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陆乔伊贺流风小说_勾人美妻别诱我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7:00

陆乔伊贺流风小说名字叫做《勾人美妻别诱我》,是网络作者“雨萱”原创的一本文思独特的伤怀悲情类小说,《勾人美妻别诱我》中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乔伊贺流风,小说主要讲述了:陆乔伊到了单位,两人道别,贺流风车子掉头,朝着艾斯博安住的酒店方向驶去。

勾人美妻别诱我小说 精彩章节

三十分钟后,贺流风到了艾斯博安住的酒店。

一路上,贺流风也想了很多,艾斯博安的背后是一个国家,假如他当了国王,就有权利选择跟谁合作。

如果贺氏和迪肯拜的合作项目谈成了,那他下一步就可以实施自己的外太空计划了。

亚洲没有先例,国内更是还没有人涉足,不过,贺流风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所以,艾斯博安为了骆玉蝶的事情想保她,他何不卖他个人情,顺坡下驴给骆玉蝶一个警告。

还不得罪艾斯博安,不是两全其美吗

酒店一楼的咖啡厅,在大厅的西侧,贺流风按照服务员的指引,还没有到门口就看到了艾斯博安坐在咖啡厅里,神色焦虑的等着他。

贺流风眸色一闪,清新俊逸,目若朗星,仿佛带着光环一样的迈着步子走到跟前,艾斯博安已经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气场,强大到自己不得不起身欢迎他,“贺总,请坐吧。”

服务生花痴般的看着贺流风,“先生,您喝什么?”

“蓝山咖啡。”贺流风淡淡的说完。

服务生转身走了,边走还边回头看着贺流风,还瞄了眼艾斯博安。

逆天了,在酒店上班这么久了,还没有见过这么帅气英俊的男人。

而且两个帅气的男人还一起坐在那喝咖啡,她真的有些不淡定了。

艾斯博安看着女孩的花痴样子,没有心思开玩笑了,看着眼前的贺流风,不慌不忙的坐在那,神色安定,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镇定。

这样的泰然,让急性子的艾斯博安早已经按奈不住的了,“贺总,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了?”

“是骆玉蝶的事?”

“是,就是这事,她哭着跟我说了一堆什么不能在这了,要走了,还有什么死了的,我就害怕了,紧张的就直接给你打电话了”

“急的都骂人了吧?”

他那句乌拉必达乌拉什么的,他愣是没有听懂。

艾斯博安苦笑,“贺总,我哪敢啊!你就是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骆玉蝶跟你说什么了?”

“什么也没有说,就是一直哭。”

演戏呢,骗艾斯博安信任她,来这么一出可怜兮兮的装受害者,她真是做的出来!

贺流风听完还是不急,依然慢悠悠的说,“她做了不该做的事?”

“到底什么事?”

“这事就到此为止,你不要问了,我已经警告过她了,但是她身上不止这一件事!”

艾斯博安一愣,随即笑着说,“贺总,其实你也知道我挺喜欢骆玉蝶的,不过,她好像不喜欢我,而我马上要回国了,所以,她刚才跟我在电话里哭诉,我心就软了,就乱了,到底是怎么了?”

贺流风眉毛一挑,很淡定的说道,“她……惹恼了帝都大佬麻德良。”

“就是那天要抓走她的人?”

贺流风点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好看的眉毛微微一挑。

艾斯博安若有所思的点头,“他们还不放过她!”

那天,那几个不像好人的男人拉着骆玉蝶,要不是遇见他们,骆玉蝶有可能就被抓走了。

“人家已经放出话来了,想要她的命。”

“那些人是干什么的?”艾斯博安问。

“怎么说呢,黑白两道都有人。”

艾斯博安神情严肃,手也紧紧的攥在胸前,“就是说骆玉蝶惹上了不好惹的人?”

“是!”

这事确实是真的,贺流风从来不说假话,也犯不着为一个女人说谎。

骆玉蝶耍弄麻德良给他灌酒醉了之后逃跑了,现在大佬都知道金兰湾跳钢管舞的舞娘得罪了麻德良。

如果骆玉蝶摆不平,那只有给麻四做情人才能平息了。

这些都是封谅从他的小弟那里打听到的,然后回禀给贺流风的。

即便不说她设计陷害自己的事,她身后的人也够她骆玉蝶头疼的了。

艾斯博安紧皱着眉头半天没有说话。

如果这是在他的国家,一切都好说,他可以什么都能摆平。

不单没人敢欺负骆玉蝶,她还会得到诸如皇家宫廷才有的护卫队给她最安全贴心的服务,因为他们国家有这个规定,只要是王室成员都可以享受到国家的保护。

但这不是在他们国家,即便他有权利也不能动用军队到这来,远水解不了近喝。

而且他现在还不是国王,父亲并没有把王位真正的传给他,他只是代表父亲来谈生意。

闹出什么不好的有损于国家王室名誉的事情,他爸爸也不会饶了他的,所以他还是收敛了不少也不敢为所欲为。

“贺总,你放过骆玉蝶了?”

事情明白了,前因后果也都清楚了,是自己错怪了贺流风,他表示了道歉,但是对此事还有些不太放心的艾斯博安又问了一遍。

“这是她应得的,我只能对你说这么多。”

贺流风没有挑明,也没有再继续解释,这事关乎到他的名誉,而前段时间已经在内部传的沸沸扬扬,他不想将此事扩大。

毕竟,他的损失比之那个无足轻重的女人来说其实更大。

要了骆玉蝶的命易如反掌,可是必将会对公司和他个人产生影响。

所以,此事他不追究,到此为止。

艾萨博安看着贺流风好像很生气,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他有些害怕了。

骆玉蝶没有说,而贺流风的样子好像也不会说。

他想问,最后还是咽下去了。

毕竟贺流风的势力还有他的身后庞大的贺氏集团,以及今后他们将要合作的项目,权衡利弊后还是决定不再打探了,知道多了也不见得是好事。

这人他可惹不起!

这次来,一切还是很顺利的,他爸爸让他来打前站,不能还没有开始就被一个女人给搅黄了。

至于女人嘛,他就是春心泛滥下的一次冲动而已。

这样,事情他也了解了,而且贺流风也答应了艾斯博安,对骆玉蝶的事情看在他的面子上,就算过去了。

而贺流风还告诉他,说骆玉蝶不是简单的女人,这女人利用美色当诱饵,接近艾斯博安是有目的的。

他还劝贺流风不要太紧张了,这点艾斯博安清楚,夜场的女人,总归是和一般的女人不同,有些小把戏小计谋也可以理解。

贺流风心里不自觉的佩服起陆乔伊来,她果然没有说错,艾斯博安根本就听不进去他讲的话,他现在一门心思就是怎么讨好骆玉蝶呢!

送走贺流风,艾斯博安转身回去就给骆玉蝶打电话。

骆玉蝶此时也在家里等着消息,一上午都是心不在焉的,她才知道自己除了害怕警察,然后就是贺流风了。

一看到是艾斯博安的电话,她的眼睛一亮,激动的一把抓起手机,“博安,怎么样?”

太着急了,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玉蝶,你不用走了,哪里也不用去了!”

艾斯博安也替骆玉蝶高兴,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大事,心情也大好起来。

骆玉蝶激动的小声捂着电话叫着,“是吗贺流风答应放过我了?”

“是的,过去的事情他不追究了,不过,你好像得罪什么人了,外面还是有人想要你的命呢!”

骆玉蝶心里一紧,眉头一皱,不明所以的说,“我得罪谁了?”

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上来了。

艾斯博安说道,“是那天抓你的麻四。”

骆玉蝶阴鸷的眼睛一闪,眼底闪过一丝杀气,“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是他想打我的主意,没得逞,竟然还想要我的命!”

不就是上次自己将他灌醉了,然后逃跑了,他估计应该因为这个也恨上自己了。

艾斯博安抿了抿嘴唇,思考了一下,眼睛一转,“要不然,你跟我走?”

“跟你走,去哪?”

“跟我回我的国家,到那,我就可以保护你了。”

本来在贺流风那里说的好好的,她的事自己以后不会管了。

可是一听到她的声音,艾斯博安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关心她,帮助她。

电话那边,一下子陷入了沉寂,骆玉蝶眼神却很清冷,瞄着外面,“不行,我不能走,我希望你能理解我……”

“我理解,我知道你也不可能跟我回去,我只是开玩笑呢!”

艾斯博安还是很失望的,他的异国邂逅,本以为会开花结果,哪成想,碰都没有碰到一下,还没有出娘胎就流产了。

这个结果也是自己预料到的。

这个女人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她小小的身体里好像装着一个巨大的能量源一样,好像谁也控制不了她。

而自己对这女人的了解也是太少了,只知道她是一个舞娘,她的家在哪不知道,她家里有什么人至今不知道。

贺流风的话他也记得,可是对于自己懵懂的爱情,他宁愿相信骆玉蝶还是那个第一次在夜总会见到的蒙着面纱的清纯少女。

如果时间允许,他会好好了解她。

而现在他父亲叫他必须马上回国,他也不能耽搁了,明天就准备启程回国了。

既然到这都圆满的结束了,他也算没有失信于骆玉蝶,也算帮着她做了一点事。

两人又聊了一会,艾斯博安有事要办就挂掉了电话。

放下电话,骆玉蝶却没来由的心里颤抖了一下。

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只对贺流风一个人心动过,没有想到,那个爱笑的艾斯博安也打动了自己。

她知道这是感激,自己好像没有一点感情掺杂在里面。

所以,骆玉蝶想了想,还是拒绝了他。

她不能走,身后还有很多事,她如果跟着艾斯博安到另外一个国家,她的动机是什么?

没有感情做支撑的远走他乡,最后都会支撑不下去的。

她好像无法鼓起勇气跟着他走。

而眼前又出了事情,麻四这关该怎么过?

晚上和莫丁一起吃饭时,莫丁就眼神闪烁的看着她,她一看他,莫丁就低头吃饭了。

这样就把她惹火了,“莫丁,你有事就说嘛你老看我干什么?”

莫丁嚼着感觉难以下咽的饭,抬头看了眼当家的,然后快速咽下了嘴里的米饭,“当家的,我都听到了,那个麻四找你麻烦了?”

“你偷听我说话?”骆玉蝶杏眼圆睁。

“没有,没有,当家的我可不敢,我就是无意中听到的!”吓的莫丁连连摆手摇头。

“算了,这事你早晚也要知道的。”

“当家的,那你还去上班吗?”莫丁小心翼翼的问。

“去啊,为什么不去?”骆玉蝶眼睛一翻,“我还去跳舞,我天天去,我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他背后有势力,我们就咱两个人,硬碰硬好像不是他们的对手吧?”

“莫丁,你认怂了?”

骆玉蝶脚往旁边的凳子上一放,又拿出在山里当女大王的气势来,“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什么都听我的,我做什么你都支持吗?”

莫丁嘴笨,说不过当家的,急的直流汗,“我害怕您遇到危险……”

“危险,我骆玉蝶行走江湖多年,遇到的危险还少吗?既然我们来这躲避了,我本是不想惹事的,可是,是他麻四不要脸硬要霸王硬上弓,我就是拼了也不能被他占了便宜去!”

骆玉蝶气的娇喘吁吁,眼睛瞪着,眸色一闪,一股杀气弥漫子她的周围,让莫丁看了都有些害怕了。

入夜,天空黑如墨,竟然没有一个星星,阴沉了一天的天气,听到远处忽而打的很响的雷声,预示着这天要下雨了。

风也刮的急了,吹起街道两旁的树枝摆的更加的厉害了。

金兰湾夜总会。

大厅里,依然还是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

三天没有来上班的骆玉蝶直接到米娜那里去点个卯。

到了经理办公室,米娜看到她没有从前看到她时的热情了,只是很淡然的扫了她一眼,“来了。”

“经理,我来上班了,今天可以多加一场……”

“不用了。”米娜勉强的笑着说道,“赛琳娜,我这不能留你跳舞了……”

“为什么?”骆玉蝶吃惊的看着米娜经理。

米娜嘴角一扯,脸部的肉也颤抖了一下,挪动了一下她肥胖的身子,无可如何的说道,“你得罪人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