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夏子妍萧陌然_落墨倾城泪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4:01

《落墨倾城泪》的主人公是夏子妍萧陌然,小说又名《用尽余生说爱你》,讲述了一个清新爱他的夏子妍,不知付出多少,可最后依然无法挽回她想要的幸福,最终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落墨倾城泪by白洛在线阅读

第一章 我嫌你脏

楼下灯光一闪,传来汽车的引擎声。

夏子妍一惊,几乎是下意识地把手中的化验单塞进了抽屉里,不等她转过身,房门便被“咣”的一脚踹开。

高大挺拔的男人,一脸冷然地走了进来。

夏子妍心弦一紧,赶忙迎上前,“陌然,你回来啦?”

萧陌然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边脱外套,边走向衣帽间。

“陌然,你累了吧?我帮你放洗澡水好不好?”夏子妍快步跟上,想要接过他的外套,却被萧陌然一把推开,“夏子妍,你这副殷勤的样子真让我恶心!我说过,你越是这样,我越是讨厌你!”

夏子妍被推得一个踉跄,面对萧陌然的挖苦,她只是咬了咬嘴唇,却依然保持着微笑。

萧陌然冷漠又犀利的目光扫向她,随即嗤笑出声,“夏子妍,你穿成这样是要勾引我吗?”

话音未落,大手一把扣住她下巴,只是一带,就把夏子妍抵到了墙上。

他一手掐着她的腰,一手解着衬衫的扣子,“夏子妍,你就那么想让**你?呵……还真是贱!”

“陌然,我没有!”

“住口!”萧陌然猛地扯开她睡裙下的遮蔽,拉开抽屉,抓出两个套子,边撕开边冷笑道:“夏子妍,你装什么装?明明恨不得每天张开腿让**,嘴上却极力否认,你真是虚伪的令人作呕?”

他粗暴的动作弄疼了夏子妍,她有些慌乱地护着小腹,挣扎着,“不,不要!陌……陌然,你放开我!”

萧陌然对她的话充耳未闻,他铁钳一般的长指用力掐着她的下颌骨,那股狠劲让夏子妍痛到麻木。

他贴着她的耳朵,一字一句地说道:“夏子妍,你知道我每次上你的时候为什么要戴两层套子吗?”

“……”夏子妍一滞,嘴唇微微翕动。

萧陌然没给她开口的机会,嘴角邪恶一勾,“因为我嫌你脏!”

刹那间,寒意由脚底袭遍全身,夏子妍觉得她的血液都跟着凝固了!

***

眼前的这个男人,她觉得他有着世界上最好看的脸,但同时,他也是最残忍且冷漠的。

三年婚姻,一千多个日夜,他从不曾给她一个好脸色。随着时间的增加,他愈发的冷漠,就仿佛一座巨大的冰山,不管她有多么火热的一颗心,都无法温暖他一度。

萧陌然看她的眼神永远是轻视且带着恨意的,就像一把刀子生生剜着夏子妍的心,痛到极至。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爱这个男人。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到如今已足有十年。

她爱他。

爱得几乎没有了自我。

而她在他的心里却是肮脏无比,哪怕做着最亲密的事,也不想与她有半点亲密接触。

夏子妍死死地咬着嘴唇,一抹酸楚涌上心头,她终究无法忍住,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而下。

***

萧陌然看到她的泪水,却变得越发凶狠起来,“夏子妍,你少在我面前装可怜,你就算是哭死,也不过是流着鳄鱼的眼泪,只会让我看到你的虚伪!”

“不,我……没有!”夏子抖动着嘴唇,言辞已不能自已。

“闭嘴!”萧陌然一把抓住她的肩膀,铁钳一般的力道,仿佛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你没有?你是没有害死雪晴?还是没有费尽心机成为萧太太?”

下一秒,他猛地抽离,将一张薄薄的纸丢到她的脸上,“你和雪怡的配型成功了,明天跟我去医院!”

第二章 要挖她的肾

身体仿佛被撕成两半,可这样的痛却不及他的话有伤杀力,她一脸茫然地抬起头,看向萧陌然,“你……说什么?”

“怎么?不愿意相信是不是?”萧陌然鄙夷地勾了勾嘴角,“白纸黑字,你看清楚!”

夏子妍展开那张纸,那些密密麻麻的符号和文字看得她眼晕,可当看到“配型成功”四个字的时候,她直接眼前一黑,薄薄的纸片从指尖滑落。

配型?

她什么时候与程雪怡配过型?

为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

难道是……她的丈夫?

不,不会的。

***

只是下一秒,萧陌然就给了她无情的答案,“不错,是我!两个多月前,趁你体检的时候,我让医生预留了配型血样。今天总算等到了不错的结果!”

他的话,就像一记重锤,仿佛一下子就能将她砸进深渊。

此刻,她如坠冰窟,前所未有的寒意将她包裹,她几乎喘不上来气。

她知道,他从未爱过她。

也知道,他恨她咬牙切齿。

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竟然瞒着她,将她的血样拿去和程雪怡做配型。

她的丈夫,已经恨她到,要将她开肠破肚,挖肝掏肾的地步了!

***

“怎么,看你的表情……似乎是很不满啊!”萧陌然眯了眯眼睛,脸上的神情多了一丝危险。

“为什么是我?”夏子妍盯着他,“以你的财力,想要帮程雪怡找到一只肾源应该不难,为什么找上我?”

“呵,若是能找到配型,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多说一句话?”萧陌然皱了皱眉,“偏偏雪怡是稀有血型,我想尽了办法也没有找到配型的肾源!”

“所以……就找上了我?”夏子妍攥紧了双手,任指尖狠狠刺入掌心,声音很轻很低,“可你问过我的意见吗?”

话音未落,萧陌然瞬间掐住她的脖子,“夏子妍,你有什么资格表达意见?你欠雪晴的,岂止是一条命?现在不过是割一只肾都不舍得吗?”

夏子妍被掐住了喉咙,几乎不能呼吸,此刻,她甚至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是为了要自己这颗肾,萧陌然真的会掐死她。

“萧……萧陌然,放……放手……”夏子妍脸色涨红,气若游丝。

“夏子妍,你也知道害怕了吗?”萧陌然贴着她的耳朵一字一句地说:“那你可知道雪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有多害怕,多痛苦?你害死了她,让她离开了我去了另一个世界,现在,就算摘光你身上的器官也偿还不了!”

说完,他猛地松开手,一把将她推开。

夏子妍毫无防备,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她倒吸了口气,下意识地护住肚子。

头顶再度传来萧陌然冰冷的声音,“夏子妍,你该庆幸雪晴地下有知,给你一个补偿的机会。这颗肾,你情不情愿都得摘。”

夏子妍心里一片苦楚,她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向萧陌然,“陌然,你知不知道,我……”

我怀孕了!

我有了你的孩子。

可是,后面的话,她已经没有说的必要了。

萧陌然已摔门离去,空旷的房间里只余下钟摆嘀嗒的声音。

第三章 打掉野种,抽她的血

医院里。

夏子妍不吵不闹,按部就班地做着检查。

她并非情愿,也并非认命。

她只是在赌。

就算她的丈夫不爱她,厌恶她,但终归不会不在乎自己的孩子。

那是他的亲骨肉,在知道她已经怀了他孩子的情况下,他会舍了孩子,而让她摘肾救程雪怡吗?

不会的。

萧陌然再狠心,也不会至此。

夏子妍悄悄地看了一眼眸色冷淡,始终一言不发的男人,心里暗暗地自我安慰着。

“萧先生,不好啦,程小姐休克了!”一个医生突然冲进检查室,满脸焦急地喊道。

萧陌然顿时一凌,脸上的表情亦骤然变得紧张起来,“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休克?”

“程……程小姐最近肾衰竭的情况越发的严重,仅靠透析已经无法控制,所以每天都要补充400CC的新鲜血液,可偏偏……程小姐是稀有血型,所以……”

萧陌然的眸子一紧,冷冷地扫了一眼,吓得那医生一哆嗦,跟着向后退了一步。

而萧陌然目光一转,看向正在做检查的夏子妍。

夏子妍顿时瞪大了眼睛,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一把攥住,那窒息的感觉让她觉得恐惧。

而下一秒,萧陌然微微一勾嘴角,“这不是有现成的血库吗?抽她的血,输给雪怡。”

“不,萧陌然,你不可以!”夏子妍一惊,死死地扣着双手,本能地喊道。

“为什么不可以?”萧陌然居高临下,那双眼睛犹如冒火一般,“你这个没人性的女人,你害死了雪晴,现在又要看着雪怡去死是不是?”

“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夏子妍与他对视着,晶莹的眸子闪着泪光。

“夏子妍,你少给我装可怜,你……”

“萧陌然,我怀孕了!”

夏子妍终究还是说了出来,她没办法再沉默下去,她赌得起,宝宝赌不起。

一瞬间的安静之后,萧陌然突然嗤笑出声,“夏子妍,你是在跟我说笑吗?”

“说笑?”夏子妍狠狠咬了下嘴唇,“陌然,你觉得这种事,我会开玩笑吗?我说的是真的,我们真的有了宝宝。”

“宝宝?我每次上你的时候都戴两层套子,哪来的宝宝?”萧陌然不屑地质问。

夏子妍粉白的小脸顿时涨红,咬了咬牙说道:“我一直想要一个宝宝,所以……我偷偷戳破了套子。”

萧陌然倏地眸色一沉,嘴角却依然挂着一抹轻视的笑。

此时,正在替夏子妍检查的医生突然对萧陌然耳语了一句,他骤然缩紧瞳仁,目光随即如刀子一般地剜在夏子妍身上,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夏子妍,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背着我偷人!”

夏子妍一惊,顿时瞪大眼睛,“陌然,你……在说什么?”

“说什么?你怀着野种,居然还跟我装无辜?”萧陌然一个箭步冲到夏子妍面前,那周身慑人般的寒意,恨不得下一秒就将她撕碎。

他的话就像一颗惊雷在夏子妍的头顶砸下,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萧陌然,“萧陌然,你可以不承认这个孩子,但你怎么可以这么污蔑我?”

“呵呵,不是偷人,难道你是圣母玛丽亚?”萧陌然冷笑道。

“你……你什么意思?”

“夏子妍,我坦白告诉你,娶你的时候我就做了结扎!你害死了雪晴,我怎么可能让你怀我的孩子?”萧陌然残忍地勾了下嘴角,一字一句地宣布,“给我打掉她肚子里的野种,立刻抽她的血救雪怡!”

第四章 杀死亲骨肉

夏子妍整个人都是麻木的,萧陌然后面的话她甚至无心去听,耳边盘旋的,一直是他那句……结扎了!

萧陌然结扎了!

为了不让她怀上他的孩子,即使是每次都戴两层套子的前提下,他还去做了结扎。

萧陌然,他究竟是多么地厌恶她?

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娶她?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报复她吗?

他始终认为程雪晴的死与她有关,甚至……干脆认为是她害死的,所以……用这样的方式给程雪晴报仇雪恨。

可是,明明那只是一场意外啊!

雪晴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的死让她非常难过,曾经在很长一段日子里她都无法走出来,自己和雪晴亲如姐妹,她又怎么会去害她呢?

夏子妍幽幽地看着萧陌然,脸上的表情无比平静,“陌然,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既然这么讨厌,又为什么要娶我?”

她的声音不大,却格外的清晰,就那么缓缓送入了萧陌然的耳朵,仿佛是一根羽毛轻轻地刷过他的心房,不知怎么的,他竟然有一刹那的恍惚,心底的某个角落似乎在融化。

但下一秒,破碎的面孔以及满眼血红的画面浮现在眼前,他顿时一凌,寒冰般的面孔一如地狱的撒旦,“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动手吗?”

“……”医生被吓得一哆嗦,立刻吩咐护士,“快……麻醉准备,器械准备。”

“不许用麻药!”萧陌然猛的转过头,一双眼睛迸射出愤怒的火焰,“既然有胆量背叛我,就该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萧陌然的脸上尽是绝情,夏子妍看着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塞进了绞肉机。

当冰冷的器械探入体内,她终于控制不住地落下泪。

她的手轻抚着小腹,隔着温暖柔软的皮肤,她依稀可以感觉到那个稚嫩的小生命在腹腔内的跳动,只是,那是生命的绝唱了。

很快,它的生命将戛然而止,因为它是一个不被祝福的生命。

剧痛袭来,那是一种搅动着五脏六腑的感觉,生生搅碎,连血带肉地从体内挖出,夏子妍几乎痛晕过去。

她死死地咬着嘴唇,牙齿陷进嘴唇,腥咸的血沫混着唾液,刺激着她的味觉,她要让自己清醒着,一直清醒着。

她要记住这个痛,永远地记一辈子。

汗水和着泪水,渐渐模糊了夏子的眼睛,她却始终将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直看着萧陌然。

她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的不见一丝杂质,大颗的泪珠汹涌坠落,嘴角却浮着一丝凄艳的笑,只看得萧陌然不由得浑身一滞……

***

入夜,夏子妍一个人躺在病房里。

她双眸空洞地凝视着天花板,整个人就像被抽掉了灵魂。

失去了宝宝,又被抽了400CC的血,她整个人苍白就像一张纸。

此时,她被软禁在这里,之所以还被关照着,是因为她有被利用的价值。

忽然,门口传来说话的声音,接着病房门打开,夏子妍听到了轮椅滚过地面的声音,不等她回过神,眼前便出现了一张并不陌生的脸……

第五章 我爱陌然哥哥

夏子妍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从床上坐起来,但因为身体的疼痛而再度躺回到床上。

“呵呵,夏子妍,痛吗?哪里痛?肚子痛还是心痛啊?”

来人虽坐在轮椅上,却依然居高临下,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嘴角勾着一丝得意的笑,就那么看着她,眼中满是得意。

“程雪怡?”夏子妍有些吃力地深吸了口气,“你不是……休克吗?”

“对啊,我的确是休克了,现在能够醒过来,还要多谢你呢!”程雪怡向夏子妍靠近,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说道:“为了给我输血,你连小杂种都打掉了,我还真有些内疚呢!”

夏子妍瞬间瞪大了眼睛,她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程雪怡,你说什么?”

“怎么?没听清啊?要我重复一遍吗?”程雪怡漫不经心地开口,“要怪就只怪你不要脸,背着陌然哥哥勾引男人,自然要多受这打胎之苦!”

“程雪怡,你胡说!孩子是陌然,我没有做那种事情!”夏子妍因为激动而涨红了脸,同时牵动着伤口,肚子越发疼起来。

“你还想狡辩,陌然哥哥做了结扎,碰你的时候更要戴两层套子,你怎么可能会怀上他的孩子?分明就是你下贱,出去偷人!”程雪怡咄咄逼人,那涂的血红的唇一张一合,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夏子妍吞噬。

夏子妍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这是他们的夫妻之事,程雪怡怎么会知道?而且知道的如此清楚!

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听出,她似乎早就知道这件事,至少是要早于自己的。

如此私密的夫妻闺房之事,萧陌然怎么会告诉程雪怡?

程雪怡似乎早就料到了夏子妍的反应,她扬了扬眉,“怎么,很意外我知道这些吗?”

夏子妍暗暗攥了下手掌,目光直视着她,“程雪怡,你到底想说什么?”

“想说什么?”程雪怡轻轻一笑,“我就想告诉你,陌然哥哥他嫌你脏!因为他碰我的时候,从来不带套子!”

程雪怡的话就像一把刀子狠狠扎进夏子妍的心,刹那间,她感觉到了窒息的痛,“你……你胡说,你是雪晴的妹妹,陌然怎么可能对你……”

“为什么不能?”程雪怡打断她,“我跟姐姐长得那么像,我为什么不可以代替姐姐?”

夏子妍心弦一沉,她凝视着程雪怡。

的确,程雪怡与程雪晴长得颇像,只是,雪晴多了一丝温婉,而她的五官则更明艳。

姐妹俩站在一起,陌生人很容易混淆,而萧陌然一直痴迷于程雪晴,在她死后,将感情寄托于程雪怡身上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她不愿意,也不肯相信这个事实。

“你撒谎!”夏子妍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你身体不好,怎么可能和陌然做那种事?”

“谁说身体不好就不能做亲密的事?”程雪怡冷笑一声,“更何况那是陌然哥哥,为了他,我可以牺牲一切!”

“什么?你……”

“不错!”程雪怡丝毫不否认,“我爱陌然哥哥,你们能爱他,我为什么不能?而且,陌然哥哥也喜欢我!”

“喜欢你?那为何不让他娶了你?”夏子妍反问。

“呵,夏子妍,你是想问,陌然哥哥为什么厌恶你却还要娶你吧?”程雪怡轻蔑地凝视着她,“你想知道吗?”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