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你的温柔如明灯by佚名韩朗乔灵昔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2:01

《你的温柔如明灯》是由“佚名”所著,男主是韩朗、女主是乔灵昔,他们本就是协议夫妻,离婚后本该是陌路的两个人,可是后来,有她的地方就会有他的身影。

你的温柔如明灯小说_

第一章:楔子

阳光明媚的早晨。

一辆黑色的路虎揽胜以风驰电掣的速度飞奔而来,嘎吱一声刺响,稳稳停在了浪州市民政局门口。

那嚣张的气势引来不少人注目私语。

驾驶座车门被打开,身穿一身黑色衣裤,脚踏马丁靴的高大男人利索地跳下,他一把摘下墨镜,本是深邃俊朗的面孔却挂着冷冽刺骨的表情,一双深隽的厉眸扫过之处人人自危,只要多瞄上一眼的路人都被他那气势汹汹的架势吓怔住。

这哪里是来结婚的,更像是黑帮来寻仇的。

副驾座的门也被打开,一只穿着嫩黄色水晶高跟鞋的精致脚丫率先入眼,紧接着一条雪白细嫩的美腿徐缓跨出,在阳光的投射下,泛着莹润如水的光泽,比例匀称纤合有度,美的不可方物。

女人徐徐从车里走了出来,大大的草编遮阳帽下,是带着粉色墨镜的精致小脸,即便有所遮挡,但白皙的肤色,高挺的鼻梁以及涂着淡橘色口红的樱桃檀口看得出,姿色不俗,窈窕有致的身材穿着一袭湖蓝色的无袖连衣裙,衬地露在外头的肌肤如雪似白。

她每走动一步,裙摆摇曳生花,空气都像漫开了香风,这种与生俱来的举手投足下的完美气质,让她蜿蜒了一路的注目礼。

男人回头扫了一眼,见识过无数次这样的注目礼,却仍旧无法习惯,烦不胜烦地凝了眉头,也不再等女人,率先大步走进了民政局大门。

两人坐在沙发上,对面的办公人员微笑着确认,“两位确定想清楚了吗?这章一盖可就生效了。”

“废什么话,没想清楚老子坐在这里跟你耗时间?赶紧办完手续,我忙着呢。”

办公人员被男人火爆的脾气吓的冷汗涔涔却不敢擦,这该不会真的是什么黑帮老大吧,也好也好,这姑娘这么标致,可不能被这么糟蹋了。

转头向女人,办公人员小心翼翼又问了一次,“姑娘你呢?”

“想清楚了,阿姨您尽管盖章吧。”甜如清泉的嗓音溢出嫩唇,女人微微一笑,精致的眉眼如水画般绽开,叫人看的痴醉。

男人生涩的挪开视线,咽下一嘴的不爽,笑笑笑,对谁都笑靥如花,唯独对他冷若冰霜。

办公人员点点头,快速地办理起来,看了一眼从头到尾都顶着黑煞脸的男人,她起身递上两个红本本,言语间溢满喜气,“好了,两位在这里签个字就可以了。”

姑娘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两人拿起笔,分别签了字。

这天,韩朗和乔灵昔以最快的速度办理了手续,结束了仅维持一年的婚姻生活。

他们离婚了!

第二章:我做东

从民政局出来,外头依旧艳阳高照,暖暖的春风和煦又温情,可此刻心情恶劣到极点的韩朗只觉得刺眼无比,他套上墨镜,目不斜视地绕过乔灵昔,大步流星地走向自己的车。

“等等!”

她的声音很轻嫩,即便现在他们关系破裂,还是不愠不火,那云淡风轻的态度没有一丝起伏,更别提不舍和后悔,好似他们原来这段关系对她来说本就无关紧要。

韩朗脸色越发阴霾,他没有转头,冷冷哼了一声做应答。

“我下午忙完通告就去家里收拾东西,你记得把钥匙放在老地方。”

她原本也有一把家里的钥匙,在上一趟大吵之后一怒之下就丢还给了他。

回应她的是,他跳上车重重甩上车门。

她知道他听见了,话传达完,她也戴上帽子和墨镜,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眼睁睁看着越来越远的出租,俊目溢满冷霾,他重重捶了把方向盘,发泄似地用力启动车子,飞一般飚了出去。

黑色的路虎像是感染了主人的怒意,彪悍凶猛地甩进警局停车位里,擦出了扎实的轮胎印。

韩朗下了车,脸色凛冽,通身都被浓郁的沉戾之气笼罩,整个警局过道上的人,全都人精似地对他避退三舍。

“老大老大,你可算来了。”刚转进办公室,手底下的林皓急着凑了上来,“您老这是上哪儿了啊,找了你一早上了,怎么连个影都没有,电话也不接。”

回应他的是一个结实的当头暴栗,“老什么大,讲多少次了,黑社会呢?叫队长!”

“是是是。”林皓呲牙咧嘴地揉着脑门子。

“什么事?”韩朗坐回位子上,翻了翻桌面上的案件。

话才刚问出,林皓立马来劲儿了,怒火中烧地嚎了起来,“咱们跟了一个月的走私案头伙陈奎,早上被一组的那群王八犊子抓了。”

凌厉的黑眸如墨般散开一水的阴沉,他冷声开口,“你说什么?”

林皓缩了缩脖子,老大这表情摆明是发飙前的征兆,不过也怪不得他。

这走私案,自从上头交代下来给他们刑侦二组全权负责之后,老大可谓是日以继夜地亲自蹲点,查线索,全组人加班加点足足忙活了一个多月,现在证据收集的差不多了,就差临门一脚准备抓人,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这好比养了二十几年的娃才知道不是亲生的。

“谁能告诉我,一组怎么知道陈奎今天的行踪?”阴冷冷的视线扫过在场的几个手下,他腾地站起身,将手里捏的半皱的文件啪一声重响甩到办公桌中间,纸张飘飘洒洒散的四分五裂,“一组哪来的证据去抓人?啊?”

办公室内静的滴水可闻。

“都聋了?”韩朗怒吼。

“队……队长……”一只手怯怯的举了起来,是负责线索整理的周正。

他绕出椅子,走到韩朗跟前,猝不及防刷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对不起队长,是我,都是我,是我把线索和证据给一组的。”

“你个王八羔子,连自己娘都分不清了?一组给你奶吃了?你他妈不知道这个案件对老大多重要吗?落案老大就能晋升你不知道吗?”林皓怒不可遏地咆哮。

“我知道我都知道!”周正苦哈着一张脸,就差掉下眼泪了。

“韩队长!”门口传来一句脆甜的声音,众人回头,是一组唯一的一个女人,崔伶俐。

“你来干什么?”林皓板起面孔不悦地喝道。

崔伶俐无视林皓的敌意,直接跨步走了进来,来到韩朗跟前,看了一眼韩朗,又转眸看了眼周正,突然二话不说挽住了周正的胳膊,“你不用为难他,是我逼他的!”

“哈?”所有人就差惊掉了眼珠子。

韩朗的视线寸寸移到两人交缠的手臂上,湛亮的眸低晦涩不明。

“我和啊正三个月前就扯证了,我们是合法夫妻,这个案件对你们二组重要,对我们一组同样重要,对不住了。”

“呵?我说呢!”林皓双手插着腰走了上来,怒极反笑,陡然狠狠一巴掌拍在了周正的脑门上,“你小子才扯证三个月,你跟着老大三年都不止了吧,你他妈被女人的枕边风吹得全身都不长骨头了是吧?”

“喂,这件事是我们做的不对,但也轮不到你动手动脚吧。”崔伶俐护夫心切,看到周正被掴,心急火燎地冲到跟前来,却被周正一把抓住了胳膊。

“你别再说了。”他冲着妻子呵斥了一声。

“皓哥,队长,各位兄弟,对不起,我畜生不如,你们打我揍我都可以,别为难伶俐,她已经怀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哈,周正,好小子,你他妈真是带种!”林皓气的脖子青筋暴起,抡起拳头就想挥过去,周正也不闪不躲,眼瞅着就要挨上了,却在临门被一只大掌格挡了。

“老大!”林皓怒嚎,“让我打死这个软骨头。”

“你们走吧。”推开林皓的拳头,韩朗冷声开口,平静地超乎寻常。

“队长,我会辞职,也绝对不入一组,如果你还需要我,我一定肝脑涂地。”

“我们用不起你这个软蛋,还不快滚。”林皓直接将人拽了起来推出门外,当着周正的面把门啪一声甩上。

“阿正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你现在不去一组还能干吗?难不成真要辞职?”崔伶俐忍不住叫嚣起来。

“行了别说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了孩子,我答应了你,就做这一次,我对不起老大,我现在就去辞职。”

崔伶俐叫唤了两声,却见人越走越快,懊恼了一声,只好紧跟而上。

“韩队长,廖局找你。”死气沉沉的办公室被推开,行政小姑娘探出个头,招呼了一声。

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看向韩朗,大家心知肚明,无非就是为了这次陈奎案的落案论功行赏,可恨的是,老大是去吃瘪的。

林皓瞧着韩朗站起身,三两下就挡住了他的去路,“老大,别去了,这种窝囊气咱们不受。”

“行了,当刑警不是为了抢功上位,我们抓人也是为了除暴安良,既然人都抓了,目的到了,也无所谓,这段时间,辛苦各位兄弟了,你们想好吃什么,晚上我做东。”

和几个兄弟无奈地面面相觑,林皓烦躁地扒拉了两下头发。

第三章:是不是和嫂子那啥

推开廖局长办公室大门,韩朗跨步而进,不卑不亢地行了个军礼,“局长你找我?”

精神爽利的老局长放下手头的文案,瞧了他极快地扫视了四周一眼,哼笑了一声,“怎么?在找张正勇?”

张正勇就是刑侦一组的队长,若是论功行赏,他没有不在场的道理。

廖局长站起身,背着手绕过办公桌,拍了拍韩朗健硕的肩头,“这次陈奎的案子呢,我知道是你吃的亏,不过公是公,私是私,既然张正勇抓了人,这功劳就算他的。”

“我明白。”

“呵!”廖局颇为吃惊地反笑了一声,“我还以为照你的性子不大闹一场都奇怪了,怎么着?突然这么冷静?”

“局长说的对,公是公,私是私,您现在说的是公事,至于私底下怎么做,那是我的事。”

廖局长被他一本正经的模样逗乐了,哈哈大笑,“你小子,本事有,就是野性难改,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马上就要退下来了,上头的意思呢要把刑侦大队两组合二为一,我这位置呢不是你也就是张正勇的了,不过正勇那小子心思太沉了点,这点我不大喜欢,这样,别说我不照顾你,下午你去接个人,这人以后就归在你组里,能不能带好对你以后可有大帮助。”

“请局长明示。”

“好,我就直说了,千书记知道吗?”

“千正渊?前任省委书记?”

“嗯,虽然千老早几年就已经退休在家,但是他手里捏着的分量还重的很呐,想要往上升,只要他一句话,你要三级连跳都不成问题。”

“局长,你常常教导我们做人做事不能走捷径,你现在的行为已经超纲了。”

廖局被气笑了,抬手,正打算拍他一脑门,被韩朗闪了一下躲了过去。

“你小子,行了,说正经的,你下午要去接的人就是千书记最疼爱的小孙女,千小朦,警校刚毕业,指明要来我们市局。”

“局长,塞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千金小姐进来就叫照顾我?”

廖局眉头一挑,“韩朗听令,命你下午去接千小朦,这是命令。”

韩朗无奈精神一振,中气十足地应道,“是!”

……

韩朗从廖局办公室出来已经中午休息时间,进来刑侦二组办公室,就见几个兄弟闷在办公桌前嚼着便当,个个悲壮冷硬的面色就跟嘴里吃的是坨屎。

平时这个时候,没点打闹调侃都不正常。

“老大,这你的。”林皓把一份装的满满的便当推到他跟前,随口一问,“完事了?”

韩朗撩了他一眼,没有接过便当,拍了拍手喊道,“兄弟们,精神点,没什么大不了,我们二组有的是干劲和本事,不怕没机会。”

“老大,对不住,我们也不知道周正那小子这么孬。”其中一兄弟按捺着火气斥道。

“唉,跟个女人似的婆婆妈妈,不过一个小案子,看看你们一个个跟酸腌菜似的,怎么跟着我干,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几个兄弟面面相觑,知道这件事老大才是最大受害者,他都扛起来了,他们没道理继续孬下去。

“老大说的对,我们二组有的是干劲和拼劲,一个陈奎算个鸟蛋,有本事缴了黑帝王国的首脑J.king啊。”

林皓一起头,所有兄弟一个个缓过劲儿来,调侃着叫唤起来,“队长,你晚上做东还作数吗?”

“废话,我什么时候说话不作数过?现在吃完饭都给我回去,该睡觉的睡觉,该约会的约会,放大家一个下午假,晚上订了东泰苑,六点准时。”

“哇哦,大手笔啊,老大万岁。”

几个兄弟扭抱在一起,又打又闹,林皓捞过电视遥控,随手一按,挨着韩朗问道,“廖局怎么说?”

韩朗斜了他一眼,挑唇给了个意味不明的笑,“下午你帮我去接个人。”

林皓塞了一大口饭进嘴里,囫囵开口,“哎?你下午不也放假吗?”

“有事!”

“是不是和嫂子……”林皓**一笑,挤眉弄眼地撞了他一把,这日以继夜忙活了个把月,老大这么生猛的男人,八成饿坏了。

不过这传说中的嫂子也是够神秘,全组所有兄弟只知道老大后头护着一个心尖上的女人,却怎么也不肯让人露个脸,这可一点也不像老大坦荡大方的性格,不过这女人轻而易举破了老大的特例,也看得出在老大心里头的分量不轻噢。

想到这,林皓计上心来,“老大,这嫂子你也藏了快一年了,要不今晚上就带出去让我们兄弟也认认脸呗。”

韩朗沉默不语,视线转向电视,渐渐冷凝成幕。

“哇哦,女神乔灵昔,皓哥别换台就看这个。”几个兄弟哇啦啦大叫起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齐刷刷都凑到电视跟前,你推我挤地笑闹,“前凸后翘,颜好腿好胸好,真是人间尤物啊。”

林皓走上前,捶了那兄弟一拳,“大男人还追星,娘不娘?”

“去去去,美女是所有男人的共同资源,咱们这一群万年单身狗,还不准隔着屏幕流两把哈喇子啊?”

林皓搓了搓下巴,也挤到电视跟前,盯着屏幕里绽红的长地毯上,那个被所有男人垂涎的主秀模特,还别说,真是无可挑剔,通透的雪白肌肤,精致如瓷的妆容,修长粉嫩的大长腿,气质如莲,气场温稳。

她的脚上套着银色的系带高跟鞋,带子缠绕着纤细的脚踝,翩跹而来,轻灵妙曼,撩进人心坎里去,灵动的纱摆像是迎风的彩蝶,好像下一秒就要飞起来了,这件衣服太适合她,完全碾压式将别的模特都透明化了。

也难怪,他家里包括老妈几个姐妹在内,全都对乔灵昔哈的不行,每天准点收看她最近新出的第一部电视剧,林皓搓了搓嘴角的笑意,的确有尤物的条件。

“老大,你也过来……”林皓笑着喊道,只是一回身,原本站在办公桌前头的男人早已没了影。

第四章:刷脸的演员

“灵昔啊,这场慈善秀效果不错哦,你的微博近一个月圈粉上千万了,按这势头走下去,下一届的金龙影视最佳女演员非你莫属。”

刚结束采访的乔灵昔疲累的揉了揉太阳穴,“Jerry,下午没事我回去休息了,最近有点累。”

“好好好,我让麦麦送你回去,你好好休息,晚上刘少定了东泰苑的VIP别忘了时间哦。”

“嗯!”

看着乔灵昔拐进洗手间,经纪人Jerry一把拽住了助手麦麦,压低了声音叮嘱道,“我早上交代你的事情可别忘了知道吗?”

麦麦为难的支吾了一会儿,“Jerry哥,这么做真的好么?灵昔姐一向讨厌别人插足她的私生活。”

“你个榆木脑袋!”Jerry推了一把麦麦的脑袋,“灵昔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现在也成功迈入演艺圈,而且她的首部电视剧收视就好到爆,红到发紫也只是时间问题,多不容易摆脱了那个穷酸警察,简直就是灵昔人生里的一颗老鼠屎,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她断的干净,最好连面都别再碰上了,明白吗?”

“我知道了!”麦麦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

“麦麦,去景天小区。”

车开到一半,乔灵昔靠在座椅上,疲累的开口。

景天小区,不就是那个警察住的地方吗!

麦麦手一僵,立刻会意过来,回过头温声劝道,“灵昔姐,你看你这几天累的一点精神都没有,晚上还有投资商刘少的饭局,我还是让司机送你回御府休息吧,你放心,我去景天小区帮你收拾东西。”

车内沉默了许久,才听到乔灵昔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也好,你去吧。”

看着司机离开,麦麦站在景天小区门口抿了抿唇,看灵昔姐也没有太大留恋,会不会是Jerry想太多了。

算了,办正事要紧,有一点Jerry哥说的对,灵昔姐有今天太不容易了,现在演艺事业正值如日中天,不能让任何人坏了事。

熟门熟路坐电梯上了楼,按照乔灵昔说的,麦麦在消防玻璃柜后头成功找到了钥匙。

只是才搭上锁眼,门却从里被打开了。

高大俊朗的男人堵在门口,应该是刚运动过,全身只穿着一条拳击短裤,壁垒分明的健硕身躯上还盈着满满的汗水。

“怎么是你!”韩朗不悦的凝眉。

麦麦看呆了足有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吞了吞喉咙,开口,“不好意思,我来帮灵昔姐收拾东西。”

说句良心话,这男人除了穷酸点,真的无可挑剔,见过模特圈演艺圈那么多男模男星,还真的找不出一个比这男人更有料的身材,更man的颜值了,要不是Jerry哥极力反对,或许还能帮着劝说让他也进这圈,说不定和灵昔姐的机会更大一些。

回应麦麦的是,韩朗直接甩身离开,砰一声,将自己关进运动室内,留给她寥寥几字,“卧室,自己拿。”

“脾气真大,也难怪灵昔姐受不了。”麦麦哼哧了一声,进了卧室开始将乔灵昔贵重的东西都收了起来,至于衣服之类的,一概不要。

出来的时候,才看到韩朗已经洗好澡换好衣服坐在沙发上翻着一本军事杂志。

她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从包里掏出一个深蓝色的丝绒盒放在茶几上,“这是灵昔姐的戒指,她交代我还给你。”

沉然的目光缓缓移到茶几上,韩朗没有动,只冷声问道,“她为什么不自己来还。”

“你应该知道,灵昔姐现在的身份不方便,你也不想她被狗仔拍到进入这穷酸的小区吧?”

“呵!”韩朗反笑了一声,有讽刺,也有愤怒,更多的却是攥心的窒闷。

“还有,灵昔姐现在和你完全是两路人,我希望你别再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企图再纠缠她,更不要四处张扬你们已经过去的这段错误的婚姻,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他冷不丁接过话茬,徐徐站起身,稳健如山的体魄让麦麦亚历山大,以为他要动粗,她惊恐出声,“你想干嘛,我告诉你,你敢动我一根汗毛,我一定告你。”

颤抖的话音还没落地,只见他极快的捞过桌上的丝绒盒子,咻一声,准确无误地丢进足有五米远的垃圾桶,“回去告诉她,高枕无忧地做她的大明星,我们老死不相往来,不送!”

看着那健硕的背影进了卧室关上门,麦麦才大大松了口气。

唉,做坏人真的要遭报应啊,揪心死她了,但为了灵昔姐,值了!

听见大门关上的声音,韩朗才缓缓开了门,从卧室出来,他双手插着裤袋,晦涩不明地盯着垃圾桶里那无辜躺着的戒指,居高临下的视线里蛰伏了沉重的落寞,他俯下身,捞起戒指盒,寸寸捏进大掌里。

……

晚七点,东泰苑501包厢内早已沸腾一片。

“队长,哥几个上大排档撸个串就行了,用不着上这种吃钱的地方,不适合咱们。”

一哥们不习惯地推了推跟前镀了鎏金的瓷碗。

“这个把月,兄弟们都没吃好睡好,今天你们放心点,这一两顿还吃不穷我。”

几个兄弟面面相觑,**的笑闹,“老大,该不会是嫂子有喜了吧?这是要喜当爹的节奏啊?”

话才落地,韩朗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以后嫂子这话题谁提揍谁。”

眼力尖的另一兄弟立刻嗅出了不对劲的苗头,及时岔开话题,“咦,这皓哥平时有吃的都赶第一个,今儿个怎么当起了千金小姐,这都几点了还不见人。”

“难怪我一路打喷嚏,原来哥几个都在念叨我啊。”林皓恰时推门而进,不客气地端起韩朗跟前的水杯,咕噜噜灌了个底朝天,“老大,不是我说,你让我接的这人真是……”

“大家好……”

大门陡然被撞开,一句大声咋呼吓的林皓一口水差点没呛个半死,他咳了半天才缓过劲儿,“不是我说,不是送你回去了么?你怎么会在这?”

第五章:这口气酸的

“哼,不让我来,我不会偷偷跟着你吗?”

“皓哥,这位是谁?”

“好吧好吧,来了来了我就顺带介绍了,这位是上头派发我们组的新成员,千小朦。”

“哇哦,我们和尚庙也终于有女人了,上头总算开窍了,小妹妹,长的真是水灵,以后多多指教哟。”

“恩恩,指教指教!”千小朦人来熟地应道,视线在桌上绕了一圈,扫过韩朗的时候,清灵的眸子陡然一亮,她二话不说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韩朗,惊的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朗哥哥,我总算找到你了。”

韩朗懵逼了一脸。

他扯了扯,却发现她的手劲奇大。

“先松开说话。”

千小朦睁着圆滚滚的大眼,失落的松了手,“朗哥哥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小梦啊,小时候你都叫我小梦的!”

“小梦?”韩朗凝眉细思了许久,总算挖出脑海中许久以前的一点模糊记忆,“就是住在我隔壁陆奶奶家的小梦?”

千小朦惊喜地差点把脑袋点折了,“对对对,你想起来了对不对?我小时候住在我姥姥家里,就是陆奶奶,我爸妈来接我走的时候,你说长大了会来找我的,可是我等了这么多年你都没来找我,幸亏我记得你说过长大想要当警察,于是我就考了警校,找人查到你任职的市,终于找到你了。”

这特么就尴尬了,老大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忠实迷妹。

所有兄弟识趣的都选择吃起东西。

“朗哥哥,你说,你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来找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想念和你一起在白鹭村的日子,你还说长大了要娶我嘞。”

千小朦拖了个椅子过去,硬生生挤入林皓和韩朗之间。

这种玛丽苏剧情是个什么鬼,男主还是刚正勇猛的老大,想想就让人起鸡皮疙瘩。

韩朗正要端起的水杯又被她推了回去,不依不挠地问道,“你说呀,你是不是忘记我们的约定了?”

“啊,这个好吃,兄弟们尝尝这个。”

“皓哥,你跟前那盘啥,看起来不错,夹点过来我们尝尝。”

“……”

“朗哥哥!”

韩朗刚拿起的筷子又被猝不及防的抽走,他无奈的揉了揉眉心,知道不说点什么,今天这顿饭就别想吃了,“你爸妈来接你的时候,你拽着我的裤腿哭天喊地,眼泪鼻涕蹭了我半条裤子,我不松口你就不走,我说娶你,是你耍赖如果我不说,你就去跳村口的那口水井。”

千小朦干干的抽了抽嘴角,打哈哈地转移话题,“呵呵,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重点是你说过啊,大男人说到就要做到啊。”

“小妹妹,你来晚了,你的朗哥哥已经有朗嫂嫂了。”不知道是哪个嘴贱的,一顺溜就吐了出来,瞬间把房内的气氛搞的鸦雀无声。

“啊,哈哈哈,大家吃饭吃饭,别扯乱七八糟的,这顿饭这么贵,你们还有工夫瞎逼逼。”

“是啊是啊,赶紧吃赶紧吃。”

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完了,千小朦愕然瞪大眼,好不容易消化掉朗嫂嫂三个字,屁股就像扎了针似的坐不住了。

“朗哥哥……”

林皓眼疾手快,还没等她哭闹上,就率先将电视打开,并把音量调到最大,千小朦的鬼叫狼嚎瞬间都消了音。

赶巧的是,电视上正开始播放黄金八点档偶像剧,男主深情款款的握着女主的手,两人情深意浓地对视。

“咦,是乔灵昔的新剧,我妈和我妹每天掐点追剧。”

“哈哈,女神果然是女神,这男的真是占尽便宜啊,乔灵昔第一部戏啊,什么荧屏初吻,头次床戏都要贡献给他。”

林皓拿起跟前的纸巾盒丢了过去,笑骂,“大男人这么八卦,娱乐明星都管上了,咸吃萝卜淡操心。”

被丢纸巾的哥们立马怒怼反击,旁边的兄弟来劲儿地开始起哄,唯独韩朗静坐沉默,一声不吭地盯着电视屏幕,对四周的打闹视若无睹,千小朦再粗神经也察觉到了韩朗的阴郁。

她顺着韩朗的视线看了看屏幕上的女人,仔仔细细从上扫到下,然后垂头看了眼自己的胸部,不满的哼道,“朗哥哥,这种影星没几个纯天然的,都是后天制造,你别相信哦,她们卸了妆根本不能看,而且电视都是经过处理的,他们本人才没有电视上这么漂亮这么好身材。”

“哎哟哟,我说小妹妹,这口气酸的,好像看到人家整容了似的,你这是典型的嫉妒羡慕恨啊。”

“要你管,本来就是,有本事你去现场看看她本人啊,指不定还没我好看嘞,对不对啊朗哥哥。”

‘啪’一声重响,韩朗压下筷子,清冷的眼底满布阴霾,“我出去抽口烟。”

“朗哥哥,我陪你……”

林皓单手就拽住了千小朦,瞪了她一眼,“你丫眼神不好使,老实待着!”

“皓哥,老大这是咋了?这两天不对劲儿啊。”

林皓皱着眉头撸了把头发,“你问我我问谁?吃吃吃,甭管那么多。”

刚夹了两口,又觉得哽在喉头似的,林皓放下筷子,“我还是去瞧瞧吧,你们吃着,别让这丫头出来闹。”

“好嘞。”

“喂,你们太过分了!”

……

一出门,林皓就瞧见了叠着腿儿,反身靠着栏杆的韩朗,浓浓的烟圈弥漫,也盖不住他一脸的沉闷。

“你有一年多没抽了吧?”林皓走了过去,搭着栏杆看了他一眼,“和嫂子吵架了?”

韩朗狠狠吸了一口,将烟头丢在地上用脚碾熄,“离了。”

林皓惊的差点把木质栏杆扯下来一截,“她说的?”

“我说的。”

“不是我说……”林皓一股恶血堵在喉头,哽的全身不舒坦,“你当初花了多少工夫才娶到人啊,晋升机会不要了就算了,还差点为她舍了条腿,我当初还想着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你收的服服帖帖,这人我还没见着呢,你现在说离就离是唱的哪出啊?”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