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辞浅恋晨免费阅读_辞浅恋晨燕霆陆婉婉目录by漫漫芬香

发布时间:2018-11-07 14:35

辞浅恋晨燕霆 陆婉婉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辞浅恋晨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辞浅恋晨里,主要介绍了燕霆陆婉婉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短篇小说吧。徐沉已经来来回回的经过了很多次,一开始还劝几句,到后来便只无视掉。推门进去,陆婉婉咬紧唇抬起头看了看外头。“他还在吗?”“在。”这算什么呢。陆婉婉不明白,从她入院那天开始,燕霆便一直在外头候着,知道她不愿见他,便从来没有踏入过病房一步。

辞浅恋晨

第一章 情浓

深夜,别墅内一片静谧。

浴室里氤氲雾气飘散出来,陆婉婉穿着保守的睡裙站在地毯上。

面前是一道颀长的身躯,男人脱下西装,不悦的盯着她。

“还穿上做什么,不嫌麻烦!”

长臂伸出,他径直将人拽过来,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倒到床上。

“燕霆等等……我们谈谈!”

“做完再谈。”

燕霆毫不客气的撩开她裙摆,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便长驱直入。

“疼!”

陆婉婉惊呼一声,脸色苍白,而不论她怎么哭喊,身上的男人从不会温柔,只像是完成任务似的在她身上驰骋。

身子被他强行分开,他甚至连衣服都没有脱下来,上半身仍是一身墨色衬衫,领带整整齐齐的扎在上头,而下半身,却凌乱的在欺辱她。

陆婉婉疼的厉害,眼底都是晶莹,“求你轻点!”

“轻?”

许是挣扎的过分了,燕霆终于放缓动作,长指扣在她下巴上,用力,“怕疼还求着我做?陆婉婉,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恍惚间身子被强行折起来,陆婉婉胡乱挣扎着,可手腕被他的领带缠住,扭动时疼的钻心。

“我是你的妻子!”

陆婉婉脑海里闪过许多画面,“我们已经结婚一年了,燕霆,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对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她低泣求饶,婚后一年仍难以接受,自己爱慕多年的男人,会这样折磨她。

只顾自己发泄,燕霆有如暴风骤雨一般冲击着她,动作极快,不受控制的在她脑海里炸开,男人脸上逐渐浮现出满足感。

而在陆婉婉身上,却只有撕心裂肺。

“受不了为什么非要选我?受不了为什么冒充她,受不了为什么让爷爷逼我娶你!受不了……”

陆婉婉觉得,他仿佛将她当成妓女一样,看着她的时候始终没有笑意,连这种时候……也温凉的叫人心惊!

他掐着她下巴,目光猩红,“又为什么嫁给我!”

“因为我爱你啊。”

她胡乱摇着头,抓紧了男人的手臂,小脸上布满晶莹,“燕霆,我爱你……”

“可我不爱你,一点也不!”

燕霆“啪”的一声将那只伸过来的手拍开,薄唇勾出冰冷的笑,“生完孩子就给我滚!”

陆婉婉恍惚间还以为他要放过自己,可话音落下,身体再次陷入狂风骤雨之中,夸张的疼再次袭来,她像是破布娃娃一样任人摆布……

过去一年来,每到她排卵期那几天就要经历同样的噩梦,这个男人对她从来不会有任何怜悯!

燕霆娶她,从不是因为爱,只不过是对心爱的女人爱而不得。

只不过是爷爷以死相逼。

只不过就是为了让她怀孕,让她代替林安瑜给他生一个孩子!

嗓子喊哑了,腰上被掐的那处疼的撕心裂肺,她脸色灰白的任他做恶,早已没有力气挣扎。

就在陆婉婉以为自己会昏死过去时,忽然间,“铃铃铃”,的声音响起……

男人的动作像被按了暂停键的默片,戛然而止。

他微顿,伸长手臂接了电话。

“出了什么事?”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燕霆迅速结束。很快细擦拭了身上的每一处狼狈,皮带上的金属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只径直往外走,到了门边才寒着脸,漠然道。

“抬起腿,利于精子着床。”

她一怔,恍然僵住,手指从空气中划过,落在满是狼狈的床褥上。

是了,他最在意的不过是这副能给燕家生孩子的身体。

第二章 冲突

翌日,燕氏集团。

“太太。”

顶楼的人见到她吃了一惊。

陆婉婉点点头,脸色还有些苍白,“他在里面吗?”

“在是在,但……”

但是没说完,陆婉婉已经走了过去,尚在门外便听见里头一阵熟悉的声音。

“阿霆,我真想给你生个孩子,真想让你光明正大娶了我。”

女人清脆的嗓音传出来,让陆婉婉整个僵住。

她径直推开门,瞧见里头衣衫不整在一起的两人,眼睛一阵刺痛!

“婉婉,你怎么到这来啦……”

林安瑜还敢质问她?

陆婉婉听见这话几乎失去理智,她知道燕霆金屋藏娇,可如今倒好,直接带到办公室里!

“我老公的办公室,正主不来,放着让小三鸠占鹊巢吗!”

这话一出两人都僵住,林安瑜脸色一阵惨白,颤抖着缩到燕霆怀里。

后者沉了脸,“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就是……婉婉你要明白,阿霆是我让给你的。如果不是我不能生育,让你冒充了,他怎么会娶你呢。现下你竟然说我是小三?还有良心吗。”

良心?

陆婉婉颤了下,几乎不敢置信的望着林安瑜,这个她认识了二十多年的女人!

“你还跟跟我提良心,三年前那场绑架案究竟发生了什么还要我再重复一遍么?”

她捏紧了手掌,眸光泛红,后悔自己当初一时心软!

“婉婉你这样说……是想要我回忆那件事,我知道我脏了配不上阿霆,可你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提起来!”

林安瑜小脸煞白,全身哆嗦着抓着她的手,“我真恨,恨我自己无能为力,恨我不能给阿霆生孩子……”

“是啊,你是该恨。”

陆婉婉咬紧唇,“你自己做了什么事心里清楚,这辈子不能生育是上天给你的惩罚,林安瑜,我纵使设计不过你,可你心爱的男人是我丈夫,而我还会给他生继承人,而你,永远是你一个见不得人的小三。”

“够了!”

林安瑜被刺激的颤抖了下,几乎晕厥过去。可她挣扎着却挡在两人中间,身子踉踉跄跄,似是被陆婉婉推搡着……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陆婉婉不敢置信的捂着脸。

“小瑜,没事么?”

燕霆将林安瑜扶起来,陆婉婉还能看见他眼睛里的心疼,像是呵护着稀世珍宝,格外小心翼翼!

“怎么就这样的蛇蝎心肠,陆婉婉,我警告你不许再刺激她!”

陆婉婉倒抽了一口凉气,看见林安瑜躺在他怀里,满脸无辜的笑容,忽然炸了。

“燕霆你真特么瞎了眼,她到底有什么好?”

这么一朵盛世大白莲,他瞎吗!

“小瑜单纯善良,不顾性命救了我,岂是你能比的!陆婉婉,我现在真是见到你这张脸就觉得恶心。”

恶心?

陆婉婉忽的怔住,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以前,他也曾经说过她好看的啊,在没有那场绑架案之前,他或许也对她有好感啊。

恍惚中看见燕霆把林安瑜抱起来,那样小心翼翼放在沙发上。

她自嘲的笑了笑,“这么讨厌我那成全你们啊,这么讨厌我……你休了我娶她啊!

第三章 怀孕

你明知道那不可能。”

燕霆面上蒙着一层冰霜,怒不可遏,“你以为是成全,没生孩子之前离了婚,你是把小瑜往地狱里推!”

老太太早就知道了小瑜的存在,无非是因为跟他的交易,留下继承人,便不干涉他和林安瑜。

若是离了婚,愤怒迁到小瑜身上,怕是会让他们俩这辈子再也见不到。

“是又怎么样,她凭什么,凭什么我拿回自己的东西被认为冒充,凭什么我就必须为你生下孩子。是啊,你讨厌我。讨厌明明不喜欢还要碰我,讨厌明明那样厌恶我这个人,却还必须每天面对!”

“那林安瑜呢,她不能给你生孩子,不能嫁给你,为什么就只爱她?”

燕霆冷然盯着她,黑眸里没有一丝情绪。

“因为她救过我的命,因为她是为了我才变成这样的,因为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只爱她!”

如果我告诉你不是呢!

陆婉婉闻言,脸上一阵灰白之色,唇蠕动了下想说什么,可忽然眼前一黑……

……

医院,周围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陆婉婉惨白唇蠕动了下,听见耳边传来声男人的声音。

“醒了?”

她勉强睁开眼,好半晌才看清那人,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面上是温和和关切。

“徐沉?”

“嗯,还能认出来我,看来你跟宝宝都不要紧。”

徐沉笑了笑,将她扶起来,却不知陆婉婉忽的全身僵硬,“你说什么?宝宝……”

他微愕,“怎么你不知道吗?婉婉,你怀孕了,孩子才一个月左右……对了,怎么没看见你丈夫?”

丈夫。

陆婉婉咀嚼了下这几个字,怕是这会还在安慰林安瑜吧。

而自己,怎么会在这时怀孕呢?

她忽然觉得好讽刺,为了能继续跟燕霆在一起,她始终很小心不让自己怀上,没想到这时候却……

“怀孕初期许多问题要注意,你身子不好,需要他好好照顾你,懂吗?”

陆婉婉笑容僵硬,点点头。

“知道啦徐大医生,不过你怎么会来延城当医生呢,之前……不是出国了么?”

随口一问,徐沉却挑眉,“为了一个人。”

“谁?哪家的姑娘这么幸运,能让徐大医生为了她放弃国外的优渥待遇。”

徐沉忽然就不说话了,空气瞬间安静下来。

好半晌,他才抬起手,下意识的抚上陆婉婉的发,低头看着那张精致的脸,笑了笑,“都过去了,她现在不属于我。”

原以为回来就能拥有她,却不想再见,她已为人妻,甚至为人母……

“砰。”的一声,病房门在这时被推开,燕霆一进来便正好瞧见这一幕。

医生俯身,手落在她发上,低头的模样像是要直接吻上去……

他冲过去,想也不想的将人推开,冷哼,“你们在做什么?!”

“燕霆……”

陆婉婉却是眼睛一亮,下意识抓着他衣袖,“你来的正好,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

“你怎么就这么贱!”

什么?

陆婉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瞪大双眸看着他。

男人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手指扣在她雪白的下巴上,“小瑜说你一直跟他有联系,我本还不信!陆婉婉,你跟他勾勾搭搭多久了!”

陆婉婉到嘴边的话忽的僵住,只紧紧盯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面上冷厉,动作粗鲁的将陆婉婉从床上抓下来,满是愤怒,“跟我回去!”

“等等,婉婉身子不好,你不能这样对她。”

徐沉见他动作粗暴,着急解释,可刚一开口就被一道狠厉的声音打断。

“我跟婉婉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插手?”

燕霆目光泛红,手指更为用力,眸中尽是肃杀,“还是说,陆婉婉你已经勾搭上他!”

他怎么能这样污蔑她?

陆婉婉捏紧手指,脸色惨白,脑袋被碰着的地方又开始隐隐作痛。

徐沉看了两人一眼,扣紧手掌,朝她伸出手,可刚碰上陆婉婉便被他甩开。

“婉婉她已经怀……”

徐沉想解释,可抬起头就对上陆婉婉凄楚的眼神,求他别说。

外头是阴冷的天色,冬日冰凉的风吹入她单薄的身子里,冷到刺骨。

一路被带回家,陆婉婉径直被拖进房间,没来得及反应,便被甩在床铺上。

不可避免的撞上去,她一阵吃痛,只睁着眼,男人却覆在她身上,径直撩开裙子。

陆婉婉惊呼一声,曲起双腿,看着面前满脸阴狠的男人,有些害怕,“我们现在不能做……”

她不说还好,一反抗,燕霆便像受了刺激的狮子,满是侵略性的吻落下来,抓着她的头发,“见了青梅竹马一面就不让碰了?你真当自己的贞洁烈女?!”

“不是……”

陆婉婉一再拒绝,可男人压根没有理会她的反抗,将她的手捆起来,扯开下半身所有衣物。

“不可以!”

陆婉婉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忽然将人推开,胡乱卷起衣服遮住起来,声音里带着泣声,“今天真的不行。”

“排卵期还不做,想拖到什么时候!”

第四章 羞辱

许是欲求不满,燕霆格外暴躁。

陆婉婉却咬紧唇,覆了水润的眸盯着他,“你就那么想要我怀孕?”

“当然!”

他应的爽快,有那么一瞬间,陆婉婉心里竟升起一点希冀,抓紧了他的手。

可下一刻,她被重重甩在床上,男人英俊的面庞上是嘲讽而嗜血的情绪,狠狠抓着她双腿将人拖过来,冷笑,“有了孩子才不用碰你,生完孩子你就没有用处了!”

话音落下,他再不给陆婉婉任何反抗的机会,长驱直入!

陆婉婉小脸上一片青灰,她一直知道的,知道他压根不会在意她,知道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要个孩子!

狂暴的掠夺仿佛没有止境,她下意识护着小腹,几乎是哭着求他。

“轻点,燕霆,求你轻点……”

可男人恍若未闻,只强行将她扳起来,从身后压上!

陆婉婉只觉得身下格外的疼,脑袋重重撞上床头柜,又是一阵刺疼和目眩,可他太深入,她生怕孩子受了影响,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忽然用力将人推开!

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床头装饰洒落下来,正砸在男人肩上。

燕霆吃痛退了出去,满脸阴森的盯着她!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燕霆狠狠瞪着她,眸色猩红,用力将她抓过来,手指狠狠扣在她白皙的颈子上,“你到底是有多贱!这身子是被徐沉碰过,养叼了是不是!”

他就这样想她?

陆婉婉身子一阵颤抖,可下一刻,男人已经拿了领带将她的手绑住,胶带封住了唇,身子压在她身上,仅剩下的那点布料也被脱的干干净净!

“给你脸不要脸是不是,好好要你不肯,非喜欢被强!”

他将她双腿折起来,欺身靠近,像是刻意凌辱一般的居高临下!

很疼!

陆婉婉胡乱摇晃着脑袋,想告诉他不能这样,她怀孕了……他们的孩子就在肚子里,那弱小的生命无法承受这些……

可唇被封住,她只能被动接受他给予的狂风暴雨。

小腹有些涨疼,身上的男人还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

陆婉婉眼眶里都是泪,心里只想着绝不能失去这个孩子……

迟疑了两秒,她忽然迎上去,在他靠近时跟着他的节奏一块起舞,腰肢扭动着,不顾一切迎合他。

只有这样他才能快一点,她觉得自己像是夜店里出来卖的,没了任何矜持和自尊,只求男人欢愉……

燕霆似是没想到她这样主动,妖娆娇艳的模样他从未见过,泛着泪花的眸和娇嫩迎合的身体是再鲜明不过的对比。

他蓦地一悸,颤抖着结束一切。

手被放下来,嘴上的胶带也已经扯开。

陆婉婉下意识去看身下……

没有血。

“没想到你还有这一面,真是被别的男人调教过,嗯?”

陆婉婉“啪”的一声将他的手拍开,脸上尽是羞恼,“要是不满足让林安瑜伺候你就是,想来她比我经验老道。”

“小瑜冰清玉洁,岂是你能比的。”

冰清玉洁?

陆婉婉嗤笑,“就算没有被人强暴她也早就睡过不知多少……”

“砰”的一声,房门骤然被踢开,将她未尽的话打断。

“陆婉婉你又血口喷人!若非那场绑架案里我被人强暴,一定能给阿霆干干净净的身子!”

她带着哭腔,似格外委屈。

可陆婉婉却僵在那,看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卧室和突兀出现的女人,全身发抖,“你怎么会在这?”

林安瑜恍然挑眉,笑的高深莫测,“我一直都在啊,婉婉……不但在,刚刚还好好欣赏了你的表现。阿霆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水性杨花,放浪至极的女人!”

看着陆婉婉惨白的脸色,林安瑜心里一阵满足,指了指角落某处。

“我在隔壁客房看的一清二楚,只是让你怀个孕而已,果然还痴心妄想勾引阿霆!”

角落那处有一颗红点在闪烁,是摄像头。

陆婉婉不敢置信的抬起头,而燕霆脸上却没有任何惊讶。

他早就知道!

他故意让陆婉婉在隔壁看着他们做爱!

第五章 好脏

好……恶心。

陆婉婉胃部一阵痉挛,只要一想到自己刚刚做的那些被别人看见,她恶心的想吐!

“阿霆对我没有任何隐瞒,这段时间你一直处心积虑勾引他,除了怀孕还妄图做些别的事。我自然要在场监督不是。”

燕霆不经意蹙了蹙眉,看着床上僵硬的女人,半晌的没说话。

林安瑜却是洋洋得意,像陆婉婉这样高傲的女人,她最知道什么样的法子能将她击溃!

“若是不想被我看,你最好早些怀上孩子。只要生了继承人,阿霆绝对一点也不想碰你……”

一下子,陆婉婉心如死灰,灰白的脸上没有任何温度,只眼眶泛红,死死咬着唇。

“生了燕家的继承人,你一个小三,又还能嚣张多久!”

室内安静了几秒。

下一刻,林安瑜却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陆婉婉,你也太天真了吧。”

陆婉婉心里陡然涌起一股冷意,怔怔看着两人。

却是燕霆嘲讽的勾了勾唇,似是不明白她怎会那样傻,“实话告诉你,生完孩子之后我会立刻跟你离婚娶小瑜,而孩子从小见不到你,自然不会受你挑拨。”

陆婉婉僵住,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

所以,她生了孩子就会被赶走……

所以,她的孩子要叫林安瑜做妈!

不!这绝不可以!

陆婉婉心里一阵恐慌,胡乱爬过去,用力抓着燕霆的衣服,“我们结婚的时候说过不会离婚的,就算生了孩子你不碰我,我也是燕太太,也不会跟自己的孩子分开!”

“对,老太太也不会同意的……”

林安瑜嗤笑,“当初可是我救了阿霆,只要说出真相。既已有了继承人,她还会在乎由谁来做阿霆的妻子?”

“这是我的孩子,就算要我走,也绝不会允许他留在燕家,让他叫这个贱人妈!”

她厉声大喊,早已失了理智,可只尖嚷了一声,身子重重跌回床上。

抬起头,是燕霆那张阴冷的面庞,扣着她手腕,声音阴森无比,“你也敢骂她?陆婉婉你又算什么……一个冒名顶替者而已,若非小瑜求我,谁乐意碰你这种女人!”

“生完孩子就给我滚!”

陆婉婉僵在那,看着那张满是愤怒的面庞,全身都在颤抖。

“阿霆,没必要跟她生气,咱们走吧……昨儿你还答应了要陪我逛逛呢。”

男人敛了敛情绪,牵着那双柔软的小手,转身走了出去。

房门“砰”的一声被甩上,楼下很快传来车子发动的声音。

陆婉婉全身蜷在一起,只觉得天地一切变成了灰色,周围浑浊的空气不断像她压迫过来,像是要将她活活吞噬掉。

……

也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嗡嗡嗡”响起。

接通,里头是好友余悦的声音,“婉婉,你现在在哪呢?我刚刚看见燕渣男跟那朵小白莲在一起,去了盛世会所。”

她“嗯”了一声,嗓音哑哑的。

余悦耳尖,终于发觉不对,“你怎么了?燕渣男又折磨你了对不对!”

陆婉婉身体僵硬,好半晌才终于换了个姿势,那被子裹着自己,盯着那个摄像头,满脸惨白,“他说,让我生下孩子就滚……他想要我的孩子,认林安瑜做妈!”

电话里沉默了几秒,余悦顿了很久,好半晌,才艰难开口,“可徐沉说……你已经怀孕了啊。”

是啊。

她肚子里已经有宝宝了,原本怕他冷落,无论如何也不想这么快怀上的。

手机再次震动了下,却是收到了消息。

林安瑜发来的,漂亮的手指上戴着一枚戒指,闪亮,精致!

“婉婉,你说话……打算怎么办?”

陆婉婉咬紧唇,手指重重掐在掌心里,脸色惨白,“余悦,你说我跟他,是不是真就不可能了。”

“不然。”

余悦有些无奈,她本也不想这样刺激她,可没法子,“大家都看在眼里,我们也都知道你喜欢燕霆,喜欢了整整二十年。可婉婉,那有什么用?”

“他心里从来没有你,从来就只有林安瑜啊!”

陆婉婉蓦地僵住,仿佛有什么东西刺在脑袋里,胸口闷闷的疼。

燕霆不爱她,她自己又如何不清楚?

可人一旦喜欢上了,哪还顾忌其他,她费尽心思,整整二十年才嫁了他,没曾想是这样的结局……

“婉婉,你怎么了?你说话啊,打算怎么办?”

陆婉婉望着一片凌乱的房间,这是他们曾经缠绵过无数次的房间!

可就在这里,放着摄像头,所有的一切都被林安瑜看在眼里!

好脏……

好恶心。

她抬起头,下唇泛着的血丝让人觉得生怖。

下一刻,陡然扬起脸,仿佛下定决定。

“离婚。”

“我会跟他离婚!”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