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长情不敢念深小说by江小安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4:31

主人公傅念琛简长晴的小说叫做《长情不敢念深》,是江小安的一部虐心小说,讲述了傅念琛简长晴之间的虐恋情深,感兴趣的小伙伴在此阅读!

长情不敢念深小说by江小安在线阅读

第1章 简长晴,你真脏

长情不敢念深

亿豪酒店,一场盛大的婚礼正在举行,各界名流悉数到场,正等着交换戒指完成仪式后送上他们的祝福。

突然,台上白色巨屏幕布上原本投放两位新人甜蜜照片变成了一张张极其香艳的照片,两个光衤果身躯火热交缠,艳照的女主角正是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简长晴。

“那个男人是谁?”

这句话,让简长晴如坠冰窖,她看到莫绍川愈发阴沉的脸,很快意识到那晚和她极尽缠绵的人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她甚至根本就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莫绍川的问话,像一滴水滴进了热油锅里,宴会场瞬间就炸开了。

照片里虽然有两个人,但是男人的脸却看不真切,只露出一个下巴,其余的部分被如同藤蔓紧紧攀附着的简长晴遮挡住了,而她的摸样清清楚楚呈现在众人面前,她双眼迷离,眼角还泛着泪光,红润微肿的唇半张,从缝隙中依稀能看到一小截粉色的舌尖。

谁能想到长相清丽的简长晴还有如此妖媚的一面,不少人看向她的眼神都变了,有人说简长晴不知检点,都要结婚的人还在外面和人乱搞,更多人同情莫绍川,绿光照顶,这黑历史要跟一辈子。

“简直不堪入目。”

“不知廉耻,不要脸。”

“新郎官的头顶发绿啊。”

“这简家和莫家什么仇什么怨,把这么一个祸害嫁过去。”

周围议论声渐起,朝着简长晴指指点点。

“绍川,你听我解释……”简长晴慌了,她伸手去抓莫绍川的手臂,却被莫绍川狠狠推开。“别碰我。”莫绍川冰冷的眼神中绽放嫌恶,对于简长晴的触碰满是抵触,他这辈子从没像现在这么丢人过,在天下人面前,所有人都知道他莫绍川头上发绿,“简长晴,你真脏。”

简长晴流着眼泪拼命摇头,“没有,我不是……”

“不是?照片上的人不是你?和男人鬼混的不是你?”莫绍川冷笑着将外套脱下嫌弃的扔到一旁,“这婚,不结了,你和那个野男人结去吧,我祝你们白头到老。”

“不要,绍川,我以为那晚的人是你……”简长晴试图解释。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冲了过来,一巴掌扇了过来,简长晴的脸立马就浮现起来一大块红印。“逆女!”简大水脸涨得通红,瞠目指着简长晴大骂。

“爸,不是那样,你听我说。”不等简长晴再说下去,简大水就拉着她一路走到莫家夫妇面前,带着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亲家,是我教女无方,疏于管教,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请你们原谅她一次。”简大水佝偻着背,把姿态放得极低,乞求着面前两人的原谅,不然他的女儿后半辈子就完了。

简长晴的头被一只手死死压着,除了眼前一小块地面,什么都看不到,她听到要强了一辈子的父亲,用着她从未听过的卑微语气为她求情。

“这么不知廉耻的儿媳妇,我们莫家要不起!今天的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莫夫人犹嫌不够出胸口那股恶气,“你们简家就等着破产吧!”

“你不能这样,亲家,你不能这么绝啊。”简大水急得额头直冒冷汗,“一码归一码,今天的事是我们做错了,可是和简氏无关啊。”

莫夫人冷笑一声,“那我现在告诉你,我能不能。”

“各位亲友,今天的婚礼取消,我们莫家就是一辈子不娶,也不会要这种水性杨花的滥交女。”莫夫人嘴下不留情,将简长晴狠狠钉在了耻辱柱上,“从今以后,莫氏和简氏的一切业务全部终止,也不再注资。”

简大水震惊的看向莫夫人,简氏面临破产危机,多亏莫氏还能撑上一会儿,只要能撑过这傅时间,简氏就能起死回生,度过危机,可现在莫夫人说要撤资终结,

简大水一口气没提上来,双手紧攥着胸口,倒了下去。

听到动静,简长晴立马上前查看,“爸!爸!你怎么了!”

简大水的脸色青紫,双目涣散,嘴唇张合着,发出极其微弱的声音。

简长晴连忙俯身去听。

“公司,长晴,公司…不能…”

话还没说完,简大水就没了动静。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简长晴朝着人群大喊。

救护车来的路上,简大水就已经没了呼吸。

简长晴守着简大水的尸体在医院坐了一夜,她还是想不明白好好的一场婚礼怎么就变成了如今这种境地。

这一切就像一场梦,她想快点醒过来。

就在昨晚,好闺蜜曲凝提议开个party纪念她最后的单身夜,那晚她喝了很多,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曲凝打电话叫莫绍川来接她,那是她的第一次,她以为是莫绍川才彻底交出了自己。

第2章 这只是一场成年人的游戏

长情不敢念深

简长晴站在别墅外面,踌躇着不敢进,这里本是她和莫绍川的婚房,里面的装修和摆设都是她亲手布置的,可是她把这一切都毁了,她不奢求莫绍川能原谅她,重修旧好,只求能现在往日的情分上帮帮她,简氏能度过这次难关。她不能让爸爸死不瞑目

这些日子,她一边操持爸爸的后事,一边想办法能为简氏拉来一些投资,哪怕她拿出了简氏的股份做融资,可依旧没有人伸出援手,简家现在今非昔比,艳照的事更是让她雪上加霜,处处受辱。

除了莫家,她真的想不出还有谁愿意在这个时候帮她了。

可是她连莫家的门都进不了,只好来这碰一碰运气。

当钥匙打开门锁的那一刻,简长晴忐忑的心小小雀跃了一下,随即她就看到了玄关处脱放的鞋,除了一双男鞋之外,还有一双高跟鞋,只是一眼,简长晴就认出了是谁的,曲凝在她面前炫耀过,这是C&D的限量款高定,整个江城只有这一双,是她男朋友送她的。

往前走,简长晴就看到散落一地的衣服,从客厅一路延续到房间。

暧昧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简长晴终于体会到婚礼那天莫绍川的心情,她爱的人和最好的闺蜜在她精心布置的新房缠绵交融,那种揪心的疼和无尽的愤怒,压得她喘不过气,她想冲进去质问两人,只是她已经没有立场身份去指责。

简长晴抹了一把眼泪,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

“我选的那几张照片不错吧,简大水可是直接气死了。”

曲凝带着厚重的喘息说出了一句话,让简长晴当场定住,再也动不了。

“这些天,简长晴到处在借钱融资,开元集团的钱总说愿意出一百万给她,还不要还呢,只要陪他睡一夜,千金大小姐的价钱就是不一样,不过也难怪,那几张照,看得我都脸红了,也难为钱总一大把年纪了,还动了春心……啊……”话音未落,曲凝的音调忽的拔高,变成嗯嗯啊啊的女乔喘,“绍川……太快了……”

“这种时候就不要提些扫兴的事。”

当莫绍川的声音出来的那一瞬,简长晴再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这些天一直都活在自责和愧疚当中,她的苦难,原来在他们看来,不过只是一些扫兴的事。

简长晴抖着手,点开了手机的拍摄功能,然后冲进了房间,正在酣畅奋战的两个人都没料到这一场意外,在看到来人后,哪怕她手上拿着手机正在摄像,依旧神色不慌躺在床上。曲凝窝在莫绍川怀里,明艳的脸上露出故作害怕的表情,“哎呀,绍川,你的前未婚妻来抓奸了,还用手机拍我,我好害怕啊,她会不会在婚礼上放出来啊。”

说完,曲凝就咯咯的笑了起来。

“闭嘴!”简长晴从未见过如此陌生的曲凝,她们从初中就认识了,她是她最好的朋友,正因为如此,那晚她才安心将喝醉的自己交给她,“为什么?”

这句话不仅是在问曲凝,也在问莫绍川。

她生命中最重要角色的两个人,同时背叛了她,她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他们要这么残忍对她。

莫绍川推开怀中的人,不顾简长晴手中的手机,大大方方的掀开被子,站了起来,任由自己赤裸的身体暴露于人前,不徐不疾的拿了一块浴巾裹在了腰间。

“长晴,你是成年人了,这只是一场成年人的游戏,而你输了。”莫绍川用着毫无起伏的语调说出了一番冰冷彻骨的话。

“游戏?”简长晴听到莫绍川的说辞就抑制不住的笑了起来,她笑得肚子都痛了,眼泪都笑出来了,她指着莫绍川和曲凝,朝着他们竖起了大拇指,“你们真行,真厉害,一场游戏就把弄得我家破人亡,没错,我输了,我输在不该对你动心付出真感情,还妄想把你当成能依靠能共度一生的良人。”

随即她转过头,看向曲凝,“我不该把你当朋友,掏心掏肺,那十年我就全当喂狗了。”

这些天她一直都活在自责内疚中,她搞砸了婚礼,气死了爸爸,在简氏没有度过危机之前,她连死都不敢,她怕她死了下去见到爸爸,爸爸问她简氏还在不在,她回答不了。

现在真相大白,他们联手设局,害得她名誉尽毁痛失至亲,她曾经有多痛多悔如今就有多恨!

简长晴攥紧手机,带着一腔怨恨,大力朝着莫绍川狠狠砸去。

“我竟然输给你们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简长晴自嘲一笑,那双猩红的眼死死盯着两人,仿佛泛着一层血光,“你们别太得意了,这场游戏还没结束,谁会笑到最后犹未可知,我不会一直输,今天你们加诸在我身上的一切,总有一日,我要千倍万倍的讨回来!”

放完狠话,简长晴掉头就跑了出去。

曲凝望向简长晴离开的方向,焦急的追问着坐在一旁悠哉闲适的人,“你怎么放她走了?”

简长晴知道了真相,就这么轻易放过她离开?

不等曲凝再说什么,莫绍川一个视线扫过来,让她止住了声音。

莫绍川伸手捡起地上的手机,手机屏幕已经摔裂,待机的画面是他和简长晴两人亲密的照片,屏幕闪了两下后没了亮光,彻底没了反应。

莫绍川若有所思的把玩着手机,简长晴把手机砸向他,究竟是情绪冲动所为,还是她终于聪明了一回断尾求生?

简长晴从别墅一路跑到了熙攘的街头,她不敢停留一下,她甚至连回头的时间都不敢耽搁,当她拿出手机摄像,莫绍川和曲凝还肆无忌惮的在她面前大言不惭说出游戏的言论,对于他们所做的事供认不讳,她知道他们如此必定是有所依仗,又或者他们正设计一场’意外’要杀她灭口。

他们是不会让她把证据带出别墅的,何况那些证据并不能让他们付出代价,即便证明了是他们设计陷害了她又怎么样?简氏不能扭转困局,她的清白也挽回不了。

简长晴茫然的站在街头,幽魂一般的乱走,骤然,她在广场的大屏幕前停了下来,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投放的娱乐新闻,新晋流量小花取代当红嫩模傍上鼎盛集团太子爷,当众甜蜜献吻。

是他,鼎盛集团太子爷,傅念琛!

第3章 给你一毛我都觉得不值

长情不敢念深

晚上十点,高级会所’夜色’。

街上人逐渐减少,而会所内却与之相反。

昏暗斑斓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乐,随处可见随着音乐节奏扭动身躯的男男女女。

简长晴手指指尖在酒杯口来回摩挲,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漫无目的的张望,她穿着一袭酒红连衣裙,露出一双修长的腿,白皙的似乎闪着荧光,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四周朝她投来的目光从未停止过,前仆后继的想要猎艳的人,都徒劳而归,大家都好奇究竟谁才能想要摘下这朵高岭之花。

会所的气氛越来越热,在一个人的出现之后达到了顶峰。

简长晴寻着动静朝着人群看去,就见傅念琛被一群人簇拥着,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圈,他身边根本挤不进任何人。

傅念琛长得出众,只要他出现的地方,就是视线焦点,直到他去了二楼包厢,那群围着的人这才各自散开。

即便如此,简长晴的视线也没从包厢门移开。

她要找的人就在那。

简长晴不自觉的握紧了酒杯,今天无论如何她都要和傅念琛见上一面。

幸好没让她等太久,傅念琛就从包厢里出来了。

这次简长晴没再犹豫,目的明确的走了过去。

“傅少,可以啊,这朵高岭之花,我可眼馋了一个晚上,来谁拒谁,你就往这一站,人就巴巴找你来了。”傅念琛身边的人挤眉弄眼的打趣着,带着一抹显见的嫉妒,老天真是不公平,把所有好的都给了一个人,出众的长相,显赫的家世。

傅念琛面色疏淡,朝着那人嘴里的高岭之花看了一眼,眼中并无异色。

简长晴走近之后才将这位频频出现在娱乐新闻里的花花公子瞧个清楚。

“傅先生,能和你谈谈吗?”简长晴压下心中的忐忑和局促,竭力维持着嘴角的淡笑。

显然傅念琛并没有想要应这场约,他眉梢微挑,“我认识你?”

他语气不善,识相的人就该知道这种时候最好是自行离开,毕竟傅大少性格乖张的特性是路人皆知,得罪他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简长晴顶着四周的注视和流言蜚语,固执的站在傅念琛面前不肯离去,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在傅念琛眼前晃悠了一下,又快速的收了回去,即便那东西显露人前的时间很短,也足够她面前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我所想要的只是谈谈。”简长晴坚持道。

傅念琛没有当即就回她,而是沉默了好一会儿,他凛厉的目光紧锁在她身上,一股无形的重压快让简长晴喘不过气来。

而这个时候,傅念琛却露出了一抹笑,却让简长晴不由一阵心惊。

“你最好说点让我感兴趣的事。”傅念琛朝着包厢内走去,一句话就清了场,整个包厢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进来之后,迎来一阵寂静,简长晴暗自观察着傅念琛,在她拿出那东西之后,他并没有立马追问,他平静的神色之下,她甚至都猜不到他在想什么,这让她对今晚之行并不是那么乐观。

简长晴握紧了口袋里的东西,这是她的依仗,是她和傅念琛谈判的砝码。

“傅先生能改变心意答应和我谈谈,想必也是对颜小姐用了真心。”简长晴再次将口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那是一条项链,坠子里镶着一张照片,一对男女亲昵又甜蜜,其中之一正是眼前的人。

“你想要什么?”傅念琛独自坐在沙发上点了支烟,星火发出的微弱光亮打在他脸上明灭不定。

“钱,我要钱。”她的所求从干涸的喉咙发出。

简家的情况在江城不算什么隐秘的事了,简、莫两家联姻的事更是将简家推向了风口浪尖,哪怕傅念琛不感兴趣也听了一耳朵,简家的败局是无可避免了,简大水死了,莫家撤了资,那破口窟窿就是无底洞,填不满了。

“说吧,要多少。”傅念琛吐了一口烟圈。

简长晴报出了一个数,“一百亿。”

傅念琛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过去,“要不要我送你去青山?”

青山是江城的精神病院,她这是想钱想疯了,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还真敢说。

“颜小姐的下落再加上一个救命之恩,不知道值不值这个价?”话一出,简长晴就感觉到了刮在身上的凌厉眼刃,她顶着重压接着道,“是我将颜小姐从水底救起,她的手腕上还有三道疤痕。”

她还记得那水,冰冷刺骨,究竟下了多大的决心求死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她过的并不好,傅先生和她如此相爱,我认为傅先生还是早点找到她为好……”

不等简长晴再说下去,傅念琛就起身走了过来,带着一股风雨欲来的气势。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教我怎么做。”傅念琛危险的眯起眼,不耐再听她说下去,“给你一毛我都觉得不值。”

身旁掠起一阵风,傅念琛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简长晴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她面前的男人却步步紧逼,直至她到了退无可退的境地,被圈在一小块地方,无路可逃。

两人离着很近,呼吸可闻,傅念琛双手插在口袋,没有再往前,他眸色浓黑,如深渊一般望不到底,整个眼中只倒影着简长晴一个人的身影。

简长晴心一悸,不由抓紧了手中的项链。

随着她的动作,傅念琛的视线也跟着落在了简长晴手上的项链。

然后简长晴就听到头顶一个带着冷意的声音响起,“被你救,比死还难过。”

瞬间,简长晴的脸色发白了,傅念琛的话像是一个巴掌重重的打在她的脸上,将来她的骄傲击个粉碎。

“傅先生还是考虑一下吧。”简长晴稳住心神,对傅念琛的嘲讽和轻蔑视而不见。

傅念琛嗤笑一声,开门离开了包厢。

人一走,简长晴就放任自己靠在了墙上,和傅念琛这简短几句的谈话就让她身心俱疲,她知道这一趟不会那么容易,她开的价不是少数,而她也并没有胜算傅念琛一定会答应,

,既然她决定走这条路,不管路途中遇到了什么,她都照单全收。

她如今挟恩以报,变成了她曾经不屑的人,可是她已经穷途末路

第4章 他像骑士救她于困境

长情不敢念深

不管简长晴再怎么努力也阻止不了简氏的衰败,简大水生前的那些朋友,能找的关系,她挨个找过,这些天她吃的最多的就是闭门羹。

大半的通讯录找过去,才好不容易有位彭叔叔答应愿意和她见一面谈谈。

她特意提前大半小时到了约定的酒店,一等就是两个小时,不过好在,人还是来了。

“抱歉啊,公司有点事耽搁了,让你久等了吧。”彭宏发笑呵呵的落座,“你这样娇滴滴的小女孩等我,我这心里可真是过意不去,我自罚三杯,小侄女可别记在心里啊。”说完,他就招手叫来了服务生上酒。

“彭叔叔您言重了。”简长晴又道,“是我冒昧找您,您能来,我已经很感激了。”

彭宏发摆了摆手,“你请我,我能不来,我和简董是老交情了,你的婚礼,我还去过呢。”

话一落,两人都尴尬了一下,婚礼这事可不是什么好回忆。

“人老了,嘴笨,小侄女别往心里去啊。”彭宏发赶紧描补,“我再罚三杯。”

他也爽快,菜还没吃上一口,就一口一杯酒下肚,一连几杯,刚开的红酒就少了大半。

“我这赔罪酒也喝了,就看小侄女能不能原谅我了。”彭宏发给简长晴倒了一杯酒,示意道。

以前简大水在世时,有他看着,酒桌上的应酬,她从来不用操心,只是如今今非昔比,她有求于人,自然得按他们的规则来。

“应该是我敬彭叔叔才对,谢谢您能来。”说完,简长晴端起酒杯一口饮尽。

“爽快!果然虎父无犬女,长晴真有简董的风采。”彭宏发又添了一杯,“你放心,既然你来找我了,那我就不会放任不管了。”

听到他的话,简长晴眼睛发热,出事之后,这是第一个说要帮她的。

“彭叔叔,真的太谢谢您了。”简长晴掏出准备好的企划书,“这是我做的企划书,您看看,虽然现在简氏是遇到了难关,但是只要资金到位,前景还是很可观的,我愿意拿出我手上简氏百分之五的股份用来融资。”

彭宏发接过企划书,翻开看了两眼就放在了一边,“好,长晴等这么久,该饿了吧,我们边吃边聊。”

简长晴看了眼被搁置在一旁的企划书,点头附和。

酒足饭饱,一顿饭下来,正事没说上一句,酒喝了不少。

简长晴有些微醺,醉意渐渐上来,在彭叔叔又往自己酒杯里倒前,连忙用手捂着杯口,“不行了,我喝不了,那个企划书……”

“在这呢,我看了两眼,很不错,这么好的企划,等我带回去慢慢看。”彭宏发也没强求,他把酒瓶放到一旁,用自己的手取而代之,直接敷在了简长晴的手背上,手指还在上面摩挲了几下。

真嫩!真滑!

彭宏发心中一荡,看向简长晴的目光更是灼热不已,以前他就觉得简大水这女儿漂亮的不行,在婚礼上那几张艳照,更是勾得他心痒难耐,翻来覆去好几晚都忘不掉,当简长晴找上他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答应赴约了。

简长晴脑子是有点晕乎,但是还没傻!一发现不对,立马就抽回了手。

“我当你是长辈,请你自重。”简长晴沉下脸,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自从爸爸死后,她应付过多少打着歪主意的人。

彭宏发被简长晴轻斥,一点没觉得窘迫,反而更加直白,“我也是为你好,你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整天为一个要倒闭的公司忙来跑去的,我也是心疼你,你该和以前一样,不用为钱奔波劳累的无忧生活,赚钱那些个烦心事就交给我来就行。”

简长晴胃里直犯恶心,这顿饭她就当和狗吃了,那些眼热的话也当从没听过。

一把抢过被彭宏发放在一旁的企划书,简长晴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彭宏发哪肯,连忙将人栏了下来,一个要走一个要留,只是简长晴是女孩,到底柔弱,加上又喝了不少酒,脚下发虚,被彭宏发牢牢钳制住,不得动弹。

“你放开我!”简长晴高声呵斥,闹出的动静引来了不少人注意。

“好好好,给你钱给你钱,我们回去再说,别影响到了别人。”彭宏发温声细语的哄着,语气熟稔暧昧,一下就打消了周围投来的探究视线。

原来两人是这种关系,既然是私事,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不远处窗边,一对男女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简直不堪入目,那老头都可以做她爷爷了,也真亏她能吃的下嘴。”装扮精致的女子面露不屑,“她有手有脚不会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吗,非要自甘堕落,将来会有什么好结果,你说是不是,念琛。”

傅念琛一脸漠然,对于对面人说的话,不置可否。

女子对于他的态度也不恼,她哪是想要多管闲事,无非就是想要旁敲侧击,想让傅念琛知道,那些嫩模女星之流和她比,完全不是同一档次,她才是傅家少奶奶最合适的人选。

“奶奶今天还问我,我们什么时候结婚,还说下半年有很多好日子,让我们看着喜欢选一天。”女子面露羞涩,掩不住的欢喜,她看着傅念琛的眼神露骨又炙热,她抹了抹唇角,接着问道,“你觉得哪天好?我都听你的,等奶奶问起,我也好回她老人家。”

傅念琛根本不接话,听着对方一口一个奶奶,不知道还以为是她纪家的,他抬手看了眼时间,手指敲击着桌面,眉头微蹙,带出些许不耐。

就在这时,一场抓奸的大戏,引得在场所有人侧目。

“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简长晴被人当头泼了一身水,而原本对她纠缠不休的彭宏发此时正老实的待在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身边。

“老婆,你听说我说,这事和我无关,是她,打了好几个电话非要约我见面,还假装喝醉要我送她回家,一个劲往我怀里钻,是她勾引我。”彭宏发颠倒黑白,将自己摘了干净,“不信你可以看我的手机,都是她打过来了,我可没联系过一次她。”

彭宏发刻意无视投在身上的指控目光,这个时候还是明哲保身的好。

彭宏发是出了名的惧内,在外从来不顾着他的面子,他是心里恨的咬牙,但是他偏偏还离不得老婆,再说出来玩是一回事,他也没想过离婚。

简长晴冷笑一声,对于他这种无耻的行为已经不再意外,再没下限的事他都做得出来。

“你还是先照照镜子再说话吧。”简长晴毫不掩饰的将自己对他的厌恶表露在脸上。

不管是彭宏发还是他老婆都一阵脸黑,别说彭宏发已经老了发福了,就是年轻的时候那长相也不多好看。

“我有钱啊,你找我不也就是为了我的钱。”彭宏发撇了撇嘴,语气颇为不屑,在钱面前,什么都不重要,他有钱,大把长得好看的女人都会往身上凑。

简长晴难堪极了,不欲再和他们多做纠缠。

见到简长晴想走,彭太太不乐意了,连忙上前把人拉住,“你可不是眼光高,连莫绍川都看不上,结婚前还要出去和野男人乱搞,你倒是把野男人拉出来让我见识见识,什么样的男人能让你张开腿倒贴,不要脸到气死自己爸爸。”

彭太太嗓门很大,整个餐厅都能听到她的声音,那些不堪的字眼让简长晴的脸上顿时失了血色,心神恍惚了一下,被彭太太一个拉扯,身形不稳,踉跄的摔倒在了地上。

顿时,周围议论声渐起,简长晴好像回到了婚礼那天,陷入狼狈无助的境地,异样的目光紧随在她身上,无处可躲无处可藏,只是如今连冲出来维护她的爸爸也都不在了,只剩下她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些不堪。

彭太太趾高气昂,像斗赢了的公鸡,轻蔑的俯视地上的人,正当她要乘胜追击,一个人走了过来,瞬间她所有气焰都偃旗息鼓了。

简长晴眼前一黑,一件西装外套盖住了她。

“起来。”

低沉带着凉意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简长晴抬头循声望去,一只手伸在她面前,那人逆着光彷如骑士一般救她于困境。

直至很久以后,她回想起这一刻,仍旧清晰的记住每一帧画面。

简长晴搭上那只手,借着力站了起来,那件西装外套轻易的就遮住了她大半身子。

“傅少。”彭太太勉强扯出一副笑容来,不复刚才刻薄的嘴脸,她怎么也想不到,傅念琛竟然会出面维护简长晴!

彭太太在两人身上来回探视,百爪挠心,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两人是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傅念琛不会因为这事就记恨上她了吧。

傅念琛这人不好惹,谁被他盯上,非得连肉带血的揭下一层皮,偏偏他背景硬,更是无人敢惹。

彭太太心里忐忑,平时想要巴结讨好都得看眼色小心翼翼着来,现在她这可要得把人给得罪了。

“简小姐,我嘴贱,你大人大量,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彭太太急忙道歉,恨不得上手扇自己两嘴巴。

这大庭广众,扇自己耳光太跌面子,于是彭太太转身就朝着彭宏发一顿暴打,不是打在自己身上不用心疼,怎么重怎么来,务必要让简长晴消气,再说,要不是这个贱骨头,会惹来这么事?

“都是你这个见色起意的老东西,我还不知道你肚子里的那些花花肠子,人家简小姐能看上你。”彭太太一边揪着耳朵一边朝着简长晴讪笑,“误会,都是误会。”

简长晴看着眼前一场闹剧,不知该做何感想,她知道这一切转变都是因为身旁的人。

“能走吗?”傅念琛对此置若罔闻,低声问道。

简长晴点点,傅念琛拉着人转身就走。

快要离开时,一个女人就冲了过来。

“念琛,你忘了奶奶怎么嘱咐你的。”纪希试图将人留下,她不善的看着和傅念琛极为亲密的简长晴。

“没人能威胁我,想做傅太太,也要看我答不答应。”傅念琛森冷的看了她一眼,带着简长晴离开了。

第5章 和我结婚,钱就是你的

长情不敢念深

简长晴被傅念琛带回了别墅,孤男寡女,她身上还披着他的外套,只是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旖旎的气氛。

简长晴将散落在脸庞的发丝拢在耳后,她如今一无所有,自知之明是她仅剩不多的东西,不管傅念琛今天是出于何种目的为她解围,她都感激他。

“谢谢你,傅先生。”简长晴真心实意的道谢,“项链现在没在我身上,下次一定亲自给傅先生送过去。”

至于颜若涵的下落,她还在犹豫要不要说。

这番投桃报李并没有引起傅念琛多大波澜,只是掀开眼皮瞥了她一眼。

就在此时,傅念琛的电话响了起来。

简长晴见他并没有要避讳自己的意思,就在她面前接起了电话。

“奶奶。”傅念琛喊过之后,就一直没再开口说话,电话那头一直都声音传来,在他沉默之间,就没断过,他面色沉沉,嘴角勾着一抹嘲弄的弧度,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不用再硬把我和纪希凑在一起,我已经有了要结婚的人选,明天就带回去给你看。”

简长晴听了心中一跳,傅念琛有要结婚的对象了?

她朝着傅念琛看了一眼,那模样不像是要结婚,更像是要去结仇的。

现在这气氛实在不宜久留,简长晴打算等电话一完,她就离开。

没等太久,傅念琛就挂了电话,他身上的低气压,让简长晴一时之间不好开口,缓了缓,还是开口了。

“一百亿你还要吗?”

不等她出声,傅念琛突然抛出这么一记闷雷,他这是准备向她买颜若涵的下落?

结合那通电话,她很难不这样想。

“虽然我不太确定具体位置,但是只要问问周围的人应该就能清楚。”简长晴的心因为傅念琛的话提了起来。

“呵。”傅念琛嗤笑一声,“蠢不可怕,最可怕就是自作聪明。”

简长晴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恼,“我不知道我身上还有什么值得傅先生花如此大的价钱。”

傅念琛身边从不缺女人,更不缺漂亮女人,何况他心里已经住了一个人。

“和我结婚,做好傅太太,钱就是你的。”傅念琛开出条件。

简长晴的心漏跳了半拍,她才经历过一次糟糕至极的婚礼,如今她至于江城就是一场人人避之不及的瘟疫,谁都不敢沾惹上身,就是这么带着一身脏污名声的她,竟然还有人要和她结婚,哪怕只是一场交易。

“好。”几乎没有犹豫,简长晴就答应了,就算是他心有所属,她也并不觉得委屈,在简氏面前,其他都变得不重要。

这是一场没有丝毫悬念的交易,两人一拍即合达成了共识。

“明天我去接你。”傅念琛从没想过简长晴会不答应,而且他也不接受除此之外的回答。

说定之后,傅念琛就让司机送简长晴回去了。

一整晚,简长晴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她将傅念琛的话来来回回在脑海里倒带了成百上千遍,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睡着。

次日,傅念琛如约而至。

巧合的是,两人默契的选择同一色系的衣服,看起来更像是那么一回事了。

路上,简长晴不由问及今天要注意的事项。

“有什么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吗?”虽然他们是一场交易婚姻,但今天去见的好歹也是傅念琛家里的长辈,老一辈的人最讲究的就是规矩礼数了,特别还是像傅家那样显赫的家族。

即便是豪门,也是分三6九等,傅家的显赫,是别人无法企及的。

“做好你自己就行了。”傅念琛轻描淡写带过,脸上一点也不见对即将要面对的事的担忧。

想了想,简长晴还是将担心的事说出,“我是很想配合傅先生,只是你应该也知道,我如今的名声,恐怕不会那么顺利,如果傅先生家里极力反对,不能如傅先生的愿的话,那么傅先生答应我的条件,还能不能兑现?”

话音刚落,简长晴就被身侧人突然伸过来的手吓了一跳。

“我们都要结婚了,还一口一个傅先生,乖,叫我的名字。”傅念琛的手指勾绕着简长晴脸颊边垂下的一缕发丝,轻声漫语,好似情人间的低语。

那缱绻旖旎的语调,让简长晴有些无所适从,她唯一交往过的人也只有莫绍川,他们交往期间,他彬彬有礼,温柔有加,却从未如此缱绻柔情过。

最后简长晴从善如流,“念琛”

喊完之后,她的脸颊泛起一层绯红。

傅念琛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景观,勾起唇角,“我的话一直有效,至于能不能如我的愿,那都是我来考虑的事。”

说着这句话时的傅念琛眼中暗藏冷锐强势,全身散发着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

有了他的保证,简长晴忐忑的心骤然安定。

车开进了大院,门口守卫看到傅念琛之后才放行。

能住在这里的人,已经不是有钱来衡量的了,他们位高权重,一举一动都会在各界引发一阵动荡。

到了后,傅念琛先下车,站在车旁等简长晴下车,弯起手臂,简长晴识趣的挽了上去。

“琛少爷,老太太一早就等着你来呢,还特地嘱咐我做你最爱吃的烧肉。”

才到,门口就有人迎了上来。

傅念琛没有立即回她,而是转过头对简长晴道,“这是吴妈,你爱吃什么只管和她说,她的手艺不比大厨差。”

在看到傅念琛身边的人后,吴妈诧异不已了,昨天傅老太太是和她说了一嘴,傅念琛自己找了一个对象,还说今天要带回来看看,这些日子,没少听说他的那些荒唐事,可现在是荒唐的离谱了吧!

这个女人怎么能当得起傅家少奶奶,她连进傅家的大门都不配。

吴妈自认已经极力掩饰她的情绪,可还是明晃晃流露了出来她对简长晴的嫌恶。

来的路上,傅念琛简单说了一下他家的情况,吴妈是傅老太太陪嫁过来的,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傅家一大家子,说是佣人,但情感上却不止于此。

简长晴知道今天是一场硬仗,别想轻易过关。

“我知道了,念琛。”简长晴面露羞涩的朝着傅念琛又贴近了几分,又对着吴妈道,“那就辛苦吴妈了,我不挑食的,就是口味偏淡。”

吴妈笑笑,并不接话,完全无视掉简长晴这么个人,一个劲的热络对着傅念琛嘘寒问暖。

简长晴只当自己不知,亲昵的挽着傅念琛的手往前走。

傅老太太坐在沙发,戴着眼镜,手上拿着报纸,听到动静也没抬头。

“奶奶。”傅念琛喊道。

傅老太太这才慢慢抬起头。

“奶奶。”简长晴跟着甜甜叫了一声。

只是一眼,傅老太太又重新埋首于报纸之中,“坐吧,等我把这一段看完。”

傅念琛带着简长晴找了个位置坐下,傅老太太这一段一看就再没了动静。

客厅静的可怕,几乎呼吸可闻,这份沉默像是这两人的一场无声较量,谁先耐不住,谁就输了,而他们都不想输。

简长晴被夹在其中,大概是来时傅念琛的心理安抚做的太到位,倒是一点都不紧张,还有闲心去观察不远处的傅家大家长。

有关傅老太太的事迹,她听过不少,巾帼不让须眉,铁血手腕一点不输男人。

她头发发白,岁月在她脸上刻下了痕迹,也更添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气魄,即便她此刻只是安静的坐着看报,也给人无尽的压力。

想要让她接受自己,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吧。

简长晴思及于此,不由转头朝傅念琛看去。

到底是一家人,任谁都不会怀疑傅念琛不是傅家人,他和傅老太太实在太像,不单单是长相,更是那种骨子里带出的强势冷锐,一脉相承。

就在简长晴好奇这场较量谁会先破功,不料一阵急切的声音从外传来。

“奶奶,我听说昨晚哥哥带着简家那个到处乱搞的女人回家过夜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