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爱死了昨天袁清浅褚天宇_袁清浅褚天宇免费阅读by蔚歌

发布时间:2018-11-07 15:17

爱死了昨天袁清浅褚天宇

袁清浅褚天宇全文阅读

女主角是袁清浅男主角是褚天宇的小说名字是《爱死了昨天》,这是由网络作者蔚歌创作的一本非常热门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的是曾经褚天宇对袁清浅许过最美好的誓言,会一辈子保护好她。可如今他却选择用最残忍的方式,来结束她和孩子的性命。是她不该贪念过去的温柔。都道人心易变,是她太傻!

第一章 我要见他

  “袁小姐,胎儿很健康,再过一个月,就能够平安降生了。”

  医生机械的话语,响在袁清浅的耳边,她却听得心不在焉。

  她樱红的唇瓣,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这孩子再健康又有什么用?

  注定是要给另一个孩子换血的。

  曾经有多么期待他的降临,如今就有多么的后悔孕育了他。

  袁清浅被司机送到了郊区那富丽堂皇的庄园。

  她的脚刚落到地上,就有一干佣人从庄园内涌了出来。

  “浅浅回来了?”袁清溶笑容满面地迎了出来。

  正如那年夏天,父母将住在姥姥家十八年的她接回家时,袁清溶也说过同样的话。

  她们是同卵双胞胎,拥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

  以前有多么骄傲,有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姐,现在就多么痛恨自己这个“好”姐姐。

  “浅浅,你别怪姐姐,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去求阿宇的。”袁清溶拉着袁清浅的手,声音真诚地说道。

  但对于袁清溶的话,袁清浅一个字都不相信。

  什么叫做没办法了?

  医学那么发达,她为什么不带孩子出国治病?为什么一定要让她的孩子,给袁清溶的孩子换血?

  刚出生的孩子又有多少血可以被抽取?

  这些话在袁清浅的脑子里叫嚣,但是她一句都不敢对袁清溶喊出来。

  疼爱她的姥姥病了,宠溺她的二舅舅公司濒临破产,而对她最好的大表哥这个时候又被人给绑架了。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袁清溶做的,可她却毫无反抗之力。

  走投无路的她,只能用自己的孩子,来换取亲人的安危。

  “袁清溶,我想在这孩子出生之前,再见一次褚天宇。”

  听到袁清浅这话,袁清溶原本明媚的笑容,变得阴沉起来,她毫不犹豫地甩开了她的手,冷冷地说:“就算你不叫我姐姐,他也是你的姐夫。你生孩子,见你姐夫干什么?”

  袁清溶的话让袁清浅再也无法忍耐,从来到这个家里,她在袁清溶面前,都是唯唯诺诺的,以低姿态来讨好袁清溶,从而分得父母一星半点的关注。

  但是为什么,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她嘲讽般地笑了一下,语气凄凉:“姐夫?呵!在七个月前,我才是他的正牌夫人,而你,只是个小三儿!”

  袁清浅的话,成功地激怒了袁清溶。

  “人要活在当下,如今我才是正牌夫人,而你,连个小三儿都不是。”乍然听到她如此争锋相对的话,袁清溶不由冷冷一笑。

  “既然你对自己的姐夫念念不忘,那就不能怪姐姐心狠,不收留你了。”

  这一瞬,袁清浅在袁清溶的眼里,清晰地看见里面闪过的阴狠。

  “你要干什么?”

第二章 给她做手术

  空前的恐惧袭遍袁清浅的全身,她不顾一切地挣扎,大喊着要见褚天宇。

  “阿宇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不过,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我倒是可以让你听听他的声音。”

  袁清溶说完,让佣人将袁清浅的嘴巴用抹布堵上,然后将手机开了免提,给褚天宇打了电话。

  “溶溶?怎么,才分开一会儿,就开始想我了?”

  深邃而又富有磁性的好听男声,从袁清溶的手机里传了出来。

  是褚天宇,袁清浅停止了挣扎,她定定地看向手机。

  曾几何时,他也曾用这样迷人的声音,给她打过电话,叫过她“浅浅”。

  只是,在他为了给袁清溶的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长孙身份,而逼她离婚的时候,一切回忆就已经死于昨天。

  袁清浅闭上双眼,努力抑制着心中的痛楚。

  然而,袁清溶接下来的话,让她产生了绝望。

  “阿宇,今天医生说浅浅腹中胎儿已经成熟了,再过一个月可以自然生产,可是咱们孩子的病……”袁清溶说到这里开始哽咽,慢慢地开始抽泣。

  若不是袁清浅此时正看着,她难以相信袁清溶的演技竟然这样的高超。

  一滴眼泪未落,声音却能像悲恸欲绝的样子,甚至让听到的人,也能沾染上她的悲伤。

  “别怕,我打电话叫私人医生,现在就去把孩子直接取出来试验药,救咱们的孩子。”

  听到褚天宇的话,袁清浅瞪大了双眼,再次挣扎了起来,被捂着的樱唇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你那儿怎么了?好吵。”

  被褚天宇问及,袁清溶忙将免提关了上,笑说,“有野狗闯进咱们家院子了,佣人们在……”她看了一眼已经被制服的袁清浅,继续道:“佣人们在收拾它。”

  袁清浅想不通,这个男人为何能如此绝情,难道过往的那些温柔和甜蜜都是假的吗?

  为什么只过了一夜,这个男人就要把她打到地狱里去了呢?

  说什么知道了她恶毒的真面目,陷害亲姐姐,还说她不知廉耻……明明褚天宇被人下药那晚,是自己救的他。

  可为什么他醒来以后,却只愿意相信监控。

  透过监控,大家看到替她送嫁妆过来的袁清溶,失魂落魄地从别墅离开。

  她和袁清溶是双胞胎,互换了衣服,站在他面前,他都未必能立马认出来,更何况是模糊不清的监控视频。

  但是,褚天宇却告诉她,袁清溶怀孕了,日期刚好是那一天。

  最重要的是,亲子鉴定上显示,袁清溶的孩子就是他的。

  他不仅因此跟她离了婚,而且还把她的姐姐娶回家。

  这样狗血的事情,她如何愿意接受!

  一小时后,门外传来了声响。

  “夫人,咱们是在这里给她手术么?”褚天宇派来的私人医生。

  这话让袁清浅重新挣扎起来,她不能让自己孩子出事,绝对不能!

  她警惕地看着私人医生,嘴里不停呜咽着,似是在拒绝和求饶。

  看着袁清浅惊慌失措地神态,袁清溶笑了,似绽放着的曼陀罗,妖艳而又带着毒。

  走到她旁边,弯腰轻声说道:“我的好妹妹,刚才阿宇在电话里说的,你没听到?”

  话她自然是听到了,但是她没想到褚天宇竟然真的会叫私人医生过来,怎么说她肚子里的也是他亲生骨肉啊!

  “动手吧。”

  接到袁清溶的命令,私人医生拿出麻醉药加进针管里,准备往袁清浅的身上扎。

  “等等。”

第三章 不要啊

  就在针头要扎进袁清浅皮肉里的时候,褚天宇从外面走进,看着她的眼眸里有着说不清的情绪。

  见褚天宇让私人医生停下,袁清浅不知不觉地松了一口气。

  只是,还未等她高兴几分的时候,袁清溶突然走到褚天宇身旁,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而原本有丝不忍的褚天宇立刻变了脸色,磁性的声音瞬间带了丝阴鸷,道:“她肚子里的不过是个还债的孽种,没必要浪费药剂,直接开刀取出来便可!”

  私人医生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袁清溶用眼神制止了。

  于是私人医生只好多加了几条锁链和一些人手,没有再多说些什么,毕竟豪门的阴暗,真不是他们可以揣摩的。

  袁清浅嘴里的棉絮被吐出,她终于得以出声:“褚天宇,你说过会永远护着我的,你对我许下的的誓言,你都忘了吗?!!”

  任她的声音再大,褚天宇像是铁了心一般,没有一丝改变主意的意思,反倒负手而立,冷冷地回道:“忘了。”

  誓言犹在耳侧,昔人却早已忘却,只有她一人还死守着过去,哪怕被撞得头破血流,也不肯放下。

  “阿宇,不要!求求你!我和孩子都会死的啊……”

  袁清浅使出平生最大的力气,挣开桎梏着她的佣人,跪在褚天宇的脚边,向他哀求。

  她可以死,但是孩子不行啊!那是她孕育了几个月的生命!

  “死?死了正好,以慰我母亲的在天之灵!”

  袁清浅怔在当场,她从不知他竟然会这样恨自己,恨到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来结束她和孩子的性命!

  褚母的死,跟她并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无论她解释多少次他都不相信。

  褚母向来待她亲厚,也是褚母从中调和,他们的婚姻才会维持了七个月之久。

  她有什么理由去害他的母亲?

  但是他偏偏因为她新婚之夜没有落红,就说她谎话连篇,还说袁清溶要比她单纯多了,不会像她这样龌龊。

  袁清浅抿了抿唇,像是做最后地挣扎一般,道:“婆婆的死真的跟我没关系,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当时袁清溶就在那儿,她离着婆婆最近,她……”

  袁清浅的话还没说完,“啪”的一声,一个呼啸带风的巴掌,就落在了她脸颊上,留下一个血红的巴掌印。

  “你自己龌龊就算了,还要硬扯着别人跟你一起堕落么?”褚天宇拿手绢擦了擦扇过袁清浅脸颊的右手,满脸写着对她的厌恶。

  “先生,手术还做吗?”

  “做!”

  褚天宇咬紧牙关,从牙缝里挤出这一句话,然后拥着袁清溶走出了房间。

  “阿宇,妹妹不打麻药,真的不会有事吗?”袁清溶回头看着即将被关上的门扉,佯装善良地问道。

  褚天宇的脊背不由一僵,看了一眼半敞着门缝里的袁清浅,“把门给我锁紧了,别让她的声音传出来,惊扰到夫人。”

  交代完,不再多看一眼,带着袁清溶快速离开,把房内凄厉的惨叫声留在了身后。

第四章 再给我生一个孩子

  “嘶……”

  身体的疼痛将袁清浅唤醒,同时也让她清楚地知道,她此刻还没有死。

  “孩子,我的孩子——!”

  清醒之后,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要见她的孩子,然而,褚天宇冷漠的声音,却在她的耳边炸响。

  “一个废品而已,自然是在垃圾桶里了。”

  听到他的话,袁清浅的心凉了半截,忍着小腹的剧痛,挣扎着坐了起来,“不可能!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他也是你的孩子啊!”

  恶劣的弧度在褚天宇的嘴角荡起,“他也遗传了血友症,不能为溶溶的孩子换血,活着不过是浪费空气,所以……”

  话已至此,袁清浅还有什么不明白?

  她不言不语,一头倒在床上,双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就连小腹的疼痛也再也牵动不了她的一丝情绪。

  她的孩子死了。

  那是一条曾经鲜活的生命啊。

  他们怎么能下得去手?

  就算她的孩子得了血友症又怎么样,她愿意倾家荡产为他延续生命啊!

  两人沉默的氛围没有持续多久,褚天宇便将之打破:“医生说,你的染色体比溶溶的要健全,下一个孩子患病的几率也会低一些。”

  这话,让几近崩溃的袁清浅,如至冰窟:“凭什么?咱们已经离婚了!”

  他已经夺走了她一个孩子的生命,还想要再夺走第二个吗!

  袁清浅看着眼前这个爱了多年的男人,心如刀绞。

  这时,袁清溶忽然推门走了进来。

  从佣人手中,取过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袁清溶亲手将汤端到了她的面前:“好妹妹,都是姐姐没用,你别怪天宇。来,把这碗鸡汤喝了,要不身子虚,以后该不宜生养了。”

  “生养”两个字,被袁清溶故意咬得十分的重,生怕她听不到。

  她只一抬手,想要拒绝。

  袁清溶手里冒着热气的鸡汤似乎不受控制了一般,应着她的动作被打翻在了地上。

  “妹妹,你还在生姐姐的气么?”

  袁清溶揉着被热汤烫红了的左手手背,满眼都是委屈。

  袁清浅冷笑,她的手指都没挨着碗边儿,怎么会把那碗热汤碰翻。

  然而,等待她的则是褚天宇重重的巴掌,以及他的一句“不知悔改!”

  捂着被扇肿的脸颊,袁清浅猛地扑到袁清溶面前,低头咬住了她手背上的一块肉,死死不松口。

  袁清溶疼得尖叫不已:“啊……快,快拉开她!”

  褚天宇看着这一幕,一脚将袁清浅狠狠地踢开,大步上前扶起了袁清溶。

  无视她腹部被踢裂,流淌着鲜血的伤口,褚天宇冷冷地、一字一顿地对她说道:“疯了就好好治病,把她给我送精神病院。”

  袁清浅似破布娃娃捂着伤口半躺在地上,褚天宇的话让她彻底明白了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

  “褚天宇,你一定会……”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佣人用皮带绑住了,还堵了嘴。

第五章 被囚精神病院

  几个小时后。

  一家设施齐全,装修高档的精神病院内。

  “妹妹,这家医院还是早前你让二舅舅花钱收购的呢?住在自己买的精神病院里,是不是很有意思?”

  袁清溶似斗胜了的公鸡一般,在她的面前摆弄着华丽的“羽毛”,说着鲜血淋漓的“恭维”之言。

  袁清浅明白自己逃不了,也不能逃。

  但若是真的被当成精神病人,那姥姥,舅舅,还有大表哥他们又该怎么办?

  医生们给她打了一针镇定剂之后,才将绑缚她手脚的皮带取下,在药效来临之际,袁清浅拼尽最后的一口气,喊出了:“我没疯……”

  但迎接袁清浅的只是无尽循环的梦境。

  每一个梦里,她都能看到一个刚出生,身上还带血的婴儿,正在努力地,从垃圾箱里爬出来,对她喊着妈妈。

  问她为什么要狠心地,将他扔到垃圾箱里。

  “孩子,我的孩子——!”

  被梦惊醒,袁清浅睁开双眼,枕上已冰凉一片。

  “妹妹,你醒了?”

  “天宇说了,只要你乖乖地配合我们,再生一个健康的孩子,就同意放你离开精神病院。”

  袁清浅嫌恶地撇开头,明显不想跟她啰嗦。

  袁清溶却像是要故意恶心她一样,拿着药片慢慢走近:“来,把药吃了,你的病会好的快些。”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袁清浅忍受着身心的剧痛,大声地对袁清溶咆哮了出来。

  面对她的愤怒,袁清溶却更高兴,银铃般的笑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你竟然问我为什么?”

  “那我倒想问问你,为什么不永远住在姥姥家,为什么要回来?”

  听到袁清溶的问话,她却愣在那里。

  那是她的家啊,她为什么不能回去?

  “袁清浅,褚天宇他是我一个人的。要不是你突然回来,仗着自小跟天宇相识,褚家的婚约又怎么会落在你的头上?!”

  听到袁清溶提到与褚家的婚约,她猛地回过神来,想说些什么,但还未出口,就看到袁清溶举起床头的花瓶,诡异一笑。

  “所以,我要毁了你,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一切。”

  袁清浅以为那花瓶是要砸向自己,刚抓住袁清溶的手,却见她居然将瓶口对准了她自己!

  这时褚天宇从外面进来,他一眼便看到了袁清浅正拿着花瓶狠狠地砸在了袁清溶的额头上!

  “啊……不要!”袁清溶尖叫的声音响彻房间。

  袁清浅也因为惯性摔倒在地,她看到走来的褚天宇,瞬间明白了她的用意。

  又是要诬陷她的把戏!

  “天宇,我好疼~”

  褚天宇将她抱在怀里,冷冷地看着袁清浅。

  “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也不会信吧!”袁清浅躺在地上,眼底却满是自嘲。

  褚天宇不再看她,直接冲着外面的人喊道:“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我扔到老宅去,让她一个人在那儿好好反省!”

  蚀骨的疼,从没人在意,心里比身体更痛。

  袁清浅笑了一下,直接晕了过去。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