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也曾为你快乐小说阅读_穆尘白雨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8:01

《也曾为你快乐》是由“温惜惜”所创作,人的爱情会不会随着心脏而转移,白雨是爱穆尘还是穆尘身体沈非墨的心脏,那么他们之间的感情到底有何圆满,如大家喜欢就来看看吧。

第1章 你爱的是谁?

桌上开封不久的鹦歌赤霞珠反射出暧昧的光芒,床头晕黄的灯光照在两具年轻的身体上。

房间里内衣短裤落了一地,每个角落都充斥甜腻的味道。

白雨累瘫的跪在床上,口干舌燥用力的呼吸着,像条濒死的鱼。

看着身体白皙泛着红晕的白雨,穆尘狠狠地撞击着她的身体,面露青筋,仿佛下一秒就要和她一起燃烧起来。

他原本裁剪得体的衬衫早已凌乱,大手不断在白雨的敏感处游走,鼻尖的气息变得愈发的滚烫,随着荷尔蒙的不断上升,两个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随着穆尘的一声性感的低吼两人再次达到了巅峰。

已经不记得这是今天第几次了,白雨明显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他先天心脏不好,对男女之事一向节制,这样疯狂是从未有过的。

“穆尘,我不要了……”她心疼他,连忙叫停。

但平日里对白雨万般宠爱的穆尘,却毫不留情地拉过她,想要再次进入她的身体,可惜终究过了多次,身体不受控制的疲软了。

他似是恨透了自己这幅无力的模样,掐着她的肩膀还要进入,却被白雨推开了。

“穆尘够了,你累了。”

“你心疼了?”他冷笑,碎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看不清他的神情,浑身散发着冷漠的气息。

白雨楞了一下似是不明白他说什么,眼睛里写满了茫然。

“还要装吗?”穆尘将地上那本器官捐献书狠狠的砸在白雨面前,夹杂捐献书里的照片飞落满地,“我就说我这种纨绔子弟怎么会让A大女神动了凡心,腆着脸主动追我,呵……不过是为了他的心脏罢了!”

“你把我当什么?沈非墨的替身?”

“我没有!”白雨没想到事情会爆发,开始知道穆尘换了非墨的心脏后,她确实是想着照顾他的心脏去的,就像看着非墨生命的延续,可后来……他们相知相爱,那些感情是真的。

她分得清他是非墨还是穆尘。

白雨焦急起身,想要拉住穆尘的手,却被他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这一个转身,意味深深,极尽嘲讽。

这些年来,她一直不让他跳伞,禁止他飙车,推掉了所有和极限运动有关的活动......他以为都是因为爱,所以心甘情愿为了她戒掉。

原来不过是自作多情。

他得到的只是她的身体,她的心一直在那个和她同样优秀的死人身上。

她爱的至始至终都是这颗属于沈非墨的心脏!!!

“你嫁给我,到底是因为爱我,还是可怜我,还是为了沈非墨的心脏!”

或许,这就是命,他生来就有缺陷,好不容易换了心脏也只是别人的替代品,没有人会爱他。

“不是的,穆尘,不是的。”

面对穆尘咄咄逼人的质问,沈非墨和穆尘的身影又开始在眼前重叠,她好像一个也抓不住,她用力咬住薄薄的下唇,用尽全力把眼泪逼回去。

“你听我解释,我爱的是你.....”

“啪!”解释的话语来不及说完,穆尘便摔门而去。

他恨她喂药的温柔,恨她不许他喝酒的霸道,恨她那些无孔不入的关心,那样的体贴都充斥着她对另一个男人的思念,明知如此,却还是看不得她掉一滴泪。

第2章 你在糟蹋自己

“吴妈,你看到穆尘了吗?”

白雨小巧的鹅蛋脸上还带着薄薄的红晕,清澈无暇的眼睛此刻透露着隐隐的不安。

“少爷一直在书房呆着,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

“夫人,发生什么了吗?”吴妈用手在胸前的围裙上擦了擦,回想起今天穆少爷那个凛冽的眼神,她感到有些局促。

她来穆家做事已经十几年了,从未见过少爷像今天这番模样,像一只冰冷受伤的刺猬,浑身带刺,黯淡的眸色像是撒了一层灰。

“没关系,闹了一点误会,你继续忙吧。”

推开书房的门,白雨便被房间里的烟味呛得连连咳嗽,愣了几秒才看清房里的景象。

东倒西歪的酒瓶,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

他此刻像一座瓷器炼造的雕像,眉眼中一点温度也找不到,轻轻一碰,便顷刻瓦解。

白雨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穆尘,别这样好不好。你这样我也很难受。”

她从穆尘的后背环住了他,轻声哀求。

穆尘头也不回,一声不吭,嘴角划过犹如刀锋般冰冷的弧线,掰开环在他腰间的手指。

白雨却更紧地抱住了他。

“穆尘,抽烟喝酒是不对的。”

但怀中的人却依旧不为所动,点燃了手边的香烟。

“你能不能听我一次,就这一次,抽烟喝酒对心脏不好。”

原本一直安静的穆尘听到这句话以后,双眼变得通红,狠狠地把烟头摁在水晶烟灰缸里。

“你爱过我吗?!你爱过我吗!”嘶哑的烟嗓充斥着整个房间,他整个人开始不自主地颤抖起来。

他第一次那么害怕未知,第一次那么渴望却又不敢知道答案。

“我爱你啊穆尘,我一直都是爱你的。”

明净的双眸爬上了一层雾气,她不知道为什么穆尘就是不肯相信她。

“爱我?呵,爱什么?”他毫不留情地掰开腰间的柔骨,转过身掐着白雨的双肩,愤怒地看着她,“爱我破烂的身体?还是我满身的铜臭味?还是沈非墨的心脏!”

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仿佛用尽了毕生的气力。

一直强忍着的泪水,顺着白雨的脸颊流下,滴落在卷曲柔软的长发上。

“你没你说的那么糟糕啊,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最好的。”

看到白雨这番梨花带雨的模样,穆尘想恨却恨不起来,把头偏到了另一边。

“你不用理我,我就当你是圣母心泛滥,想要拯救纨绔子弟。从今以后,你怎么决定我都不会干预你……哪怕是,现在就离开。”

白雨紧抿着下唇,用了好一会才说出话,“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我不会离开你的。”

“你不用勉强,我早就应该清楚,你一个堂堂A大的女神怎么会看上我这样不务正业、整天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是因为你还爱他吧?”

“如果沈非墨还活着,你还会爱我吗?”

“不要做这种虚无的假设,我爱你,我现在以后爱的也是你,只有你,你懂吗?穆尘?”

第3章 怀孕

为了不让眼泪流下,紧抿的樱桃唇渗出血丝,浓烈的铁锈味在她嘴里蔓延。

“前面有个什么都完美的沈非墨,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会爱我?”

“要不我换个心脏试试,看你是不是真的还会爱我。”穆尘忍不住嘲讽。

听到这句话,白雨也变得愤怒起来,身体在他眼里就那么儿戏吗?

“你疯了!”

“被我说中了是吗?激动了吧?”穆尘瘫坐在地,又打开了一瓶波摩,举起酒瓶就要一饮而尽,滚动的喉结此刻在白雨眼里分外刺眼。

看到穆尘自暴自弃的模样,白雨的心像被针扎般,“不要喝了!”她一把抢过穆尘手中的酒,而难过的穆尘猝不及防,条件反射地把酒瓶往后伸,重心不稳的白雨重重地撞到了桌角。

玫瑰般殷红的血从白嫩的额角流下,她吃痛的倒在地上,捂着额头一时无法站立。

穆尘下意识伸出了手,想要拉住白雨,但脚边的器官捐献书却让他把手缩了回来。

或许,她根本就不需要自己,从头到尾都是。

他垂下眼帘,冷漠地拨通了家庭医生的电话,甚至没有问她一句疼不疼,便起身回了卧室。

偌大的书房,数不尽的藏书和珍贵的古董依旧摆放在原地,但是这个书房却好像悄悄发生了改变。

有些人,也一样。

房间里钻石镶嵌的结婚照此刻像是一个笑话,手上的婚戒仿佛也在嘲讽着他。

往日和她欢爱的房间,此刻也如同死去一般寂静,丧失了活力。

“唔~唔~”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急促地震动起来。

——是陈医生。

是她出什么事了吗?陈医生一度了解他的性格,没什么大事,忌给他来电。

“唔~唔~”

手机依旧在倔强地震动,他摁下了接听键。

“少爷。”

“怎么了,她没事吧?”

“已经包扎好了,没大碍了。”

“嗯,知道了。”

听到她没事的时候,他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少爷,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嗯?”

“白小姐怀孕啦!恭喜您啊!”

他毫无生气的脸此刻徒添了一丝神彩,紧皱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

“你等等我,我这就过去。”

看到他的到来,白雨显得有些激动。她还沉浸在做妈妈的喜悦之中,这个宝宝来得太及时了。只要他们之间有了爱情的结晶,穆尘就不会去质疑自己对他的爱了。

这样,他也能够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了。

“穆尘,你要做爸爸了!”

还没来得及回应白雨,穆尘便感觉到自己脚下踢到了什么异物。

低头一看,那本散落在地的器官捐献书随即陷入眼帘,格外刺眼。

别人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他穆尘是伤疤没好就忘记是怎么受的伤了。

他注定是个不完整的人。

“穆尘,你快来,摸一摸我们的宝宝,以后你不能抽烟喝酒咯,就算不为了你,也要为我们的宝宝着想。”白雨笑靥如花,因为这个突然到来的天使,整个人充满了力量。

第4章 打掉

这一切都会过去的,他们会越来越好的。

穆尘没有看白雨一眼,精雕细琢的脸庞不带一丝情感,他挪开了身后的欧式皮椅,径步走到陈医生面前。

“陈医生,这个孩子会遗传到我的心脏病吗?”

“这个......”陈医生没想到少爷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有些为难地看着沙发上的少奶奶。

“不用理她,和我直说就好。”

白雨听到这句话后,心隐隐作痛,她吃力地爬起来,走到穆尘身边,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穆尘,你摸摸看,他在我的肚子里生龙活虎呢!我不许你胡说。”

“陈医生,告诉我。”

他的眼神闪着犀利的光芒。

“会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陈医生小声地回应。

“那麻烦你准备一下手术。”

白雨整个人神经紧绷起来,“手术?什么手术?”

穆尘抽出了放在她肚子上的左手,冷冷说道。

“打掉。”

白雨挣扎着爬起来,额头上的白纱布渐渐被渗出的血丝染红,像罂粟般肆意绽放。

“穆尘你什么意思?!这可是我们的孩子!”

穆尘用凛冽的余光看了陈医生一眼,陈医生便知趣地退出了书房。

他转过身,淡漠地看着苍白的白雨。

“不相爱的父母生下来的孩子不会得到祝福。”而且这个孩子,很有可能生下来便有先天性心脏病。

因为额头的伤,加上情绪过于激动,白雨有些站不稳。

“你怎么证明?是你不爱我还是我不爱你?”

这回穆尘没有回话,只留给了她一个背影。

强忍了一天的眼泪终于像被打开了阀门一样,倾泻而下,她蹲下身来,紧紧地抱住自己,今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她快要撑不住了,她的头好晕,什么也不想去想,只想好好睡一觉。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醒来已是午后了。

习惯性地转过身想抱住枕边人,却扑了个空。

“吴妈,穆尘呢?”

他很少会出门不和自己交待行踪的,但自从知道非墨的事以后,这已经是她第二次问吴妈这个问题了。

“唉。”

白雨忍不住叹了口气。

“夫人,少爷他......”吴妈吞吞吐吐,不知道该不该说。

“少爷他.......他今天预约了蹦极......”

“什么?!他不要命了吗?自己的心脏什么样自己没数吗?!”

白雨苍白的小脸因为激动变得通红,“吴妈,给我叫司机,我要去制止他!”

“可是,您还没用餐......”

“少爷的生死重要还是吃饭重要?”

“好的,这就给您联系司机。”吴妈跺着小碎步,不安地拨通了司机的电话。

少爷一再警告她别告诉夫人,但她还是没忍住。

吊桥上的风吹拂着桥边男人的脸庞,凌乱的刘海不规律地跳动着,长长的睫毛在日光的照射下,在眼睛下方打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凛冽桀骜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蹦极了。

以前她说过,不要蹦极,对心脏不好,于是他就改了。就像以前她说我爱你,他就信了。

“穆尘!”

第5章 证明我爱你

白雨战战兢兢地在吊桥上移动,她从小就有恐高症,从吊桥的这一端走到穆尘身边,需要很大的勇气。

她憋足气,尽量让自己不要往下看。

“你不能跳。”

白雨紧紧抓住了穆尘的手,哀求地看着他。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他嘲讽地看着眼前这副虚假的皮囊,仿佛在看一个笑话。

“我是你妻子,我当然要管你。”

“名存实亡的妻子吗?”

“穆尘你太过分了!”白雨气得整个人差点跳起来,但是看到吊桥下深不见底的海面,她的腿瞬间软了。

“对了,白大学霸,你不是恐高吗?今天怎么有兴致来吊桥看风景?”

以前他们逃课去教学楼楼顶看夕阳的时候,白雨往下看了一眼行人,直接就倒在了他的怀里。

想到这件事,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扬。

但是后来所有的美好,都随着那一纸捐献书灰飞烟灭了。

他冷笑道,“是怕我吓坏你初恋男友的心脏吗?你就那么害怕吗?你放心,我目前还不会换掉这颗心脏。”

“你要怎么样才相信我?”好像解释再多都是多余的,他始终不愿意相信自己。

“如果你不介意,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如果不是这颗心脏,你还会接近我吗?“

“我承认我一开始接触你,确实是因为你移植了他的心脏,但是.......”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和他的任何事情!”

“好,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白雨僵硬得站起来,紧紧咬住下唇,万念俱灰地跳下了吊桥。

“我爱你,穆尘。”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瞬间静止了,穆尘忘记了思考,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就只剩下那句“我爱你,穆尘。”

我爱你。

穆尘。

“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反应过来的穆尘像发了疯的狮子一样狂躁地大叫着,身上的尖锐和锋芒被恐惧和痛苦完全取缔。

白雨恐高,她哪怕往下多看一眼都有可能会晕倒,更何况是从四十米的高空吊桥往下跳。

整个人快呼吸不上来,一米八六的大男人瘫软在工作人员身边。

他从来没有那么狼狈过,宁可她还爱着沈非墨,他也不想失去她。

吊桥下。

“我没事,你看,我没事,我爱你,穆尘。”

被吊绳吊在距离游艇一米多的白雨虚弱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晶莹剔透的紫水晶耳坠隐于发间,娇小虚弱的模样分外惹人怜惜,穆尘一把揽住白雨,心疼得说不出话。

“笨蛋,我相信你,我相信你还不行吗?!”

“救护车!叫救护车!”

她肚子里还怀着宝宝,而自己却让她因为自己的猜疑、不信任,一遍又一遍的受伤。

一向肃冷倨傲的他,情绪再次崩溃。

医院。

“你终于醒了!”

穆尘惊喜地看着缓缓睁开双眼的白雨,悬着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因为担心白雨醒来自己不能第一时间知道,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

“噗,哈哈。”

白雨被穆尘此时的模样逗得扑哧一笑,“你笑什么?”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