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南城夜已沉苏难霍夜霖_南城夜已沉免费阅读by潇潇雨歇

发布时间:2018-11-07 17:13

南城夜已沉苏难霍夜霖

南城夜已沉全文阅读

《南城夜已沉》是一本新出的现代言情小说,南城夜已沉苏难霍夜霖是书中的主要人物,此书为网络作家潇潇雨歇最新力作,全文讲述的是风尘女子苏难与无双掌权人霍夜霖之间的爱情故事。苏难本以为自己遇见霍夜霖是遇见了贵人,可谁知霍夜霖却将她推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第1章 初见便已不同

  红袖招排在第一的规矩就是不甩客。

  我今日不单单甩了,更要命的是还将大爷给打了,抡起酒瓶子的时候我就没想着好过,死过一次的人,不怕死第二次,更何况我这种一直翻来覆去赶在死路上的。

  饶是高姐那种见惯了风月场上事故的人,看到我这个场面也是愣住了,好半晌才厉声问我:“苏难,这怎么回事!”

  我手中还紧握着碎了半截的酒瓶子,这个时候竟然还能理直气壮的对着高姐说一声:“他该死!”

  我一直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看着身边的姐妹动不动淬一口的时候总觉得不雅观,此刻却是熟练的淬了一口血水直指着汪泽晨:“没弄死他真是晦气。”

  高姐一直待我不薄,此刻看我这么不识好歹也是怒了,一个上前就在我脸上一巴掌,转身就对着我身后那帮子大爷道歉。

  “今日这事没完!”

  不知是谁这么吼了一声,我今日这一瓶子轮下去的事态才算是真的发展了起来,这帮大爷仿佛到现在才明白过来红袖招教育出来的姑娘,竟然一瓶子把主顾就给打晕了过去。

  实不相瞒,给汪泽晨这一瓶子,我是往死了打的心思去的。“这红袖招现在是店大欺客是不!”

  汪泽晨带来的这帮子主顾摆明了是想闹事,我偏偏主动撞上来了,高姐一个女人对付一帮子男人,被人趁机揩了好几次油,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刚准备要说句话的时候后脑勺就挨了一瓶子。

  王八蛋!我今天也算是疯了,从见到汪泽晨的那一刻我就疯了,到现在还没有恢复理智,他欠我的,何止是一酒瓶子还得起的,所以砸在我头上的这一瓶子,我不能忍,饶是被砸的两眼发昏,我还是随手捞起一瓶子就要报仇。

  胳膊刚抬起来,就被人一把拽住。“把人捞出去,清醒了再来见我。”

  那人说话叫人听不出情绪,只觉得清清冷冷的,像暗夜里的雪,叫人心底一凉,我被人架着出去,像个玩偶一样使不上劲来,恍惚间回头去看,见高姐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

  半小时后我终于明白了高姐那个表情的意义。

  在红袖招,有个鬼,那个鬼就是红袖招的东家,霍夜霖,对上霍夜霖,非死即伤,更何况今天对上的还是我这个败类惹事的时候,高姐只怕是剥我一层皮都是轻的,可我没想到,这一层皮的执行人,直接跳过高姐换成了霍夜霖。

  我只听说过霍夜霖的名声,来到红袖招两个月,这是我第一次见传说中的东家,我的老板。

  也是在这一天,我第一次领教了这个人的狠辣,不,算不上狠辣,后来高姐才告诉我,我经受的这一些,不过才是他狠辣里的万分之一。

  霍夜霖来的时候我已经被人固定天花板上,不错,是你抬头就能看不到的天花板,四周只有丝丝光亮,我的正下方就是钉板,方方正正的,却如同深渊一样凝视着我,我一个不小心,就死得其所。

  “作为红袖招的头牌,第一次出台就惹下这么大的祸。”

  霍夜霖站在暗处,我顺着点点光只能看到他的身影,颀长,冷冽。

  他淡淡开口,我不敢说话,生怕一开口绑着我的胶带就会松开,我不怕死,可我惜命。

  “知错了吗。”

  霍夜霖又开口问我,这一次他转过身来,昏暗中他的眸子仿佛和夜色融为一体,我看不见他的眼睛,重视觉得害怕的紧,但说出口的话却还是那样咬牙切齿:“我没错,他该死!”

第2章 江湖救急是老赵

  霍夜霖真的不是人。

  那日我说出那句我没错他该死的时候,我险些以为我真的要死于非命了,就在那个死自出口的一瞬间,霍夜霖手上一把小刀咻的一下朝我飞来,我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直线坠落,屋子里的光线刚刚能让我看到那明晃晃的钉板。

  出于人的本能,以及对我这张脸的在意,我吓晕了过去。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后背还是一片冷汗,还没来得及感叹自己没死,高姐怒气冲冲的脸就出现在我面前,我一眼就看到她脸上的巴掌印。

  红袖招规矩铁的很,我是高姐手下的人,我做错了事,高姐自然也不会好过,想到这里我对她充满愧疚,高姐却是冷冷的避了我歉疚的眼神道:“老板说了,红袖招容不下你,你自己走还是我们赶,自己决定。”

  高姐怕是对我真的失望,转过身点了一根烟,我望着她玲珑的身段,重重呼了一口气:“我自己走。”

  高姐见我第一次就说过,我迟早会毁在我的心高气傲上,却没想应验的这么快,红袖招不养闲人,当我说出这句话没十分钟的时候我就已经被赶了出来。

  当初我来红袖招的时候手上只有个过时的老人机,话费还是老赵给我交的,外头冷的紧,我又只穿着件裙子,看着搞笑的很,没办法,我给老赵打了个电话。

  老赵大名叫赵远江,是我出狱后遇到的第一个老板,长得肥头大耳一看就是个无良的商人,也是他将我从几个混混手里救了下来,给了混混一些钱,带我吃了顿饭买了几件衣服,循循善诱开到了几个晚上,然后光明正大就把我卖给了红袖招。

  他没曾想我这么好看的女人竟然也会被退货,所以电话打过去没半个小时就见他急匆匆的开车来了,冬日里的天他竟然急的脑门出汗。

  “姑奶奶,听说你得罪了人!”

  老赵一见我就数落,又见我冻得嘴唇发紫,不情不愿的脱了他的貂皮丢给我,我连忙套上跟着他上了车,等暖和过来开得了嘴了道:“遇着汪泽晨了,不闯祸我还是人吗。”

  老赵原本打算好好骂我,一听我说了这个名字眼神转了几转生生把骂人的话咽了下去,又觉得不甘心,掏出一根烟点上,重重抽了几口呼出来:“这倒是,那王八蛋。”

  汪泽晨是我前男友,五年前我妈赌博赌输了,我这个闺女天天被人堵着还钱,我当时饭都吃不饱哪来的三十万还钱,当时还是我男朋友的汪泽晨默默出手解决了这事,我当年依旧心高气傲总觉得欠他,所以汪泽晨出事后我心甘情愿替他顶罪入狱,欢欢喜喜熬了五年。

  出狱后才发现当年的事是王泽车这王八蛋一手策划,我心甘情愿去顶的罪也不是汪泽晨的,而是他现在的老婆的,一独生女,富豪生的那种,不差钱。

  出狱后我妈不知所踪,我带着一腔热血去找汪泽晨被他找人赶出来还差点打断了一条腿,瘸着腿无家可归的时候又被我这张脸害的被混混追,多亏了老赵出手相救,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老赵虽然把我卖了,我还是挺感谢他的,出事后唯一能想起来的也只有他了。

第3章 来活接不接

  “得了,先吃饭吧!”

  老赵抽了足足半包烟,将烟盒子往一旁一甩就发动了车,我心里却惦记着高姐脸上的巴掌印,总觉得有点对不起她,有些烦躁的打开车窗,冷风吹过脸上才微微好受一点,这样想着,眼睛却忽然被光闪了一下,老赵正停下来等红灯,见我有情况转过身问了一句。

  “没事,被风迷了眼睛,”

  我说着凑出头往后看了看,只看一个瘦长的身影,手中似乎拿着个相机,当下也没有多想,也丝毫没有意识到,我与这相机主人的命运纠葛,仿佛也是从这一刻开始。

  吃了东西无家可归,老赵到底不忍心将我一个姑娘家丢下,不情不愿带着我回了他家,他家里只有两个女儿,妻子早离了婚,带我回来的时候鬼鬼祟祟,一再强调我不许给她女儿发现,我看着他的模样脸上在笑心里却发酸,这样一个利益至上的男人,对女儿却是如此宠爱。

  而我的爹,只因为做生意欠了些钱就跳楼自杀,丝毫没有考虑我这个女儿,还要当着我的面跳楼自杀,有时候真想回到那一天问问他,就不替我们母女两想想吗。

  老赵在客厅睡了一晚,晚上我顺着门缝看到他的手机屏幕亮了许久,早上他送走了两个女儿,我才敢出来,刚他出门老赵的短信就发了过来:“在家等我,有情况。”

  我不明所以,索性也没地方去,外头又下了雪,就在等着他回来,老赵果然来的快,一回来就兴冲冲的对我说:“小苏,有活,你接不接?”

  我还没说话他就又打断了我:“反正现在也由不得你接不接了,欠下红袖招那么多钱,没活找你你还得自己找活呢。”

  我一听这话心顿时凉了半截,仿佛这个时候才想起紧红袖招的时候亲手签下的合同,进了红袖招,惹了事违背了合同上的规定,单单那笔钱都足以要了我的命。

  我现在真想怎么没一瓶子弄死汪泽晨那王八蛋。

  我想也没想就接了老赵这个活,老赵带着我买了一身衣服,都是品牌,我见他一点都不心疼钱的样子笑他:“老总这是大生意?”

  老赵眼里大脸笑的都快出褶子了:“只要姑奶奶你不出问题,这生意没跑了。”

  别看老赵长得肥头大耳不正经,却是个搞设计的,自己凑钱开了个设计公司,眼看着就快开不下去了,今天大概是有活接了,看着都年轻了些。

  我被老赵带进饭局的时候出尽了风头。

  更或者说,出尽风头的是我这张脸,在红袖招的训练下,我知道如何一颦一笑就抓住男人的心。

  可我需要声明,作为红袖招准备推出的头牌,我苏难,还是个处,第一次出台就闯了祸,还被老板给赶了出来,在我们这个圈子,也算是个笑话了。

  老赵的生意谈的极为顺利,我几杯酒敬过去,那些老板们喜笑颜开的和我碰杯,顺便光明正大的在我身上揩油,我其实是不舒服的,红袖招这么多天,我总是这样,一起培训的姐妹好几个说我假清高,都入了这个场还要装模作样,我们这一行,故作扭捏就是自砸饭碗。

  看着老赵鼓励的目光,再想想我欠下的钱,我只能任由那些老板越来越放肆。

第4章 霍五爷

  老板们越来越放肆,到最后老赵喝的烂醉如泥,那些老板们更加光明正大的调戏我,一个用力我身上刚买的衣服就被撕了个口子,连带着在我胸上狠狠抓了几把,我下意识的喉咙发苦,却被人一把拽到了腿上,粗糙的手在我大腿朝上游走。

  我求救似得看了一眼老赵,他已经喝的认不清爹。

  “跟爷睡一晚,我给你这个数!”

  那老总一脸的淫光,伸出五指在我眼前晃悠,说着一个反身将我压在身下,现在的包厢真是好,不但可以吃饭,连沙发都准备的一应俱全,我心里咯噔一声,毕竟是第一次,我总觉得不如我意。

  “老板,我看您是醉了……”

  我还是保持着最大的得体不想给老赵惹麻烦,这事儿本来就不对,老赵说了,我的价钱还能更好,今天过来也就是陪酒而已,不会让我做这事儿,但现在这个情况,我觉得凶多吉少。

  果不其然,那老总一脸酒气往我脸上喷:“怎么,你还嫌不够吗!”

  “臭娘们,不知好歹!”

  这老总估计压抑许久了,顺着话就把气撒到我身上去了,我就说了句他醉了,巴掌就呼到我脸上来了,这一巴掌极为用力,老赵一个机灵朝着我这边看过来。

  其实是老赵的电话忽然响了,他今天激动竟然忘了静音,铃声响彻而起的时候正是我被呼了巴掌的时候,我求救似得看老赵,他却还醉眯眯的接电话,趁着这空挡,那老总一边打我一边扯我衣服。

  做小姐做到我这个份上,我觉得万分屈辱。

  “小苏!”

  就在我觉得这老总再来一下我就彻底失身的时候老赵大吼了一声,我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回了他一句:“去混蛋!”

  也不知是骂老赵还是骂那杀千刀的老总,我身上被他又是摸又是掐的,又疼又气,这一声出去老张的酒也醒了,跑过来一脚就将在我身上蠕动的老总踢了过去。

  我惊了,老赵踢走的,可是几百万的生意啊!

  老赵却不管那么多,一把捞起我,看我衣不蔽体的模样脸色变了几变,脱下自己的衣服将我裹住就拽着我往外跑,一边跑一边道:“出事了!”

  我心里想几百万的生意当然出事了,老赵却一把将我塞进车里:“红袖招急着找你,小苏,你还是处吧!”

  我不明所以,被他这么问也有些愤怒:“你想说什么!”

  他不依不饶,车子发动起来开的极快,还是问我这个问题,我又怒又羞:“是!”

  “那就好那就好,小苏,五爷被人下药了,点名要你去。”

  我愣住了,这都什么什么事,什么五爷什么下药的,关我屁事!

  “你说清楚!五爷又是谁,找我干嘛!”

  “五爷,红袖招的东家,霍夜霖!”

  我愣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脑子转不过弯来,老赵又道:“小苏,跟了他,你就是欠红袖招八个合同也不怕了,但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

  老赵忽的将车停下,我向前倾去,脑子晕的紧,他转过来看着我,眼中仿佛有怜悯:“跟了五爷,你要经受的可不单单是风尘场上的事,刀尖舔血枪头夺命,你可能都得经历一遍。”

  我当时哪里懂老赵说的这些,心里头只有他说的红袖招八个合同都不怕那事儿,又有一种执念告诉我,被这个男人睡了总好比那些低俗的老男人睡,我对这个男人有些征服欲,因为他在那房子里那样惩罚我的事,我总觉得心里不爽。

  我哪知道,跟了霍五爷,就真的是把命都交给他了,我往后人生的颠沛流离悲痛不堪,都因为今夜而有了着落,多年后我时时想,若是再给我选择一次,今日这话我听进去的,一定是老赵的后半句。

  老赵叹息一声再没说话,加大油门就将我送到了地方。

  我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自己所处的环境就被人推进了房间,我身上还裹着老赵的外套,被人一把推进去,扑哧一声就跪倒在地上。

  两次见霍夜霖,两次都是这么狼狈,我心里暗骂一声,抬头却见面前的床头有人正看着我,那眼神极其危险,在整个昏暗的房里显得我就像是任人宰割的猎物,而这个坐着都像是王的男人就像是狩猎者。

  “高萍说你还干净。”

  霍夜霖这样问了我一句,一晚上被人接二连三怀疑,我脸皮子再厚也有些生气,想也没想就回他:“干净不干净五爷试试不就知道了!”

  霍夜霖忽的一愣,似乎没想到我会这样回答,他大概真的被人下药了,静谧的房间里,他的呼吸那样急促却又隐忍,说出的话里似乎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怒,但我知道这愤怒不是朝我的。

  我这人还有个毛病就是多管闲事,都已经自顾不暇了还要假清高,见他这样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爱心泛滥,朝他挪了挪还问他:“你怎么了,需要我做什么?”

  我的衣服在老赵的酒局上已经被扯的不成样子,刚刚又被人推进来倒在地上,老赵的衣服早已经滑了下去,这么一凑近人家,倒真像是我在引诱他。

  我确确实实引诱了霍夜霖,当我靠近他的那一刻,我看到霍夜霖猩红的双眼,好像要将我吃干抹净一样,还没等我确认那眼神里的深意,人已经被他一把捞起甩在了床上。

  我敢说霍夜霖是我见过的男人里,最粗暴的那一类,比老总扇我的脸还要粗暴,这一夜,霍夜霖只差没有把我叠成个球,我只觉得他再微微用点力,我就离死真的不远了。

  事实是,霍夜霖着一夜折腾,我确实离死不远了,等我在剧痛中醒来的时候,竟然看到了高姐。

  “怎么样了?”

  高姐眼里的担忧不是假的,我像是做了一场梦,反应了半天才回想起来我昨夜经受了什么,下面火辣辣的痛和身上一动带起的疼让我在这一刻充满了委屈。

  我挨过的打不少,在监狱的时候比这打的惨多了我都没吭一声,可这一次我竟然给委屈哭了,一边哭一边朝着高姐咬牙切齿:“王八蛋!”

第5章 做五爷的女人

  我身上惨不忍睹,脸上还是被那老总巴掌留下的伤,现在怎么看怎么狼狈,也不知道霍夜昨晚怎么折腾我的,我觉得我浑身骨折,动都不能动,这才发现这王八蛋竟然真给我做骨折了!

  “这怎么回事!”

  我眼珠子瞥向被绷带裹着的右肩委屈巴巴的问高姐,高姐动了动嘴巴有些为难,我直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刚要再问门就被打了开来,进来的正是霍夜霖那王八蛋,身后还跟着保镖一样的三个男人。

  一见霍夜霖进来,高姐恭恭敬敬叫了一声五爷就被人带了出去,我也不知道怎么的觉得自己此刻没脸见人,转过头去不看他,霍夜霖像是在打量我,又像是在等待什么时机,还是我终于忍不住回过头问了一句:“五爷,我欠红袖招的钱,算清了吧。”

  我看到这男人的眉头一皱很快就恢复冷静,却又很快听他到:“肩膀的子弹已经取出来了,好好休息。”

  我脑子轰的一声,什么玩意儿?子弹!

  “你有毛病吧!怎么玩不好你连子弹都玩上了!你这是摆明了要我的命!咋没把你弟玩崩了呢!”

  我是真气哭了,这些人不把人当一条命,看着我们干这种活就当我们作践,可也不是这么作践的啊,这变态!

  我这话出口不单单是霍夜霖,连他身后的人脸色变了几变很是有趣,可我当时只顾着愤怒并没有仔细观察那一刻他们的表情有多么丰富,过了半天他背后才走出来个人给我解释:“昨晚有人要对付五爷,你替他挨了枪子。”

  我下意识就吼他:”你放屁,肯定是他拿我挡的!”

  我的不怕死只是仅限于对自己,对待别人我十分惜命,我苏难前半生灾难惯了,从监狱出来只想着享受人生,怎么可能这么舍生忘死。

  可对于昨晚的事,我实在是没一点印象。

  过了好半晌我终于还是有些后怕,眼睛哭的红肿,我想再加上被折磨的伤,我肯定很丑,霍夜霖一直冷着脸不说话,直到我连哼哼就懒得哼哼他才说了句:“你想我怎么补偿。”

  怎么补偿?我脑子立即就转了几个弯,再怎么补偿也补偿不了我受到的身心伤害。

  可我到底怂,对上霍夜霖心里就算想要将他千刀万剐,此刻也还是开了口:“送我来的老赵,为了你搅了自己几百万的生意,几十口人等着他吃饭呢,你们要是有活,给他分点。”

  我能帮老赵的也只有这点了,毕竟他踢那老总的时候那么干脆用力,我这人不喜欢欠别人的,总觉得欠着难受。

  霍夜霖微愣了一下,到底还是没说话,我身上又痛又难受,刚动了动身子就觉得肋骨疼,那熟悉的感知让我一身冷汗后有些不确定的问了一句:“五爷,我这肋骨,你玩断的?”

  那一刻我真的很清晰的看到霍夜霖脸上的表情有些挂不住,他身后那三个保镖的表情也是很丰富了,霍夜霖冷冷转过脸去,几个人立刻收敛神情出了门,我才注意到我此刻并非在医院,环顾四周才看向霍夜霖:“我在……您家里?”

  原谅我的浅薄和懦弱,面对霍夜霖的时候,我不得不对这个人如此尊敬。

  霍夜霖似乎也受了点伤,但对他来说那仿佛不值一提,那双我从未仔细看过的黑眼睛盯着我让我心里有点发慌,但我又该死的觉得那双眼睛那样好看,好像要将我吸进去似得,我忽然在想,是不是就是因为这双眼睛迷惑了我,所以我才会在当时替他挡了那么一枪?

  “跟着我,做我的女人。”

  霍夜霖如此突兀的说出这句话,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住,目不转睛的看向他,他就那样目光沉沉的盯着我,好像刚刚那么露骨的话是从我的嘴里说出,我默默咽了一口口水,心里已经算了一笔账。

  霍夜霖长得好看,桃花眼冷酷决绝,身材处处精干,更要命的是,跟了霍夜霖,敢动我的人,屈指可数。

  我早就听说过,整个南城,少有人敢忤逆霍五爷。

  对我来说,保命重要,可对心高气傲的苏难来说,心底里向往的,不单是保命这么简单。

  “我做。”

  我对上霍夜霖的眼,想要挤出一个笑来,我一直知道自己笑起来的杀伤力,可现在一张脸肿的跟猪头一样,可想而知杀伤力能够有多大。

  “五爷,做你的女人,我能提个要求么。”

  监狱五年,入红尘几月,我总觉得自己像是重生了两次,人人都说霍五爷如狼如豹,可在我看来,我们有些相像,哪里像却又说不上来。

  霍夜霖看了我一眼,我开口答他:“我想回红袖招。”

  他的目光在我脸上打量,我一动不动看着他,直到他沉沉的看着我说了一句:“好。”

  从这个字以后我足足半个月没有见过他,养好伤后我回了红袖招,就连高姐我都没有告诉她我跟了霍夜霖的事,高姐像是看透了一样,对我还是以前一样,虽然区别于其他姑娘但也还是冷冷清清的样子,我在红袖招出台全靠自己喜欢,但霍夜霖派人给我下了命令,守好自己,一并给我带来的,还有一张我没算过数额的钱。

  我当然知道,男人的占有欲有多强不必明说,再者说是霍夜霖这种人物。

  二进红袖招,被人看我的眼神到底不一样,毕竟我是被东家亲自赶出去,再回来竟然还有如此特权,理所当然被人记恨上了。

  琉璃比我早进红袖招,在我进来之前一直算是红袖招的头牌,我一进来立马退居二线,一直以来就暗地里给我使绊子,上次我莫名被出台跟她也脱不了关系,错就错在我发现了汪泽晨,倒是阴差阳错如了她的意,这次回来,她对我的敌意更甚。

  所以当她在走廊堵住我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意外,其实说真的,我挺羡慕琉璃,她抽烟的姿势配上大红唇的时候像极了那种冷傲孤清的文艺女青年,和高姐不同,高姐身上是岁月沉淀下来的韵味,她身上是另外一种。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