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郭怀孙研_都市俏神医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8:01

《都市俏神医》的主人公是郭怀孙研,由作者“羿宸”所著,讲述了在这繁华喧闹的都市里,有一种人,可以让可以将死之人起死回生。郭怀就是这样的人,他不仅是一名转魂医,还是转魂门唯一继承者。不但能治病最厉害的绝技就是让人起死回生,靠着这个本事在这座城市里四处游荡。然而他因此卷入一场无法逃离的深渊。

都市俏神医by羿宸在线阅读

第1章

午夜下着小雨,都市的夜晚出奇的寂静。此时此刻已经没有几个人在街上游荡,伴随着不时的雷电轰鸣卷杂着泥土的气味让人的鼻腔有些说不出的感觉。这不是泥土的味道,而是被雨水冲淡的血腥味。一条阴暗潮湿的小路上,卷缩着一名女子。腿上黑色的丝袜已经被刮坏,身上穿着短款的风衣已经包裹不住此时她脆弱的躯壳。女子不断地抖动着,身上流淌着鲜血,生命垂危。她伸着胳膊不断地想抓住什么,但已经奄奄一息的自己触碰不到任何东西。

半个小时前,女子迎着小雨独自一人走在街道上。她有一个习惯,喜欢在雨夜独自出来踱步,这会让她感觉到无比的惬意。边走边跟自己的心上人说着那些甜言蜜语,刚发完语音信息走进一个小巷,迎面出来两个素昧谋面的男子。擦肩而过的一刹那,两个男子突然回头彼此看了一眼笑了笑,马上走了过去拦住了她。

“妹妹这么晚了要去哪里呀?”一个男子露出黄牙笑呵呵的问道

女子眉头皱了一下没有应答,转身想绕过去但却被他伸手拦了下来。

“怎么?不愿意说话,还挺害羞哈哈哈”男子的笑声在黑夜里肆无忌惮的笑着,女子冷冷的说:“你把手拿开,否则你会后悔的。”

“后悔?真巧哥哥我外号叫今生无悔,再说我见你一人儿挺孤单的,我们哥俩好好陪陪你不是很浪漫的事情吗?”男子仰着眉头笑呵呵的说。

“废什么话,陪我们哥俩玩玩。现在的妞都假矜持装正经,熟了之后放开的很”另一个男子硬声硬气的说到。

“是吗?还是你老弟了解女人啊,我这当大哥的看来是白活了。”男子笑呵呵的用手托起了女子的下巴端看起来。

“把手拿开!”女子突然大声的叫唤着,然后猛的一脚踢向男子的要害。男子有所防备急忙闪身,可没想到这个女子的出脚异常迅速,很明显是有所训练。穿着的高跟鞋鞋头狠狠的踢中男子的大腿根。虽然避开了要害但是也非常疼痛,男子闷叫一声不断地后退蹲在地上。

“你这个小丫头出脚这么狠?真是今天你自找的!”另一名男子见状后急忙上前面对女子就是一拳。

女子一个侧身转身就跑,男子冷笑道:“今天你那里也去不了!”然后就迅速蹿了上去。

按照往常女子是可以很快跑到不远的大路上。可是今天她穿着男友送的新款高跟鞋实在是耽误事儿,没跑几步就崴脚巨大的疼痛让她留下了眼泪。可即便如此依然没有放慢脚步,全力冲向大路边。

后面的男子速度惊人,动作矫健三步并作两步就赶到女子身后。看着那迷人的小蛮腰,男子此刻有了巨大的欲望,嘴角露出微笑。眼前的女子犹如待在的羔羊,不由得喜出望外浮想联翩。

“宝贝儿,你赶紧来到哥哥的怀抱里吧,这阴雨天瞧你穿得这么少让哥哥给你暖和暖和身子吧,哈哈”说完两眼放光,伸出粗壮的大手一把就搂住女子的细腰往自己怀里靠拢。可女子确实不一般,她被搂抱的那一刻,用那细细的高跟鞋鞋跟狠狠的踩向了男子的脚面。就听诶呦一声惨叫。那鞋跟居然扎进了男子的脚面,噗嗤窜出鲜血,疼得他大叫不止。

女子见状急忙摆脱束缚,继续跑向路口。眼看就要跑出小巷,就在这时前方地上有一块不起眼的路砖翘了起来,女子由于全力向前冲刺没有看到被它绊了一下,狠狠地摔在地上。由于用力过猛,膝盖受到严重的撞击已经完全无法站立。就听见耳后传来两个无比恐怖的笑声。

“妹妹,这就不能怪哥哥们不心慈手软了。一切都是天意,老天爷见我们哥俩受苦受难看不下去了,给我们点甜头。今儿只要你好好地陪陪我们弟兄俩,保证让你没有痛苦否则可别怪我们心狠。”一名男子伸出脚踩在了女子的大腿上不断地碾压着,而女子咬着牙冷眼看着两个男子。那犀利的眼神放出光亮,一双迷人的丹凤眼伴随着那独有的倔强,一个有着万千魅力的女人展现在眼前。这种感觉不断地刺激着两个男子他们彼此忽视一下就扑上前。

就在这时,女子猛地扬手抓住了男子的脚踝猛地一抖。男子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头部磕出了鲜血,这让另一个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我说大哥,一起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你这么完蛋,连一个女的都搞不定。还是我这当老弟的帮你一把吧。”说完就急忙走过去抓起女子的头发,狠狠的抽打她的脸颊。只几下,那美丽的脸庞就被打肿,嘴角流出了血可刚烈的女子依旧没有发出半点脆弱的声音。

“我说大哥,这妞果然不一样啊。还挺倔,看来今天咱哥俩可有的玩了。这样的娘们玩起来最过瘾,你别怪老弟不讲究你先缓一缓让我先来享受吧嘿嘿”说完就准备撕扯女子的衣服。

此时女子眼前出现的已经不是人,完全是一个恶鬼。凶猛的扑向自己,巨大的手臂,粗糙的手掌在企图侵袭着自己。此时的女子异常冷静,她不断地寻找着一丝转机。就在她胡乱的挣扎过程中,摸到了一块石头。没有片刻犹豫拿起来对准男子的头部就狠狠的砸去,砰的一声闷响,男子抖动了一下猛地抬起头恶狠狠地看着女子。

“你个贱人,闹几下就算了怎么要玩狠得是吗?你要真这样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今天我要折磨死你!”

此时的女子第一次出现了慌乱,没想到自己那么大力的奇袭对方居然毫无反应。就见鲜血不断地从男子的头顶留下,很快血流满面。伴随着漆黑的夜和淅淅沥沥的雨声,只有那一双恶狠狠地眼睛看着自己。那男子用手擦了擦面部的血,用舌头舔了舔然后说道:“真够味儿啊,妹妹今天我就要你血债血偿!”

第2章

此时的男子已经彻底丧失了理智,犹如野兽一样对待着女子。粗糙的双手扯开女子的风衣,好似打开一副优美的“画卷”不断地展现在他的眼前,那迷人的“风景”早已让他忘记了疼痛。女子修长的双腿,完美的曲线不断的吸引着男子。可他没想到,在他眼前的虽然是一支美丽的‘玫瑰’但那让人生畏的尖刺也叫人苦不堪言。

男子又开始慢条斯理的压向女子,可就在这时,巨大的疼痛让他不由得咧嘴惨叫起来。女子不知何时手里握着一把钥匙已经刺进了他的肚子。那不大不小的窟窿不断的流淌着红色的血液。

“呵呵,让你笑话我。这次你知道她的厉害了吧?怎么样,给你伺候的舒服吧?”一旁早先被打伤的男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此时的他脑袋肿胀的很,瞬间有些晕头转向。好在身体还算强健。他近乎有些扭曲的面容,踉跄的走到女子面前猛的一脚踢中她的肋侧。女子嗷的一声发出了痛苦的尖叫。

“你喜欢玩狠的,那哥哥我就陪你好好玩玩。”他用脚踩住女子的胸膛,然后慢慢的解开自己上衣的扣子。随着皎洁的月光,看到他身上有无数条疤痕。犹如被千刀万剐后奇迹般的活过来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呦,怎么害怕了?你这小女子也有害怕的时候?我还以为没有能让你胆怯的事情呢。”男子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随后开始解开裤带。

“你要是好好伺候我,我就让你活命要不然今天就是你人生的最后一天。”说完就猛地抓起女子的头往自己身下按去。可就在这时,男子面部扭曲不断地哀嚎。原来女子用头猛地撞向男子的要害,让他疼痛难忍。

女子咬着牙强忍剧痛的向大路口爬去,并且不断地大叫。可这时的雨不断地变大,电闪雷鸣巨大的声音完全掩盖住了她的求救。

两个受到刺激的男子完全犹如魔鬼一般的一拥而上,其中一个拿出了水果刀。一下一下的扎进了女子的身体。两个极其变态的男子在不断蹂躏着这个女子,地上很快血流成河。女子由于失血过多开始抽搐,而这两个流氓或者说是恶魔反倒变本加厉的摧残着这朵雨中凋零的玫瑰。

半个小时之后,两名男子有些精疲力竭的相互示意。心满意足的穿上衣裤离开了巷子,独剩下这名女子卷缩在一旁。衣衫褴褛的她已经意识模糊,她的面容完全被毁掉,皮开肉绽实在是惨不忍睹。大雨夹杂着寒风不断地吹打着她已经受到重创的身躯。

“你醒了?”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句莫名的话语。女子慢慢的睁开眼睛,昏暗的灯光让她看不清四周究竟是什么地方。眼前一个莫名的男子对着自己说话,他穿着帽衫待着口罩一双深邃的眼睛看着她。

“你是谁?我在哪里你要怎样?”此时的女子依旧充满着警觉,可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知觉完全不能够行动。

“我是谁不重要,你应该庆幸遇见了我。要不是我的爱多发现了你恐怕你早已赶赴黄泉了”男子漫声漫语的说着,眼睛却一直在盯着她。

“感谢你救我,我会报答你的”女子看着他说到。

“你不用感谢我,我也不是平白无故的帮你。准确的说你现在还不算活着,接下来我要跟你好好谈谈,如果可以我就能让你活下来否则你只能死去。”男子说道

“你要跟我谈什么?”女子问道

“谈买卖啊,我救你不是平白无故的。我是无利不起早,你给我我想要的我必然会救你。”男子回复道

“你要什么?钱吗,我可以给你”女子说道

“那我说说我的条件吧,要我救你的话你有两个可以选择。第一你的肉身已经残缺不全所以需要给你做一个新的身体,这代价是很大的,因此你要给我一你的亲人用他的魂魄来换取你的魂魄,相当于一命抵一命吧。第二个就是用钱,支付之后我这有一个骰子,用它摇出你的寿命,有可能是一天一个月一年十年或五十年。”

“筛子不是六面的吗?那还有一个面是能活多久呢?”女子好奇的问道

“没有,是空的”男子淡淡的说

“空的?那是怎么理解呢?”女子疑惑的看着他

“我也不知道,因为还没有人转到过那一面”男子笑着说

“我选择第一个对于你有什么好处呢?”女子不解的问道

“人有三魂七魄,救你需要两魂六魄剩下的我收下用于修行这么说你能明白吗?”男子似笑非笑的说。

“我选择第一个”女子思索片刻仰起头告诉男子

“把他的信息写在纸上给我”

女子拿起笔干净利落的写下要兑换魂魄的人名给了男子。

“孙广仁,你父亲。看来你们关系不怎么样啊”男子淡淡一下说道

“我是私生女,她从来没有管过我。我跟母亲相依为命,在我六岁那年。他遭到歹徒行凶,生命垂危,由于他是RH阴性血我也是因此母亲带我输血救了他。那时候他也许是为了所谓的补偿,开始对我的生活关心起来。不断地给我钱,但是私生女这个身份让我依旧抬不起头。母亲也突然的消失,可以说从小就是跟孤儿没什么区别,所以我要他欠我的还给我。”

当女子拿起镜子的那一刻,被吓得浑身哆嗦。因为她看到镜子里出现一张没有面容的脸,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男子。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女子诧异的问道

“你现在还没有脱离死亡,我需要把你拿来交换的人的魂魄拿来之后才能完成对你的重生”男子说完话摘下帽衫的帽子并拿下口罩。一双有神的双眸,高挺的鼻梁英气逼人,一个非常帅气的小伙子微笑着看着她。

“没想到你还挺帅的”女子说道

“不然呢?你以为是个糟老头?”男子猛然脱去上衣,一身精壮的肌肉让人惊叹。他毫不避讳的拿起身旁衣架的衣服穿在身上。

“你这人,换衣服就不能避讳一下吗?”女子略带脸红的说道

“你是说还想再看看吗?”说完又要脱掉上衣

第3章

“你太过分了!流氓!”女子忙闭上眼睛大声说道。

“我明明是你的救命恩人,反倒成了流氓。真是好心人不得好报啊~!”男子摇着脑袋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这样的本事?”女子问道

“你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男子翘起二郎腿,在昏暗的灯光下那张俊秀的脸庞总能让情窦初开的女生脸红。

“我叫孙研,孙广仁是我父亲刚才也说过了。母亲现在也不知道身在何处,孙广仁除了给我钱什么也不管我,我相当于举目无亲。”孙研说道

“那你也算生无所恋啊,早知道这样不如不救你,就这样死去也好何必活着受罪呢?”男子说道

“可我现在有了心上人,自从遇到他让我对生活充满了希望,感觉不再像一个人孤苦伶仃。我不能就这样的死去,我要陪着他相守到老。”说完这句话,孙研情绪有些激动。

男子听到后,淡淡一笑说:“你确定是为了你的男友用你父亲的一命相换吗?”

“确定,陈德亮他勤劳努力,是我见过的最阳光最有魅力的男人,我爱他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包括我的生命”

“噢?你要是牺牲生命可就不能与他白头到老了,这不矛盾吗?”男子笑呵呵的反问道。

“你没谈过恋爱吧?”孙研看着对面这名莫名男子

“为什么这么问?”男子说道

“一看你就没恋爱过,当你遇到自己心爱的人就会体会我现在的心情了。说多了你也不会明白,好了你赶紧帮我重生吧我要去见他。”孙研有些不耐烦。

“好吧,我现在去取孙广仁的魂魄,在这好好等我吧。”说完又戴上口罩披上黑色罩衣迅速消失在眼前。

孙研安静了下来,静静的期待着重新复活的那一刻。她的心恨不得立刻飞到自己心爱的男人身边,想起连个人心有灵犀朝夕相处。自己生病被他照顾的无微不至到处都是感动。

而救孙研的男子名叫郭怀,是转魂门唯一继承者。不但能治病最厉害的绝技就是让人起死回生,靠着这个本事在这座城市里四处游荡。当然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只不过通过目前的方式在寻找自己的目标。

孙广仁是孙氏集团的总裁,虽然年近六十但是体格健壮身高魁梧,看起来就像一个四十左右岁的壮年男子。平时说话略带沙哑很有磁性,做事情雷厉风行说一不二。你可以认为他果断也可以说他独断专行。十几年让自己的企业扶摇直上。投自己的几十个项目都非常成功,赚得金满钵满。此时的他正躺在家里的浴室里洗澡,虽然贵为一个集团总裁时至今日依旧单身。据说以前有过一位妻子离奇的死去了,本人除了私生女孙研外并无其他子嗣。郭怀凭借自己的本事轻而易举的来到了他的房间准备动手,可没想到屋内除了孙广仁外还有别人。于是只好先躲起来等待时机再下手。

“你这么做,就不怕老李生气?”孙广仁一边洗澡一遍说这话。

“那个老东西,我早就想离开他了。玩了我这么多年,什么名分也给不了我。而且他身体也不好,我属于守活寡才不要跟他耗下去呢。”一个妙龄女子的声音从浴室传了出来。

“那你为什么愿意跟我在一起呢?”孙广仁说道

“你可比那个老东西强多了,知道心疼人你也是一个人,我未婚你未娶跟你在一起我光明正大,还有”

“还有?还有什么?”孙广仁忙问道

“还有你厉害呗”女子有些娇滴的说道

“我厉害?我哪里厉害了你说说?”孙广仁笑着问道

“你就是,哎呀你讨不讨厌啊,你自己厉不厉害还要问我吗?”女子有些撒娇的说道。随后浴室里传出几声孙广仁呵呵的笑声。

郭怀躲在角落里听的一清二楚,他嘴角撇了一下心里暗想。难怪孙研要用他的命来抵换,看来这个孙广仁也确实不怎么样,也不过是男盗女娼伪君子罢了。

不一会,浴室里的一对儿男女相拥着走了出来。郭怀一看,这孙广仁身高能有一米八五开外,身体非常健壮一看平时就很注重运动保养。四方脸高鼻梁大眼睛,胸前有着茂密的胸毛。而旁边的女子身高居然跟孙广仁差不了太多,一双长腿笔直纤细。凹凸有致的身材一头卷发非常迷人。欧式眼锥子脸虽然有明显的人工修整痕迹但却非常自然,简直就是一个让大多数男人无法抗拒的女子。

女子坐在孙广仁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说:“老李最近有一笔投资我看是个机会。”

“嗯,我已经安排好了,这次不说一击致命也能让他大伤元气。”一边说一边触碰着女子的下半身。

“我手里还有很多他违法的证据,足够弄掉他上百次了”

“呵呵,这个不急老李我们是老相识了。我还是比较讲究人情的,毕竟只是竞争对手没有什么深仇大怨的还是留条活路吧”孙广仁边说边随心所欲的开始对付着那名女子。

“没深仇大怨?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还不算深仇大怨吗?”女子一边说道一边叫着

“你跟他又没结婚,不算夺妻之恨吧。”孙广仁笑着说道。

“那他爸的事情别说跟你没关系”女子说完后孙广仁停止了下来,脸色阴沉的问道:“你胡说什么?他爸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当初是他爸的一个司机,他爸死在你的车上你能说跟你没关系?”

“当初是对面酒驾导致的交通事故,这是意外警方早就作了结论你不要胡说八道了”孙广仁看着女子说。

“我胡说八道?天下哪有那么巧的事情,自从那件事之后你就离开了大明集团。自己做生意做到现在这个程度,一个司机能有这么大本事么?”女子有些挑衅的说道。

“你这都是没有根据的猜测,希望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此时的孙广仁缓缓的站了起来,面对那名女子猛地扑了上去。

第4章

面对扑来的孙广仁,女子没有反抗反倒很是迎合的展现出了自己的一切。孙广仁用手紧紧的搂住她的脖子,说道:“你要再这样可就不好玩了”

“我不怕,你舍不得我不是吗?”女子异常冷静的看着孙广仁。

气氛有些尴尬,突然孙广仁呵呵的笑了起来。

“小然,你这个女人真是让我又爱又恨。论相貌就已经是数一数二了,但又这么冰雪聪明。你说的对我是舍不得你的,我也需要你当然我对你的感情你也心知肚明。”孙广仁又温柔的亲吻着那名叫小然的女子,两个人有嘻嘻哈哈的开始油腻起来。

“老李已经准备开始对你动手了,你要小心”小然突然看着孙广仁说道。

“怎么?我都没想要他的命,反倒要我的命了?”孙广仁说道

“老李他知道斗狠斗不过你,所以就处处的隐忍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不把他当回事,好择机除掉你”小然一边擦拭孙广仁的汗水一边说着话。

“呵呵,那就让他来吧,我倒要看看能使出什么鬼把戏,看来我真是妇人之仁啊,留着他解闷看来真是养虎为患。”话音未落,孙广然站起身拉起小然将她推到墙边,随后来到她的背后就冲了上去。小然温顺的任由孙广仁折腾,那白湛的肌肤很快被弄得泛红而孙广仁则乐在其中。就在两个人动的火热之时,小然突然听到一声闷响。孙广仁倒在地上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小然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吓得浑身发抖,鼓足勇气摸了摸他的鼻腔没有任何气息。她有些慌乱,驻足周围没有任何异常,于是开始打扫屋子把自己的东西拿的一干二净随后离开了房间。

孙广仁的倒下当然不是意外,而是魂魄被郭怀盗走。在天亮之前如果不完成魂魄的交换那孙研必将灰飞烟灭,自己也将白忙一场。

正当孙研还在憧憬着与男友陈德亮的未来时,眼前一道黑影闪过。郭怀回到了屋内,笑呵呵的说:“孙广仁的魂魄我收来了,你要不要在开始之前跟他道个别?”郭怀笑着问道

“没那个必要,我不想见到他。我与他仅仅是血缘上的亲戚,并没有情感上的关系你立刻开始吧。”

“还是说几句话吧,毕竟父女一场道个别也不枉在人世间走这么一遭”说完郭怀拿出一个古铜色的盒子,盖子一打开郭怀的魂魄飞了出来。

“孙广仁,你女儿孙研遇到不测被害,现在她有一线生机需要用你的命来抵换,还有什么要说的就简单说一下吧,不要留有什么遗憾。”郭怀说道。

“跟你说了我跟他没什么话可说,还到什么别”孙研很生气的说道

“研研,你要我的命尽可拿去,可你遭到不测我可能知道是谁干的,你活下来之后一定要加倍小心否则很可能会再次被人所害”此时的孙广仁犹如判若两人,说话与之前完全不同。充满了对子女的关切如同普通的人父一样,洒满了慈爱。

“孙广仁,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我能有今天还不都是你害的吗?当初我救你一命,这次用你的命偿还给我天经地义吧?”孙研情绪激动起来。

“研研,爸爸并不是贪生怕死,只不过希望以后的你能够快速成长起来,要学会保护自己。李耀明将我视为仇敌多次被他算计,我就怕我走了以后没人能够照顾你。”孙广仁关切的说道。

“得了吧,如果你能保护的了我,我还会被人杀害吗?你知道我是怎么被残害致死的吗?我受尽了屈辱和折磨,最后被人活活的用刀捅死的”孙研越说越激动之后便发出了哭泣的声音。

“李耀明这个王八蛋,老子就算下地狱也不会放过他。当初他爸想谋害你母亲一家,霸占家产我实在看不过去,将他爸弄死怀恨在心但却苦于没有证据就一直隐忍着,也怪我心慈手软养虎为患才闹成今天这样实在是后悔莫及啊!”

“你还好意思提我妈?她为了你隐忍这么多年,你没有给她一个名分后来伤心欲绝离家出走音信皆无,到现在是不是活在世上都不知道,所以孙广仁我恨你,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你!”此时的孙研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拼命地挣扎着发出刺耳的尖叫。

“研研,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并不是我不给你母亲的名分,而是为了保护她”孙广仁说道

“不给名分是保护她?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你这个混账逻辑证明你就是一个无耻之徒!”孙研怒吼道

“你听我说,你母亲曼舒黎出生在一个大户人家。祖上世代吃俸禄,但是到了她这一代风和日下。那李耀明的父亲当时是有名的恶霸,凭借自己的势力到处侵吞别人的资产。由于你母亲家跟他有债务关系一时无法偿还就想延缓一下。可李家不干,连夜带着人就要抄家霸占人家的祖业,当时见人就打场面实在是太过不堪。那老李见到你母亲时,发现她貌若天仙就想霸占成为自己的玩物,我当时是他的贴身保镖兼司机实在是看不下去。就带着他借机撞上一辆大卡车,老李当场死亡我身负重伤,好在对方酒驾我才洗脱了罪名。本来我已经也快要不行了,但是你母亲给我吃了一颗药让我活了下来。而且越活越年轻身体越来越健壮,可李家的人绝不会善罢甘休于是就四处寻找曼家的人寻仇。我把你母亲保护起来,渐渐地彼此有了感情就有了你。本来我的妻子早年因病早就去世了,想给你母亲名分。但是碍于当时的情况你母亲怕连累我就阻止了这一切,所以是你误会了我”

“你别在这里花言巧语了,都已经死到临头了故意说这些博得我的同情,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以为就这两三句话就能原谅你相信你?大师赶紧动手吧,我不想听到这个人多说半句让他立刻去死!”

第5章

郭怀闻讯微笑着走了过来,伸出右手准备开始乾坤挪移进行魂魄交换。

“研研,你母亲没有死我知道她在哪里,但是她现在身处困境需要我的帮助,我死倒是无妨但是你母亲她可怎么办?”

“我妈妈在哪里?快告诉我?”孙研急切问道

“我也是花费了十多年才寻找到一些线索,最近好不容易有些眉目需要我去处理,可没想到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说这些只是希望倘若以后你能够找到你母亲舒曼,到那时你问她自然就知道我说的这些话是否属实了,好了开始吧”孙广仁说完话就没有任何动静。郭怀又重新开始准备挽救孙研,就见他左手手掌打开发出耀眼的蓝光面向孙研而来。孙研的魂魄也漂浮在空中。正要进行交替之时,孙岩开口:“大师,我想用第二种方式可以吗?”

郭怀立刻收住双手,眉头挑了一挑说道:“这是你最后的选择,确定了就不可以再更改了”

“我确定,用第二种方式”

“那好”郭怀回应完双手一扬,一个骰子在空中不断的翻转。在旋转十几秒后突然静止,显示的是一年。

“恭喜你有一年的时间好好活在这个世上。我现在将孙广仁的魂魄送回原位,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不会记得这个你放心。但孙研在这个世上已经不存在了这是不可更改的你要明白,一旦暴露自己的身份,你随时都有可能丧命。”说完瞬间消失在眼前。

“回来的挺早啊,孙广仁搞定了?”李耀明端坐在屋内看着对面的吕怡然。

“他突然就不行了,我还没要到什么重要信息他就撒手人寰了”吕怡然依然有些心神未定。

“什么?他死了?我没让你要他命你怎么违背我的意志?”李耀明有些生气。

“我没有对他做任何行动,不知道因为什么他就突然暴毙了。”吕怡然有些恐惧的说。

“你个小妖精,坏了我的计划就要受到惩罚。”李耀明说完话缓缓的站了起来,他戴着一副眼镜,硕大的肚子好似一个巨大的皮球。个子不高一双小弯腿不断地向前吃力的挪动着。一张大圆脸双下巴,头发稀疏绝对的油腻大叔。

“别怪我心狠,没有拿到我想要的东西就必须接受惩罚知道吗?”李耀明说完话就一把抓住吕怡然的长发猛地撞向墙面,砰的一声吕怡然疼痛难忍但依旧不敢大叫。

随后,李耀明非常残暴的撕扯掉吕怡然的衣服。右手不断地捏着她的前胸胸顶,嘴里不断地向吕怡然身上吐口水,之后便是各种污言秽语。

“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在孙广仁那里你没少得到好处也没少说我的坏话。你别看他孙广仁身体健硕,不一样说没就没么?你别看我体态臃肿,今天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李耀明话音未落一把将吕怡然拽到床上,此时的他与刚才步履蹒跚的样子判若两人。他迅速脱下外套,身上厚厚的脂肪在身体堆积了好几层身体散发着让人作呕的难闻气味儿。可在床上的他动作突然敏捷起来,用他那厚厚的手掌不断奋力的拍打着吕怡然的翘臀,很快就被拍打出几个大的血印。吕怡然依旧不敢大的吭声,她知道李耀明的嗜好,越是听到哀嚎声就越激动,因此一直强忍着不出动静。

“呵呵,没看出来你还挺能忍。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能停多久。”说完开始接下皮带狠狠的开始抽打吕怡然,巨大的疼痛让她实在无法忍受,尖叫声非常刺耳。这是的李耀明咧嘴笑了出来,一口的黄牙散发着难闻的口臭让闻到的人都会拒之千里,可他居然走到吕怡然面前开始亲吻起来。吕怡然一边流着泪一边差点昏厥过去。李耀明不断亲吻着她,还在欣赏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

“小宝贝,你放心我可是爱美如命的,你绝对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是今晚你必须让我消气开心,你可是知道孙广仁的死搞砸了我的计划吗?这么多年的忍气吞声,我白白浪费了这些年的一切,没办法只有在你身上出气了,要不还能怎么样呢?”说完就骑在吕怡然的身上抓住她的头不断地撞向床头,很快到处都是鲜血屋内飘散着各种让人恐怖的气味儿。

“求求你,我做错了我一定会找到你想要的东西的,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不要再这样对我了”吕怡然开口求饶却让李耀明更加激动。

“这才刚开始你就受不了了?据我所知你每次陪那个孙广仁可就是一夜啊,看来你还是对我不忠心,这让我很生气你今天如果不让我尽兴后果很严重知道吗?”李耀明阴阳怪气的话语让吕怡然顿生绝望,她知道自己今天性命不保只怪自己运气不佳于是比伤心准备接受将要发生的一切。

李耀明突然收手,看着眼前的吕怡然犹如任人宰割的羔羊心中不免洋洋得意。晃动着自己的大肚子不断地拱向她。

“我看你挺有韧劲的,不给你上点家伙看来是弄不懂你呀。”然后便走向屋内很快出来便拿出很多铁夹子。

“这个叫‘千言万语’给你尝尝?”说完就拿出一个铁夹子夹在了她的后背,那种钻心的痛让吕怡然浑身颤抖瞬间流出了汗。

此时的李耀明眉毛上挑,有了兴致随机一个接一个的拿出铁夹子夹在她的身上。吕怡然的叫声犹如掉进万丈深渊的冤魂,大叫不止。

“小乖乖,那个孙广仁没有这么多好东西招待你吧,你看看我多疼你。还算你识相,弃暗投明选择给我做事,如果你当初选择背叛我恐怕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做人要懂得感恩,要不是当初我把你从路边人贩子手里买下来,结果可想而知?养你这么多年,也该是你好好回报我的时候了,好好地陪我玩吧呵呵”

说完李耀明猛地冲了上去,手上还不断的摆弄着吕怡然身上的铁夹子。屋内除了李耀明的奸笑声就是吕怡然的哭喊声,此起彼伏画面无法直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