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许一场流年花开by玲珑意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2:01

 

许一场流年花开by玲珑意在线阅读

第一章 照片

“你穿上这条内裤的样子一定很可口,光是想一想我就要受不了了。”

那个加了慕恬两天却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微信号上突然发来这样一条消息,随后手机又“叮”的一声,一张照片跟着发了过来。

看到那张照片慕恬震惊得从椅子直接站了起来,眼睛死死瞪着手机屏幕,那张照片上一只男人的手拎着一条细带的淡蓝色女士内裤,款式和她前几天刚买的那条一模一样!

慕恬的动静有些大,办公室里好几个同事都看了过来,看得她脸色发红地又坐了回去,急促的呼吸却无法快速平复。

有一个变态潜入了她家里,还翻出了她的内裤拍照给她,还指不定对它做过什么!

心脏剧烈跳动着,慕恬飞快地把那个微信号拉黑,正想着晚上是去物业调监控还是直接报警,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过来一趟。”电话那头传来好听却略显冷淡的声音,不等慕恬出声,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

慕恬深吸一口气,忐忑地看了一眼没有再亮起的手机,站起身走向了总裁办公室,轻声敲了两下,听到里头那人应声,才开门走了进去。

“这份计划书我改了几个地方,两点前做好给我。”裴景琸三个月前从国外回来直接顶替了旧董事长的位置,天天全身西装笔挺仿佛随时都能赴宴,只是做事风格十分雷厉风行,他手指点了点桌面上放着的一份材料,抬头看了一眼慕恬,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显得更为冷峻,“脸这么红,你刚刚在外面干什么?”

慕恬虽然想解释却又不能说有个变态去她家偷内裤让她又气又怕,只好随便找了个借口:“刚刚电梯一直没有下来我等不及就从安全通道上来了。”

好在裴景琸只是随口一问,直接挥手让她出去了。

刚刚回到位置上准备修改计划书,慕恬的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这回来的是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如果不想自己的照片随处可见,就不应该惹我生气。”短信的语气看起来虽然平淡,但是后面跳出的那张照片却让慕恬倒抽了一口冷气,把手机倒扣在了桌上。

那是她在家里换衣服的照片,还非常清晰!虽然照片上只能看到一截白皙的背部但是慕恬毫不怀疑这变态手里可能还有可以看清楚她脸的角度!

她明明每次换衣服的时候都拉好了窗帘,到底是怎么被拍到的?

这个变态怎么会有她手机号?这是赤裸裸的威胁!虽然手都在发抖,慕恬却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抓起手机飞快地把短信删除,挣扎许久才把之前拉黑的号又拉了出来。

“你到底是谁?做这种事情不怕我报警吗!”慕恬飞快打着字,看到对方显示正在输入心剧烈跳动起来。

“你注定是属于我的,你逃不掉的。”

对方回复了这句话后任凭慕恬怎么追问都没有动静,气得慕恬把手机往桌上一扔,心不在焉地开始工作,只是她满脑子都想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变态,把文件改错了好几个地方,还好及时发现了,不然肯定要被力求完美的裴景琸一顿好骂。

煎熬了一个下午终于下班,慕恬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物业调了监控,只是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这个变态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慕恬疲惫地打开家门,把窗帘全都拉紧,却还是疑神疑鬼,把全家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疑似摄像头的东西。手机突然发出一声提示音,慕恬差点被吓得跳起来,拿起手机看到打来电话的人后才松了一口气。

“宝贝今天工作辛苦吗?”是她男朋友的阮绍,只是因为工作调动阮绍去了隔壁市,还有一年才能申请调动回来。

慕恬不想和他说自己被奇怪的男人纠缠,怕他担心,只能假装不经意地和他说起看到的新闻上女孩子独居被入室骚扰的话题。

电话那头的阮绍轻声笑道:“这周末要是不加班就回去看你,不过现在坏人那么多,你一个女孩子自己住确实不太让人放心,不然你把我之前和你逛街买的还没穿过的那两件衣服拿去挂在阳台上吧,这样外人看来你就是有男朋友保护的人了。”

温柔和缓的嗓音让慕恬放松下来,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才挂电话,她看着住了一年多的屋子,犹豫着要不要搬走。

只是屋子是从公司申请的员工宿舍,物业安保都是这一片最好的,租金却只要外面的一半,如果那个变态连这个小区都能随随便便闯进她家门,去别的小区就躲得掉吗?

从衣柜里把阮绍的衣服拿出来抱进了怀里,慕恬渐渐安下心14;153423798430011,拿出其中一件衬衫挂到了阳台上,然后回屋给物业打了个电话:“您好,我想换个门锁,能帮我联系一下吗……”

第二章 衬衫

加了不少钱连夜把门锁换了,慕恬看着躺在桌子上的新钥匙,心下稍安,准备洗个澡调节一下糟透了的心情。

只是刚拉开衣柜,就看到今天出现在那个陌生男人手里的内裤被展开平放在了最上面,慕恬一想到这条内裤被那个变态碰过,就觉得全身难受,刚伸手捏住内裤一角将它提起来准备扔掉,就发现内裤背面的蕾丝上沾着干了的乳白色液体……

这个变态怎么敢?竟然用她的内裤做这种事!慕恬只觉得手里的东西无比烧手,恶心得不行,狠狠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一连串的事情让慕恬做了一晚上乱七八糟的梦,第二天醒来一抽一抽地头疼,一清醒过来就拿起手机,看到那个变态没有再发来消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是对方似乎并不想这么轻易放过她,等慕恬提心吊胆上了一天班都没有被打扰,终于放心躺上床准备休息的时候,那个一天都没有动静的号上突然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衣服很合身,你是在暗示我?我穿着它进入你的时候你会不会把我夹得更紧?”图里她昨晚挂在阳台的男士衬衫被人穿在了身上,虽然没有拍到脸,却不难看出是个身材高大健硕的男人。

慕恬尖叫着把手机丢了出去,冲到阳台把那件衬衫从衣架上扯了下来,衬衫还和挂上去的时候一样,只是细细闻着却闻到了一股昨晚并不存在的男士香水味。慕恬狠狠把手里的衬衫丢开,这个变态来她家如入无人之境,简直太可怕了,她要搬家!

“别想着逃跑,不管你在哪里我都可以找到你,更不要惹我生气,否则我可能就会选你在家的时候来找你。”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那个男人似乎猜到了她心中所想,堵死了她的退路。

“你到底想干什么?”慕恬用力按着键盘,恨不得大喊出声。

“我想狠狠干你!把你全身衣服都撕碎,让你全身都沾满我的味道,求着我进来,哭着让我不要停!”

被一个躲在暗处的男人这样疯狂觊觎,慕恬吓得全身发抖,连手机都快要拿不稳。

“不过我不喜欢强迫,总有一天你会求我好好疼爱你。”

说完这句话,对方又安静了下来,慕恬等了半个小时都没有收到新信息,看着漆黑的屏幕,她狠狠锤了一下床,用被子蒙住脑袋,紧紧抱住了自己。

之后的两天慕恬都过得心惊胆战,每隔几分钟就会下意识看一眼屏幕,每次收到消息既因为不是那个变态而松一口气,又怕他下一秒就会发来惊世骇俗的内容,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慕恬被裴景琸叫进了办公室。

“慕助理,你最近的工作状态和工作效率都差得让我怀疑你每天上班都在想些什么!”裴景琸脸上还是一贯的冷漠表情,毫不留情道,“如果没有办法协调好工作和生活的节奏,你可以先回去冷静几天,我不希望因14;153423798430011为你的疏忽给公司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不是的,裴总……”慕恬想要解释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最近确实天天上班都心不在焉,然而让她心绪不宁的原因却无法说出口,只能顶着裴景琸毫无温度的目光不停道歉。

下班后慕恬还有一个早就说好的聚餐,裴景琸请客,为了庆祝上一个项目大获成功。

同为裴景琸助理的周清拉着慕恬蹭了项目组同事的车直接去了酒店,项目组一共也就六个人,等他们进包间的时候裴景琸已经到了,正低头看着手机,时不时露出一个平时从未见过的浅淡却不掩温柔的笑容。

“裴总这是在和女朋友发短信吧?”

裴景琸抬头看了一眼出声的同事,轻笑了一声:“是,所以一会儿我要先走一步,大家应该不介意吧?”

裴景琸上位以来一直都很是冷酷严肃,难得显示出这么平易近人的一面,一桌子人都忙不迭起哄,只是怎么追问裴景琸都但笑不语,菜上齐后敬了全桌一杯酒就先离席了。

大Boss不在,剩下的人也都放开了许多,因为都是工作上的熟人,气氛也很是热烈,慕恬原本对这次聚餐提不起什么劲,吃着吃着也被这氛围影响,暂时忘记了那个偷窥变态,多喝了好几杯。

第三章 索取

慕恬的酒量实在是差强人意,等回到家的时候人已经带着些醉意了,强撑着把自己洗干净,就直接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被揽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温柔的吻细细落在慕恬额上,亲过颤动的眼睑,覆上微张的唇瓣,突然变得艰难的呼吸让慕恬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只是最近怕被变态偷拍,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卧室里一片黑暗,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男人的轮廓。

“阿绍……?”有力的胳膊把慕恬紧紧抱住,温热的手掌轻抚她的背,温柔怜惜的轻吻让慕恬放松下来,还未彻底清醒的脑子没有注意到在她出声后抱住他的那个人微微僵硬了片刻。

“我好想你,我天天都好害怕……”没有注意到男人的沉默,慕恬下意识把人当成了阮绍。

一周来巨大的心理压力几乎让她透不过气,终于等到了可以依赖的人让慕恬渴望被他拥抱,她双臂环上了那人的脖颈,脸颊也贴了上去,带着香气和一丝酒气的呼吸打在了男人身上,依赖的姿态让男人呼吸渐渐加重,一个滚烫的东西也贴上了慕恬的腿根,让慕恬下意识地动了动腿。

突然男人一个翻身把慕恬身下,她还未开口唇就被堵住,激烈的亲吻让还未彻底清醒过来的慕恬渐渐沉迷其中,男人的手带着渴切在她身上游移,最终顺着她的睡裙摸了进去,或轻或重地揉捏着。慕恬被亲吻抚摸得全身发软,发出细软的喘息,让男人的呼吸愈发急促。

“慕恬,我要忍不住了,我想要你。”男人被情欲浸润得低哑的嗓音贴着慕恬的耳边响起,灼热的呼吸烫得慕恬轻轻颤抖,下意识夹紧了双腿,身体也似乎在渴求着什么,不由自主地贴了上去。

阮绍和她刚确定关系不久就被调去了隔壁市,虽然两个人感情稳定,但终究是聚少离多,每次阮绍回来两个人最多也就只是相互拥抱亲吻,慕恬虽然一直感动于阮绍的尊重,今天却不想再克制了。

一直忐忑不安的心在这个充满情欲的吻里躁动起来,想要做些什么释放内心翻涌的不安和惶恐,想要被填满来汲取安全感。

慕恬捧着男人的脸羞涩地吻了上去,腿也小心翼翼地环上了他的腰,太过主14;153423798430011动的动作让慕恬羞耻得全身都泛着淡淡的红色,微微发颤着。默许的姿态让男人的动作更加激动起来,落在身体各处的吻让慕恬全身发软发热,直到男人抵住她,温柔而坚定的进入。

“啊……好疼……”慕恬只觉得自己要被捅穿,男人进到最深处时,温热的液体也缓缓流了出来,带着淡淡的血腥气。

男人不可置信地用指尖沾上那带着铁锈味的液体,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再也无法忍耐,将慕恬一把捞入怀中,一边激烈占有她,一边吻去她睫间涌出的泪水。

初时的疼痛淡去,慕恬虚软无力地靠在男人身上,体内渐渐涌出一阵阵酸麻,男人带着薄汗的身体和被填满的快意让她无法克制地沉迷。

“你咬得我好紧……”

男人低低的笑声里带着餍足,让慕恬更加激动,泛着水光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意识渐渐飘散……

等慕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遮光窗帘让卧室一片昏暗,她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带着一股过度放纵的酸痛,特别是那个被耕耘开拓了半个晚上的地方更是胀痛得难受。

慕恬还依稀记得昨晚阮绍回来了,两个人没有再克制自己,胡来了半个晚上,酥麻蚀骨的感觉仿佛还未彻底退去,让她不由得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

只是屋里静悄悄的,慕恬还以为阮绍这会儿出门了,懒懒地从床上坐起,翻出埋在枕头下的手机想要看一眼时间,笑容却在屏幕亮起的一瞬间彻底凝固了。

屏幕上一共只有两条消息。

“宝贝儿,真的很抱歉,今晚又要通宵加班了,只能过两周再回去看你。”

“你昨晚好热情,缠着我求我好好疼你的样子可口极了,你那个男朋友让你这么舒服过吗?”

昨晚那个人竟然不是阮绍!

第四章 礼物

慕恬脸色倏然惨白,浑身发冷,止不住地颤抖起来,手机跌落在床上,昨晚被酒精搅浑的脑袋也清醒起来,她突然想起她为了防着那个变态再进她家刚刚换了锁,而阮绍没有新锁的钥匙,根本不可能进来!

她昨晚到底做了什么……

不着寸缕的肩头和锁骨布满了暗红色的吻痕,此刻却显得无比讽刺,一阵手机铃声将慕恬从发呆中拉了出来,只是屏幕上“阮绍”两个字,却让她的手指都微微颤抖。

在铃声快要停止时,慕恬闭了闭眼,还是将手机捡起,接了起来。

“恬恬,怎么不回我消息?生气了吗?”阮绍的声音还是那样温柔,带着忐忑的歉意。

“我昨晚加班,才刚睡醒呢……”慕恬心虚地撒着谎,使用了半个晚上的嗓子又干又哑。

“最近这么辛苦吗?”听到她声音都哑成那样,阮绍心疼道,“不然我一会儿买票回去看看你?”

“别!”昨晚那件事一定不能让阮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阮绍看到他们就完了!慕恬一下子惊慌失措起来,又害怕自己拒绝得太干脆让他怀疑,强迫自己冷静,“你昨晚都熬了一夜,再回来真当自己是铁打的?”

慕恬的嗓音实在太过沙哑,阮绍也怕她多说话难受,又关心了慕恬几句,就挂了电话。

呆呆的看着挂断了电话的手机屏幕,慕恬直到屏幕彻底黑下来,一滴滴泪才直接砸到了屏幕上,溅起细小的水花。

她脸上淌满了泪从床上下来,腿一软差点跌倒,跌跌撞撞地进了浴室,打开淋浴狠狠搓洗着遍布全身的吻痕。半晌慕恬抬头看着镜子里双目通红格外狼狈的自己,水流冲过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面全是一块连着一块的痕迹,只是这痕迹却固执地不肯消失,嚣张而刺目,慕恬看着看着竟直接干呕起来,随后跌坐在浴室的地砖上,抱着双膝在水流中无声哭泣。

一夜纠缠过后,那个变态一连两周都没有再出现,慕恬甚至当天就买了一个摄像头装在卧室里,白天黑夜都开着,也都没有发现有除了她之外的人出现在镜头中,从14;153423798430011一开始的战战兢兢慢慢放下心来,想着可能是那个人得到了就觉得无趣,终于决定放过她,让慕恬终于松了一口气,工作状态也慢慢恢复,不用再隔三差五面对裴景琸冷酷的斥责。

自己身上的大包袱甩掉了之后,慕恬也渐渐恢复了精神,发现他们冷酷无情的裴大总裁好像真的开始谈恋爱了,前几个月进他办公室,他除了在工作就是在工作,现在却时不时对着手机满目柔情。

“情人节是周三,没办法请假,只能周末再回去给你补过了,先给你买了礼物,到时候记得穿上拍给我看哦。”

和阮绍的联系也不复之前的不安忐忑,慕恬笑着回了消息,表示自己一定第一时间就穿给他看。

快递来得很快,第二天上班时就已经放在了慕恬的办公桌上,只是想着阮绍送给自己的东西不想被其他同事看到,慕恬先把它收了起来,直到晚上回家才拆掉了这份礼物。

快递盒里还有一个盒子,看起来质感上佳,只是盒子虽大,里头只躺着几块红白相间类似布料的……

大红色的比基尼,几乎遮不住什么,性感诱人的同时又显得十分可爱,让慕恬瞬间就红了脸,内心娇嗔了一声阮绍真是太讨厌了。

要不是快递单上寄出方写着阮绍的名字,她都以为是谁把快递记错了,这么羞耻的东西送她就算了,还要她穿上拍照。

第五章 分手

只是害羞的同时慕恬又对阮绍的小情趣有些蠢蠢欲动,红着脸把这一套都穿了上去,过于精简的布料让慕恬玲珑有致的身材完全展现出来,满眼只能看到她雪白细腻的肌肤,大红色的布料更是让她显得火热迷人。

慕恬微红着脸跪坐在床上,害羞又紧张地找了一个不露脸却能把全身都拍进去的角度照了一张,然后发了过去,内心期待又忐忑。

自己这样拍,阮绍会满意吗?

阮绍的电话马上就打了过来,慕恬接起来刚准备说话,就听到阮绍带着怒气的声音直冲而来:“慕恬,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我……怎么了?”慕恬一脸茫然,一时间不知道阮绍为什么突然就生气了。

“你穿着别的男人送你的……那种衣服,还拍照给我,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阮绍压抑着怒气的声音似乎有点颤抖,急促地喘着气,“我之前还以为你是个自爱正经的女人,没想到都是你装出来的!要不是这次你发错照片,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慕恬听懂了每一个字却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什么别的男人?什么发错照片?

“你在说什么?衣服……不是你送的吗?”

“在一起这么久,你觉得我会送你这种东西?我送你的是连衣裙不是这种不知羞耻的玩意儿!我就说最近你怎么也不催着我回去,上次我说要去看你,你还拒绝了,是怕我来得不是时候,和别人碰上吧!”阮绍气得直喘气,声音也不自觉提高了,“慕恬你不用再装无辜了,也不用再找借口,这种衣服除了和你有亲密关系的男人,还有谁会送?同事?朋友?闺蜜?你倒是告诉我啊!还有谁会送你这种东西?”

慕恬整个脑袋都在嗡嗡作响,阮绍每说一句话都让她的血液冰凉一分,根本不知道事情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结结巴巴的解释着:“不是……14;153423798430011可是快递单子上写的是你的名字啊……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阿绍你相信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阮绍深深叹了一口气,疲惫地说道:“慕恬,我对你很失望,我们……就这样吧,分手吧。这件事我不会对别人说,但是请你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

说完这句话阮绍就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过了两分钟之后发了一张收据过来,单据上显眼的品牌商标让慕恬直接瘫软在床上,那个牌子不管阮绍给她买了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但绝对不会是……内衣。

抖着手指打了一大段解释的话,只是发出去之后慕恬才发现阮绍已经把她拉黑了,打电话过去,也永远是暂时无法接通,根本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

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恬崩溃地把身上那套衣服扯下来撕烂丢了出去,快递盒上明明写着阮绍的名字但是东西却被掉包成了内衣套装,她还傻乎乎以为这个阮绍给她准备的小情趣小惊喜!

“送你的小礼物不喜欢吗?找了很久才找到这么适合你的款式,我想看你穿着它,再狠狠地干你!”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来,跳出一条消息。

慕恬直接把手机砸了出去尖叫起来,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又是这个变态!他换了自己的快递!他到底想干什么?就不能放过她吗!

“我男朋友因为你和我分手了!你满意了吗!你到底想干什么?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吧!”慕恬爬过去捡起手机,声嘶力竭地哭喊着发了语音,崩溃地痛哭失声。

“我这么喜欢你,怎么会放过你?你只能是我的。”

她真的要疯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