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薇薇朱龙战小说目录全文《与你生死相许》

发布时间:2018-11-07 14:05

宋薇薇朱龙战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与你生死相许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与你生死相许里,主要介绍了宋薇薇朱龙战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她愣了很久都反应不过来,他却只是笑着。她梦到他邀请她进了那栋别墅,她魂牵梦萦无数次,却永远都没有进入的别墅。那里的高贵华丽确实让她瞠目结舌。她终于进入那栋别墅了,他就像对待一个朋友一般,邀请她吃饭。坐在他对面时,她看到了他眼里对她备感兴趣,甚至已经倾心的光。

与你生死相许

第一章:出狱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我才知道,这是我整个人生的第一天,而之前所有的日子都变得发霉潮湿,不值一提。

我追随了他一生,我以为他永远都没注意到我,却不知道,在我死后,他用了他的命来换我的命......

——————

已经是十二月了,室外的天气天寒地冻。

从狱所的大门出来,宋薇薇穿着一件皱皱巴巴的外套。

外套单薄如破布,硕大的针脚一点也挡不住风。

她已经在街上走了两个多小时,还是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城市极其繁华,却没有她容身的地方。

迷茫而饥肠辘辘地又走了半个多小时后,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跑车挡在她的面前。

龙战?

她顿了脚步,整颗心紧绷得像被一只大手攒住,呼吸都喘不过来。

两个保镖一般的人物打开车门,利落地走下来。

不由分说,她就被两个人粗鲁地架起来,拖到车门口。

“龙少,宋薇薇抓来了。”

听到那两个字,宋薇薇心里咯噔一下,整个人有些僵硬。

她缓缓地抬头望去。

四目相对,这是她第十次看到他,但是,这十二年来,他融在她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里。

只是,他根本不知道。

在他看来,她从前是个不值一提的陌生人,现在......

现在,或许是个令他憎恶的仇人。

“你果然出狱了!”朱龙战咬紧后牙槽,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拖上前。

毫无反抗能力,她被拖得跪在车上。

“为什么要伤害安安?为什么?”他的手猛然用力,是在下死手。

宋薇薇的脸瞬间涨红了,眼睛却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神色未变,甚至贪婪。

“为什么?”

又一次用力,宋薇薇的脸色发紫。

“龙少,我没有......”宋薇薇只艰难吐出几个字,朱龙战气得发疯般地松手,一脚将她踹到车外。

之后,他干净利落地起身,踏出车门,提起她,将她抵在车身上。

“你不说,不承认,好。”他气得咬牙,一字一顿:“好,我会让你再也说不出话来。”

心里倏然疼痛,宋薇薇一瞬间瞪大眼睛,很快却又坦然地开口:“龙少,如果你要我的性命,我也不会说个不字。”

“给我装模作样?你别以为我不敢!安安死了,你TM害死安安,我要你十条命都不足惜。”朱龙战怒吼着,恨不得将宋薇薇生吞活剥。

宋薇薇看着他的脸,恋了十二年,却总是没有机会见到的脸。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站在她面前,却恨不得要了她的命。

“我没有,我刚出狱,我不知道沈安安......”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

她苍白地解释,想说自己连沈安安在哪里都不知道,却被朱龙战愤怒地打断。

哪怕他现在恨不得要了她的命,看到他气成这样,她竟还是心疼。

是的,她愿意为眼前这个人付出一切,尽管她只是个十九岁的小姑娘,近乎一无所有。

朱龙战的眼神冷漠至极:“你害死安安,我会让你这辈子,痛不欲生。”

宋薇薇抬眸,看向他的脸。

这张脸仍是和十二年前一模一样,那时她七岁。

在那样一个偏僻的小镇,突然来了一个那么美好的人,她七岁的幼小世界被点亮。

仿佛此前的生活完全没有意义,她的生命从见到这个人的时候,才真正开始。

而那时候,他已经是颇负盛名的少年明星。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这样一个偏僻的小镇,也许是义演,他在那个破败不堪的小学操场上唱了整场的歌。

在她冒冒失失扑到他身边,还摔了一跤时,他像个暖心的大哥哥将她扶起来,温暖的目光像冬日的阳光。

那一刻,她一下子早熟,从此,这个比自己大十三岁的人成了她孤独人生的主旋律......

他很快就离开了小镇,她却开始收集所有关于他的东西——图片,海报,歌,所有的一切。

她自卑,孤僻,封闭,她的整个世界只有他。

她第二次见到他,是九年之后......

第二章:陈年往事

为了能尽早见到他,宋薇薇废寝忘食地学习,用八年的时间,从小学到高中毕业。

终于考到朱龙战所在的城市时,那一年,她唯一的亲人——妈妈,离世了。

她彻底的孤独,越发的自卑。

办完妈妈的后事,她一贫如洗,带着仅有的几百块钱,迫不及待去了龙城——朱龙战所在的城市。

她从网上查到他别墅所在的地址。

她常常在夜晚跑到他别墅的楼下,幻想过几千次遇到他的场景。

但她守了一年也没见到过他,因为她不知道那栋别墅空置着,他根本不住那里。

不过也没关系,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在楼下站几个小时时,心里是无限的幸福。

她不敢去见他,但他们的距离隔得那么近,这便是天底下最令人知足的事情。

在第九年的时候,她从新闻上看到他生病的消息。

先天肾病,需要肾脏移植。

她快疯了,拼了命要去给他捐肾。那是第二次见他。

他昏睡着,和管家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她被推进手术室。

手术之后,因为不敢让他受到任何打扰,她跪下来求医生帮她保密。

医生答应了,她秘密离开医院,休息了很长时间,后来废寝忘食的刻苦才将学业赶上来。

第三次见到他,她鼓足了毕生的勇气,去应聘他公司的员工,那时,他已经是亚洲最大影视公司的老总。

那年,他三十岁,她十七岁。

她伪造了年龄,何其有幸,她竟然被录用了。

她有四五次曾在公司见过他的身影,一身意大利手工定制西装,身材挺拔,颜值完美。

他本来比当红男星都光彩夺目,而对她来说,他的每一根头发丝都完美无缺,令人魂牵梦萦。

有一次,她拼了全力,终于得到一个在他出席活动时,担任工作人员的机会。

那是个露天大广场,一个巨大ip改编影视的发布会。

朱龙战在台上讲话,她就站在台沿不远处的地方,盯出花一般地看着他。

能隔着这么近的距离站在他身边,她幸福无比。

可是,在这样的场合,居然有辆摩托车横冲直撞,跃上台,直冲向他。

那一刻,宋薇薇整个人懵了。

摩托车撞晕了朱龙战,她飞快地挡过去,摩托车撞过来,撞断了她两根肋骨。

醒来时,有人交给她一笔钱,而救朱龙战的人成了沈安安。

也许是沈安安用钱买通,大家都相信了。

她用那笔钱在病床上修养很久,终于恢复时,他的身边已经有了沈安安。

沈安安成了他的女朋友。

他给的爱非常满,非常宠溺,报纸、杂志、网上、大家都知道他给了沈安安滔天盛宠,大家都笑称沈安安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看到这样的消息时,她有好几个月都浑浑噩噩,仿佛死了一般。

不吃饭,不睡觉,不做各种事情,就仿佛不记得自己还是个人一般。

她以为自己很快就会将自己作死,她以为自己命不久矣,却没想到,沈安安竟然不放过她。

沈安安约她见面,在马路上,沈安安差点将她推到车轮里去,为了自救,她使劲推沈安安。

之后,沈安安早就安排好的车撞过来。

为了害她,沈安安下足了血本。

沈安安被送到医院,她在医院被当场抓了起来。

那是她第八次见到他吧。

一把扼住她的喉咙,眼神愤怒如燃烧一般:“我不会放过你的。”

然后,他毫不留情地一把甩开她,命令手下将她送到警局。

仅仅一周的时间,她就被送上法庭。

他护着沈安安,指控她蓄意伤人。

以他的威慑力,竟然法官都忌惮了。

那场审判很快,他们在那里批判她的罪行,商量她被关押的年限,她却一句话没有,只有沉默。

这是她第九次见他,第一次见到他时,这么痛,整个人麻木,心里痛得像刀绞一般。

很快,她浑浑噩噩便被送进了监狱。

第三章:一千个响头

那年她正好十八岁,被判有期徒刑一年。

不是很长时间,她安慰自己,他还是手下留情了,他还是善良的,还是没有赶尽杀绝的。

她在监狱里受尽欺凌。

一个十八岁的少女有什么反抗能力呢?何况,她此前几乎完全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封闭,除了朱龙战,几乎没有人能够走近她的视野,所以她不擅跟人打交道。

一下子和那些监狱里的女犯关在一起,她很快成为另类,成为所有人欺凌的对象。

在那种黯淡无光,每日都在泥里挣扎的日子,她唯一的寄托只能是朱龙战。

他仍是她七岁那年见到的,如神一般的人物,仍是她心目中的阳光。

再次出来,她消瘦羸弱,面黄肌瘦,学业中断,她没想过自己还会与朱龙战有任何交集。

可是,现在,她被他抵在车上,冷若冰霜地警告:“我会让你这辈子,痛不欲生。”

——

她抬眸望着他,目光里的神情复杂至极。

“给我把她绑起来,丢进后备箱里。”朱龙战极冷地命令。

他对她就像对一个没有生命的物品一般。

跟在朱龙战身边的保镖非常熟练,几下便将宋薇薇绑起来,甚至用胶带封了口。

之后,他们粗鲁地将宋薇薇丢进后背箱。

“开车回别墅。”朱龙战冷声命令。

“是。”

到达别墅门口,保镖将宋薇薇拖出来。

她被关在后备箱,已经浑身僵硬酸软,身上还沾了一层灰。

仍然是穿着单薄的衣服。

保镖将她拖进屋。

刚打开大门,她便看到地上躺着一具尸体,上面盖着白布。

空气中弥漫着福尔马林的味道。

朱龙战走近她,抬手死死钳住她的肩膀:“你给我死过来,我要让你跪在这里,给她磕一千个响头。”

他用力一拽,宋薇薇单薄的身子已经跌在地上。

“龙少......”她慌乱地下意识喊了两个字。

“把她按在这,让她跪在地上。”朱龙战没有理会,而是命令。

“是。”

保镖上前,如钢钳一般的手扣住她的肩膀,将她拖到尸体前,提起她,让她呈现出跪在地上的姿势,然后一直大手钳住她的后脖颈。

朱龙战浑身森寒如冰地走上前,居高临下地投来一个冷刀子的眼神,然后迅速弯下身,一把揭开白布。

宋薇薇的眼神紧张地看过去。

看到那尸体的恐怖模样,她差点吐出来。

确实,她非常胆小,尤其不敢看什么血腥的东西。

眼前的尸体被剥了皮,浑身血肉模糊,恐怖得让人根本无法直视。

“现在知道怕了,你TM到底多恶毒,才能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朱龙战气得一脚踢过去,正踢在她的嘴上,嘴角瞬间溢出血来。

“龙少,我没有,我根本不知道,我刚刚被放出来......”

“所有证据都指向你,你一早就计划好了是吧?一年前就想害她,现在计划了一年,刚出狱就来作恶。”朱龙战恶狠狠地怒瞪着。

“龙少,我真的没有......”

“还在狡辩,根本没有悔改之心。”朱龙战厌恶至极地一脚踢来,宋薇薇吐出一大口血。

“让她磕头,让她磕一千个头。”朱龙战怒不可遏地命令。

“是。”

保镖按住她的头,重重地砸在地上。

空气里立刻传来脆响。

保镖毫不停歇,一下一下地将她的头砸向地面。

“龙少,我没有,真的跟我无关......”

额头很快出血,保镖们却越来越使劲。

“让她磕满一千个。”朱龙战命令。

在离开之前,他冷声警告:“宋薇薇,我不会放过你的。这只是一个开始。”

宋薇薇头发凌乱,满脸是血地望向他。

她想说,这是她第十次见他,却爱了他十二年。

可是,她什么也说不出口。他的冷漠和憎恶让她整个人一片空白.....

第四章:鬼魅

一千个响头,全是那种毫不犹豫砸向地面的力道。

磕完,她的额头已经血肉模糊,不忍直视。

被两个保镖拉拽起来时,她终究支撑不住,晕过去了。

她以为在监狱的这一整年,她早就习惯了忍受疼痛。

每天都会遭受殴打和欺凌,她以为自己已经不怕疼了,可是,刚才那种渗入心尖的疼痛却仿佛能让人窒息一般。

她痛的不是额头上的痛,而是心尖上的。

终于走出监狱时,她满脑子都是朱龙战,他还是她的神,是她唯一的信仰和寄托。

可是,现在,他已经只想将她置于死地。

其实,从他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他便将她重获新生的生命打入十八层地狱。

昏迷的时候,她叫了两个字“龙少”。

之后,她被两个保镖提起来,丢进了地下室。

地下室里非常黑,再次醒来时,她连几点也不知道。

身上仍是单薄的衣服,在这种冬天,她冷得缩成一团。

之前湿漉漉的血已经干涸了。

她的额头疼得厉害,太阳穴也疼得厉害。

浑身发软,她感觉到自己在发烧,但身子又软又疼,连动都动不了。

她趴在黑暗里,一直抖得不受控制。

很久,地下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哒哒哒”的脚步声。

之后雪白的灯光刺得她根本睁不开眼。

好不容易适应之后,她下意识地喊出两个字:“龙少。”

“闭上你的嘴,听到你的声音,我就想杀了你。”声音冰冷至极。

朱龙战一步步地走来。

她只敢叫他龙少,但在她心里,他一直还有另外一个称谓“龙战哥哥”。

曾经,他是最温文尔雅的。

她追随他十二年,这个人最温文尔雅,也最霸道冷漠。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都在他的身上得到了极致的体现。

他温文尔雅起来,就像个暖心的大哥哥,霸道冷漠起来,又像个A爆了的王者。

所以,十二年来,他在她心目中,一直是龙战哥哥。

朱龙战走过来,蹲在她身边:“你知道吗?我现在一看到你,就想将你千刀万剐。但是......”

语气突然转折,周围的空气好像快凝固一般。

“但是,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的。”朱龙战说着,甩手将端着的饭碗扔在地上。

“吃。”冰冷的一声,“地上的,碗里的,全部给我吃得干干净净。”

“龙少,真的不是我。”

“住口。”宋薇薇还想辩解,朱龙战一声喝断。

“你最好老老实实吃掉。你得给我活着,我不会让你便宜死掉的。”

宋薇薇颤着手伸向地上的碗。

“你这条命是安安的,我说什么时候让你死,你才能够死。”

宋薇薇的心抖了一下,拼命将沾着灰尘的饭使劲往嘴里扒。

朱龙战一脸恶心地看着她:“哼。”

他冷哼一声,转身准备离开

“龙少,能不能问问你,现在什么时间了?”宋薇薇犹豫了几秒,终于鼓起勇气开口。

“你没有资格知道,你今后就属于这个黑暗的地下室。”

说着,朱龙战将指纹感应灯按灭。

地下室瞬间陷入漆黑,却突然响起了如鬼魅喊叫的声音。

“啊......”

宋薇薇尖叫出声......

第五章:折磨

鬼魅的声音不断充斥在耳边,宋薇薇也不知道那些声音从哪个方向传来,只觉得就像有无数个鬼怪在暗中不停盯着她一般。

她从小极度怕鬼,这时候浑身被汗水浸湿,身子一直瑟瑟发抖。

本来正在高烧的身子这时候越发支撑不住,她浑身痛苦,缩成一团地在地上打滚也难以有片刻的安宁。

后来,肚子也开始剧痛。

很明显,那些沾了灰,或者沾了发霉东西的食物在她的肚子里发生作用,就像一把把大刀在肆意搅动一般。

宋薇薇疼得在地上翻滚,后来终究筋疲力尽,昏了过去。

“起来,贱人,少爷让我给你送饭来了。”

是一位中年妇女端着馊得发臭的饭菜进来了。

她是被这个中年妇女一盆冷水浇醒的。

在这种寒冬腊月的地下室里,她瞬间冻得瑟瑟发抖。

“贱人,你落在我手上,算你倒了八辈子霉。”中年妇女阴笑着走上前,一脚踢在宋薇薇的脸上。

她的脸立刻肿了,嘴角还溢出血迹。

中年妇女叫李翠萍。

她走上前,得意而阴狠地踩在宋薇薇的身上:“我是安安的贴身保姆,你伤害了安安,我要你十倍奉还。”

李翠萍说着,蹲下身,将馊了的饭菜摔在地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粗长的骨钉和一只锤子。

她拿到宋薇薇的眼前晃一下,然后恶毒至极地开口:“看出这是什么吗?我特意去买来的。哼,你这肩胛骨很漂亮嘛,如果把这根骨钉钉进去,你猜会怎么样?”

宋薇薇已经迷离的眼睛看向那根骨钉,尖锐,粗大,泛着寒光。

她惊恐地看着,身子无力地微微往后缩。

可是,李翠萍根本没给她缩的机会,她一把拽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倒在地上,然后踩着她的身子,拿着钉子快速地钉进去。

“啊......”

宋薇薇声嘶力竭地叫出声,之后便痛得晕了过去。

宋薇薇晕得迷迷糊糊。

她梦到自己仍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大学生,她梦到自己走了很远很远的路,终于走到他的别墅楼下。

她还是像一直以来的那样,幸福满满地守在他的楼下。

以前,她无论等多久,他的别墅总是黑漆漆一片。

但是这一次,那里的灯亮了。

她欣喜若狂地望着那灯光,就像在大海中漂泊的孤帆找到灯塔一般。

那盏灯让她痛苦的人生找到寄托,就像突然拥有了幸福的力量。

她一直守望着那片灯光,后来,那扇永远关闭的铁门竟然打开了。

她看到他高大挺拔的身影走出来。

她那一瞬间,根本无法呼吸,整个人立在原地,一动也动不了。

他穿着一身随意地休闲服,却惊为天人的帅气。

看到他站在别墅外面,他没有一丝诧异,只是平静地走过来,就像那个温文尔雅的龙战哥哥一样,微笑着,随意地跟她打招呼:“你好。”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