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可可谭以琛小说全文阅读《我们之间没有爱情》

发布时间:2018-11-07 11:35

郁可可谭以琛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我们之间没有爱情是一部由作者白团子著作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郁可可谭以琛之间的爱情故事,从见谭以琛的第一眼起,我就清楚的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我是低入尘埃的戏子,我们之间没有爱情。

我们之间没有爱情

第一章 初见

你所见识过的最刺激的一场性事是怎样的?

捆绑?囚禁?角色扮演……太小儿科了。

我是个艺人,当然,不是特别走红的那种,跟荧幕上那些大紫大红的明星不一样,我们这些十八线开外的小艺人,说白了,有时候连鸡都不如。

鸡给人上完了,好歹能捞着个卖身钱,可我们呢?为了一部戏,皮鞭,蜡烛,戒尺……什么重口的戏码都得陪着导演,投资方们玩儿,可是玩儿完了呢?人家拍拍屁股走了,说好的角色不给你,你也只能打落了牙往肚里吞。

这么一讲,你可能要说:谁让你们贱啊,你们有点儿骨气不陪睡不就没这事儿了吗?

这么想你就天真了,我还真认识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女艺人,演技好,身段儿好,长得也漂亮,自持怀才,理不都不带理对她有意思的投资方的,最后呢?被一二世祖给强了。

圈儿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们基本都吃过她的闭门羹,如今她出了这种事儿,大家自然不愿意管她,毕竟,看笑话多省事儿啊,

她成了圈子里的笑谈,茶余饭后大家总要拿出这件事儿来取笑那么一番,好像笑了她,就能显出自己的高贵一样。

我不想笑话她,可我也不像变成别人的笑话,跌倒了那么多次以后,我终于想通了,我要红,不要脸可以,但不红,绝对不可以。

所以我接受了经纪人给我安排的“任务”,我像包礼物一样用红色绸带把自己包裹了起来,末了还在胸部绑了个蝴蝶结。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爬上男人的床,这个男人名叫谭以琛,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是在床上,他是掌握杀生大权的主子,而我,是低入尘埃,依靠卖身上位的十八线小艺人。

我把自己剥了个干干净净,用尽我毕生所学,把他伺候的很是尽兴,事后,他慵懒的靠在我的胸上,抽着事后烟,一副颇为惬意的样子。

一烟抽尽,他正要把烟头按灭,一抬头却看到了床单上的落红。

“哪儿做的手术?”沉默片刻后,他冷笑了一声,语气轻蔑的问道。

我知道他看不起我,说实话,我也挺看不起我自己的。

可看不起归看不起,日子还得照样过,若不是真过不下去了,谁愿意犯贱过来给人当婊子使呢?

此时的我正在给谭以琛捏肩,我的经纪人说了,只要我伺候好床上的这位爷,以前我犯下的那些错,公司都可以既往不咎,不但不用我赔违约金,还会给我安排新戏。

这对于被雪藏了三年之久,在圈子里四处碰壁,受尽磨难的我来说,无异于再生之福,所以这次我绝不能像三年前一样犯傻,最后把自己搞成了一个笑话。

这次,我必须得把床上的这位爷伺候好了,他让我跪着,我绝不站着,他让我趴着,我绝不躺着。

好在这次我运气也好,上面安排我去伺候的这位爷,长得是真好看!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对,帅得让人合不拢腿。

不过,今晚我合不拢腿,倒不是因为他太帅,而是因为他太猛。

“就……就市医院。”我不敢违逆他,他说我这膜是做的,那就是做的,尽管这确实是我的第一次,可我不敢说,说也没用,人家大老板过来无非是图个乐子,你搞出一副忠贞烈女的模样出来,这不是扫人大爷的兴吗?

“是吗?”他笑了,闭着眼睛说话的样子,声音像是从嗓子里哼出来的,调子格外的好听:“还挺像模像样的。”

我讪讪的笑着,继续给他捏着肩,小心翼翼的回了一句:“您喜欢就好。”我一晚上努力的结果没有白费,谭老板很满意,他一满意,我上面儿的那些老板也就满意了,经纪人当即就给我联系了个片子,给我争取到了女三的角色,我千恩万谢,赔着笑脸感激了半天,最后经纪人拍着我的肩膀夸了我一句:“可可啊,你要是早这样,不早没事儿了吗?当年你就不该那么倔,不然,你早红了!”


我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深恶痛绝的自我检讨着:“是!张哥您教训的是,我那时候不是年纪小,不懂事儿吗?以后肯定不会了!”

见我现在变得这么识相,经纪人很高兴,他拍了拍我的屁股,然后对我眨了眨眼睛,眼神儿有点儿猥琐:“你能想开,那是最好的了!你放心,下次要是还有这种好事儿,张哥第一个通知你!”

我的心“咯噔”了一声,没想到出来卖过一次以后,我居然真成鸡了。

成鸡就成鸡吧,我吸了吸鼻子,心想反正已经出来卖过一次了,还装什么清高?

经纪人把我当婊子一样随便往有钱人的床上送,嫖资还落不到我手里,我却还得点头哈腰的陪着笑,感恩戴德般一连说了好几个好。

我觉得我挺贱的,可没办法,命已经这么贱了,人要是再不贱点儿,之后,要怎么活?

第二章 抓奸在床

我本以为自那晚以后,我和谭以琛便不会再相见,毕竟我们身份悬殊,我也不是什么天香国色,他不可能上过我一次后就对我念念不忘。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没过两天,他居然带我赶了一个场。

本来我还纳闷,像他这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究竟是哪根筋搭的不对居然要我这种十八线开外的小艺人陪他赶场。

不过到了以后我就明白了,这个“场”并非富人云集的“上等场”,而是毫无底线的“声色场”。

豪华的包间里,烟雾缭绕,四五个非富即贵的大佬醉醺醺的坐在赌桌儿上打着麻将,一个穿着花衬衫留着板寸儿头的男人拿着话筒阴阳怪调儿的唱着歌,每个男人跟前都伺候着三四个美女,美女们个个风姿妖娆,身段儿有料儿,一看便知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儿。

这种场所人家谭少当然不能带正经女伴儿过来了,毕竟正经女伴儿只能给他一个人玩儿,而像我这种“不正经”的女伴儿,则是可以随便给任何人玩儿的。

得,他真把我当鸡了!

“谭少!”我正不平衡着,正在唱歌儿的那个花衬衫突然放下了手里的话筒,笑得跟花儿一样的走了过来,热情的向谭以琛打招呼道:“你可算来了!我们这都喝了好几场了你才来,不厚道啊!”

花衬衫这么一喊,众人的注意力都投到了谭以琛这边儿,我清楚的感觉到,有几个不怀好意的眸子投到了我身上。

该死,这么快就被盯上了!我心里“咯噔”了一声,心想这下完了,这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儿,万一有什么特殊的爱好,我他妈的可招架不住啊!

我猜的果然没错,这群万恶的资本家简单的寒暄两句之后,一双可恶的大手便趁机滑到了我屁股上,我身子一僵,浑身的肌肉不由的绷紧了。

“谭少不给我们介绍介绍这小美人儿是谁?”一个光头的男人一边儿对我上下其手,一边儿试探性的问谭以琛道。

闻言,谭以琛蹙了下眉,眼底显出几分思索的意味来,我知道他在想我的名字,很显然,他记不起来了。

“我叫郁可可。”我娇滴滴的帮谭以琛解了围,低眉顺眼的模样,应该不讨人嫌。

“老张手下的艺人,新着呢,正要捧。”谭以琛拿烟指了指我,漫不经心的补充了一句。

“哎哟!老张的人啊!”知道我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后,光头男的手也变得越来越不规矩了,他肆无忌惮的在我身上乱摸着,笑盈盈的“开价”道:“那妹妹你是遇到人了,我正打算给老张的新电影投资呢!妹妹想不想去演个女一号啊?”

这话的意味就很明显了,一般的新人听到这话,肯定立刻就把双腿张开了,可我不是新人,我知道,就算我今天给他睡了,他也不会去张导哪里给我讨女一号的位子。

男人用来骗你上床的话哪儿能信啊?

然而,不信归不信,该陪的我还是得陪,谭以琛明显没有管我的意思,屋里的这群大爷我又一个都得罪不起,除了自认倒霉,我没别的选择。

进屋后,他们这群人玩儿的越来越嗨了,嗑药的嗑药,赌博的赌博,喝酒的喝酒,很快,几个意识模糊的男男女女已经在沙发上爱情动作了,这靡乱的场景让光头男也按捺不住了,光头男再也不满足于单纯的摸摸了,他一把撕开了我的衣服,把我压倒了沙发上。

我那时已经喝高了,可意识还在,看着在我身上肆意亲吻的光头男,我不由的有些发颤。

我觉得自己很脏,脏的我自己都在犯恶心。

可我不敢反抗,这屋里好几个人我都认识,都是当地很有权力的“大手儿”,今天我要是把他们惹了,我绝对得横着出去。

就在我万念俱灰之际,包间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了,一个胖乎乎的女人凶神恶煞的冲了进来,红着眼睛扫了全场一眼,最后,把目光定在了我和光头男的身上。

“你个臭不要脸的死婊子!”我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胖女人突然冲过来揪住了我的头发,对着我的脸左右开弓“啪啪”的就是两巴掌。

“狐狸精!不要脸!居然勾引我老公!我今天打不死你个烂B玩意儿!”胖女人揪着我的头发直接把我从沙发上拖了下来,一边儿对我拳打脚踢,一边儿扯着嗓门骂着那些污秽不堪的脏话:“不要脸的臭婊子!没男人要的烂货!就知道勾引别人的老公!今天我非打死你这个狐狸精!贱|逼!贱货!”

第三章 怎么搞成这样了?

这下,我终于反应过来了:原来是正室找上门儿来了!

我不知道自己这算是撞上了狗屎运,还是一头栽狗屎堆里了,经胖女人这么一闹腾,我的身子算是抱住了,可与之相对应的,我的脸,算是丢大发了!

胖女人打骂了我一通后还觉得不解气,她可能觉得只是肉体上折磨我不够过瘾,于是她一手拽着我的头发,一手掐着我的胳膊,强行把我从包间里拖了出去,然后毫不留情的把我甩到了人来人往的大厅里。

我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头昏脑涨的找不到北之际,胖女人尖厉的声音再次传来:“大家都来看一看啊!看看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小小年龄不好好念书,专门出来勾引别人老公!”

胖女人话音刚落,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到了我身上,我心里一惊,顿觉大事不好,慌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我他妈可是艺人啊!好不容易才接了部电视剧,这还没开拍呢就爆出“勾引别人老公”的新闻……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见我捂住了脸,胖女人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哼笑,像是故意要让大家看看我的脸一样,她再次揪住了我的头发,逼着我抬起头来。

我这一抬头,立刻就有好事儿的人拿出手机开始拍照,我一下子慌了,意识不清的从嗓子里发出几声模糊不清的呜咽:“不要……不要拍……求你们了……别拍……”

然而,没有用的,没有人关心这场闹剧的起因是什么,也没有人关心我匍匐在光头男的身下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他们只是来看热闹的,他们不关心我是谁,他们只关心像我这样的贱人最后死的是不是很难堪。

后来光头男的老婆直接拿酒瓶子对着我的脑袋砸了下来,本来就满身是上,失血过多的我终于不堪重负晕了过去,等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郁可可!你是不是非要气死我才甘心!”被打得鼻青脸肿,头上还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的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我的经纪人就怒气冲冲的杀上门了。

“我好说歹说!跑断了腿!说破了嘴皮子!好不容易才给你争取来女三这个位子,你倒好!不在家里好好背剧本,他妈的给我到夜总会勾引别人老公去了!”经纪人无视医院禁止大声喧哗的条令,刚进门就指着我的鼻子对我破口大骂:“你看看!你看看你他妈的都干了什么好事儿!”

经纪人抬手就把自己的手机递到了我面前,气急败坏的指着手机上的新闻怒骂我道:“脸让人拍的这么清楚!你他妈的还像出道?还没出道呢名气都臭成这样了,还拍戏,你拍三级片儿去吧!”

我一听脑子“嗡”的一下蒙了:什……什么?昨天的事儿居然上新闻了?

怎……怎么这么快?

我猛的把手机从经纪人的手里夺了过来,垂死挣扎般盯着屏幕上的那条新闻,妄想经纪人会不会认错了……

然而,现实总是比想象残酷,新闻里那个衣衫褴褛,满目惊恐的女人,不正是昨晚如烂泥一般被光头男的老婆吊打的我吗?

估摸着光头男的老婆和新闻记者是有关系的,新闻里把我说的要多贱有多贱,网上一片骂声,都在诅咒我全家死光光。

“张哥……这不能怪我啊,是……是谭少带我去的……我……我……谭少的话,我哪里敢不听啊!”我急了,慌忙抱住了经纪人的胳膊,语无伦次的解释着:“我一个没名没姓的小艺人,哪里敢招惹谭少?我真的是身不由己的啊!张哥你得帮帮我呀!”

我顾不得身上的伤痛,也顾不得心里的悲哀与愤恨,丢掉所有的尊严苦苦哀求经纪人能给我指一条活路。

经纪人也确实给我指了一条路,可那时一条比死亡更可怕的路。

他毫不客气的从我手里把他的手机夺了回去,无比轻蔑的瞥了我一眼,然后冷哼道:“谭少带你去的?那你去找谭少保你吧!”

说完后,他便转身走了,徒留我一人坐在病床上,茫然无措。

我知道就算我去找谭以琛,谭以琛也未必会帮我,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经纪人显然不打算为我蹚这趟浑水,其他人就更不要说了。

我只能期许着谭以琛能发发善,看在我脑袋被打破了,腿也骨折了的份儿上,给我指个活路。

说去就去,我不顾医生的劝阻,硬是驻着拐杖,拖着我的残病之躯,一瘸一拐的来到谭以琛的住处。

见我面生,门卫死活不让我进去,没办法,我只好在门口等,六月的天热的要死,汗水透过纱布渗到了我的伤口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就在我即将虚脱的时候,谭以琛终于出现了。

他估计是要出门办事儿,豪车刚开出栏杆,我就不要命的扑了过去。

“你搞什么呢!不要命了?”司机估计以为我是来碰瓷儿的,拉下车窗对我破口大骂,我汗津津的站在原地,真怕他一个冲动踩下油门真把我给撞了。

好在,坐在后座的谭以琛似乎认出我了,没过多久,他打开车门下来了。

“怎么搞成这样了?”他笑话我,说话的时候顺势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了。

第四章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下贱?

“这……这不是王哥的老婆误会了吗?”我陪着笑,头不自觉的低了低。

王哥就是那天在包间里对我动手动脚的那个光头男,自己猥琐,还把我害成这副模样,真是越想越生气。

“是吗?”他吐出一口烟气,飘渺的烟雾下,那张脸显得更加英俊了。

他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这笑容让我有些心慌,我搓了搓手,干笑着点头道:“是……是啊,王太太她太敏感了,我不过是陪王老板喝了杯酒,她就误会了,非说我对王老板有什么非分之想……我……我哪儿敢对王老板有什么非分之想啊?谭少您是知道我的,我这人最有自知之明了。”

谭以琛被我这句“自知之明”给逗笑了,他抖了抖香烟上的烟灰,细长的眸子,越发的深邃。

“所以呢?”他勾着唇,说话的语气染着几分不易令人察觉的轻蔑。

那一瞬间,我感觉我就想一个我像一个跳梁的小丑,竭尽所能的展示着我的丑恶和滑稽,而他则是高高在上的看官,他一眼便能看穿我隐藏在小丑面具下的所有卑微和可怜,可他不说破这一点,他睥睨着眸子冷冷的看着我,无形的逼着我让我把我的卑微和可怜演给他看。

我能怎么办?我只能按照他的意思去演,尊严这种东西,说有就有,说没,它其实也就那么没了。

“所以我想……您能不能跟王太太解释一下……”我继续笑着,尽管此时此刻我其实很想哭,可我必须笑,我不是倾城红颜,眼泪没那么值钱,想讨口饭吃,只能卖笑:“我跟王老板真没那回事儿……您看现在这事儿闹的,新闻报纸满天飞的,这……这影响多不好……”

闻言,他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深了。

有些人笑,会让你松一口气,而有些人笑,则会让你的整颗心脏都跟着揪紧。

谭以琛属于后者。

“为什么?”几分钟的沉默后,他忽然抬眸凝向我,清冷着调子问道。

我答不出来了,是啊,他为什么要帮我呢?就因为那天是他把我带过去陪场的?

我要是这么回答的话,他肯定会说:你完全可以不去啊,我又没逼着你去。

他们这些有钱人,就是这么的不要脸,你不屈服于他们的淫威,他们会觉得你二百五,必须得给你点儿颜色看看,你屈服于他们的淫威,他们又觉得你贱,没骨气,因此打心眼里看不起你。

我大概也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所以彻底放弃挣扎了吧,我把拐杖往地上一扔,站直了身子看向谭以琛。

“谭少,您是不是觉得我挺下贱的。”我问他。

谭以琛估计没料到我会这么问,他稍微愣了一下,俊美的脸上显出几分惊愕来。

我能感觉到他的尴尬,也许教养极好的他,即便再看不起一个女的,也不会指着这个女人的鼻子骂人家下贱。

于是我笑了,笑得又难看,又绝望。

“我也觉得我自己挺下贱的。”我继续说,说话的时候,心里莫名的升起了几抹自我作践的快感。

谭以琛没有说话,他沉眸凝着我,五官分明的脸依旧冷若冰霜,让人很难猜出来他此刻在想什么。

“可是。”稍作停顿后,我抬起头来,对上他漆黑如玉的眸子,笑颜如花:“我们要是不这么下贱的话,怎么能衬托得出来你们的高贵呢?”

这一次,我又把他给逗笑了。

我想我应该是个合格的小丑,你瞧,我把主子逗笑了两次。

“你真有意思。”轻笑过后,他拿烟头指了指我,骨节分明的五指,在香烟的衬托下,越发的修长。

我也跟着笑,右腿骨折处传来撕心裂肺的疼,我有点儿后悔自己刚才为了耍酷把拐杖扔掉了。

“回去养伤吧。”大概是看到我额角密密麻麻的冷汗了吧,谭以琛对我挥了挥手,示意让我回家。

我听他这口气,好像有点儿要帮我的意思,于是我急忙问道:“那……那王太太的事儿……”

我话刚说了一半儿,他便冷声打断了我:“我让你回去养伤,听不懂吗?”

闻言,我愣了两秒,然后慌忙答谢:“好!好!谢谢谭少!谢谢!”

三天后,有关我的负面新闻统统被撤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各个网络大咖,新闻记者为我写的洗白新闻,说什么那天被捉奸在床的女人只是长得像我,而且那图片很明显是P出来的,为的就是打压我这种即将出道的小女星……总之那些洗白新闻说的像模像样的,要不是故事的主角是我,说不定我也要上网给这位受了不公平待遇的小女星加油助威了。

很多年后,我问谭以琛:你当年为什么要帮我?就因为我逗笑了你吗?

他点了点头,肯定了我的看法:嗯,就因为你逗笑了我。

那一刻,我的心突然冷了……我突然间明白:原来这世上,真有等级这一回事儿。

原来等级之间的差距,竟可以如此触目惊心。

你能活下去,也许只是因为,你在合适的地点,对着合适的人,讲了一个他觉得好笑,可你却完全笑不出来的笑话。

第五章 演艺圈的规则

负面新闻被遮掩后,前些日子经纪人为我接的戏也要开拍了,我不顾自己的伤没好,早早的就跑到了片儿场,生怕自己去的晚了导演把我踹出剧组。

到片场后,我在经纪人的带领下简单的跟导演,制片人他们打了个招呼,算是混了个脸熟,然后便掏出剧本开始死命的背台词儿,为了得到这个角色,我可是把自己的第一次都卖了,要是这一“仗”打不响,我他妈的直接抹脖子。

“你背什么背呀,没用的!”我正背的起劲儿,同组的一个女星突然酸溜溜的来了这么一句儿,说话的语气里,满是不甘与妒恨:“你演的再好也没用,这戏就是为了捧杜芝芝才拍的,咱们,都他妈的是绿叶儿!”

杜芝芝是这部戏的女一,这人在公众面前塑造的一直是一副天真浪漫,善良活泼的形象,有清纯小天使之称。

可实际上,她私生活靡乱的很,据说这次她能拿到女一的位子,就是因为爬上了导演的床。

我下意识的抬头瞥了一眼导演,此刻的导演正在跟杜芝芝腻歪,导演嘴里衔着颗樱桃要喂杜芝芝吃,杜芝芝娇嗔了一声讨厌,然后把嘴凑了上去。

看着导演那油乎乎的大嘴,我心想这杜芝芝的心理承受能力可真强,这他妈的都能下得了嘴,怪不得女一是人家的。

旁边儿的女星们还在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突然,外面响起一阵骚动,我正纳闷这是怎么了,便听到有女星花痴般的大喊道:“谭少来了!谭少来了!”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们口中的“谭少”是谁,我瞥了急不可耐的往谭以琛跟前凑的女星们一眼,然后默默的往角落里挪了挪。

我知道,谭以琛肯定不是来看我的,他估摸着是到片儿长溜达一圈儿,看看有没有什么嫩的出水儿的新人,有的话就把人搞到床上,打一炮给她个女一女二当当,彼此都获利,何乐而不为。

所以我才不会自取其辱的往他跟前凑呢,我在他眼里早就已经是过去式了,就跟吃剩的饭一样,再凑过去,只会膈应人。

可是有时候吧,你不想过去,他妈的偏偏就有人逼着你过去!

我这台词儿刚背到第二页,经纪人过来对着我的脑袋就拍了那么一下,恨其不争的骂我道:“你怎么这么没有眼力价儿呢?谭少可是这部戏最大的投资商!连跑龙套的都知道凑过去跟谭少问个好,你杵这儿装什么尸体呢?”

“不……不是……”我挠挠头,干笑着解释道:“我……我……我这不是背台词背的太入迷,没看见吗?”

“现在看见了?”经纪人的脸色有点儿可怕。

“看见了,看见了,我这就过去。”我没骨气的点着头,然后抱着剧本怏怏的站到了人群的最后。

本来我想着晃荡一圈儿就回去,可没想到谭以琛居然看见我了,还穿过人群过来给我搭了句话。

“你前两天还驻拐杖呢,这就能跑来演戏了?”他半脸着眸子意味不明的扫了我两眼,低笑着问我道。

我受宠若惊,慌忙回答:“小伤小伤,都是小伤,不耽误演戏。”

“这么敬业?”他抬眉,说话的声音里染着似有似无的笑。

我汗颜,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这……大家都很敬业,我也不能掉链子嘛……”

见我目光躲闪,他皱了下眉:“你好像很怕我?”

他的语气有些惊讶,好像很诧异我竟如此惧畏他一般。

其实,我真正害怕的不是他,而是围在他身边的哪些女星们,就在他刚刚跟我搭话的时候,那群女星眼底的妒恨,几乎要把我活生生的给撕了。

我有些心累,你说我要真傍上了谭以琛,那被她们记恨记恨也就算了,可我根本没傍上谭以琛啊!结果就因为谭以琛过来跟我搭了个话,我立刻就成了众人妒恨的对象……你说我冤不冤?

我怕我在跟谭以琛闲扯下去,自己会变成众矢之的,于是慌忙找了个借口走开了,然而,我走的还是太晚了些,妒恨的种子已经在某些人的心里种下,即便我见好就收,也于事无补。

开机的时候,也不知道杜芝芝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和我对戏的时候她总进不了状态,她是导演的情妇,大家自然不敢骂她,就一个劲儿的骂我,说我演得不行,感情把握的不到位,耽误剧组进程。

“你到底怎么搞的!”在重拍了十好几次后,导演终于不耐烦了,指着我的脑门破口大骂道:“到底会不会演?不会演趁早给我滚蛋!你不会演,会演的多的是!少他妈的在这儿耽误老子拍戏!”

我窘迫的满头大汗,只能不停的道着歉。

“王导啊,要不我们换下一场戏来拍吧,说不定下一场,可可会比较有感觉。”就在我骑虎难下的时候,杜芝芝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主动开口替我解了围。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