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南烟陆时川小说目录免费阅读《霜痕无烬泮》

发布时间:2018-11-07 15:33

许南烟陆时川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霜痕无烬泮许南烟陆时川目录,霜痕无烬泮全文阅读,霜痕无烬泮小说又名《谁的爱情不荒唐》,该小说讲述了许南烟陆时川两个人的爱情故事。不得不说,跟杨教授说话特别舒服,好像他懂自己的心,不需要一句废话,意思永远简明扼要,并且,有时候还会引人深思。

霜痕无烬泮

第1章新仇旧恨

“陆时川,你不能让医生停止对我妈的治疗,我妈是无辜的………”

许南烟坐在医院走廊冰冷的地上,拽着男人的裤脚,一脸悲戚苦苦哀求着。

“无辜?哼………”

男人鄙夷地望向她,猛然甩脱纠缠,予对面的医生使了记眼神,作势准备跨步离开。

许南烟看着陆时川跟自己擦身而过,‘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陆时川,我求你!”

“求我?你有什么资格求我?我爸跟你妈赤身死在川流不息的高速路上,我妈因为这件事被活活气死,许南烟,我让你苟延残喘地活着,已经是最大的仁慈!”

陆时川低下头,挑起许南烟的下巴,眼底如同淬了寒冰。

“不要,求求你,陆时川,我愿意用我的命换我妈的命,求求你高抬贵手,等我妈醒了,到时候真相,我一定予你个交代!”

许南烟卑微地哭着,匍匐在陆时川脚下。

“滚!许南烟,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陆时川直起身子,咬牙切齿。

许南烟抱着陆时川的腿不肯撒手,被一脚踢开到角落。

陆时川走出楼道,夏依然笑靥如花地凑上来,挽住他的手臂,讥讽的瞍了许南烟一眼,“许南烟,你也别为难时川了,如果不是念在以往跟你的夫妻情分上,怕是你现在早就………”

夏依然没把话说完,被陆时川一记冷眼制止。

看着陆时川跟夏依然一同离开,许南烟跌坐在地上。

走出医院,陆时川接到陆正国电话,安抚了夏依然几句,开车离开。

夏依然盯着陆时川离去的背影愤然,“哼,我看你们还能坚持多久,早晚陆太太的位置都是我的!”

回到家,陆正国一早就等在了门外,见到陆时川回来,上前便是一巴掌。

“混账,谁让你擅自停了霍清的救治,你知道她对于咱们家有多重要吗?”

“一个害死我爸妈的人,就算对咱们家再重要能怎样?”陆时川捂着脸颊,恨恨地说道。

“你懂什么?我要你现在去跟许南烟道歉,并且予霍清请最好的医生救治!”陆正国怒言。

“爷爷!!”陆时川咬紧牙槽。

陆正国吐口浊气,无可奈何,“我知道当初让你娶许南烟是你不愿意的,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我也恨不得立刻就杀了她们母女,但是你要知道,如果咱们真的这么做,以前的那些付出,就前功尽弃了!”

闻言,陆时川身侧的手攥紧,他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许氏集团的股份!

陆时川驱车找到许南烟的时候,她正跪在医院主治医师的办公室门口求情。

见陆时川走近,清泪两行。

“起来,不要予我们陆家丢人!”陆时川居高临下的看着许南烟,眉眼淡漠。

“陆时川,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求求你救救我妈,你不是喜欢夏依然吗?我同意离婚,这样你就可以娶她………”

许南烟跪坐在地上,丝毫不顾及自己许氏大小姐的身份。

“许南烟,我说话不喜欢重复第二遍!”陆时川阴翳着一张脸,低头看着许南烟。

许南烟张张嘴,还想求情,就听到陆时川身后传来助理的声音。

“许小姐,你母亲的救治已经恢复了!”

第2章凌辱

回到陆宅,陆正国正襟危坐地坐在沙发上。

许南烟耸拉着脑袋站在地上,“爷爷!”

“南烟啊,事情我已经听说了,爷爷相信你跟你母亲!”陆正国言辞恳切,丝毫看不出虚假。

许南烟感动。

“南烟,你跟时川结婚也有一段时间了,是时候要个孩子了,也好稳固下你们俩之间的感情!”

陆正国见许南烟动容,话锋一转,到了孩子身上。

许南烟不发一言,内心却是欢喜的,她喜欢陆时川,能为他生一个孩子,那是多年梦寐以求的事。

陆时川坐在一旁不作声,平放在双腿上的手收紧。

夜半,卧室。

陆正国请了保姆在医院照料霍清,让许南烟专心在家生孩子。

在这个时候爷爷能相信她,许南烟既感动又感激,为了报答这份恩情,她有意换了一身性感些的睡衣静等在卧室。

等到陆时川从陆正国书房回来,看到许南烟一身性感睡衣坐在床边,出言讥讽,“许南烟,你妈还在医院躺着,你就想着怎么勾搭男人?”

许南烟受屈辱受惯了,低着头不作声。

就在她以为陆时川会转身离开时,不料,陆时川长腿一伸,走到她面前,倾身将她压在床上,“许南烟,我很好奇,你到底能犯贱到什么程度?”

“陆时川,我………”许诺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可惜她还没开口,就被陆时川一句话噎了回去,“千万别跟我说你爱我,你的爱,让我觉得恶心!”

陆时川话落,随着腰带解开的声音,许南烟感觉身体被狠狠的撕裂。

陆时川的动作毫无感情,似乎只是在贯穿一个充气娃娃。

许南烟隐忍,咬着下唇尽量不让自己出声,想着,或许怀孕后一切就会变得不同。

例行公事完,陆时川起身,转身走进浴室洗澡,留下她一个人收拾欢愉后的狼藉。

陆时川从浴室出来,走到衣柜前,随便套了件衣服,冷眼瞥过许南烟,“我今天晚上去夏依然那边!”

许南烟汲气,下垂着眼角苦笑,他就如此轻贱她,甚至连随便找个搪塞的理由都懒得去找。

清冷的夜,许南烟一个人蜷曲在偌大的双人床上,想哭,却不敢发出声音。

她刚转了个身子准备找个舒适点的姿势睡觉,床头的手机忽然亮起,摸过来,屏幕上是陆时川跟夏依然相拥而眠的照片!

夏依然在故意挑衅!

这样的信息,她隔三差五就会收到几条,还有尺度更大的,以往,她也拿着照片找陆时川质问过,陆时川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告诉她认清自己的位置!

想到陆时川在夏依然身上大汗淋漓的耕耘画面,许南烟干呕了几下,起身予自己倒了杯水。

这段爱情,她已经坚持了七年,还有勇气坚持到几时,她自己也不清楚………

喝完水,许南烟挪着步子准备上床,手机上忽然又发过来一条简讯:

许南烟,你要快些怀上孩子哦,因为,我跟时川也准备要孩子,如果我先怀上,你陆太太的位置怕是就得让贤了!

许南烟咬着牙槽,心抽的生疼,强忍了几下,终究是没忍住,回了条简讯:

夏依然,你别得寸进尺,别逼着我下狠手!

第3章隐忍苟活

许南烟本来发信息也就是吓唬下夏依然而已。

没想到,却予自己惹了麻烦。

早上,她还躺在床上熟睡,陆时川怒气冲冲的进门,扯着她的头发把她拽到地上,“许南烟,你怎么就这么恶毒,居然发信息威胁依然要对她下狠手,

好啊,你倒是下一个狠手看看,我正好想瞧瞧你的手段,这么多年,你装单纯深情,也装累了吧?”

许南烟昏昏沉沉,只觉得自己身子跌在地上,散了架的疼。

昨天晚上,因为担心霍清在医院的情况,又受了夏依然的刺激,她直到天空泛起鱼白才睡着,谁知道一大清早就又发生了这种情况。

见许南烟不作声,贺铭伸手,捏住她的下颌,狠厉道,“许南烟,我告诉你,陆太太的位置本来就是夏依然的,是你一直霸占着她的位置,如果让我知道你对她………”

陆时川正说着,被许南烟一把推开,“陆时川,你就算是对我再不满意,我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就算是对夏依然再满意,她也不过就是一个被万人唾弃的小三!!”

看着许南烟态度突然变得强硬,陆时川愣了下,讥笑出声,“怎么?许,就这点委屈就受不了了?受不了就去跟爷爷说离婚啊,如果不是爷爷不让我跟你离婚,我早就拖你去民政局了!!”

陆时川的怒吼,让许南烟的理智稍稍恢复了些,如今,陆伯伯刚走,陆伯母又………

她实在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不识大体!

见许南烟闷不作声,陆时川以为是戳到了她的软肋,再次讽刺,“怎么?不敢了?刚才不是很牙尖嘴利吗?”

“陆时川,陆伯伯跟陆伯母刚走,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不想跟你吵!”

许南烟从地上起身,整了整睡衣,说话的声音平静的出奇,就好像,刚才跟陆时川争锋相对的女人不是她!

提到这两个人,陆时川原本就强压的怒气忽然爆发了出来,一个箭步上前,把刚站起身子来的许南烟掐着脖子压在床上,“许南烟,你有什么资格提我爸妈,你就跟你妈一样,是个下作的女人!!”

“你怎么作践我都无所谓,但是你不能这样说我妈!”许南烟强忍着头部倒下时猛烈撞击带来的眩晕,几乎是从嗓子眼挤出这句话。

“呵,说你妈怎么了?整个A市谁不知道,你妈为了维护许氏的发展,爬上了多少男人的床?”陆时川一脸轻蔑。

许南烟双手扣着床单,没再说一句话。

在陆时川眼里,她向来都是一文不值,她也知道,陆时川同样瞧不上霍清,但是听他明目张胆的说出口,却还是第一次!

以往,就算他再怎么看不上霍清,也还是会恭恭敬敬的称呼她一声妈!

是因为这次她害死了他爸妈吗?

许南烟猜想,却不知,陆时川的反常,仅仅是因为霍清以后再也没有利用价值!

“许南烟,最近乖乖怀上孩子,以便讨爷爷欢心,稳固你在陆家的地位!”

陆时川把身子抽离,略带嫌弃的看着许南烟。

第4章怀孕了

陆时川的话,一语戳醒梦中人。

许南烟心下一惊,又联想到昨晚夏依然的挑衅,把陆时川的话奉为了真理。

余下的日子里,陆时川相隔几天总会回家了例行公事。

不知道是听了哪个愚昧医生的建议,每次事后,陆时川总会让她抬高腿,屈辱的躺着,说这样有助于怀孕。

到底是多厌恶一个女人才用得着如此?

终于,在一个月后,许南烟怀孕了,她跟陆时川都同时松了一口气,她是庆幸自己还能继续卑微的爱着,守在他的身边,而他,却是觉得庆幸,终于不用再每天做那些令他作呕的事。

陆正国欣喜不已,让家里佣人好生照顾着她。

许南烟感激,摸着小腹,感觉心底一阵暖流——老天,终究是待她不薄!

“爷爷,我妈最近怎么样了?我想去医院看看我妈!”许南烟坐在沙发上,小声探问。

陆正国眉峰蹙了蹙,把手里的茶杯放到茶几上,“南烟啊,你担心你妈的心情,爷爷是可以体谅的,可是,如今你刚怀孕,医生嘱咐过了,前三个月得格外注意,你看,咱们过了前三个月再去看行吗?”

陆正国说话的语气看着像是在商量,却明明带了不容拒绝的成分。

许南烟没反驳,起身微微弯了下身子,借故身子疲乏,上楼去休息!

许南烟前脚离开,陆正国从鼻子里冷嗤了一声,看向坐在一旁的陆时川,“看到没?如果那日你早早了断了霍清那个贱人,这丫头要见,你拿什么予她见?”

“爷爷,我还得忍多久?”陆时川修长的腿迈着,双手交叉置于膝盖上。

“快了,这段日子你要是不想在家呆着就去夏依然那边,至于许南烟,等她三个月后你带她去见一见霍清!”陆正国老谋深算。

“霍清那边,什么时候能了结?”提到霍清,陆时川忍不住咬紧牙槽!

“等到许南烟看过了,你就可以随意了!”陆正国唇角勾起一抹笑,眼底满是深意。

陆时川被仇恨蒙蔽了眼,也被这段强制性的婚姻蒙蔽了眼,所以,陆正国明明处处漏洞百出,他却丝毫没有察觉。

回到房间的许南烟,思忖了一会儿住院的霍清,倚在床头用手机予未出生的宝宝挑选衣服。

刚选了没几件,夏依然的简讯发了过来,上面是一张孕检报告,病人署名是夏依然!!

许南烟咬着下唇,嗓子眼里都往出冒血腥!

“许南烟,接下来,就看咱们谁能先剩下陆时川的孩子喽,不过话说回来,我劝你还是不要生,免得你以后觉得生不如死!”——夏依然紧接着又予许南烟发了一条简讯。

许南烟恨夏依然,因为陆时川的关系,她对她的恨细算起来能有几个世纪那么长,可是日后她想起来,却有那么几分感激,至少,在这个虚伪的岁月里,这个女人,说的是真话!

许南烟拿着手机的手发颤,想跑到楼下质问陆时川为什么让她怀孕的同时又让夏依然怀孕!!

可是,这样的念想仅仅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她知道,她没资格!

第5章情敌见面

约定好的三个月,转瞬即逝。

许南烟挺着微隆的肚子在穿衣镜前捯饬了许久,就是希望在去医院后能让霍清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

陆正国跟以往一样,一脸慈爱的派家里的司机送她。

她小脸局促,正准备说道谢的话,就听到身后传来陆时川的声音,“爷爷,我送许南烟去吧,想来我这几个月也没能去看我岳母,传出去,对咱们公司似乎不太好!”

陆时川话落,陆正国跟许南烟俱是一僵。

“那个,陆时川,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许南烟担心陆时川去医院又会说什么刻薄的话,下意识就想拒绝。

“老婆,怎么?不愿意让我去岳母病床旁尽孝心?”陆时川笑的蛊惑,把腕间的袖口免起几分。

许南烟被怼的不作声,陆正国上前,附在陆时川耳邸,“你今天最好别予我出什么幺蛾子,不然我轻饶不了你!”

陆正国说完,直起脊背看向许南烟,“诺诺,你就让他去吧,你放心,爷爷已经警告他了!”

许南烟没办法拒绝,紧跟在陆时川身后走出陆宅。

车上,陆时川一言不发,但是开车的路线去却不是医院。

“你要带我去哪里?”许南烟攥紧身前的安全带,一脸提防。

“呵呵,我能带你去哪里?我就算再瞧不上你,你肚子里也还怀着我的种不是?你这么着急做什么?”陆时川鄙夷,说完,把车拐进一个小区。

夏依然披着一件大衣站在小区楼下,在看到她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挑衅。

陆时川下车,揽过夏依然的肩膀,一脸宠溺,“不是让你在楼上等着吗?怎么下来了?这要是被风吹感冒了怎么办?”

看着两人你侬我侬,许南烟降下半截车窗伸出手,忽然想笑——哪里有风?

她正出神,陆时川环着夏依然走到她面前,“你下车坐后面,今天晓晓要去医院做产检!”

经过前几次的教训,许南烟已经了解陆时川的脾性,更何况,她今天的目的是去医院看她母亲,并不想跟他起任何冲突。

许南烟下车,跟夏依然擦肩而过。

夏依然抿抿唇,“许南烟,对不起啊,我跟医院本来就约好今天产检的,没想到………”

“你跟她道哪门子歉,上车!”陆时川用手肘磕了下许南烟的身子,小心翼翼的扶着夏依然上车。

坐在车后排,许南烟贴着窗璃浅睡,夏依然在前面跟陆时川挽着手,时不时还会说几句调情的话。

“陆时川,医生说现在孩子满三个月了,已经没事了!”夏依然说话的声音极低,但是车的空间就这么大,许南烟还没到耳聋眼话的时候,自然能听得到。

“怎么?想要了?”陆时川浅笑,语气里满是戏谑。

“讨厌,人家什么时候想要了,哪一次还不是你猴急!”夏依然抬手捶打着陆时川的肩膀,眼角瞥向许南烟。

陆时川顺着夏依然的视线看去,正好看到浅睡的许南烟,猛地一踩刹车,捧着夏依然的脸吻了下去。

许南烟被车的惯性惊醒,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样一幕,面前的两人忘我的吻着,就差上演限制级的电影。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