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季翎莫离琛by一笑嫣然_王妃入我怀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8:01

季翎、莫离琛是《王妃入我怀》小说主角,主要讲述了他一个王居然一不小心被季家那软糯可欺的受气包给收为己有,还成了妻奴!喜欢的亲们阅读下去吧!

王妃入我怀

第1章 一朝穿越

果然是人贱命也贱!这样的鞭打居然都还没死?”

朦朦胧胧听到这句话,季翎不适的动了动睫毛,大段大段陌生的记忆开始疯狂的涌入涌入她的脑袋,逼着她接受自己的新身份。

她已经不是S市医大的首席全科医师,而是这天域王朝寄养在外祖柳家受尽了白眼和冷待的将军府小姐。

如今被这原主舅舅的庶女柳烟儿私自囚禁在后院才残破柴房里。

“哟,醒了啊?既然醒了,我要的东西就快点交出来,本小姐可没空在这人跟你这废物说话,免得沾染了晦气。”

动了动身子,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让季翎的眼神骤然冰冷的起来,看向柳烟儿。

然而这样的眼神,却让柳烟儿忍不住的嗤笑,“呵~你这贱人,谁允许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本小姐的?你该不会是以为,那信物你不交出来,就还有可能嫁给太子,成为太子妃?”

一边说着话,柳烟儿的巴掌已经高高的扬起。

原主性子软弱,从来不反抗,这柳府上下对她非打即骂也是习惯了的。

但是柳烟儿这次伸出去的手却被季翎一把抓住,然后狠狠的甩了出去。

之后,更是不等柳烟儿反应过来,季翎已经忍着一身的痛,挣扎起身,顺手抄起了地上的一根木棍,先下手为强,将冲过来的两名小厮,打翻在地。

柳烟儿怒的尖叫,“季翎,你放肆,你竟然还敢还手?别忘了你现在站在谁的地盘上!”

“地盘?”季翎反问一声。

柳府能在京城立足,还是依附了将军府,而原主作为将军府的嫡女,居然因为父母不在,性格软弱就被欺负致死!

想到这里,季翎的眼神又冷了几分。

若说刚才不觉得,那么现在季翎这样冷冽的眼神,就让柳烟儿生气了。

“不教训教训你,你还真是反了天了!丁俊!给本小姐挖了她那双让人心烦的眼睛!”

如此阴狠的命令,站在柳烟儿身后的侍卫却也不觉得有任何的不妥。

甚至已经手举着匕首,冲着季翎而来。

季翎后退几步,下意识的转动手腕,一把手术刀凭空出现。

这让季翎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好在.医用空间还在,这个世界唯一只属于她的东西!

丁俊冲的很快,眼神里也充满了不屑,然而.他只觉得面门上一阵冷意,之后眼睛一黑,才传来的疼痛。

捂着眼睛,丁俊哀嚎出声,耳边传来了季翎冷漠的声音。

“一刻钟的时间,你的一只眼睛还能保住!”

“季翎!”

自己的随身侍卫就这么被废了,不但没有让柳烟儿学到教训,反而让她更是愤怒。

“季翎,你!来人,都给我上!死活不论!”

原本在门外的小厮蜂拥而入,然而却都不敢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因为,柳烟儿那漂亮的脖子被季翎无声无息的掐在了手里。

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也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新人大婚的唢呐声响起来。

在这阴暗的柴房里,隐约还能感受到前院的热闹。

季翎冷然的目光落在柳烟儿的脸上,柳烟儿的神色下意识的有了片刻的慌张

第2章 献上薄礼

只是这样的慌张,没能维持多久,柳烟儿就又不知死活起来。

“我刚才就说你没机会了,今日便是大姐和太子大婚的日子,过了今日,你手里的信物便是拿出来也没有用了。”

不管是大婚还是太子,在季翎听来,不过都是一句废话。

她在意的是……

“柳茗玥是以什么身份嫁给太子?”

和太子有婚约人是原主,柳烟儿嘴里说的信物,不过一块玉佩,却被原主如同宝贝一样护着,甚至为了那个东西丢了命。

柳烟儿冷哼,“你是真的傻?还是假傻?大姐今日就是将军府的小姐?至于你,你以为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不过,你放心,我们也不会亏待你,左右你已经是命不久矣,就算是为给二叔一个交代,我们也会好好安顿你的后事,这点你”

这话说的理直气壮,倒是把季翎都给气笑了。

鸠占鹊巢,取而代之,这柳家的人,倒是无耻的无人能及了。

见季翎发愣,柳烟儿趁机对后面的小厮挥手,让他们上前制住季翎。

却眼睁睁的看着季翎的手不知怎么在空中摆弄一下,那些小厮便一个个倒下。

“季翎,你!”柳烟儿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几息之后,‘柳烟儿’捂着脸从那柴房里跑出来,一边厉声吩咐,“竟敢伤了本小姐的脸,给本小姐狠狠的打,半分不许留情。”

之后便快速的离开,外面的侍卫相视一眼,也没起疑。

柳府的前院热闹非凡,季翎站在角落里,看着面前的人来人往,沉了眉。

因为穿着柳烟儿的衣服,季翎站着也没被人怀疑,却也阴差阳错的听到了柳家老爷子和柳东旭的对话。

“父亲,过了今日,玥儿就是太子的女人了,为了以防季康回来再出什么意外,季翎是留不得了。”

柳老爷沉默了一会儿,“你可都安排好了?”

“是,儿子已经让烟儿去了,之后季翎便会一病不起,即便是季康回来也查不出什么,到时候,父亲只需出面,将正青过继给季康就行。”

听到这话,季翎双眼危险的眯了起来,柳家这是要让自家的嫡子,去谋夺她们季家家产了?这倒是狠!

从季翎的角度,她看不到柳东旭的脸,但是也能明显感觉到,他提起自己时候的厌恶。

柳老爷子就在季翎的对面,所以她清楚的看到了老爷子面无表情的点头,“你提前知会正青,让他配合,还有季翎,做干净点。”

说完这话,前面的两个人已经渐渐走远,留下季翎阴沉着双眼,眼神只剩下冷漠。

在柳府喜气洋洋的望眼欲穿里,太子莫子宸终于来接亲了,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给足了柳府面子。

而柳府,也就差跪地相迎了。

季翎站在人群里,冷眼看着前面眼睛都要笑没了的柳东旭,谁能想到他背后的阴狠?

似乎是感受到了季翎的目光,柳东旭看过来,在看到季翎的瞬间,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季翎却柔柔的勾唇一笑,慢慢的上前,“舅舅,表姐今日这样大喜的日子,怎么不通知季翎一声,即便父亲不在,也该让季翎备上一份薄礼啊!”

第3章 乍起冲突

一句舅舅,一句表姐,这一家人的关系,季翎的身份,已经摆在大家的眼前了。

柳家人变了脸色,周围的议论声起。

“什么情况?这位才是季小姐?那今日出嫁的是谁?”

“季将军不是只有一个女儿吗?”

太子也在这时候停下了脚步,看向了柳家,眉头轻轻扬起。

一个简单的动作,柳家就已经慌了。

江氏反应最是快速,立刻上前迎上了季翎,态度异常的热情。

“翎儿来了,之前丫鬟还说你身子不好,见不了风,这好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开口就是先发制人,让众人知道季翎是个病人,而且一边说,江氏一边伸手狠狠的捏住季翎的手腕。

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季翎,“既然来了,就和舅母一起进去,今日我们便借着你姐姐大婚,好好的热闹。”

看着眼前的江氏,季翎脑海里全是原主被各种苛待的画面,于是用力抽回自己的手。

“舅母你抓疼我了,而且什么丫鬟?季翎不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住在偏院里吗?”

季翎的话就是直接拆台,就差直接告诉周围的人,她在这府里是怎么被苛待的。

江氏的脸上一阵僵硬,却还是不得不笑着说,“翎儿真爱说笑,只是今日可不能这么开玩笑,来来来,我们进去了,趁着你姐姐还未出这门,你们姐俩再见见。”

说话的时候,江氏再次伸手去拉季翎,就是想把季翎赶紧从众人的眼前拉开。

但是季翎却并不配合,不着痕迹的躲开江氏的手,“舅母,季翎的话还没说完呢,除了来恭贺表姐新禧,季翎还想要回自己的东西。”

这话说出来,江氏已经能感觉到周围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分明多了审视,刚要说话解释,季翎就又开口。

“父亲走的时候,将季家的一切暂时交给舅舅,舅母打理,如今季翎已经及笄了,是不是可以还给我了?”

江氏的脸色彻底挂不住了,动了动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前的季翎眼神淡然却坚定,和之前的懦弱胆小,完全判若两人。

“翎儿,你父亲留下的东西原本就是你的,在你及笄的时候就该给你,但是你当是推说不懂,舅舅才又帮你打理了几日,如今你要,那也是好的。”

这说话的是柳旭东,一开口就把事情推给了季翎,态度温和纵容,谁也想不到他是个转身就要杀了季翎的主儿。

季翎闻言配合的点头,“以前是季翎不懂事,劳烦舅舅了,以后不敢了,舅舅请吩咐吧。”

态度如此直接的季翎,让柳东旭也是一愣,但随即好脾气的商量,“自然是没问题,只是今日是你姐姐的大喜日子,翎儿,你看我们能不能先正事为主,过了今日可好?”

这态度好,姿态低,连周围猜到季翎在柳家的待遇,觉得季翎有些可怜的人,这会儿也忍不住的站在了柳东旭这边,觉得季翎这外甥女有些不懂事。

但是季翎却更是无辜的看向柳东旭,勾起唇,似冷又似苦笑。

“舅舅不要再搪塞季翎了,不过是简单的吩咐而已,季翎不敢来回惊扰舅舅。”

比谁更可怜,明显是身薄体弱的季翎更有优势,而且这话分明告诉大家,这季家的家产她不是第一次要,只是从来没有成功过。

柳东旭的脸色变了,“翎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柳府受你父亲所托.”

没说完的话,因为季翎举起手臂的动作戛然而止。

第4章 大婚作罢

众人的目光落在季翎那双露出的手臂上,纵横交错着让人触目惊心的伤痕。

周围离得近的人,看清楚那些伤,倒吸一口冷气,却i碍于今日这样的场合,不敢多说什么,却将愤怒的目光投向了柳东旭。

柳东旭的脸色彻底慌了,忙不迭的看向一边太子,碰上太子不满的眼神,当下腿就软了。

然而,季翎却并没有打算就这么算了。

高举的手臂上握着一枚玉佩,季翎一字一顿的说,“这玉佩,是昔年皇后娘娘赐下的,姐姐一直喜欢,今日季翎愿意成人之美,交换父亲留给我东西。”

一句姐姐喜欢,一句交换,已经准确的说明了季翎柳家被不容,被苛待的事实。

柳东旭怒的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气的几乎要忘了伪装。

“你”

季翎全当没看到,转眸看向太子莫子宸,刚才还准备进门迎亲的脚步,已经完全停下来了。

走到莫子宸的门口,季翎站定,脸上的表情不悲不喜,恰到好处。

“季翎愿意祝福太子和太子妃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也希望太子能看在远征的家父和死去的家母面上,替季翎做个公正。”

对于眼前这个坏了自己大婚的不速之客,莫子宸的面上不露,心里也是不满。

眼神微微一动,低头去看那玉佩,是他的玉佩,刻着他的名字,自小被皇后送给了他的未婚妻,如今被还回来了。

再看眼前的淡然的季翎,莫子宸不容声色问,“什么公正?”

“当然是季翎明日还能站在这里,不会杀人灭口啊!”

这话说的像是认真,也像是玩笑,柳家的所有人,却是狠狠的变了脸色。

柳东旭更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太子明鉴,我柳家对翎儿绝无任何苛待!”

就算是有,这个时候也是绝对不能承认!

宁愿睁眼说瞎话,也不能众目睽睽坐实了苛待外甥女的事情。

太子殿下他.应该是会站在他们这边的吧?

对上柳东旭试探的眼神,莫子宸眼角一扬,心里冷笑,这柳家莫不是将周围的人都当成了傻子?以为自己会维护他们?

一边的媒婆在这个时候受了柳东旭的暗示,有些胆战心惊的开口,“太,太子殿下,这眼看吉时都要过了,咱们是不是先”

莫子宸眼神冷漠的掠过柳家的人,缓缓开口,“既然错过了,那边作罢吧。”

这话一出,周围才是一片哗然,柳东旭更是惊得连忙开口。

“太子,使不得使不得啊!”

冷刀子一样的眼神看过去,莫子宸反问,“为何不可?若将军府的小姐在这里?那么里面的人是谁?柳老爷还是想想如何跟父皇交代吧。”

柳东旭顿时面如死灰,嘴巴几次张开都说不出话。

随即莫子宸大手一挥,尚未进门的迎亲队伍,原路返回。

季翎站在原地,看着莫子宸冷漠的转身,眼神淡淡的扫过她,心思捉摸不定。

之后太子离开,刚才还热闹的柳府门口,在短时间散了个干净。

柳东旭这次褪了伪装,一脸阴狠的看向季翎,才刚要上前,就有侍卫上前。

“柳老爷,殿下吩咐,请柳老爷随我们走一趟。”

一下子,柳家人惊慌失措,而季翎挂着淡笑重新进了门!

第5章 全家做戏

柳东旭被带走了,柳家现在一阵兵荒马乱,自然是没理会季翎。

回到自己那破旧的偏院,季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这院子的四周,简单的布上一些小陷阱。

虽然用处不怎么大,但是聊胜于无。

做完这一切回去之后,季翎才安心的回了屋子,躺在原主破旧却干净的榻上,季翎天寿抚摸着右手手腕上的一出小胎记。

那胎记很小也很精致,属于完全不起眼的东西,却是季翎的医用空间,在未来世界,每一位合格的医师都会有的医用空间。

轻轻转动着手腕,季翎能看到这医用空间里陈列的各种药材和器械,看到自己刚刚扔进去的手术刀正在被自动的消毒和保养修复。

之后,季翎又查看了空间里的各类储备,里面的东西,即便是在现代也能开上一件小诊所,且在空间里,时间是静止的,完全不用担心会有什么过期问题。

另外还有一些季翎平日里的各种收藏,放在古代,也颇为有用。

这样检查了一遍,季翎才是真的安了心,心满意足的将意识退出空间。

以为柳家那边很快就会来人,却不想季翎安安稳稳的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房门才被人客气的敲响。

“表小姐,老爷子请您到前厅去!”

闻言,季翎扬了扬眉,自己在柳家这么多年了,这柳府的下人们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过?

不动神色的开门看向门口的丫鬟,是柳老爷子身边的红袖,这可是府里最泼辣的下人了!

随着红袖一起去了前院,路上红袖一直低头不说话,季翎也就没想着要去了解什么。

但是尚未进了前院,便听到柳老爷子的怒吼,进门便看到,柳家的人除了柳旭东,全部跪在大厅里,季翎里就明白了。

再听到前头老爷子怒斥,“你们!你们可真是好!做的太好了,那可是我的亲外孙女儿,你们竟然也能如此狠心,半分我的面子也不看?”

季翎就更加清楚,这分明就是全家一起要来给自己下套呢。

不习惯委屈自己,季翎索性就那么站着看着,也不接话。

老爷子骂了半天,见季翎来了也不说话,到是真的动了几分怒气。

“翎儿,你说,该怎么办?”

抬眼看过去,季翎问,“什么怎么办?”

“你这傻孩子!”老爷子皱眉,“在府里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怎么也不跟外公说?你母亲走的早,我可是你亲外公.”

到这里,季翎算是知道柳东旭的虚伪是遗传了谁的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季翎扬了扬眉,觉得还是静观其变的好,但是看在柳老爷子的眼里,就成了季翎的胆怯。

“翎儿啊,这次的事情,你是受了委屈了,外公都知道,你放心吧,外公是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说话的时候,老爷子已经上前来拉住了季翎的手,季翎躲了一下没躲过去,听到老爷子呵斥跪在下面的人。

“你们这些人,都要好好的跟翎儿道歉,尤其是你茗玥,即便是你有再多的无奈和被迫,事情你做了就得承认,不然就算是翎儿愿意救你父亲,祖父我都不同意!”

说到这里,季翎恍然大悟。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