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最强医仙林成飞最新章节_最强医仙林成飞目录免费阅读by低调扯淡

发布时间:2018-11-07 16:35

最强医仙林成飞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最强医仙林成飞最新章节,最强医仙林成飞目录免费阅读,最强医仙小说又名《透视神医在校园》,该小说讲述了主人公林成飞在校园的各种故事。他武艺高强,使彪悍的警花为之倾倒。他医术绝代,让妩媚多情的女院长投怀送抱。他书画无双,令娇俏柔弱的校花朝思暮想。他仙法绝伦,被妩媚多情的女明星狂热倒追。 当他的双眼开启透视功能之后,他总是会对身边的美女作出友好的提醒:和我说话前,请先穿好衣服。 他是林成飞,一个获得仙人传承的普通学生……

最强医仙

第1章 点石成金

“点石成金?”

林成飞看着手上金灿灿的石头,一脸不可思议。

要知道,这块金灿灿的石头,直到三分钟前,都还只是一块随处可见的破石头罢了。

可在他手指头一点之下,居然变成了一块金子!

这简直不可思议!

直到现在,他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获得了这样的能力。

……

时间回到三天前,他被系主任王建山叫到了办公室。

王建山告诉他,他学生会主席的位置被罢免了!

要知道,林成飞出身农村,父母都是农民,辛辛苦苦供养他考上大学,就盼望着他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他也够争气,成为了冀北省的高考状元,进入大学后,表现也异常突出,才刚刚大二就成了学生会主席。

按照这个势头走下去,他毕业后找个好工作,把父母接来在城市中定居根本不成问题。

可现在莫名其妙的,他这学生会主席的位子就丢了,这让他如何接受?

其实他明白原因,前一天中午,他去找女友的时候,正巧路过王建山的办公室,碰巧看到了对方正在和导师高秀梅做着“嗯嗯啊啊”的成人运动,场面不堪入目。

而且对方做的时候,正好对着窗户!

系主任办公室的位置比较偏僻,而且是休息日,他们原本以为不会有人来这里,也为了寻求刺激,所以才对着窗户做,所以当他们看到林成飞的时候,也懵了,王建山更是吓得直接萎了下去。

林成飞知道这种事少管为妙,所以权当没看到,摸了摸鼻子就走了,可谁知道第二天就莫名其妙丢了学生会主席的位置。

这还要问原因吗?

这特么明显是公报私仇!

他肺都气炸了。

王建山自己在办公室里伤风败俗不说,还特么毁他前程!

要知道,像他这样的高材生,如果履历被添上一笔,在上学期间被罢免过学生会主席的位置,那对他的人生的影响可不是一点半点。

父母含辛茹苦这么多年,他好不容易才争了点气,居然就这么给王建山毁了,他如何能忍下这口气?

林成飞深吸了口气,沉声道:“王建山,你竟敢公报私仇!难道就不怕我把你和高秀梅的好事说出去吗?”

听到林成飞的话后,王建山霍然起身,一身肥肉也跟着颤了一下:“你乱讲什么!”

“我说什么主任还不懂?”

王建山斜着眼睛看林成飞,脸瞬间阴霾起来:“林成飞,作为领导我必须好心地劝你一句,有些事情看在眼里,烂到心里就行了,对大家都有好处,如果你想用这些东西威胁别人……呵呵!”

“怎样?”

听着王建山那语气,林成飞心头顿时一股无名之火冒了出来。

妈的,堂堂一个学校主任干了那破事还威胁人,什么东西!

早知道这王八蛋这么不要脸,当时就应该拿出手机多拍点照片。

“你要想被开除,就试试看!”

“你威胁我?”

“威胁你怎样?你有那本事去告状吗?不过一个学生而已,老子分分钟让你卷铺盖滚蛋!”

“我他妈还真就去告你了。”

林成飞说着就要往外走,王建山脸色一寒,拿起身边一张椅子就扔了过来。

林成飞没料到王建山真会出手打人,抬手一挡,手腕活生生被椅子腿刮掉了一块肉。

他顿时气急,冲过去一脚就把王建山给踹地上去了,他还不解气,又抡了几拳,这才整了整衣服,昂首阔步地走了出去。

林成飞直接回宿舍,越想越是生气。

“被我捉奸在床,他反倒是有理了,简直人面兽心!”

倒了杯水,林成飞仰头一口喝下,顺便找纸巾处理手腕上的血迹。

看到手腕上被血迹染红的佛珠,他气得一阵咆哮。

“差点把老子佛珠给打碎了,混蛋。”

这串佛珠是他不久前在地摊上淘来的,通体幽黑,很漂亮。

他一直都很喜欢,每逢心烦气躁的时候,就喜欢拨弄这串佛珠。

他只顾着生闷气,丝毫没有察觉,在他手中本来呈暗黑色的佛珠,在他放到手心之后,竟然发出了淡黄色的光芒。

这道光芒刚刚出现,就飞快窜入林成飞脑中。

林成飞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紧接着就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没过多长时间,他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林成飞做了个梦。

在梦中,他见到了一个名为清玄居士的老者,老者将自己一生的本领全都传给了他。

短短的一场梦,却仿佛经历了千万年之久,久到他足以将青玄居士的本领尽数掌握!

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刚醒来的时候,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错觉。

但是,梦境实在太清晰了,清晰到他根本不敢相信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梦,于是……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试验了一下自己在梦中学到的本事,随便从墙角捡起了几块石头……

“果然是点石成金啊!”

林成飞看着手中的金子,狠狠地咬了一口,在上面留下了一块大大的牙印,终于确认了情况,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有了这个能力,哪怕卖金子他这一辈子也不用愁了,更何况,他从青玄居士那边得到的,远远不止这些!

医术、异能、相术,无所不通,任何一样都足以让他成为人上人!

区区一个王建山,那种垃圾他现在甚至都不屑去想了。

就好像一条巨龙,会在乎一只蚂蚁在自己面前蹦跶吗?

想想以后的光景,他就忍不住激动地颤栗起来,拿起手机,要将这个消息分享给他的女友李小敏。

“小敏,你快下来,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林成飞捧着手机,满脸通红,甚至兴奋的手脚都在抑制不住的颤抖。

“我不在宿舍,你在我宿舍楼下等我,我很快就到,刚好我也有事情要告诉你。”电话中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好的。”

挂断了电话,林成飞努力抚平了心绪,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女友李小敏是理工大学有名的校花,追求的人数不胜数,可最后却选择了他这个穷小子,这让他非常自豪,同时也非常感激对方。

只是两人在一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别人都带着自己女朋友吃山珍海味,开着宝马奔驰,到处游玩,看看他,连一件像样的礼物也没有。

说实话,他是有些羞愧的,但以后不同了,他将带给小敏最好的人生!

想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抽出了床前的抽屉,从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看着里面那一叠红色的毛爷爷,握紧了拳头。

他来自农村,家里没什么钱,这是他省吃俭用、一点一滴存下的,想给小敏准备生日礼物,但现在没这个必要了,有了青玄居士的传承,他可以给对方更好的东西,他要让对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林成飞下定了决心!

一路狂奔,很快就到了女生宿舍楼,林成飞等在楼下,握着袋子里的黄金,翘首以盼。

他想给小敏一个惊喜……或者,一会就让对她选个钻戒去。

他刚才估算了一下,这几块黄金至少也有六斤重,换成人民币少说也有上百万,有了这么多钱,什么东西买不到?

这么长时间的损失,也应该好好弥补了。

想想一会小敏感动的要以身相许的柔情似水,林成飞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

第2章 恶毒的女人

“林同学,来找小敏了?你们小两口的感情,真让人羡慕啊。”宿管大妈隔着宿舍大铁门,笑眯眯的说道。

林成飞也算是女生宿舍楼下的常客,经常为李小敏打水送饭,现在连宿管大妈都和他混的挺熟。

旁边几个正巧经过的女同学也都笑道:“小敏真是好福气,竟然能到林主席这么体贴的男人。”

“是啊,自从小敏有了林主席,过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幸福生活,比公主还要幸福。”

林成飞认出说话的一个人是李小敏的室友,便问道:“小敏在楼上干什么?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

刚刚从宿舍中出来的室友名叫萧心然,长腿细腰鹅蛋脸,一头柔顺的长发披散的腰间,看起来极其温婉。

她也是理工大学有名的校花,和小敏各有千秋,追她的人不计其数,可却没听过她和任何一个男人有过绯闻。

不过已经有了小敏,林成飞自然不会对萧心然动什么歪心思。

萧心然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神情有些复杂,问道:“小敏她……没在宿舍啊?她昨晚就没回来,难道不是和你在一起?”

林成飞一愣,随即不在意地摇了摇头:“是吗?她可能有事吧?我再等等……”

萧心然见他不在意,也不好再多说什么,静静的站在一旁。

没过多大会,一辆宝马上就缓缓行了过来,停在他面前。

林成飞没在意,继续四处张望,期盼着李小敏的身影。

“林成飞……”

期待已久的声音终于响起,可很快林成飞的身体就僵住了。

只见李小敏从刚刚停下的宝马车中走出来,来到林成飞面前,面无表情道:“林成飞,我们分手吧。”

“什么?”林成飞脑中犹如晴天霹雳,不可置信地问道:“小敏,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吧!”李小敏不耐烦的说道:“你这个穷鬼,该不会以为我是真的喜欢你吧?”

林成飞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李小敏,完全不能把现在她和以前温情脉脉的样子联系到一起。

他捏紧了拳头,脸色涨红,“李小敏,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都听不明白?”

从宝马车里走出来一个男人,趴在车门上,讥讽道:“你是不是傻逼啊,你现在都已经不是学生会主席了,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连前途都没了,你还有什么啊,你觉得小敏会跟着你?”

“江卫国,你给老子闭嘴!”

林成飞扭头一声大喝,心中好像被千万根针在扎,疼的厉害:“小敏,你告诉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李小敏皱着眉头不耐烦道:“昨天我们已经上床了,所以,你可以滚了!以后别来烦我,我不想让卫国误会。”

“别这么看着我,跟你这个穷光蛋假装这么长时间的情侣,你不知道我有多恶心!”李小敏冷笑一声,接着说道:“就你还想让我做你女朋友?你知道我这项链多少钱吗?三万!你能给我什么?几千块的包你都买不起,更别说让我坐奔驰宝马了!”

江卫国继续趴在车上,拍着自己的宝马车:“你知道这辆车值多少钱吗?八十万!你几十年都挣不来这一辆车,小敏有什么理由跟着你?”

“哦对了,”

说到这里,江卫国忽然想到了什么,不怀好意地笑道:“是不是不明白小敏既然这么讨厌穷光蛋,为什么要和你这个穷鬼装了这么久情侣啊?给你个提示,我现在已经是学生会主席了,哈哈哈哈!”

“什么!”

林成飞脑中一阵轰鸣!

三天前,他是为了去见李小敏才经过王建山办公室的,不然也不会撞破王建山的好事,他原本还在想小敏为什么会约在那种偏僻的地方见面,难道说……

“没错,我就是为了让卫国当上主席才当你女朋友的,难道你还以为我真的会看上你这个穷光蛋吗?别做梦了!卫国随便一双鞋都够你攒一年的钱了,就你能给我什么?”李小敏一脸冷笑。

“别这么残忍啊,小敏,这样我们的林大主席岂不是很可怜?哈哈哈哈!”

笑了会儿,江卫国见林成飞不说话,一直死死的盯着李小敏,骂道:“妈的,盯着老子的女朋友看什么看?想要分手费是吧?呐……”

江卫国随手掏出几百块,扔在脚下,用力踩了踩,极具侮辱性。

“来啊,来拿,这些钱现在是你的了?你打一个星期的工也挣不了这么多吧?我们的林大主席?”

林成飞的面色渐渐冷了下来,看着这一唱一和的狗男女,沉默了片刻,冷冷的看着李小敏,不带丝毫感情:“你就因为一辆车,一条项链,就把自己卖了?你就以为我没钱?”

“别这么轻描淡写?一辆车?一条项链?你有吗?你倒是弄出来给我看看,你这种穷鬼,知道什么是高质量的生活吗?”

这边吵的热热闹闹,很多进出宿舍的女同学都驻足朝这边看来,弄清楚事情的经过后,纷纷摇头叹息,看向林成飞的目光,充满了怜悯。

又是一个败给社会,败给金钱的可怜男人!

萧心然从头到尾,一直不敢置信的看着李小敏,她无法想象,同一个寝室的同学,怎么会说出如此恶毒的话。

第3章 狠狠打脸

李小敏也是穷苦出身,她就算想要抓住江卫国这个金龟婿,追求更好的生活,也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吧?

那可是对她嘘寒问暖了三个多月的男朋友啊。

“小敏,你怎么可以这样?”萧心然咬着嘴唇,皱着眉头,不可思议的问道。

李小敏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心然,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你别掺和进来。”

萧心然摇了摇头,毅然道:“你现在向林成飞道歉,我们还是朋友。”

“心然,别傻了,林成飞根本配不上我……像他这种穷鬼,除非是眼瞎了,不然哪个女生会喜欢他?”李小敏冷漠的说道。

萧心然脸涨的通红,一咬牙,走过去一把抱住林成飞的胳膊:“你才是瞎了眼,这么好的男人都不知道把握,我一直都喜欢他!”

说完,她羞涩的看着林成飞,期盼的问道:“让我做你女朋友,好吗?”

李小敏瞪大了眼睛:“心然,你疯啦?”

周围所有人也都是目瞪口呆:“麻痹,这小子福气逆天了,刚被女朋友踹了,马上有个更漂亮的校花倒贴上来!”

林成飞忽然笑了,他觉得萧心然是看不惯李小敏的恶心行为,才故意这么说的,所以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他轻轻在萧心然的胳膊上拍了一下,说道:“谢谢你!”

然后他转过头,像看个傻逼一样看着李小敏:“你他妈说我买不起车是吧?”

“怎么?你买得起?”

一旁的江卫国见萧心然对林成飞投怀送抱,本来就有些不爽,听到这话,立马就拍了拍自己的座驾,戏谑道:“宝马x6,市值八十多万,这样吧,我不要八十万,你只要能拿出八万,这车就送给你了,怎么样?我大方吧,哈哈哈哈!”

李小敏也跟着笑道:“穷鬼,你倒是拿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宿舍好像还藏着几千块私房钱吧,去拿来啊。”

几千块有什么用?李小敏显然在嘲笑他,已经有人快看不下去了。

听了这话,林成飞也不管他们再说什么,转身走到走到宿舍楼后面,随便捡了几块石头。

很快,林成飞又走了回来。

只是这时候李小敏又重新走回到江卫国身边,正打开车门要钻进去,看到林成飞直愣愣的走了过来,江卫国阴阳怪气道:“哎哟,看林主席这小脸气的,该不会是想砸了我的车吧?”

啪……

林成飞一巴掌甩在他脸上。

“滚!”林成飞大喝一声。

江卫国整个人都蒙了,被打的原地转了几个圈,一屁股蹲坐在地上,他捂着脸,不敢置信,厉声咆哮道:“林成飞,你他妈敢打我!”

“打你?”

林成飞冷笑了一声,说着话,他直接掏出三块鸡蛋大小的黄金,在李小敏眼前就算晃了一下:“这是什么?”

李小敏直接就傻眼了,下意识地说道:“黄……黄金?”

“准确来说,是六斤黄金,价值九十多万……”林成飞冷笑着说了一句,然后从里面捏出了一小块,直接砸在了江卫国的脑门上。

砰地一声,江卫国眼前一黑,直接被砸飞了出去,脑门被砸出了块血洞,整个人都被这一下给砸傻了。

林成飞冷笑道:“一斤,足够八万了,多的算我赏你的,现在这车是我的了!”

周围顿时响起了一阵吸气声。

这可是宝马x6,市值八十多万,没想到就这样变成林主席的了。

更是没想到一直被当成平民主席的林成飞,能一下子拿出了那么大块的黄金,这下谁也不敢把他当成什么平民主席了,天知道他是不是哪个低调的富二代。

可让众人震惊的事情还没结束,本以为林成飞打了两人的脸,得到了这辆宝马就结束了,没想到下一秒,林成飞就猛然将黄金砸在宝马的前挡风玻璃上。

嘎吱……

玻璃四分五裂。

“你干什么?”李小敏惊叫出声。

“干什么?砸车!怎么?老子砸自己的车,你管的着吗?”

林成飞斜睨了李小敏一眼,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头,对着宝马车,噼里啪啦一阵猛砸。

砰砰砰……

林成飞是在砸车,但更像是砸在了围观众人的心上,那可是几十万啊,他怎么舍得就这么砸了?

尤其是江卫国和李小敏,在原地呆若木鸡,久久回不过神。

没过多大会,刚才还崭新靓丽的八十万豪车,就变的千仓百孔,成为了一块废铁疙瘩。

连发动机都被破坏的七零八落,拖到4s店也不可能修好。

江卫国猛然惊醒,嘴角一抽,“啊”的发出一声大叫。

这车是他向他老子求了好几个月才求来的,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这种德行了?

他大喊大叫着,张牙舞爪,好像疯子般向林成飞冲来:“卧槽尼玛,你竟敢砸老子的车,老子弄死你!”

“啪……”

他刚跑到林成飞身边,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就又被林成飞甩了一巴掌。

噗通……

江卫国再次跌坐在地,两边脸颊都高高的肿了起来,本来还算英俊的面孔,已经变成了猪头一般。

“嚎什么嚎?它现在是老子的车,老子想砸就砸!”林成飞冷笑着说了一句,在江卫国身上踢来一脚:“离老子远点,看见你就恶心。”

江卫国被踹的仰躺在地。

林成飞不再搭理他,转过身,斜睨着李小敏,嘴角微翘,充满讥讽。

他伸手拍了拍李小敏的脸蛋,力气不大,却极具侮辱性质:“瞪大你的狗眼看看,老子是不是穷鬼?就你这眼光,也只能钓到那种不入流的凯子!”

林成飞哈哈大笑两声,又在江卫国胸口踢了一脚:“这种婊子,你想要就拿去,反正早就被老子玩烂了!”

说完,大步离开了这里。

周围的女生全都眼泛桃花的盯着林成飞的背影。

这是典型的逆袭啊,这是谁都想不到的神转折啊!

然后,她们无比鄙夷的看向李小敏。

这女人是白痴吗?刚才林主席砸近百万的豪车眼睛都不眨一下,她竟然还叫人家穷鬼?

“李小敏,从今以后,我和你绝交,跟你这种人做朋友,丢人现眼!”萧心然愤怒的说道,声音清脆,却又极其坚决。

李小敏脸色阵青阵白,蓦然大叫一声,扑向那被砸的稀巴烂的宝马:“假的,这黄金一定是假的,林成飞,我跟你没完!”

……

林成飞不是拿得起放不下的人,走出学校大门后,他的心已经平静下来。

李小敏,他固然是喜欢的,只是当她撕下所有伪装,暴露真实面目的那一刻,林成飞已经已经把她从心里踢了出去。

不过,对方那对金钱赤裸裸的崇拜,还是让他受了点刺激。

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

不管是为了自己的生活质量,还是为了继续锻炼青玄居士传给他的本事,他都必须尽快弄到足够多的钱。

“不就是钱吗?”林成飞冷笑一声,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中心而去。

他宿舍一哥们认识一个开金店的朋友,问好情况后,他就直接来到一家名叫周小福的金店门前,大步走了进去。

第4章 突发性心脏病

“先生,欢迎光临!”一个服务员迎了上来,面带笑容招呼道:“您需要些什么,我可以为你介绍。”

“我卖黄金!”林成飞淡淡的说道。

“请这边来!”美女带着他到了一个鉴定黄金成色的柜台,然后就安静的站到一旁。

“看看这些值多少钱,全给我换成现金!”林成飞从兜里掏出三块鸡蛋大小的黄金,扔到柜台上。

服务员和柜台中的女鉴定员都吃了一惊,卖金饰品的人多了去了,可直接拿出黄金过来卖的,还真没见过。

“麻烦您出示下身份证和货品发票!”柜台中,鉴定员说道。

“没有发票,只有身份证!”林成飞又掏出身份证,递了过去。

“先生,不好意思,根据国家规定,没有发票的黄金,金店一律不准收售。”

“不收?”林成飞皱眉问道。

“或者,您能提供这黄金正规来源途径的证据也可以。”

“没有证据,每克两百,你们要不要?不要我去别家问问!”

每克比市场价低了将近一百,这尼玛简直是往人怀里砸钱啊。

鉴定员一听眼睛都红了。

“要,先生您稍等,我这就通知经理!”鉴定员慌忙说道。

就在这时,林成飞身边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小朋友,你手中的黄金,卖给我怎么样?”

林成飞转头一看,却见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个面容和善的老人,在他身边,有个长的十分漂亮的女孩搀扶着他。

女孩明显没想到老人会说出这番话,不满道:“爷爷……我们该回家吃药了!”

老人摆了摆手,笑道:“没什么,不差这一会儿,我看这小友的黄金形状奇特别,买回家玩玩。”

林成飞无语,这才是土豪啊,看着好玩,就买回去玩玩?

不过他没有拒绝的理由,点头说道:“你有钱的话,当然没问题。”

老人点点头,伸手在怀中掏出一本支票薄,刷刷刷写下了一串数字,抬手向林成飞递了过去,根本没有要验证黄金的意思。

林成飞伸手接过支票,看了一眼,惊诧道:“成色你不看,重量你也不称,就这么给一百万……老人家,就算你有钱,也不能这么任性吧?”

说话的同时,已经把黄金递了过去。

可是,老人却迟迟没有把黄金接到手里,只见他脸色忽然变的很是苍白,一只手捂着胸口,缓缓的蹲坐在地,身边的女孩根本扶不住。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呀。”女孩着急的大喊,慌忙在自己身上翻了起来。

这时候,经理也走了出来,一见这情况,赶忙问道:“小姐,这位老先生怎么了?”

女孩眼泪都下来了,脸色惨白:“我爷爷的心脏病犯了,我现在给他吃药……糟了,药呢?药怎么丢了?”

心脏病犯了的话,如果在四分钟之内得不到抢救,生还希望就极其渺茫。

女孩翻遍了全身,随身小包里的东西也被她全部倒了出来,却依然没找到特效药,这下才真的慌了身,眼泪噗哒噗哒不断往下掉。

经理闻言马上掏出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开门做生意的,谁也不想自家门口出现人命。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老人的脸色已经开始发黑,他紧紧的抓着女孩的手,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店里的客人,有没有人知道,心脏病突发的急救方法?”经理冲着金店里大声叫了起来。

很快,一个五十岁上下,身穿西装的男人跑了过来,对着女孩说:“姑娘,先将病人平放在地上……”

女孩此时已然六神无主,听到这话急忙照着做:“您应该是医生吧?求求你,救救我爷爷……”

男人皱着眉头,说道:“我是苏南市第一中心医院心脏科主治医师,现在病人情况很严重,我也只能尽力试试……”

说着话,他已经弯下腰,解开老人上身的衣扣,为老人做起现场心肺复苏。

这时,经理的神色已经轻松了许多,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对女孩安慰道:“小姐,您放心吧,第一中心医院是咱们市最好医院,老爷子一定会没事的。”

“是啊小姐,更何况,这位医生叫李德开,是医院里有名的专家。”

“李医生很厉害的,我爸的心脏也有问题,就是靠李医生开的药维持着,基本上没有复发过。”

听到周围人的安慰,女孩冲着李德开重重的鞠了一躬,恳切道:“您一定要救救我爷爷,我们整个天宇集团都会记得您这份大恩。”

天宇集团是苏南最大的一家家族企业,旗下产业涉足各个领域,可以说是苏南当之无愧的经济霸主。

没想到,这爷孙两人竟是天宇集团的人,听这女孩的口气,他们在天宇集团的地位,肯定不低。

李德开也是心中一喜,要是和天宇集团搭上关系,他以后飞黄腾达,完全不是问题,当下,手中的动作更加卖力起来。

只是,两分钟过去了,老人非但没有半点好转,反而像是完全失去了意识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连抓着女孩的手也松开了。

“怎么会这样?一点效果都没有?不应该啊!”李德开脸色发白,不敢置信的自语道。

经过他这一番抢救,老人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

“让我来试试!”

林成飞走上前,皱着眉说道:“你这样,一点效果也没有,再耽搁下去,老人家就真的没一点希望了。”

李德开眉毛一扬,不屑道:“你是医生吗?”

“不是!”

李德开大怒:“不是医生你也敢插手?连我这个专家都没办法,你又能怎么办?出了事情,你负责吗?”

“你没办法就给我让开!”刚刚看起来很柔弱的女孩此时发火了,竟然带着一股别样的威势:“再拖下去,我爷爷就是死在你的手上,我跟你没完!”

李德开心中一惊,这个责任他可担不起,现在既然有个莽撞的小子来当替罪羔羊,他不应该拒绝啊。

他急忙站起身,看着女孩说道:“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只是,老人家的病情实在是太严重……”

女孩大惊:“我爷爷他已经……”

“救不回来了!”李德开叹了口气,说道:“不过,这位先生既然说他有办法,不如让他也试试。”

第5章 妙手回春

女孩转头看向林成飞,看着他那年轻的脸庞,心中着实没底:“你到底行不行?”

林成飞已经蹲在了老人身边,淡淡的说道:“你如果再接着废话的话,他就真的没救了。”

“你……”女孩怒喝一声,可是看着已经进气少出气多的爷爷,还是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俗话说,医道不分家,青玄居士虽然是修的儒家的法门,可对医术却也有很深的研究。

而现在,他的心得体会,可是完全融入了林成飞的记忆中。

他手指闪动,快速在老人身上的几个穴位上拍了一下,然后运行真气,双手缓缓放在老人心脏处。

“他在干什么?这样也能治病?”

“怎么看都像是在装神弄鬼。”

“你这是什么急救手法?这不是在胡来吗?”李德开出声斥道,丝毫不信这年轻人胡乱拍打两下就能救人。

林成飞没搭理这些闲言碎语,单手猛然按在老爷子心脏处。

现在身上没带银针,无法用普通医术来救人,只能用真气护住心脏,不让老爷子有生命危险。

淡淡的真气通过手掌,不断传入老爷子体内,不一会,林成飞额头已经渗出些许汗珠,连脸色也开始发红。

足足过了十分钟,林成飞才站起来,对女孩说道:“我只是暂时稳住了老人家的病情,想要彻底除根,得持续一个月这样的治疗……”

“这……这就好了?”女孩结结巴巴的问道,有些不敢置信:“为什么我爷爷还没醒……”

“马上就醒。”林成飞笑了笑,起身活动了下筋骨,第一次用真气给人治病,他觉得很累。

那可是心脏病,他就随便在病人身上摸了两下,就把病情稳住了?

没人愿意相信。

“这小子该不会是个骗子吧?”

“老爷子也太可怜了,临走还要被人在身上乱拍一通,这小子也真是的,没那个能耐,就别出来招摇嘛?”

李德开更是冷笑连连:“你要为你做过的一切负责,真当我们是傻子?你这样要是能治好这位老先生,我……”

“琳琳……”

李德开的话没说完,就听到一声很虚弱的声音,他低头一看,却见刚刚还紧紧闭着眼睛的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而且,那发黑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他张大了嘴巴,接下来的话也说不出来了,愣在那里,眼睛瞪的滚圆,看向林成飞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怪物一样。

这完全超出了医学常识,他完全无法理解。

杨琳琳急忙蹲下身子,惊喜道:“爷爷,你醒了,你真的没事了?”

见老爷子真的醒过来了,刚才还出声责骂的人,也纷纷惊叹出声,赞叹不已。

“这年轻人究竟是什么人,竟然真的能把突发的心脏病人救下来?要知道,连李医生刚才都没做到啊!”

“这算什么?他好像还说了,能把老爷子彻底治愈呢。”

老人听着这些话,有些茫然的问道:“琳琳,发生什么事了?”

杨琳琳强压下激动的心情,将林成飞救治他的过程详细的说了一遍。

老人惊奇道:“这么说,是这位小友救了我?”

杨琳琳重重点头道:“是啊……”

老人站起身,感激道:“救命之恩,我真不知该怎么报答你才好。”

林成飞掏出三块黄金,递了过去:“举手之劳罢了,再说,我们的生意还没做完,我怎么敢看着你出事?”

老人哈哈一笑,中气十足,丝毫看不出刚才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他说道:“小友真乃性情中人,这样,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等我有时间了,必定亲自上门感谢。”

林成飞微微一笑,轻轻摇头:“有缘自会再见,您以后好好休养,就算是出门,也千万别再忘记带药……”

说完,林成飞这才转身离开。

李德开震撼过后,神色复杂,最后一咬牙,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转身向医院跑去。

离开了金店之后,林成飞也没回学校的打算。

将支票中的一百万提出来,放到银行卡后,他就找了个宾馆,埋头修炼起来。

他现在稍微懂得了这天意诀的妙用,想想使用点石成金消耗的一半真气就心疼的要死,要抓紧一切时间把他修为恢复过来。

更何况,更深层次的种种法术,深深吸引着他。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才停了下来,可是真气仍然没恢复到巅峰的程度,这更是让他下定了决心。

以后绝对不轻易动用点石成金术……太他妈坑爹了。

回到学校,来到教室后,林成飞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同学们看他的眼光,都有点异样。

尤其是,每当林成飞走近后,正在议论纷纷的同学,声音马上就戛然而止,等他过去之后,再继续聊的热火朝天。

自己被甩的消息这么快就人尽皆知了?

林成飞郁闷的摇了摇头,人生在世,谁还能不遇到几个贱人?

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他正在这边自我安慰,忽然一阵香风飘来,紧接着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成飞同学,王主任说,让你来了去他办公室一趟。”

林成飞扭头一看,却见一个高挑靓丽的女孩已经坐在了他旁边的座位上,目光莹然,正直勾勾的看着他。

萧心然?

林成飞呆了一下,他虽然是学生会主席,却和萧心然并没有多少交集,没想到她竟然会突然和自己说话。

他以前的女朋友,李小敏虽然也算是个美女,可是,和萧心然完全没有可比性。

楞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回答道:“王主任找我?”

萧心然“嗯”了一声,点头道:“是啊,而且……在办公室里,还有两个警察,也是在找你的。”

“发生什么事了?”林成飞楞道,王建山找他还说的过去,毕竟前天都已经闹翻了,警察怎么也找上门了?

萧心然见他一副茫然的样子,沉吟了片刻,说道:“昨天,你和李小敏的分手现场,被人用视频拍下来,发到了学校论坛,我也是看了视频才知道的。”

“你把江卫国的车砸了之后,李小敏硬是说你的黄金是偷来抢来的,当时就报了警,警察也过来了,不过昨天一直没找到你,所以,今天又过来,说是要找你调查情况。”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