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情来亦悄然肖然陆子沐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7:30

《情来亦悄然》是由“佚名”所著,男主是陆子沐、女主是肖然,肖然曾以为自己有一个美满的家庭,然而撞破丈夫的丑事后,一家人全变了脸,她走投无路时,那个男人突然出现护她一生。

情来亦悄然小说_

第一章:太下贱了

“老婆,好想摸摸你的肚子,跟宝宝说,爸爸最爱他。不过,最近太忙了,没办法去看你,但请放心,我一定会早你预产期回去陪你的。”

我拿着手机,看着这条信息,笑出了声,我和李斌结婚一年,怀孕六个月。怀孕四个月之后,我一直和他爸妈住,李斌因为生意忙的原因,很少回家。

而此刻,我站在李斌现在住的地方,趁六个月还能到处走走,我想去看他,给他一个惊喜。

走进房间,李斌没在家,我到处看了看。

却在卧室的床上看到一套红色的情趣内衣。

我脑袋一片空白,双腿一发软,跌坐在电脑前面的倚子上。

放在桌上的手,不小心碰到桌上的鼠标,显示器亮了,一则对话框印入眼脸。

老公老婆互称的几个字格外的刺眼。

李斌外遇了?

我的脑袋一下子懵了,颤抖的点开聊天记录,整整几百页,全都是你侬我侬的信息。

但让我更震惊的是,这个人竟然是我的小姑子!

两人早已唇齿交融。

我摇着头,眼泪啪嗒的掉落,不,一定不是这样的。

李斌很爱我,对我很好,自从我怀孕之后,说为了更好的照顾我,让我住到他爸妈那边,他爸妈对我更好,简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可是现在……

我慌乱的拿出手机,拨通李斌的电话,可没等我说什么。

李斌说在谈一个业务,就快速把电话挂了。

我紧咬着牙,又拨通小姑子的电话,无人接听。

李斌办公室在哪我是知道的,我踉跄的站起身,深吸了口气,挺着六个月的孕肚出了房间,我要眼见为实。

在小区的门口打车,直达李斌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我站在门口,腿有些发软,鼓起所有勇气,才伸出手,轻轻的推了下门,李斌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停下了推门的动作,心绞痛的站在那里。

以防,他真的是在谈业务,如果这样闯进入肯定不好。

我佩服自己还拥有一丝理智。

可是,没想到的是……

李斌温柔无比道,“西西,你这是对办公室做那种上瘾了是不?”

“讨厌,谁叫你在办公室安装这么一个落地玻璃,多刺激。”是小姑子娇羞的声音。

“好,是我的错。”李斌咯咯的笑着,满是宠溺。

我站在门口,指甲深深的掐入了肉里。

谈业务?

竟然是跟自己的养妹谈水乳交融之事。

我咬牙又拨通李斌的电话,我更是清晰的听到李斌手机的铃声响了。

小姑子则羞答答道,“老公,这是要接吗?”

李斌唾弃一笑,“当然不接,我这手正忙着呢,哪有空接。”

“坏蛋。”

“我的蛋坏了吗,你要不要尝尝,还是闻闻?”

我的脑袋被炸开,疯了似的把门推开。

沙发上缠绵的二个人看到我来了,都怔住了。

我心痛的在撕裂一样,大声骂了出来,“你们……太下贱了。”

李斌不慌不忙的坐起身,裸露着半身,悠哉的看着我,说着,“我爱西西,怎么就下贱了。”

我冷笑连连,紧紧的咬着唇,“你爱她?那我算什么?”

“你算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过,被你撞见了,想离婚也随便你。”李斌更是无所谓的态度,小姑子整个人被毛毯盖住,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我真的想上去撕打,可是,因为生气,肚子里的宝宝胎动的厉害,我深吸了口气,不想让自己成为泼妇,扬了扬下巴,咬牙道,“好,我们离婚。”

李斌突然话锋一转,“这离婚是你要离的,不是我。所以,我爸妈那边,你应该知道怎么解释的,对吧。”

“凭什么我还要去理解这些!”我撕吼道。

“凭什么?”李斌笑的张扬,“凭我花了二十万娶的你,才一年而已,你值二十万吗?”

我的心密密麻麻疼了,刚刚的坚强在一点一点瓦解。

却还是倔强道,“我这是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

李斌嗤笑,“成全?肖然,你知道最我介意的是什么吗,是你竟然不是处女,我那么多兄弟,混的比我差的多了去了,娶的都是处女,我TM竟然娶了一个二手货,还花了二十万彩礼钱,脸都丢尽了。”

我咬着唇,低下了头,对,我不是处女,可是,我没有交过男朋友,初夜是在一年前的同学聚会丢掉的,喝醉了,丢掉的莫名其妙的,当时在那个酒店聚会的人太多……我晃了晃脑袋,艰难的抬起头,颤抖道,“那你为什么选择跟我结婚。”

李斌笑看着我,像一个陌生人,说着,“不是最爱的,和谁结婚不都一样。”

我气的浑身发抖,愤怒的把手中的包丢了过去,可刚好丢到了沙发上小姑子的头上。

小姑子疼的捂住了头,还出血了。

李斌怒瞪着我,赶紧去安慰小姑子,最后打横抱起小姑子出了办公室。

我瘫软在地上,失声痛哭,或许太过绝望,肚子疼了起来,瘫坐在地上的姿势站不起身,只好拨通李斌的电话,可是,他不接。

他不接……他明明是我的老公,明明我才是他的老婆。

我绝望的眼泪流的更凶了。

拿起掉在地面上的手机,拨通急救电话。

到了医院,因为我只拿了手机的缘故,没钱交费,医院可能打李斌的电话,他同样没接,所以医院打通了公公婆婆的电话。

公公婆婆赶到的时候,没有问我怎么了,而是紧张的抓着医生问,“孩子有什么问题吗?”

医生安慰道,“孩子没问题,就是孕妇的情绪不稳定,这样下去,怕会早产。”

“早产?早产的孩子是不是不好?”婆婆又问。

医生礼貌的笑了笑,“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孩子当然是到了足月出生最好了。”

婆婆谢了医生,把医生送出病房,再有些生气的坐到凳子上,埋怨我道,“然然啊,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是孕妇。”

婆婆这么一说,我有些委屈,隐晦的问了句,“妈,西西是不是喜欢李斌的?”

婆婆一怔,眼神有些们躲,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看向了公公,公公则是轻咳了一声,回答道,“西西有一个在交往的男朋友了,我们见过,他们准备年底订婚的,然然啊,你怎么能问西西是不是喜欢阿斌的,你这孩子。”

公公婆婆不知道李斌和小姑子的事?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们是知道的,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唯独我不知道。

但如果他们是装糊涂,我是怎么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今天折腾的太累了,我疲惫的闭上眼。

或许是公公婆婆以为我睡着了。

婆婆打出去一个电话,说,“小孩一定要足月出生,我不管,那可是我的孙子,如果我孙子不能平安出生,你们的事,我绝对不同意。”

第二章:麻烦帮我丢了吧

我假装翻了个身,婆婆以为我要醒来,赶紧出了病房,公公也随之出去。

我才睁开眼,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手不自觉摸到了圆鼓鼓的肚子上。

不一会儿,病房的门被推开,婆婆揪着李斌的耳朵进来了,边骂着李斌道,“阿斌,然然出这事,一定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你说,你都要当爸爸的人了,尽知道玩。”

李斌的耳朵被揪疼的嗷嗷叫的,哀求道,“妈,我就是一时犯浑,我改,我保证。”

婆婆这才松开揪着李斌耳朵的手,警告道,“如果然然出什么事,李斌,我们脱离关系。”

李斌扑通往地上一跪,一脸忏悔的看着我道,“肖然,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也不该说那些话,是我一时犯浑,从今天开始,我会对你好的,我保证。”李斌说完,还磕头。

我的心触动了一下。

婆婆叹了叹气,拉着公公出了病房。

李斌会跪下认错,多半是因为婆婆的警告,对于婆婆护着我的心,我很感动,何况,婆婆有心脏病,是不能受刺激的。

我深吸了口气,淡漠道,“好,我们之间的事,不牵涉到你父母。”

李斌跪着走到我面前,想要握起我的手,被我抽开了,他又保证道,“肖然,我是爱你的,你要相信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以前李斌这么说,我一定会感动,可是现在,我咬牙道,“你不是嫌弃我不是处女吗,不是怨恨我家拿了二十万彩礼钱吗。”

李斌的目光闪烁了一下,连忙道,“肖然,我说的都是浑话,你别相信。”

“所以,我该相信你哪句话。”我直盯着李斌。

李斌有些生气了,声音有些大着道,“肖然,我都说了会改,你要一直要揪着不放吗。”

“恼羞成怒了?”我直视着李斌,冷笑着道。

李斌顿了一下,收起生气的表情,讨好道,“肖然,时间会证明我改过的,也会证明,我和西西之间不再有什么。”

我没有再说话,不是不相信,是觉的恶心了。

见我沉默,李斌也没有再说什么,站起身,走到门口时,道了句,“西西谈了一个男朋友,今晚就要来家里吃饭,你放心了?”

李斌办完了出院手续,又来病房扶着我出院。

全程,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

晚上,吃饭期间,李斌和小姑子虽然没有什么眼神交流,可是,他们一起坐在那里,就像是一根刺,在扎着我,纵然现在,小姑子却突然有了男朋友,还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我并不糊涂,狐疑越来越深。

当我抓破李斌和小姑子出轨,李斌说的那些事,是他真实的不满表达。

之后,公公婆婆的出现。

尤其是我假装睡着,婆婆的那通电话。

我惊恐了起来,难道,他们……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这个分析冒出在来之后,婆婆说的每一句话,都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对,婆婆一直紧张的是我的肚子,而她对我好,三句都离不开肚子里的孩子的。

吃完饭,说为了更好的照顾我这个孕妇,他们把我送到刚装修好的新房。

在主卧,我闻到香水味,我疯了似的到处找,主卧,次卧,卫生间。

可却什么都没找到,我坐在马桶上嚎嚎大哭,为我的婚姻,也为还没出生就跟着她妈提心吊胆的孩子。

当敲门声响起,我猛的一惊,赶紧洗了把脸,开门。

门口站着的陌生男人说道,“不好意思,我楼下的阳台上掉的都是你们的东西,麻烦拿一下。”说完,目光还扫了下我的孕肚。

“你是楼下的?”我没有立马走,皱起眉头问道。

男人点了下头,又不温不火的说道,“六楼602陆子沐,你不放心可以给物业打电话。”

直接报上名来?我晃了下脑袋,挺着肚子跟着这个陆子沐进入电梯。

可是,陆子沐阳台上洒落的东西,深深的刺激着我,二套情趣内衣,一红一黑,“麻烦帮我丢了吧,不是我的。”

“是吗,看来也不是你的,每晚的噪音也太大了。”陆子沐意味深长的又来了句。

所以,李斌不但在单间与小姑子乱搞,还在新装修好的公寓里……我气得攥紧拳头,就连指甲陷进肉里,都感觉不到疼痛。

好一会才平缓情绪,刚要走的时候,陆子沐递过来一张名片,“或许,你有需要。”

我想说谢谢不需要的时候,瞥见,这个陆子沐是一名律师,我接过名片,落荒而逃。

出了电梯,面对陌生人的伪装坚强一下子瓦解了,我双手撑在墙壁上,双腿有些发软,我努力的不让眼泪流下来,可是,眼泪迷糊了我的视线,届时,肚子里的宝宝用力踢了下肚皮,我赶紧擦了下眼泪,深深吸了口气。

当我回到公寓时。

不一会儿,公公婆婆也回来了,连同李斌。

李斌一直很听他妈妈的话,像一个宝妈,以前我还介意,可是,婆婆对我很好。

好到,原来,她一切都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我在心底嗤笑,好啊,我就陪你们演到底。

“然然啊,西西和她男朋友在这边也买了房,可是还没装修,想在这住段时间,你觉的怎么样?”婆婆一脸慈祥的问我,像是在征求我的意见。

李斌立马接话道,“肖然,西西怎么说,也是我妹妹的。”

婆婆一直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妹妹?小姑子是公公婆婆领养的孩子,还有他们的关系,是污蔑了兄妹这个称呼。

想到这,我的心像是撕裂了一样,一年了,我对李斌多少还是有感情的,可是,我强装起笑容道,“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在她还没嫁出去之前,住在这里也是正常的。”

婆婆松了口气,握紧我的手,“然然啊,还是你最懂事,明天一早他们就搬过来。”

我实在无心应承她们,找借口回房间休息。

半夜的时候,我被细碎的声音吵醒,李斌才进房间,在我旁边躺下,不一会儿就呼呼大睡起来。

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竟然鬼使神差的来到书房打开电脑,没想到,电脑设了密码。

第三章:凭什么给他们欺负

试了所有人的生日,进不去。

最后,输入李斌和小姑子的出生年日,竟然进去了。

我握着鼠标的手紧张的都出了汗,好在,李斌的QQ可以直接登入。

果不其然。

李斌刚刚一直在跟小姑子聊天。

老公老婆二个字太过刺眼,原来,李斌是骗我的,他根本不稀罕我的原不原谅。

我小心翼翼的翻看着聊天记录,越翻,心越凉。

突然,客厅的灯亮了起来。

我紧张的差点撞到桌角,赶紧把显示器一关,又到门后面躲了起来。

婆婆走到书房门口,喃喃了一句,“臭小子,门都不关的。”随即把门一关。

我冷汗淋漓的拍了拍胸脯,呼出一口气。

连忙又走到电脑旁,打开显示器,把聊天记录备份出来。

随之挺着肚子,加快脚步的回到房间,李斌睡的很沉,还打着呼噜。我重新躺回床上,听着李斌的呼噜声,愤怒一点一点加深……翌日一大早,小姑子来了,她竟然恬不知耻的跟我打着招呼,我冷笑,没有去撕打她,是因为顾及着婆婆的身体,还有肚子里的宝宝。

可是,我的顾及,更是让她嚣张了起来。

她跟李斌有说有笑,仿佛,我是个局外人。

中午吃饭的时候,小姑子更是扶着我来到餐厅,为我拉开凳子。

我正坐下,她却把椅子一推,眼看我就要摔在地上,小姑子伸手过来,看似是想拉我,却故意推撒了凳子真真的压在我的身上。

疼,摔到地面的疼,还有椅子压下来的重量……

在厨房的婆婆跑了过来,慌了,大喊着,“我的孙子,我的孙子……”

在房间的李斌闻讯而来,他整个人都怔住了,就怔怔的站在那里。

小姑子大声的哭了起来,失心裂肺的,一个劲在那说,“对不起……”

而我,疼的冷汗直冒。

只能双目猩红的瞪着小姑子,挤出一句话,“我不会原谅你的,永远不会。”

小姑子被我的目光震惊了,随即,又大哭了起来,说着,“嫂子,真的对不起,我不奢求你的原谅,可是,可是……”

不想理会哭的假仁假意的小姑子,我紧咬着唇,疼的抬起头看向婆婆,恳求道,“送,送我去医院……”

婆婆只是喃喃着,她的孙子孙子。

可是,当她看到我的下身,不断的涌出鲜血时,她似乎放弃了,呆愣的站在那里。

我绝望了,又恳求的看向李斌,“求你,送我去医院,孩子,还是有可能,保住的……”

小姑子却扑到了李斌的怀里,哭的昏天暗地的。

当我昏昏沉沉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

我当即摸了下肚子,扁扁的,我的孩子呢?我惊恐的大叫了起来。

护士闻讯而来,有些同情的看着我。

我红着双眼瞪着护士,用尽所有力气的问道,“请问,我的孩子呢?”

“女士,你送到医院的时候,因为流血过多,孩子……孩子没保住,你能保住命已经是万幸了……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三天。”

随后,护士递过来一张清单,再道,“既然您醒来了,把医药费交了吧。”

我的脑袋嗡嗡响着,一直回荡着护士的那句话,孩子没保住……护士又提醒道,“女士,我们医院出于人道主义,先把你救过来,但是医药费……”

我疯似的哭了,什么医药费,我的孩子没了,孩子没了……“我帮她垫付吧。”

我伤心欲绝的抬起头,失去的理智也一点一点恢复过来。

是陆子沐,就是公寓楼下那个男人。

我刚想拒绝,却瞥见床头的一张A4纸,我颤抖的拿过,竟然,竟然是离婚协议书,以及,手写的那清晰的几个大字,净身出户。

第四章:还得收留你?

我全身仅剩的那点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

怪不得,当我好不容易醒来,竟然没有一个人守在病房,甚至连医药费都没交!

他们就这样把我丢弃了?

我就像是垃圾一样吗,是随便可以丢弃的吗?

最重要,是李西西害我失去孩子的,是李西西。

我紧握着拳头,侧过头,看着站在床头的男个,对啊,这个男人是个律师,我郑重道,“谢谢你,医药费我会还你,但是,能否帮我,我要打离婚官司。”

陆子沐站定脚步,淡淡的睥睨着我,勾起一丝不达眼底的笑意,“确定?”

我很郑重的点头,吃力的抓起离婚协议,我肖然,凭什么给他们欺负。

“好,出院了找我。”陆子沐说完,转身,挺拔的身躯消失在病房里。

我在医院住了十天,这期间,以前把我宠上天的一家人,甚至都没来看我。

出院了,我便直接去公寓找陆子沐,没想到撞到了小姑子。

小姑子就像不认识我一样。

我的愤怒一下子涌了出来,是这个女人,害我失去了孩子,我伸手挡住了小姑子的去路,双目赤红的盯着她道,“是不是打胎太多了,不会生孩子?”

小姑子眸子一眯,咬牙的瞪着我,嫌弃的吐出二个字,“疯子。”

“你不是在夜场上班吗,那么出台多了,自然就打胎多了,所以,才勾搭上李斌的,对吧。李西西,你不觉的恶心吗?”

这个公寓是高档公寓,因为我的质问,一下子停驻了好几个女人。

小姑子生气了,继而道,“肖然,你跟我哥离婚了,怎么能怪我的。”

“不是你们主导的吗?因为你怀不上孩子,公公婆婆又想要孙子,所以,你才妥协,让我生下孩子之后滚蛋,但是,你又不甘心,如果我生下了孩子,会脱离你的掌控,最后,你一不做二不休,让我流产,六个月了,再过一个月,早产也可以活下来的……”我撕吼着,眼泪涌了出来,打湿着脸颊。

小姑子一副我无理取闹的样子,还叫了下保安道,“保安,这个女人是个疯子,不是这里的住户,你们不管管吗?“几个保安走了过来。

要把我请出去。

我微扬着下巴,道,“离婚协议上我还没有签字,那么,李斌的财产,我没有份吗。”缓了一下,我又对着保安道,“你们可以查查,是不是有个住户叫李斌的,再查一下,他的妻子是不是叫肖然。”

想请走我的保安怔住了,有些为难的看着我们。

可这时,公公婆婆走进了公寓的大厅。

“肖然,你就如此没有家教吗?”婆婆一改往日的慈祥,厉声的对着我道。

家教?我心生一痛,对视着婆婆,“妈……”

“闭嘴,我不是你妈,一个抓不住丈夫的心,一个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的女人,还想恬不知耻的做什么?”婆婆的话像淬了毒的。

我踉跄的往后退开几步,紧咬着唇。

婆婆往地上丢了一张卡,伴随着丝丝嫌弃,“这是一万块,拿着滚吧。”

一万块?就想把我打发了,我心底的冷笑蔓延到嘴角,不等我说什么。

一双锃亮的皮鞋踩到那张卡上,“一万块?真是好多呢……”

是陆子沐。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援军到来的畅快。

我真是没想到,婆婆曾经对我那么好,如今我流产了,就立刻让我滚。

我更没想到的是,帮着我说话的,是仅仅有过二面之缘的邻居。

“你是谁?”婆婆开始紧张起来,她没想到,我这个没了孩子,又穷又丑的丧家犬竟然有人帮忙说话。

陆子沐慵懒一笑,踢了下脚下踩着的卡,淡漠的说出几个字,“踩脏了。”

婆婆生气了,但看着来人的样子又不像是好惹的,又继而瞪着我道,“好啊你肖然,这才流产几天呐?!你又上哪勾搭了一个野男人!保不准这孩子就是别人吧!我告诉你!给你一万块钱算多了,你这种荡妇,我们李家还不稀得要呢!赶紧滚!”

说着,婆婆弯腰拿起地上的银行卡,还不忘往地上吐了口口水,小声嘟囔道,哎呀这人阿,要有自知之明,不像钱,掉地上还有人捡,这出过墙的荡妇,可真是没人要呦!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婆婆,原来之前对我的好,都不过是为了得到孩子的手段。

“你……”我气的说不出话来,双手手紧紧攥成拳头,就跟我愤怒的心情一样,久久难平。

悔恨,委屈,生气……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陆子沐好像一眼看穿了我的小心思,却没有多说,只是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往后拉了拉,然后自己走上前去。

陆子沐拿出录音笔,慢条斯理的播放完,“老太太,您已经对我的当事人造成了人身攻击,请你立刻向我当事人道歉。否则不介意用法律手段追究。”

婆婆看陆子沐慢条斯理的样子,以为他是在唬人,抻了抻嗓子,“道歉?!你是刚毕业的法学生吗?我骂她一个不下蛋的母公鸡怎么了?!当我不知道呢?!录音不能单独作为证据!而且啊,我还就骂了,你能拿我怎么着?”

婆婆像足了农村来的泼妇老太太,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本来周围就聚集了要赶我出去的保安,她这一嚷嚷,旁边的住户纷纷出来看热闹。

我也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这录音好像是不能治婆婆的什么罪,现在这么多人,要是被打脸,可丢人丢大发了……听到我婆婆的话,陆子沐好像听了个玩笑一样,有些嘲讽的笑了一声,“录音是不够,可这些呢?”

说着,陆子沐拿出手机,里面清清楚楚把小姑子推我,导致我流产,以及我大出血后一家人的熟视无睹的视频完整呈现出来,甚至,还包括医院的监控录像我惊呆了!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是什么时候往我家放的摄像头……我没心思观察婆婆,但后来,据周围的邻居描述,她的脸都绿了,窘迫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刚刚被她嚷嚷出来的邻居纷纷嗤之以鼻,就算是这样高档的小区也少不了碎嘴老太太,这下……就算是吐沫星子都能淹死她了。

我嗤笑的看着婆婆,我并不想伤害别人,可是为什么这些我曾经的亲人,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我,欺负我!

我转过身,低声对着一旁的陆子沐道,“方不方便去哪里具体谈谈?”

“当然。”陆子沐率先往公寓的大厅外面走。

我迈开步子跟了上去,直到走到公寓外面。

我紧攥的手才松开,刚刚,就像经历了一场自己从未经历过的战争,揭开小姑子丑陋的面具,针对伪善的婆婆……可是,我的手机,钱,卡什么的,都在李斌公寓里,我现在身无分文。

我小心翼翼的瞄了眼陆子沐。

“怎么,连个朋友都没有?”陆子沐仿佛一下子看穿了我的心思,波澜不兴的语调。

我羞愧的点头。

“所以,我帮你打官司还得收留你?”

陆子沐修长的手拉开副驾驶室的车门,我呆了一会,坐了进去,车子一下子涌入车流中。

我尴尬的有些不知所措,“麻烦你了。”

“嗯。真的麻烦我了。”陆子沐神色自若的说着。

我低垂着头,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车子开到一处普通的小区。

我有些诧异,律师应该很有钱的,怎么会在这普通的小区,买一个普通的二居室。

为了不让气氛不太过于安静,我藏起自己的窘迫,低声道。

“这也是你的房子?”

“我以前做过房屋销售,相信吗?”陆子沐走到沙发边,停了下来,他欠身摸了下沙发上,眉头蹙的高高的。

“信啊。”我脱口而出。

陆子沐又低低的笑了声,“你暂时住这里吧,好好打扫一下。”

我松了口气感激的点头,撸起袖子准备打扫的,陆子沐也脱下外套,挽起白色的衬衫,我木证了会,简单衬衫长裤的陆子沐,英气逼人,他长的过分的好看。

咽了咽口水,我赶紧道,“打扫我来就行了,不用劳烦您了。”

陆子沐瞥了我一眼,目光沉沉的,他走到主卧,手握上门把,说着,“这里我自己打扫。”

我呆怔的应了声。

他刚刚握上门把,停下脚步的背影,一身落寞的样子……落寞?

我晃了晃脑袋。

开始打扫起来。

“你和李斌真的是夫妻关系?”隔天一早,陆子沐进屋,劈头就问。

我问题让我懵了,呆愣在门口,低喃着,“肯定是夫妻啊,我们领过结婚证的。”

陆子沐掠过我身边,走到沙发边,扯了下衣领,“我查到的是,李斌未婚,而你肖然,也未婚,你们之间顶多算是男女朋友,同居的关系。”

我愕然的瞪大了双眼。

手一松,满水的杯子晃当掉到了地面,打湿了我的脚背。

明明,我和李斌一起去民政局领过结婚证的啊。

虽然压根没有什么宣誓,我在民政局的门口等他,他拿着户口本进去,很快,拿着结婚证出来……不等我反应过来。

陆子沐神色镇定从容不迫的说着,“离婚官司改为诈骗官司。”

第五章:为什么你会帮我?

诈骗需要收集更多的资料,陆子沐让我联系养父母。

没想到养父打来电话说,如果我告李斌,受制裁的是他们,我所有的希望瞬间被掐灭,养父母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不能忘恩负义,只能回李斌公寓,去拿我的钱包,还陆子沐的医药费,再以后,大家都毫不相干。

李斌以为我是来闹的,见到我,二话不说,一巴掌啪了过来。

双眸通红的瞪着我。

我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也伸出手,却颤抖的怎么也打不下去,就在李西西嗤笑我的时候。

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狠狠的,打了过去。

啪……

声音很响。

李斌震惊了,不可思议的瞪着我。

我同样不可思议的扭过头,贴着我后背的身躯,透过衣服,灼热了我的心,也慌乱了我的心,我刚刚,只不过是做那个动作,不敢打下去的。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懂吗?”陆子沐的目光灼灼,连同他还抓着我手的温热手掌,正传达着暖意,流遍我的全身。

“肖然,你竟然敢还手。”李西西拔高了声音道。

“难道我就该打吗!”我大声道。

陆子沐松开抓着我手的手,往我面前一站,他高大挺拔的身躯瞬间挡住了李斌和李西西恶心的嘴脸。

“我陆子沐想护住的人,你们也敢胡来。”陆子沐的口气透着浓浓寒意。

李西西有些不甘心,是不甘心这么完美的陆子沐会护我,“好,肖然,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本想回顶一句,却道,“我来拿钱包的,官司我也不打了,以后,大家都毫不相干吧。”

我话一出,李西西立马尖锐道,“不打官司了?那么,你也不是她的律师了,还要护着她?莫非你们早就认识……”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陆子沐的语气又多了几分戾气。

我站在陆子沐身后,全身为之一震,在我说不打官司之后,他竟然还能这样护着我?

在所有人都指责我,与我背道而驰的时候,他选择站在我身边?

不过几面之缘的人。

“难道你喜欢上肖然了?”李西西又咬牙切齿的说着。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