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珍霍凉小说全文阅读《爱恨不由心》

发布时间:2018-11-07 12:06

甄珍霍凉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爱恨不由心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爱恨不由心里,主要介绍了甄珍霍凉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霍凉的出现,让客厅瞬间陷入鸦雀无声的境地。两个下人战战兢兢,低下头,诚惶诚恐认错,“先生对不起。”“对不起!”并没有多少真心,纯粹因为对他的畏惧。霍凉身上释放出来的冷意,令人不寒而栗。

爱恨不由心

第一章 灵堂上的羞辱

窗外,电闪雷鸣,暴雨滂沱。

豆大的雨珠打在窗上,发出噼啪的响声。

室内,甄珍的双手被霍凉反剪在头顶,没有任何前戏,压在墙壁上......

甄珍神色痛苦,只觉得身体的疼痛一波强过一波,还没来得及出声,就听到霍凉的羞辱声在耳边响起。

“甄珍,露出这样的表情给谁看呢?你这么迫不及待嫁给我,不就是想让我上你吗,我上了你,你不是应该大笑吗?”

“你怎么不笑了?”

“给我笑,你妈在看着你呢!”

“你这么贱,你妈知道吗?”

霍凉强行给她转了个身,让她直面灵堂上方高挂着的的甄母遗像。

是的,这是一间灵堂。

前天,甄珍母亲跳楼自杀。

昨天,甄珍十四岁的弟弟甄越因故意伤人罪送入少年劳教所。

甄珍眼角噙着泪珠,想要用力推开霍凉,可是敌不过后者的力气,此时的她,仿若躺在砧板上待宰的一头羔羊,任由霍凉主宰她的生死。

霍凉只顾着发泄自己的*,丝毫不在乎她的感受。

*上的蹂躏,哪里及得上心灵上的疼痛。

新婚夜,霍凉没有碰她,却偏偏在她母亲的灵堂上要了她的初次,甄珍哪里不知道霍凉是故意存心凌辱她。

“憋着干什么,怕你妈听到吗?”

霍凉刻意撩拨着她感官的敏感点,就是为了让她破碎的低吟逸出喉咙。

……

一次又一次的感官沉沦,甄珍也不知道霍凉要了她多少次。

他的手机响起来,是甄笑打来的。

“笑笑,你别怕,我这就过来。”

霍凉挂断电话,就毫不留恋地从她体内抽离,提起裤子,扣上皮带,决绝离去。

他要她的时候,衣冠楚楚,而她衣不蔽体,狼狈至极,他离开之际,她酸痛难耐的身体从墙壁上滑落,瘫软在地,也没有博得他片刻的怜惜,连多看一眼仿若都嫌弃。

她苦笑,连爬起来的力气都荡然无存,视线逐渐往上,迎上了遗像上母亲的双眸。

母亲的眼神总是那么的温柔,她的泪水瞬间决堤,痛哭出声,“妈妈,为什么老天爷对我这么残忍?”

如愿以偿嫁给霍凉,可等来的却是母亲的死亡,以及弟弟甄越入狱的沉重打击。

所有人都说,甄母的死亡,是她执意嫁给霍凉违背母亲的意愿造成的,所有人都说,甄越的入狱,也是因她而起的一场悲剧。

叮咚一声,手机传来提示。

她强忍悲伤解了锁,点开发现是妹妹甄笑发来的一段视频。

视频的背景是霍凉从来不让她甄珍踏入的主卧,霍凉闭着眼睛,神色温柔地吻着甄笑,甄笑对着镜头冲她露出了挑衅的眼神。

霍凉脸上的柔情似水,深深刺痛了甄笑的双目。

那是她的丈夫,她爱了十二年的男人,在她母亲灵堂上要了她的清白后,却立刻投入了另一个女人的怀抱,真的是天大的讽刺。

一切,只因他爱甄笑,却不爱她。

他娶她只因……她能给甄笑…….

第二章 到底谁更贱?

是的,霍凉娶她的前提,是要她为甄笑捐肝。

捐一部分肝脏,并不会对人体造成太大的危害,甄珍身体健康,所以霍凉提出来后,她就心动了。

毕竟,她爱了这个男人十二年,爱得卑微。

她告诉母亲她要嫁给霍凉后,母亲抵死反对,可她太爱霍凉了,心知如果错过这一次,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破釜沉舟,先斩后奏跟霍凉领了证。

结果,第二天,母亲便跳楼自杀,所有人都控诉她的不孝,连她爸爸也是。

只有一母同胞的弟弟甄越相信她,可是相信她却没有落得了一个好下场,没等她回过神来,甄越就被以故意伤人罪逮捕入狱。

天蒙蒙亮的时候,甄珍不能再在灵堂里待下去了,天亮后会有人前来,她这副模样不能见人。甄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她跟霍凉的“家”。

“太太回来了。”

头一个用的是尖酸刻薄的语气。

另一个懒洋洋觑了一眼,语气怠慢到了极点。

“回来就回来,难道还需要我们夹道欢迎吗?话说我还有事情要忙呢,笑笑小姐昨天可是特意吩咐过我,要给她炖燕窝喝的,对了,我要去看看我的燕窝炖好了没?”

“我也要去看下笑笑小姐让我熨烫的裙子,那条裙子可是sl的高定,咱们家先生送的,就是准备笑笑小姐在她二十三岁生日宴上穿的。”

“先生有给太太准备穿的吗?”

“穿什么穿,谁不知道咱们先生娶她就是为了给笑笑小姐捐肝的,要不是太太死活不同意给笑笑小姐捐肝,咱们先生也不会娶她,早就跟笑笑小姐喜结连理了。”

“还说是姐妹呢,当姐姐的,连亲生妹妹的生死都不顾,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也不配当我们的太太。”

“我看等她给笑笑小姐捐完肝,也好下堂了。”

“你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她亲妈死了,她不在灵堂守着还回来,实在是太不孝了,笑笑小姐身体不好,亲家那边都允许了笑笑小姐不必过去的,小姐都是准备早上吃完饭就去灵堂的。”

“你看到她身上的衣服没?”

“脖子上还有吻痕呢,也不知道昨晚跟谁鬼混了,给我们先生戴了绿帽子。”

“明明是心机婊,还装什么白莲花,真是贱!难怪咱们先生连多看她一眼都嫌脏。”

……

甄珍气得浑身颤抖,还是拼命全力将这股恶气咽了回去。

她浑身都痛,何况这帮下人眼里心里只有甄笑,她解释再多,都是做的无用功。

霍凉才是罪魁祸首,他不把自己当人看,连带的这帮下人,也是看人下菜碟。

甄珍上楼,途经主卧的时候,主卧的大门突然开了,甄笑穿着一条黑色的真丝睡裙,散着头发,倚在门口,面色略显病态的苍白,整个人气色倒是不错。

她笑眯眯地觑着甄珍,“姐姐,你怎么这么迟才回来,我昨晚伺候姐夫可是累得筋疲力尽呢,姐夫真是勇猛,嘴里口口声声喊着我的名字。要不是我求饶,姐夫还不肯放过我呢。”

甄笑的示威,让甄珍一张脸涨得通红。

明知道甄笑是故意羞辱挑衅她,还是让甄珍气得眼前阵阵发黑。

“甄笑,你怎么这么贱,霍凉他可是我的丈夫,是你的姐夫!”

甄珍举起的手,抬到一半,却被甄笑抓住了。

甄笑凑近,压低声音还不忘耀武扬威,“姐姐,到底是你贱还是我贱啊,你在你母亲的灵堂上还不忘勾引姐夫,你逼死你母亲跳楼,还想害她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不是吗?你说要是我把这一段视频公开,让大家评评理,到底谁更贱?”

第三章 我一定要你偿命!

视频?

甄珍闻言,瞳孔剧烈收缩起来,“你怎么会有视频?”

甄笑倨傲地抬高下颔,“我怎么会有视频,你倒是自己好好想一想啊,当然是姐夫安排人特意拍的啊,要不是我让姐夫在你母亲的灵堂上要你,姐夫连碰你一下都嫌脏呢。”

“你…….”

甄笑的冷嘲热讽,犹如平地惊雷,炸得甄珍体无完肤。

她痛得心如刀绞,五脏六腑被一根铁丝密密麻麻禁锢住,连呼吸都变得那么的艰难。

霍凉对甄笑还真的是言听计从,连羞辱她,都是听从甄笑的安排。

呵呵,真的可笑,如果不是甄笑,她甄珍居然连成为他发泄*的工具都成了奢望。

“我的好姐姐,你不用对我流露出这副感激涕零的模样,真的不用太感激我的,要不是我身体不好,觉得愧对姐夫,我哪里会允许姐夫碰你。”

甄珍怒不可遏地瞪着甄笑,“甄笑,你怎么可以变得这么恶毒?”

甄笑脸上的笑意更盛,“我的好姐姐,我的确很恶毒,我讨厌你,从小到大都讨厌你,你的一切,我都会一点一点地夺走,让你一无所有。你妈,你弟弟,你的爱人,还有你的肝脏,你在乎的一切,一切。”

甄笑的声音一点低沉了下去,却如鬼魅一般响彻甄珍的心扉。

甄珍不敢置信地盯着甄笑,声音也跟着颤抖了起来,“你说什么?我妈,我妈是不是你害死的?”

“我弟弟,是不是也是你从中捣鬼,被陷害的?”

“哈哈哈,姐姐,你的神经反应太迟钝了,是啊,不妨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但是你,又能奈我如何呢?”

甄笑笑得愈发的猖狂,得意洋洋地炫耀。

甄珍用力挣扎,成功挣脱了甄笑的那只手,再次抬高手,“啪”的一声,一个巴掌掴歪了甄笑的半张脸。

甄笑“哎呦”一声,就栽倒在地,她伸手掩住自己那高肿的半张脸,“姐姐,我好心好意安慰你,没想到你不感激我就算了,还打我,呜呜呜……”

哐当一声,浴室的门开了,冲完澡的霍凉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一看到外面的情景,飞快地冲过来扶起地上狼狈的甄笑,心疼地搂进怀里。

他阴沉着一张脸,没等甄珍解释,便是“啪”的一声,用力扇到了甄珍脸上,扇得甄珍口腔里牙齿松动,出了血。

甄珍捂着脸,瞠目结舌地望着霍凉,牙龈肿痛,她吐字含糊不清,“霍凉,甄笑是个魔鬼,她刚才告诉我,我妈是她害死的,我弟也是被她陷害入狱的,她还要从我身边夺走你,她恨我,狠毒地想要夺走我的一切。她不是人……甄笑不是人,她太可怕了。”

“姐夫…..”

“笑笑,你别喊我姐夫,你明知道我娶她不过是权宜之计。”

“凉哥哥,姐姐污蔑我,你信她的说辞吗?”

“笑笑,我有眼,哪里会信她的片面之词。”

霍凉看甄笑的眼神有多怜惜,看甄珍的眼神就有多锋利。

“凉哥哥,谢谢你愿意相信我,姐姐其实也不是个坏人,她是经不起一再这么沉重的打击,你要原谅她,她不是故意的……”

甄笑断断续续说完,脑袋一歪,就在霍凉的怀里晕了过去。

霍凉临走前,绝情冷酷地扔下一句狠话,“甄珍,要是笑笑有任何三长两短,我一定要你偿命!”

说完,他就抱起甄笑扬长而去,仓促的脚步声,不似平日的沉稳,只有遇上任何跟甄笑有关的事情,霍凉总是失去往日所有的冷静自持。

第四章 视频被公开

甄笑住院了。

霍凉衣不解带守在医院,甄珍还是从去医院送饭回来的下人口中得知的。

母亲的丧事过后,甄笑去了少年劳改所,想要见弟弟甄越一面,希望能了解当日的真相,找到更多的线索,从而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是,劳改所里的人,不同意甄越见自己,甄笑知道是有人吩咐过了,自己所以才见不到甄越。

她沮丧地回到别墅,听到别墅里的下人对她指指点点,还凑在一起围观一只手机。

“真贱啊。”

“太贱了,这种事情居然也做得出来。”

“视频上的真的是太太吗?”

“视频上的女人脸只有半张被马赛克了,就是她,别人认不出,我们难道还认不出来吗?”

“那可是她母亲的灵堂啊,在灵堂上居然跟男人厮混,这简直了,得多饥渴啊,荡妇,实在是太淫荡了!”

“淫荡也就算了,还打了笑笑小姐一巴掌,笑笑小姐本就体弱多病,可经不起她的辣手摧残。”

“幸好咱们先生英明,没有上当,这样的女人,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遇到呢,没有底线到一再刷新我的三观。”

……

甄珍听到“视频”跟“灵堂”两个字,脑海里立刻警铃大作,心里不好的预感随着下人不屑的眼神逐渐加强。

她体内血压不断飙升,冲过去一把夺走下人手中的手机。

然后,她看到了这一段正在播放中的激情视频。

视频的背景,熟悉到了极点,那分明就是她母亲的灵堂,而视频中的那一对男女,女的半张脸被打上了马赛克,男的整张脸都被打上了马赛克。

她看得怒火在胸腔熊熊燃烧,眼眸都染上了猩红。

甄笑,果然把这段视频给公开了,她在医院动作也不间断。

还是霍凉安排的人拍的,这段视频被公开,霍凉是不是也同意了呢?

她笑了起来,笑得悲怆凄凉。

霍凉又无所谓,他整张脸被打了马赛克,身上又衣冠楚楚,声音做了处理,不会有人认出他,只有她,甄珍,沦为人人奚落嘲笑的对象,被贴上荡妇的标签。

甄珍还在笑,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是甄笑打来的。

“姐姐,看到我送你的大礼了吗?”

“甄笑,你的心肠真是歹毒!”

“姐姐,这个礼物你不喜欢吗?如果你不喜欢,那我送你另外一份大礼,你是不是去看甄越了,是不是没见到甄越啊?”

“我有甄越在牢里的照片,他过得好凄惨啊,被人揍得鼻青脸肿的,好不可怜,还偷偷哭了呢。你想看吗?想看就来医院看我啊,对了,我要鸡汤,你煲的鸡汤,如果我喝了觉得好喝的话,就大发慈悲给你看照片,所以,你一定要多多用点心啊!”

甄笑得意地挂了电话,她很清楚,甄珍听了自己的这番威胁后,一定会乖乖前来的。

毕竟,她那么担心甄越。

走廊上的霍凉打完电话,推门进来,正看到甄笑伸手吃力地去够水杯,可是她力道不够,怎么也够不着,他胆战心惊地冲过来,把水杯递给她。

甄笑喝了水后,看到霍凉的脸色还没有好转,板起脸训斥道,“笑笑,你要喝水就及时喊人,你这样太危险了,知道吗?”

“凉哥哥,我知道你很忙,不能时刻守着我,我也要学着自力更生,不能完全依赖你。再说,你现在都跟姐姐结婚了,我也要学会适当避嫌。我怕别人的闲言碎语,说我勾引你。”

甄笑委屈地垂下脑袋,她的委曲求全,看得霍凉一颗心都碎了。

第五章 所谓的“污蔑”

霍凉握着甄笑的手,“笑笑,不是你勾引我,是我对你情难自禁。”

十二年前,她不顾生死救了他,他一觉醒来,看到她,就开始对她情根深种。

从那开始,这个女孩,就成了他的命。

她是那么的善良,可是老天爷却并没有眷顾她,从小到大体弱多病,今年还查出肝脏有问题,不及时换肝,会危及生命。

他找了无数的肝源,只有甄珍跟她的匹配。

当然,他还能继续寻找,但是笑笑的病情却耽误不起了,手术根据她的身体状况,定在一个月后。

如果不是甄珍不愿意捐肝,自己也不会娶这个女人了。

甄笑吸了吸鼻子,顺势依偎进霍凉的怀中。

“凉哥哥,你刚才进来的时候,脸色不好,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你不需要担心,养好病就行。”

“凉哥哥,你什么事都不告诉我,我怎么能安心养病呢?是不是跟姐姐有关?姐姐刚才还打电话来污蔑我,说我公开了你跟他在灵堂上的视频,你们到底在灵堂上做了什么?到底是什么视频啊?”

甄笑无辜地眨着眼睛,嘟嘴。

霍凉闻言,身子一点点僵硬了起来。

甄笑感觉到了,抱紧了他,将脸上阴狠的神色埋进了他的怀里。

霍凉深吸了口气,安慰道,“没什么大事。”

……

甄珍提着鸡汤来的时候,霍凉并不在,被甄笑的主治医生叫去讨论病情去了。

“姐姐,你人来就可以了,还给我带什么鸡汤,真的是太客气了。”

甄笑笑得很甜,可却“甜”得甄珍气血一阵翻涌。

甄珍犀利的眼神恨不得将甄笑千刀万剐,咬牙切齿地问,“甄越的照片呢?”

“姐姐,我还没喝鸡汤呢?我生病了,没什么力气,你给我倒啊,我入院以来,连喝杯水都是姐夫给我倒的,姐夫都知道心疼我,你怎么一点都不心疼我。”

甄笑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下病服的袖口,还不忘用残忍的言语刺激甄珍。

甄珍以为自己早已被刺激得神经麻木了,可甄笑嘴里吐露出来的字眼,还是化成了一柄柄利刃,将她早已千疮万孔的心脏捅了个稀巴烂。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霍凉对甄笑是如此的体贴入微。

甄珍强忍内心的痛楚,手指颤抖着给甄笑拧开保温杯的盖子,她在杯盖里倒了一杯七分满的鸡汤,鸡汤香气扑鼻,温度很高,还冒着热腾腾的烟雾。

甄珍递给甄笑,甄笑的手指触及杯盖,却突然抖了一下。

霍凉推门进来,所在的视觉角度,正好看到甄珍故意将鸡汤倒在甄笑手上。

滚烫的鸡汤,少许淋在甄笑的手背上,甄笑娇嫩的手背肌肤立刻起了泡,大部分浇在了病床的被子上。

“痛,好痛。”

甄笑飞快地缩回手,惊呼出声,眼泪盈盈欲坠。

她泫然欲泣地抬头,控诉甄珍的罪行,“姐姐,我以为你送鸡汤给我,是痛改前非了,没想到你不是给我喝的,是想烫死我!”

“甄珍,你心思怎么可以这么恶毒,谁让你来的?”

霍凉高大的身影渐行渐近,浑身被浓重的戾气所包围。

他将她挤到了一旁,怜惜地捧起甄笑那只受伤的手背,一张俊脸面沉如水,好看的剑眉因为心疼而拧成了一团麻花。

到底是谁恶毒?

“我没有,霍凉,不是我,是甄笑故意不接住污蔑我?”

霍凉闻言冷笑,眼神轻蔑,“甄珍,你当笑笑是傻瓜吗?她宁可烫伤自己也要污蔑你,你是不是说视频也是笑笑污蔑你的,你的污蔑,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行,当我长见识了。”

霍凉睨到一旁保温杯里剩余的鸡汤,二话不说拿了起来,就往甄珍身上浇。

此时是盛夏,甄珍有孝在身,只穿了一条单薄的白色连衣裙。

滚烫的鸡汤,淋在了后背,只觉得后背猛地有一阵火辣辣的刺痛袭来,而她的心,却入坠万丈深渊。

第六章 甄珍的绝望

甄珍的心凉透了,只剩下无尽的悲哀。

在霍凉眼里,她整个人,连甄笑的一根手指头也及不上。

她强忍痛楚站了起来,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是,是我故意烫伤她的,是我污蔑她。”

反正她不承认,这个罪名也会强行扣到她的头上。

霍凉是不会相信她的,甄笑说什么,他全部相信,而她,说再多,也是无济于事,徒遭羞辱。

她笑完之后,绝望地走了出去。

她的背影,是那么的落寞萧瑟。

甄珍走出门去的刹那,霍凉的心不知道怎的,突然狠狠揪了下。

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她离开的那个背影有那么点熟悉,跟十二年前那个娇小坚强的女孩默默重叠到了一起。

他莫名有些烦躁起来,觉得这病房里的空气有些沉闷。

他站了起来,走了两步,猛然又停了下来,觉得自己这行为是魔怔了。

十二年前救了他的那个女孩,是笑笑,不是甄珍,他这是犯什么蠢?

就因为那个女人一贯虚伪得不肯低头,这回破天荒低了一次头吗?

病床上的甄笑低头不动声色瞅了一眼自己受伤的手背,很快目光回到了眼前挺拔如松的霍凉身上。

她眸中的阴鸷一闪而逝,红唇紧抿。

不能放任甄珍再在霍凉眼皮底下生活了,等自己手术成功后,需要尽快把她解决了。

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不会说话,毕竟自己是个替代品,霍凉先入为主被蒙蔽了,不代表这个真相永远不会被人识破。

甄笑重新抬起头来,神色早已恢复如常,“凉哥哥,我的手好痛。”

听到甄笑的声音,霍凉匆忙转身,他差点忘了笑笑受伤的手背还没有处理。

他喊了护士进来,给甄笑处理伤手,看笑笑疼得面皮一抽一抽的,又强忍着不掉眼泪,霍凉对甄珍不经意间起的那点仁慈也荡然无存了。

……

当晚,霍凉闯进房间的时候,甄珍正光着上半身趴在床上。

她后背刚涂了药膏,药膏凭着一己之力涂得乱七八糟的,很多地方够不着。

她本来是想要叫下人帮忙涂的,可这帮下人没有一个理会她,连一日三餐都不给她准备。

她背后的伤痕,不少起了水泡,哪怕涂了药膏,依然红肿得触目惊心。

霍凉进来的时候,她吓了一跳,本能地拉过一旁的被子往身上遮挡。

还没有盖好,却被霍凉毫不留情地一手扯掉。

“你…你干什么?”

“你说我还能干什么?”霍凉唇角勾起一抹薄凉,遂而不客气地覆上身,“当然是……你!”

“这不是你喜闻乐见的吗?装什么清纯?我倒是要看看这一次,你是怎么拍的是视频?工具在哪里?”

“这次的背景比你妈的灵堂好多了,不过比起来,我还是觉得在灵堂上上你更过瘾,也更刺激!”

霍凉一手揪着甄珍的头发,另一只手按在她的伤口上,动作粗鲁蛮横,恣意驰骋。

头皮的疼,后背的疼,下身的疼……

各种疼痛不断交替,到最后,甄珍根本分不清是哪种疼带来的了。

“霍凉,求求你,放过我吧!”

她吃不消了,开口求饶。

“你不是爱拍视频吗?我让你一次性拍个够。现在放过你,哪里够本?嗯——”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