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柳若兰赵强全文免费阅读_柳若兰赵强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07 18:00

柳若兰赵强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柳若兰赵强是木子熊所创作的小说《孽乱青春》中的人物,柳若兰赵强小说精选:我有个哥哥,比我大三岁,天生智力受损,说白了就是个脑残,但是我的父母特别向着他,特别是老家伙,有什么好吃的,都是大哥先吃,我捡剩下的。

孽乱青春
推荐指数:★★★★★
>>《孽乱青春》在线阅读>>

《孽乱青春》精选章节

我有个哥哥,比我大三岁,天生智力受损,说白了就是个脑残,但是我的父母特别向着他,特别是老家伙,有什么好吃的,都是大哥先吃,我捡剩下的,而当我娘受不了穷跟人跑了之后,我在家过的更完全是猪狗不如的生活!

老家伙从不把我当他儿子,我也从来没喊过他一声爹,有时候,我真的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

为什么大哥一个天生痴傻的人,得到父母百般恩宠,而我聪明伶俐成绩也不错,却备受冷落!

好在今年夏天,我考上了一个小县城里读高中,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喜讯,我终于可以不用在这个家里受气,我仿佛感觉到我的世界出现了希望,但紧接着,等待着我的,又是一个噩耗!

前几天还在上课,老家伙突然让人带信给我,说家里的钱都给傻子大哥买媳妇用了,以后没钱上学了,让我自己回家,虽然有些不甘,但是对于老爹的安排,我从来不敢有任何的异议。

我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老家伙和我哥都不在,推开院子里最角落那属于我的小屋,我突然发现床上好像有个人影,看身形,还是个女人,似乎已经睡着了。

难道老家伙给我哥买的媳妇睡在我屋里了?

我估计八九不离十,心里头暗暗有些激动,毕竟带信的人跟我说过,我哥的这个媳妇还是个漂亮媳妇,是贩子从城里花大价钱才骗来这里卖给老家伙的,想到这,我有些心酸,大哥天生就带着傻劲,这么好看的媳妇给他都白瞎了!

但是又想到老家伙为了给他的傻儿子买媳妇,都不让我上学,我就决定要好好报复一下他。

我直接冲上去一把抱住了黑影,脑袋也朝着女人的身上拱去,也不知道脑袋压在了什么地方,我只感觉那个地方很滑很软,鼻子里闻到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气息。

女人惊醒了过来,身体拼命地扭动着想要摆脱我,但是嘴里却没有大叫,估计她也知道自己是被卖到山里来了,叫也没用,说不定她还以为是我哥在欺负她。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房门咯吱一声被人推开了,然后原本漆黑的屋子一下子亮了起来。

人还没进屋我就听到了老家伙的叫骂声,老家伙骂我是狗日的,狼心狗肺,居然敢占未过门嫂子的便宜。

嘴里骂着,老家伙进屋直接一脚将我踢到了床下,本来就身体瘦弱的我,被老家伙踢到地上摔得有些头晕目眩,想爬起来都没能成功。

这个时候我哥也进了屋,老家伙又朝着傻大哥吼道:“大勇,你这个傻子,你媳妇都被这狗日的睡了,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揍死他?”

我哥很听老家伙的话,直接扑上来对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也不知道他听明白了媳妇被人睡了是什么意思没。

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傻大哥是真傻还是假傻,反正打起我来他是从来没有手下留情过。

看着傻大哥打我,老家伙又在一旁朝我吼着,说大哥这媳妇是他卖了两头牛还借了很多钱才买到的,要是再看到我碰她,就打断我的手脚。

他说别的还好,说到两头牛,我又有些憋屈,毕竟那两头牛是我自己攒钱买来一直自己养着,等着卖了读书用的。

我刚辩解了两句,老家伙已经冲上来又踢了我两脚,嘴里骂着说我的就是他的,他想卖牛就卖牛,让我以后不要再想读书了。

狠狠地训斥了我一番,老家伙才带着有些打累的傻大哥准备离去,这个时候,傻大哥已经将女人从床上扛了起来,应该是要扛到隔壁去睡觉,借着微弱的煤油灯,我才第一次见到了老家伙给大哥买的这个嫂子。

果然是个漂亮女人,光是这女人白净的皮肤,不要说在山里,就算是在我们学校,除了我们班上那从大城市里来的漂亮班主任柳若兰外,我还没有见过哪个女人有这么好的皮肤。

看着被傻大哥抗在背上的漂亮女人,我情不自禁就想到了刚才抱住这个女人脑袋压在她胸前时的美妙滋味。

傻大哥扛着到了门口,一直没有说话的女人,突然从大哥的背上抬起头来,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不满我刚才在床上故意抱她占她的便宜,不过当女人看到我的时候,她似乎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然后一下子就变得冷冷的。

而我的目光和女人一接触,看清楚那张脸之后,整个人却一下子完全傻了。

虽然这个时候女人脸上并不干净,甚至还有些脏,但是早就已经对这个女人无比熟悉,看着她的照片撸过无数次的我,这个时候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我们班的女班主任柳若兰,长得漂亮不说,身材更是一级棒,还经常穿得很是暴露。

柳若兰经常低胸热裤暴露的穿着,对于我们这些十六七岁对于异性的身体刚有些好奇的小男生,那吸引力是致命的,在我们班上,很多人都偷偷藏了柳若兰的照片,用来撸的时候使用,我自然也不例外。

只不过,我的运气有些不好,一次在桌子底下拿着柳若兰的照片边看边撸的时候,正好被柳若兰撞见,柳若兰直接给了我一个耳光,骂我是变态狂。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我心中的女神老师,我这辈子都注定了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美女班主任,刚才居然会躺在我的床上,还被我压了一会儿,而现在还被我的傻大哥给抗在肩上,要抗到隔壁屋里去干那种事情。

并且她还会成为我的嫂子!

我完全不敢想象,柳若兰如果脱光了被傻大哥压在下边干那事儿是怎样的一副样子。

傻大哥扛着柳若兰去了隔壁屋里,不一会儿一声惨叫传来,却不是柳若兰的声音,而是傻大哥的叫声。

我听到老家伙踢开门进了隔壁屋,嘴里骂着傻大哥,似乎在骂他是个傻子,绑着让他干都不行。

傻大哥好像有些委屈,解释着说是女人咬他。

我听到老家伙又踹了傻大哥两脚,说她咬,你不会咬啊,反正都是绑着的,不会咬,脱衣服你还不会啊?

傻大哥一脸的委屈,说脱衣服了,但是女人踢他。

老家伙被傻大哥气得不行,估计也知道暂时搞不定,干脆让傻大哥把人扛走,说不抗走晚上把傻大哥咬死了都没人知道。

不一会儿,我的屋门打开了,傻大哥扛着柳若兰走了进来,直接扔到了床上。

在傻大哥的后边,老家伙也走了进来,借着煤油灯的亮光看了床上的柳若兰两眼,又看了我两眼,似乎在犹豫着晚上要不要让柳若兰和我待在一个屋里。

“你个狗日的,晚上你就睡地上,床给你嫂子睡,要是让我知道你半夜爬到床上去,小心我打断你的腿。还有,你晚上要负责看好她,要是她跑了,我饶不了你!”

恶狠狠地丢下这么一句,老家伙才带着傻大哥离去。

他们两人一离开,只剩下我和柳若兰,煤油灯也没有了,屋里一下子变得漆黑,我有些忍不住,直接朝床上摸去……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