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噬心罂粟花_噬心罂粟花小说全本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2:00
这本主角是叶辰许若月的小说最近好像很多书友们都在找,现在小编就详细介绍下这本小说,小说名字是《噬心罂粟花》作者是许若月,书友们不要搞错了哦!精彩片段:“不会,那个人应该是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才联系的我。”叶辰肯定的说道。他虽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他觉得那个人本性不坏。只是有些诧异的是为什么那么多年过去了,到现在才想着联系他来说这个事情。

叶辰许若月小说 精彩章节

叶辰从记忆里醒过来,天已经大亮,他一看身边的许若月不在身边,他呢心里十分的不安,他起身寻找许若月。

只见许若月站在阳台远眺着远方的风景。

“起来了?”许若月感觉到身后温暖的怀抱,她转头看着叶辰温柔的问道。

因为从前都是许若月睡得特别的沉,起来得晚,今天却是倒过来的,叶辰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从前的种种事情,他的心情不是太好,想到现在的所有事情,更加的有些不安,不过看到许若月的样子,他的心里一下子就放松了。

“嗯!”叶辰微微的嗯了一声,然后就没有声音了。

“最近你都早出晚归的,有事吗?”许若月有些担心的问道。她没有见到过如此的叶辰,所以她知道他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叶辰轻轻的敲了一下许若月的头,“没事!”

许若月不再多问,既然叶辰说没事,那就没事。

“明天我要去一趟澳大利亚,你在家乖乖呆着等我回来。”叶辰交代道,虽然他知道只要他不在,她肯定又会出门,但是他还是要交代,因为他的心里有些不安。

许若月微微的点了点头,并没有问叶辰去澳大利亚干嘛,因为她就是这样,一直如此,从来不关心叶辰去哪里去干嘛。

第二天,叶辰一早就出门了,于以吉也跟着离开了,剩下大小双两个人陪护着许若月。

飞机上。

“辰少,会不会是一个陷阱?”于以安有些担心的问道。

因为有人私底下联系辰月帮的人,说是知道一些有关于许若月的身世,不过要求就是去澳大利亚见面,而且还要叶辰自己亲自去。

本来于以安说是自己来的,但是叶辰并不同意,关于许若月的事情,他总是特别的上心,所以他必须要亲自来。

澳大利亚的海滩,已经被叶辰清场过,所以长长的海滩上面一个人都没有。

“辰少,我跟着你一起过去吧!”于以安担心的说道,他说什么都不答应让叶辰一个人去见那个告密的人,虽然叶辰说那个人没有危险,但是谁能保证呢?若是出了差错,叶辰出了事情怎么办,这些他想都不敢想。

“你怎么那么啰嗦了?”叶辰不悦的问道,于以安今天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大妈一般的唠叨。

“辰少让我跟着去,我远一点站着守候,我就不唠叨了!”于以安挤出一丝丝的笑容说道。

叶辰无奈的点了点头,他是真的无语和无奈了,这个于以安真的是执着。

叶辰和于以安一前一后的走到了指定的地方,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帽沿很低,根本看不清脸,只能知道是一个男人。

“你来了!”那个陌生的神秘人淡淡的道。

“你不是说要我过来吗?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叶辰也是一样淡淡的问,他的眼睛盯着陌生神秘人看着,那个人并没有露出脸,仍然是一副让人看不清楚的样子。

“你好,我是叶辰!”叶辰淡淡的自我介绍,这个人既然说过要叶辰亲自过来了他才能告知事情!

神秘人突然抬起了头,看着一脸诧异的叶辰,“果然光是听到你说话就让人害怕,看着你就让人打颤。你果真传闻中的是一样的。”

“你是逍遥吧的逍遥,据说见过你面容的人没有几个能活着,除非是逍遥吧的人。”叶辰淡淡的微笑道,“看来你和你家主子分心了。”

“你,你太厉害!”这个人不是别人,确实就是叶辰说的逍遥。

叶辰耸耸肩。

站在不远处的于以安盯着那个陌生的男人看着,他这个位置看不到那个男人的容貌,不过看他和叶辰两个人聊得还好,似乎并不是什么陷阱,有可能真的是他想太多了。

“不是让你一个人过来吗?你是不信任我?”逍遥看到不远处的于以安有些不悦的问道。

叶辰淡淡一笑,“就是因为信任你,才让他一起过来,因为我信任你的同时,也是信任他。所以你也可以像信任我一样的信任他!”

逍遥有些诧异的看着叶辰,感叹道:“你果真和他不一样,怪不得他如此的害怕你,比害怕你爸爸叶云北还要害怕。”

“我现在等着你的故事。”叶辰淡淡的回答。

逍遥点了点头,“许若月这个孩子的亲生爸爸其实是我的老大,叶云东!”

叶辰有些震撼的看着逍遥,想从逍遥里看出半点的欺骗和谎言,但是除了真实和真诚之外,什么其他的都没有。

“这个事情你为何不早点出来说,而是选择这个时候出来说。”叶辰有些不悦的质问道。他怎么也没有想过许若月是叶云东的女儿,这个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因为我也是到现在才知道这个事情,叶云东回国了,回国之前他在派人调查许若月的底细,调查的事情自然是由逍遥吧的人去,于是我知道许若月是一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没有父母,后来被一家好人家收养,然后养父养母相继死了,就只有她一个人。重点是我去孤儿院调查的时候看到一张照片,那张照片上是许若月夏天的时候穿着一条小裙子照的,她的脖子上带着一枚玉佩,那枚玉佩是我所熟悉的,可以是说我特别熟悉的,是我家的家传玉佩,当年我送给了许若月的妈妈李以沫,而李以沫并不知道这个玉佩是我的,因为我跟她说这个玉佩是叶云东送给她的,所以她一直戴在身上。直到后来她生下了许若月,我偷偷把这个玉佩放在许若月身上送走了,找了一个死婴,假装是李以沫的孩子,叶云东并不在意李以沫的孩子,他在乎的是李以沫这个人,应该是说是李以沫长得像的人。你不觉得她长得很像一个人吗?”

叶辰听到这个话,眉头微微一皱,这个传闻他不是没有听说过,不过那只有极少的人才知道的事情,没有想到这个逍遥也是知道的,看来叶云东很多的事情他都知道的,怪不得叶云东让他管理逍遥吧。

“你的意思是说李以沫是因为长得像于美丽才被叶云东看中的?”叶辰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疼,许若月若是知道自己的身世如此的不堪和可悲,她会如何?他希望她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逍遥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吧,其实李以沫仔细看起来并不是太像于美丽的,不过她说话的声音和神韵还是比较像的,背影更不要说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叶云东对于美丽的执着,是可怕和深厚的,这就是他为什么和你爸爸的矛盾所在,一是因为你爸爸把他的叶氏集团掌权人夺走了,还有一个就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也被夺走了,夺走了之后还不好好珍惜。所以他特别的恨,恨你爸爸,恨你的存在。”

“那你应该也知道为什么南宫家被灭门了是吗?”叶辰淡淡的开口问道

逍遥有些诧异的看着叶辰,“你知道南宫是逍遥吧的人?”

叶辰微微的的点了点头。

“那你可知当初死在大元寺的南宫并不是真的南宫。”逍遥回答。

叶辰对于这个表示有些诧异,但是随即又有些想明白了,他就说当时的南宫很奇怪,他看人从来没有错过,当初看过南宫这个人,虽然身上又很重的戾气,但是她的心里非常的柔软,于以平对她那么的好,她不可能会那么狠心的,不可能对他下毒的。因为她并不知道于以平对毒药有抗药性,应该是说于家三兄弟都是如此,这点非常的奇怪,但是正因为这个原因,叶云北才会安排他们三个人在叶辰的身边照顾和保护他的安全。

“那个人是谁?”叶辰有些好奇的问道,那个模仿的功夫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能把他和于以平都欺骗了,他的眼睛那么的尖锐也没有看出来,于以平和她相处五年也没有看出来。

“黑玫瑰。”逍遥淡淡的回答。

叶辰微微的一笑,黑玫瑰这个人他有听说过,是从他爸爸叶云北的口里听过,说没有知道这个玫瑰花是男人还是女人,因为名字听起来特别的浪漫和童话,但是实际比较血腥和可怕,因为她是一个杀手,传闻从来没有失手过,她杀了人知道会把一朵黑色的玫瑰花放在尸体旁边,让人知道这个是黑玫瑰的手段。现在看来是因为这个人善于伪装成为别人,这样的话,这样的话,能让人失去警觉,那么下手的时候本没有准备,这样能快速的杀人于无形。这个让他爸爸都有些担心的杀手竟然是逍遥吧的人,看来叶云东的手段是厉害的。

“你需要什么?”叶辰开口问道。逍遥今天冒险到澳大利亚来约见叶辰,不可能光光就是为了把这些事情告诉叶辰。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