地威胁着。

尹向晚吓得瑟瑟发抖,忍着头皮的撕痛,说:“慕绾绾……我可以陪你跳楼,我不怕……但求你让我生下孩子,孩子是无辜的,等孩子生下来,你想我死的话我陪你死!”

慕绾绾冷笑,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谁要陪你一起死?你还想生下孩子?我要的就是你肚子里孽种的命!”

什么?

尹向晚闻言就拼命地护住肚子,慕绾绾大笑起来,然后先狠狠甩了她几个耳光,将她脸扇肿了,嘴角都流出血来。

这还不算,慕绾绾见拉不开她护着肚子的手,就发狠地朝着她的肚子踹了过去,一下,两下,三下,一下比一下狠……

对面的陆靳南看着额上青筋都在跳,一下下像是砸在心脏上,尹向晚浑身剧痛却死都不放手。

慕绾绾越踹越恨,最后抓起铁块要扎进她肚子里,陆靳南从牙缝里喊出几个字来:“杀了她你会坐牢的!绾绾住手!”

是啊,她的精神病报告还没下来,这时候杀了尹向晚当然不行,还得留她多活两天。

慕绾绾恨得咬牙,眼神一变说:“真可惜不能现在要你的命,但尹向晚,我能毁了你的脸!”

说完,铁块大叫一声落下,尹向晚手捂着肚子躲闪不及,脸上的伤赫然形成,深可见骨,血喷了三米还远……

凄厉的惨叫声荡开在医院上空,尹向晚满脸是血的倒下去。

警察冲上来。

但在剧痛昏厥的前一刻,尹向晚却看到,丈夫陆靳南不顾她的死活跑向了慕绾绾的身边……

第二章永无尽头的偿还

醒来的时候尹向晚觉得脸已经痛得没了知觉,从小护士们的交谈中尹向晚知道,她整整昏迷了三天,陆靳南却一面都没出现。他一直陪着慕绾绾,甚至不管她尹向晚被毁了容,又差点被踹掉了七个月的胎。

心啊,比脸痛。比肚子更痛。

如果不是尹向晚摸向小腹的时候发现肚子还是隆起的,她真的一瞬间都不想活了。

爱与不爱,差距真的就这么大吗?

大到隔着生死的时候,哪怕她和慕绾绾同时身处险境,慕绾绾的一根头发还是比她的命和孩子都重要。

尹向晚内心悲凉,医生过来委婉地告诉她说“脸上伤口太深,恐会留疤建议整容”的时候,她也只是笑笑,说:“整容他也不会喜欢我的,所以,算了。”

医生不明意味地说道:“但是这样你总会吓到你丈夫和孩子的啊。”

尹向晚心中酸涩,只好说先考虑一下,等到出院保胎以后,这件事却不知怎么就传到了陆靳南的耳朵里。

“我还以为你受这么重的伤会先在意孩子,却没想到,你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求医生给你整容!尹向晚,你的脸竟然比孩子的命还重要吗?!”

一回到家,陆靳南就将钥匙拍在桌上,气得手掌都拍出了血来。

尹向晚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认为,想起那天在天台上他的所作所为,她气得浑身都哆嗦,颤声说:“我不在意孩子?那天如果不是我死死护着,孩子早就没了!陆靳南,我是在拿命护着我们的孩子,可是你呢?你看着你的情人踹他,不遗余力地踹!你却就这么放纵她伤害孩子无动于衷!”

陆靳南脸色憋得通红,攥紧拳头,道:“绾绾那是疯了!当时的情况下我能怎样?你别血口喷人!”

“再有,绾绾为什么会发疯你难道不清楚吗?当年我们误会分开,回来后你怕她成为你的威胁,是你打掉了她的孩子摘掉了她的子宫,你剥夺了她这辈子做母亲的权利,难道她没有理由恨你吗?”

尹向晚忍不住哈哈大笑:“那如果她恨我恨到要杀掉我们的孩子,我难道也由着她吗?陆靳南,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没想到,陆靳南噎了一下,脸色极其复杂,黯沉的眸光也变了几变。

他看了一眼她紧紧护着的小腹,沉声说:“如果她要的是这个的话,也不是没可能!”

尹向晚的大笑立刻停止了,脸色霎时变得惨白,像个尸体一样。

她捂着肚子瑟瑟发抖,往楼上缩去,颤声道:“你想做什么?……陆靳南,你别乱来,你如果敢碰我的孩子,我跟你拼命!!”

陆靳南像个地狱出来的厉鬼一样,一步步逼近,说:“这都是你欠绾绾的,凭什么不可以?”

“哈哈哈……我欠绾绾……”尹向晚心里的恐惧让她笑着流下泪来,抖得停不下,“我从来没有欠她,我说过无数次了,是你不听,她的孩子不是我弄掉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她的子宫在不在还未可知!”

“你却早就给我盖棺定论,拍板定罪,还让我永无尽头地偿还她!”

第三章强行引掉

陆靳南听着她的笑声很刺耳,她明明害怕,眼睛却像小鹿一样充满戒备,也充满杀气,为母则刚的道理他懂,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觉得难受。

“别笑了!”

陆靳南呵斥住她,然后盯着她的眼神,突然有些不敢对视她,又大步逼近了一步,道:“如果打掉你的孩子能让她不发疯,我可以这么做!”

“不不……”尹向晚极力往后缩,却还是被他抓住了手腕,她瞪大了眼睛,恐惧让她嗓音都变了,“陆靳南这是你的孩子啊,你怎么能亲手杀了他?!慕绾绾是骗你的,她骗你的!她没有疯!你为了这个女人打掉自己的孩子你会后悔的!”

尹向晚撕心裂肺地喊着,两行眼泪再也忍不住,唰得一下流淌下来。

陆靳南看着她拼命挣扎的样子,一时竟有些心软。

随即想起慕绾绾发疯自伤时候的样子,心又冷冷一硬。

“这由不得你,本来就是你欠的绾绾,这个孩子不该来!”

“不要不要不要,这个孩子在我肚子里七个月了,再有两个月他就可以生下来,靳南我求你好不好?我给慕绾绾道歉,我给她磕头,我下跪求她……你不要让她弄掉我的孩子,当初不是我啊!靳南!”

尹向晚死死扒着楼梯嚎啕大哭,头磕在地上,怎么都不放手。

陆靳南弄不动她,也不忍心再弄,只冷下脸,转身吩咐保镖道:“扒下她的手来!”

尹向晚哭得嗓子裂了,脸上的血哗啦啦流,最终却还是被扯到医院去。

医院里,慕绾绾还在发疯,看到她的大肚子以后就要往上冲。

陆靳南赶紧冲过去,也叫了另外的人拦住她。

慕绾绾直勾勾盯着她的肚子,用手指指着,厉声说:“杀了,杀了!把那个东西剖开,搅成肉末拽出来!我来!我亲自来!”

她疯了一样地冲向她,尹向晚吓得头皮发麻,看到周身的情景,无助恐惧到了极点!

“慕绾绾,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装疯卖傻。你疯没疯,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不许动我的孩子,否则你会有报应的!”尹向晚恐惧到了极点,流着泪跳着脚大喊着,毁了容的她看起来脸色狰狞至极。

“慕绾绾,今天你敢动我的孩子,我让你不得好死!”

肚子的剧痛让尹向晚往下坠,腿已经瘫软在地上,她从一开始的歇斯底里,到最后的嚎啕大哭,她蓬头散发地乞求着陆靳南,要跪在地上求他,却没想到陆靳南不知听见了哪一句,突然转身冲了过来。

陆靳南脸色狰狞地看着她,蹦出几句话:“你敢诅咒绾绾不得好死?”

“啪!”得一个凶狠的巴掌打到了尹向晚的脸上!

“下贱的女人,那些事果然是你做的,你才不得好死!”

一个巴掌,打得尹向晚晕头转向,痛得找不着北,她透过缝隙看到慕绾绾正得意勾唇笑着看她,知道求助于这个蛇蝎以后没用了,尹向晚抬起脸看向了陆靳南。

“陆靳南,这个孩子是你的,你看在孩子叫你一声爸爸的份儿上,救救他,好不好?我不想失去他,而且孩子七个月了,强行引掉,我也有可能没命的……”

最后几个字,尹向晚说的发颤,声音极低,她低下头去,额头碰到了膝盖,低到尘埃里一般求他。

陆靳南犹豫了一下,向医生问道:“做掉孩子的话她会有危险吗?”

“这得看具体情况,如果这位小姐突然大出血,那可能……”

“但这样的概率还是很小的!”医生看到了慕绾绾使的眼色,又一下子改口说。

陆靳南当即就做了决定,冷着脸说:“那就做!现在马上!”

第四章快,快抢救

尹向晚被几个壮年男人押着,一动都不能动,她失去血的脸抬起来,凝视着陆靳南。

“为了一个可能不是你的孩子,而打掉你的亲骨肉……陆靳南,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吗?”

她的话气若游丝,听在陆靳南耳中却刺耳得很。

“你都要上手术台接受惩罚了,还在这里诋毁绾绾,你是想——”陆靳南抄起大掌,又凶神恶煞地到了她面前,尹向晚却抬起脸,露出深可见骨的伤口给他,不仅如此,还冷眼朝他笑着,笑得特别妩媚,打啊,他尽管打吧。

陆靳南咬咬牙,放下手,冷声沉沉地道:“还不快动手,等什么呢!”

尹向晚很快就被带入了手术室,进手术室之前,她手扒住门,气若游丝地看了外面的两个人一眼,疲惫至极地一笑,比哭,都还要难看。

孩子。妈妈对不住你。

永别了。

手术的过程极端危险,尹向晚昏迷之中隐约听见有人喊大出血的声音,有人在门外请示陆靳南,陆靳南好像大喊了一声赶紧救她,不知道是不是真是的。

尹向晚没有理会,只沉沉睡了过去。

一梦,梦到了初见他的那年。

那时的陆靳南为了一个出走的初恋情人,正处于人生的低迷期,尹向晚就像一个热情的小蜜桃一样撞进了他的生活,她开朗活泼,永不放弃,为了博得他的一笑不择手段。

那段时间,陆靳南的笑容开始慢慢增多,也慢慢被这个热情的小东西吸引。尹向晚那个时候真美啊,她是津城最美的名媛,小小年纪,却不知捕获了多少男人蠢蠢欲动的心。

陆靳南也心动了,情不自禁地抓住了她,占有欲让他紧紧圈着她,不让一步,让其他人半点机会都没有,尹向晚也早就心属于他,两人的结合起初甜蜜美满。

变故就出现在慕绾绾重新回来之后,突然之间,慕绾绾就出现在陆靳南面前,一副有口难言的模样,就好像,当初是尹向晚逼得她背井离乡,离开的陆靳南。

可天知道。她不认识她。

尹向晚不认识慕绾绾,从开始到现在,可是,陆靳南却从来不信。

她以为,她是出自于对慕绾绾的嫉妒,所以逼走了绾绾,等她回来后为了巩固她自己的婚姻,又车祸撞掉了慕绾绾的孩子,拿走她的子宫,最后,逼疯了她。

这故事简直就像是刻意编排,蒙在鼓里的尹向晚什么都不知道,最后,却被迫承担了所有的罪责。

当初甜蜜的时候,不是没有听过陆靳南的情话,字字入心,能把她融化。

可是后来,他的话也像刀,将她一片片活剐!!

陆靳南,我恨你。

恨你的黑白不分,恨你被奸人误导,你可以对我千刀万剐,可是,你却害死了我们的孩子,就为了那个女人伪装出来的疯傻!

尹向晚流下一滴眼泪,彻底坠入黑暗,旁边机器“滴滴滴”响起来。

医生喊出声来:“病人危险!”

“抢救,快抢救啊……”

第五章床头的离婚协议

再次醒来的时候,津城早已由冬入夏。

尹向晚脸上的疤彻底留下了,她再次醒来用了半年,睁眼的时候几乎大脑一片空白。

护士惊喜地喊道:“陆太太醒了,醒了,快叫叫医生啊!”

医生给她检查了一下全身,安慰说:“陆太太,您终于醒了,这半年您差点把我们吓死,几次徘徊生死线,终于保住了命。”

她保住了命,那孩子呢?

尹向晚用手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上面疤痕和皱纹满布,孩子没了,没了……

最后!

还是没有保住!

尹向晚强迫自己不哭,扭了一下头,目无光芒地看向医生:“……孩子呢?七个月大,应该已经成型。你们……给我扔了吗?”

“这……”医生看起来很为难,斟酌着说道,“反正都是死胎,其实怎么处理……差别不大……”

“我问你,我的孩子呢?!”尹向晚坐起来,被划伤的侧脸疤痕像蜈蚣一样狰狞吓人。

医生叹了口气,想想没法回避了:“……丢进了垃圾桶里,应该是。陆太太,请节哀。”

垃圾桶里……

尹向晚用心怀了七个月,小心翼翼保护了七个月的孩子,最后被生生剥离母体丢进了垃圾桶里,死不瞑目!

尹向晚仰起头,眼泪顺着侧脸一直淌到了脖子里,孩子,妈妈对不起你,没能保护好你,我尹向晚……从此不配为母亲……

医生也有些动容:“陆太太,保重身体要紧,无论发生什么事,身体最重要啊。”

还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半年里,什么变故都有可能,尹向晚面如死灰地转过头来,泪痕还没有干,她呆呆地抖着苍白的唇问:“还有什么?”

“陆太太……”

接着床头柜上一份落灰的文件递了过来,文件放在那儿都不知放了几个月了,尹向晚拿过来一看,“离婚协议书”,上面陆靳南早就签好了龙飞凤舞的名字,放太久字迹都有些褪色了。

尹向晚差点痛晕厥过去。

以为自己的心脏都不会痛了,原来还是会。因为得看是谁扎的刀子。

尹向晚吸吸鼻子,强忍住泪,她可以为孩子哭,但不能为了离婚而哭,鼻子都忍红了,她死死咬着唇,咬出血,愣是一滴眼泪都没掉,拿过旁边的笔,一笔一划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医生拿了文件就出去了,病房里静悄悄的。

尹向晚拉过被子昏睡过去,听见自己心里的声音:陆靳南,此生此世,我愿跟你再不相见!

这个愿望,尹向晚终归还是没能实现。

两周后尹向晚出院,一辆车开到了尹向晚面前,司机是很眼熟的,有些尴尬地看着尹向晚说:“尹小姐,先生让我接你回去,把你的……东西拿走!”

尹向晚冷冷笑一下,大概是自己这张丑脸吓到司机了,她道:“不要了,扔了吧。”

说完就走。

司机道:“不止您的……还有……您父母的东西,您家的别墅腾空了以后,东西也被丢出来了,小姐,好歹是亲人的东西,收拾一下吧。”

第六章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亲人的东西?怎么回事?

尹向晚瞪大了眼睛,难以想象自己差点醒不过来的这半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抖着手开了门上车,一路上,满心都是不好的猜测。

熟料,到了陆家之后,情况竟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惨烈好几倍。

尹向晚看着眼前熟悉的别墅,她所有大大小小的东西,床单被单都被丢出来,还有以前她买的一堆婴儿用品,婴儿床和风铃,全部都踩烂了丢在地上。

尹向晚心脏像被刀割着,在滴血,她一步步走过去,拿起一个小巧的自己缝的荷包,被踩脏了,她死去的孩子都没机会看这个东西一眼,就没了。

尹向晚捏紧手里的东西忍不住哭出声来,门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熟悉的声调道——

“哭丧呢?要哭给我滚远点儿!败兴的东西!”

尹向晚愣愣盯着那个地方,看着慕绾绾穿着优雅的睡裙出来,一副睡意惺忪的样子,揉揉眼睛,然后笑着看向尹向晚。

这幅样子哪像是疯了?

尹向晚冷冷道:“你的精神病治好了?”

慕绾绾打了个哈欠,说:“在靳南看来,最近的确有所好转,但是,那是因为你濒临死亡,家里又被他搞破产了,我心情高兴,所以才状态好一些的!”

尹向晚激动地喊出声来:“你说什么?我家……我家里怎么了?”

慕绾绾盯着她看了一眼,由于现在尹向晚实在太可怜了,她连耍弄她的兴趣都没有了,胳膊搭在栏杆上说:“都说了破产了啊,因为我不高兴,我嫉妒你的孩子越来越疯,所以靳南就打掉了你的孩子;又因为我无依无靠,天天被你父母追着骂,也追着靳南骂,靳南一气之下就搞垮了你们家,你这个做女儿的真奇怪,尹向晚,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你父母在哪儿吗?”

尹向晚突然就抖了起来,她脸上毫无血色,退了两步,问道:“他们在哪儿?”

慕绾绾下巴抬了抬。

“在监牢里啊!不过,你家破产的过程特别戏剧化,想不想听?”

“那天啊,你家别墅本来好好的,突然起火了,你父母好不容易从大火里死里逃生,警察在灭火的过程中,却抢救回来你父亲书房里的一些文件,呵呵呵……就是那些文件啊,把你父母刚从火海里弄出来,就被丢进了牢里!……尹向晚,你猜,那场大火是谁放的?那些文件,又是谁放的?”

慕绾绾笑得花枝乱颤,几乎要站不住倒在地上了。

尹向晚心如刀割,她难以置信这半年家里竟有了这样的遭遇,爸妈,为了她一条命,上门跟陆靳南讨公道,陆靳南却为了这个女人一笑,甚至就为了她不被骂,设计了这么一场局来陷害她年过五十的一双父母!

陆靳南,是我看错了你,你好狠的心!好狠的心啊!!

慕绾绾笑够了,让人将更多的东西从别墅里丢出去,丢到尹向晚面前,冷冷说:“这别墅里到处都是你的痕迹,我住进来以后,收拾了好久才收拾空了,赶紧拿走,否则我一把火烧了!我之所以不烧,就是为了看看你回来看到这些是什么表情,没想到你还真有命回来,看来我对你做的还不够啊!”

尹向晚已经支撑不住跌坐了下来,孩子的事已经让她心如死灰,爸妈的事,则让她万念俱灰!!

她放开手,露出一声鲜红似血的眼睛,看向慕绾绾:“我到底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对我!!”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