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宛白晏安年小说全网唯一免费阅读《你的余生由我负责》

发布时间:2018-11-07 15:06

叶宛白晏安年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你的余生由我负责全文在线阅读,你的余生由我负责是作者小蜜蜂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叶宛白晏安年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求你……”叶宛白醉眼迷离,吃痛的搂住身上的男人,轻声求饶。男人却如若未闻。结婚半年,才初经人事的她自然招架不住,不知何时昏睡了过去。渴……叶宛白挣扎着拖起疲软的身体,按亮床头灯,想下床喝水,余光一扫,瞥见枕边人时,瞳孔猛然一缩,吓得她直直的从床上滚了下去。那个人……不是她的丈夫。而是……晏安年!

你的余生由我负责

第1章 不要脸的小三

“求你……”

叶宛白醉眼迷离,吃痛的搂住身上的男人,轻声求饶。

男人却如若未闻。

结婚半年,才初经人事的她自然招架不住,不知何时昏睡了过去。

渴……

叶宛白挣扎着拖起疲软的身体,按亮床头灯,想下床喝水,余光一扫,瞥见枕边人时,瞳孔猛然一缩,吓得她直直的从床上滚了下去。

那个人……不是她的丈夫。

而是……晏安年!

叶宛白脑子轰鸣一声,本能畏惧的爬起身来,想也不想的裹上衣服往外跑。

她怎么会跟晏安年睡在一起?

他上周才刚刚与A市首富的千金订婚……而且,这个男人,从小就讨厌她,就算是偶尔碰见一下她的手臂,他都会厌恶的反复洗手。

叶宛白披着外套,冲进客厅洗手间里,使劲用冷水泼脸。

是梦啊,一定是梦。

“你终于醒了。”背后,偏偏在这个时候响起了丈夫宋远文的声音,“出轨晏家少爷,叶宛白,你好大的胆子啊。”

叶宛白急忙回身,摇头解释:“不……我没有……那是个误会……”

“睡了都睡了,你才来跟我说是误会?”宋远文皱眉厌恶道,“叶宛白,你别以为我我不知道你心里喜欢着谁!你早就对晏少爷心怀不轨,这次又趁着他喝酒,跟他发生了关系……”

“我没有!”叶宛白尖叫反驳,“昨晚跟我一起喝酒的人,明明就是你,怎么会突然变成晏安年?”

这件事情太诡异了,自从她跟宋远文订婚,搬出晏家之后,她跟晏安年,就再没见过面。

昨晚,怎么会睡在一起?

到底怎么回事?

“当然是你打电话叫他来的!你还主动往他身上贴,求他上你!”宋远文说着,拿出手机,播放出一个视频,画面有些昏暗,但还是能清楚分辨出,里面的两个主人公,都是谁。

叶宛白彻底的傻住。

宋远文,怎么会有这样的视频?

“叶宛白,你婚内出轨一个有了未婚妻的男人,你是个不要脸的小三,我要跟你离婚!”宋远文开口,曾经温润眸子里,此刻只有阴险算计。

“这栋房子,还有我们刚按揭下来的公寓,都归我,至于银行里的贷款,归你还。”

叶宛白再傻,也明白了宋远文的意思和目的。

“昨晚的事情,是你安排的对不对?”她双眼渐渐通红,嘶哑吼道,“为了抢走我的房子,为了逼我净身出户!”

宋远文冷笑:“你说话可要小声点,一会吵醒了晏少爷,他醒来看见你,可是会生气。”

叶宛白呼吸僵住,不甘心的恨恨盯着他。

宋远文还是得意的冷笑:“这个婚,你离不离?不离我现在就进屋去叫醒晏少爷,好好质问他,为什么要跟我老婆睡在一起!”

“不要!”叶宛白惊恐。

晏安年那么骄傲高贵,不应该那样狼狈的被宋知苏“捉奸在床”,而且,他已经跟一个千金小姐订婚了,他不能跟她这样卑微的女人闹出绯闻。

那对他的事业和将来,没有一点好处。

“我离婚……”叶宛白攥紧了手指,屈辱咬牙,“宋远文,我跟你离婚!”

“很好。”宋远文满意的点头,从随身的包里抽出文件,“离婚协议书,你签……”

话没说完,卧室门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刚刚还在沉睡的晏安年,竟然醒了!

他站在门口,随意披着衬衣,露出结实胸口,精致俊美的脸上,冷峻如霜,眸光阴沉,犹如藏着可怕风暴的海面。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他说着话,锐利的视线,紧紧盯住了叶宛白颤抖的眼睛,等待回答。

第2章 净身出户

叶宛白不知道他听见了多少,还有昨晚的事情,他是不是全都清楚的记得……

他会怎么做,厌恶的骂她不要脸吗?

还是指着她的鼻子,叫她滚,永远不要出现。

叶宛白不敢开口说话,脸色发白,眼底仍旧带着情血丝和泪光。

“晏少,我们就说了一点夫妻间的事情。”宋远文连忙开口。

晏安年侧头,冷冷扫了他一眼,眸光下落,盯住他手中的文件:“东西给我。”

那完全就是一份不公平的离婚协议,宋远文根本不敢给外人看见了,急忙往背后藏:“晏少,这东西不方便给你看……”

晏安年不悦拧眉,直接往前一跨,劈手便抢过了那份文件。

叶宛白心脏一紧,不有自主的也往前垮了一步,想要藏起那丢人的协议,更想要藏起昨晚那糊涂的一夜。

“少爷……”她习惯性的喃喃叫他。

叶宛白的父母,都是晏家的老佣人,服侍晏老爷子多年,在晏家庄园后院还有一间小房,因此叶宛白自从出生起,就跟在晏安年的屁股后面。

她爱慕从小就俊美沉稳的晏安年,也知道彼此身份差距,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的藏着那份爱恋,不敢泄露,只把晏安年当做主子伺候,其余的,什么都不敢越矩。

可就算是这样,晏安年还是讨厌上了她。

讨厌她的靠近,讨厌她的触碰……以前叶宛白还能替他收拾房间,换洗衣物,可后面不知道怎么得罪了晏安年,她被他直接赶出晏家庄园。

之后的第二天,晏安年就出了国。

也是在那之后,叶宛白遇见了宋远文,在叶宛白父亲病逝前的那段日子,宋远文温柔陪伴,任劳任怨的帮她照顾病重的父亲,叶宛白心生感动,便答应了他的求婚。

她本以为,自己会就这样,跟宋远文平平淡淡一辈子,可怎么也没想到,宋远文竟然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

晏安年很快便粗略读完了那份协议,阴鹜锐利的视线,再次落在叶宛白的脸上。

“你要离婚。”他用的是肯定语气。

叶宛白咬紧了下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又顶不住晏安年那过分压迫的视线,就垂着眼睛,硬着头皮回了一句:“是又如何,不管你的事!”

晏安年冰冷的笑了一声,只问:“你要净身出户的离婚,为什么?”

他竟然问她为什么,难道他没听见她跟宋远文的对话吗?

还有昨晚的事情,他是不是……也不记得了?

“当然是因为她理亏!”宋远文插进来话,“净身出户,是对我的赔偿!”

晏安年没理会宋远文,仍只盯着叶宛白颤抖的眼睛,重复再问:“为什么?”

叶宛白往后退了半步,后背抵在冰冷的洗漱台上,她手指用力抓住了洗漱台边缘,干脆道:“因为我出轨……因为我在外面有别的男人。”

晏安年眸光陡然狠狠冷沉,咬牙切齿似的,扔出一个字:“谁?”

叶宛白抠紧指甲,想起昨晚的混乱……可看晏安年现在的态度,他可能是真的……不记得了。

要不然,怎么会还会问她出轨的对象是谁。

“我不想告诉你。”叶宛白也不说,扭开视线,“晏安年,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你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四个字,让晏安年的眉头登时拧紧,他将手里的文件狠狠揉成一团。

“行,我不管你。”

叶宛白死死盯着地板,咬紧唇。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昨晚,又是怎么回事。”晏安年再度出声,同时朝着叶宛白一步跨近,那一身强悍的威压,尽数压在叶宛白纤细的身体,让她下意识的发抖,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昨晚的事情……他到底,还记不记得?

“叶宛白,你说话啊。”

第3章 昨晚不是我

昨晚的事情……他到底,还记不记得?

“叶宛白,你说话啊。”

——————

叶宛白用力摇头,倔强到底,就是不肯出声。

晏安年又一步逼近,表情阴鹜,浑身都充满了风暴一样的压迫力。

“叶宛白,你告诉我,昨晚,到底怎么回事?”

叶宛白慌张的抬眸看着他,如果……他真的清楚记得昨晚的事情的话,现在肯定不会这样反复问她。

既然这么问了,那就说明,他根本不确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昨晚……”她结巴开口,思绪急转,想要撒谎应付。

宋远文却又在这个时候插画说:“昨晚你喝醉了,叶宛白收留了你,她本来还想……”

“你给我闭嘴!”晏安年凶狠打断他,脸色阴沉,“你再多说一个字,我要了你的命!”

宋远文被吓得脸色发白,不敢对晏安年造次,只能转而用眼神警告叶宛白,别说实话。

要是晏安年计较起来,他跟叶宛白两个人,全都没好果子吃。

“昨晚你喝醉了……”叶宛白撒谎,“我碰见了你,就把你带回来了……”

“那昨晚跟我睡在一起的女人呢?”晏安年眸光锐利,几乎也要将叶宛白的灵魂看穿,“那个人,是不是你?”

叶宛白心脏重重一跳,脱口反驳:“怎么可能是我!我永远也不可能跟你上床!昨晚……我看你好像有那方面的需要,就帮你叫了一个女人来……我外面还有喜欢的人,我离婚都是为了他,我不会和他以外的人,发生关系……”

晏安年盯着她,仍旧那副阴沉冰冷的样子,好一阵,没有丝毫变化。

狭小的浴室里,寂静无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晏安年终于开始移动身体了,他往后退了两步,点着头说:“好,好样的,叶宛白。”

叶宛白死死垂着眼睑,不去看他。

晏安年甩手,将那份揉皱的文件,扔到叶宛白的脚边。

“幸好昨晚那个女人不是你,要真是你,那就太恶心了。”

叶宛白的脸色瞬间苍白,睫毛剧颤。

晏安年不再说话,转身离开。

房间大门,被狠狠摔上,声响震耳。

叶宛白用力闭紧眼睛,脱力的瘫软的在地板上,泪水长流。

宋远文慢悠悠的走进来,捡起那份离婚协议书,仔细展平。

“叶宛白,原来晏家少爷厌恶你的传闻,是真的。”他勾唇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表情有种幸好如此的庆幸,“我以前还有点怀疑,毕竟传言晏家少爷冷漠寡情,对什么都不在意,讨厌你,或许也是另一种变相的在乎,可现在看来嘛……”

他嘿嘿笑起来:“是真的觉得你很恶心啊。”

叶宛白垂着脑袋,撑着眼睛,泪水就那么一颗颗的砸在地板上。

“宋远文!”叶宛白忍无可忍,扬手一耳光,狠狠摔了过去,却被宋远文轻松捏住了腕子。

“叶宛白,你记住了,你跟晏安年上床的视频,还在我手里,我随时都能公开出去,毁了晏安年刚定下的婚约,让他更加,厌恶你!”

叶宛白恨恨瞪着这个阴险的男人,恨不得一刀子捅死他,跟他拼命!

“协议,快签了吧,然后赶紧从这里给我搬出去,免得碍眼。”

叶宛白攥紧指甲,戳痛掌心。

“那个视频,你先删了,我再签字。”

宋远文傲慢道:“那视频啊,得等你把我的房子贷款还完了,我才能删,在这之前,我可要留着,好好欣赏。”

第4章 怀孕的女人

“宋远文,你别太过分了!”叶宛白愤怒道,“我的两套房子,我都给你了!你还想要怎样?”

父亲过世后,她继承了一套老房,虽然三十多年的旧房子了,但地段极好,值好几百万,今年结婚,又用所有的存款,买了一套高层公寓,贷款每个月五千多。

当初买的时候,她也很犹豫,觉得用不了那么好的房子,可宋远文坚持要买来做新房,还说什么叶宛白出首付,贷款则是由他全权负责,不要叶宛白出一分钱。

可到头来,全都是谎言。

这个男人,恐怕在买房那一刻,就开始酝酿骗局了!

宋远文哼道:“那房子,本来就该是我的,你父亲病重的那段时间,全是我在忙前忙后的照顾,难道不应该给我一点补偿吗?”

一点?

要了她的房子,还要她去还银行一百多万的贷款,这还只是一点?

“宋远文,你别逼我,要不然……”叶宛白咬牙,原本明澈的眸子里,渐渐泛出凶光,“我就算是跟你玉石俱焚的拼命,也绝对不让你好过!”

宋远文表情微变,不悦道:“叶宛白,我看是你不知道好歹!好声好气跟你说不听,是不是非要等我这视频公布出去,你才会知道厉害?”

叶宛白咬紧了牙齿,心里当真是恨极了。

可偏偏,她又毫无办法。

把柄在宋远文手里,她能怎么办?

她自己可以不要脸,随随便便过一辈子,但她不能连累晏安年。

那离婚协议书,她终究还是签了。

拿到协议书,宋远文心情愉悦,大发慈悲似的跟叶宛白说:“给你三天时间,收拾干净你的东西,三天之后,我可不想在我家里,再看到你。”

他说完,收好协议书,扬长而去。

叶宛白无力的闭上眼睛,捂着发白的脸颊,终于敢放声痛哭出来。

她不甘心。

报警?

不行,报警的话,那视频也一定会被报复的泄露出去,那晏安年的名誉就毁了。

那就以牙还牙,他算计她,那她又为何不能算计回去呢?

叶宛白打起精神,一边正常的去公司上班,一边暗自找了私家侦探,整日监视着宋远文。

她本来只是想把握住宋远文的出行规律,方便算计,但没想到,却意外的发现,原来宋远文在外面,也早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那个女人有些眼熟,但叶宛白一时没想起到底在哪儿见过,她长了一张一看就是整出来的网红脸,个子高挑,身材火辣,小腹却微微凸起,已经怀孕四个多月!

他们结婚才半年,小三就怀孕四个多月,可以想象,早在婚前,宋远文就已经跟这个女人有染!

私家侦探还告诉叶宛白,这个女人是某平台的女主播,名字叫莎莎,宋远文为了追到她,砸了一百万进去。

“一百万?他哪里有这么多钱?”宋远文就是农村出来的,父母都在种地,当初两人结婚的时候,连十万的彩礼,都没拿出来!

私家侦探低声回答说:“我们查出来,他是借的高利贷,用你们刚买下的那栋公寓作为抵押,一共借了两百万,他还租用了一辆奔驰跑车,一栋海边别墅……”

听到这里,叶宛白全都明白了。

宋远文是爱上了那个网络女主播,为了追求到她,不惜借钱租房,假装富二代!

难怪他不择手段的也要拿到叶宛白的房子……两百万的高利贷,还有他装富二代的各种开销……这么巨大的资金洞,不卖了叶宛白的两套房,他根本填不上。

叶宛白攥紧双手,她一定,要宋远文付上代价!

第5章 房子还给我

第二天,宋远文跟他那个网红情人莎莎在商场逛街。

叶宛白从公司请了假,直接找了上去。

她到时候,两人正在一个高档咖啡厅里甜甜蜜蜜的聊着天。

莎莎座位旁边的凳子上,叠着三四个香奈儿的袋子,显然刚刚才大买特买了一通。

而且花的还是,叶宛白和他父亲的血汗钱,宋远文这个混蛋!

调整好表情,叶宛白直接坐在了那女网红的面前,勾起红唇,笑着道:“老公,这位小三是谁,你不介绍一下吗?”

莎莎厌烦的皱起眉头,有些害怕的环顾周围,只是担心被别人听见,一点也不惊讶小三那两个字。

看来,她是知道宋远文已婚的,这样,都还是怀上了孩子,果真是渣男贱女!

宋远文却表情大变,低声怒喝:“叶宛白,你来这里干什么!赶紧给我滚!”

叶宛白稳坐不动,又说:“我能滚到哪里去?你把家里的房子都抵押去借高利贷了,我现在无家可归。”

“高利贷?”莎莎有些惊讶,目光怀疑的看着宋远文。

宋远文气急败坏,拍桌子道:“叶宛白,你要那两套房子,我给你就是!但这个婚我们必须要离,你别在纠缠我了,马上滚!”

叶宛白慢条斯理的从包里拿出白纸,摆在桌子上:“你立好字据,我们离婚,那两套房子归我。写完,我马上就走!”

宋远文忌惮的看了两眼莎莎,气得眼睛通红,却还是不得不忍耐道:“行,我写给你!”

拿到字据,叶宛白果真起身就走,一句废话也不想跟那对狗男女说。

等她一走远,莎莎立即就摔杯子闹脾气道:“你不说你妻子净身出户,所有的房产都是你的吗?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宋远文连忙拉着她柔嫩的小手,温柔哄道:“没关系,我不在乎那点小钱,而且你也看见她有多泼妇了,我不想她惊扰到我们还没出世的宝宝。”

莎莎撅起红唇,扯出自己的手:“她就是跟你离个婚,你就给了她两套房子,我都给你生孩子了,你却只给我买了几个包……你对我一点也不好。”

宋远文立即道:“我已经买好公寓了,等你孩子生下来,马上就送给你……”

就是叶宛白那一套,现成的……他心里算盘拨得啪啪响。

莎莎娇软的嗯了一声,这才乖顺的靠进了宋远文的怀里。

等陪莎莎逛完商场,宋远文前后一共花了十多万,肉疼得要死。

他一看银行卡存款,只剩下几千块了,高利贷的还款期限也近了,他这两天就必须拿到叶宛白的那套老房子,卖了周转。

还有今天,叶宛白竟然敢在商场,当众给他难堪……这个账,她也必须要马上算。

想到这里,宋远文立即开着他的宝马车,冲回家里,要找叶宛白算账。

可叶宛白竟然换了门锁,死死关着门,不让宋远文跨进去半步。

宋远文气急败坏,重重砸门道:“叶宛白,你再不开门,我就公开你跟晏安年的上床视频!”

叶宛白隔着门道:“有本事你就去说,你敢公开我的视频,我就告诉你那个网红情人,你所有的钱,全是借的高利贷,看她还愿不愿意给你生孩子!”

“你……贱人!”宋远文狠狠咒骂,“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你是不是在调查我?”

叶宛白隔着门板,“对,我不仅调查了你,我还录下了你用视频威胁我的音频,宋远文,你就这样干干净净的跟我离婚,所有的事情,我就全都不计较了,要是你一定要逼我,那我们就法庭见!”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