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帝少独宠总裁不约by佚名林锦瑟沉轩在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2:01

《帝少独宠:总裁,不约》是由“佚名”所著,男主是沉轩、女主是林锦瑟,她是林家最不受待见的私生女,意外的相遇,他们彼此产生了情愫,可是命运让两个人越走越远。

帝少独宠:总裁,不约

第一章:小三的女儿

昏暗的房间里,一男一女纠缠在冷色调的大床上。

瞧着他英俊的脸,林锦瑟不发一言,而是抬手直接挽住他的脖子。

微微喘着气,她狂跳的心脏几乎要钻出心口。

亲吻着沉轩的唇瓣,她的动作生涩毫无章法,而颤抖的手,揭露着她的紧张。

沉轩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他咬着牙,声音喑哑,“你是故意的?”

说着,他伸手捏起林锦瑟的下巴。

林锦瑟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漫起水雾,她娇俏可怜的模样,让沉轩狠狠的咬了一下后槽牙。

“小东西!”低声呢喃,他猛地吻住了林锦瑟的唇瓣。

林锦瑟立即回应他,她的青涩让沉轩内心升起几分怜惜。

林锦瑟的微微睁开泪眼朦胧的双眼,看着闭着眼睛认真亲吻自己的他。

如果这一切是梦,那么不要让她醒来……

林锦瑟胆小了二十一年,就胆肥了这么一次。

突如其来的痛楚让沉轩嘶的吸了一口气,但是他却语气愉悦的道:“小野猫。”

感觉到他的愉悦,林锦瑟似乎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这一切如同梦境一样,嘴角带着笑意,林锦瑟忍不住往沉轩身上靠了靠。

忽然一阵火辣辣的痛楚从脊背传来,林锦瑟的美梦瞬间破碎,那些美好如同海浪一般迅速抽离。

林锦瑟皱了皱眉,从梦中迅速清醒,落入视线的是一个拿着棍子的中年女人。

原来刚才的一切真的是梦,而且还是重复着昨晚她勾引沉轩的场景……女人眼眸里满是血丝的瞪着她,看她睡得那么安稳,中年女人上前来,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从床上提起来。

“你放开我……”痛得小脸发白,被拖下床的林锦瑟哭着道。

“睡得很开心啊!你这个不知死活的贱人!”中年女人恶狠狠的说完,就将她猛地甩到地上。

整个人摔在地上,林锦瑟还没来得及爬走,中年女人就提起棍子,狠狠的抽打在她的身上。

一下一下火辣辣的痛几乎要了林锦瑟的命,林锦瑟痛得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她哭着道:“别打了……”

“让你害你姐姐!让你连沉轩都敢睡,跟你那个小三妈一样下贱,今天不打死你,我高悦跟你一个姓!”高悦说罢,轮着棍棒的手更加用力。

被打得几乎半死,林锦瑟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抱着自己的身子。

好痛……

高悦见此,狠狠的将棍子一把丢在她的脸上。

额头被棍子打得立即破皮,鲜血顺着她脸流到脸上,林锦瑟意识恍惚,她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死去。

高悦的声音还在耳边不断:“我现在不会打死你,锦秋所承受的,我会让你十倍奉还,一个小三的女儿,还敢陷害我女儿!我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说罢,高悦便气喘吁吁的转身就走。

随即“哐”的一声巨响,林锦瑟感觉世界都暗了下来。

她知道昨晚勾引沉轩,今天没有好结果……可承受这一切的时候,还是觉得很难受。

明明是爸爸要把她送给有钱人讨好对方,结果她跑了害得林锦秋被对方当做是她给强了,他们却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她的身上。

浑身痛得几乎要晕过去的林锦瑟忽然听到了手机铃声,她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在床上找到自己的手机,她看到是沉轩打来的,黯淡无光的眸子里绽放出光彩来。

按下接听键,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就传来沉轩冷得陌生的声音:“林锦瑟,你真是好样的!我就说昨晚你为什么那么主动,原来是为了害你的姐姐!”

第二章:再遇

林锦瑟拿着手机的手抖了一下,眼中的光彩瞬间黯淡,她张口,声音虚弱的道:“你也这样想我?”

“你从来不亲近我,昨晚那么主动,不就是因为怨恨林家对你不好?亏你姐姐对你那么好,你却给她下药把她推进火坑,知道她喜欢我,所以捷足先登跟我发生关系,你真令我恶心!真是有什么根就有什么种!你最好祈祷你姐姐没事情,不然我饶不了你!”沉轩语气满含厌恶跟愤怒的说完,就猛地挂断了电话。

林锦瑟握着手机的手剧烈的颤抖,眼泪从眼眶里涌出,她低声抽噎着道:“沉轩……你也这样想我……你也看不起我是小三的女儿吗?可我能选择自己的出生吗?!”

……

夜幕降临,林家大宅灯火通明。

而林家一楼最偏僻的房间窗户被悄悄打开,背着一个背包的林锦瑟从窗子翻出来,嘭的一声落在地上,她痛得脸色又白了几分。

死死的抓着地上的草,她慢慢的在院子里爬行。

从铁门钻出去,她拖着满是伤痕的身子在路上慌张的找车。

看到一家门口前停着一辆装满花的小货车,林锦瑟赶紧跑过去,然后趁着没人跑到车上,用花掩盖住了自己的身体。

一颗心狂跳,她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背包,整个人狼狈不堪。

绝对不能留在林家,他们会因为林锦秋被强而让自己付出十倍的代价,以前有沉轩保护自己,可是现在他也不信自己了。

想到这里,林锦瑟就有些难受。

车子很快就开动了,林锦瑟看着林家越来越远,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就在林锦瑟刚放下心,忽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的林锦瑟看到是沉轩打来的,她吓得手一滑,就按下了接听键。

“林锦瑟,你还敢跑,给我回来!”电话那边传来沉轩暴躁的怒吼。

被一吼的林锦瑟把手机给丢了,想了想,她还是捡起手机,直接丢在了马路上。

落在马路上的手机很快被后面的车辆轧成粉碎,林锦瑟透过缝隙看到碎成几瓣的手机,知道自己与沉轩、林家再无联系。

她只祈祷流年里不要再遇到他们。

烈日炎炎,穿着朴素,头戴一顶鸭舌帽的林锦瑟抱着花盆匆匆的往敬临轩斋走去。

“敬临轩斋”是刚开的餐厅,复古风格的装修。而今天是敬临轩斋的开业之日,她来送这家负责人定下的庆祝花篮。

因为视线被遮挡,抱着花篮的林锦瑟迎面就撞到了一个人。

花篮被撞飞,林锦瑟刚想道歉,但是撞到对方冷漠的眸子里,她被吓了一跳,随即便猛地低下头去,刻意压低声音道:“对不起对不起……”

说着就要去捡花篮,然而手腕却猛地被对方抓住了。

沉轩冷着一张脸,将她死死的拽住。

林锦瑟的心脏砰砰直跳,手不自觉的摸进口袋里,紧紧的攥住了手机。

“好久不见,林锦瑟。”褪去了当年的暴躁脾气,此刻的沉轩看起来沉稳而且极具气势,寥寥两句,就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你认错了……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林锦瑟缩着身子,不住的挣扎着。

跟着沉轩的几个人都小心的打量着她,却也没有多言。

“五年不见,撒谎的品性更上一层楼。”薄唇微勾,他凤眸里满是嘲讽。

第三章:和你道歉

林锦瑟当众被刺得脸无血色,猛地挣开沉轩,她不做解释,而是转身去捡花篮。

迅速的抱起花篮放在餐厅门口,她低着头,接着去抱第二个花篮,俨然一副并不认识沉轩的态度。

沉轩放在身侧的手握紧,看着林锦瑟忙碌的搬着花篮,他嘴角的冷笑加深。

曾经不管怎么样也是林家的千金,从家里逃走就为了过这种生活么?

再搬起一个花篮的林锦瑟刚转身,手中的花篮就被上前来的沉轩一把推翻。

林锦瑟后退了两步,她垂眸紧张而又低声下气的道:“是客人对花篮不满意吗?不满意的话我们重做,但是损失得你们自己承担。”

沉轩拽住她的手,眸色冰冷的道:“你从家里逃走就是为了过这种日子?!”

林锦瑟抿着唇不发一言,只是不住的挣扎着。

“你今天不说清楚,就别想离开。”死死的攥着她的手腕,沉轩眸子染上薄怒。

他这些年已经很少发怒了……可一遇到她,他就克制不住的生气。

“不用你管,你放开我!”知道沉轩不会放过自己,林锦瑟像是炸毛的猫一样剧烈的挣扎道。

“呵……不用我管?!当初勾引我,爬我床的人是谁?!还有你姐姐,你必须回去道歉!”说着,沉轩就拉着林锦瑟往停车场走去。

“我不回去!你放开我!”林锦瑟一边挣扎,一边拿出电话给自家花店的老板打电话。

众人看着这一幕,都悄悄的议论着。

一向对女人没什么兴趣的沉总居然会当街跟一个女人这样拉拉扯扯,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电话一接通,林锦瑟就扯着嗓子哭道:“老板,有人欺负我!你快来救我啊……”

沉轩闻言,猛地停下来,扭头看向林锦瑟,他抬手把她的电话直接抢过来,然后狠狠的砸到了地上。

双眸带着血丝的盯着哭得梨花带雨的林锦瑟,他咬紧了后槽牙:“林锦瑟,我在欺负你?!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撒谎?!你做错了事情,我让你回去道歉就是欺负你吗?!”

哭着挣扎的林锦瑟摇着头,低声道:“求你放过我吧……沉轩,你的事情我跟你道歉,对不起。”

“我的事情你以为道个歉就完了?!”沉轩被气得双眼发红,手上的力度更大。

林锦瑟咬了咬牙,她知道那种事情,无论如何沉轩都不会那么轻易的算了的,可她不能再跟沉轩纠缠了,她必须远离他的生活!

被拖着往停车场走去,林锦瑟心中慌乱不已。

想到自己回去会被打死甚至被抓去给别的男人,林锦瑟一着急,猛地扑到沉轩的手上,她狠狠的一口咬住了沉轩的手背。

沉轩痛得立即松手,林锦瑟被他大力的甩到地上,屁股瞬间跟开了花一样的传来刺痛,她皱起一张蜡黄的小脸,眼泪都从眼眶里溢了出来。

但顾不得痛楚,她赶紧从地上爬起来,逃也似的转身就跑。

沉轩来不及看自己的手怎么样,迅速追上去。

她就那么讨厌自己么?!

林锦瑟闷头狂奔,一下子撞进一个人的怀中,差点又跌倒在地,却被对方及时拉住了手臂。

抬头看到是自家老板顾眠,她赶紧躲在了顾眠的身后。

一头微卷发的顾眠长相颇为俊秀,将林锦瑟护在身后,他堆起满脸讨好的笑意,对停在他们面前的沉轩道:“沉总这是怎么了?是我这位小员工弄坏花篮让你不高兴了吗?”

第四章:断了活路

沉轩总觉得顾眠有点熟悉,却又想不起来,但是他更在意的是林锦瑟。

没有理会顾眠,他紧盯着躲在顾眠身后的林锦瑟,语气满含威胁的道:“过来。”

林锦瑟摇了摇头,紧紧的揪着顾眠的衣服,她低声道:“老板,我没有弄坏花篮,是他自己弄坏的,还说一些奇怪的话。”

沉轩听到她的话,气得顿时七窍生烟。

“林锦瑟!你还要撒谎装无辜到什么时候,给我过来!”大声的咆哮道,沉轩恨不得把这个女人直接抓过来狠狠修理一顿。

林锦瑟听到他的怒吼,吓得又后退了两步,躲得更远了。

“沉总,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非要为难一个小小的员工?她犯了错我替她道歉,还麻烦沉总大人有大量,放过她这一回——”

“她是你的员工?”没什么耐性听顾眠废话,沉轩打断了顾眠讨好的话。

顾眠点了点头,那俊秀的脸上带着忐忑的道:“她只是一个小员工……平时就跑跑腿。”

“如果你还想你的花店开下去,最好给我辞了她!”沉轩冷漠的看着顾眠,语气满是不耐。

听到他的话,林锦瑟脸色一白,紧紧的攥着顾眠的衣服,她不敢说一句话。

当初她从家里逃出来,死乞白赖的求着顾眠收了自己,不会插花艺术,她努力的学,即使一开始工资不高,她也挺了过来,决不能让沉轩就这样断自己的活路。

如果是她自己一个人……那没了工作就没了工作,关键家里还有一个小的,身体又不好,一直被药养着,她哪能再花费时间去找第二份工作?要知道现在的工作都得先压一个月的工资……顾眠闻言,立即点头笑道:“好好好,都按照沉总说的,我回去就让她把她这半个月的工资拿着走人,给沉总惹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林锦瑟没想到顾眠居然一口答应,当即便红着眼眶摇头祈求道:“老板……”

“老什么板!你得罪了沉总我还能帮你呀,走,回去把钱拿了就走吧!”顾眠故作凶巴巴的道,说完就拉着林锦瑟就走。

林锦瑟这样懦弱性格的人,能找到一份工作太难。

沉轩就是故意断她活路,不想回来,他会把她逼到绝路让她自己乖乖回来!

两人上了车,林锦瑟刚想开口祈求顾眠,顾眠就率先开口道:“你怎么就得罪了那小子?”

林锦瑟低着头,嗫嚅着道:“我撞了他一下。”

顾眠手搭在方向盘上,眸色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道:“你没说假话?沉轩这人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呐。”

“老板,你不会真的要赶我走吧?”林锦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一脸可怜的问道。

“我刚才唬他的呢,走吧,都怪你,害得我饭都没吃完。”顾眠说着,就发动了引擎。

听到他的话,林锦瑟顿时松了一口气。

“老板,你在这个新开的店吃饭啊?听说好贵呢,一顿最便宜的都上万了。”一脸的好奇,她黑白分明的瞳孔里满是唏嘘。

顾眠这个人小气吧啦的,林锦瑟真不敢相信他会舍得在这种地方吃饭。

“哎呀,这不随着朋友蹭一顿吗,所以说都怪你。”顾眠嘀咕着道,然后就认真的开车了。

林锦瑟脸上浮起歉意,颇不好意思的轻声道:“对不起啊老板,不过老板穿西装的样子挺帅的。”如果再修理一下被他自己称为艺术家的发型应该更帅吧……

第五章:穷追猛打

顾眠被她讨好的这么一夸赞,脸不动声色的红了起来,但是嘴上依旧不饶人的道:“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回去之后把昨天别人订的插花都给我弄好!”

“好的,老板。”林锦瑟释然的笑着回答。

林锦瑟当初赖着顾眠,只是为了糊口。但两人相处了五年,胆小害怕社交的林锦瑟也被他教导得开始跟人交流了,虽然不太熟练,可林锦瑟也在努力改变自己,让自己融入社会里。

夕阳西下,林锦瑟坐在花店的橱窗边,神色柔和的插着花。

忽然门口传来“欢迎光临”感应器的声音,缩在收银台前打游戏的顾眠没有理会。

林锦瑟立即放下手中的花朵,起身正要去接待客人,然而看到是沉轩,她本能的后退两步,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心脏紧缩,她站在万千花朵后面,脸色略有些发白的看着沉轩。

身着高定银灰色西装的沉轩站在花朵的另一边,那俊酷的脸上毫无表情。

顾眠发现林锦瑟的不对劲,抬起头来,看到沉轩站在花店门口冷冰冰的盯着林锦瑟,他一脸想死的表情。

早知道让她下午先回家休息半天得了……

“沉总怎么有空来我这小小的花店,是给女朋友买花吗?”抓着头发从收银台走出来,顾眠脸上堆着笑。

沉轩闻言,扭头看向他,嘴角掀起一抹嘲讽,他往里走了两步,抬头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才语气不咸不淡的道:“合着你们两个之前唱双簧,耍我呢?”

顾眠闻言,顿时大惊:“怎么会……她这不是一回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我,我心软嘛,人家一小姑娘也不容易,本来个性又怕人,没了这工作还怎么生存?沉总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小姑娘一般见识嘛。”

说到后面,他嘿嘿一笑,悄悄对林锦瑟使了个眼色。

林锦瑟垂眸,好半响才开口道:“对不起,沉总,之前是我的错,我跟您道歉,还希望您放我一条生路。”

顾眠听到她的话,轻不可闻的叹了一下:让她说两句奉承话讨好一下,她这说的啥?

“看样子,老板是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沉轩瞥了顾眠一眼,表情冷漠。

听到沉轩的话,林锦瑟手握成拳。

顾眠曾经问过她,但是她没有透露半分,因为她害怕顾眠知道自己是小三的女儿会讨厌自己。

“我就做这小本买卖……只要能干活就行了。对了,下班的时间到了,你先回去吧。”顾眠依旧满脸带着和气的笑。

林锦瑟知道他这是帮自己,立即点头,她转身匆忙的去拿自己的包。

只是才走出两步,沉轩就开口冷声道:“我要订一束玫瑰花,让她给我送去,晚上七点我会告诉她送到哪里。”

顾眠嘴上的笑意一僵,但还是点了点头,看向了林锦瑟。

林锦瑟抿了抿唇,声音细若蚊足的道:“好的……”

只要他不逼着顾眠把自己赶走,让她加班也没所谓。

沉轩没再多言,转身就走。

看他似乎没有再要为难自己的意思,林锦瑟猛地松了一口气。

还以为他来这里,就是为了看看自己有没有被辞退。

“我说,你跟沉总认识?”顾眠看她一见到沉轩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那么害怕,忍不住询问。

“我先回去,我收到他的信息会过来的。”林锦瑟避开了他的问题,说完就赶紧去拿包。

顾眠盯着她的脊背若有所思的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去收银台前坐下来继续打游戏。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