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薄酒温情殇景于菲冷晟凛_景于菲冷晟凛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4:30

为你带来一本口碑不错的小说《薄酒温情殇》,这是一本关于主角景于菲冷晟凛的豪门总裁小说,由作者凉容精心打造,薄酒温情殇小说剧情描写到位,小说真的不错哦~精彩片段:冷晟凛没兴趣听费然和甄竹之间发生的事情,他有叮嘱了景于菲要好好休息,这才拿着文件离开了。

薄酒温情殇小说 精彩章节

等人走后,费然立刻露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出来。

“真是没想到,姓冷的谈起恋爱来是这么黏糊的一个人。”

“费然姐,”景于菲嗔怒地瞪了她一眼,“哪里就是谈恋爱了,只是……”

“只是什么?”费然笑着看她,“瞧你那小脸红的,还说不是谈恋爱?”

“不是,我……我们已经结婚了。”

费然闻言翻了个白眼,“得,还是持证谈恋爱,不是更有保障啊?我求你们别在我面前秀了,我都快愁死了。”

景于菲被她说的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能顺着她的话问。

“费然姐,你为什么要说不想嫁给甄总监啊?之前你们不是还好好的。”

你还说一定要嫁给他呢,怎么突然就改了口。

这件事让费然又是一阵无语,她也不想瞒着,干脆就直说了。

“你知道甄竹他爸吧?”

“甄叔叔吗?之前见过一次。我觉得他人很好相处啊。”

“就是太好相处了吧,他去了我家,给我爸妈称兄道弟不说,还跟我外公他们也建立了革命友情,然后……”

“这样不好吗?家长的关系好,说明以后你们的阻力也会少很多吧?”说起来景于菲就很羡慕她,不像自己,好像再怎么努力也得不到冷锋和冷爷爷的承认。

“好什么好啊,你听我说完。”

原本费然就不是什么肯踏实的性子,说要跟甄竹在一起也只是因为心动,她不想错过这个能让她心动的人,却也不代表着她就要彻底放弃她原本的生活。

她在国外还有自己的事业,这次回国也只是短暂的休息而已,以后还是要出国去发展的。

可是甄父和费家的家长们见过面之后,一致决定女孩子嫁人之后还是留在国内比较好,而且还给费然定了规矩不准她经常出门。

“不让出门就算了,还让我结婚之后就给甄竹生孩子。”费然提起来都觉得头都大了,“你觉得可能吗?让我成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家庭主妇?做他的大头梦去吧,老子不嫁了!”

可能是费然的语气太过生动,景于菲听了之后不但不同情她,反而还特别想笑,她强忍下笑意以至于自己不是特别失礼。

“可是一旦结婚之后,总要有一方有所妥协吧?”

“那凭啥他不能妥协?”费然反唇相讥。

“可是……”景于菲想说甄竹以后还要跟冷晟凛一起拼事业,对于男人来说,事业就是他们一辈子的追求吧,她想象不到甄竹辞去工作在家作羹汤时的样子。

“你该不会也觉得女人就活该要牺牲自己的事业留在家里带孩子吧?”

“那倒没有,”景于菲道,“只是我觉得这个矛盾是可以调和的,也不用把话说的那么死吧。”

“说到这个我就生气,”费然道:“甄竹那个家伙居然也同意家里长辈的说法,还说要让我给他生五个孩子,尼玛我一个都不想生,他是把我当成母猪了吗?”

景于菲笑出声:“那不是代表着他接受你了吗,还想跟你一起生孩子。”

“屁!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乐意给大猪蹄子生孩子吗?孩子可麻烦了,再跟你一样,辛辛苦苦给他生孩子,他还要怀疑那孩子是不是他亲生的,那我不是亏死了。”

费然话说的快,完全没有过脑子,等到她意识到的时候,就发现景于菲脸上的笑容已经凝固了,正脸色发白地看着她。

“我……我刚刚只是随便说了个比喻,没有实际意思,你不要在意啊!”费然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嘴。

景于菲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费然姐……你刚刚那话……冷晟凛以为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没有没有!”费然连忙否认,“真的没有!”

然而景于菲却仿佛终于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她已经听不进费然的话了,她想起之前冷晟凛对她那冷淡甚至还带着恨意的眼神,立刻就有些不寒而栗。

“他以为我背叛了他?他以为我和别的男人有染,给他戴绿帽子?他以为那个男人是谁?霍晨枫?”

景于菲在把这些问题问出口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答案,她也不期待费然会回答她,只是一切好像都变得很清晰了。

“那他为什么突然又对我这么好了,他是知道事情的真相,还是做了鉴定,知道我并没有背叛过他?”

“小菲……你不要胡思乱想,真的,刚刚都是我乱说,你千万不要当真。”

“费然姐,你不用瞒着我了。”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往下落了,“我自己心里有数。”

“我……对不起啊小菲……”

“费然姐,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吗?”她想好好想想,将纷乱的思绪都整理好。

费然一脸担忧地看着她,实在不放心放她一个人。

“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就是为了他我也不会做傻事的,我只是……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被她悲伤到极点的声音哀求,费然也没有办法,只好叹了口气。

“那好吧,我让你一个人静静,但是你千万不要乱想,姓冷的也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而且他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都承认了他很爱你,你……”

“费然姐……”

“好好,我不说了,那你好好的,开心一点啊。”

费然一脸“要死”的表情,轻轻从座位上起身,然后慢慢走出了病房。

门一被关上,费然就要疯了,她连忙拿出电话给冷晟凛打电话。

“姓冷的,你快回来一趟,我刚刚不小心说漏嘴了,让小菲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她现在把我赶出来了,现在要怎么办啊?”

冷晟凛刚刚上路,闻言又立刻调转方向。

他冷着脸,生气地问道:“你他妈都跟她说了什么,你都多大的人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不知道吗?”

费然也悔不当初:“我……我也是一时嘴快,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