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肆爱冥君by柳香儿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8:01

“司徒白、谭梦瑶”是《肆爱冥君》小说主角,谭梦瑶自从来到司徒老宅之后,每天都会做春梦,这还是真实的梦啊,司徒白可是鬼王,这更是他以前的家,那么谭梦瑶和这个鬼王会有何感情,如大家喜欢就来看一看吧。

第一章:一场梦

“娘子——”

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蛊惑着我的心。

“嗯……”我轻声地应和,但完全没有意识。

我好像漂在一片温暖的海面上,身子随着波浪起起伏伏,意识也若有若无。

“为夫可让你满意了?”

那个充满魅惑的声音再次响起,钻到我的心里,痒痒的。

“你是谁?”

我努力地睁开眼睛,却只看到一片红色,其中一道白光在闪烁。

“我是你夫君啊……”

模模糊糊中,有个影子在对着我说话,可我只能看清他的轮廓,看不清具体面孔。

“夫君……”我呢喃着这两个字,脑子里浮现出一张男人的脸。

“对,真乖。”他很满意地笑了笑,然后覆盖住我的唇,几番辗转。

他的唇一触碰到我,就好像有股电流钻进了我的心里,酥.痒得不行。

“想不想要更多……”他离开我的唇,贴着我的耳边细细摩挲。

本能地也知道他在说什么,我竟鬼使神差般地应了声,“想。”

“真乖。”他笑意吟吟,随后双手便揉上了我的胸口,却是一片冰冷。

……

“啊——”我睁开双眼,穿着粗气,身上已经大汗淋漓。

该死的,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梦到他了,每一次都像色狼一样把我榨干。

我一脚蹬开了被子,顿时凉爽了很多。

自从搬进了司徒家的别墅,我就频繁地梦到这个声音,总有个男人和我翻云覆雨,却始终看不清他的脸。

有时候,他给我的感觉是暧昧,有时候,则是刺骨的冰冷。

每次醒来,我都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我,很是阴森,直觉告诉我,这绝对和这栋老宅有关系。

之前从没发生过这种情况。

翻身下床,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拿出一套睡衣,准备去洗个澡。

“咚咚——”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

“梦瑶,是我,下楼吃饭了。”门外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和梦里的那个声音有点像,一时让我有些心虚。

“哎,知道了,我洗个澡就下去。”我清了清嗓子,尽量保持平静和温婉。

“好,那我在楼下等你。”那个声音依旧温柔。

“嗯。”

他是我的未婚夫——司徒峥,是司徒家族的大少爷。三个月前,我同意了他的求婚,然后就搬进了这栋宅子。

同时,也是我的春梦的开始。

一开始总安慰自己那个男人是他,可梦的次数多了,我就很清楚绝对不是他。

毕竟是有婚约的人,总梦见别的男人,我有些羞愧。

下意识看向那张双人床,平时只有我一个人睡。

这一看不要紧,我冷汗都冒出来了,就在我刚才睡过的地方,竟然有很大一块痕迹,像是……!

怎么可能!就算是有分泌物,也应该是我的!

我顿时慌了,赶忙把床单扯下来藏到床底。

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匆忙冲了冲澡,便下楼吃饭了。

说得好听是吃饭,说得难听就是行刑,最起码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和司徒一家人坐在一张桌子上,气氛总是很压抑。

整个过程,都是不允许有任何交流的,像别人家那样长辈给晚辈夹菜的情况,也绝对不会出现。

“好了。”

峥将筷子放下后,轻声说出这两个字。

不得不说,他的家教休养真的很好,吃饭不会发出声音,甚至连放筷子都不会出声。

在司徒家,峥就是未来的家族继承人,父亲不在,他就是老大,甚至超越了母亲的地位。

只要是当家人吃完饭,别人就不许再动筷子了。

这样的生活烦闷琐碎,我已经过了两个月。面对未来的日子,我简直看不到任何希望,即便是将要成为新娘,也开心不起来。

但作为一个不入流的小歌手,能攀上司徒家,简直是我几生修来的福气。

晚饭过后,大家在一起简单地聊聊天,随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而后,峥跟了上来。

“梦瑶,你怎么了,有些心不在焉。”三口拐角处,峥温柔出声。

“我……没什么……”我躲过他的目光,不敢去看。

毕竟,做春梦这种事,怎么跟自己的未婚夫说呢?尤其是梦里的男人还不是他。

“真的?”他不确定地问,声音依旧温暖如阳。

这也是我愿意嫁给他的原因吧,这么温文尔雅的男人,谁会不喜欢呢?

“嗯……”我吸了口气,仰起头看着他的眼睛,装作很淡定。

“那就好。”

果真,他不再继续询问了。

我掩饰住眼中的失落,和他聊了几句闲话。

从相识到现在,我们之间都没什么激情似火,像是在一起多年的老夫老妻,又像是从来不相识的陌生人。

他从来不会缺少对我的关心,但也从来只是蜻蜓点水。

我们到现在都没有越过界,甚至连接吻都很少。难怪我会做那种春梦了,该不会真的是欲求不满吧?

毕竟,面前这是个我喜欢的男人啊。

思及此,我往前一步,突然抱住了他的腰。

“峥……”闻着他身上古龙香味,加上楼道里昏黄的灯光,我有点动情。

“嗯,在。”他的手犹犹豫豫,最终还是落在我的腰上,并没有用力,显得格外不自在。

“你爱我吗?”

我深吸一口气,问。

他如果不爱我,就不会娶我,但如果很爱我,怎么会对我一直彬彬有礼,连一次冲动都没有。我们两个人的感情,他总有一种局外人的感觉。

真的不确定,他是否爱我。

“你又多想……”他沉默了好久,才说了句不相关的话。

“回答我。”今天,我不想再放过他了。

“我……”

“哥!”

突然,身后响起一个清脆的女声,我不留痕迹地皱了皱眉,是司徒羽。

下一秒,峥就松开了我,就像偷情被人发现了一样。

顿时,我对司徒羽更加不满了。每次我和峥暧昧一点,她都会露出不悦的表情,比如现在——

“妈有事找你。”司徒羽板着一张脸,才17岁的花样年纪,却一点都不可爱!

第二章:道关

“知道了。”峥理了理自己的衣襟,转身看了我一眼,便离开了,连句再见都没说。

望着他毫无感情的背影,我再一次迟疑了,自己的选择,究竟对不对?

回到床上,刘妈已经给我换了一张新床单。

想起白天的梦,我有点心悸,点开了手机。

“小安安,我又做那个梦了……”

发出这个微信后,我将自己蒙在了被子里。

总归还是有点羞羞的,可这一切都太不正常了。

“又梦见了?还是之前那个男人嘛?”

很快,她就毁了我。

安冉,是我最好的女朋友,从高中开始就是我的死党,大学虽然不在一个地方,但关系依旧很好。

这种最私密的事,我只敢跟她说。

“嗯,是。”

发出这两个字,我很是无奈,为什么总是那个男人呢?在生活中,我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啊!

“明天你借口请个假,我陪你去找个道士问问。”

“好。”犹豫了半天,我答应了。

一个月前,我就将这件事告诉给安冉了,当时她还打趣我是思春,但这种情况持续了两个月,还都是同一个人,太不正常了!

有一种猜测,我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

窗外黑漆漆的,这一夜我怕是又不能熄灯睡了。

和安冉聊到半夜,又刷了一会电视剧,我才昏昏睡去。

“娘子今日乏了,好好休息,夫君明日在来。”

隐约中,我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

“啊!”

然后,我猛地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

好真实的声音……真的是梦吗?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下了楼,和司徒家人扯了个谎,就出了门。

和安冉约好在和平商场集合,路上遇到堵车,我到的时候,她已经在等了。

“快走吧,人家道长可忙呢。”我刚落地,她就催着我再上了车。

今天我们要去白云观,是我所在白云城最出名的道观。

这是昨晚安若排队给我预约的一个道长,名静虚,据说修为很高。

“谭姑娘,你的情况贫道了解了,你回去后按照纸上的做,三天后便可无碍。”

静虚道长听完我的阐述后,便拿出一张白纸,写了什么,递给我。

“好,谢谢您。”我紧张地拿过那张纸,好好保存在身上。

“静虚道长,请问,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安冉一直陪在我身边,好奇地问。

“姑娘,贫道只能告诉你怎么做,至于其中原因,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不可泄露。”

静虚道长说完后,便告辞离开了,剩下我和安冉大眼瞪小眼。

站在司徒老宅前,我给自己打了大气,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了进去。

“梦瑶,你回来了。”

正好是中午,峥下班了,在家。

“嗯。”

“学校那边没什么事吧?”他关切地问。

“都解决了。”还是因为心虚,我不敢直视他的目光,装作口渴的样子,倒了杯水打掩护。

“那就行,有什么困难就和我说。”

他说完后,再次拿起手中的财经杂志,看了起来,我也没再打扰。

我现在虽有自己的工作,但还没正式毕业,所以早晨借口说学校有事,峥也没怀疑什么。

“那个,我先上楼了。”惦记着刚才道长的嘱咐,我现在迫不及待要照做了。

“好。”他应声,但没有抬头。

回到房间后,我将门反锁。拿出抽屉里的朱砂印泥,在床头上画了个符。

然后忍痛从自己头上揪下几根头发,缠在道长给的桃木上,压在枕头下。

转身去卫生间接了杯水,将手指滑坡后,滴了三滴血进去,放在屋子的角落里,阳光晒不到的地方。杯子上,也用朱砂画了符。

做好这一切,我如释重负,同时心中也在打鼓,但愿今晚,不会再梦见那个男人。

虽然道长不说明,可从他的眼神中也能看出来,我肯定是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难道是因为搬进了司徒家老宅?

不至于吧……哪有被恶鬼缠身,不夺命只夺色的?

一切都像往常一样,到了夜幕降临,我躺到了自己的床上。

“感觉怎么样?”

安冉迫不及待地问我。

“这还没睡觉呢,我也不知道啊。”说真的,心里并没那么踏实。我不是个迷信的人,但自身出现这样奇怪的事,科学是讲不通的。

“好吧,你晚点睡,我陪你熬夜。”

安冉算是很够意思了,陪我开了会视频,又聊了聊电视剧,直到时针指向12的时候,我打了个哈欠,招呼睡下了。

最初一切都是那么安宁,直到——

“娘子——今天怎么这么晚才找我。”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无比真实!

这一次,他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我都能看到他棱角分明的轮廓,看到他英俊的剑眉,还有一双薄唇,只是眼睛,我始终看不到!

“你……你到底是谁!”

那道长的办法竟然没有用!他还是来找我了!

“我是夫君啊!你怎么能不认识我?我们可是已经有肌肤之亲了。”他靠近我,将我抵在床上,狠狠地吸住我的脖颈。

“啊……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又着急又羞愤,我开始求饶。

“嘘——娘子不要乱说话,你就是我的娘子……”

他明明不重,却压得我实实地,挣扎毫无作用,只能任他摆布。

最令我愤怒地是,每一次我都会情不自禁地配合他!

一夜缠绵……

“呼——”

我睁开眼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和之前一样,身上又是黏糊糊地,运动过度的样子。

本能地看向角落的血水,毫无变化,只是上面的朱砂变成了黑色。

床头上的朱砂也是变成了黑色,再看看枕头下,头发还在,桃木已经燃烧成了灰烬!

这太可怕了!

现在我是真的确定了,自己真的被鬼缠身了,还是只色鬼!

拿着衣服冲进浴室,我选择直接用凉水洗澡,恨不得把自己变得清醒再清醒,希望这一切还在梦里。

“啪——”我扇了自己一巴掌,“哎哟——”着实疼的厉害,都不是梦。

第三章:车库的女鬼

收拾完卧室里那些东西,我直接从楼上扔了下去,不敢让刘妈看见,不然肯定会被怀疑的。

“梦瑶,起床了吗?”

门外,响起峥的声音。

“嗯。”我打开门,站在他面前。

“昨晚睡得怎样?”他扯出一个微笑。

“……还好吧。”我顿了顿,这可怎么回答,我能说自己做春梦了?男主人公还不是你?

“嗯,今天周末,收拾一下,我们出去走走吧。”他笑着提议。

“行,稍等我一下。”

送走他,我开始挑选衣服,本来是想穿那件朋克风短裙。

可想到峥的脸,最后还是挑了件朴素的T恤裙,加上一双运动鞋,拿了一个黄色手包。

“峥,我们走吧。”下楼后,我欢快地跑到他身边,亲昵地挎住他的胳膊。

不是错觉,有一瞬间他的身子僵了僵。

这么久了,还是不适应我的接触?

我问过他很多次,是不是有这方面的障碍,他都笑着说我想多了,但到下一次,还是一样。

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

这样一直走到车库门前,峥突然说,“你先去车上等我一下,我忘记拿卡了。”

“行。”

我独自走进车库,但因为没有车钥匙,只能在车外等着。

司徒家是豪门级别地,车库里停着很多豪车,有些我到现在都叫不上名字。

等待是个漫长的过程,我就在车库乱转了起来,权当看车展了。

不得不说,在车库还真像展览厅。

走到最后一排的最后一辆车前时,我突然发现,车身上映着一张脸……

我的第一反应是后退,但莫名有股力量,将我往前推。

那张脸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显,是张女人的脸!

“谁在搞鬼!我不怕!快出来!”

我第一反应就是梦里的那个男人,终于等到这个时候了,就算是死,我也要弄清楚怎么回事!

“急什么。”

空中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尖锐带着笑。

“谁!出来!”

因为嫉妒恐慌,我身体僵在了原地,心想峥怎么还不过来,但又不希望他过来。

最少,是在我弄明白真相之前。

话音一落,果真从车身上爬出来一个女人,准确来说是半截女人!因为她没有下半身!

“怎么这么着急?”她惨白的面孔显现在我面前,然后张开了她的血盆大口。

“啊——”

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我理智彻底崩溃了。

久久尖叫着,顺手拿起旁边的东西就砸了过去,将车玻璃砸烂。

一边砸一边咆哮,“让你吓唬我,让你缠上我,去死吧!去死吧!”

因为我之前是乐队的鼓手,所以手上的力气特别大,几下就将车砸出了个窟窿。

不知道砸了多久,直到——

“梦瑶,你在做什么?”

峥的声音突然响起,我猛地愣住了。

理智回笼,我看到面前那本来漂亮的迈巴赫,被我毁的面目全非。

但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

哪还有什么血淋淋的女鬼?

“我……”

手中的武器掉落在地,发出闷响,我的心也落地了。

几乎没有一秒钟,我转身就冲向峥,紧紧地抱住了他。

因为刚才的恐惧,我已经被吓破了胆,整个身子忍不住颤动,一下一下,连我自己都害怕。

“不怕了不怕了,有我在呢。”

他把我抱在怀里,轻轻拍着我的后背。

“发生什么事了?”

司徒羽不知怎么冒了出来,打断了我们的拥抱。

“梦瑶她……受了点惊吓。”

峥在他妹妹面前,简直是一点威严没有,明明比她年长很多岁,却一直唯唯诺诺的。

说好听点,是宠爱,说不好听了,那简直是言听计从。

而这个小姑子,偏偏和我过不去!

同时, 我们俩也是胡看不顺眼。

“呵——什么惊吓,能把我的迈巴赫都砸烂了?这可是今年的新款,你赔得起么?”

巴掌大的小脸,画着精致的装,穿着十五公分的高跟鞋,本季度纪梵希的最新品。

这就是司徒羽,贵族学校里趾高气昂的高中生。

恕我直言,我实在是在她身上找不到半点中学生的样子,怎么看她都比我成熟。

“你的车?那你放心,我砸锅卖铁都赔给你!”

可能因为气不过,我本能地反击,不过脑子的那种。

“哟呵,砸谁的锅,卖谁的铁?还不都是花我哥的钱!”

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另一把车钥匙,开了旁边玛莎拉蒂的锁。

“你——说话注意点!”我被她噎的哑口无言,但还想保留着自己最后的尊严。

“梦瑶,她是我妹妹,还小不懂事。”

司徒羽还没说什么,峥就开始替她打抱不平了。

“我……”

顿时,我感觉自己就像丧家犬一样,连主人都不要我了。

如果不是不得已,我才不会忍气吞声地站在这,更不会受一个小丫头的气。

“行了,怎么说她也是我嫂子,应该的。”

司徒峥一凶我,司徒羽气焰却没了。

难道是我听错了?她是在替我说话?

真是个阴晴不定的小姑子!

“哥,我上学去了,别忘了妈和你说的。”

司徒羽说完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便开车走人了。

“我们也走吧。”

峥看着她妹妹扬长而去,想要过来拉我的手,被我躲过了。

“好。”

虽然司徒羽没有纠缠下去,可我还是很记仇的。

再怎么说,也是他当初追求的我,但后来发生的一切,都证明他并不是真的喜欢我。

说来也奇怪,司徒家族在白云城可是最豪的豪门,多少名媛淑女挤破脑袋想嫁进来,他却偏偏选择了如此寒酸的我。

上车后,我一直没问要去哪里,反正我也没什么选择权。

……

车库上方。

凡人看不见空间里,一只女鬼跪在一个身影前,瑟瑟发抖。

“废物!谁让你这么吓唬她了!”

“大王——您不是说……”女鬼抬起头来,哭的梨花带雨,简直委屈死了。

明明是他说让自己吓唬吓唬谭梦瑶,然后他就可以出手相助,算是英雄救美。

可没想到,适得其反!谭梦瑶差点被吓疯了,自己还被砸了好几下。

第四章:鬼宅

“行了!领罚去吧!我不想再看见你。”

身影转过身来,无奈地轻声叹气。

“是!谢大王!”

女鬼慌忙离开,感谢他没有让自己魂飞魄散。

身影看着车开走的方向,眼神复杂。

本来是个很浪漫的事,没想到就这么被搅黄了。

“娘子,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

……

看到这,很多人可能会以为我是拜金女,为了钱才和峥在一起。

那我要说一句,你们没看错。

我就是为了钱才和他在一起的,但究其原因,都是为了我父亲。

三岁那年母亲病逝,父亲再也没有结过婚。做着小本生意将我供上大学,两个人相依为命,日子倒也还算轻松。

但一年前父亲查出得了尿毒症,在没有合适肾源出现之前,只能靠透析活着。

话又说回来了,就算出现了合适的肾源,我们也换不起。

我开始在各种酒吧餐厅打工,因为本身就读地是音乐院校,所以当起了不入流的驻场歌手。

每天从八点开始到凌晨三点,我最多的时候要中转五个场地。

再辛苦,都是为了父亲的病。

就在这个时候,峥出现了,开始不断对我邀约。然后我们就很俗气地在一起了,半年之后他向我求婚,也就有了后来的事。

我虽然也欣赏他喜欢他,但终归到底,还是因为钱。

峥为我父亲找到了合适的肾源,还扶持了父亲的小生意,现在手术很成功,他老人家对我们也很看好。

可其中的心酸,只有我知道。

不是没想过离开他,但一想到对我的恩情,就打消这个念头了。

人家还没嫌弃我什么呢,我还能说什么呢?

胡思乱想了一路,车停了我才回过神。

窗外一片绿树青葱。

“这是哪?”我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问他。

“进去就知道了。”峥还和我卖关子,没直说。

面前是一个院子,里面有一栋小楼,看起来有些年代了。

我环顾周围的环境,这应该是在半山腰。

这个院子里落叶都铺了好几层,看起来不像是有人收拾的样子,也不像有人住。

难道这是个什么秘密基地?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走到门前,峥想要去推门,我拉住了他的袖子。

虽然是白天,可这个地方阴气很重,湿气也很重,不知道是否和在山上有关系。

“走吧,进去就知道了。”

他还是不肯说。

或许是难以从刚才的惊吓中走出来,我一颗心都提在了嗓子眼。

这里怎么看,都很像电视剧里的鬼宅。

“咳咳——”门打开,落下了很多灰尘。

看来,这里还真是常年没有人住了。

峥对这里似乎很熟悉,带着我直接上了二楼,走进一个房间。

很奇怪,外面都是布满灰尘的,只有这里,一尘不染,像是经常有人在住。

“坐吧。”

峥坐下,指了指沙发示意我也坐。

“嗯。”这里还是给我阴森森的感觉。

“这里,也是司徒家的么?”

“没错,你等会。”

峥说完起身打开了另一个门,我这才发现,这是一个套间。

他不知干什么去了,我无聊地很,就四处打量。

目光落在一个相框上,是一个极其俊美的男人,单看轮廓,和峥有七分相似。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他,便拿起来端详。

仔细看看他的五官,很是精致,比峥要帅气很多。身上穿的,是一身……军装?

“怎样?我大哥是不是很帅?”

峥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吓了我一跳。

“你大哥?”这个答案很让我惊讶。

“没错,是我大哥,司徒白。”峥看着我,一丝不苟地说。

他的眼神告诉我,来这里地目的,和相框上的男人有关。

“可是……”

外界的人都知道,司徒家只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现在怎么突然多了一个大哥?

“大哥年少从军,被送到秘密基地,身份不能透露,所以外界并不知道,我还有个大哥。”

司徒峥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不用我问就直接回答。

“奥。”我放下了相框。

这家伙,似乎是个烫手的山芋。

余光瞟过的最后一眼,我竟发现那人的嘴角向上翘了翘。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给我介绍你的大哥?”我不想再兜圈子了,这两个月来发生的事,让我觉得司徒家大有问题!

“算是吧。”

“那他现在在哪里?”

这张照片上的男人,看起来比峥的岁数还要小,应该是很多年之前的照片了。

这应该就是司徒白的家,可他却不在很久了。

难道……

“死了。”

司徒峥坐回沙发上,说着不痛不痒的话。

“怎么死的?”

“十年前,大哥在基地被人陷害,得到一种奇怪的病,不能和人接触,也不能用任何通讯设备。基地负责人将他送回来,为了保护家人安全,便把他安置在这里。房子这么大,只有他一个人,孤独地等死。”

说这话的时候,司徒峥的眼神,死死地锁定着我。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特别像梦里的那个男人。

“……”我无言以对,内心竟然营生出一种伤感。

目光再次落在那张照片上,男人笑的很灿烂,我完全想象不到,他如此年轻,是怎样孤独一个人,忍受着病痛的折磨,直到死。

“那他现在葬在哪里?”

怎么说也是司徒家的大哥,我理应去祭拜一下吧,这也算是英年早逝了。

“那儿。”

他指了指刚才那间屋子。

“什么?”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走。”他拉起我,朝那件屋子走过去。

离得越近,我就越难以呼吸。走到门口的时候,感觉已经快要窒息了。

紧张?难过?伤心?

推开门, 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张双人床,床上赫然躺着一具尸体!

穿着那身和相框里一模一样的军装!而那张脸,赫然就是我梦里的那张脸!那除了眼睛我都能看清的脸。

“啊!”我惊叫出声,往后跌了一脚。

第五章:野兽的温暖

“怕什么。”

峥拉住我,没让我跌倒。

我愣在原地,不断地摇着头。

脸颊上突然凉凉的,身后一抹,竟然是泪。

我哭了?吓得吗?

“大嫂,这是你早晚都要面对的。”

峥扶正我,捧着我的脸,直视我的双眼。

“疯子!”

我拼劲力气咆哮出这两个字,感觉全身都在颤抖。

然后我一把推开他,拼了命地往外跑。

都是疯子!都是疯子!

这一家人都不正常!

我跑出院子,然后是一条山路,也不管它好走不好走了,我闭着眼睛就冲了下去。

现在对我来说,只要离司徒家远远的,比什么都强。

这条路上很是坎坷,不知跑了多远,感觉天都黑了,我还是没走出这片山林,看不到来时的路,也看不见身后的宅子了。

筋疲力尽加上精神刺激,走了越来越慢,然后眼前一黑,从山坡上滚了下去。

……

“额……好疼……”

我感觉自己的腿好像折了,胳膊好像也折了,一动就格外的疼。

已经醒来一个小时了,我竟然滚进了一个山洞里,这里漆黑一片,我什么都看不见。

手机也没了信号,想求救都难。

眼泪流了一遍又一遍,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为什么司徒峥没有追出来?

也罢,就算他真的追出来,我也是不敢跟他回去的,现在见不到他,就是最安全的。

这个山洞又湿又冷,时不时还能听到老鼠吱吱声。

我蜷缩在这个角落,用仅能活动的一只手滑动着手机,连它都是十分冰冷的。

外面应该是黑夜了吧,就算出去找路,也得到明天了。

我第一次明白,原来人只有到将死之时,求生欲望才会这么强烈。

身上的能量一点点流失,加上受了重伤,简直快要撑不下去了。

眼皮越来越沉重,即使我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能睡不能睡,可还是闭上了眼。

父亲,我可能要对不起你了,孩儿不能床前尽孝了,还请您原谅……

一滴泪,滑落进土中。

“啊呜——”模模糊糊中,听到一声动物的吼叫,像是老虎。

不会吧,我点儿这么背?死都不能全尸吗?

我屏住呼吸,不敢再喘息,希望它可以看不见我。

但……显然这是老虎不是狗熊,就算我装死,它也是能看出来的。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像神话故事一样。

这只老虎非但没有吃了我,还把我叼起来放在它的背上,然后将我带到一个地方,一个温暖干燥的山洞,大概是它住的地方。

我途中昏迷了几次,都是它把舔醒的,就连身上的伤口,经过它的舔舐,也好了很多。

以为是骨折的地方,都奇迹般地愈合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就躺在这老虎的旁边,它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我。

这时我发现,在这山洞里,不仅有它一只老虎,还有一只大老虎和一只小老虎。

难不成这是一家人?哦不,一家虎!

“谢谢……谢谢你们……”

我大胆摸了摸它的毛,一种温暖的感觉油然而生,更是流下了眼泪。

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想变成一个野人,远离社会地喧嚣,回归大自然。

最可怕得真不是这些野兽,而是人。

比如——司徒家。

“啊呜——”那老虎叫了一声,应该就是对我的回应了吧。

接着,它有舔了舔我的伤口,我就像是被打了麻药,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是两个月来最安稳的一觉,没有男人侵犯我,也没有司徒峥和阴阳怪气的司徒羽。

“姑娘,姑娘,你醒醒,醒醒——”

迷蒙中,有人推了我好几把。

“嗯……”我扭动了一下身子,睁开了双眼。

本以为还会看见那几只老虎,但没想到,映入眼帘地,是一张清秀的男人脸。

“我……我这是在哪?”

感觉头疼得厉害,我被他扶着坐了起来。

“姑娘,你是出来游玩受伤了吗?”

这个男人旁边还站着一个女生,递给我一瓶水。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我倏地惊醒了。

我怎么会在公路上?身后就是那片森林,我怎么也走不出去的森林!

“你们是……”

要不是看到头顶着大太阳,我都怀疑自己还在做梦,甚至可以怀疑,他们是那几只老虎变得。

“我们是郊游的学生,从这经过看你晕在路边,就叫醒了你。你还好吗?”

蹲在我旁边的男人先介绍着自己,随后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我想,这都是那些老虎做的。

难道我碰上神兽了?它们怎么对我这么好。

我没有回答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和腿,试着晃动了几下。

竟然都不疼了!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我要是说出去,恐怕别人都会以为我有妄想症。

“姑娘?你没事吧?”女生看我愣神,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

“啊,我没事。”

“我们已经叫救护车了,马上就来,你不用担心。”

男人接着说。

“谢谢……”这句谢谢说的虽然真诚,却心不在焉。

随后我被送到了医院,医生检查过后,说我只是皮外伤而已,没伤到骨头。

我没敢联系父亲,生怕他会担心我,便打给了安冉。

她着急地赶过来,我和她说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她先是大惊失色,然后抱住我开始哭,说我实在是命苦。

我也和动情地掉了几滴眼泪,直到——

“梦瑶,你没事吧?”

病房门口突然出现一个身影,是司徒峥!他此刻,正一脸担忧地望着我。

“你来做什么!休想再伤害梦瑶!”

安冉率先站起身,拿起旁边的杯子,握在手里。

我了解她,这是警惕的状态,随时都可能直接扔过去的。

“梦瑶,你失踪两天了!我们好不容易才得到你的消息……”

司徒峥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让我不知所措。

安冉也是愣住了,我俩面面相觑。

“你什么意思?”我回过神来,皱着眉头问他。

“那天你离开家后,就再也没回来,我们找了你好久,今天早上才得到你受伤的消息,这就赶过来了!”

司徒峥说的很真诚,还真像有那么回事。

他一边说一边走过来,扶住我的额头,然后摸摸我的胳膊。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可把我们吓坏了,家里都准备报警了。”

他看到我没什么大碍,长舒了一口气。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