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景淮宋槿小说独家免费阅读《嫡女齐天》

发布时间:2018-11-07 16:35

孟景淮宋槿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嫡女齐天一心全文阅读是最新推荐重生小说,宋槿用尽一生的深情,更是赔上了丞相府,只为帮助他登上皇位,却终究是为她人作嫁衣裳!宋槿重生归来,看她如何复仇,如何让他血债血偿。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嫡女齐天

第一章 背叛

宋槿她爹宋安从来就爬高踩低,即便是自己的女儿也是利用得透彻,又怎能指望他会做出什么好事来?

“不只是你,就连你那个命比纸薄的娘亲,也被爹爹从族谱里除了名,而今以至往后宋家都不会再有你们两母女的名字!怎么样?这个结果满意吗?”

接下来的话却犹如阵阵惊雷打在宋槿的心上,不可置信地望向宋嫣,直到在她的眼中看到了嘲讽与得意,宋槿才发了疯似的揪住她的衣领,恶狠狠地质问道:“你说什么?宋安他怎么能……”

说到一半却又说不下去,她被宋嫣陷害已经有了污点,宋家怎么可能还留着她?

原来宋嫣的目的从来就不是她,她知道自己最在乎的就是娘亲,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宋安把娘亲从族谱上除名!

“宋嫣!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宋槿咆哮着向宋嫣扑了过去,却被她带来的两个壮汉轻松抓住,狼狈地被按回到了地上。

看着她这般落魄,宋嫣满意地挑眉轻笑:“听着倒是很害怕,不过你放心,若是你真的缠着本宫不放,本宫就将你那个薄命的娘亲挖出来鞭尸!也让她知道,她死后也不得安生究竟是因为什么!那些敢挡在本宫面前的人,本宫一个都不会放过!”

说到最后,宋嫣两眼眼神恐怖,隐隐有癫狂的迹象。

宋槿依旧努力挣扎着,却无论如何也不能从那两个大汉的手中挣脱出来。

那两束憎恨的目光仿佛两根针,直直地扎在了宋嫣的心上。

宋嫣摆摆手冲着两个大汉道:“这个女人就赏给你们了,小心别闹出人命来,明日午时还要行刑呢。”

视线中的宋槿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宋嫣不禁心情大好,蹲在她的面前,抬起她的下巴,眼中的张狂嘚瑟还带有几分狰狞:“好妹妹,你临行前姐姐可是给你备了一份大礼,你一定会喜欢的!”

宋槿绝望地加大了挣扎的力度,却还是被大汉压在身下,男人猥琐的笑声伴随着布帛被撕裂的声音,在暗黑无光的天牢里传开。

还没有走到门口,宋嫣忽然感到身后一阵阴冷,下意识地回头望去,却听到了宋槿撕破黑暗的吼声。

“宋嫣!我宋槿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捏着手里柔软的帕子,宋嫣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自然,只一会儿就消失不见。

过了明天她就是死人了,一个死人有什么好怕的?

“回宫。”

夜深人静,皇宫里一片死寂,安阳宫里除了萧赫批阅奏折的莎莎声,便再无别的声音。

忽然之间,安阳宫外出现了一个步履匆匆的身影,向安阳宫小跑过去,手中的拂尘随着步伐的加快在胳膊处摇晃着。

“启禀皇上,天牢里的皇贵妃……天牢里的犯人,自尽了!”掌管天牢的公公意识到口误,慌忙改变了称呼。

方才听到禀报,他去看了一眼,那景象实在是惨不忍睹!

先前玉仁皇贵妃去过,再后来便是如此了,这样一推心里也有了底,但这话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来的。

“找个地方埋了吧。”

“可是……”公公还想着替宋槿再说两句,张了张嘴,触及萧赫冰冷的眼神,还是没有说出来。

宫里新人进,旧人哭,如今玉仁皇贵妃大势正盛,宋槿也好,张槿也好,终归都是一抔黄土,该散了。


第二章 重生三年前

痛……脑袋快要炸裂一般的痛!

宋槿记得自己是咬舌自尽,为何现在却好似脑袋要炸开一样疼痛不已?

窒息的感觉犹如洪水涌上脑中,她用力地扑腾了一番,隐隐约约听到了有人落水的声音。

趁着还可以呼吸的时候,她对着岸上叫到:“救……救命!救我!”

每每这么叫着,口中都要灌上好大一片水,渐渐地快要失去意识。

忽然腰身被一双手揽住,带着她向某个方向游过去,她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紧紧地抱住那人的胳膊,过了许久终于到了岸上。

下一刻耳边多出了许多嘈杂的声音,她却清楚地听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对着她道:“姑娘,快醒醒!”

她还没有来得及分辨这个声音究竟是谁,就听到了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另一个声音:“快让开!妹妹,你没事儿吧?你快要吓死姐姐了!”

胸口一阵疼痛过后,她勉强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那张厌恶的脸。

这是哪儿?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她怎么会落水?

难道是自己重生了,难道是上天也知道自己的冤情不让自己轻易死去,宋槿心里不禁想到。

一连串的问题涌上心头,她却没有时间思索,就被宋嫣的声音吸引了:“妹妹!你怎么如此不小心?我早就告诉过你,那张家公子已经有了婚约,你又何必为他寻死觅活,如今落水叫人将你身子看了去……”

张家公子?呵!她扯谎的技术比如低劣,当初她怎么没有发现呢?

宋嫣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周遭衣着华丽的小姐们便以扇遮面,议论纷纷,生怕她瞧见她们的脸。

她嗤笑一声,想败坏她的名声?宋嫣这点计量,还不够!她盯着宋嫣冷冷道:“姐姐此话何意?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会认识所谓的张家公子?虽说姐姐是庶出,却也是我丞相府的小姐,难道姐姐想落了丞相府的面子?”

在场的公子小姐非富即贵,对于她们来说家族才是一切,像宋嫣这般不顾家族颜面的人才是最叫人厌恶的。

宋嫣没想到平日里柔柔弱弱的宋槿会突然严肃起来,还当众提及她的庶出身份,害她出丑,当下便气的咬牙切齿!恨不能将她撕碎了扔进河里去。

正想要发作时,丞相府的护卫才姗姗来迟,为首的年轻男子见到浑身湿漉漉的宋槿,移开目光请罪道:“属下该死!没能保护好小姐,请小姐责罚!”

这些护卫理应跟在自家小姐的身后,怎么会这么久才来?若真是他们的原因的确该罚,可若是有人故意拖住了他们那就另当别论了。

宋槿状似无意地看向宋嫣,捕捉到了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得意之色,心下了然,随口将此事压下:“待本小姐回府查清事情之后再责罚不迟。”

若是她急于苛责宋嫣也好借此发难,但现在她这般宽容,宋嫣也只能就此作罢。

想到了宋槿方才的问题,宋嫣忙不迭地解释道:“之前我见着妹妹看向张家公子,想着前几日妹妹心神不宁,还以为妹妹是中意……”

“姐姐平日里还是少出府为好,丞相府不算大却也待得下一个姐姐,莫要坏了自己的名声。”宋槿任由婢女将她扶起,替她系上遮挡的披风,冷眼打断了宋嫣的话。

周遭的这些人又将目光放在了宋嫣的身上,虽然努力掩饰,却还是能看出他们眼中的鄙夷。

宋嫣是庶出,最在意的便是别人瞧不起她,如今宋槿一句话便将她推到了众人的目光之中,她又怎能不记恨?

可当着众人的面,她再生气也只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喏喏地应了下来。

见到了自己想要的场景,宋槿便不再与她多费口舌,略带威严道:“姐姐还不回府?是想在这儿等谁吗?”

这话虽是她无心所说,却看到宋嫣下意识转头望向不远处的画舫。

宋槿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一眼便认出来那艘画舫是萧赫的所有物。

他竟然也在?宋槿眼眸微横,视线掠过宋嫣落在了画舫上,画舫前面站了三个人,年纪皆不算太大,其中一个与她一样披着披风,披风上还绣着一只展翅的仙鹤。

这人应该就是方才救了她的人吧!

仙鹤……宋槿似乎想到了什么,没记错的话,齐国上下只有国师孟景淮有一件御赐的仙鹤展翅苏绣披风。

可是想起前世,孟景淮是太子萧徵的人,怎么会和萧赫同在一条画舫上?

再定睛细看,宋槿才发现在孟景淮的身侧,站着的那位高大威严之人,便是当朝太子萧徵。

今日究竟是什么日子?皇帝最疼爱的皇子当朝太子,以及齐国国师大人竟然一同出游?

感受到萧赫看向自己的目光,宋槿迅速地转过身收起眼中的憎恨抿唇不语,在婢女的搀扶下离开了人群。

这一世,她不会再重蹈覆辙!若是可以,她还要顺水推舟成全那对狗男女才好!

坐进马车,宋槿瞥了一眼身边的婢女随口问道:“今天倒是隆重,连太子殿下也出来了,你们可玩儿了什么?”

那婢女似乎是平日里欺负她惯了,斜了她一眼道:“还能玩儿什么?今儿是千秋节,民间那些个能玩儿的都玩儿腻了,我倒是瞧见郑家的小姐送了您一盒口脂,小姐您也用不着,就让奴婢替您代劳吧!”

说着更是作势要到她的怀里抢似的,欺身上来在她身上翻找。

宋槿心下一动,装着样子反抗了一下,便轻巧地让她将口脂夺了过去,眼中流转的神色深不可测。

那婢女见轻而易举就拿到了想要的东西,也并未察觉不对,脸上挂着得意的笑,肆意张狂。

无暇理会她,宋槿低头思索着眼下的境况。

先皇……不,皇上因着不想劳民伤财,因此这齐国的千秋节每五年才一次,瞧着宋嫣与自己的年岁,应该是萧赫登基的三年前了!

而今,太子萧徵还没有与萧赫撕破脸面,孟景淮也没有死,宋嫣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

在她低下的眼眸里,忽然闪过一抹沉重——前世,自己利用宋家帮着萧赫登上了皇位,却被宋嫣与萧赫合谋害死!

而那父亲宋安也枉顾父女之情,更辜负了娘亲对他的一片深情,为了保存颜面,将娘亲与自己从族谱上除名!

这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宋槿捏着帕子,在那婢女看不到的角落握紧了拳头,修剪干净的指甲在掌心留下了深深的凹陷。

她咬牙沉默,眼中早已是漆黑如墨,没有半点温情。

前世是她看错了人,性格软弱,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又信了那萧赫的胡话,才给了那对奸夫淫妇可乘之机。

老天有眼!老天爷给了她重新再来机会,这一世就算赔上一切,她也要报了这血海深仇!


第三章 撞见

沿着京城最繁华的街道行了一路,马车在宋槿最熟悉的地方停了下来。

“小姐,您小心。”方才还气势汹汹地与她抢口脂的婢女,此刻却温顺得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低眉顺眼地将宋槿扶下马车。

宋槿没有拆穿她,只是轻扶着她的手,踩着车夫放置在脚下的木桩,悠然地走下来,全然没有曾经落水的狼狈。

这厢还未站稳,便听到了身后的马车姗姗来迟的声音,随着车夫的一声训斥,马车登时便停了下来。

在婢女的搀扶下,宋嫣也施施然走了下来,脸上还挂着温婉的笑容,一副身为长姐的端庄模样。

下车后宋嫣没有停留,瞥了一眼站在原地等她的宋槿,却向着她身边的婢女道:“小桃,你可将妹妹扶好了,莫要让她有半点闪失。”

这话里的闪失二字,宋槿却并未听懂,但心下也有了提防。

倒是小桃,嘴角不易察觉地笑了笑,微微福身道:“是,奴婢一定会照顾好小姐的。”

看来是当着她的面给她下绊子了,宋槿转身对上宋嫣的目光,随后又移开到别处。

只可惜她的目的注定不会达到!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当年任人宰割,不愿惹是生非的宋槿了!

没有看到想象中宋槿惊慌失措的模样,宋嫣不免多看了她一眼,心里也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自落水被救上来开始,这宋槿就有些不对劲,若是放在从前,这番话也得叫她变了脸色,今日……着实不对劲!

将这种变化收入眼底,宋嫣微微昂起头,挑衅似的从她的面前走过,先一步进了府中。

宋嫣莲步轻移向大堂走去,柳眉下眼眸含春,朱唇弯起的弧度带着说不出的娇媚,但凭她在众人面前如此驳自己的面子,她就不应该再回到府上!

跟在她的身后,宋槿总觉得心里惴惴不安,前世的记忆里并没有落水这一事,只怕因为她的重生,有些事情会暗中改变。纵然有前世的一些记忆为依托,却也万万要小心。

她才转过影壁,还未踏入大堂的门槛儿,就听到了尖锐的女人声音,没记错的话,这个声音就是宋嫣的亲生娘亲,张氏。

宋槿忽然感到脚下一阵加快,才发觉小桃扶着她的步伐快了许多。

既然这母女、主仆一个个都是情深似海,忠心耿耿的,她也不能让这些个人白白浪费一片感情吧!

跟着小桃的步伐,宋槿小跑着进了大堂,目光掠过大堂,只看见了张氏和宋嫣二人。

倒不知道,这次宋嫣给她安下来的罪名,又会是什么。

宋槿眼角的讥诮一闪而过,宋嫣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并未放在心上。

她也相信宋槿无论如何,也没有到敢讽刺她的地步,否则自己也不会压着她这么多年了。

“宋槿,为娘心疼你落水受苦,你却为何要回你姐姐冷嘲热讽?”张氏满脸的心痛与委屈,若不是眼中的精光太过凌厉,宋槿差点也就相信了,只是张氏现在果真是越发的无法无天了!就凭她也敢称做是她的娘?

这一次她没有掩饰脸上的不屑,鄙夷地看着眼前这个藏青色华服的中年女人,虽然保养得当,却也无法掩盖眼角的皱纹一点点爬上她的脸。

不过是靠着宋安的宠爱爬上姨娘之位的伶人,竟没有半点的自知之明!着实可笑!

“为娘?”宋槿讽刺地一笑,直勾勾地盯着她,“张氏,我且问你,父亲是几时昭告天下,说你张氏是这丞相府夫人的?”

才说了一句话,张氏便气的脸色煞白,指向宋槿的手也抖动得厉害。

见状宋嫣急忙上前扶住娘亲,张氏正欲发作又被宋槿抢了先,“张姨娘这么做,就不怕父亲背上宠妾灭妻的骂名吗?堂堂齐国丞相竟然如此忘恩负义,抛弃糟糠,宠妾灭妻,传出去的话,朝堂上父亲的脸面往哪儿放?”

张氏最忌讳别人叫他张姨娘,可偏偏这个人是丞相府的嫡出小姐,而相爷也并未说要将她扶正,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宋嫣看着娘亲的脸色一阵一阵的,心下也难受的紧,想也没想抬手便给了宋槿一个重重的巴掌。

“……国师大人差人送过来便是,这样劳烦大人,真是折煞老夫了……”

这一巴掌才刚刚抬起来,影壁后面便传来了一阵对话的声音,听见国师二字,宋嫣脸色一变,手却已经落在了宋槿的脸上。

挨了一巴掌的宋槿此刻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眼前漆黑一片,她甚至能感受到左边的脸颊正在一点点地肿起来。

脑袋晕眩万分,若不是小桃扶着她,这一巴掌下来她非得倒在地上不可。

方才她也已经听到了一些些脚步声,此刻又听到了宋安的声音,便将全部重量都压在了小桃的身上,虚弱地踉跄了几步,才将将站稳。

小桃也听到了宋安的声音,又听见了国师二字,心里知道这一劫是躲不过了,届时主子的事情必然要推在她的身上。

可若是替主子担了罪责,万一看着追究下来,主子们没事儿,她却不一定能继续在丞相府待下去,这……

“嫣儿,你在做什么!”宋安正见到宝贝女儿的巴掌落在宋槿的脸上,正要质问,碍于有外人在场才压下了怒火。

虽然他宠爱张氏,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坏了这嫡庶尊卑,她虽为长姐,却也是庶出,怎么能出手伤害宋槿?

没想到才刚刚进丞相府就见到了这一幕,孟景淮扫视了一圈儿,最终将目光放在了正由婢女搀扶着,虚弱不堪的宋槿身上。

虽说她努力地扮演着一副虚弱的模样,可在孟景淮看来,脚步稳健,手指有力,并不像她看上去这般虚弱。

孟景淮的眼中忽然多了一丝玩味,国师府上大都是男仆,只有三三两两的丫鬟。再加上他总是孤身一人,因此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

这丞相府的嫡出小姐,可并不像看上去那么无害啊!

宋嫣瞧见孟景淮在盯着宋槿看,心中的怒火更甚,却又不得不收敛起眼中的神色,慌忙踩着碎花步,走到宋安与孟景淮的面前解释:“爹爹,您听女儿解释……”

她还没来得及说完,便就被宋槿的声音打断,孟景淮才发现,她的声音犹如山涧泉水,清脆朗润,叫人听着舒服极了。

“父亲,方才是个误会,让国师大人见笑了。”说罢,她稍稍福身行礼道谢,“今日多亏国师大人出手相救,否则宋槿便要命丧湖中了,救命之恩,宋槿无以为报!”

她现在一无所有,即便想要报答,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未曾想,孟景淮指尖虚扶将她扶起,淡淡回道:“这等小事,宋小姐不必放在心上。”

看向她头顶的目光中,又是一阵复杂的神色。

宋槿……的确有趣!


第四章 宋嫣受罚

国师在未央湖救下宋槿一事,宋安已经听下人说了,见到他们这般你来我往,心里甚是欢喜。

虽说几位皇子中最受宠爱的并非是太子,但皇上既然立了太子,轻易便不会废掉。

孟景淮又是太子一派的人,若能与他们结上关系,那也是好事一桩啊!

“宋小姐,这只耳坠想必是在水中你不小心蹭下来的,如今将它归还原主。”孟景淮伸出手,宽大的手掌里赫然躺着一只翠绿色的耳坠,闪耀着光泽。

宋槿下意识地摸了摸耳朵,果然掉了一只,方才回来的急,她也未曾注意到这些小事。

接过耳环,她又是福身行礼,随后轻声道:“国师大人,小女子身体抱恙,便不打扰国师大人与父亲交谈,先行回屋了。”

她也是刚刚回到府上,身上的衣服还是冰凉的,这个时节若是不及时换下来,只怕会感染风寒。

孟景淮没有多说,应了一句“好”,便目送她离开大堂,又跟着宋安去了书房。

一直站在一旁的宋嫣与张氏脸色犹如吃了苦瓜,十分难看,就连平日里伺候在一旁的丫鬟小厮,也都不敢上前。

宋嫣没想到,爹爹居然会从头到尾都无视她,反倒是宋槿,既和国师有了交集,还博得了爹爹的好感!

感受到了一阵的难堪,宋嫣恨不能宋槿溺死在湖中才好!

张氏也察觉到了女儿的阴沉,拍了拍她的手低声道:“嫣儿放心,有娘亲在,一定不会让那个宋槿得逞的!”

她的女儿才是最优秀的,那个宋槿凭什么得到国师大人的青眼?

先是对嫣儿冷嘲热讽,接着又敢讥讽她身份低微,宋槿的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

她转头望向宋槿离去的方向,眼神狠厉——如果她还是不听话,那自己也不介意彻底毁掉她!

才换上中衣的宋槿只觉得鼻尖一阵酸痒,下一刻便就打了个喷嚏,想来是真的感冒了。

见到她这个模样,小桃赶忙拿着大氅走到她身边,替她披上道:“小姐小心着凉,奴婢先去给你熬点姜茶过来。”

“多放糖,我怕辣,去吧。”无视掉小桃眼中的难以置信,宋槿紧了紧身上的大氅,随口吩咐道。

余光看着她一点点消失在房间里,宋槿才起身站在了窗边,透过窗户看着槿南阁的一草一木,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草木不曾变,此心非彼心。

她曾经幻想过,等到萧赫登基后,他就在回来这槿南阁瞧瞧,却没想到登基是登成了,她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好在老天开眼,给了她第二次的机会,才能再回到这个地方。

绣着红梅的大氅包裹住她纤细的身躯,也仿佛把她和这个世界也隔了开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桃端着姜茶回来的时候,她还是这样呆愣楞地站在窗边,目光不知落在了何方。

“小姐,姜茶已经好了。奴婢特意将姜茶凉了一会儿,现在正合适。”小桃献殷勤一般地走到她的身后,看不清她的神色。

殊不知,听到她的声音时,宋槿的嘴角掀起几许讥讽。

她还记得小桃在马车上是如何抢夺她的口脂,现在却装出一副这般关切的模样,倒真是会做戏。

身形定了一会儿,宋槿暂时也无意对付她,没有多加言语,转身便喝了那姜茶。

这厢才让小桃将姜茶送走,宋安屋里的下人就小跑着进了她的槿南阁,通知她前去宋安的书房。

看来孟景淮应该是已经走了,眼下还去处理方才宋嫣与她的事儿了。

没有等小桃回来,宋槿只身一人去了宋安的院子,她也想知道,宋安究竟舍不舍得惩罚他的宝贝女儿。

宋安的正阳院视野开阔,所见之处皆种植着竹子,此刻凉风飒飒,竹叶大多也都已经黄了。

走在这条小径上,宋槿更加觉得讽刺,宋安为了攀附权贵,将女儿当做筹码,又怎么对得起这一片竹林?

当她到了书房的时候宋嫣已经在了,脸上的泪痕还没有抹干,眼睛红的仿佛是只兔子。

瞧见这一幕,宋槿不禁心生烦闷,宋嫣这般凄惨,宋安此事必然会作罢,那她的这一巴掌岂不是白挨了吗?

她不甘心!

见到她姗姗来迟,宋安却破天荒地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槿儿身子可还好?”

一声槿儿唤得她浑身难受,自打有记忆里,宋安可就没有唤过她这个称呼,而今怎地变性子了?

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的福身回道:“多谢父亲关切,女儿一切都好。”

语气中的疏离毫不遮掩,宋安登时面上难堪,身形也顿了一下。

他知道自己许久没有关心过这个嫡出的女儿,可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疏远,甚至不愿意叫他爹爹。

“槿儿,是为父亏欠了你,往后为父一定多陪陪你,槿儿莫要责怪为父了,可好?”宋安用恳切的目光望着女儿,希望能够从她的眼中看见温情。

即便是重生,宋槿也还是比不过宋安这个老狐狸,想起自从娘亲去世以后,他的所作所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原谅他。

若是让他发现自己存了二心,往后在丞相府的日子必然不会好过。

为了逼着自己哭出来,宋槿无法,只能回忆起前世被宋嫣陷害,又遭人侮辱,更是害得娘亲死后也不得安宁,一时泪如雨下,眼眸里潋滟波光,视线一片模糊,泣不成声。

宋安没想到宋槿会如此伤心,又了解这个小女儿并非精明强干之人,没做他想,走到她的面前,也是涕泪横流。

从宋槿进门开始就被晾在一旁的宋嫣与张氏见状,气不打一处来,却又不得不看着他们父女情深,险些咬碎一口银牙。

张氏大着胆子上前劝说道:“相爷莫再伤心了,槿儿身子弱,哭伤着了可不好。”俨然一副将她当做亲生女儿的模样。

听到她的声音,宋安才拍了拍宋槿的肩膀,转身拭去眼泪。

瞥见宋嫣神色如常地站在一旁,宋安又想起方才的一幕,心里又爱又恨。

“嫣儿,今日的事情,你给为父解释解释!”

若不是宋槿给了他台阶下,他便要当着孟景淮的面断这家务事了!他这张脸以后往哪儿放?

本以为发妻去世了,让张氏掌管丞相府,虽不能完完全全的一视同仁,但看在槿儿是嫡出的面子上也不敢太过分,却没想到她竟然把嫣儿宠得不知天高地厚了!

宋安怒极,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震得宋槿的耳朵嗡嗡作响,接着便听见宋安斥责张氏的声音。

“还有你,张氏!我将丞相府放心地交在你的手里,我这般信任你,你看看你把嫣儿宠到什么地步了?若不是槿儿识大体,给了我一个台阶下,我在孟景淮国师面前的面子往哪儿放?”

掌管相府也有十多年了,张氏还从没有见过他发过这么大的火,便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吓得立刻跪伏在地上,直呼冤枉。

宋嫣没想到父亲会这般生气,瘫软在地上,红彤彤的眼眶再次湿润:“爹爹!嫣儿的为人爹爹难道还不了解吗?为何爹爹只相信妹妹的片面之词?”

而事实上,她的心里却并非看上去这般痛苦,反而充斥着慌乱。

那一巴掌的确不是一般的重,宋槿的脸至今还肿着。

她心里也很清楚,父亲之所以这么生气,不过是因为她在国师大人面前让他丢了脸面。

可当时的情况,她要怎么解释……

没来得及让她想好对策,宋安又开口教训道:“为父何曾不相信你,可是你呢?当着国师的面,教训丞相府的嫡女,届时传出去,说我宋安宠庶灭嫡,世人如何看我?”

宋嫣猜的没错,可宋安这一次也是铁了心的要追究到底,还未等她解释,宋安再三想着这件事,怒不可遏斥责道:“你既如此桀骜不驯,就罚你紧闭半月,好好反省反省!”说罢更是气的直接拂袖而去。

看着地上哭天抢地的母女二人,宋槿敛唇无声地轻笑几许,她倒是高估了宋安对这二人的宠爱。

他最在乎的人,果然还是他自己!

没有去心上那二人不可思议的嚎啕,她捻着帕子,跟着宋安一同离去。

第五章 高烧

从正阳院出来的时候,宋槿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匆匆赶来的小桃,正焦躁地在院子外面打转,又不敢进去。

小姐出去,身为丫鬟竟然没有陪在她的身边,让相爷知道了,是绝对不会轻易地放过她的。

宋槿没有追究她为什么现在才来,只是叮嘱了一句:“以后莫再如此粗心了。”

先前是让小桃将姜茶收拾下去,这才耽搁了,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知道小桃心里如何猜想,宋槿忽然一阵晕眩,加上换上的衣服有些宽松,只觉得身体冰凉不已,便带着她匆匆赶了回去。

回到槿南阁,她脱下了外衣,叮嘱着小桃在外面守着,若是有人叫她,只说不舒服睡下了便是。

小桃叠手放在腰间,福身应下,替她关上闺房的门,守在了附近。

宋槿仔细地关上了窗户,从缝隙中瞧见了小桃离开槿南阁的身影,面无表情地关紧窗户,躺到了床上。

这个小桃是宋嫣的人,若是一直留在身边只怕会有二心,等过些日子的时候,找个理由把她打发了去,顺便借此机会狠狠打压一番宋嫣……

躺在床上还没有多久,宋槿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巴掌大的脸颊愈发泛红,呼吸也渐渐加重,俨然是烧着了。

从宋槿的院子里离开后,小桃环顾四周,小心翼翼的去到了宋嫣的院子。

此时宋嫣已经被相爷吩咐禁足了,被关了紧闭的她却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对宋槿更加多了几分恨意。

小桃跟着宋嫣身边的文绣走进她的闺房,见到她正愤懑地扎着手中的小人,知道她这是气极了,识趣儿地站在一旁,等着主子问话。

“她回去了?”宋嫣余光瞥见了小桃的身影,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问道。

见她点点头,手中的针狠狠地扎在了小人的身上,看的一旁的丫鬟心惊胆战。

凭什么!凭什么她可以这么坦然地睡下?明明她才是应该受罚的那一个啊!

爹爹以往从没有这般惩罚过自己,每每遇到这种事情,就算被爹爹撞见了,宋槿也只会替她说好话,自认倒霉,今天怎么会换了一个人似的?

想到她的不对劲,宋槿漂亮的脸上多了一丝疑虑,转头问道:“你是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对吧?”

小桃确定地点了点头,这下宋嫣更加怀疑。她怎么看也不像是从前的那个懦弱的宋槿,可一连串的表现又实在是让人怀疑……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小桃献宝似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盒口脂,谄媚地递到宋嫣的面前,陪笑道:“大小姐,这是奴婢特意给您弄来的口脂,颜色极其鲜艳,且遇水不掉色,想着最适合您,便给您送了过来。”

听到她是弄过来的,宋嫣心里就清楚了这盒口脂的来历,神色悠然地打开看了看,语气也放松了许多:“亏得你还有这份心……”

看到口脂的一刹那,宋嫣也不禁被吸引住了,鲜艳的红色还带着些许的光泽,是京城天宝坊的东西!

没想到娘亲这般克扣宋槿,她还能买得起这么好的口脂!看来对她还是太过仁慈了。

高傲地抬起了脑袋,对着镜子照了照,原本因为禁足而被破坏的好心情再次回到了脸上。

小桃见到主子的心情这般舒畅,心里吊着的一块大石头也终于落了下来。

宋槿虽然是个嫡女,可是手段却断断没有宋嫣来的狠毒,她也并不想得罪宋嫣。

是夜,宋安或许是为了弥补对宋槿的亏欠,亲自去了槿南阁叫她吃晚饭,却只得到了小桃的回答。

听到女儿身子不舒服,宋安的心里也是咯噔一声响。

现在她就是丞相府的掌上明珠,不能有半点闪失,若是太子一派赢面更大,到时候也好将她嫁给国师,博一个裙带关系。

宋安面带担心,忧心忡忡地推开了宋槿的房门,亲自点上了蜡烛,翠绿色为主的闺房里瞬间灯火通明。

他走到床边,却看到了宋槿红彤彤的小脸,急忙伸手抚上她的额头,烫的惊人。

“来人!快去叫大夫!”烧的这么厉害,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她的未来!

万一因为这个不能嫁给孟景淮,那他不是少了一分筹码?

担忧宋槿发烧会破坏自己的大事,宋安气的将小桃骂了一顿,若不是考虑到宋槿还需要人照顾,他估计是会直接将她逐出丞相府。

连个人都照顾不好,要她何用!

大夫也是第一次见到烧的这么厉害的人,幸好经验丰富,还不至于手忙脚乱,只见他神色不挠,有条不紊地给她把脉开方子,叮嘱小桃用热水给她敷一敷。

好不容易忙完了这一切,大夫才被请到了客房休息下来。

宋安害怕宋槿会醒不过来,更是直接将大夫给留在了府上,大夫无法,也只能被迫留了下来。

要说这高烧,也不是这大夫就能够控制的,偏偏宋安担忧心切不肯放人。

这一切看在不明就里的大夫的眼中,当然是丞相爱女心切,传出去又是一阵夸赞,宋安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

他彻夜守在槿南阁,直到下半夜宋槿醒了过来,他才叫醒小桃,让她去请大夫,又转身红着眼睛关心道:“槿儿可好些了?若是还有哪儿不舒服的,和爹说,千万不要憋住。”

见到这一幕,宋槿本应该感动地哭出来,却被一阵子的口干舌燥打扰得没有别的想法。

喝光宋安递来的一杯温水,她才擦了擦嘴角的水渍,茫然地望着宋安,眼中没有半点的感动。

没有得到预料之中的感动,让宋安有种失落,又有些愤怒。

宋槿看出了他的不悦,攒足了劲儿,打了一个哈欠,憋出了几滴眼泪,却还是不知要说些什么,房间里一时陷入尴尬的境地。

憋着火,又不能发作,宋安只好忍着火气压低了声音,故作关心地望向女儿:“槿儿好好休息,天色已深,为父先去歇着了。”

实在没办法演出一番感动的戏码,宋槿只好微微地点头,低着脑袋不说话。

宋安沉默了半晌,才抬起脚走了出去,空留下一阵厚实的脚步声。

见相爷走了,小桃才端着熬好的药从外面走进来道:“小姐,大夫嘱咐了,这药要趁热喝,奴婢为您准备了蜜果儿,您喝完之后吃上一颗,就能解了口中的苦。”

宋槿微微皱眉没有多说什么,乖乖地将药喝下,又吃了她送过来的蜜果,才又钻进暖和的被窝里,又睡了过去,无暇再去想为何宋安会那么失落地看着她。

~从正阳院出来的时候,宋槿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匆匆赶来的小桃,正焦躁地在院子外面打转,又不敢进去。

小姐出去,身为丫鬟竟然没有陪在她的身边,让相爷知道了,是绝对不会轻易地放过她的。

宋槿没有追究她为什么现在才来,只是叮嘱了一句:“以后莫再如此粗心了。”

先前是让小桃将姜茶收拾下去,这才耽搁了,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知道小桃心里如何猜想,宋槿忽然一阵晕眩,加上换上的衣服有些宽松,只觉得身体冰凉不已,便带着她匆匆赶了回去。

回到槿南阁,她脱下了外衣,叮嘱着小桃在外面守着,若是有人叫她,只说不舒服睡下了便是。

小桃叠手放在腰间,福身应下,替她关上闺房的门,守在了附近。

宋槿仔细地关上了窗户,从缝隙中瞧见了小桃离开槿南阁的身影,面无表情地关紧窗户,躺到了床上。

这个小桃是宋嫣的人,若是一直留在身边只怕会有二心,等过些日子的时候,找个理由把她打发了去,顺便借此机会狠狠打压一番宋嫣……

躺在床上还没有多久,宋槿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巴掌大的脸颊愈发泛红,呼吸也渐渐加重,俨然是烧着了。

从宋槿的院子里离开后,小桃环顾四周,小心翼翼的去到了宋嫣的院子。

此时宋嫣已经被相爷吩咐禁足了,被关了紧闭的她却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对宋槿更加多了几分恨意。

小桃跟着宋嫣身边的文绣走进她的闺房,见到她正愤懑地扎着手中的小人,知道她这是气极了,识趣儿地站在一旁,等着主子问话。

“她回去了?”宋嫣余光瞥见了小桃的身影,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问道。

见她点点头,手中的针狠狠地扎在了小人的身上,看的一旁的丫鬟心惊胆战。

凭什么!凭什么她可以这么坦然地睡下?明明她才是应该受罚的那一个啊!

爹爹以往从没有这般惩罚过自己,每每遇到这种事情,就算被爹爹撞见了,宋槿也只会替她说好话,自认倒霉,今天怎么会换了一个人似的?

想到她的不对劲,宋槿漂亮的脸上多了一丝疑虑,转头问道:“你是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对吧?”

小桃确定地点了点头,这下宋嫣更加怀疑。她怎么看也不像是从前的那个懦弱的宋槿,可一连串的表现又实在是让人怀疑……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小桃献宝似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盒口脂,谄媚地递到宋嫣的面前,陪笑道:“大小姐,这是奴婢特意给您弄来的口脂,颜色极其鲜艳,且遇水不掉色,想着最适合您,便给您送了过来。”

听到她是弄过来的,宋嫣心里就清楚了这盒口脂的来历,神色悠然地打开看了看,语气也放松了许多:“亏得你还有这份心……”

看到口脂的一刹那,宋嫣也不禁被吸引住了,鲜艳的红色还带着些许的光泽,是京城天宝坊的东西!

没想到娘亲这般克扣宋槿,她还能买得起这么好的口脂!看来对她还是太过仁慈了。

高傲地抬起了脑袋,对着镜子照了照,原本因为禁足而被破坏的好心情再次回到了脸上。

小桃见到主子的心情这般舒畅,心里吊着的一块大石头也终于落了下来。

宋槿虽然是个嫡女,可是手段却断断没有宋嫣来的狠毒,她也并不想得罪宋嫣。

是夜,宋安或许是为了弥补对宋槿的亏欠,亲自去了槿南阁叫她吃晚饭,却只得到了小桃的回答。

听到女儿身子不舒服,宋安的心里也是咯噔一声响。

现在她就是丞相府的掌上明珠,不能有半点闪失,若是太子一派赢面更大,到时候也好将她嫁给国师,博一个裙带关系。

宋安面带担心,忧心忡忡地推开了宋槿的房门,亲自点上了蜡烛,翠绿色为主的闺房里瞬间灯火通明。

他走到床边,却看到了宋槿红彤彤的小脸,急忙伸手抚上她的额头,烫的惊人。

“来人!快去叫大夫!”烧的这么厉害,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她的未来!

万一因为这个不能嫁给孟景淮,那他不是少了一分筹码?

担忧宋槿发烧会破坏自己的大事,宋安气的将小桃骂了一顿,若不是考虑到宋槿还需要人照顾,他估计是会直接将她逐出丞相府。

连个人都照顾不好,要她何用!

大夫也是第一次见到烧的这么厉害的人,幸好经验丰富,还不至于手忙脚乱,只见他神色不挠,有条不紊地给她把脉开方子,叮嘱小桃用热水给她敷一敷。

好不容易忙完了这一切,大夫才被请到了客房休息下来。

宋安害怕宋槿会醒不过来,更是直接将大夫给留在了府上,大夫无法,也只能被迫留了下来。

要说这高烧,也不是这大夫就能够控制的,偏偏宋安担忧心切不肯放人。

这一切看在不明就里的大夫的眼中,当然是丞相爱女心切,传出去又是一阵夸赞,宋安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

他彻夜守在槿南阁,直到下半夜宋槿醒了过来,他才叫醒小桃,让她去请大夫,又转身红着眼睛关心道:“槿儿可好些了?若是还有哪儿不舒服的,和爹说,千万不要憋住。”

见到这一幕,宋槿本应该感动地哭出来,却被一阵子的口干舌燥打扰得没有别的想法。

喝光宋安递来的一杯温水,她才擦了擦嘴角的水渍,茫然地望着宋安,眼中没有半点的感动。

没有得到预料之中的感动,让宋安有种失落,又有些愤怒。

宋槿看出了他的不悦,攒足了劲儿,打了一个哈欠,憋出了几滴眼泪,却还是不知要说些什么,房间里一时陷入尴尬的境地。

憋着火,又不能发作,宋安只好忍着火气压低了声音,故作关心地望向女儿:“槿儿好好休息,天色已深,为父先去歇着了。”

实在没办法演出一番感动的戏码,宋槿只好微微地点头,低着脑袋不说话。

宋安沉默了半晌,才抬起脚走了出去,空留下一阵厚实的脚步声。

见相爷走了,小桃才端着熬好的药从外面走进来道:“小姐,大夫嘱咐了,这药要趁热喝,奴婢为您准备了蜜果儿,您喝完之后吃上一颗,就能解了口中的苦。”

宋槿微微皱眉没有多说什么,乖乖地将药喝下,又吃了她送过来的蜜果,才又钻进暖和的被窝里,又睡了过去,无暇再去想为何宋安会那么失落地看着她。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