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军小说全网独家免费《三栖特种兵》

发布时间:2018-11-07 15:06

林小军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三栖特种兵林小军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三栖特种兵里,主要介绍了林小军在都市里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天色完全黑了,在这样的黑夜,女军医也无法给林小军留下什么有用的提示,这加大了林小军追踪的难度,有时候他不得不走一些绕路。有时候他也会莫名奇妙的跑到毒贩的前面,但不管怎么说,大方向林小军知道,这些人要返回缅北,这就让林小军能一直追踪下去。

三栖特种兵

第1章

这里的山林的很茂密,层层叠叠的山峰让一切都淹没在绿色的树叶里,山林也很静,偶尔的几声鸟鸣让群山更为孤寂。

可是,在半山腰一个伪装严密的掩体中,几支95式突击步枪的枪管却散发着冷冷的幽光,掩体中,隐藏着四名身穿陆军迷彩战服的战士,他们的脸上抹着几道油彩,钢盔上也插着一些树枝树叶。四个人正全神贯注的注视着远处几个拿着武器缓慢走来的身影,他们就像隐蔽在暗处观察猎物的饿狼,随时准备展开扑杀。

“林小军,有把握狙杀一个吗?”掩体中身材壮硕的班长李虎轻声问了一句。

“班长,三百米的距离用狙击枪猎杀他们那就不叫事。”林小军眯上一支眼,调整了一下88式狙击步枪上面的光学瞄准镜。

不错,三百米的狙击距离对88式狙击步枪来说绝对是小菜一碟,在800米的精确射程内,88式狙击步枪都能完成稳定的射击。

班长李虎点一下头,陡然间浓眉一拧,刚才还看似憨厚朴实的脸上充满了寒意:“好,林小军你准备狙杀那个拿火箭炮的!嘎子和芋头准备射杀后面两人,我补射。”

班长李虎的话音刚落,林小军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然,他几乎没有怎么计算风力,风向,空气湿度等狙击手必要的数据,就果断的扣动了扳机。

“咻咻咻!”三颗狙击弹头旋转着,带着骇人的灼热,呼啸而出。

暴虐的枪声中,远处那三个瞄着腰,躲躲闪闪的人影一下停顿了,在他们三人的身上,豁然出现了一片鲜艳的血雾,那些红色不断地扩散开来。

掩体里的班长李虎和另外两个战友都一下扭过头,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呆呆的看着林小军。

“我靠啊,你小子这就开枪了,还用连狙!”

难怪班长会惊讶,要知道,88狙击枪后座力不小,单发容易命中目标,但连发速射那是很困难的,等闲的狙击手都不敢轻易使用,因为强大的后座力会让后面的几发子弹偏离目标物,但这个新兵蛋子竟然用三发连击精确地狙杀了对方三人,虽然知道他枪法好,但好到这个成度,也确实让班长李虎有点意外。

另外两个战士也嘟嘟囔囔的说:“这新兵蛋子,一点规矩都没有,大半天好不容易等了三个菜鸟,你也不给我们留一个过把瘾。”

林小军不以为然的摇摇头:“额,班长同志啊,对方就三个人好吧,而且还是胸射,难道还能劳动你老人家亲自补一枪?”

这时候远处那三个中弹的人都一下站直了腰,嘴里大声地骂了起来。

“妈的,你们是七连几班的兵?你不知道瞄老子的腿射击啊,打的老子胸口生疼生疼的。”

“靠,刚才是哪个臭小子开的枪,狗东西挺猛,下次不要让老子碰到你!碰到你踢爆你的蛋。”

那中弹的三个人嘴里骂着,没精打采的掉头走了。

班长李虎哈哈的笑了:“这三个傻帽,估计是迷路了,跑我们这旮旯来了,活该被射。”

林小军也嘿嘿的笑着,说:“我们这又不是主阵地,这样偏僻的地方他们都能晃悠过来,这不是找死吗?”

说话中,林小军摸出了一包红河烟,给班长和嘎子,芋头一人发了一根。

“哎,班长啊,你说这演习有意思吗?”

“怎么没意思?”

“有个辣子意思,都是设定好的演习程序,再过三个小时,人家红方的“钢铁六连”把冲锋号一吹,我们就举手投降,这算哪门子演习。”

“这个……这……”班长李虎也有点解释不出来。

林小军又忿忿不平的说:“关键是让我们投降就投降吧,你不要折腾人啊,奶奶的,还弄个200公里负重拉练,老子跑的蛋都快磨出来了。”

一说到蛋的问题,林小军脸上的神情就有了变化,邹起眉头,表情出现了痛苦状。

班长也突然想起了什么,忙说:“对了林小军,我看你走路的样子不对劲,拉练前我让你在裆部抹上痱子粉,你是不是没有抹。”

“别提了,走的急,忘记擦痱子粉了,疼死我了。”

嘎子和芋头一听这话,都呵呵呵的笑了。

嘎子说:“我了个去,林小军?你磨裆了啊?你新兵蛋子就是傻,没听说长途拉练人最恼火的地方就是鸟窝吗,你总算尝到了那种叫磨裆的痛苦了!”

“走的太急,忘记擦了。妈的,我真怕自己的蛋蛋会被磨破,从裤腿里掉出来。”

林小军一面说,一面苦着脸脱下裤子,从军用水壶中倒出了一些水,痛不欲生的呲牙咧嘴清洗了一下裆部,那叫一个疼啊。

看着他血糊糊的裆部,二等兵芋头慢悠悠的说:“哎呀林小军,难道你这便是传说中的大姨妈来了?”

林小军骂了芋头一句,不过也没生气,这陕西娃啊,除了嘴贱,其他还不错,和林小军的关系也最好,要说起来,他们的感情还是从一次小便开始建立起来的。

记得刚下连队的时候,有一回林小军很尿急,但他郁闷的是那裤衩带子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打成了一个死结,好一会解不开,那叫一个急啊,刚好芋头看到了,说:“笨怂!撒尿你都不会!”

说罢芋头“嗖”的一声拉下裤子,露出与林小军同样制式的裤叉,说:“给老子看好了,我们老兵是这样尿的!”

“刷”的一下,芋头将裤叉边沿撩起,从旁边贴着腿扯出他那条大虫,畅快,迅捷的喷了起来。

接着,芋头还在厕所里给林小军上了一课生动地教育课,他说:“蛋子,听好了,对一个战士来说,我们的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意味着胜利,尿个尿都磨磨蹭蹭的,以后怎么保家卫国!”

当时林小军那个气啊,码的,这都能和保家卫国联系到一起。

然后芋头还骂了林小军一句:“笨怂!”

但也就是从此之后,两人的关系好了起来,林小军从芋头那里学到了很多军营中的,教科书之外的知识,并运用起了这种快捷的撒尿方式,再也不为解不开裤带发愁了。

班长李虎是个憨厚朴实的东北老兵,他没有开玩笑,看着林小军血琳琳的裆部,摇着头,充满同情的把自己毛巾递过来:“用这个暂时包扎起来,要不你到后山临时卫生所去处理一下。”

“去卫生所?我们这不是正在打埋伏吗?”

“没事的,根据演习预案,还得3个小时我们才投降,卫生所也不远,来回也用不了十几分钟。”

班长这么一说,林小军觉得也有道理,就他们守的这个位置,总共也就两个小组七个人的兵力,真遇上人家冲锋了也顶不住,何况演习预案也不让你真顶,再说了,人家红方六连绝不会从这个陡峭的小路进攻,这地形太差,根本无法展开兵力。

自己这会不偷空治疗,万一回去还要走路,我的个神,200公里啊,那还不把自己的鸟磨掉?

林小军夹着腿,别别扭扭的从掩体爬出来,到后面山洞的那个临时卫生所去了,说是卫生所,实际上也不过是一个军医,一个护士而已。

在山洞前面的几颗小树上盖着一个迷彩拉网,洞口有一个白色的帘子,外面有几箱医疗器械,石壁上还有几个红字,什么‘119团战地卫生所。’

林小军在洞口喊了一句:“报告!”

洞口的白帘子一下就拉开了,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军医出现在林小军的面前,就算她带着口罩,林小军也能一眼辨别出这绝对是个女军医,开玩笑呢,不要看林小军还是童子之身,但对女人,他是有第六感觉的,何况人家白大褂里面还有厚实的凶部和一双很有震撼力的大眼睛。

“小战士,你有什么事情?”

“那个,那个……我……”

这个时候,林小军才觉察出自己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要知道,这里的军医大部分是女的,难道让老子当着她们的面把鸟蛋掏出来?

第2章

女军医很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充满了朝气而又很帅气的大头兵。

林小军嗫嘘着问:“这里有……有男军医吗?”

“没有,就我一个军医,护士也不在,到2号阵地送药了,你有什么事情?”她的声音挺好听。

“哦!那,那……”林小军真说不出口啊。

女军医偏着脑袋,有些疑惑地看着林小军:“小同志,你怎么了?病了吗?”

林小军小声地说道:“嗯,有病,不过,算了,算了,没事。”说完,他准备转身离开。

叉着腿,别别扭扭的走了几步,身后传来女军医的一声喊:“你站住!小同志,看你走路的样子就知道了,你是不是磨裆了?”

“额,是啊!”

“你这小同志,还挺封建的,要找男军医治疗,换着战场上负了伤,是不是也要等一个合适的军医啊,那你早就没命了,对了,怎么班长也没告诉你提前擦滑石粉什么的?”

“班长说了,是我忘记了。”

“嗯,这次就长记性了,每次长途拉练,总有很多像你这样磨档的新兵,来吧,我给你处理一下。”她的眼睛里好像是在笑,但语气中多了一份关切和温柔。

林小军有些为难尴尬了,平常天不怕,地不怕,经常高呼‘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他,第一次有了紧张,这可是在异性面前啊,这多难为情的。

“嗨,小同志,快点过来,这样的苦头你还没吃够!”

林小军大脑晕晕的走了过去,按照军医的指挥,脱去了裤衩。

一眼看到了林小军的伤势,她眼中流出了一抹惊讶和不忍:“哎呀,你这小同志,怎么都磨成这个样子了,这得多疼啊,亏你还忍了这么长时间,你该早点过来处理一下。”

林小军此刻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不好意思的提着裤子,傻傻的站着,女军医那关爱的神情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少有的温馨。

“这太麻烦你了!”

“以后记得要保护自己的身体,我给你备皮!”

女军医灵巧的挥动手里那把锋利的小刀,很快的结束了战斗。

几分钟之后,包扎完毕,女军医才说:“好了!登记一下。”

林小军那个囧啊,赶忙收拾好那杆枪。

女军医拿出了一个夹子:“哪个连队的?”

“步兵第40师第119团第7连。”

“哟,还是老山防御英雄连的,这连队在我们14集团军都挂的上号,怎么进去的。”

林小军有点自豪地说:“新兵集训结束考试的时候,我体能第一,射击第一,九枪打了九十环,这都不是个事。”

“这么厉害啊,很不错,加油,你的年龄……”

他正要回答,却听到半山腰传来了几声枪响。

这让他很搓气,该死的红方6连,什么时候进攻不好,这会来进攻了,老子还想和这个女军医多聊几句,问问她名字呢。

在他匆匆忙忙的想要离开的时候,这女军医还是叫住了他,给他了一瓶水,并像一个大姐姐般的叮嘱他,一定要注意伤口,防治感染。

她的温柔,她的关心,让林小军的心头软软的,他很想和她多说几句,多待一会。

但显然的,没时间了。

等他急急忙忙的回到掩体,就见班长李虎和芋头,嘎子都莫名奇妙的爬在掩体口往右面的山头张望。

“班长,是不是6连进攻了,这还没到时间啊。”

班长李虎也莫名奇妙的摇摇头:“娘的,好像是顺子他们掩体那面的枪声,但这六七分钟了,那面又没一点动静,搞什么名堂?”

林小军也用狙击枪的瞄准镜往右面几百米的一个位置看去,那里就是班副顺子带着两个老兵藏身的掩体,但那面什么动静都没有。

“班长,看不到人啊?班副他们该不会是被6连歼灭了吧?”

“谁知道呢?再等等看吧。”

芋头有点不耐烦了,用陕西话说:“班长,要不你们在这喵着,俄过去瞅瞅。”

说完芋头用手拨拉着掩体上方的树枝,站了起来。

他们掩体是自己用工兵铲挖的,有一米多深,上面都是树枝和树叶遮掩着,芋头也不等班长发话,爬出了掩体,

“芋头,你回来,万一六连袭击了班副他们,你过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班长李虎的话还没有说完,“叭,叭,叭”几声枪响传了过来。

班长李虎就见芋头一个摇晃,一声未吭的一头栽倒在地,胸口上呼啦啦的冒出了鲜血,班长李虎一愣,想都没多想,一把抓住了芋头的脚脖子,把他往回拉。

手刚伸出去,“啪啪啪”几声枪响,一阵剧烈疼痛从李虎的胳膊传来,一股子鲜血从胳膊上流了出来。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变了,他感觉到胳膊上中的绝不是演习弹,那是真真的子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震惊和悲愤起来,他大喝一声:“卧倒,卧倒,林小军,嘎子不要乱动,不要抬头,不要抬头。”

一面说,他咬牙忍住剧烈的伤痛,冒着被人家爆头的风险,换上一支手,抓住了芋头的脚脖子,硬是把他从掩体外面拉了回来。

这时候,从对面班副顺子他们的掩体里不断地冒出火舌,一排排的子弹撕裂着空气,卷动着死亡的气息,‘噼里啪啦’的打向这面,掩体上的树枝被打得七零八落,纷纷扬扬飘了下来。

班副顺子他们的掩体在右后靠上的位置,居高临下,对林小军他们的掩体有先天优势,用一排排子弹压制住了林小军他们。

林小军身边的嘎子靠在掩体上,骂起来了:“我靠,子弹不值钱啊,打这么多的,吓唬谁啊。”

林小军本来也想骂,但当他看到芋头的时候,他的脸也变了颜色,芋头身上不是教练弹那种红色染体,那是真真切切的鲜血,而且看的出来,芋头胸口中弹的位置有一个拳头大的孔,不用说,那是强悍的狙击弹头造成的空洞。

林小军脑袋轰的一下全乱了,他一下扑到了芋头的身边,用手胡乱的堵着芋头胸上的伤口,嘴里慌乱的喊着芋头的名字。

但芋头一点反应都没有,脸上挂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脸色卡白卡白的,已经没有了一点点呼吸。

林小军得心里突然传来一阵无法自抑的刺痛和颤抖,他一下把芋头抱住怀里,哭了起来,这可是自己最好的战友啊,他教会了自己好些不懂得东西,他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但此刻,芋头居然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一个再也不能说笑,不能唱那陕北信天游的尸体。

很快的,林小军瞪圆了眼睛,咬牙切齿的放下怀中的芋头,一把抓起88狙击枪,呼的站了起来,所有的一切都忘记了,他心里就是一个念头,老子要为芋头报仇,管你们是什么英雄六连,老子要杀了你们。

但只是一瞬的时间,班长李虎和嘎子就一起把他扑到在掩体中了。

李虎强忍悲愤,低声喝令道:“林小军,你冷静一点,这是命令!对方火力强大,不能硬拼。”

“我要杀了六连的人!”林小军竭斯底里的大喊着。

“林小军,这绝不是六连的人,他们是真枪实弹。”

这时候,林小军才发现班长胳膊上的鲜血:“班长,你受伤了?他们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但绝对不是我们的人,现在都不要冲动,我们没有子弹,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李虎疼的呲了呲牙,硬撑着说。

嘎子见林小军不在挣扎,就放开了林小军,自己流着泪,用救护包帮班长李虎包扎胳膊,这时候,林小军看到班长胳膊上的创伤很重,子弹正中胳膊的骨头,明显是把整个骨头都打断了,他的那支胳膊也被鲜血完全浸透,血水滴滴答答的留在地下。

林小军趴在地上哭了,而对面的扫射还在继续,带着凄厉的呼啸,噼里啪啦的打在掩体的伪装物上。

好一会,他们三人都沉浸在悲伤中,看着芋头的尸体,谁都不说话,而班长李虎终于扛不住,晕倒了。

直到对面停住了射击,林小军才恍然惊醒,班长和嘎子还有危险,不能就这样等着,要扭转这样的局面,自己要为芋头和班长报仇。

他拿起了狙击枪,伏在掩体边,从狙击枪的瞄准镜中看向了对面,就见十几个便装男子,毫无顾忌的从对面藏身地站了起来,满不在乎的往这面走来。

显然,他们已经发觉了这些埋伏的军人并不是针对他们设伏的,这些军人在演习,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的枪里根本就没有真弹。

那么,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斩尽杀绝这些常年和他们为敌的华夏军人……

第3章

林小军得眼中射出了怒火,他从瞄准镜里清晰的可以看到对面的那些人嘻嘻哈哈,满不在乎的表情,从对方这十多个人的装束来看,武装毒贩的可能性最大了,对这些人,过去林小军只是听说过他们的凶残和嗜杀,从没亲眼见到,谁料想今天却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见面。

随着他们的脚步,林小军更明白,接下来自己和班长,嘎子都有危险了,对方是毒贩,斩尽杀绝是他们的特性。

“嘎子,他们往我们这里来了,你带着班长先走,我掩护。”

嘎子也赶忙一看,说:“我们一起走!”

林小军得眼中露出了浓浓的杀意,脸色变得狰狞恐怖起来,冷冷的说:“我们带着班长走不快的,必须有人拖住他们,而我还要为芋头报仇,你赶快带着班长离开。”

“不行,要掩护也是我!”

林小军陡然扭身看着嘎子,寒意大盛,杀气冲天,周围空气仿佛也降低了温度。

大吼一声:“我的枪法比你好,我的体能比你好,你敢和老子抢吗?走,再不走老子连你一起弄死!”

此刻的林小军已经近似于疯狂,他眼神和野兽一样的凶残,呲着牙,像是随时都会扑上来对嘎子撕咬一般。

嘎子被他这幅表情震住了,他绝没有想到,那个平常吊儿郎当的新兵蛋子会变成这样一个让人心惊胆战的模样。

嘎子还发现林小军变了!他带着无尽的悲伤和悲愤,眼神中还有一股子身负重任的坚强与尊严,这几种气质搅合在了一起,让林小军全身都自然而然散发出一种只属于强权领袖的气势,这种气势势不可挡,无法违背和抗拒。

“走,再不走班长就没救了,不要说你一个二等兵,就是将军来了,老子也不会离开。快走。”

嘎子明白,自己根本都镇不住这个新兵蛋子,他的暴虐和威严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我走,林小军,你不要玩命,我等着你回来。”

他深深的看了林小军一眼,眼中泪花滚动,背起了班长,喵着腰,从掩体的一个低洼处离开了。

林小军没有看他,他用军帽给芋头把脸盖上,然后收集武器弹药,这里有芋头的一支95式突击步枪,演习子弹60发,还有自己手里的88式狙击枪一把,演习子弹17发,不过88式狙击枪和95式突击步枪的子弹都是5.8mm,两者可以通用,这样,他现在就有77发教练弹。

另外加上芋头的两枚摧泪弹,共计四枚摧泪弹,匕首两把,工兵铲四把。

看着这些武器,林小军狞笑一声,够用了。

的确,演习弹虽然只有在五米内才具备绝对的杀伤力,但只要对方敢于进入一百米的距离,射中面部,心脏等要害部位,一样能致人伤残,而摧泪弹却能像真手雷那样发出声和光、烟雾,它的烟很刺鼻,可以把人的眼泪都熏出来。

现在,林小军需要等待对方走进一百米的射程中。

他脸色悲戚的看看芋头的尸体,咬牙切齿地说:“芋头,相信我,不为你报仇,我誓不为人。”

几分钟后,对方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百米的有效射程。

林小军脸上的杀气也更为浓郁了,一股不甘不屈的热血激流猛然从林小军的内心深处开始疯狂的燃烧,他的全身都腾起一股雄雄难灭的战斗火焰,从他坚毅的脸上,你能感受到他面对死亡的淡然,从容,甚至是无尽的蔑视。

他伏在掩体中,把88式狙击枪弹夹里又填上了三发子弹,将光学瞄准镜调整到了一百米的目标位置。

他要给这些人一个下马威。

所以,他瞄准了走在前面的一个毒贩的右眼,这家伙手里提着一把ak47,很是嚣张。

而88式狙击枪在50米的距离上,其精度可以保证打中一元硬币大小的目标,熟练的射手甚至可以打断牙签!在100米的距离上,其散布圆直径不超过30毫米,可以确保射中敌人的眼睛。

从小玩惯了鸟枪的林小军,枪法他最为自豪,射中对方的眼睛更不是什么问题了。

他深深的吸上一口气,凭着一种对枪械的感觉,去感悟着空气的流速和风向,逐渐地调整狙击枪瞄准的位置,食指也慢慢的加大了扣在扳机上的力度。

这个时候,他的心跳已经降低下来,呼吸也完全停止。

‘砰’的一声,子弹以每秒895米的初速,在4条右旋膛线的加速中,闪电般的飞向了对方。

几乎只用了0.1秒的时间,那个空心演习弹就击中了对方的眼睛,中弹的毒贩惨叫一声,整个右眼球都被子弹炸裂,黑色的眼液四面飞溅,脸上留下了一个血糊糊的空洞,他连第二声都没有喊出来,一头扎在地上,抽搐几下,一命呜呼。

但林小军的杀戮才刚刚开始,他用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又打出了一发子弹。

让人恐怖的情景发生了,另一个毒贩的眼球也爆了,两发子弹全部命中毒贩的眼球,无一例外。

所有的毒贩都被这样的枪法震惊了,他们也都是刀口舔血的恶魔,也深知枪法的好坏,打中一个人的眼球那很正常,问题是连续两人都被击中眼球而暴毙,这根本闻所未闻。

恐惧是会蔓延的,剩下十多个毒贩被林小军这暴虐的两枪震住了,在他们的感觉中,这绝对是一个受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而且,还是特种兵里面让人恐惧的狙击手。

所有人都就地翻滚,卧倒,规避,躲在树后或者石头后面,举着枪,胡乱的扫射起来。

林小军冷笑一声,一击得手后的他,人也变得信心大增了,强烈的仇恨和悲伤让他忘记了第一次杀人后的恐惧,也克服了第一次杀人后的心理震动,连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自己从来没有杀过人,但此刻连续射杀了两个人,自己的心里反而没有一点惊恐和不忍,只有一种兴奋,亢奋。

为什么会这样呢?

他想不明白这个问题的,他也不再去想,抱着枪,他继续等候对方露出头来。

但显然的,他刚才两枪太具震撼力,等对方停止射击以后,依然没有一个人敢于露出头来。

隐隐约约中,他听到对方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再等一会,对面响起了一个声音:“大兵,我们就是借条路,你放我们过去,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林小军咬牙切齿的说:“我靠你奶奶,拿命来吧。”

“大兵,你不要逼人太甚,这样,我给你钱,成吗?给你10万美元,够你好多年的津贴。”

林小军冷笑着说:“杀我战友必死,血债必须血偿。”

对方似乎知道,今天的事情无法善了,只能击毙这个大头兵才有出路。

这一下,双方就僵持在了一起,谁都不敢轻易的出来,毒贩被这两枪震惊,不敢冒险,林小军也不敢,毕竟对方十好几个人呢。

但林小军不怕等,时间对他是有利的,只要嘎子带着班长返回演习集结地,就会有大批的援军赶来,那个时候,迎接毒贩的可就不是演习弹了。

对方应该也明白这个道理,他们误打误撞的走进了119团演习阵地,把顺子他们的掩体误以为是边防部队的埋伏,偷袭了顺子等人,这才知道误会了,附近绝对还有很多演习的部队,僵持对他们很危险。

也不知道树后的谁喊了一声:“大家把头抱住,往后撤,撤出100距离。”

林小军心中一惊,这些人并不完全是乌合之众,里面看来还有懂行的高手在,要是这样的话,自己的优势就会丧失,退出了100米,自己只能被动挨打了,但现在冲出去肯定也不成,就算自己射杀他们几人,其他的毒贩也会乱枪打死自己。

林小军邹起了眉头。

果然,这些毒贩一个个转过身,撅着屁股,用手抱着头,乱七八糟的撤离了。

林小军拧起剑眉,牙齿咬的个蹦响,阴冷的脸庞表情闪烁不定,报仇!报仇!杀我同胞者必死!杀我战友者必亡!想跑,没那面容易。

明知道有危险,林小军也顾不得多想了。

他扔掉了88狙击枪,抓起98式突击步枪,从掩体里跳了出来,一面大吼着:“我靠你吗!”一面追了过去。

刚跑了两步,林小军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很不舒服的感觉,他看到那些人中,一个身穿黑色衬衫的男子猛的转过了身,眼中射出一抹凶狠的毒光,手里的一把狙击枪对着林小军射来一颗子弹。

子弹带着高温的灼热,呼啸而来。

林小军想都没想对着这黑衣男子扣动了扳机,演习弹打飞了这个黑衣人头上的帽子,把那家伙吓了一跳。

开枪的同时,林小军一个侧扑,窜到了一颗树后,头上一阵灼热,感觉到自己的头盔被击穿,头皮有点发麻,用手一摸,流血了,他的头顶被一颗子弹擦破了皮,要是在往下一点点,就要被爆头,这让林小军惊出一身冷汗。

靠,这家伙隐藏的够深,这会杀了自己一个回马枪。

这一枪,让林小军冷静了许多。

实事求是的说,他对枪战的理解还是停留在电视剧上,根本没有太多的实战经验,靠新兵连那一点点的战术训练,是不够应对真真的高手。

好在他还有两点优势,其一,他潜质不错,对枪械的理解能力很好,又从小打鸟练习,枪法超越了很多同龄人。

这勉强能让他具有一定的威慑力,至少目前震慑住了对方。

另一个优势就是他从老家后山的那个和尚那里学到过一些功夫,这也是他为什么体能很好,动作敏捷的一个原因。

所以冷静下来的林小军改变了战术,他陡然一跃,双手在地上狠狠一撑,电闪雷鸣间,抱成一团的身体在空中猛然舒展,从这颗树后换到了另外的一棵树后,单膝半跪,双手握住95突击步枪,将步枪的后坐力对射击精确度的影响降到最低,以流畅得让人毛骨怵然的动作迅速调整好枪口,一个点射,打向了还没有脱离射程的毒贩。

第4章

射速中,一个个毒贩抱头鼠窜,就算打不中他们的要害,但演习弹还是打的他们心惊胆战,林小军一边射击,一边嘶声狂叫道:“杀!杀!杀!狗日的,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

在逃窜的毒贩中,那个黑衣人果然也很了得,他很冷静的且退且战,不断地对林小军展开反击,“咻!”有一颗子弹对着林小军迎面而来,子弹凄厉的吼叫着,撕开了空气的帷幕,只取林小军的头顶。

林小军心头巨震,往后一仰,噗通一下,倒在了身后的一个草丛中,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黑衣人太叼,防不胜防。

头顶的子弹密集不断,打的他身后的草地噗噗只响,他完全被压制住了,根本抬不起头。

不得已,林小军掏出了两枚催泪弹,扔向前面,“轰轰”两声,一股烟雾升腾弥漫,遮挡住了对方的视线,让他们无法准确的找到目标。

趁这个机会,林小军才慌忙脱离的草丛,转移的另外一个地方。

等烟雾刚刚淡去,林小军端着枪,想要找到黑衣人的踪迹,先让对方吃点苦头。

人倒是看到了,不过这黑衣人正用快捷,标准的z型战术步伐,不断地依靠身后树木的掩护,脱离了林小军的有效射程。

可见林小军对他的威慑力还是存在的,这才促使了黑衣人没有过多恋战。

没有了黑衣人的威胁,林小军又开始追击了,为了减少受弹面积,他把自己的身体缩成一个圆球状,不断地向前翻滚、飞跃,弹跳,追逐,射击和狂吼着。

“不要跑,我靠你奶奶!”

刚跑不多远,大量的子弹倾泻而来,在他身边‘嗖嗖’的飞过,有几颗子弹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飞过,他甚至都能感受到子弹飞过的身边时那撕裂空气的死亡气息。

对方到底是人多势众,在一部分毒贩脱离了林小军的有效射程后,他们展开了火力压制,特别是那个黑衣人的狙击枪,对林小军的威胁显得更大,每一次他都带给了林小军接近死亡的震慑。

林小军不得不时刻警惕着这个强悍对手。

而且,林小军面临的麻烦还有一个,那就是这些毒贩开始分散,有的人站稳脚跟,对林小军形成了一个扇面环形攻击态势,用大量的子弹倾泻在林小军的周围,搅动着他周边的空气,打的石块飞溅,树叶飘零。

还有几个人毒贩却消失不见,估计是另寻出路去了。

面对这样的状况,林小军有些无能为力,终究他的实战经验太过匮乏,他此刻所依赖的不过是一腔热血和夺人的气势。

在对方有一个凶狠高手,可以远距离对他狙杀的情况下,他只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防御上。

可是,林小军也打定了主意,就算自己无法靠近对方,但自己会如影随形的黏在对方的身后,绝不会让他们把自己甩掉,自己一定要坚持到大部队到来的时刻。

心中有了这个打算,林小军就定下心来,人也平静不少,他想,班长和嘎子都安全了,自己可以淡定从容的和这些人慢慢的周旋。

一会,他用枪管把自己的头盔顶着,伸长手,让头盔从岩石左面稍微的露出了一点。

立即就有一阵‘哒哒哒!’,“砰砰砰!”的枪声传来。

好几种不同的枪弹都疯狂的打向了头盔。

其中,一枚子弹准确的击中了头盔,从那沉闷的枪声中,林小军可以听出,这一枪肯定是黑衣人的狙击枪射来的,在对面十多个武装毒贩中,也只有这个家伙能在如此短暂的一瞬间准确的击中头盔。

眼见得击中了目标,所有的枪声都停止,那面的毒贩好像有人在欢呼。

林小军却笑了,好吧,既然你们以为击中了我,那老子也要将计将计了。

他再也不乱骂,也不吼叫了,他要给这些家伙一个他已经中弹的假象。

这一来,整个山野又回到了寂静中,阴凉的风卷起一些树叶四处纷飞,一大片的乌云飘过,荒芜的山野无比安静,但又弥漫着一股难以挥去的肃杀。

对阵双方都陷入了沉寂,远处的武装毒贩也疑惑不定,这个难缠的华夏军人真的被击毙了吗?

他们无法绝对的肯定,但又满怀希望。

林小军慢慢的从石块后面爬到石块的另一面。

他所要做的就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和黑衣人形成射击死角的缝隙,对面那些人中,只有这个家伙对自己的威胁最大。

他可不想让自己成为黑衣人狙击枪下的冤魂。

杂乱的石缝里,他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偷偷对那面观察,远处能隐隐约约的看到毒贩在树后,在石头后面隐藏的身影……

时间过去了好几分钟,山野依然安静,对面的毒贩有两个人站了起来,故意露出大半个身体,还有一个毒贩,竟然点燃了一支香烟,坐在了一个石头上,满不在乎的抽了起来。

林小军心头大怒,他奶奶的,这些家伙也太瞧不起老子了,信不信老子这个距离一样能打中你的脸,虽然打不死了,也让你痛苦不堪……

刚要把抢管伸出去,林小军一下又停住了,靠,差点让老子上当,还挺狡猾啊。

想到这,林小军嘿嘿的笑了,他明白,对方有点忍耐不住了,他们无法判定自己是否中弹,想诱骗自己开枪,既然如此,那好吧,我们就比比耐心。

同时,林小军还想明白了一个事情,自己守得这条崎岖山路,或许就是毒贩必经之路。

不错,这条路的确是毒贩最便捷的一条路线,放弃了这条路线,他们需要多绕一段路程,唯一的麻烦就是那个枪法很好的华夏军人。

那个脸上有着刀疤的黑衣人大概有一米八的样子,身上透着一股野兽般狂暴的气息,鹰隼般锐利的眼睛冷冷的看着林小军藏身的位置,脸上不时地闪过一丝疑狐。

在他的手上,还有一把美国斯太尔Scout轻型狙击枪,这款枪便于携带、威力大、是一种很轻的精确射击步枪,枪托由树脂制成,重量很轻,弹匣容量为5发,枪管上方有32乘4的光学瞄准镜,很方便实用。

在沉默了好一会之后他才说:“亚赛,你带个人到对面去,看看那个华夏军人死了没有。我们没时间拖下去了。”

“刚哥,那小子应该被打死了吧?要不大伙一起上。”这个叫亚赛的毒贩有点迟疑的说。

黑衣人眼中爆射着寒光说:“无法确定,所以你们去看看,注意,小心一点。”

亚赛心里还是有点发虚的,不过看到刚哥的眼神,他什么都不敢多说了,指着一个人,一摆手:“你跟我走。”

一个身穿迷彩服,脚穿防爆军靴的壮硕男子站了起来,和亚赛一起往林小军这面走了。

黑衣刚哥又邹了下眉头,回头看看说:“坤子,你到后面看看其他几个弟兄有没有找到合适的路线。”

“刚哥,其他路肯定也有,但都没有这条便捷。”

“我们老拖着也不是个事,实在不行就绕道。”

“那好,我到后面去看看情况。”

黑衣人刚哥也慢慢的举起了手里的Scout轻狙,很谨慎地俯下身,对准了林小军藏身的那块大石头。

而林小军看到了对方两人提着枪,喵着腰,小心翼翼的往自己这面走来。

林小军看的是心头狂喜,老子的机会终于来了,你们到底忍不住要过来了,好好,只要你们过来,让老子夺下你们的枪,哼哼,那后面的形势对自己就太有利了。

不过一定要把他们骗到石头后面来。

林小军略微的思索片刻,把手里的那杆95突击步枪放到了一边,从腰间摸出了一把步兵匕首,藏在身后,这步兵匕首非常小巧,全长25.8cm,刃长15.2cm,刃厚0.4cm,刃宽2cm,刃材为碳钢,刀刃几乎永远不用打磨,它可以轻松的削动任何硬度比它低的物体而刀刃丝毫无恙,用于近距离博击,刀体部分作出血槽,以便顺利拔出,是华夏军人不可缺少的武器。

一刀在手,林小军心情大定,闭上眼,摆出一副电影里革命同志壮烈牺牲的造型,静静的屏住了呼吸……

二百来米的距离,这两个毒贩走了好一会才靠近,林小军贴在地上的耳朵清晰的听到了两人的脚步声,林小军从自己微微虚开的眼缝中,看到了两个手提ak47的毒贩出现在石头的傍边,这两人也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林小军,他们的脸上露出一种难以抑制的喜悦。

“啊呸,你当你是超人啊,还是被撂倒了。”那个叫亚赛的毒贩对着林小军倒在地上的身体狠狠的吐了一口。

另外那个壮硕的毒贩一脚踢开了林小军扔在地上的95式突击步枪,说:“这还得说是刚哥的枪法好啊,不然今天真他妈的头大。”

“那是,刚哥是黑影雇佣军的人,那可都是真材实料功夫高强的一伙人。对付这小子能有什么问题,妈的,再补两枪出口恶气。”

亚赛凶狠的把枪口对准了林小军。

林小军心中一阵的搓气,这丫的够狠,老子死都死了,你还不放过我啊。

“杀!”

大吼一声,双目精光闪烁,一片骇人的爆裂气息从林小军全身所有毛孔散发出来,他两脚在石头上猛的一蹬,一股巨大的反弹力从脚下传来,他的人行云流水般的滑动起来,眨眼之间,上身就从亚赛的双腿中穿过,没等亚赛做出反应,林小军的手臂一杨,一道银光从手中闪动。

‘噗’的一声响,锋利的步兵匕首从下而上直直的刺入亚赛的裆部。

这还不算,林小军抓住刀柄的手腕顺势来了一个九十度的反转,在对方的裆部搅动一下,顿时鲜血狂飙。

“啊!”亚赛惨叫着,弯下了腰。

林小军躺在地上,一支脚从地面暴起,直接踢到对方的胸口,“砰”,这一脚灌注了林小军全身的力气,把对方踢到了半空中,亚赛的身躯在空中扭曲后,“噗通!”,重重摔在地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几乎都是在一霎那之间完成,那个壮硕的毒贩先是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对着林小军就连开了几枪。

第5章

电闪雷鸣中,林小军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起,炙热的弹头从他身体下飞过,发出‘咻咻’的声响。

林小军面色冷厉,身形掠起,犹如扑食的鹰隼,携带着令人窒息的阴影,施展开老和尚教给自己的灵动步伐,身形诡异的到了那个毒贩的身边,一脚踢飞的对方手里的枪。

没想到这个毒贩身手也很敏捷,长枪落地中,‘嗖’的摸出了匕首,脸上出现了一丝狞笑,迎着林小军一刀刺来。

林小军眼中杀气陡现,一侧身贴着对方的匕首让在了一旁,两人交错而过的那一刹,林小军弯腿,沉肩,曲臂,整个右臂如同一张蓄满力量的弓,一拳击出,带起了一片风声,空气急剧震荡,“嘭”的一声闷响,一拳击在了对方腋下的肋骨上,这一拳带给了对手难以承受的剧痛。

毒贩一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了脚跟,深吸一口气,忍着疼痛,又是一刀刺向了林小军,刀风凄厉而来。

林小军一招得手,也没闲着,不等这一刀刺到胸口,大喝一声:“这一拳是代芋头打的。”

暴喝之声,陡然响彻,林小军全身的强横爆发开来,给人一种无可摧毁之感。

下蹲出拳:“砰!”

再一次击中对方腋下肋骨,耳听得‘噼里啪啦’的一阵肋骨断裂的声音。

立刻,对方的全身好像是被电击了一样,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这是替班长打的!”

‘砰’又是一拳,这一拳击在了对方的小腹上,拳中充盈着林小军的怒火和霸气,一拳之下,那个毒贩一口鲜血喷出了几米远的距离。

他已经站不稳了,一下跪在了地上,林小军含悲代愤的三拳让他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

“最后这拳是我的。”

林小军银牙一错,深吸一口气,蕴含着山岳般的铁拳已是呼啸而去,他最后这拳是从上而下,对准跪在地上的毒贩头顶而去,迅猛如雷般的杀气与那呼啸其中的战意结合在一起,狂暴无比的波动横扫开来,犹如墨海般的澎湃战意发出低沉的咆哮声。

“轰!”

毒贩的脑袋顿时犹如西瓜一般爆碎开来,红的,白的,四处飞溅,那红的是血,白的是脑,洒满了石头后面十几平米的草地。

看着倒在地上两具了无声息的尸体,林小军脸上终于是掀起了一抹狰狞森然的笑容,他这才觉得自己心头的悲愤消减了一点。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两杆AK-47突击步枪上,叹口气,不得不说,这枪真有点落伍了,唯一的好处就是枪身短小、使用可靠,并可以在沙漠、热带雨林、严寒等极度恶劣的环境下保持相当好的效能,而且它的结构简单,易于清洁和维修。

但AK-47的后座力较大,射击精度很差,300米以外很难准确射击,连发射击精度更低的惊人。

不过终归这子弹是真的,林小军从两个毒贩尸体上收集来四个弹夹,一百多发子弹啊,有了这些垫底,林小军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他还收集到了四枚手雷,这下他的信心暴涨,娘的,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拼一下。

可是就在林小军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情况却发生了一个变化,当他端起ak47,寻找到一个合适的射击缝隙,对面的毒贩阵地看不到任何人影。

林小军拧起了眉头,伏在石缝中观察了好一会,远处的确已经没有毒贩了,靠,人呢?

他们是撤退了?还是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一个伏击呢?

林小军一时很难判断,有点进退为难。

山野又恢复了往常的寂静,天色也有些暗淡下来。

林小军觉得,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万一这伙毒贩改变了路线,离开的时间稍微长一点,在这十万大山里,就很难寻找到他们的踪迹,自己必须冒险冲过去看看。

冲吧!该死的娃儿求朝上,为了给芋头和班长报仇,豁出去了。

林小军动了,他犹如一片惊鸿,闪动着,跳跃着,时而俯身,时而疾奔,冲到了对面……

毒贩真的逃掉了,林小军只闻到了一个浓浓的血腥味,在班副顺子的他们的掩体中,林小军看到了他们三人的遗体,他们都是被对方枪杀的,遗体上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这本来是林小军早都预感到的结果,但亲眼看到他们的惨状,林小军还是忍不住的失声痛哭,三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随风而去。

杀杀杀!

一定要全部杀死他们!

林小军在悲愤中狂怒起来……

追,一定要追上这帮狗日的,一定要杀掉他们。

林小军起初几乎是盲目的冲进了森林,但走了十几分钟,他就醒悟过来了,自己追寻的有点仓促和盲目了,这样根本追不到对方的,自己要冷静,要仔细的观察那些踩断的青草,挂断的树枝,还有地面的脚印等等一切痕迹,只有这样,才能不被对方甩掉。

好的一点是,对方终究有十多个人,有的身上还背的有货物,所以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山野对林小军来说一点都不陌生,从小生活的山里的他,对大山有一种自然而然的熟悉和理解。

他在观察了一番之后,找到了一个地势较高的位置,爬上了一颗大树,向四处观察起来。

一会,他就发现2点钟方位有好多支鸟呼啦啦飞上了天空。

他锁定了那个方位,继续观察,一会,那个位置又有几只鸟飞了起来,显然,它们是被惊飞的,

这也就是说,那个位置正是毒贩逃窜的新路线。

‘跐溜’一下,林小军溜到了树下,对着2点钟方位追了下去。

山野的森林树木茂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树叶和淤泥腐烂的臭味,身在林中,很难辨别方向,而山里的路看上去不远,实际上距离不近,在山野中奔走对体力的消耗也很大,追了一两个小时,林小军磨档的部位又出汗疼痛起来,这种疼很让他恼火,不过只能坚持了,他已经从路面留下的痕迹上确定了自己没有追错方向,相信用不了太长的时间就能追上对方。

“嗖嗖嗖!”从密林中突然的飞出了几个东西来。

正在奔跑中的林小军来不及分辨那是什么东西,一个飞跃,先扑进了旁边的一个树坑中。

“咣!咣!咣……”

一连串的手榴弹爆炸了,浓烈的硝烟在丛林中散开,躲在齐腰深的树坑里的林小军耳朵被震的嗡嗡响,他动了动身体,抖落掉头上,身上被手榴弹爆炸的气浪掀起的泥土,摘掉了身上挂着的几枚催泪弹,埋着头,向外面几个方向扔了出去。

随着催泪弹的爆裂,一团团烟雾在他周围升起,本来就光线不太好的山林更变得朦胧起来。

林小军把头伸出树坑,向四周茂密的丛林观察着……同时,他平举着手里的ak47冲锋枪,把枪上的保险开到连发位置,食指压住扳机,做好了只要一发现敌人就开枪的准备。

手榴弹和催泪弹爆炸的余音还在山野中回响,耳朵里除了疯狂的耳鸣之声再也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面对此刻复杂的状态,林小军只能用眼睛去观察,可是茂密的茅草,灌木,树林和烟雾遮挡住了林小军的视线。

林小军心情有些焦躁地撇了一眼天空。

暮色四合,最后一抹斜阳还留恋地抚摸着地平线,黄昏的降临总是阴沉沉的,散雾弥漫大地,昏暗的日光在给黑暗让位,眼看着天就黑了。

“这狗日的天气!这么早就要黑了?”

林小军心里着急,嘴里暗骂着,要知道,一旦天黑,更不好追击这些毒贩了。

林小军也只有把眼睛瞪得跟鸡蛋似得,一眨都不眨的扫视着眼前的山林和草丛……

咦,在林小军左前方二十五米远的地方好像草丛的草尖微微晃动几下,他一下眯上了眼,透过飘飘荡荡的烟雾,依稀可见两个人影,他们猫着腰,端着枪,很小心的向林小军隐藏的位置搜索过来。

林小军缓慢地把枪口对准了这两人,像这样的距离,对ak冲锋枪来说,是很合适的距离,只要一个连发,绝对就能弄死这两个毒贩。林小军食指用力,刚要扣动扳机,眼睛的余光却看到他的正前方和右前方同时都出现了一个人。

日,对方是四个人,而且好像大概确定了自己的位置。

怎么办?

林小军把枪撤回来,一只手悄悄地掏出从毒贩身上搜来的两颗卵子形手雷,一只手的两个手指各勾住手雷的保险环,做好了随时把手雷投出去的准备。

对方也很谨慎,走几步就停下来,伏在地上观察一下,又慢慢的前进。

“嗨,大头兵,我们已经看到你了,你被我们包围了,放下武器,放弃抵抗,我们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在一颗大树下,一个毒贩试探着喊话,想让林小军出来。

“靠,想叫老子投降?”

林小军嘴角一撇,脸上浮出一丝冷厉的讥笑。

“狗日的,孙子才投降呢,华夏的军人没有孬种,投你娘个蛋吧。”

林小军嘴里骂着。

“哒哒哒……”

毒贩见林小军这里没有什么动静,突然向林小军隐蔽的位置开枪扫射。三个方向的弹雨交叉在一起在林小军头顶呼啸着飞过,有几发子弹飞行的弹道较低,就打在林小军隐蔽的树坑边的地面上,局面对林小军却是很不利,他被对方三面包抄,这在枪战中是最为不利的一种局面。

你不管先向哪一个方向的敌人开火,人家都会有另外的两个方向对你射击。

第6章

林小军脑子飞快地转动,心跳的频率骤然加快:“靠,不能再等了!看来他们确定了自己的位置,没法拖延了,弄……”

瞅着枪声稀疏,对方更换弹匣的那一刻,林小军动了,他猛然拉出手里两个手榴弹的保险环,抬手把手榴弹扔向左面的丛林,之后,林小军敏捷地跳出弹坑,抱着枪在地上迅速地滚动并连打两个点射。

林小军的动作干净利落,可谓一气呵成,让林小军自己都觉得有些吃惊,日,这和周润发演的枪战片里的动作很有一比啊。

右面和正前方传来了两声惨叫。林小军看都不在去看他们,已经不用担心这两个家伙了,这个距离的点射,林小军是太有信心了。

左面手榴弹在两个毒贩的身边爆炸,炸没炸住他们,林小军却暂时不知道,反正左面的枪声停顿了,而且传来几声压抑住的痛苦呻吟。

林小军从地上爬起来,举着枪,一步步地走向了右面,做好随时射击的准备。

“孙子们,爷爷今天很高兴,陪你们玩一会,你们出来啊……”

距离手雷爆炸的位置只有几步远的时候,林小军看到了两个躺在在上的毒贩,其中一个脑袋被弹片打了个洞,血流了一大片,眼见得是完蛋了。

而另外一个,被弹片炸伤了胳膊和腿,正一点点的往旁边爬。

林小军紧张的心情稍微松弛起来,四处看看,再也没有危险的状况,他走过去,一脚踩在了这个毒贩的背心。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你了!”地上的毒贩带着恐惧,用不很流利的华语说。

“不杀你可以,但你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我一定回答,一定回答!只求你不要杀掉我?”

林小军用枪顶在他的脑袋上说:“你们是什么人?要到哪里去?”

毒贩一点都没有迟疑的说:“我们是缅北做海洛因生意的,刚送完货,准备返回缅北。”

“我日,你们这也叫生意,是贩毒好吧。”

“是是,我们是毒贩!”

“你们这次共有多少人?”林小军继续追问。

“一共十六个人。”

“十六个?”林小军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用狙击枪弄死了两个,在石头后面又弄死了两个,加上这会的四个,那么剩下的毒贩还有八个了。

“还有八个从哪条路跑了?”

“剩下八个往南面的小路跑了……奥,不对,是九个?”

林小军有点奇怪,自己的数学难道这么差,连十位数的减法都不会:“九个?”

“是是,是九个,在后山找路的几个弟兄发现了你们一个女军医,顺手就抓了,刚哥说这是人质,可以让你们有所顾忌,所以就带上了。”

林小军一听这话,心里立马透凉,透凉的,不用说,那个对自己像大姐姐一般关怀,帮自己处理磨档的女军医落在了毒贩的手里。他一阵的心悸,一个女军医,还是那样温柔的一个军医,在这伙凶残,歹毒,毫无人性的毒贩手里意味着什么!那是不用去想了,他们不仅在最后会杀掉她,恐怕还有比杀掉她更残酷的结果。

他的眼中射出了浓浓的寒意和战意,自己一定要救回那个女军医,不为别的,就为她那样温柔的对待自己,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把她救回来,就算牺牲了自己,也绝对不能让自己的战友,自己的姐妹受到毒贩的侮辱。

他呼的挺直了腰杆,不能再继续耽误时间了,他对着这个毒贩,‘砰砰砰砰!’连发四枪。

两枪打断了毒贩的两支手臂,两枪打断了毒贩的两条腿。

“老子说过不杀你,但没有说过不打伤你,你慢慢的熬吧!”

林小军再也不理这个哀嚎的毒贩,很快的收集了武器弹药,往南面追去。

群山逶迤,连绵不绝,山野是那般的死寂,浓密的树木让林中死气沉沉,周围静悄悄的,只有风吹过树枝发出的沙沙细响。

林小军奋力的追赶,他也知道,对方还会给自己设置埋伏,还有有人来阻击自己,但是,他顾不得这些,他必须在天黑前咬上这些家伙。

前面有两条小路,林小军有点犹豫,俯下身去,准备查看一下,做出一个判断。

可是结果让他很惊讶,两条小路上都留有对方走过的痕迹,难道他们兵分两路?

不!林小军很快推翻了自己的判断,他想,最大的可能是对方故意在两条路上都留下痕迹,影响自己的判断。

这确实有点麻烦,两条路都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看来只好赌一把了。

他刚要往右面的小路走,突然发现在左面小路上有一个东西闪动了一下亮光。

带着疑惑,他走到了跟前,原来地下是一颗军服上的纽扣。

林小军豁然开朗,这应该是那个女军医故意给自己留下的提示,不错,肯定是这样。

他再无迟疑,顺着这条路追去。

接下来的追击就很轻松,每当在林小军难以判断追击路线的时候,总会发现女军医留下的纽扣或者在松软地面刻意踩出的女式36码脚印。

这真帮他了不少忙,他只需要留意地面就成,有一次,没有岔路,但地上也出现了一颗纽扣,林小军觉得奇怪,认真的查看一下,吓的心里咚咚直跳,在地面竟然有几个伪装很好的诡雷,这是用手雷做成的,手雷的保险环连在一根看上去很不起眼的藤条上,只要自己碰到藤条,就会拉响手雷。

林小军嘴里骂了几句,小心翼翼的跨过。

心中又不由得对那个被抓女军医生出了很多敬佩,一个女人,能临危不惧,冷静沉着的给自己留下警示,确实很难得。

在走一会,前面出现了一座山峰,他刚往上走了没几步,一种难以名状的心跳出现。

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林小军绝不迟疑,一下翻滚在地,“嗖!”一颗子弹呼啸而过,直接从耳边飞过,打在身后的一个土包上,强悍的动能将土包打出了一个碗口大的洞,泥土飞溅而起。

林小军心中大骇,第一次他感觉到死亡原来可以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他一面翻滚,一面对着远处远处的树林连续的扫射。

他已经能够确定对方射击的位置,这一枪也肯定是那个黑衣人射来的,也只有他能在这样昏暗的光线下打出精准的一枪,而且,芋头也是被这个家伙射中的,自己要杀掉这个家伙。

“砰!”又是一声枪响,还是擦着身体而过。

敌人比想象中可怕,但就算他是枪王,老子也要救回那个女军医,为芋头和班副报仇,想到报仇,芋头和班副几人惨死的模样涌上心头,他咬着牙,不断地翻滚,跳跃,满脸煞气的向对面扫射。

这一回林小军是不用的担心子弹,现在他弹药充足的很,连续的打光了两个弹夹,他和黑衣人的距离也缩短了不少。

对面的枪声停住了。

“嗨,那个大头兵,你给我听好了,我们的手上有你们一个女军医,识相的就离我们远点,不然我们杀掉这女人。”

随着喊话声,一个身穿华夏军服的人影在对面出现,她的两支手被捆在一起,因为光线很暗,看不清她的长相,但从身材来看,应该就是给林小军处理过伤口的那个女军医。

在她的身后,一个提着冲锋枪的毒贩正抓住她的头发。

“大兵,你看到了吧,所以你唯一的选择就是离我们远点。”

林小军躲在一棵大树后,大声地喊:“靠你吗!在老子的字典里没有妥协二字,老子一定会干死你们!”

那女军医也喊了一句:“同志,不要管我,射击!”

这情景一下让林小军想起了英雄儿女电影中,伴随着“烽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人民战士驱虎豹,舍生忘死保和平。”那首歌中王成高呼‘向我开炮’的场面。

他对这勇敢的女军医不由肃然起敬。

射击!林小军也正是这样想的,他陡然从树后闪身而出,单漆跪地,对着女军医身后的毒贩一枪打去。

“砰!”子弹准确的打中了那个毒贩的脑袋。

“咻!”黑衣人的一颗子弹几乎在同时也呼啸而来,擦着林小军的左臂而过。

林小军胳膊上的鲜血哗啦啦的流了出来,可他顾不得处理,黑衣人给他了一个1.5秒的机会,因为通常单发狙击的间隔会有1.5秒的时间,这是狙击手克服狙击枪发射过的后坐力,并重新瞄准的必不可少的过程。

林小军抓住了这个机会,对着黑衣人扣动了扳机,时间仓促,他为了提高命中率,这一枪对准的是黑人的胸口。

“砰!”旋转的铅弹带着一千多度的高温,呼啸而去。

黑衣人的脸色大变,他觉得这个大头兵真的疯了,不仅敢于在这样的环境冒险射杀自己的一个属下,还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对自己发起攻击。

他一闪身,往旁边躲去,但还是迟了一步,子弹“噗”的一声,打中了他的肩头。

他惨叫一声,嘴里骂着:“这天杀的亡命之徒,撤,撤!”

剩下几个人抓住女军医,一路往后撤去。

林小军也已经躲在了一棵树下,看了看伤口,侥幸,这一枪只是擦过胳膊,带走了一块肉皮,没有大碍。

他‘斯啦’一下,撕下一只袖子,把胳膊包扎起来,提着枪,继续追了下去。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