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高冷总裁腹黑萌宝超粘人【古越呢喃】任书娅慕铭炎子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07 18:01

《高冷总裁,腹黑萌宝超粘人》是由“古越呢喃”所著,男主是慕铭炎、女主是任书娅,传闻他克妻,她是他的第十任妻子,婚后,她才发现什么克妻都是骗人的,这货根本就是一个扮猪吃虎的腹黑男。

高冷总裁腹黑萌宝超粘人

第一章:第十任妻

慕家郊区别墅,婚礼婚房。

红色大床上,端坐着的任书娅此时低眉顺眼,一张白皙的脸因为上了妆的缘故显得成熟许多,透出一丝丝妩媚来。

不舒服地揉揉眼睛,厚重的假睫毛弄得眼睛十分不舒服,而脸上的厚粉也让她连呼吸都觉得吃力,只想找盆水洗个干净。

任书娅抬头往外张望,却发现今晚的另一位主角至今未登场。

“少爷在外面喝酒陪客,稍晚才能来。”门口守着的佣人似看透了任书娅的心思,走过来道。

这是这佣人第三次说这句话了。

任书娅理解地点点头,却没有错过她脸上怜悯的目光还有那隐隐的叹息声。

虽然说今晚是自己的大婚之夜,但慕任两家根本没有摆酒席,甚至连她都是悄无声息送过来的,哪来的喝酒陪客一说?

大概这位新郎官也跟她一样,并不是心甘情愿的,所以连新房都懒得进了?

伸了个懒腰,任书娅心里并没有多少伤感,也懒得点破。

闭眼假寐,外头传来细碎的声音:“娶十妻克十妻是真的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今晚这个……”

“闭嘴!”

整个世界再次恢复宁静,任书娅却扯了扯唇,扯出一抹凄凉来。

慕家是大财团大家族,正常情况下像她这样的是不可能嫁过来的,但偏偏慕铭炎是一个极富争议的人物。

他经商有道,本城本省甚至国内外有许多典型的项目都出自于他之手,但过往迎娶了九位妻子,结果不是失踪了便是疯了,傻了。

有人说,有道士为他算过命,说他需克十妻才能与人相携白头。

有人说,这位慕少天生残忍,人都是他吓疯打死的。有钱人家自然不能自曝其短,就拿克妻说来圆。

不管怎么说,他已经历九任妻子了,在这种前提下娶妻,大操大办只会让人看笑话,所以任书娅便被人从后门偷偷塞了进来。

“少夫人,要不您先休息吧。”佣人再次走进来道,打断了她的思绪,脸上的尴尬连隐都隐不住了。

“好吧。”她朝佣人笑笑,带了安慰的意思。

“你也下去吧。”佣人离去,她转身去浴室准备洗漱。

却不想还没有迈进浴室门,眼前就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停电了?

还未理透,忽然眼前迅速闪过一道黑影,她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耳边响起了低沉而又幽远的声音:“拿命来,拿命来……”若有若无地发出!

第二章:小少爷?

她惊得头发丝都立了起来。

而突兀间,离自己不足一米之处,一道白光里透出一张鬼脸来,鬼脸惨白一片,从眼里滚出血粒子,舌头拉得老长,干枯的手指朝她伸来……那手指就要碰到她的脸!

任书娅突然跳起来,对着鬼影的下方一掀而起。

“哎呀!”

重物掉落的声音伴随着叫声响起。

一盏手电桶滚得老远,还亮着光。

显然,刚刚“鬼”就是用这个东西照自己脸的。

她伸手将地上的人拎了起来,“有意思吗?”

“你不怕鬼?”一个孩子的声音响起。

任书娅松开了他,“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鬼,怕什么!”

啪!灯被人打开,外头冲进来几名佣人。

任书娅此时才看清,地上的孩子大概五六岁,脸上画得乱七八糟的,不忍直视。

他的脚边倒着一把椅子,如果不是它,自己还没那么快发现有人在恶作剧。

扮鬼是会吓死人的!

有些不满地瞪了几眼孩子,任书娅刚想把他交给佣人们处置,小孩子就哎哟哟叫着一脸痛苦地在地上打起滚来。

一群人立时白了脸,“小少爷!”

……小少爷?

任书娅愣在了当场,连小孩什么时候被带走的都不知道。

“怎么回事?鹏鹏怎么就受伤了?”小孩才被扶走没几分钟,一个贵妇打扮的女人就来了。

贵妇穿得光鲜亮丽,虽然保养极好但还是难掩岁月的痕迹,发起怒来眼角有明显的鱼尾纹。

虽然是孩子的不对,但任书娅还是主动表示关心,“没有伤到骨头吧。”

“若是伤到了骨头你还能好好地呆在这里?”女人看起来虽然高贵,但此刻她的眼神里扎满了鄙夷,说出来的话也没一句客气的。

知道小孩没有受重伤,任书娅总算放下心来,却多少有些不舒服。孩子闹的事,却来责问自己,也未免太失公允。

“他装鬼吓我了。”她如实表达,期盼可以还自己一分公正。

女人的眉头依然挑着,“他装鬼吓你你就下狠手,你这个女人……”

她哪里下狠手了?掀椅子的时候自己还特意抽了力的。

任书娅委屈得要死。

女人还要教训下去,背后突兀响起了声音,“妈。”

声音冷而沉,比广播员还要动听,任书娅不由得转头看过去。

看到一个至少一米八五的男人站在门口,利落的五官,工整的穿着,就连袖口都一丝不苟,无处不透着低调的贵气。

他叫眼前的女人妈……

贵妇在看到男人时,眼前即时一亮,迎了过去,“铭炎,你可算回来了,你看这女人……”

“我都知道了。”他摆了手,制止了女人的话,“妈,这件事我来处理吧。”

贵妇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走之前不忘狠狠的瞪了任书娅一眼。

屋里,只剩下她和这个男人了。

第三章:大胆的女人

“我都知道了。”他摆了手,制止了女人的话,“妈,这件事我来处理吧。”

贵妇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走之前不忘狠狠的瞪了任书娅一眼。

屋里,只剩下她和这个男人了。

--------------------------------------------

铭炎,莫不是慕铭炎?

任书娅咀嚼着这个名字,因为一直住在外地,对于本市的权贵并不了解。

她嫁过来时唯一知道的只有未来老公的名字叫慕铭炎,此时算第一次见面。

慕铭炎长得很好看却一点都不奶油,极具男人味的那种。

他的气场很足,只在那儿一站就占据了主动权,连空气都倾向于他那边,惹得她呼吸都困难起来。

仅从外观就可知,他并不属于任人摆布的类型。那么,又是什么让他娶了自己却又连洞房花烛夜都懒得光顾呢?

她在打量慕铭炎的同时,慕铭炎也在打量她。

眼前的女孩儿娇娇俏俏的,目测一米六七的样子,礼服勾勒出了她良好的身体曲线,虽然瘦却挺养眼。

不过脸上的浓妆让人无法忍受,这也使得任书娅的印象分在他大脑里被扣了个干净。

他原以为能让自己儿子吃瘪的女人至少牛高马大非一般壮硕吧,眼前的女人小胳膊小腿,根本不及想象中的百分之一强悍。

“你伤了我儿子?”他问出声来,天生沉冷,一出口就带了一分严厉。

这像在质问,任书娅不舒服起来,“我只是掀翻了他的椅子。”

这屋子里的人个个不问青红皂白把错归在她身上,对于豪门巨擘的印象一时间一落千丈。

“所以,是你伤了他。”男人总结。

任书娅一时气结,“慕先生,在问责的时候是不是该把事情调查清楚?您儿子装鬼吓人,我出于自保掀了他的椅子,有问题吗?我倒很想知道,换成慕先生遇到这种事会怎么处置!”

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落在了慕铭炎身上,她眼里不含一丝杂质,倒为这张涂了粉的脸增色不少。

慕铭炎滞了一下,没想到她敢呛自己。

“另外,希望慕先生能好好教育自己的孩子,子不教父之过。还有,您娶过的那些女人应该和我一样,也是有人疼有人宠的,不能因为嫁到您家就由着您的儿子为所欲为。人命关天,您在保护别人生命的同时也是在保护您儿子的生命。”

这种霸王儿子,现在不好好教育,长大了铁定变杀人犯。这句话,她自然没敢直白地说出来,只点到为止。

竟然敢教育他!

慕铭炎盯着她久久没有反应,但表情里的严厉无形中添了一股杀气。

任书娅只是一时生气才如此说,话说完了才意识到意气用事了一回,不由得吸了口冷气。

不过,他并没有对她怎样,只是冰冰地勾了勾唇角。

“我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至于你所说的那些被家里宠着爱着的女人缘何没了命,那只能怪她们觊觎了不该觊觎的东西!所以,记住,乖乖呆在这个家里,什么也不要碰,什么也不要想!”

这是要她做机器人吗?说完这些,男人转身就走了。

新婚夜,伴随着黎明的到来而结束。

清晨起来的任书娅看到了自己肿起了的眼睛,没办法,昨晚发生了那么些事又担心外婆,失眠了。

除去了妆容的她恢复了原本的干净整洁,随意套一件素色衣服,把头发扎成了马尾。

这样子的她没有了昨晚的妩媚,素净得跟外头的小花似的。

眉眼里的亮丽动人透净了她的学生气息,是的,她还是学生,大三。

拿出手机想给外婆打个电话,方才想起外婆还在昏迷中,至今未醒。

她轻轻叹了一声,眉宇不由得揪结了起来。

好想去看看外婆啊。

第四章:继母?父亲

“少夫人,少爷请您下楼。”背后,佣人道。

看到出水芙蓉一般的任书娅,略吃了一惊,怪不得她,昨晚任书娅的妆容太具风尘味儿了。

“好。”任书娅利落地应声,迈步走出去时不忘对佣人客气地笑笑。

佣人惊得手足无措,大概没想到新来的少夫人会这么随和吧。

下得楼来,最先看到的是慕铭炎。

他穿了一身西装,挺拔俊美,自带光芒,将其余人等都压了下去。

“书娅,到底怎么回事?”直到有声音响起她才转眸,看到了蒋雨落。

随在蒋雨落身边的还有父亲任层峰以及姐姐任千娅。

蒋雨落是她的继母,但讽刺的是,任千娅却是她的姐姐。

她勾了勾唇角,在看到这两个人时不由得挑起了讽刺,却也没有说什么。

蒋雨落已快步走到她面前,“慕小少爷被你弄伤了,这是真的吗?”

消息,传得可真快!

“他装鬼,我踢了他的椅子,所以摔了下来。”她如实道。

“所以你真的伤了慕小少爷!”蒋雨落惊叫起来,自动过滤了前面的话。

任书娅无力地耸耸肩,眼底挂了一丝无力。

“书娅,你这孩子真是太不像话了!”父亲任层峰也加入到讨伐她的队伍里。

“慕小少爷什么人物?竟也是你动得的?你也不看看,慕家为了我们的生意帮了多少忙,你这可是恩将仇报!还有……”

听着父亲不停地吧啦吧啦,任书娅只觉得疲惫不堪。

她多想反问一句,慕小少爷是人,自己就不是人了吗?

虽然对父亲失望了太多次,她还是忍不住奢望,哪怕一次,他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为自己想一想,说句话。

“还不快向慕少道歉!”任层峰推了她一把,将她推到了慕铭炎面前。

慕铭炎实在太高了,站在他面前必须要仰视。

另一头,蒋雨落也射来了警告的眼神,示意她伏低做小。

她闭了闭眼,片刻换出一副真诚的模样。

“对不起慕先生,是我不对,不该在慕小少爷扮鬼吓人时踢他的椅子让他受伤。下次,不敢这么做了。”

这话,哪里是在道歉!

她微垂了脸,一副恭敬样,却依然让慕铭炎捕捉到了眸子中小小的不屑和嘲讽。

慕铭炎眯了眯眼,盯住她,半天没有回应。

“光道歉是没用的,为表诚意,从今天起,好好去照顾慕小少爷,直到他康复为止!”蒋雨落急急抢过话头,边说边不断地朝她刺着利光。

任书娅没有马上回应,等着慕铭炎开口,自己才踢伤了他儿子,他该禁止她照顾才是。

只是,他并没有说话,只用幽幽的目光看她,她不得不点头,“好的。”

事情总算有了个还算圆满的结果,任层峰再次凑近了慕铭炎,“书娅这孩子性格太顽劣了些,还请铭炎你多多担待。另外,我们的合作……”

真面目,终于露了出来。

任层峰和蒋雨落到来最真实的目的只是为了落实利益。

这次,连慕铭炎都勾起了唇角,表情意味深长。

任层峰大概意识到自己的急躁和没脸没皮,还想说些什么,慕铭炎已抬手制止了他。

“既然家父已经同意了这个合作项目,那么一切照原计划进行。”

“真是太好了!”任层峰脸上释然的笑怎么看怎么刺眼。

任书娅再也呆不下去,转身朝别处走,“我去一下洗手间!”

第五章:姐姐任千娅

本想借着去洗手间清静一下,却不想有人并不想她如意。

才到门口,任千娅就追了过来。

“看来,某些人的豪门太太生活并不如意啊,任书娅,我早就说了,像你这种穷乡巴佬在慕家是捞不到好的。”

任书娅冷冷地看着任千娅,并不回答,眼里的鄙夷却十分清楚。

任千娅也不在乎,自顾自地继续说着。

“虽然慕铭炎让你占去了我挺不爽的,不过等你这个倒霉鬼死了,我就可以高枕无忧地和他好了。”

任千娅喜欢慕铭炎是公开的秘密,只因为慕铭炎的那个传言而不敢接近。

她叭叭地数着指头:“第十个,哈哈,你死后慕铭炎娶十妻克十妻的时代就结束了,我们能白头偕老呢。”

那副不要脸的表情,任书娅只有一个感觉,想吐。

“你就这么认定慕铭炎克妻了?万一那些女人都是他打死的呢?若他真的这么凶残,就算娶二十任妻子一样照死不误。”她“好心”泼醒任千娅。

任千娅却只是哼哼一笑,“别蒙人了,蒋丽娜都告诉我了,她进入慕家的当晚就碰到了鬼。这不摆明了吗?”

蒋丽娜据说是不怕死嫁到慕家的新娘之一,新婚夜没过完就逃了婚。

“鬼?”任书娅觉得好笑。若是告诉她,所谓的鬼不过是慕云鹏装出来的,她会怎样?

也懒得提醒,任书娅淡淡回应。

“就算他克十妻吧,我之后这个位置你也很难得到,慕铭炎可是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男人,多少人觊觎着他,你争得过他们吗?就算争过了,慕铭炎会喜欢你吗?”

她比任千娅略高,又漂亮许多,她有意点了点任千娅,将她的缺陷暴露。

任千娅气得一张脸都白了,扬起巴掌就要打人,被任书娅从中拦断。

“在这里打人可不好,我现在好歹算慕家的少奶奶,你打我等于打慕家的脸面!”

任千娅越发气燥,脸色青白不定,却再也不敢使力。

这个道理,她怎么会不懂,更何况任家现在得靠着慕家翻本。

她死咬了一副唇,却在下一刻叫了起来,“妈,她欺负我!”

任书娅抬头,看到了对面走来的蒋雨落。

看到自己女儿一副委屈样子,她眼里能飞出刀来。若在平时,早就一巴掌甩过来了。

不过此时却也多少有些顾忌,没有打人,只去拍她的手,“闹什么闹,想让慕家人看笑话吗?”

任千娅委屈地红了眼,任书娅终是松开了她。

“你先回去,我有话对她说。”蒋雨落用下巴点着任书娅。

任千娅气呼呼地走远,过道里只剩下她和蒋雨落。

以为她会为任千娅教训自己,蒋雨落却再没有追究这件事,不过表情又严肃又冷。

“你应该清楚慕家对我们的重要性,所以,不要闹出什么事来,老老实实听慕铭炎的话,不得有半点忤逆!坦白告诉你,若是再发生类似于昨晚这样的事,你外婆我可不管了!”

听到外婆二字,任书娅又是一颤,“外婆她怎么样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