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叶纯楚千璇_称世豪兵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8:33

小说《称世豪兵》的主角是叶纯楚千璇,讲述了叶纯重回都市,不幸卷入一场阴谋风波,他能否挺过这一次呢?

称世豪兵小说by春少在线阅读

第1章 豪车

称世豪兵

“叶大哥,这辈子能够认识你,是我最大的快乐,你一定安全地离开这里,好好活下去…”

想到楚千珏临死前对自己说的这些话,叶纯拳头紧窝,双目含泪,心中暗自发誓:一定要找出七杀内鬼,给楚千珏报仇雪恨。

“飞机即将落地,请各位旅客…谢谢您乘坐本次航班,祝您旅途愉快!”飞机广播里传来的播音提示打断了叶纯的思绪。

十几分钟后,飞机平稳降落在了天海市机场,叶纯解开安全带,目光投在手上的白色骨灰盒上,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千珏,我们回来了。”

叶纯心事重重地走出了机场,刚走出机场大门,便听到一阵刺破耳膜的刹车声。

叶纯循声看去,一位大约五十多岁的环卫老工人倒在车轮旁,膝盖、手肘擦出了一道道血痕。

环卫老工人的身旁还停着一辆橙色的保时捷卡宴,尾部的排气管还冒着一口一口的黑烟,一个一身名牌的年轻人从车上走了下来,紧接着又下来两个戴着墨镜的黑衣男子跟在他的后面,嘴里不停的叫着少爷。

年轻人看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的环卫老工人,微微皱了皱眉头,有点厌恶地问道:“没受伤吧?”

“我没事…没事…。”

年轻人看着环卫老工人一身的脏乱,很是嫌弃的说道:“既然没事,下次最好看着点路,知不知道我这是什么车,如果刮花撞坏了,把你卖了你都赔不起!”

听了年轻人的话,环卫老工人顾不上满身的疼痛,吓得连连点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这时,保时捷里一双修长笔直的美腿从车里伸了出来,走下来的是一个打扮得极其妖艳的貌美女子,无论是看这个美女在长裙包裹下而显露出来的凹凸有致的身材还是领口内露出来的白嫩的肌肤又或者是她那纤细的柳腰下让人无限遐想的一双美腿,都极具诱惑力,除了妖艳以为,她的气场也很足。

她下车之后,只是冷冷地扫了环卫老工人一眼,语气有些不耐烦地说道:“郭骑云,你想为了一个扫大街的耽误我接我爸的时间么。”

郭骑云慌忙道:“啊,你看我,差点因为一个臭老头耽误了正事,我这就陪你进机场大厅里接伯父。”

美女的脸上这才缓和了下来,她身后的一个约五十余岁的中年男子,看了眼手上的手表,走到美女身边轻声说道:“小姐,老爷要下飞机了。”

“嗯,走吧。”美女点了点头。

叶纯见他们这就要走,快步挡在了他们面前,郭骑云急忙急忙止住脚步,这才险些没有撞在叶纯身上,当他看到叶纯身上穿这的一身老旧外军迷彩服时,脸上顿时露出了鄙夷之色,怒道:“你眼睛瞎了吗?没听过好狗不挡道吗?”

叶纯指着受伤的环卫老工人,有些愤恨地道:“人命关天,难道你们没有看到老人家身上都流血了吗?如果是身体受了内伤,回家之后有个三长两短的,那他找谁说去。”

郭骑云问道:“他自己都说没事了,那你想怎么样?”

叶纯道:“我要你带老人家去医院看看,再对刚刚的行为进行道歉,老爷子一大把年纪了,都可以当你爷爷了,你怎么可以随便侮辱,看你也应该是个富家子弟,难道连这点教养都没有吗?”

听了叶纯的话,郭骑云没有丝毫的惭愧之心,反而是一阵冷笑地说道:“我明白了,你们二个是一伙的吧,不就是碰瓷讹钱么?”说这拿出钱包,随便抽出了一沓现金,转过头,啪的一下,全部都砸在了老人家的脸上,现金洒落在老人脚下,他整个人都惊呆了,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叶纯看的微微皱眉而郭骑云却是一脸的得意的说道:“老子有的是钱,这几千块钱够看病了吧?拿了钱就赶紧滚蛋吧!”

环卫老工蹲下身,一张一张地从地上捡起来,哆哆嗦嗦的递到郭骑云面前,通红的眼睛仿佛要急出泪来,颤抖着说道:“这个钱…这个钱我不要,我不是来碰瓷的,不是来讹钱的。”

郭骑云看着环卫老工人的一双脏手,一把推开,环卫老工人触不及防被他直接推了个跟头,摔倒在地上,郭骑云朝着老人家鄙夷地吐了一口唾沫,一脸厌恶地骂道:“我靠,你这个臭老头给我滚远点,妈的,老不死的东西!”说完就是一脚踹在老人腿上。

环卫老工人被他一脚踢在伤腿上,疼的直咧牙,但却又不敢叫出声。

见此情形,叶纯心中的怒火再也无法忍受,郭骑云却是依旧不知死活的得意洋洋的说道:“几千块钱够你们花了吧,别得寸进尺啊,小心自找麻烦!”

美女看了自己的手表,正要说话,忽然看见叶纯重重的一拳落在了郭骑云的脸上,“砰”的一声,郭骑云直接倒飞出去,猩红的鲜血从郭骑云的嘴角喷洒出来,牙齿还脱落好几颗,凄惨无比,再也没有了刚刚的盛气凌人。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傻了,谁都没想到叶纯会在光天化日之下想动手就动手,甚至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等郭骑云的两个保镖反应过来,郭骑云已经飞了出去,郭骑云的两个保镖对望一眼,同时向叶纯扑去,叶纯快步迎上去,一手一个,抓着这两个保镖的脑袋撞在一起,干净利落地将他们撞晕了过去。

叶纯走到郭骑云的面前,弯下腰,看着郭骑云说道:“我们可以不要你的臭钱,如果老人家真的有什么问题,我自己都可以掏钱给老人家治病,但是我们需要的是你道歉,向老人家道歉!”

郭骑云挣扎着从地上爬来起来,牙齿被打掉了几颗,嘴巴有些漏风,含糊不清颇为滑稽地说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他妈知道我是谁不?我是天海郭家的大少爷,郭家的当家人是我老子,今天你小子死定了!”

第2章 不是大侠不嚣张

称世豪兵

叶纯轻微的叹了口气,一双军靴落在郭骑云的膝盖之上,一脚踩了上去,郭骑云的嘴里立刻发错杀猪一般的嚎叫来,接着跪倒在地,他的膝盖骨已经被叶纯踩碎,疼的他几乎晕厥过去。

叶纯平静地看着他,脚落在了郭骑云另外一条腿上,身后忽然传来了那个女人略带颤抖的声音:“住手,你…你知道他是谁么?”

叶纯淡淡地笑道:“他是天海郭家的大少爷,郭家的当家人是他老子。”

美女微微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刚刚郭骑云刚刚说过了,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在明明知道郭骑云家世的情况之下,依然无所顾忌,美女的瞳孔开始收缩,问道:“你又是谁?”

“我只是一个从外地来的普通人而已。”

美女松了口气,点了点头,再次恢复了那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说道:“那你又是否知道,一个普通人得罪了天海郭家会有什么下场?先不说你到底是不是个普通人,哪怕你真的在别的地方有什么身份地位,可是你可曾听说过一句话?”

叶纯笑了笑,他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美女好像还有点意思:“哦?什么话?”

“强龙不压地头蛇!”那女主一字一顿地说道。

叶纯点了点头,右脚却毫无征兆的踩了下去,郭骑云惨叫一声,直接痛晕过去,他这一脚不单单是将郭骑云踩晕,更是将这个美女的优越感踩得粉碎。

叶纯转过身来,看向了这个容貌美艳的女主,他的目光异常平静,一点也不咄咄逼人,可是正是这种平静如水的目光却让人感受到他心中的强大自信。

“我想你也应该听说过一句话。”

美女眉头一锁,咬牙切齿地问道:“那句话?”

“不是大侠不嚣张,不是猛龙不过江!”

说完之后,叶纯便不再理会那个目瞪口呆的女主,转过身走到老人面前,将那些钱从地上一张一张的重新捡起来,然后塞到了老人的手里,说道:“老人家,走吧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环卫老工人将钱收在手里,心里一阵感激,但是却一直摇着头:“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这点小伤,过几天就好看了。”

“走吧,不要紧的,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确定有没有事。”叶纯不由分说地搀扶起环卫老工人就要离开,这时,那美女忽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叶纯的身体微微顿了顿,然后锵锵有力的说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叶纯。”

等到叶纯搀扶着环卫老工人走远,美女身后的中年汉子忽地叹了口气,说道:“大小姐,这个人好狠,他这两脚下去,郭家少爷恐怕半年之内都下不了床了。”

美女转过头,略带埋怨地看了中年人一眼,有点不悦地说道:“李叔,你刚才为什么不出生?虽然他的是郭家的人,但是他郭骑云毕竟是和我们一起出来的,打了他也就等于伤了我们林家的面子。”

李叔苦笑了一声,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说了惭愧,这个男人很强…我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美女露出了一脸的震惊之色,李叔跟随自己十年,帮她除掉了无数的麻烦,在天海市怎么也算的上是一等一的高手了,远远不是郭骑云的那两个废物保镖可以比的,没想到李叔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是那个男人明明看起来才二十出头而已,甚至还不到二十。

李叔充满忌惮地看着叶纯离去的身影,心有余悸地道:“而且他的身上还带着一股血腥味…他一定杀过人,而且还不止一个,大小姐,我觉得这样的人,我们最好还是离他远点,甚至越远越好。”

美女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一流的高手竟然会给那个男人那么高的评价,眼中不禁流露出了几分若有所思之色,此时,她已经忽略掉了面子上的问题,露出了一个女强人应该有的野心及睿智。

她回过头看了看昏死过去的郭家大少爷和那两个郭家保镖一眼,眼中闪过几丝狡黠:“派人将他们送到医院,我们先接我父亲回家,稍后我会亲自去和郭叔叔说明此事。”

李叔疑惑地问道:“那大小姐的意思是?”

“如果这次郭家玩死了,那也与我叶家无关,如果他真的像你说的那么有本事,只要他能迈过这次郭家这道坎,以后我们或许还能合作…天下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如果他是个人才,正好我们可以把他拉拢过来为我们所用,难道不是么?”

李叔听得连连点头,敬佩地笑道:“果然还是大小姐英明。”

美女微微一下,眼中似有光芒闪耀,如此一个美丽女子,眼神里面竟然是隐藏着强烈的野心,如果说郭骑云只是一个富家人的纨绔子弟,那么这个美女才是一个不折不扣、真真正正的美女蛇。

叶纯在送完环卫老工人去医院检查确定身体无碍之后,这才打车到达了楚千珏临死前告诉自己的那个地址,叶纯捧着骨灰盒,心情忽地变得沉重起来。

千珏啊千珏,你就这么残忍的走了,却把这一切丢给我来面对,我又该如何去面对你的家人呢?他们有如何能接受这个残忍的结局呢?

叶纯深深地叹了口气,轻轻地按响了门铃。

“呯”的一下,厚重的防盗门应声而开。

开门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她的身上穿这一件白色体恤,下身一条紧身的牛仔裤,脚上一双印有hellokitty图案的粉红色拖鞋,一身清凉的打扮,她的长相与楚千珏有点相似,都是大眼睛、小鼻子,皓肤如雪。

叶纯看着眼前的这个妙龄女子,问道:“你就是楚千璇?”

“你是?”少女看着这个风尘仆仆却又带着几分军人气质的男人,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面却带着几分警惕。

叶纯只觉得胸口堵的发慌,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道:“我是你姐的领导,也是她的战友和朋友…。”

第3章 再遇变故

称世豪兵

听到这里楚千璇的脸色骤然一变,一把推上房门,准备关门。

叶纯倒是没想到楚千璇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惊讶之余,急忙将房门抵住,大声说道:“我是你姐的朋友,你这是干什么!”

“你给我出去,我没有姐姐!”楚千璇情绪激动,依旧死死地推住门:“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你报警我也要说,你姐姐在的时候经常跟我聊起你,你初中的时候有个男的每天都抢着送你回家,后来你姐去帮你把他打跑了,你最爱吃的是豆沙包,最喜欢喝的是美式咖啡…”

叶纯明显感觉到楚千璇的抵触情绪开始缓缓松懈下来,推门的力度也渐渐变下小了。

“她还说,她这辈子最爱的就是你这个妹妹,你比她懂事,虽然年龄没她大,可是却比她更懂得体贴爸妈,更懂得照顾家人…。”

“她每次和我说起你的时候,那种眼神我看的出来,你这个当妹妹的在她心中占据着多大的地位,可是现在你却说你没有姐姐,你知道这句话如果给你姐姐听到她会有多心寒么?”

叶纯的话果然起了作用,楚千璇忽然一把将房门重新打开,白皙光滑的小手拽着叶纯就往屋里走,叶纯还没来得及反应,直接就被楚千璇拉到了一个房间里面。

这个房间看起来干净整洁,房间不大,却一应俱全,床头之上挂着一张结婚照片,看样子应该是楚千璇的父母,而在对面的墙壁之上却挂着楚千璇父亲的黑白照片,叶纯心中立刻升起一张不好的预感。

楚千璇指着床,红着眼说道:“这个是我爸妈的房间,我爸妈以前就在这张床上睡,但现在这个床只有我妈一个人睡了,因为我爸出车祸死了,他在临死前最想见的就是我姐姐,可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联系到,你知道么?我爸爸死不瞑目!”

叶纯的心犹如针扎,心中的内疚更深,两个月前,叶纯正带着“龙皇”的人在非洲执行任务,根据组织纪律,执行任务期间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家人,所以绝对不能跟够跟家里有任何联系,以至于楚千珏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家里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楚千璇强忍住眼泪,冷笑道:“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恨她了吧?她大学期间就被国家选走,四年了,她只给家里打过几次电话,只是匆匆地回来过两次,回家的时候最多就住两个晚上,打电话的时候用的还是电话亭的座机,连个手机号码都没有留下。”

“她这样,我们都理解她,知道她是为国效力,能被部分选中,我们把她当成我们家族的骄傲,可是…就算你再伟大,你总不能不顾及你的家人啊,更不能不要你的爸妈,我爸出车祸的时候她在哪里?我爸在最想见她最后一面的时候,她又在哪里?”

“不管你们的工作性质有多么特殊,可是我姐在为国家付出的时候,能不能顾及一下家里人的感受,她难道不知道家里还有一群人在担心她的安危吗?从看到我爸临死前那无法瞑目的一刻时,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我姐姐!”

叶纯深深的叹了口气,一脸黯然地道:“你恨她,我理解你,可是她现在人都已经死了,什么都该抵消了…。”

楚千璇的身体一震,目光黯然地落在了叶纯手里的骨灰盒上,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张了好几次嘴才勉强说出话来,声音颤抖地说道:“你骗我…你在骗我对不对,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骗我…。”

小小年纪,就承受如此接二连三的打击,叶纯忽然之间有些痛恨自己,自己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过来,真不应该现在就告诉他们这些,只是后悔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叶纯看着楚千璇,有些艰难地说道:“六天之前,她在非洲执行任务,结果不幸的…她临死之前,让我把她的骨灰给带回来,还把你们的家庭住址告诉了我,我这才找到你这的。”

楚千璇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流落下来,瘦弱的她,愤怒的一把推在了叶纯的身上,用一种让人听了灵魂都会颤抖的撕心裂肺的声音喊道:“我不信!你这个骗子!”

“我不信!我不信…”楚千璇一下又一下的用力推在叶纯身上,叶纯没有用力反抗,生怕伤到了楚千璇,于是他不断的后退,直到自己的身体被推倒了墙壁上,无路可退之时才停了下来。

“你这个大骗子,我姐不可能有事的,你一定是在骗我!”

楚千璇继续哭着,叶纯的眼睛也有点泛红,他低下头,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这个算是楚千珏的遗嘱,按照惯例,他们每次执行危险任务之前都会写这样一封遗书。

楚千璇抢过去看了一眼,然后就浑身一软,便栽倒下去,叶纯赶紧抱住她。

楚千璇很悲痛的看完了楚千珏的遗书,眼泪再次吧嗒吧嗒地流了下来。

楚千璇紧紧的搂住她,他能很明显地感受到楚千璇微微颤抖的身躯,叶纯鼻子酸酸的,语气却无比坚定的说道:“千璇,你要相信我,你姐姐虽然不在了,但是我会帮她照顾好你们的,我一定会的。”

铃铃铃…

客厅里传来了急促的电话铃声,楚千璇推开叶纯,晃晃悠悠的冲到了客厅里,叶纯沉重的叹了口气,也跟着奔了出来。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中年女性惊慌失措的声音:“千璇,你快来啊,咱家的店让人给砸了,你妈的心脏病犯了,快不行了。”

电话里的声音让楚千璇几乎崩溃,随着家里这几年经济条件的好转,家里便开了一家面馆,而且生意越做越好,但是自从楚千璇的爸爸车祸去世后,面馆的担子便压在了楚母一个人身上。

楚千璇接电话的时候,叶纯在一边听得一清二楚,眼见楚千璇急匆匆的冲了出去,甚至连门都没来得及关,叶纯担心她出什么事,也急忙跟了出去。

第4章 暴龙哥

称世豪兵

等叶纯跟到面馆的时候,楚千璇坐在地上,她的母亲正躺她的怀里,楚千璇哭喊着说道:“妈妈你要挺住,救护车马上就到了。”

楚千璇的妈妈此刻已经脸色苍白,气若游丝。看着生命垂危的楚母,叶纯赶紧说道:“快把她放平躺好,她现在是近气少,出气多了。”

楚千璇吓得赶紧将母亲放下躺着,叶纯继续说道:“让我来看看。”

楚千璇既意外又紧张地看着叶纯,问道:“你…你还会看病?”

“之前参加过培训,学过一些简单的急救措施,阿姨快不行了,我们现在也不能在这里傻等着,什么都不做啊,你就让我试试吧?”

这个时候也只能让叶纯试试了,楚千璇点点头。

“阿姨心脏病发作之后吃药了吗?”叶纯问道。

旁边一个约摸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急忙说道:“吃了吃了,可是吃了还是这样。”

叶纯很感激地看了这个中年妇女一眼,若不是她及时地给阿姨吃了药,恐怕现在阿姨已经不在了。

“下面你按照我说的做。”说着,叶纯目光转向楚千璇。

楚千璇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把你左手的中指对准阿姨的颈前区的胸锁关节,手掌贴在胸廓上,然后用你的右手压在左手上,让两个手掌重叠起来,手指相扣,手心微微翘起,然后轻轻的向下压…力气要稍微用大一点。”叶纯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一个男服务员就示范起来,也不管人家答不答应。

“好,就在现在这样,就是按照刚刚的力量,再稍微快一些,争取一分钟能压到80下…”

楚千璇按照叶纯说的方法,楚母的脸色果然慢慢的有了血色,楚千璇看在眼里,心里终于踏实了下来,继续按照叶纯的方法反复轻压起来。

看着阿姨的脸色慢慢好转,叶纯也重重地松了口气。这个时候叶纯观察了一下面馆,面馆的窗户都被砸碎,玻璃渣掉的满地都是,餐桌跟凳子都是东倒西歪的,很显然,阿姨的心脏病不是突然发作的。

叶纯将目光重新移到刚刚说话的中年妇女上,问道:“怎么称呼呢?”

“我叫张翠萍,叫我张姨就好。”张翠萍很有礼貌的说道。

“张姨,能和我说说这个是怎么回事吗?”叶纯问道。

提起这个,张翠萍跟其他的两个服务员立刻露出了一脸愤怒之色。

“我们这个面馆因为附近都是学校,所以生意一直还算不错,几个月前,一个叫暴龙哥的人忽然在这条街上开山立柜当起了老大,我们这条街上的店铺每月都得定期上交保护费,而这个月暴龙哥却不懂怎么回事,我们才交了不到几天他又来收保护费,然后我们王姐就跟对方讲理,不料王姐才跟他们讲几句,他们就开始砸起店来,王姐也被他们推倒在地上,然后心脏病也突然发作起来。”张翠萍越讲越气愤,说到后面,气的拳头都握了起来。

听到这里,叶纯不禁长长的叹了口气,当初他们在国外时,楚千珏为了保护自己的祖国人民能够过上安稳平凡的日子,天天过着出生入死的,而自己的国人呢?在做些什么?她的家人竟然被他拼死保护的同胞逼得差点丢了性命!

这个时候救护车急促的鸣笛声将叶纯的思绪拉了回来,医护人员飞快地将担架抬了进来,见阿姨被抬上担架,叶纯默不作声地也跟着楚千璇上了救护车,面馆也只能留给张姨他们来清理打扫了。

经过刚刚的事情,楚千璇也没那么排斥叶纯了,不过依然给叶纯摆着一张拉长的脸。救护车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叶纯先跳下车来,然后伸出手,柔声道:“我扶你下来吧。”

楚千璇没有说话,甚至完全没正眼看他一眼,等她跳下车之后,叶纯在旁边小声说道:“你姐的事情…我觉得还是先不要告诉你母亲先,你看她现在的身体情况肯定承受不住这么沉重的打击的。”

楚千璇依旧面无表情地说道:“恩,我也是这么想的,还有,刚刚在面馆谢谢你救我母亲。”

叶纯笑了笑说道:“都是举手之劳而已,不用谢。”

楚千璇点了点头,然后冷冷地说道:“如果你现在离开,以后不再来打扰我们的话,我会更加谢谢你。”

叶纯尴尬地笑了笑:“…”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懂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了。

楚母的担架已经被推进了急救中心,叶纯也跟着楚千璇一起跟了进去。

楚母被送进手术室后,叶纯抢着去付了急救的费用跟押金,回来的时候,手术已经开始了,楚千璇看了叶纯一眼,说道:“刚刚出来的太急,回头我会把钱还给你的。”

叶纯苦笑一声,说道:“这钱你不用还给我,我这里有一张银行卡,是你姐临走之前给我的,她的所有存款都在这里面了,她叫我把这个卡交给你们,你收好吧。”

卡里的钱包括了楚千珏在特种兵服役时候的工资,但大部分是她在国外做危险任务时候的佣金,卡里的钱足够一个正常是人生活几辈子了。

虽然平时楚千珏也会给家里汇钱,但是每次汇钱她都不敢汇太多,她怕家里人担心。

楚千璇一脸冷漠地将银行卡给推了回去,表情冷冷地说道:“一张银行卡就能抵得上我姐姐的生命吗?这个钱我不要。”

叶纯沉重地说道:“可是这笔钱就是属于你姐姐的,属于你们的啊!”

“可是,我只要她活着回来!我不要钱!”楚千璇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叶纯见楚千璇态度强硬,只得叹息一声,然后将卡收了起来,代为保管。

叶纯静静地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下,楚千璇则在手术室的门口焦急地走来走去,大约过了一个多钟,急救室的大门从里面打开,主治医生第一个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摘下口罩,吐了口气,问道:“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楚千璇急忙迎上去,答道:“我是病人的女儿”

主治医生看向楚千璇,轻松道:“幸好你们处理得当加上抢救及时,现在病人基本上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听到母亲没事,楚千璇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一脸感激地说道:“谢谢大夫了。”

“不过,我们刚刚在手术的时候在病人的身体里发现了一些异常,病人似乎除了心脏病还有其他的病”主治医生脸色一转,有些略微沉重地说道。

第5章 暗中保护

称世豪兵

楚千璇的脸色忽然变了一下,主治医生似乎看懂了楚千璇的意图,急忙说道:“你们现在也不用太过担心,我们也只是猜测而已,具体的我们会好好观察的,有结果我们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楚千璇连连点头表示感谢,这时候楚母从急救室里面被推了出来,在从叶纯和楚千璇身边经过的时候,楚母的目光看向了叶纯,声音很微弱的说了声谢谢,然后就被推向了病房。

年轻的护士看着他们两人,问道:“这是你男朋友吧,病人刚刚抢救过来,还需要休息,你们晚上留下一个人来陪护就行了,另外一个可以先回去好好休息。”

楚千璇脸上一红,正欲解释自己和叶纯的关系,叶纯便很识趣地抢先说道:“那我先走,如果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楚千璇手里拿着名片,狠狠的瞪了叶纯一眼,但是叶纯没有在意,然后转头便上医院外走去。

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是人闷着头向着叶纯走了,在两人身体交错的那一刻,叶纯却突然出手,直接向着对方后颈抓去,快如闪电,根本没跟人反应时间。

叶纯出手突然,快如闪电,哪怕是一个学武高手都未必躲得过去,但是对方却偏偏躲开了,若不是叶纯的后续动作更快,一脚将穿着白大褂的人踢得顶在了墙上。

叶纯拽着白大褂的衣服,迅速走到楼下,七拐八拐的钻进了一个卫生间,卫生间空无一人,他反手将门给锁上。

“小枫?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跟了我多久了”

小枫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捂着肚子,苦笑着说道:“队长,你差点踢死我了,我穿成这样你都能看出来啊?”说道这里,他立刻又反应过来,接道:“也对,如果这点伎俩都看不穿,那你也不不是我的队长了。”

叶纯眉头一皱:“我早已不在七杀门了。”

“是哦。”小枫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失落,不过很快又恢复了阳光的笑容,“队…纯哥,秃鹫队长说你这边需要一个助手。”

“所以你就跑过来了?”叶纯问道。

小枫不好意思地饶了饶头发,嘿嘿的笑道:“我比你早到了那么几个小时,一直守在千珏姐家的楼下,后来见你们进了医院,我不放心也就跟来了。”

“恩。你千珏姐死了,七杀门出了叛徒,究竟是谁还不知道。”

叶纯点点头,眼神中带着一丝黯然:“几个月前,我们接下一笔大单,在前往叙利亚执行任务之前,我们的计划已经被人泄了密……等我赶到的时候,千珏已经不行了,那个告密的神秘人更是死了,不过在临死之前他告诉千珏,关于叛徒的证据就在她的妹妹楚千璇的身边,只是连楚千璇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小枫问道:“所以你就来了?”

“恩,但是我毕竟不能随时都在她身边保护她,所以我需要一个帮手。”

“我明白…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小枫的眼睛开始泛红,可是他的脸上却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

“纯哥,千珏姐生前待我像亲弟弟一样,她这个仇,我发誓,我一定要帮她报。”

“恩。”叶纯很感激地拍了拍小枫的肩膀,说道,“你来了更好,你虽然年龄小,实力却一点不弱,而且你对你千珏姐有感情,能让我放心。从现在开始,我明你暗的保护好楚千璇,避免被杀人灭口。”

“那阿姨呢?”小枫很是担忧地问道。

叶纯想了想,道:“阿姨应该不用保护,如果对手知道证据在楚千璇身边,他们的目标就应该是楚千璇!所以阿姨应该相对是安全的”

“恩,我知道了。”小枫咬着下嘴唇,重重的点了点头。

叶纯看着小枫通红的眼睛,叹了口气道:“小枫,你千珏姐不在了,我知道你很伤心…难受就哭出来吧,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而已,你还小,有些事可以压制情绪,但有时候,压制的不好反而更容易让人冲动犯错。”

小枫的嘴唇咬的更紧了,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我就先走了。”叶纯重重地叹息一声,“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不要让楚千璇发现你,更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在叶纯离开的时候,房门被从里面关上,他似乎听到了里面的抽泣声,哭吧,哭过了或许就好了。这个时候,叶纯也忽然好想哭一次,但是他不能!

午夜的酒吧正是生意最兴隆的时候。

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一群男女正疯狂忘我地扭动着。DJ、闪光灯、酒精甚至是摇头丸,K粉,每次叶纯来到迪厅酒吧都会不自觉地把这些东西跟酒吧联想在一起。

萧兵刚刚在吧台前坐下来,要了一瓶啤酒,就有两个相貌猥琐顶着个杀马特发型的年轻男人凑了上来,神秘兮兮的说道:“兄弟,要不要来点K粉?第一次购买我们可以给你打九折哦,绝对全市最低价。”

一个瘦点的杀马特在跟很有礼貌地谈着买卖,而另外一个微胖的杀马特手里却拿着一把刀甩来甩去,一脸威胁的看着叶纯。

叶纯呵呵一笑,说道:“你们这是强买强卖吗?”

瘦点的杀马特得意地一笑:“就算是了,你能怎么样?我告诉你,

我们老大可是暴龙哥。”

对方的耿直让叶纯听得心中一乐。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