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一世之雄by不易86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5:31

“徐浩然陆菲”是《一世之雄》小说的主角,讲述了徐浩然初中毕业,要什么没有什么,只会打架,更是让未来的老丈母嫌充工,还打了自己的小舅子,那么徐浩然来到城里打工,开闯出什么样的天地出来呢,如大家喜欢就来看看吧。

第一章 女老板

临川市街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熙熙攘攘。

炎阳之下,一个个路过的美女们身上的衣物非常单薄,小吊带,短裤,迷你短裙等等,在街头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人行道的护栏上坐着一个青年,花衬衣,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因为好久没洗而发黄。说不上帅,可仔细看,还是比较耐看,唯一不搭的是身上的花衬衫实在太土了,以至于走过美女们,很多都留下一抹鄙夷的目光,哪里来的土包子?

青年叫徐浩然,确实是刚才乡下来没多久的土包子,但此刻他一口接一口地抽烟,眉头紧皱,根本没什么心情理会周围的鄙夷目光。

别人怎么看,他已经顾不了了,因为他身上已经只剩下一百元钱,按照临川市的消费来看,最便宜的小旅社要五十块钱一晚,也就是说他最多只能撑到明天,甚至考虑到回老家的车费,今天就得回老家青阳镇了。

徐浩然是青阳镇的人,父母都是农民,他自己从小到大喜欢打架,到处惹是生非,初中毕业就没读书了,也没什么文凭和特长,唯一的特长可能就是很能打,一个人挑四五个完全不在话下,他这次来青阳镇打工却是因为砍了女朋友的亲弟弟,被迫到临川市来避难来了。

“吗的,再找不到工作,就得去要饭了!”

徐浩然掏出钱包里仅剩的一张百元钞票看了看喃喃自语。

就是来临川市的钱都是跟朋友借的,借钱时徐浩然夸下海口,说自己这次来临川市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让女朋友的父母看看。

其实他和女朋友也好了三年了,感情还算不错,可是对方父母看他一无是处,要文凭没文凭,要技术没技术,所以坚决反对,他女朋友亲弟弟那天刚好撞见徐浩然和女朋友从镇上的小旅社出来,当场就冲上去打徐飞,还动了刀子。

徐浩然也是一个火爆脾气,哪里可能任人打不还手,夺过未来小舅子的刀就狠狠给了那小子几下,然后扬长而去。

当时是嚣张了,爽了,可随后他女朋友的父母找上他家的门,事情闹大了,徐浩然吓得连夜找朋友借钱逃到临川市。

现在距离徐浩然来到临川已经一个星期了,身上的钱也差不多花光了,徐浩然有种山穷水尽,英雄末路的感觉。

想自己在青阳镇,也算一霸啊,走到哪儿人人都喊然哥,现在却沦落街头,都快要饭了!

徐浩然在青阳镇名气不小,当然不是什么好名声,同村的家长都拿他当反面教材教育小孩,说你再不好好读书,就要跟徐浩然一样,一无是处,只知道惹是生非。

就在徐浩然感叹自己的落魄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一张张贴在墙上的招聘启事,当下心中就是一个激动,难道天无绝人之路,有好的工作送上门了?

走过去一看,招聘启事上写的待遇还不错,招保安,年龄十八到四十之间,无文凭要求,月薪五千,如果做得好,还有奖金。

这么好的待遇,对于一个没有文凭和什么技术的徐浩然来说,无疑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

徐浩然当场就高兴起来,心想一个月拿五千也挺美的啊,除了吃住,还能余下不少钱,干过几年就可以回去盖一栋房子,让那老太婆睁开眼好好看看!

徐浩然家那儿比较穷,盖一栋一层的房子也就十万不到一点,当然非常简单,但在村里能盖房的已经算不错了。

但心中念头还没落下,忽然又有疑虑,保安一个月五千绝对算超高的了,这几天他在临川市找工作,大概也了解一些行情,知道一般保安也就两千多点,五千那是极少的了,所以这么好的待遇应该很快招满人啊,看这招聘启事应该最少贴了十多天了,怎么会找不到人呢?难道有问题?

徐浩然虽然有疑惑,但现在的处境由不得他考虑太多,还是抱着看一看的态度依旧招聘启事的指示,进了旁边一栋比较老旧的大楼,爬到二楼。

方才爬上二楼,徐浩然的眼睛登时就直了。

原来对面的一家酒吧外面,正有一个曲线玲珑的背影在擦拭玻璃门。

从背影看,可真够勾人的,美女上半身穿着一件小吊带,极短,极薄,擦拭玻璃的时候随着动作小吊带往上收起,露出雪白的肌肤。

但这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还是美女下半身穿着一条紧身牛子裤,弓着腰,擦拭玻璃的时候,臀部的曲线完美地展现出来,甚至都能看到隐隐的边角,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入非非。

徐浩然甚至都萌生一种从后面贴上去的冲动,暗暗咽了一口口水,心想尼玛,城里的姑娘就是白啊。

“你有什么事情吗?”

就在这时,美女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徐浩然的幻想。

徐浩然抬眼看去,只见美女一张瓜子脸,柳叶眉,眼眸如星辰一般,鼻梁翘挺,小嘴殷红,嘴角有一颗小痣,不但没有破坏美感,更添一种说不出的妩媚,仿佛只是看一眼,就会被撩拨得心痒难搔一般,心中又是暗暗赞了一声,好美。至于他的女朋友,不,应该是前女友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可能再在一起,相形之下登时黯然失色。口上却是说道:“我看到楼下的招聘启事上来看看,请问你们这儿还招人吗?”

美女听到徐浩然的话微微露出一抹错愕的表情,随即很快又换上一副笑容,说:“你是来应聘保安的啊,我们还没招满,你跟我进来吧。”

“你是这家酒吧的老板?”

徐浩然问道。

美女笑道:“嗯,我叫陆菲,跟我进来吧。”

徐浩然听到美女的名字,心中又是暗暗道,名字都这么好听,真是,以后要是在这儿上班,和美女朝夕相处,倒也不错啊。

一时间,竟是将刚才的疑虑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到了酒吧里,陆菲就进了吧台,拿出一个本子一支笔,说:“你叫什么名字?”

徐浩然说:“徐浩然。”

陆菲说:“家住哪儿?干脆你把身份证给我吧。”

徐浩然说:“好。”掏出身份证递给陆菲,还有些不放心地问道:“请问你们这儿的底薪真的是五千吗?”

“当然,我们许诺的待遇绝不会少半分。”

陆菲一边登记徐浩然的信息,一边说。

徐浩然说:“那我需要做什么工作?”

陆菲说:“很简单,只要维持酒吧的秩序就可以了,如果遇到捣……遇到喝醉酒的客人,将他们请出去,别让他们影响到酒吧的经营就可以。”

徐浩然听到陆菲的话,感觉工作不是太难,说:“其他的不用管吗?”

陆菲说:“不用,你只用做好你的工作就行。”说完已是登记完了,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合同来,说:“这是合同,在我们这儿上班要签最少三年,待遇我们承诺不会少半分,也绝不会拖欠工资,但要押三个月的工资,如果三年内你提前离职,押金概不退回。”

“啊!还要押三个月的工资啊?”

徐浩然本就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指望着快点拿到工资呢,没想到还要押三个月的工资,当场就有点小激动。

陆菲说:“在临川市,你在哪儿上班都一样,都要押工资的。”

徐浩然尴尬地说:“不怕说实话,我身上其实已经没钱了,这工资还要押三个月,根本支撑不了。”

陆菲说:“你到临川市来没带钱?”

徐浩然当然不好意思说,在青阳镇砍了未来小舅子,才到临川市避难,更不敢跟老头子要钱了,当即说:“是啊,没带多少,已经用完了。对了,你们这儿可以预支吧?”

“还要预支?”

陆菲的秀眉蹙了起来。

徐浩然说:“可以从我的工资里面扣,反正我也不会跑了。”

陆菲想了想,说:“这样吧,你的身份证押我这儿,我可以先预支给你两千块钱,应该够了吧?”

徐浩然听到陆菲肯预支给他两千,登时喜出望外,连忙说:“够了,够了!美女,你真是好人。”说着只觉这美女简直就像是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来的。

陆菲笑了一下,说:“那你签合同吧,之后每月扣三千押金,扣足一万五为止,这一万五在你三年期到了后,一次性付给你。如果没有意见,今晚就开始上班。”

陆菲说:“好。”

陆菲当即将笔递给徐浩然,徐浩然伸手去接笔,不小心碰到美女的白玉般的小手,只觉滑嫩无比,太好摸了,比前女友那粗糙的手感觉不知道强上了多少。

陆菲挺敏感,被徐浩然碰到手急忙缩回。

徐浩然抬眼瞄去,只见陆菲脸上冒起一抹红云,心中更是大动。

第二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

签了合同,徐浩然瞄了一眼陆菲,越看越是心动,只觉以前就是瞎了狗眼了啊,前女友那长相、身材、皮肤以前还觉得是美女,现在一比较简直被虐成渣啊,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陆菲拿过徐浩然签好的合同,看了看确定没问题,便取出一个钱包,从里面取出一大沓新崭崭的钞票,数了二十张递给徐浩然,说:“今晚开始上班,身份证押我这儿,你先去买几件衣服换一下吧。”说完看了一下徐浩然身上那一件土得掉渣的花衬衣,皱了皱笔头,要不是实在招不到人,真不想招这个土包子,影响酒吧的格调。

徐浩然略有些尴尬,这几天在临川市看得多了,也是感觉自己的穿着有些土,只不过之前没钱买衣服换而已,当即尴尬地笑了笑,说:“好,我去买衣服换了后就过来。”

陆菲点头嗯了一声,随即又拿起抹布开始在酒吧里做起清洁来。

刘浩然走出酒吧,不忘回头看了一眼陆菲,越看越觉水灵,偶尔露出的白嫩的肌肤水灵水灵的,要是能和她干点坏事,一定爽死了。

到了外面街上,看了几家服装店,感觉衣服都蛮贵的,动不动好几百,而且店员们似乎不怎么搭理他,知道自己太土,别人都不觉得不太可能买下衣服。

到了第五家,女店员比较热情,价钱也差不多,一件衬衣要两百,一条裤子要三百多,鞋子四百,这对于在农村长大,习惯了买廉价衣服的徐飞来说,可是高消费了,但想了想,徐浩然还是咬牙将这一套买了下来,直接去试衣间换上,以前的那一套干脆不要了,丢在了服装店。

出了服装店,徐浩然就感到阵阵肉疼,一下子就花了九百,一分钱还没赚到呢,这城里的工资高,可花费也高啊。

可想想美女陆菲,权当是泡美女的投资了。

还想到美女开了一家酒吧,怎么也得几十万才行吧,要是能泡到手,指不定就开始逆袭人生了。

徐浩然也不是那种顽固不化的人,对当小白脸倒也不反感,反而觉得能当小白脸,也是一种荣耀,至少你得有魅力才行是不是。

就这么阿Q地想着,徐浩然回到了酒吧,陆菲已经抹完玻璃,正在整理酒柜。

徐浩然走到陆菲身后,略有期待地说:“美女,你看看我这身还行吗?”

陆菲回头看了一下徐浩然,点了点头,说:“还行。”随即又继续整理酒柜,多看一眼都没。

徐浩然微微觉得失望,美女怎么没反应呢?这身衣服已经不错了啊。随后又问美女陆菲:“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陆菲说:“你只需要有客人的实话负责维持酒吧的秩序就行,其他的不用管。”

虽然陆菲说其他的不用管,可徐飞觉得过意不去啊,看着美女忙,自己在一边看着,有点太没风度了,坚持要帮陆菲的忙。

陆菲说:“那你去扫地吧,扫干净一点,扫完以后再拖两遍。”

“好!”

徐浩然答应一声,便干劲十足地去拿了扫帚,帮忙扫地,仿佛人生的第一个春天要来了。

以前认识前女友的时候可没这么兴奋,感觉平平淡淡地,不怎么刺激,就是一封情书约出来,牵牵小手,某天下午放学骗到后山小树林里就搞定了。

扫完地,搞好清洁,陆菲就打开了酒吧的灯光,以及音响放起了歌,准备营业了。

和徐浩然品味完全不一样,徐浩然喜欢的是劲爆的舞曲,可是陆菲放的却全是曲调缓慢悠扬的英文歌,他是听不来的,只觉想打瞌睡。

准备工作全做好了,但徐浩然感觉挺奇怪,美女的酒吧装潢不错,环境也很好,可是一直到天黑,也没有一桌客人,于是走到吧台问陆菲:“老板,怎么没客人来啊?”

陆菲解释道:“现在天才刚黑,喝酒的人都要晚一点,没有客人很正常。”

徐浩然好奇心重,又问陆菲:“老板,您这酒吧一天能有多少收入啊,我看这投入应该不低吧?”

陆菲说:“生意有好有坏,说不准的,旺季收入高一些,淡季收入少一些。”说完已是露出有些不耐烦的表情,这个保安话怎么这么多啊。

徐浩然见陆菲有些不耐烦,识趣地走开,随即出了酒吧大门,在门口抽起烟来。

因为没钱,也不敢买好烟,抽的是最廉价的五块钱一包的香烟。

不过徐浩然现在算比较满足了,总算找到了工作,工资还不低,又是美女老板。

才抽了几口烟,只觉过去的阴霾仿佛彻底散去了,这几天也够憋屈的,到处找工作,到处招人白眼,乡下来的就那么不受待见吗?

正在这时,听到下面传来几个人的声音,应该是有人来了,心中微微有些激动,心想终于有客人来了。

因为对陆菲有好感,而且陆菲给的工资也不低,所以徐浩然蛮希望陆菲的生意好,这样的话不至于倒闭,自己失业。

片刻后,就有几个年轻人顺着楼梯爬上来,看到这几个年轻人的样子,徐浩然又是皱眉,这些人个个染了头发,金黄白绿蓝,五颜六色,身上都有纹身,怎么看怎么像是小杂毛啊,不好招待。

徐浩然随即隐隐明白了,为什么陆菲给自己开高工资,看来工资也不好拿。

那几个小年轻人走上来,看到徐浩然,都是露出鄙夷的目光,五块钱的烟,这小子哪来的啊,跟着趾高气扬地往里去了。

那几个小年轻人进了酒吧,就吹起了口哨,一个个挑逗起陆菲来,黄毛先笑道:“美女,我们又来了。”

金毛跟着说:“美女,别崩着脸啊,又不是不给你钱,只是记在账上而已。”

绿毛说:“美女,你男朋友跑了,不如我做你男朋友吧。”

听到这几个小年轻人调戏陆菲,徐浩然有点生气,这些家伙竟然敢调戏自己的美女老板?找死是不是?

他是火爆脾气,一贯在青阳镇牛惯了的,哪里能忍,当场将烟头往地上一扔,一脚踏熄,便大步往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喝道:“喂,你们几个,喝酒就喝酒,别他么叽叽歪歪的。”

说完心想,自己第一天上班,这样的表现,美女应该给自己一个赞吧。

可没想到陆菲非但没有赞许徐浩然的英勇表现,反倒是微微蹙眉,冲徐浩然说:“这儿没你的事情,你忙你的吧。”随即转身冲黄毛赔笑道:“毛哥,新来的不懂事,您别和他一般见识。”

黄毛冷笑起来,说:“原来是新来的啊,这么屌?看来是很有来历了。”

旁边绿毛笑道:“看看,看看,人家拳头都握了起来,想打人呢。”

其他人都是哄堂大笑,仿佛徐浩然这样的举动就是天大的笑话一般。

徐浩然哪里受过这样的嘲讽,当场说道:“我是这儿新来的保安,你们如果是想喝酒欢迎,如果想打架,到外面,我一概奉陪。”

要说打架,徐浩然从小到大可没怕过谁,管你天王老子,说干就干。

黄毛听到徐浩然的话,一边冷笑,一边点头,抄起旁边酒柜里的酒瓶,就面带笑容,迎着走向徐浩然,口中说道:“不错,很有种,毛哥我欣赏你。”

陆菲眼见黄毛要动手,生怕闹出事,连忙从吧台里冲了出来,拉住黄毛,不断点头哈腰,赔笑道:“毛哥,算了,算了!他不懂事,您别和他计较。就当给我一个面子行吗?”

黄毛看了陆菲一眼,眼中闪烁淫光,笑道:“好啊,陆大美女的面子我给,不过礼尚往来,陆大美女是不是赏光和我们喝几杯呢?”说着放下酒瓶,搭上陆菲的白嫩小手,轻轻摸了一下。

陆菲当然知道黄毛不怀好意,但也没办法,只得点头答应。

徐浩然还有些不乐意,陆菲沉着脸,喝道:“徐浩然,你给我出去!再说半句话,我马上把你开除。”说着打了几个眼色,示意徐浩然忍气。

徐浩然也没办法,只得强忍心中的怒意,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在酒吧外面,靠着墙壁,点上一支烟,心中觉得他么的,人在异乡,真他么的狼狈啊。

为了钱,为了工作,为了生活,居然要向那种小瘪三低头?

草!要是在青阳镇,不打得他么都不认识,自己就不姓刘!

一口接一口地抽,徐浩然无数次想将烟头灭掉,冲进去干死那几个小瘪三。

在青阳镇,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然哥的威名?

第三章 蝴蝶

徐浩然在外面抽了整整一支烟,心情才稍微缓和下来,心想算了,老子来到临川市是来打工挣钱的,又不是来和人斗气的,那几个小杂毛狂就让他们狂吧。

“徐浩然。”

就在这时,老板娘陆菲走了出来。

徐飞回头说:“老板,有什么事情吗。”

陆菲说:“没什么事情,就是想问问你没事吧。”

徐浩然勉强地笑了笑,说:“没事,能有什么事情。”

陆菲回头看了看在里面已经扯起了场子,划拳打码的几个小混混,说:“你刚来临川市,可能对有些情况不是很了解。”

徐浩然点头说:“是不太了解,那几个人是不是有什么来头?”

陆菲说:“你听过蝴蝶没有?”

徐浩然在青阳镇的时候就听说过蝴蝶这个名字,蝴蝶代表的是一个女人,传闻蝴蝶貌美如花,但是心如蛇蝎,手段狠毒,比男人都狠,手底下更是养了一大批亡命之徒,临川市的很多酒店、夜总会都和她有关。

徐浩然点头说道:“听过,怎么,那几个就是蝴蝶的人吗?”

陆菲说:“嗯,所以你不要冲动,不是万不得已,千万别和他们起冲突。”

徐浩然说:“明白了。”

口上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却不太以为然,这些小瘪三的脾气他太清楚了,若是你忍让,对方必定会得寸进尺,所以一味的忍让也不是办法。

陆菲说:“你就在外面吧,免得和他们起冲突,有事情我会叫你。”

徐浩然答应一声,陆菲就转身回吧台了。

陆菲的这个酒吧也没请人,就她一个人在打理,再加上徐浩然,也不过两个人。

徐浩然看着陆菲的背影,一边抽烟,一边思索,按理说至少也得请两个服务员啊,美女老板是没钱请不起人,还是酒吧很麻烦,没人敢来?

瞟了一眼先前进去的那几个小混混,只见一帮人趾高气扬,声音很大,一副天是老大老子是老二的样子。

徐浩然不想自己郁闷,干脆别过头不再看这帮人。

但徐浩然已经打算忍让了,那几个小混混却好像不知道分寸,得寸进尺,竟然在里面讨论徐浩然,声音还是很大,显然是故意让徐浩然听到。

黄毛冷笑道:“看看,看看门口那个傻逼,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还以为自己多牛逼呢。”

绿毛笑道:“这种愣头青,总以为自己很牛逼,要给点教训会成长。”

黄毛得意地笑道:“刚才要不是陆菲拉住我,我一瓶子直接给他砸下去,看他还嚣张不。”

“哈哈,那种小角色打了其实也没意思,喝酒吧。”

金毛说。

黄毛笑道:“就这样喝闷酒有什么意思,不如叫美女老板过来陪咱们。”

“好啊,陆美女长得好,身材也漂亮,皮肤也水灵,可比大富豪的那些好多了。”

绿毛笑道。

黄毛笑道:“你他么傻逼啊,大富豪那些都是烂货,怎么能和陆大美女相比?哥哥啊,就是喜欢陆大美女这样的,有挑战,看我的。”

徐浩然在门口听到小混混们的话,也不知道忍了多少忍,方才压制住冲进去搞人的冲动。

这时又有几个客人来了,穿着都比较正规,应该是真正想来消费的客人,但这几个客人走到酒吧门口,看到里面的情况,均是皱了皱眉,说:“咱们去别家吧。”

徐浩然想帮陆菲揽客,连忙上前说:“几位里面位置还多,进去坐啊。”

那几个客人纷纷摇手,说:“不了,改天再来。”显然是忌惮那几个小混混,怕惹上什么事情。

徐浩然心想这样可不行啊,这帮人往里面一坐,就算有客人来也被吓走了,陆菲这生意还怎么做?

而且听那几个杂毛的意思,这次绝不是第一次来。

这时,黄毛举手将陆菲叫了过去,徐浩然知道黄毛对陆菲有那个意思,不由打起了精神,盯了起来。

虽然陆菲说不要惹事,可真正避不开的时候,也只有大开杀戒了。

陆菲道了桌子边,笑得很勉强,说:“毛哥,有什么吩咐。”

黄毛笑道:“刚才你不是说要陪我们喝酒吗?坐下来喝几杯。”

陆菲刚才是为了息事宁人,可不是真想陪酒,连忙推脱道:“毛哥,你看我这酒吧还在做生意呢,我还得看着吧台,要不待会儿吧,待会儿一定陪毛哥。”

黄毛笑道:“陆菲啊,刚才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放过那小子一马,我给你面子,你却不给我面子?”

陆菲心中一慌,随即又是一笑,说:“毛哥,这样吧,我敬你一杯。”说完拿起桌上的酒瓶就要倒酒。

那黄毛忽然伸手一把将陆菲往自己怀里拉去,口中笑道:“出来开酒吧的,还装什么纯啊。”

陆菲受到惊吓,手中的酒瓶里的酒水洒在黄毛身上,黄毛本也不介意,可陆菲挣脱黄毛,站起来,说:“毛哥,你放尊重点。”

这么一来,黄毛就不高兴了,借陆菲洒酒水在他身上发挥,冷笑道:“好,给你面子你不要是吧,你刚才洒了我满身的酒水,这笔账怎么算?毛哥这身衣服可是刚刚才买的,几万块一套的名牌。”

陆菲慌忙说:“毛哥,我去拿毛巾帮你擦干。”

“陆菲,你以为擦干就行了吗?”

旁边绿毛叫道。

黄毛冷笑道:“本来阳哥早就说了,要砸了你这酒吧,还是老子帮你说情,你才能开到现在。你一点面子也不给,那就没什么人情可讲了,这套衣服三万八,你得陪我,酒吧能不能开另外说。”

陆菲慌了心神,虽然明知道对方是敲诈勒索,可也没办法啊,支支吾吾起来。

那绿毛帮腔道:“陆菲,我看你还是识相点吧,做毛哥的女朋友,以后毛哥会罩着你,以后不用那么辛苦。呵呵,你该不会还想着那小白脸吧,他都那样对你,还记着他干什么?”

陆菲支支吾吾地道:“毛哥,各位大哥,今天算我不对,这样可好,你们的消费全算我的,你们就饶过我吧。”

黄毛冷笑道:“看来你是怎么说都不明白了,行!”说完站起来,一把抓住陆菲的手,就要往酒吧里面的休息室走去。

陆菲知道对方威胁不行,要用强了,更是被吓得花容失色。

徐浩然看到这儿,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出来,临川市的小混混都这么无法无天的吗?看来今天不动手是不行了。

拿着烟头,猛地吸了一大口,烟头直接燃了一半,都快冒起火来,跟着将烟头往地上一扔,大步迎着黄毛走去。

徐浩然的步伐很大,很有节奏感,一步算一步,就像是跟着战鼓在行进一般。

经过酒柜旁,抄起一个酒瓶,藏在身后,冷冷地盯着黄毛走去。

黄毛根本没把徐浩然放在眼里,正在欺负没有反抗能力的陆菲,要强行将陆菲带进休息室去。

徐浩然的目光渐渐凝聚,冷厉起来。

眼见一大步就可以冲到黄毛身前,目光一狠,一大步上前,一瓶子狠狠地往正在拉扯陆菲的黄毛脑门砸了下去。

啪地一声响,黄毛脑门当场开花,酒瓶碎裂,玻璃碎片飞溅,酒水弄得黄毛满头都是。

徐浩然忽然出手,黄毛等人都是没反应过来,当场懵逼,这小子敢动手?

黄毛旋即反应过来,怒叫道:“我草你么的,你敢打老子?老子干……”

徐浩然又是一脚,直接把黄毛射趴在地上。

旁边绿毛扑上来,徐浩然一把抓住绿毛的手,一个转身,就是一记漂亮的过肩摔出手,将绿毛狠狠地摔在地上,再跺了一脚。

另外三人扑上来,徐浩然握紧铁拳,一拳一个,顷刻间,将三人全部打趴下。

在后面本来担心无比的陆菲看到这一幕,彻底傻眼了,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这么能打?五个人一分钟不到,就被他全部放倒了?

徐浩然转身看向黄毛,黄毛愤怒地从地上爬起来,拔出一把匕首,眼神凶狠,再往徐浩然扑来。

徐浩然冷笑一声,往侧面避开黄毛刺来的一刀,一把抓住黄毛的手腕,用力一扭。

喀嚓地一声脆响,黄毛鬼哭狼嚎起来,一只手竟是被徐浩然硬生生扭断,手中的匕首也脱手,当啷地一声落在地上。

徐浩然揪住黄毛的头发,怒喝道:“草你么的,刚才你说什么?很屌?老子看你有多屌!”拽着黄毛的头发,几大步冲到桌子旁,照准桌子就是狠狠地一下撞了下去。

砰!

黄毛撞上桌子,摔倒在地上。

徐浩然的怒气上来了,谁也劝不住,虽然陆菲在边上怕出事,喊别打了别打了,但火气头上的徐浩然哪管那么多,看了看四周,干脆弯腰,双手扣住桌子的边沿,一用力将桌子举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黄毛吓得魂飞胆裂,哪儿来的横人,杀性竟然比阳哥还重?

陆菲吓得急忙从后面抱住徐浩然,使劲往后拖,用哀求的声音说:“徐浩然,别打了,别打了,算我求你了!”

徐浩然听到陆菲的话,怒气稍消,点了点头,说:“黄毛狗,记住了,老子叫徐浩然,不爽找人来干我,老子等着。”

听到徐浩然放狠话,黄毛悬着的一颗心才落下来,一般放狠话,也就是没事了。

但刚才也着实被吓得不轻,那桌子少说也有两百斤,要是砸在身上,后果可想而知。

陆菲也是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事情没闹得太大。

但没想到这口气方才落下,徐浩然还是觉得一口恶气难忍,眼睛一瞪,狠狠地将桌子往黄毛砸了下来。

“毛哥!”

黄毛的几个同伴失声叫道。

轰地一声巨响,桌子狠狠地砸在黄毛的身上,所有人都是被吓了一大跳,哪里来的横人啊?

徐浩然慢条斯理地掏出他的那一盒五块钱的廉价香烟,取出一支,放在手上抖了抖,随即叼在嘴上,打火点着,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斜眼看向那几个小瘪三,淡淡地道:“怎么,还要老子请你们走吗?”

黄毛的几个同伴登时反应过来,一个个手忙脚乱,逃也似的跑了。

即便是跑出酒吧,已经没有威胁,可还是感到一颗心噗噗地狂跳不停。

第四章 兄弟的召唤

黄毛那一群人虽然叫得凶,其实也就是几个欺软怕硬的小瘪三,正如一句话所说,会咬人的狗不会叫,会叫的狗不会咬人一样。

这群人就是会叫不会咬的狗,平时遇到的都是软脚虾,以至于他们都快了忘了自己是谁。

那几个小杂毛跑出酒吧,方才反应过来,黄毛还在里面啊,又转回到酒吧里,战战兢兢地说:“大……大哥,我们将他背走,免得影响你们做生意。”

徐浩然懒得和他们多说一句话,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背上黄毛快滚,一帮人才敢上去背起黄毛逃了。

一帮人跑了,徐浩然的心情才算舒畅起来,吗的,这种小瘪三,就该以暴制暴,打得他们怕,要不然他们只会得寸进尺。

暴风雨也结束了,现场安静下来,可是陆菲并不怎么高兴,默默地去拿了扫帚过来打扫起来。

徐浩然看到陆菲的样子,想了想,就明白陆菲为什么这样的反应,说道:“陆小姐,你是不是觉得我做错了?”

陆菲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将地上的玻璃碎片扫到了铲子里,又想去将桌子搬回原位,可是力气小根本无法挪动半分。

徐浩然说:“我来吧。”几乎没怎么费力,就将桌子搬回了原位。

陆菲也不说谢谢,只是闷头收拾。

看到陆菲这样子,虽然认识不久,可徐浩然也知道她生气了,说道:“如果我做错了,你可以骂我。”

陆菲终于忍不住苦笑道:“你哪里有错,是我错了,我真不该用你,我这是给自己招惹了一个煞星上门啊。刚才我在门口跟你说什么?你难道没听懂?”

徐浩然叫道:“可是那个黄毛想对你做那种事情,我难道眼睁睁看着你被他欺负?”

陆菲叫道:“我被他欺负了没有?”

徐浩然也是来气,点了点头,说:“原来是我多管闲事了是不是?你是不是想说我已经被开除了?”说着从裤包里将刚才陆菲给他的钱全部掏了出来,放在桌子上,说:“刚刚买衣服用了九百,我会想办法还你,身份证还在你那儿,我不会不还,你放心吧。你不就是怕惹上麻烦吗?我走就是了,不会给你添麻烦。”

越说越是来气,自己好心好意为她出头,可是她竟然怪自己,说完一个转身,长吸一口气,往外走去。

这一份工作来得快,去得也快。

所有对陆菲的好感,也在顷刻间荡然无存。

那一种苦涩的滋味,只有徐浩然自己清楚。

徐浩然坚定地往外走着,但走了没几步,却听到了陆菲的抽泣声,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陆菲坐在了边上的沙发上,双手掩面,痛苦无比地在那儿抽泣。

徐浩然知道她背后肯定有些心酸的故事,前男友,酒吧,她一个小女生要撑下来真的很难很难。

坚定的心也软了下来,转身回到陆菲旁边,也不说话,就在边上坐着。

陆菲哭了好一会儿,徐浩然才说:“好过点了吗?”

陆菲抬头看了看徐浩然,说:“能不能借你的肩膀用一下。”

徐浩然知道她现在想找安慰,点了点头。

陆菲扑到徐浩然的肩膀上,大哭起来。

只一会儿的功夫,徐浩然感觉肩膀都已经湿了,不禁心中难受,她到底有多少委屈?

好一会儿,陆菲才直起身来,扯过纸巾,抹干眼泪,说:“谢谢。”

徐浩然说:“有些事情说出来可能会好过一点,如果你相信我的话。”

陆菲看了看徐浩然,说了起来。

原来这家酒吧是陆菲和她男朋友合伙开的,当初二人本来已经谈婚论嫁了,可是陆菲的父母觉得陆菲的男朋友人不行,坚决反对,陆菲和父母大吵了一架,和男朋友跑了出来,本来二人想开一个酒吧赚钱,然后结婚,然后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酒吧刚开业的时候生意也还不错,但好景不长,因为酒吧抢走了对面蝴蝶手下的阳哥酒吧的生意,所以阳哥派人来找麻烦了,生意也随之一落千丈,连维持都很困难。

二人当初开酒吧就是借高利贷才凑足的钱,压力越来越大,她男朋友见势不妙,竟然跑了,留下陆菲一个人独力支撑酒吧,一个小女生,原本没吃过什么苦,忽然要承受那么多,心里的压力可想而知。

再加上阳哥的人经常找茬,早已经在崩溃的边沿,所以刚才才会失控。

徐浩然听完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说她傻,还是痴情呢?还是可怜?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徐浩然问道。

陆菲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只能一边开一边看吧。”

徐浩然说:“按酒吧现在的情况,高利贷怕是还不起了吧。”

陆菲说:“我已经没有办法可以想,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酒吧上,只希望有一天,生意能好起来。”

徐浩然说:“你觉得现实吗?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善人,不如还是转了吧。”

陆菲说:“你以为我没想过,我早想过了,转出去的话,我要亏几十万,根本还不了高利贷。”

徐浩然也没辙了,叹了一声气,说:“看来你确实只有将希望寄托在酒吧上了。”

陆菲说:“我知道我刚才情绪有点激动,说话有点过,徐浩然,我真心跟你道歉,希望你能留下来。”

徐浩然看了看陆菲,说:“你骗了我,你知道吗?”

陆菲说:“我不是成心的,我答应你的工资一分都不会少。”

徐浩然想了想,说:“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陆菲说:“什么条件。”

徐浩然说:“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你躲起来,别冒头,还有我想要叫几个人过来帮忙,你给他们的工资不能比我低。”

陆菲啊了一声,为难道:“我这个酒吧根本不赚钱,怕是付不起那么多的工资。”

徐浩然说:“工资可以先欠着,你什么时候有钱了什么时候支付,但每月两千的生活费要保证。”

陆菲想了想,说:“没问题。”

她其实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只能选择相信徐浩然。

徐浩然虽然性格火爆,经常和人打架,惹是生非,但为人极其将义气,兄弟可不少,还有人也很有正义感,虽然不敢说是什么大侠,劫富济贫,可是看陆菲这么惨,被男朋友骗,被小混混欺负,怎么可能忍心不管?

当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徐浩然对陆菲很有好感。

只不过之前想当小白脸傍白富美的算盘落空了。

“喂,徐飞,我是你然哥。”

徐浩然打了第一个电话。

“然哥啊,你在市里怎么样,找到工作没有?”

徐飞的声音传来。

徐浩然笑道:“当然找到了,还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一个月五千哦,有没有兴趣?”

“一个月五千?那么多?我可以吗?”

徐飞的兴趣登时被勾了起来。

徐浩然笑道:“我帮你说情肯定没问题,怎么样,来不来?”

“来,怎么不来,一个月五千我还不来,我是傻逼吗?然哥,我明天坐车来。”

徐飞说。

徐浩然心下一笑,兄弟,别说哥哥骗你,咱们又要一起并肩作战了。口上跟徐飞约定,明天到临川市汽车站接他们。

随后徐浩然又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给徐浩楠的,一个是给徐猛的,都是徐浩然的堂兄弟,从小一起玩到大,在一起闯过的祸一晚上也说不完。

有了这三个兄弟,徐浩然的信心更足。

以陆菲说的情况来看,那些人都是蝴蝶的人,不可能会善罢甘休,所以必须做好与蝴蝶的人硬碰硬的准备。

徐浩然这个人,从来就是吃软不吃硬,对手越强,他越有斗志,不干倒对方,让对方喊一声然哥决不罢休。

打完电话,陆菲说:“你叫的人都是姓徐,你兄弟?”

徐浩然点头说:“都是我堂兄弟,和我关系很好。”

陆菲点了点头,随即看了看四周,说:“今晚估计是做不成生意了,不如咱们去吃夜宵吧。”

徐浩然笑道:“你该不会是想收买我吧。”

陆菲说:“就当是我想收买你好了,徐浩然,你真不错。”

徐浩然笑道:“好多人都这么说。”

陆菲说:“对了,你有住处没有?”

徐浩然说:“之前没找到工作,没敢租房子,一直住旅社。”

陆菲想了想,说:“这样吧,今晚你先住我那儿,明天再找房子吧。”

徐浩然听到陆菲的话,不禁心中激动,陆菲刚才说什么?今晚去她那儿住?

第五章 街头的混战

听到陆菲让自己暂时去她那儿住一晚,徐浩然心中不由期待无比,虽然感觉陆菲不像是那种随便的女生,不太可能是对自己有什么意思,可想想能和女神独处一室,就满怀期待。

随后陆菲就带着徐浩然出去吃夜宵,在一家路边,装修很一般的烧烤店点了一些烧烤。

虽然只是最简单的烧烤,可是对于背井离乡,这段时间到处碰壁,非常窘迫的徐浩然来说,绝对是非常不错的了。

这段时间,他在临川市也不看随便乱买东西,毕竟带来的钱只有那么点,每天只求能填饱肚子,有个地方住就已经很不错了,吃烧烤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奢侈。

烧烤送上来,徐浩然说:“我不客气了。”拿起一串牛肉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陆菲看着徐浩然的吃相,面上露出笑容,说:“你这段时间吃了不少苦?”

听到陆菲的话,徐浩然不禁大吐苦水,说了这段时间在临川市的经历,陆菲听完后,笑道:“我们倒也算同是天涯沦落人了。”

徐浩然说:“你还好,怎么都有一个酒吧,我是什么都没有。”

陆菲说:“别提那个酒吧了,表面上看我还是一个老板,其实背后背的债你想不到。”

徐浩然说:“你到底欠了多少钱?”

陆菲说:“二十五万的高利贷,还有十五万是跟朋友借的,都要还。”

徐浩然说:“那你那个酒吧一个月能挣多少?”

陆菲苦笑道:“有一万的进账就算不错了。”

徐浩然说:“那不是连高利贷的利息都可能还不上?”

陆菲叹了一声气,说:“是啊,所以坑越来越大,都不知道最后会滚到多大。有时候真觉得人活着没意思,还不如……不说了,吃东西吧。”

徐浩然从陆菲的话里,真正体会到了她的压力,二十五万的高利贷,一个月的利息就不知道多少,每个月月尾只怕都在绞尽脑汁借钱吧,这样下去,确实是越滚越大,欠的钱越来越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点了两瓶啤酒,本来说好一人一瓶,可陆菲心情太差,越喝越多,最后一个人竟然喝了整整五瓶啤酒,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徐浩然看了一眼陆菲,不由好笑,说好她请自己,只怕要自己请她了,招呼烧烤店的服务员过来,买了单,轻轻摇了摇陆菲,喊了陆菲的名字几声,陆菲睡得跟死猪一样,根本没什么反应。

徐浩然无奈,只得将陆菲背起来,出了烧烤店。

站在烧烤店外面,徐浩然有些茫然,该去哪儿啊,陆菲的地址自己不知道,难道送她去酒店休息?

越想越是觉得亏大了,自己支了两千元,买衣服花了九百,吃夜宵花了两百多,再开酒店的话,连租房的租金都不够,估计又得跟陆菲支钱了。

想了想,也没其他办法,还是只能送陆菲去酒店,徐浩然下定决心,正要招呼一辆迎面而来的出租车,背上的陆菲忽然说:“快放我下来,我要吐。”

徐浩然登时吓了一跳,虽然陆菲是大美女,可要真被她吐得满身都是,那绝对不是什么愉悦的事情,当即连忙将陆菲放下来,扶到路边。

陆菲到了路边,还没蹲下,就已经憋不住了,张开口哇地一声吐了出来,徐浩然不由皱眉,不管再漂亮的美女,吐起来一样很狼狈啊。

陆菲随后蹲下呕了一会儿,徐浩然在旁边给她拍背,终于好过了一点,人也清醒了。

陆菲一边用纸巾擦拭嘴巴,一边说:“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徐浩然笑道:“没什么,我也经常喝酒醉,经常在路边吐,哪个人没有醉的时候,哪个人又没有失意的时候。”

陆菲说:“可我觉得我是合该,不听父母的话,居然相信那种人,都是我自作自受。”

徐浩然说:“你也不用这么极端,父母都是关心儿女的,哪怕很生气,也许他们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就好比我,以前就经常惹事,他们也打我骂我,可都很关心我。”

陆菲说:“听你的话,好像你经常闯祸。也是,你的性格那么冲,怎么可能不闯祸。”

徐浩然说道:“是啊,我想改改不了。”

陆菲说:“你这次是不是又是闯了什么祸,才跑到临川市来?”

徐浩然笑道:“我说我砍了我未来小舅子,你信吗?”

陆菲说:“信,不过我相信你有你的原因。”

徐浩然说:“才认识第一天,你就这么信任我?”

陆菲说:“可能是我傻吧,总是那么容易相信人。”

徐浩然半开玩笑地道:“我要是告诉你,刚才其实我是想把你带到酒店去,你还相不相信我?”

陆菲说:“不信,直觉你不是那种人。”

徐浩然笑了笑,说:“其实我真想把你带到酒店,因为不知道你的地址,没有其他办法。”

陆菲说:“现在我醒了,不用去酒店了。”

徐浩然点了点头,扶起陆菲,说:“我先送你回去。”

陆菲微微有点敏感,看了看徐浩然的手,随后又坦然下来。

徐浩然其实也有点敏感,因为扶着陆菲的时候,不经意地碰到了她的胸部。

不过戴了胸罩,硬邦邦的,但还是很刺激。

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子,陆菲吩咐司机:“去沿河路。”

出租车司机答应一声,便开车往沿河路而去。

坐在出租车里,徐浩然感觉临川市的夜景很美,歌舞升平,灯光四射,多姿多彩,相比青阳镇的冷清又是另外一个画风。

徐浩然从小就是不甘寂寞的人,临川市无疑比青阳镇对他更有吸引力。

但临川市和青阳镇又不同,这儿不是青阳镇,不是他的地盘,藏龙卧虎,也充满了未知的挑战。

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前面出租车司机忽然一脚刹车,车子停了下来。

徐浩然还好,陆菲却是失去重心撞上了前面座椅的靠背。

徐浩然有点生气,问道:“怎么回事,怎么无缘无故停车?”

出租车司机说:“咱们得绕道,前面有人打架。”

徐浩然放下车窗,伸出头,往前面看去。

只见宽广的十字路口,路灯照射下,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影,有两帮人隔着中间的真空地带对峙,初步估计,双方至少各有上百人,人手一把家伙,有的扛着棒球棍,有的提了钢管等等。

两方人马均是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的样子。

最前面一排的人还指着对面破口大骂,随时有开打的迹象。

虽然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但临川市街上的车子还是比较多的,可是开过来的车子远远看到十字路口的情况,均是远远掉头离开。

徐浩然说:“这些人这么嚣张,大晚上的集合这么多人打架?”

陆菲说:“临川现在乱得很,各路牛鬼蛇神谁也不服谁,为了一点利益,经常当街开打。”

陆菲的话才说完,对面左手边的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扔了一个瓶子出来,那瓶子里面装的可能是汽油,用布塞住了瓶口,布已经被点燃。

落在右面人群中,登时轰地一声爆炸,跟着响起几声惨叫声。

“吗的,给我打!”

“上!没什么好谈的了,干死他们!”

“草,敢伤我兄弟!”

“哪个扔的给老子站出来!”

各种各样的声音随即此起彼伏地响起,现场登时骚乱了起来。

两方人马均是往对面冲去,一场大混战登时在街头上演。

这些人都是混的,出手都挺狠,一个长毛被一个大汉揪住头发,拽到街边护栏边,狠狠一撞,当场晕了过去,那大汉兀自不肯收手,跳上去又是几脚狂跺。

另外一边,一个小混混干不过对方,爬到车顶,但被旁边一个人抓住脚硬生生拖了下来,几个人迅速围上,轮起家伙一边狂扁,一边破口大骂,唾沫横飞。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