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妻色难挡唐少请走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7:30

《妻色难挡唐少请走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妻色难挡唐少请走开小说情节高潮迭起,值得一看。妻色难挡唐少请走开小说精选:可是顾宁不一样,她听到门铃声就浑身打了个哆嗦,用力将唐继轩一推,然后像个泥鳅似的往下滑了滑。

妻色难挡唐少请走开
推荐指数:★★★★★
>>《妻色难挡唐少请走开》在线阅读>>

《妻色难挡唐少请走开》精选章节

顾宁是一个生活很检点的女人,所以身体保养的很好,唐继轩很享受眼前这一幕。

她伸手去关灯,被唐继轩阻止:“不用,我喜欢看你这样的神情。”

羞涩中带着少女的甜美与芬香又带着女人的成熟与妩媚。

顾宁惊讶,有些难以自持,她咬着唇恳求:“把灯关了吧。我不习惯。”

“下次就习惯了。”唐继轩带着点霸道的说着,终于决定不再忍,开始进攻。

顾宁也做好了豁出去的准备。可是就在他刚有所行动,马上要上垒成功的那一刻,不识相的门铃响了起来。

唐继轩已经准备一击即中,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为所动,可是顾宁不一样,她听到门铃声就浑身打了个哆嗦,用力将唐继轩一推,然后像个泥鳅似的往下滑了滑。

唐继轩顶到了她的肚子,疼的龇牙咧嘴,顾宁抱歉,门铃却响的越发厉害,最后改为了用力的拍门板,顾宁手忙脚乱,心慌意乱的对欲求不满明显一脸怒气的唐继轩说:“哎呀,快点把衣服穿上吧。”顾宁的勇气被击溃,现实的羞耻感再度将她压倒。

唐继轩决定收回刚才对顾宁所有的夸奖,现在他恨不得上去就死死掐着她的脖子看看这女人脑子到底装些什么东西:“你绝了我的后不要紧,你是打算绝了你自己的后吗?”

而另一边的女人就像是有如神助,短短两分钟就全部穿戴完毕,又把唐继轩的衣服扔在床上催促他:“快点啊。”

唐继轩没好气的靠在床上,懒洋洋的说:“也许是找错人了。”

顾宁也希望是,可是手机又不识相的想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顾宁就猜到门外是谁了。她头皮发麻,对唐继轩道:“快啊,是我朋友来了。”

门外已经从拍门板改为了声嘶力竭的大吼,顾宁拉开门,应道:“来了来了,别敲了,姑奶奶。”她想当做不在家,但是沈若男有她家的备用钥匙,要是开了门见到里面的情况她就不用做人了。

门一打开,一个女人瘫软的身体就倒了下来,顾宁赶紧接住她:“哎哟,我的姑奶奶,你怎么喝的这么醉。”

沈若男喝醉了,一脸潮红,满嘴酒气,就连站都站不稳,顾宁强撑着她的身体将她驾到沙发上,一边拍她的脸一边抱怨:“沈若男,你醒醒,你怎么喝这么多的酒。”

“小宁,我们继续来喝酒好不好,继续来喝酒好不好。”沈若男靠在顾宁的肩膀上,笑呵呵的说。

顾宁翻了个白眼,用力拍了一下她的脸蛋:“够了,明天还要上班的,你等着,我打电话给林南风,让他过来接你。”她是不可能把沈若男留下的,因为里面那位已经三令五申,把沈若男给我赶走。千万别怪她有异性没人性啊,她也是逼不得已的。

就在顾宁掏出手机给林南风拨电话的时候,沈若男却一把将她的手机夺了过去,然后扔到沙发上。吓得顾宁差点飞身过去救手机,这手机可是跟着她好几年了,感情很深厚。

可是沈若男却一把抱住了顾宁,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便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小宁,我不要林南风了,我跟林南风那个该死的男人分手了!”

“什么?”顾宁真真吓了一大跳,如果说连沈若男和林南风最后也以分手告终,那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真正的爱情吗?

“若男,你先别哭啊,先跟我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隐忧已经占据了顾宁的心。

可是顾宁等了好久也没听沈若男说话,一低头,就见她已经睡死了。

顾宁撇撇嘴,看向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唐继轩:”那个……我想今晚她要睡在这里了。”

隔壁躺着晕死过去的沈若男,就算他们有心想继续,也没有那个情调与气氛了。

顾宁翻来覆去睡不着,唐继轩自顾自背对着她躺着,她咬了咬唇,伸出手搭在唐继轩的肩膀上:“那个……”

“还想继续?”唐继轩问的岸远沙平。

顾宁立刻缩回了手:“不是。”她有些讪讪的。

唐继轩哼了一声,毫不掩饰的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顾宁微微叹了一口气,她现在是真的没心情了,拿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林南风打个电话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手机自己先响了起来。是林南风打来的。

顾宁不是无理取闹单凭一人之词就妄下断论的人,可是沈若男是自己最好的闺蜜,她也不能放任不管。

林南风在那边口气颇为着急:“顾宁,若男是不是在你那里?”

顾宁点点头:“人是在我这里,不过你可不可以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南风松了一口气,按了按无比坚硬的肩膀,有些懊恼的说:“事情有些复杂,我跟若男解释,可是她根本不听。”

“这么说你真的跟别的女人在一起?”顾宁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

“顾宁,你听我说,那不是我的本意,我跟若男求婚,可是她不答应,那个是我家里给我安排的相亲对象,我……”林南风说着说着情绪就激动了起来。

顾宁听的眉头直皱:“也就是你跟那个相亲对象在一起的时候被若男看到了?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亲密的动作?”

如果没有的话,沈若男是不会这样的。

“顾宁,你也知道,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她就是一直不肯答应,我年纪越来越大,家里父母急着抱孙子,我真的没有办法……”林南风的言语中透着深深的疲惫,原本责备的话在听到他这些话时顿时变成了浓浓的同情。

林南风的家庭条件不错,父母都是事业单位的公务员,对林南风的要求也很高,这么多年了,沈若男一直没有答应他的求婚,顾宁知道,一个男人也是有底线耐心也是有限的,现实同样将林南风逼到了绝望的顶峰。可是沈若男害怕婚姻,幼年时父母的离异在她内心留下了难以抚平的创伤。

“南风,你也知道若男她内心……”

“我知道,就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我等了这么多年。顾宁,我对自己说,那是我最后一次对她求婚,如果她再不答应,我真的没有力气再继续了,可是我失望了,”林南风说着说着就轻笑了起来,那是无奈的绝望,听的顾宁都心酸,“顾宁,就让若男在你那里先休息一下吧,麻烦你了。再见。”

“哎,林南风……”可惜他的电话已经挂断。

顾宁惆怅不已,一回头,就看到唐继轩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

“呵,你干什么呀?”顾宁捂着自己的胸口骂道。

唐继轩凑近她,近的连眼睫毛都看的一清二楚:“顾宁,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别以为只有女人可以拿乔。其实男人也会,一旦越过了男人的底线,他们拿的乔比女人厉害得多。

这个晚上,唐继轩没有再碰顾宁。顾宁却一直记着他说的那句话,他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沈若男虽然昨晚哭得那么惨,可是生物钟却很准时,她醒来的时候,顾宁已经穿戴整齐,而唐继轩已经先出门了。

顾宁走到她的身边,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沈若男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抓起一边的手机开机,等了好一会儿,手机很安静。

沈若男又抬起头问:“小宁,林南风来找过我吗?”

顾宁心中是同情她的,因为这次林南风拿乔了,而沈若男害怕了。因为她爱他,所以害怕。顾宁坐下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若男,他昨天给我打电话了,知道你在我这里才放心,他有找你的,你先起来洗把脸,如果实在不行就请假休息一天吧。”

沈若男怅然若失,低下头摇了摇,掀开被子下床来:“不用,我可以。”

她走进洗手间,几秒钟后又退了出来:“小宁,你跟男人同居了?”

顾宁浑身一僵,舌头都打结了。可是沈若男却没有像平时一样惊喜的大喊大叫,而是很平淡的说:“唐继轩真的是个不错的对象,小宁,该拿主意的时候就拿了吧,我支持你。”

这样的反应着实出乎顾宁的意料,顾宁撇了撇嘴,其实她还是习惯有点人来疯的沈若男,至少充满朝气。不过昨晚也多亏沈若男,要不然她肯定***唐继轩了,现在肯定又是另一番景象了。但是有点遗憾呐……

顾宁问沈若男:“若男,好了没?我们要迟到了。”

“好了。”沈若男出门来。

顾宁拉开门,一抬眸,就看到门口直挺挺站着的男人,直接后退了两步,瞪大了眼珠骂道:“天,林南风,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埃。”

林南风的状态很糟糕,浓重的黑眼圈伏在脸上,底下还有青色的胡渣,样子很憔悴,肯定一夜未眠。沈若男自然也看到他了,抿着唇别开头,拉着顾宁往前走。

在经过林南风身边的时候,他拉住了沈若男的手,道:“若男,别这样。”

顾宁也拦住沈若男,昨晚那么痛苦,就是因为有情,既然有情,何必为难自己也为难他人呢。于是顾宁说:“若男,你跟南风好好谈谈吧,我去单位帮你请假。”她靠近沈若男,在她耳边低声说,“若男,千金难买有情郎,千万别让自己后悔哦。”然后朝林南风打了个招呼,“好了,我先走了啊。”

进电梯之前,顾宁看到的最后一幕是林南风不顾沈若男的挣扎将她抱进了怀里,顾宁脸上终于有了笑意,她想一定会雨过天晴的吧。

心情总算好了点,所以进银行的时候脸上也是笑眯眯的。

不过前脚刚踏进去,顾宁就觉得气氛有些诡异。

她一步步朝内走去,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一名女同事从自己跟前走过,笑容近乎……甜腻……是了,诡异的是每个女同事都笑的好甜啊,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上了,像是中了乐透!

顾宁带着十二万分的疑惑踏进自己办公室,刚坐下没多久,内线就响了起来:“喂,您好。”

“顾经理吗?请在五分钟之内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戏谑的声音在她的耳畔盘旋,炸的顾宁头皮发麻。

“许铭城?”

“记性不错,顾经理,不过在单位咱们还是公事公办比较好,你觉得呢?”

顾宁嘶了一声,终于记起今天是新任行长继任的日子。而眼前这位给她打电话的,俨然成了她的顶头上司。

她在门口徘徊几次,身上的衣服拉了又拉,终于举手打算敲门,不过门率先开了。许铭城带笑的脸在她的瞳孔中不断的放大,她连退三步,抵住背后的墙壁。

闪光的笑容像是耀眼的钻石,银行黑白两色的呆板制服依旧被他穿的***倜傥,饶是顾宁定力再强,也快招架不住,赶紧低下头,收敛了心神,恭敬的问道:“行长,请问你找我什么事情。”

许铭城侧开了身体:“你还是先进来再说吧。”眼角弯弯的像是狡诈的狐狸。

顾宁诚惶诚恐,曾经这个办公室也进来无数次,如今却有种被人一眼看穿的狼狈:“行长,不知您叫我过来有什么事情。”

许铭城背靠在皮椅上,双手交叉放在交叠的双腿上,气定神闲,从容淡定很有大将之风,运筹帷幄的气度顾宁也欣赏,只不过笑容背后总让顾宁毛骨悚然。

“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许铭城问。

“恕我愚昧,不懂行长在说些什么。”

“我觉得我们挺有缘分的。”许铭城依旧笑眯眯的,“不知道我上次建议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顾宁心中警铃大作:“行长,上班时间,请别谈私人事情。”

许铭城摊手,莞尔一笑:“OK,顾经理,既然如此,麻烦你把信贷部的资料拿过来替我讲解一下。”

顾宁回了办公室,觉得荒谬不已,而外头已经传得风言风语,彻底将许铭城神话,年纪轻轻就能空降坐上这个位置,只证明了他的家庭背景无比的雄厚。

顾宁像个陀螺似的围着许铭城转了一天,原本的行程全部被打乱,讲解也是口干舌燥,许铭城则一副悠哉自如的模样欣赏着顾宁的滔滔不绝。

等许铭城发话让她离开的时候已经过了下班时间,顾宁回到自己办公室收拾东西,许铭城却跟了过来,举着手表说:“顾宁,下班时间到了,可以回答我上午的问题了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