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为言惜秋墨昀小说的名字是《不负红尘不负你》,此书为网络作家晓梦最新完结之作,是

发布时间:2018-11-07 17:12

言惜秋墨昀全文阅读

不负红尘不负你全文阅读

主角名为言惜秋墨昀小说的名字是《不负红尘不负你》,此书为网络作家晓梦最新完结之作,是一本内容很不错的现代言情小说。因为一个不得已的苦衷,言惜在与秋墨昀的婚礼中逃婚了,三年来,言惜日日生活在思念之中,可是再见秋墨昀却受到了他非常强烈的报复。

第1章 叫得真骚

  “不要,不要在我老公面前,秋墨昀,我求你……”

  金壁辉煌的皇朝大厅,言惜一袭长裙早就被秋墨昀掖在了腰间,白色的衬裙里两条白生生的腿就那般若隐若现在空气中。

  可就是这般的若有似无,更撩人。

  秋墨昀喉结轻动,一点也掩饰眼底的欲色,“小爷我一没绑他二也没强迫他,他要是有种就上来带你走,不会是没种吧?”说着,秋墨昀的长指隔着言惜的衬裙就点了过去。

  “嗯……”那样的猝不及防,让言惜一个没忍住呻吟了一声。

  “惜惜,叫得这么骚,想要了,嗯?”秋墨昀眸光扫过言惜一张精致的小脸,根本不理会一旁观‘战’的穆夜北。

  仿佛他的眼里只有言惜一个人似的。身子被强压着,可居然就有了反应,言惜只觉得羞耻极了。偏偏,她根本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她受不了秋墨昀的手指,他指尖的每一次轻动,都让她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三年了。三年的分离,他只一出现,她就丢盔弃甲了,“墨昀,不要,不要啊……”

  “惜惜,你的身体比你的小嘴诚实多了,嘴里说不要,身体却又反应的那么的强烈,是不是穆夜北平日里根本满足不了你?

  也对哟,你那么放荡,从前一晚上七八次还常常吵着不够,象穆夜北这种儒雅的书生相怎么可能满足你呢,乖,等着小爷我爱你。”

  秋墨昀说着,就狠狠冲进了言惜的身体里。言惜从来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天的发生。她最爱的男人,就这样的当着她老公的面把她当充气娃娃般的强行索要。

  言惜死死的咬着唇,她甚至不敢去看穆夜北,是她不好,是她对不起穆夜北,有一瞬间,她真想把曾经发生的所有都说出来……“小妖精,叫呀。”动了半天,也没等来言惜的半点呻吟声,秋墨昀怒了,一巴掌打在她的左臀上。

  那清脆的声音在以前与秋墨昀一起的时候,更象是一种两个人欢爱时的调剂,但此刻,却全都是羞耻的感觉。秋墨昀是恨不得玩死她。

  言惜再也受不了了,刚刚不经意间她看到了穆夜北,他两手握拳,借着暗色的灯光,她甚至看到了他手背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墨昀,我嫁给夜北全都是为了你,你放开我。”

  “呵,你从我的婚礼上逃走,然后风光大嫁给了穆夜北是为了我?你把我辛辛苦苦打拼赚来的希腾集团全都送给了穆夜北也都是为了我?”秋墨昀嘲讽的冷笑到。

  言惜红唇轻抿,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秋墨昀。

  “怎么不说话了?你是有多爱钱,为了钱连尊严都不要了,来,欢叫一声小爷我赏你一万块。”秋墨昀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打钱就塞进了言惜的胸口里。

  屈辱的感觉让言惜只觉得天旋地转,她真的受不了他这样在穆夜北面前玩弄她,“墨昀,我求你,放开我。”

  突然间,大厅的门开,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第2章 一块钱都不值

  “先生,安小姐的电……”

  言惜身子一颤,越过秋墨昀看到的是他的助理裴丽,小手拼命去推秋墨昀,他这样在人前的掠夺她,仿佛她就是他买来的充气娃娃一般。

  秋墨昀捏在言惜腰间的手狠狠一捏,根本不容许她的逃脱。

  “啊”的一声,言惜吃痛的惨叫了一声。

  就听他道:“手机给我。”

  “是……先生。”裴丽快速走过来,急忙将手机交到了秋墨昀的手里,“那我先出去了。”

  秋墨昀点点头,一边继续飞动一边接起了电话,“晴晴,这么晚还没睡?”

  那声音,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来,却也仿佛在言惜的身上划开了一道血口子,是安晴,是秋墨昀宠爱到骨子里的女人。

  “墨昀,我肚子疼,你什么时候回来?”手机那端,传来安晴娇软的声音,能酥到男人的骨头里。

  “正在上洗手间,嗯,马上回家,乖,等我。”说完,秋墨昀温和的挂断了电话。

  言惜的眼睛里全都是泪意,他这是把她当洗手间的马桶了吗?

  仿佛她有多脏似的。

  他一定不知道,他是她生命里唯一的男人,脏的是安晴,从来都不是她。

  身体里突然间一空,秋墨昀骤然的退出,就那么的把所有释放在她白皙的小腹上。

  然后大掌拍了拍她呆滞的小脸,嘲讽的笑道:“是不是还有点意犹未尽,是不是很喜欢爷这样当着你老公的面跟你做?

  不过,晴晴想我了,言惜,在我眼里,你比这里出来卖的鸡都不如,你比不上晴晴一根手指头。”

  说完,就在言惜惨白的脸色中优雅的起身,只是片刻间,他就一身光鲜了。

  徐徐的转身,如帝王般的扫向此时已经瘫软在地捂着脸的穆夜北,“穆先生,借你的荡妇老婆解决了一下生理问题,嗯,这是一块钱,算是上你老婆的出台费了,其实她连这个价都不值,只是我秋墨昀从来不占别人的便宜,嗯,就这样了,穆先生有没有异议?”

  “你……你……”言惜颤抖着身子,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来。

  穆夜北的脸也是更深的埋在了膝间。

  一块钱的硬币丢在了穆夜北的脚下,秋墨昀转身,就那般张扬的离开了皇朝。

  大厅里是死一般的静,言惜不敢去看穆夜北,可又不能不管他,抖着两腿走向穆夜北,她站在他面前,甚至于不敢伸手碰他,生怕自己的一碰脏了他似的,“夜北,我们回家。”

  “啊……”穆夜北终于发泄般的大吼了一声,随即颤巍巍的起身,“你滚……”

  滚……

  穆夜北的声音很轻很轻,却是如锥子般的扎在了言惜的心窝上。

  她是该滚。

  她再也不配行走在穆夜北的身边了。

  轻轻的一笑,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再也止不住,“对不起。”

  穆夜北身形一滞,还是没有回头,“言惜,离婚吧。”

  离婚吧。

  离婚吧。

  穆夜北不止是让她滚,还要跟她离婚。

  是了,这世上没有一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当着自己的面与旁的男人交合吧。

  哪怕是他穆夜北,也不能。

第3章 被围观了

  那一扇大门开开合合。

  裴丽进来了出去了。

  秋墨昀进来了出去了。

  现在,穆夜北,她的老公也是进来了再一个人走出去了。

  言惜深吸了一口气,她明白这样的公共场合不可能一直为她一个人而安静着。

  正想着离开,大厅的门又一次骤然而开,原本被秋墨昀清场出去的人一下子涌了进来。

  男人,女人,老的,少的,好看的,丑陋的,就那么猝不及防的冲向了言惜。

  而冲在最前面的,居然是记者。

  仿佛,已经在外面蛰伏等待了许久似的。

  而她此时就是他们眼里的唯一的想要撕裂入腹的猎物。

  “言小姐,你衣服皱成这样,是不是刚刚与秋先生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言小姐,能讲一讲当着你老公的面与秋墨昀在一起的感觉吗?”

  “言小姐,说说你对秋先生与你老公的看法,哪一个更适合你?”

  言惜很想逃。

  可是这些人将她围在中间,完全不给她逃走的机会。

  她就仿佛被关在了笼子里一样,只能任由这些人对她品头论足。

  “够了,该干嘛都干嘛去吧。”忽而,一道声音柔柔弱弱的传过来,可就是这道声音,居然神奇般的制止了现场的骚乱。

  言惜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向不知何时赶来的安晴。

  安晴不是肚子疼,不是在家里等着秋墨昀回去吗?

  怎么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这分明是来看她的笑话的。

  可让言惜觉得恶心的是,明明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此时居然充当起了救她的角色。

  “安晴,你滚。”她不要安晴的假好心,不要这个女人表里不如一的演戏。

  “安小姐,你这样为言小姐,可你看她那个样子,根本是拿你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有人为安晴打抱不平了。

  是了,在所有人的认知里,三年前抛弃秋墨昀的她才是荡妇,而安晴才是那个乖巧懂事的好女孩。

  安晴温柔的笑了笑,不以为意的道,“我和言惜是好多年的好闺蜜了,她也是心情不好,大家看我的面子都散了吧,嗯,谢谢大家。”

  人群渐渐散去,那些原本张牙舞爪的记者居然就真的放过了言惜。

  言惜冷冷看着朝她走过来的安晴,“是不是你找来的记者?”

  除了安晴,她想不到第二个人选。

  这么卑鄙的事情只有安晴做得出来。

  “是又怎么样?言惜,今天的滋味是不是很好受?”安晴抱着手臂以胜利者的姿态斜睨着言惜,“只要我一句话,墨昀就会弃你而去,你在他眼里比鸡都不如,呵呵呵,被心爱的男人当成鸡的上了,还被自己的老公嫌弃,这是多么好的体验呢。”

  言惜冷冷一笑,“你那么急的打电话进来叫走墨昀,难道不是在担心墨昀与我旧情复燃?你这么没自信,难不成墨昀从来都没有碰过你吧?”

  言惜只是随口一说,毕竟,秋墨昀一接到安晴的电话就发泄完了兽欲,然后立刻离开了。

  可没想到安晴的脸色一下子骤变,抬手一巴掌就朝着言惜挥了过来……

第4章 你会后悔的

  “啪”的一声脆响,言惜没躲过。

  她实在是没想到安晴居然会在这样的公共场合肆无忌惮的打她。

  言惜想也不想,一巴掌回应过去后不等安晴反应过来,另一巴掌已经拍在安晴的另一边脸上了……半个小时后。

  警察局。

  秋墨昀快步走进去的时候,言惜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安晴则是哭成了泪人,此时披头散发的样子很是惹人怜惜。

  “言惜,真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妒妇,居然敢动手打安晴。”一个箭步冲过去,秋墨昀不由分说狠狠的赏了言惜一个巴掌。

  半边的脸一下子肿了起来,男人的一巴掌,比安晴的那一掌重多了。

  言惜抬手捂住了脸,轻声道:“如果我说是安晴先动手的呢?”是的,她不过是还击和自保罢了,毕竟,当时当地的场景中,到处都是安晴的人。

  “呵,你以为你的话还会有人信吗?去,给晴晴道歉。”

  警察局偌大的办公室里,除了值夜班的几个警察,还有被带过来的那些所谓的现场目击者,此时全都看向了狼狈的言惜。

  心口一阵骤痛,言惜的耳朵里全都是上警车前安晴贴在她耳边的警告,“言惜,你就等着看你是怎么被关押进看守所的,看墨昀是怎么把我带出去的吧。”

  血,沿着唇角流出,这一掌,秋墨昀是用了十成十的力气,他恨不得一巴掌打死她似的。

  言惜突然间就笑了,“秋墨昀,皇朝里有监控,你去查一下监控再来给我定罪,不行吗?”

  这是她此时唯一的救命稻草,她不想进看守所,不想让安晴得意。

  因为,是安晴先动的手。

  “墨昀,惜惜也是被那些记者逼疯了,我不怪惜惜,我们走吧。”安晴站了起来,身子摇摇晃晃的走向秋墨昀,仿佛她伤的有多严重似的。

  秋墨昀一步上前,稳稳的将安晴打横抱在怀里,宠溺的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下,柔声道:“大家都是成年人,所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都要负责任,对不对?”

  “可是……”安晴一付还想要阻止秋墨昀逼着言惜向她道歉的样子。

  言惜的视线全都在秋墨昀才亲了的安晴的额头上,两个人合而为一的身影是那样的刺眼,刺得她的心口仿佛再一次被撕开了一条口子,看来,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秋墨昀都是不相信她了。

  “过来,跪下,给晴晴道歉。”秋墨昀磁性的嗓音就这样的飘进言惜的耳鼓,从前是那样的好听,此时却是属于她的恶梦。

  原来,从前所有如童话般的爱早已成过往,她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了。

  “我不……”言惜死死的抓住了椅子上的扶手,脸上还是火辣辣的痛,让她跪安晴,她死也不肯。

  秋墨昀冷冷一笑,冲着身边的保镖点了点头,那个保镖便冲到了言惜的身边,揪起她的衣领踹着她就被迫的跪了下去。

  膝盖贴到地板上的那一刻,那样的屈羞折磨着言惜的心,冷冷的抬头,冷冷的开口,“秋墨昀,我恨你,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第5章 爱已两讫了

  那目光,那半边红肿的脸,还有那唇角的鲜红血色,让秋墨昀没来由的心头一悸。

  秋墨昀急忙低头看怀里的安晴,安晴伤得厉害,衣服都被言惜撕的凌乱不堪,他不过是替安晴教训一下言惜而已,言惜活该。

  “道歉。”秋墨昀不改初衷冷冷的催促着。

  “如果我说不呢,你是不是要把我关进看守所?”

  “错,如果你说不,你不止是要进看守所,同时,天腾集团的股票会从明天开始连续跌停,你说,跌停多少天比较合适呢?”

  言惜的脸色更加的惨白了,“秋墨昀,你凡事冲着我来,不关夜北的事情。”想起穆夜北让她‘滚’时的决绝,她已经在穆夜北的伤口上撒了盐,再撒,那就是致命的了。

  “呵,这样就心疼了?我听说天腾要跌停半个月呢,不如,你磕一个头,就减一天吧。”秋墨昀抱着安晴居高临下的看着言惜。

  言惜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全都是穆夜北为了她而挥向自己的那一刀,从此,他是男人,他也不是男人。

  是她,是她害了穆夜北。

  她已经害了一次穆夜北,不能再害他一次了。

  缓缓俯头,言惜磕下了一个头。

  再一个。

  ……

  当十五个头响响的磕过的时候,言惜的额头血肉模糊一片了。

  起身,她头也不回的朝着看守所的狱室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一字一字清晰的说到,“秋墨昀,从此我不欠你什么,我与你,两讫了,我与你,唯愿此生不见。”

  她与他两讫了,不是因为她从前欠他什么,而是因为他们曾经的爱,爱已两讫了,从此不再有。

  那么,此生都不要再相见。

  那决绝的背影,还有一步一滴滴落的血滴,就那么生生的刺进了秋墨昀的眼睛里,竟让他忘记抱着安静离开了。

  “墨昀,我们回去吧。”眼看着秋墨昀看着言惜的背影还不回神,安晴微慌的摇了摇秋墨昀的手臂,然后小声的在他耳边道:“墨昀,你是不是太狠了?你伤了惜惜的心了。”

  秋墨昀这才回神,随手放下了安晴,“肚子不疼了?”哪怕再走神,可秋墨昀还是很清楚的记得他把言惜丢在皇朝全都是因为安晴的一个电话,安晴说她肚子疼。

  安晴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随即想到刚刚秋墨昀对自己的信任和对言惜的否定,立刻镇定了下来,“疼,我大姨妈来了,可我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有记者要为难惜惜,我就想赶去皇朝给她解围,谁知道她不识好人心。”

  安晴说着,嘟起了小嘴,一付委委屈屈的小模样。

  秋墨昀还是挥不去言惜决绝离去的背影,烦躁的离开了警察局,“算了,以后离言惜远一点,那个女人连给你提鞋都不配,记住了吗?”

  安晴刚刚还得意的心此刻在对上秋墨昀阴郁的一张脸时,突然间的打了一个寒噤,要是让秋墨昀知道她对言惜做过的一切,秋墨昀会不会也向对言惜那样对她?

  言惜,她的死期到了。

  她要弄死言惜。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