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茹然镜知by关小小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2:01

《茹然镜知》又名《那时悲欢皆因你》,《曾许你万丈星光》,《极光之恋》,《我心如尘》,讲述了绍青禾顾景迁的感情故事,她爱深的人从来都不会爱她半分,如喜欢就来看看吧。

第1章 孩子死了

“2158号,你可以提前出狱了!”绍青禾耳边响起监狱长机械一般的声音。

随着铁门“咯吱”的一声,明明隆冬的阳光给人的是温暖,但绍青禾却觉得十分刺眼,她眯着眼睛看着只有短短两年没有见过的世界,只觉得十分陌生!

但只要一想到她进来,就能解决她此生最爱之人的麻烦,她就是把牢底坐穿也是值得的。

只是……

她实在对不起她那个入狱前生下来的孩子,他已经三岁了吧,是不是已经会走路,会奔跑,是不是每天都会哭着喊妈妈。

多难过,这三年,她缺失了他的所有成长。

一辆限量版豪车一路疾驰停在她的身边,风狠狠的擦过她的身体,她紧紧的抱住自己,试图温暖自己。

车门打开,来人信步走了下来,映入眼帘的赫然就是绍青禾日思夜想的人。

她的丈夫。

顾景迁!

绍青禾有些雀跃的上前一步,眸里带着丝期待,想要去摸摸他的脸。

“阿迁!你怎么会来?”忽然像是想到什么,她心头一喜,“是不是你动用关系将我提前放出来的?”

不然,她怎么会提前出狱?

闻言,顾景迁冷笑一声,目光阴骘,“绍青禾,三年了,你还是这么会痴心妄想。”

痴心妄想?

原来她于他而言就只是这几个字就可以概括的。

明明这三年在监狱中每天都过着非人的日子,受尽百般折磨,她都没有掉一滴眼泪,为什么他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能让她轻易红了眼眶。

“我是你的妻子……”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峭的弧度,一字一句,“一个有前科,行为劣迹般般的贱女人没资格做我的妻子,况且,我不记得我有喜欢过你。”

绍青禾的心像被千刀万剐一般的疼痛,不是早就知道他爱的从来都不是她吗?不是早就做好只要他能幸福,她无论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吗?

“阿迁,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等下回家,你能不能装作和我亲密的样子,好歹我们家里还有一个”

“孩子么?”他冷笑一声,“早死了。”

轰!

绍青禾的耳边犹如滔天一道响雷,震得她久久回不过神来,好半会才呓语一般的喃喃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孩子早死了?!

顾景迁只是淡淡用余光的扫了她一眼,面无表情,“你听不懂吗?我说那个贱种死了,就在昨天!”

绍青禾瞳孔陡然放大,突然将手伸向方向盘,车子失控一般的东倒西歪,和前方的车差一点相撞。

“呲—”

轮胎摩擦地板的声音与徐景迁暴怒的声音夹杂在一起。

“绍青禾,你疯了吗?”

在那一瞬间绍青禾的泪如雨下,“顾景迁,什么叫贱种,那可是你的孩子!”

他为什么可以用那么平淡,那么冷静的表情说出他们孩子的死讯!

更何况……

“我不相信熙熙死了,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熙熙在哪,你带我去见他,带我去见他!”

绍青禾疯了一样的攥住了顾景迁的衣袖质问,顾景迁怒气冲冲的刚要甩开,怀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第2章 抽血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顾景迁那张万年冷漠的表情闪过了明显紧张的神情,挂了电话后猛的攥住了绍青禾的手,“闭嘴!你现在立马跟我去一个地方!”

说罢,急冲冲的发动引擎,豪车急驰而去!

一路开到医院。

“顾景迁,我的孩子……”

绍青禾被顾景迁一路攥着,最后在手术室门口才往医生面前冷冷一推,“RH阴性血来了,要多少就抽多少,往死里抽都无妨!”

说罢,他又看向绍青禾,“你不是想要见你的孩子吗?好,先给我抽血把青悦救回来,要是胆敢因为你的挣扎一下让青悦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就立马把你的孩子拿去喂狗!”

唰!

犹如一盆冷水灌下,绍青禾透体冰凉,她不可置信的看向顾景迁,只觉得像是从没见过他。

他竟然……竟然这样说!

她一直都知道他冷漠,但她不知道他可以冷漠到这个地步。

暗恋十年,结婚三年,整整十三年,一个女人最好的年华她全都给了他,可哪怕这样,她掏了整颗血淋淋的心送到他面前,也敌不过绍青悦的一根汗毛!

“是不是真的,只要我抽了血,你就带我去见熙熙……”

绍青禾很想问,眼前这个人到底还有没有心,但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她的孩子更重要。

“别给我废话那么多!”

顾景迁不耐烦的看着她,给医生使了一个眼色,她立刻重重的甩在医院的病床上。

骨头都好像被摔碎了,痛到发抖。

但绍青禾不敢挣扎,她要见孩子!她不相信孩子已经死了,她疯了一样的想见他!

于是,她眼睁睁看着将自己的袖口高高卷起,却不敢动弹一下。

随着针管缓缓的推近她的体内,她感觉自己的力气渐渐被拔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耳边传来医生的声音。

“顾总,真的不能再抽了,已经800ml了,而且这位小姐重度贫血,再抽下去会死人的!”

“我说继续就继续!”

“抽!继续抽!”

呵,这就是她的丈夫啊。

一时间她泪如雨下,分不清是心痛还是身痛。

她的眼前越来越黑,可她现在还不能死,她的孩子还在等着她,她好想好想听他喊自己妈妈,他的声音一定软糯软糯的,她还恍惚之间听到她的孩子在叫她‘妈妈。’

她终于彻底的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绍青禾已经躺在了病床上。

她的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真好,她还活着,老天还是留下了她这条苟延残喘的命,可以让她陪着她的孩子长大!

她将十三年青春都给了一个名叫顾景迁的男人,已经够了吧!

余生只为熙熙而活,不会再期待什么其它的了,她欠她的孩子实在是太多太多。

邵禾青转头看到床头柜上的手机,顾景迁不知道去哪儿了,她听他的,血都已经抽了,他说好要带她去见熙熙的!

“啪——”

手机掉到了地上,她从床上摔下去想要拿,一双脚却先她一步将手机踢到了床底,紧接着,绍青禾的手就被一双细细的高跟重重踩下,沿着她的手骨用尽全力旋转。

“啊……”绍青禾痛呼出声。

“妹妹,你这是在干嘛!就算是欢喜姐姐来看望你,也不必跪在地上迎接我啊!”

这个声音让邵青禾的浑身僵硬,因为来人便是邵青禾此生最为厌恶之人邵青悅。

第3章 我杀了她

她们都姓邵,可在外人眼中的青悅是天之娇女,空中明月,而她是肮脏的小三之女。

在邵青悅的面前,邵青禾的心中总是充斥着浓浓的自卑感。

即使后来她硬差阳错嫁给了顾景迁,也没有人祝福她,世人只是感叹她不愧是小三的女儿,做起小三来也十分的得心应手!

邵清悅急忙将地上的邵青禾扶起来,亲切的为她拂去身上的灰尘,在外人眼中,看上去只是一幅姐妹关系十分要好的美图。

而两人都没注意到的是,那个被踹到床底下的手机,已经在不经意间打开了录音模式。

“顾景迁没在这,你又何必演!”绍青禾沙哑着喉咙。

绍青悦捂着自己的红唇,“噗呲”一笑,随后小巧的嘴巴一张一合,“我是真心过来感谢你的,毕竟是你冒着生命危险抽尽自己的血液也要救我呢?”

“啊!是我搞错了,我不必感谢你,是你要谢谢我,要不是老天让你和我有同一种血型,你又哪能这么快出狱!”

绍青禾隐约知道这才是自己出狱的真相,但真正确定时,那背后袭来一股凉凉的寒意,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吞噬。

原来,她提前出狱,只是因为顾景迁要让她做绍青悦的血库!

她整个耳膜都在嗡嗡作响,但她现在脑子里只有熙熙,她只想要回自己的孩子。

“绍大小姐,你不必再像我炫耀你们之间那真挚的爱情,我会为你们腾地方,你以后会有……自己的孩子,所以,现在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孩子?早死了啊。”绍青悦笑了,看着她就像在看一个笑话,“你觉得我会让他活着,等他长大成为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哐!

绍青禾感觉自己的胸口像被压下来一块巨石,她不会相信绍青悦的任何话,可她又清楚的知道她这个人有多恶毒,“不会的,我的孩子还活着,他说的,抽了血就带我去见我的熙熙……”

绍青悦笑意更深了,“不相信?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所以,我这不是连照片都给你拍好了么?”

说罢,绍青悦从包里拿出手机,翻出相册,笑意融融的道:“你看,你的孩子有多可爱。”

绍青悦急忙强忍着疼痛将手机抢到了手中,可越滑下去,她的脸色就越是苍白,手也跟着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这是她的孩子。

她怀胎十月才生生的熙熙啊。

可就是这个本该被她宠在怀里疼的宝贝,在照片里满身都是伤痕,纵横交错,青红紫绿,在那娇嫩的肌肤上,还能清晰可见的针孔,触目惊心。

她的眼泪就那样径直的砸了下来。

“我就只是动了一个小小的手段,让景迁以为那不是他的孩子,所以他这三年对孩子不闻不问,甚至孩子病到发烧快死了,也都没去管,没曾想,这一病,就真死了呢。”

“不过这也怪我,谁让我在这三年里,每天都在折磨他,使劲的打他呢?可是他不会说话,不会叫,就那样看着你,就是个傻子,真是无趣,幸好他身上流着和我同一血型的血液,要不然他早就在出生的那天被我掐死了,只是一个小贱种而已,又哪能活得过三岁”

“我真是后悔,早知道他死得这么早,我就应该剁了他的手,剁了他的脚,哦,你还不知道吧,他有一次被我用玻璃砸得满身是血,一边哭还一边伸着小手小脚叫妈妈呢……”

“啊——”

绍青禾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像疯了一般的从地上爬起来,连手背上的踩伤也不顾,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整个人朝绍青悦扑了上去,抵在了她的脖子间。

绍青禾的眼眸腥红,“叫顾景迁给我过来,否则我现在就杀了她!”

第4章 求你

脖子间传来的疼痛感,让绍青悦回过神来,她万万没料到一向懦弱无比的绍青禾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

一群医生和护士朝她围了过来,绍青禾挟持绍青悦一步步退到阳台边,“给我叫顾景迁过来!”

人群断开,顾景迁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瞳孔不由得微微放大,“绍青禾,你疯了吗?赶快放下青悦!”

绍青禾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在乎他了,可再次见他,她的心还是有些刺痛。

他从来都没在乎过她啊。

所以才会把她当成血库,才会在熙熙生病的时候,放任不管到任由他病死!

“顾景迁,我是疯了,我疯了才会喜欢你!我已经决定不喜欢你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求你们,把我的熙熙还给我好不好!”

顾景迁的双眸锁住了她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一个野种而已,死了就死了,青悦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绍青悦虽然被胁持着,但她却隐隐有种感觉,顾景迁此刻担忧的目光不仅仅落在她身上,仿佛,还看向了绍青禾。

她顿时心里的害怕扩到了无限大,她不能让自己的布局就这样毁了。

便也没顾此刻的情景,小声的对绍青禾说:“你现在当什么慈母,你当年不是在景迁和你还在襁褓的孩子之间,你毫不犹豫的选了爱情,你猜他是不是每晚都在哭泣。”

绍青禾像疯了一般,“熙熙,是妈妈对不起你,你那边是不是好冷啊!妈妈来陪你,马上来陪你”

说着她猛地抱住绍青悦往阳台边缘拖,绍青悦看出了绍青禾的意图,立马奋力的挣扎着。

“邵青禾,我再次警告你,你给我放了她!不要再疯了。”

邵青禾突然就笑了,笑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好啊!你求我啊!顾景迁,你求我我就放了她。”

他的语调变得十分轻,“好,邵青禾,我求你,你放了她!”

他能毫不犹豫的为了他爱的人轻易的开口求她这个他最恨的人,她现在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她的声音徒然变得十分尖锐,“顾景迁,我诅咒你们抱着你们的爱情下地狱去吧!”

说完她将怀中的邵青悦推了出去,她微笑着张开双臂向后仰去。

在那一瞬间,顾景迁冲过来将绍青悦抱在怀里,他见邵青禾的动作,脸色顿时剧变,他冲了过去,可他的手却抓了个空。

绍青禾的眼角划过一道泪,身体急速往下掉,风模糊了眼睛,在恍惚之间她好像看到了顾景迁万分着急的表情,可终究是她痴心妄想。

“病人没有心跳了!”

“快,开始电击,100,再往上加50,再加50最后一次300!”

“滴滴—”

心跳监护仪上开始出现了微弱的波动,“快,高浓度氧气瓶!”

第5章 区别

当顾景迁听到病人脱离危险的消息,一直紧握的拳头终于放了下来,他的脑海中依旧会闪现她跳下楼时她的眼睛,比起青悦的害怕,她的更像是解脱。

从十楼跳下去,绍青禾还能活着,果真是命大!

绍青悦将自己的头埋进他的怀里,“景迁,幸好我和妹妹是同一个血型,要不然她就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要将我推下楼去。”

一边说还在打量他的表情,“许是听说还要为我献血的缘故,景迁,下次我要是需要血你还是从其他地方调过来吧!她毕竟也是我的妹妹。”

顾景迁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以示安慰,刚刚他到底是怎么了,为那个自私的恶毒的女人痛心吗?为自己亲妹妹献血也要死要活。

顾景迁的目光犹如刀鞘一样,“下次还这样,就让那个女人去死,死了也活该。”

ICU病房。

绍青禾感觉自己的每一寸骨头的碎开来,耳边一直传来‘滴滴’的声音。

她的眼皮也犹如千斤重一般,她用力才能将双眼撑开。

“病人醒了,终于脱离生命危险了!”

她还活着?

她为什么还要活着,这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吗?惩罚她瞎了眼,爱错了人,可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报复在她的孩子身上。

她的孩子死了,绍青悦那个贱人为什么要活着?绍青禾疯了一样的想要起来,想要去杀了她,可是她全身没有一丝力气。

眼泪从她的眼角划了下来,她只能让自己闭上眼睛,睡着了就幸福了,她的熙熙一定会来她的梦中找她。

绍青禾模模糊糊的睡着,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到她耳朵里。

“听说,顾总那天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救活这位绍青禾小姐,那天的顾总真是太帅了。”

“我觉得顾总太冷酷无情了,我们这种凡人还是消受不起。”

“怎么说!”

“你还不知道啊,顾总之所以想救活这位绍青禾小姐,全都是因为那位绍青悦小姐。”

“听说那位绍青悦小姐好像怀孕了,但身体不好,顾总担心生产那天有什么意外,所以才会留着这位青禾小姐做备用血库呢。”

“都是姓绍,怎么差别这么大。”

“哎,这大概就是爱和不爱的区别吧。”

对啊!这就是爱和不爱的区别,外人都能明白的道理,为什么她还能那样悲哀的爱着。

绍青禾的喉间顿时血腥翻动,这些年她所做的每一个选择都是为了顾景迁,这一次她可不可以为了自己。

“可不可以为我削个苹果!”绍青禾突然开口,以致于让小护士下了一跳,忘记病人现在什么都不能吃。

因为上次发生她持刀事件,所以在她的房间里没有利器,当小护士从外面拿水果刀时,她立刻趁她不注意抢了过来。

顾景迁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有种莫名的不安心,不知不觉就来到绍青禾的病房,看到她将水果到放在自己的动脉上,用力一划,血就像流水一般的往外涌来。

他的脸色顿时大变,大声吼道:“我不是说过,她的房间里不能出现利器吗?”

“绍青禾,你把刀给我放下!”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