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婈慕少商小说目录全文《爱你然后忘记你》

发布时间:2018-11-07 12:06

言婈慕少商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爱你然后忘记你全文在线阅读,爱你然后忘记你是作者娑婆禅风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言婈慕少商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这是黑色皇冠806号房的房卡,你今晚准备一下。”言婈盯着对方递到眼前的房卡:“慕少商,你什么意思?”慕少商神色漠然,似乎看不见言婈的震惊和愤怒。“王林电脑里有他行贿的记录,他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对于你来说,拿到资料,不是难事。”“所以你就叫我去陪睡?!”言婈声音陡然拔高。她没想到,慕少商居然可以这般轻描淡写地说出这样的话,“慕少商,你在剜我的心。”“剜心?不过是一场交易,你扯上心做什么?”慕少商觉得好笑。

爱你然后忘记你

第一章 黑色房卡

“这是黑色皇冠806号房的房卡,你今晚准备一下。”

言婈盯着对方递到眼前的房卡:“慕少商,你什么意思?”

慕少商神色漠然,似乎看不见言婈的震惊和愤怒。

“王林电脑里有他行贿的记录,他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对于你来说,拿到资料,不是难事。”

“所以你就叫我去陪睡?!”言婈声音陡然拔高。

她没想到,慕少商居然可以这般轻描淡写地说出这样的话,“慕少商,你在剜我的心。”

“剜心?不过是一场交易,你扯上心做什么?”慕少商觉得好笑。

“交易?”言婈自嘲地重复了一遍:“我给你当了五年的会所间谍,牺牲色相,喝酒喝进了医院,替你搜集了多少情报,在你眼里就只是交易?”她笑地眼眶微微泛红。

“不然呢?”慕少商毫不在意。

“我喜欢你,你看不明白吗?”言婈红了眼,话就这么脱口而出。

慕少商眉宇却轻轻皱起:“我是商人,只论交易,你只说去还是不去?”

言婈被他的冷漠和无动于衷打败,论心狠,她不是对手。

跟慕少商这样的老道猎人谈判,手里没有点筹码是不行的,他有她的心做筹码,可她呢?

什么都没有。

“好,我去。”言婈自嘲一笑,抄起桌上的黑色房卡,大步离开,不再多看他一眼。

慕少商沉默地看着言婈纤长的身影越走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他有些烦躁地拉了拉领带,从抽屉里翻出一包烟,静默地点燃,将自己隐匿于吞吐的云雾中。

第二天一早,言婈回来的时候,换了一身衣服。

慕少商抬眸看了一眼窗外,晨光熹微,他竟然一坐到了天亮。

“你去了?”他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多此一问。

“不然呢?”言婈却娇俏一笑。

“言婈。”慕少商危险地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言婈走上前来,一只腿轻抬,坐在了他的膝上,雪嫩的胳膊揽上他的脖子,小嘴轻轻凑道他耳边,妩媚地吐出一口气:“你满意了吧?”

“下去。”慕少商声音一沉,周身的清冷和疏离刺得言婈一痛,慕少商这是嫌她脏吧?

言婈自嘲一笑,敛去眼底的情绪,从慕少商身上起来。

拿出一个白色的U盘举到他眼前:“你要的东西。”

慕少商眸光一沉,起身捏住她的手腕:“看来你也没这么抗拒?”

“慕少商,你知道的,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她的笑艳丽绝伦,眼底的心痛却无人看见。

慕少商凝视她良久,伸手去拿言婈手中的U盘,不想却握了个空。

言婈一把收回U盘,捏进了手心。

慕少商看向她:“什么意思?”

“我们也来谈笔交易,如何?”

第二章 我还是处女

言婈娇媚的笑容令慕少商有些不习惯。

“你要什么?”

她闻言,眼中笑意加深:“慕总,这东西是我用身体换的,不如,你也用身体来换吧。”

慕少商眉毛跳了跳:“你说什么?”

言婈没再回答,而是盯着他开始宽衣解带。

慕少商于她有救命之恩,他帮自己还清了父亲欠下的高利贷赌债,将她从那些丧心病狂的人手中救出来。

他是她的神,她的英雄,也是她的主人,可她却想成为他的——爱人。

“你干什么?”慕少商真的怒了。

言婈面容淡定地脱着,很快便不着寸缕。

她如同一条灵活的水蛇一般,缠上了永远清冷禁欲的慕少商。

慕少商顿时厉声呵斥道:“下去!”

“U盘。”言婈只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慕少商伸手去扯她的动作顿住。

言婈顺势将他推倒在床,跨坐在了他的腰上,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慕少商,妖冶一笑:“在商言商,是你教我的。”

“你不要挑战我的忍耐。”慕少商危险地声音响起。

言婈轻笑:“那就试试我们各自的底线在哪里吧。”说完,捧着慕少商的唇就这么吻了上去。

双唇相接的刹那,有无数五颜六色的烟花在她脑海里噼里啪啦地炸开了花,两个人的身体都是激烈地一颤。

这般的挑逗和挑衅若是还没有反应,那慕少商也不是个男人了。

言婈自以为凶狠的吻技实际上青涩的要命,很快便被慕少商一个翻身狠狠地压在了身下,反客为主,攻城略地起来。

慕少商狠,言婈就比他更狠。

两个人互不相让,似乎心中憋着一股什么火气似的,都想狠狠地发泄在对方身上。

慕少商双眸一沉,猛地起身将她拽进浴室。

打开花洒,扔给言婈,讥讽地说:“洗干净!”说完,扭头就走。

言婈脸色一白,突然发狠将慕少商也拉进浴缸,飞快扒拉掉他湿透的衣服。

慕少商瞪着她:“放手!”

“就不放,煮熟的鸭子我还能让他飞了?”言婈冲他挑衅一笑。

慕少商气得额头青筋直冒,言婈居然将他比作鸭子,瞬间火上心头!

一个翻身,被摁在水里的人变成了言婈,慕少商之前压抑的邪火一下子窜了上来。

分开言婈的双腿,猛地用力,冲了进去。

“啊!”言婈猝不及防被他贯穿,惊叫声让慕少商陡然停下了动作。

垂眸看向身下脸色疼得惨白的人儿:“言婈,你——”

他进去的时候明显遇到了阻碍,水里也浮起了几丝嫣红。

“对,我还是处女,你没想到吧?”

第三章 残忍的惩罚

言婈话音刚落,慕少商便陡然抽身离开,近乎无情。

“你去哪儿?”她急急地追了上去。

慕少商看着她的眼底露出了失望和厌恶:“我最恨别人威胁我,你越界了。”

他将她带到了会所,吩咐妈妈桑给她安排接客。

言婈心中满是震惊和不相信,冲上去拉住他的袖子质问:“慕少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这就是你自作聪明的下场。”慕少商一根一根将她的手指掰开,毫不留情地任由会所的人将她拖走。

言婈手脚并用地挣扎,流着泪控诉:“U盘是真的!慕少商,你会后悔的!”

他怎么能这样?自己一片痴心对他,他却肆意践踏。

在会所待了五年,无论再难再苦,她都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因为她只愿意把身体奉献给他一个人,可他竟然这样轻飘飘地说让她去接客?

慕少商,你是真的没有心吗?

“真假无所谓,后悔的人该是你,不是我。”慕少商整理好衣领,转身漠然离开。

言婈望着他决然的背影,撕心裂肺地喊道:“慕少商,我恨你!”

保镖们拖着她走,言婈发疯般地挣扎尖叫:“放开我,我不去!”

妈妈桑走了进来,啧了一声:“把药给她灌下去!”

对付言婈这种倔得跟头驴似的丫头,她向来都用这样简单直接的手段。

“噗——”言婈一口吐了出来,死活不肯。

妈妈柳眉倒竖,吩咐道:“灌!”

于是保镖们手下更不留情,言婈终究还是敌不过,被灌了整整一杯,身体顿时便开始发起热来。

一个肥头大耳的老色鬼在小姐的领路下进了房间,看到模样出众、身段风流的言婈很是满意。

老男人搓着手滢笑着扑来。

言婈挥舞着手躲闪大叫:“滚开,滚呐!!”换来的却是老男人一个用力的巴掌:“找死!”

言婈被扇得嘴角流血,幸运的是迷糊的神智却顿时清醒了不少。

她飞快地抄起桌上的一瓶白兰地,狠狠砸在了老男人的头上,趁他惨叫之际,夺门而出。

慌乱之下,似乎撞到了一堵高墙,随后头顶传来一声闷哼。

紧接着她被一双修长干净的手扶住了肩膀,温和的嗓音在耳畔响起:“你没事吧?”

神志朦胧间,言婈仿佛看见了慕少商,她立刻死死地抓住他的手,恳求道:“救我!”

男子温和的眼眸中划过一道深邃的光,他浅浅勾起唇角,回答了一个字:“好。”

不知道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记忆里混乱的场景断断续续地在脑子里回响,等言婈意识渐渐清醒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伏在自己身上卖力抽动的男人。

她顿时下身一缩,震惊地看着对方。

男人被她的动作弄得一激灵,闷哼了一声,随即伸手抚了抚她的脸,轻声哄道:“别怕,放松点。”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了开来。

第四章 她的报复

“言、婈!”

是慕少商,他正一脸阴沉地盯着她。

昨日的一幕幕袭上心头,言婈心碎的同时陡然升起了一股恨意。

慕少商,他是真的要毁了她啊。

出于一种诡异的报复心理,她目光深深地看慕少商一眼,随即转头,一把勾住身上男人的脖子,声音又酥又媚:“哥哥,不要停!”

说完,当着慕少商的面就这么吻上了别的男人的唇。

慕少商你不是要我接客吗?

好,我当面接给你看!

“好。”

身上的男子宠溺地朝她一笑,十分配合地动作起来,动作比之先前更激烈了几分,直冲撞得言婈不住地哼吟出声。

一时间,房间里的大床发出剧烈摇晃的声音,洁白的被褥随着两具纠缠的玉体,跌宕起伏,整个场面靡乱得让人惊目。

这疯狂的一幕刺激了慕少商的神经,他额头上青筋暴起,看向言婈的目光恨不得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他怒骂了一声:“放荡!”

慕少商冲过去就是一拳揍在男人的脸上,不料却被他敏捷地躲过,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披上浴袍将言婈连人带被揽入怀中。

“你这样冲进来打断我的好事,不觉得很无礼?”

看清男人那张俊逸出尘的脸,慕少商的拳头死死地攥在一起,几乎是从牙缝中蹦出的这两个字:“林、景、渊!”

林景渊笑了笑:“好久不见,慕少。”

“居然是你?”

林景渊从来不会来这种风月场所,他怎么会跟言婈搅在一起?一时间,无数的猜想在慕少商的脑海里划过。

这个人叫林景渊?

言婈倚在他的怀里,抬眸打量着,林景渊似有所觉,低下头冲她浅浅一笑:“对不起,昨晚弄疼你了吧?”

他找了她整整八年,失而复得心情无法与人言说,激动之下难免有些失控,想到这里,林景渊眼里闪过一丝愧疚和疼惜。

言婈闻言,立刻将头埋进了柔软的被子。

在两个男人看来,她这是害羞了,可无人见到言婈在低头的瞬间,煞白的脸。

慕少商强忍着内心的怒火,不欲与林景渊正面冲突,所以只能将视线转向言婈,声音阴沉得仿佛要滴出水来:“言婈,要我亲自抱你回去,是吗?”

言婈在他手下做事这么多年,哪能听不出他这是真的生气了?

思及此,她竟然有种隐秘的快感,她可以认为自己的报复生效了吗?

“你不出去,我怎么穿衣服?

言婈只看着慕少商,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挑衅。

“穿!”慕少商直接怒道。

“慕少,女孩子家脸皮薄,你不会连这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吧?”林景渊不紧不慢地说。

慕少商被他的话噎住,顶着黑如锅底的脸摔门而出。

言婈再次来到慕少商的身边时,脸上露出了报复得胜的快感。

“怎么,见到我跟别的男人睡了,你是不是很难受啊?”

慕少商转过头来,脸上的怒气早已消弭干净,仿佛之前那个失控的他不过是幻觉而已。

“你总是能给我惊喜。很好,搭上了林景渊这条线,我们可以换个思路下棋了。”

言婈猛地抬头:“你说什么?”

第五章 美人为局

慕少商的话让言婈升起的得意顷刻间化为讽刺,无情地嘲笑着她的不自量力。

慕少商会后悔?会难受?

不存在的。

言婈望向慕少商的眼睛满是悲哀:“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件工具,是吗?”

慕少商瞥见她眼底的情绪,眸光闪了闪。

“我记得这一切都是你自愿的,你说,你要报答我。”

言婈倏地笑了,笑地眼眶泛红,她为自己的自作多情而感到讽刺。

“是啊,当初我父亲欠下赌债,把我卖给他们抵债,是你救了我。你想争夺慕氏集团的继承权,所以五年来,我尽我所能帮你,心甘情愿替你做间谍,打探商业情报,无论任务多么困难危险,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一个‘不’字,但那不仅仅是为了报答!那里面还包含了我对你的爱啊!”

言婈的语气激动而哀恸。

慕少商平静地看着她,冷静而理智地戳破她那卑微缥缈的白日梦境:“爱是一种多余的感情,它使人愚蠢。”

“呵呵,原来如此!”言婈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愚蠢?是啊,他说的多么正确,自己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说吧,你还要我为你做些什么?”言婈擦掉眼角的泪水,深吸了一口气,定定地看向慕少商。

慕少商看着她已经平静下来的眼眸,迟疑了很久才说出他的计划。

“尤里斯教授正在研究一项基因修复技术,这其中蕴藏着巨大的商机。”

言婈不解:“这跟林景渊又有什么关系?”

慕少商深邃的目光转向她:“尤里斯把核心技术卖给了林景渊。”

离开时,言婈只觉得自己这颗心,似乎已经彻底死去。

两个月的日子就在日升月落中无声无息地溜走。

世界依旧喧嚣,生活在琐碎和迷失中继续。

言婈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日历,拿起沙发上的包去了医院。

她今天有两个目的,第一个是妇产科做检查。

第二个,是假装与林景渊偶遇。

化验单拿到手的那一刻,她轻微地抖动了一下,耳边是医生善意地祝贺:“恭喜你,你要当妈妈了。”

言婈抬起头,僵硬地笑了笑:“谢谢。”

失魂落魄地从诊断室出来,她捏着化验单,按照计划目光涣散地走在长长的走廊上,与迎面走来的林景渊撞了个满怀。

“你怎么了?”见是言婈,林景渊的声音顿时变得温和。

听到熟悉的声音,言婈立马装作受惊般地将化验单藏到身后,急急地告辞:“没什么,我先走了!”

“这是什么?”林景渊眼疾手快地抢过她手里的单子。

言婈大惊,急急冲上来抢:“还给我!”

林景渊已经飞快地退开,让她扑了个空。

瞥见单子上的内容时,眼底满是惊诧,凝眉望向言婈:“怀孕八周,我的?”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