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勾人美妻别诱我陆乔伊贺流风小说By雨萱精彩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7:00

主角为陆乔伊贺流风的小说名字叫《勾人美妻别诱我》,这是作者“雨萱”精心打造的一部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陆乔伊贺流风之间的爱情故事。从前有贺流风给她撑腰,最不济还有一个艾斯博安,现在都离她而去了。脸上火辣辣的疼都不及她心里的恨意,她此时恨不得将麻四千刀万剐了

勾人美妻别诱我小说 精彩章节

她一个女人竟然被连打了二十个巴掌来侮辱她

打人不打脸,她却使出这么狠的招数来打她。

骆玉蝶行走江湖多年,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委屈?

可是如今她背后没有实力,没有武器,没有靠山,她只能忍着,这一笔笔账,她总有一天要找麻四偿还的

恐怖的时间过去了,二十个巴掌打完了,骆玉蝶的脸上立时肿的跟一个面包一样。

嘴角的血迹还没有干,她非常狼狈的站在那,眼睛死死的盯着麻四,如今自己真的像一条丧家之犬一样落魄了。

麻四一支烟已经燃尽,身子斜靠在沙发上,两眼迷离的盯着站在那的骆玉蝶。

“求饶,我就放了你!”

“我按照你的要求都做了,四哥,你还不满意吗”

屋里的烟雾,一团团弥漫在包厢里,一张张邪恶的脸在烟雾里若隐若现。

麻四用手抹了一把脸,看着已经站立不住的骆玉蝶摇晃着,死丫头!还在撑着也不肯求饶!

他狠狠的看着那个嘴和骨头一样硬的女人,他起身来,走过去,骆玉蝶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

现在自己是五杯酒下肚,神经已经有些不稳定了。

判断也有偏差了,这酒是后反劲,她有些招架不住了。

骆玉蝶看着麻四脖子上的金链子闪着光,满脸麻子,还有他一笑就露出来的两颗金牙,瞬间有种想吐的感觉。

而麻四却已经走到她跟前,从上到下的闻着,就像猎狗在嗅着猎物一样,直勾勾的看着她。

骆玉蝶又退后一步,感觉这好像就安全了一样。

“四哥,酒也喝了,打也打了,您消气了吧?”

“消气了,消气了!”麻四哈哈笑着,挠着自己头上的几根头发。

“那我是不是能走了?”

“走?”麻四盯着骆玉蝶看,又重复一遍。

骆玉蝶说,“我喝多了,一会在出丑,让四哥见笑,打扰四哥兴致……”

“不打扰,我就喜欢妹妹喝醉的样儿那才够味儿对不对?”

“麻德良!你还想干什么?”

骆玉蝶冷眼看着麻四,暗骂,“老无赖,有什么本事都拿出来吧?等着我酒醒了,我有力气了,我恢复了体力,我就用自己的金丝夺命锁要了你的命!我第一个就给你好看!”

“哎吆,嘴还挺硬!”麻四哼着。

骆玉蝶目光凶狠,死死的盯着麻四,牙齿都咬的咯咯响。

她真有些后悔自己听信了麻四的话,这人就是无赖,他哪里有信誉可言?

而麻四却异常兴奋,虽然这小妞没有求饶,不过看着她就此低头示弱也是不容易的。

所以,麻四邪魅的眼神,嚣张跋扈的无赖样子,大声说道,“干什么?打你算是轻的,没给你扔河里喂鱼,你算幸运的了!”

强词夺理,黑的说成是白的,麻四一副无赖的样,让骆玉蝶恨不得用自己的金丝夺命锁先要了他的命。

骆玉蝶冷冷的看着麻四,以为就此打住了,可谁知这无赖根本就没有想放过自己。

骆玉蝶大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就算是帝都再厉害的人,你也不能随便就要人的命吧?”

骆玉蝶叫着,也不管这老男人高不高兴了,自己喝酒又挨了打,还不放过她?

麻四阴鸷的眼睛一闪,然后哈哈哈大笑,笑的骆玉蝶感觉到毛骨悚然的。

却又靠近骆玉蝶,像是变态一样的近乎歇斯底里的叫着,“赛琳娜,你到现在还在装傻,我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为了得到你,我费了多大劲,你一个舞娘,什么都没有,就敢跟我斗!你想过有一天落在我手里,我会舍得放你走吗?”

他等这一天等的花都谢了,为了捧她自己花了不少钱,钱是小事,可是他的面子都被这女人给踩到脚底下了。

还使劲的踩了踩!

麻四淫邪的笑着,伸出手,捏住骆玉蝶的下巴,“让我好好看你的这张狐媚的脸!怎么这么勾魂呢!”

却被骆玉蝶一巴掌打掉了。

麻四攥了攥手,冷哼着绕着骆玉蝶转圈看。

他已经忍耐了这么久,就是想等着这女人抵抗不住的时候,他再动手。

可是这女人还真特么的能抗,宁可喝酒,宁可打耳光,也不低头示弱。

麻四游走穿梭在这女人堆里,还真没有遇到过这么不开眼的女人。

她小小年纪,凭什么就能不怕天,不拍地的跟着他对着干?

麻四就是不信这个邪气,他今天就要把她制服!

所以,他现在也不忍了,就按耐不住的上前一把抱住骆玉蝶,“小宝贝,你可想死我了,我们到房间里玩一会!”

“无耻,离我远点!”

麻四咆哮着,“装什么清纯玉女,你干这个,还不知道自己什么货色?”

说着,麻四一把又搂过骆玉蝶又亲又啃。

早已经欲火焚身的麻四哪里就肯轻易放过她呢!双手不安分的上下摸着她身子。

麻四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就已经迷醉了,而摸着软软的腰身,麻四突然间就像是邪魔附体了一样,力气也变大了,眼神也非常的狰狞,一个劲的往沙发上拖骆玉蝶。

“你个混蛋,放开我!”

骆玉蝶嘴里狠狠的骂着,然后使出浑身的力气推着一张麻子脸上肥厚的嘴唇子。

屋里一时间,女人的叫声,还有碰到桌子上的杯子掉地上碎裂的声音,而这样嘈杂,外面却一点也听不见。

屋里的音乐声音很大,而保镖都自动屏蔽了,看不见。

怎奈骆玉蝶喝了酒,有些体力不支了,还是被这老男人偷袭了,她就像被峰子蛰了一样,叫着,抖着,踢着……

而麻四好像等不急了,一下子就将骆玉蝶抱到了沙发上,迫不及待的亲她的脸……

突然,包厢的门开了,发出砰的一声响。

屋里的人都朝着门口看去,麻四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也惊的跳起来,没看清楚来人,张嘴就骂,“谁他妈的打扰老子的兴致?”

而保镖和平头立马就冲上了前去,挡在了一群人前面,“这包厢已经有人了看不见吗?找死啊!”

保镖握着拳头虎视眈眈的看着,而后进来的一群人更是一副老子就是闯了能怎么样的架势。

瞬间,两伙人之间就剑拔弩张了。

而站在中间的穿着白色绵绸衫子的男人,微微一笑,用手指轻轻推了一下站在前面的大个保镖平头,“我不想动手!”

“你到底谁啊?跟我这装老大呢!”

“平头,退后!”麻四知道敢闯的也不会是什么善茬子,就厉声制止道,

平头退后,麻四走到跟前,斜睨着眼睛打量这个男人。

他不认得坤泰,可是看坤泰的眼神透出一股凶悍的气息,他凝眉紧锁,想挥手让保镖上家伙。

“四哥,且慢动手!”

“你谁啊?”

麻四眉头一皱,坤泰低头一闪身,退到一边去了。

麻四不觉也冷凝着脸看过去,那人穿着一件黑色刺绣对襟绵绸衫,灯笼裤子,脚上一双黑色千层底的休闲鞋子,戴着墨镜,身后还有几个穿黑色衣服的男人,一看就是保镖。

此人是谁呢?麻四心里打鼓。

吃惊的骆玉蝶在他们进来时,就看到了坤泰。

她心里一跳,他竟然来了?

他怎么会来呢?

坤泰也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狼狈不堪的骆玉蝶,阴鸷的眼睛一闪,然后回头看着黑人男人,“大哥,我们来的正及时。”

吴启本摘掉墨镜走到麻四跟前,“四哥,不认识我了?”

麻四定睛一看,心里一紧,脸上却还是冷着,“我这人记性不好,报上名来,省得我他妈的费劲猜!”

吴启本十几年都在国外,而如今刚回来没多久,又才当上帮主,很多人不认识他,也是情有可原的。

坤泰这个时候该说话了,他气沉丹田,声如洪钟说道,“这是我们青龙帮的新任帮主吴帮主。”

“吴帮主?”麻四重复道。

青龙帮从前在帝都黑道也是威名远播,提起青龙帮,也让麻四心颤了一下。

虽然如今的青龙帮,已经不是当年一声号令,各派都对他俯首称臣的鼎盛时代了。

不过,依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前任帮主欧根良失踪,他弟弟也不见了,青龙帮还没有倒下去。

麻四还是有些忌惮了。

瞬间就不像刚才那么狰狞了,而是缓缓说道,“幸会,幸会,吴帮主,什么风把你给吹到这来的?”

麻四拱手,吴启本也回了一个,“我来找人。”

“什么人?”

上这找人,麻四更糊涂了。

吴启本看了眼坤泰,然后坤泰指着坐在那低头的骆玉蝶说,“就是她。”

麻四一愣,回头看了眼骆玉蝶,然后转过头来,阴鸷的眼睛一闪,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吴帮主认识这个人?”

“我怎么会不人认识?小贱人,躲到这来了!”

骆玉蝶一愣,根本就搞不清楚什么情况,看着坤泰一眼,然后坤泰给她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说话。

然后走到骆玉蝶跟前,抓起骆玉蝶的胳膊叫道,“骆玉蝶,你倒是挺能躲啊真叫我们好找!”

坤泰一个劲的跟着骆玉蝶眨眼睛,她瞬间明白了,这是来救她的。

她急忙装着很害怕的样子战战兢兢的说道,“大哥,饶了我吧,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吴启本来时还担心,和坤泰商量的计谋来救她。

要是这女人不清楚,不知道他们是去救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漏出马脚,被那个老奸巨猾的麻四看出来,事情就不好办了。

看来,他多虑了。

她叫骆玉蝶?麻四知道她真名了,原来赛琳娜就是她艺名。

麻四冷凝着眼睛看着吴启本,走到他跟前意味深长的说道,“吴帮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启本骂了一句脏话,然后对着麻四说道,“这小贱人是我从前相好的,跟我快一年了,我给她买包,买首饰,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钱,可谁知,她和我另外一个相好的……老弟,你知道,我喜欢女人”

说着淫邪的哈哈一笑,麻四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他也喜欢女人,怎么他喜欢的女人都来跟他抢呢

吴启本接着说道,“两人争风吃醋打起来了,然后她就跑了,我找了她很长时间了,这小贱人,终于被我找到了!”

“找我干什么!你不是还有那个女人嘛!”

骆玉蝶也听了半天了,什么关系,什么人物,她再笨也该知道叫什么,也知道怎么应付,怎么回事了?

“你离开我还能过上那种日子,听说你在这跳舞”

骆玉蝶说着,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羞答答的走到吴启本身边,上前拉着他的手,娇滴滴的说道,“帮主,我自己养活自己,也不跟别的女人共享一个男人!”

吴启本哈哈大笑一阵,然后说道,“好,我回去就把那个女人赶走,跟我走吧!”

“我也不是真的跑,你找的那个女人,她没有我漂亮,没有我懂事,哪里都不如我!”

这娇滴滴的声音让麻四都浑身酥软了,谁说这女人就是带刺的玫瑰?她明明也很温柔,也很会讨人欢心的!

只是对自己那么恨,又那么冷,眼前的美人却不是在自己身侧,而是被另外一个男人搂着。

麻四的心就像被猫挠了一样,浑身不自在,却又一时间没有了主意。

“玉蝶,你怎么惹到四哥了?”

骆玉蝶愣了一会,不想在跟麻四纠缠了,更不想说这个无耻的男人都对她做了什么。

麻四也不想跟青龙帮有什么过节,他打碎牙齿往肚里咽,“误会,都是误会……”

这还怎么说?他就是在喜欢这女人,也不能跟青龙帮的抢了。

麻四就像在苦水里泡过然后再拿到酸缸,苦的心酸啊!

眼看着就要到手了,又被人给截胡了。

他奶奶的,这女人难道就那么难搞?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