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刘风杨诗雯by覆手_超级小医生在线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9:01

《超级小医生》是由作者“覆手”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刘风的医术不得了,把重病在床的首富女儿杨诗雯给救醒了...感兴趣的读友阅读下去吧!

超级小医生

第一章 姓刘的刘,风流的风!

暹罗山别墅小区,居住着东海市近半的富绅名流,而半山腰处那座如同庄园一样的超级豪宅,更是让所有东海人仰望的所在,因为这里是东海的首富,鼎盛集团董事长杨鼎的住处。

只不过,本该风光无限的杨家豪宅,此时内部气氛却如同外面的天气一样,愁云密布……

别墅二楼的一个会客厅内,两个年过半百的医生争论得面红耳赤。

“以中医的角度来看,大小姐是外邪入侵,感染了某种病毒,平时表现形态有如风寒畏冷嗜睡,发病时又像羊癫疯……”

“老冯,你们中医就会弄些伪科学的东西。还羊癫疯,那叫癫痫。我建议,马上将大小姐送到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胡扯!杨大小姐生了病,必然早在医院检查过了,如果在医院有办法解决,还需要请我们两位专家来这里吗?”

会客厅最里面坐着一位紧锁眉头、国字脸的中年男人,他的脸色十分难看,不停的叹着气,完全不理会两位专家级的名医如何争吵。在中年男人身后,还站着两个身材强壮、表情严肃刻板的保镖。

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嗨,杨鼎在吗?”

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门口处望去。

那两个争论不休的医生,此时也不互相攻击了,甚至二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愕然之色。杨鼎就是这个别墅的主人,东海市的首富啊!在这栋房子里,有谁敢这么大咧咧的直呼他的名字?

吱呀!

随即,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位穿着一身天蓝色运动装,脚踏同色运动鞋,身高接近一米八的青年,笑呵呵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小子,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外面的保安都干什么吃的?怎么能让陌生人随便进到别墅里来?你小子,站在那回话,不准在向前半步,否则……”

中年男人身后的两个保镖,整齐的向前跨步,将他们的主子挡在身后,并且看向来人的目光充满了敌意。

“我叫刘风!”青年依然笑呵呵的,并且继续向前走着,“姓刘的刘、风流的风。你们可以叫我风哥,也可以把我的名字反过来叫我风流哥,就是风流而不下流的意思。”

“还敢向前,找死!”

“你小子下地狱风流去吧!”

两个保镖反应非常快,两只斗大的拳头已经打到了刘风的面前。

刚才争吵的两位医生,此时脸上都带出一丝嘲讽的表情,敢闯杨家毫宅,这不是找死吗?似乎在这二人眼中,已经看到了这个名叫刘风的年轻人被打得满地找牙的情形了。

“慢!”一直坐在会客厅最里面的中年才反应过来,似乎刘风这个名字让他想起了一件超级重要的事情,可他发声阻止时却没有两个保镖动手的速度快。

然而,两个保镖的拳头在打到刘风面前三寸时,却突然停了下来。这二人可不是被他们的主子叫停的,而是如同被人施展了定身咒一样石化在原地,连面部肌肉都僵硬了。

“军体拳,原来你们当过兵啊!”刘风从容的站在两个保镖面前,没人看清他做了什么,只看到他双手同时做了一个回收的动作,“可惜太弱了,就你们这水平,放在军队中,也不过是普通特种兵的水平罢了。跟我这种兵界的王中王相比,实在差得太远喽!”

那两位年过半百的专家,此时已经看得目瞪口呆!什么叫普通的特种兵?特种兵不就是兵王吗?还有王中王?最关键的是,没人看清刘风是怎么制服这两个保镖的,这就太厉害了。

可最为让人吃惊的是,那坐在最里面的中年居然没理会两个动弹不得的保镖,而是站起身来一脸兴奋的迎上了刘风,“刘风,你真的是刘风刘先生啊,我可等了你好久了。对了,我就是杨鼎!”

说话间,杨鼎已经走到刘风面前,热情的握住了刘风的手。

“唉!本来我只是想回国渡个假的,结果被我师叔那老色鬼坑了一把,现在被逼着来给你女儿当半年的贴身保镖,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啊。”刘风说话时,隐蔽的抽回了手。

咳咳!

杨鼎干咳了两声,管自己师叔叫老色鬼的,貌似他长这么大还头一次见到。

“那个,刘先生,别怪我鲁莽,你师叔他老人家,可是老神仙刘……”杨鼎试探性的问了问。

“对呀,我师叔就是刘敬龙。那老不死的,没事总给我找麻烦。”刘风一脸正经的说道:“也就你们这些普通人管他叫什么老神仙,如果跟我师父比,他就连我师父的一片脚趾甲都不如。”

咳咳!

杨鼎再次干咳了两声,通过试探,他已经确定眼前的刘风,就是他要千盼万盼的,可以解决他一切麻烦的存在,于是赶紧陪着笑问道:“刘先生,你来我家,为什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呢?我好提前出去接你啊。”

“哦!我师叔就告诉我你家的住址,没告诉我电话号码。别提他了,我早怀疑他老糊涂了。”刘风耸了耸肩膀道。

杨鼎尴尬的笑了笑,“那,我这宅院,前后门都有保安,你是怎么进来的啊,我居然事先都没得到通知?”

刘风道:“走门麻烦啊,而且我没你的联系方式,你们家守门的保安也未必让我进来啊,于是我就跳墙进来喽。”

“跳墙!”杨鼎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跳墙进来?做为东海市首富的家,绝对是全智能化的超级豪宅,就是一只野猫跑进来,恐怕也早被监控室的保安发现了,可刘风这么个大活人跳墙进来,居然没被发现?这家伙还是人吗?

刘风似乎看破了杨鼎的心思,不等他问话便继续说道:“别说是你们家了,我当兵时连东南亚第一大毒袅的秘密基地偷偷进过三次都没被发现,还成功斩首了第一毒枭。”

听了刘风的话,可那两位名医却直撇嘴!你丫吹牛都不打草稿吧?但杨鼎绝对没有怀疑的意思。

不等杨鼎继续问话,刘风又继续问道:“好了,带我去见见你女儿吧,你女儿漂亮吗?要相处半年啊,如果是丑八怪……天哪,我都不敢想!”

“我女儿,绝对不丑!”杨鼎被问及他的女儿时,脸色再次难看了起来,“可现在我女儿得了一种怪病,我怕……唉!”

说出这番话时,杨鼎连连叹息出声。

刘风大手一摆,“我以为什么大事呢,我最在行的有两件事,一是杀人、一是救人,既然是指定由我保护的人,哪怕得了绝症,我也会治好她的。”

“你,你会治病?”杨鼎一脸震惊的问道。

“当然,我的医术如果自称天下第三,绝对没人敢称天下第二。”刘风自信的说道:“至于天下第一吗,那就得是我师父和三师娘并列了。”

“这……好吧!刘先生请跟我来。”杨鼎知道眼前这位刘风先生功夫超级厉害,但真不知道他会医术,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朝着刘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转身朝门口走去。

可就在这时……

“切慢!杨先生,你可不能随便信这个年轻人的话。”

“没错,像我和老冯这种行医几十年的专家,对大小姐的病症都很为难,他一个不明来历的年轻人怎么能信得过?”

最初在这间会客厅里急来吵去的两位名医,此时又开口了,而且一至对外的将矛头指向了刘风。

嗯?!

刘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老头,你们俩是在置疑我的医术?”

“当然!”被称做老冯的中医挺着胸说道:“我从五岁跟着家父学习中医,并且于华夏最出名的滇南中医大学毕业,行医近三十年,在全国中医行列中,也算是最拔尖人,以我的身份,难道没有资格置疑你?”

“老冯这句话说得在理。”另一位明显是西医的家伙也开口道:“本人曾留学美德日三国,在两个国家获得医过医学博士学位,在国内外都有极高的知名度,临床治疗各类型病例不下三万例,我没有资格置疑你吗?”

第二章 上苍指、八寸针

面对两大专家级名医的质问,杨鼎首先尴尬了。

这两个人都是他花重金请来为女儿诊病的,而刘风更是他通过常人无法理解的关系,请来的超级高手!不管刘风能不能治好他宝贝女儿的病,杨鼎都绝对不会得罪刘风的。

但听到两位专家的置疑后,杨鼎也有些顾虑,刘风真的太年轻了,看样子不过二十出头,这个年轻人就算身手极为高明,可医术真的能出神入化?

正在杨鼎感觉为难时,刘风却开口了,“你们两个老先生既然这么牛逼,那你们把杨家大小姐的病治好了吗?”

“这个……”

“暂时还没有。”

两位专家级名医被刘风问得老脸一红,气势都弱了几分。

刘风依然保持着笑呵呵的样子,继续问道:“那你们总该看出杨家大小姐得了什么病吧?有完整的治疗方案没?估计多久能治好?”

“这个……”

“还需要进一步检验才能确诊。”

两位专家级名医气势再次减弱,甚至说话的声音都变低了。

哦!

紧接着刘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病你们没治好,我可以理解,可你们连什么病都查不出来,还敢来置疑别人?我看你们可不是凭着资历在说话,而是凭着脸皮在说话啊!”

两位专家级名医,被刘风骂得两张老脸瞬间黑了,二人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起来,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又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与此同时,刘风伸出双手,在两个不能动弹的保镖耳下各拔下一枚银针。

紧接着,两名保镖立即恢复了行动能力,二人赶紧退到杨鼎的身后,在不敢有半点冒犯刘风的意思,甚至看着刘风的目光透着深深的敬畏之色。

至于那两位名医,看到这一幕后,吓得双眼差点瞪出眼眶之外。此时他们才明白,刚才刘风是如何制服两个保镖的。光凭这一手针术,恐怕刘风的医术就非常不简单。

刘风得理不饶人,一边收针一边继续说道:“刺穴定身,这一手你们能做得到吗?就你们这种档次,恐怕见都没见过吧?没本事的人就要低调点,别非得把脸凑到别人面前逼着别人伸手去打,懂?”

“你……好好好!”老冯本来不想说话了,可是被刘风气得黑着脸大吼:“我不行,我伸着脸讨打,那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怎么给大小姐治病。如果你今天能将大小姐治好,我就跪下来拜你为师。”

另一位专家也跟着说道:“对,如果今天你能将大小姐治好,我也拜你为师。”

“靠!拜我为师,你们俩想得倒美。”刘风这句充满了嫌弃意味的话,差点把这两个专家级的名医气吐血。

“咳!刘风先生,要不,我们还是先去看看我女儿吧。”杨鼎赶紧打圆场,不管刘风的医术到底行不行,先把他去给自己的女儿看看也好,至少避免这个火气挺冲的年轻人再怼两位专家了。

刘风点了点头,跟着杨鼎朝门外走去,两名保镖也紧随其后。

等四人出了门后,那两位专家级名医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也赶紧跟了出去。

……

杨鼎的女儿名叫杨诗雯,单纯相貌就说她是东海第一美女也不为过,只可惜现在被病魔折磨得脸色苍白,显得非常憔悴。

刘风跟着杨鼎到了三楼杨诗雯的卧室,一进房间,就看这位病美人大小姐。

杨诗雯的五官精致,皮肤细腻有如凝脂,可此时她卷缩在大床上,被子一直裹到她尖尖的小下巴处,一头青丝黑亮柔顺,但云鬓处的发丝却微显散乱,她的双眼紧闭,又长又密又翘的睫毛挑出两条优美丹凤线,于病态中依然透着绝美,并且带着一丝楚楚可怜。

即使房间里已经进来了人,这位杨诗雯大小姐也没有睁开眼,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处于昏迷状态中。

“我去了!”

当刘风看到杨诗雯后,眉头也皱了起来,“老杨啊,你女儿额顶发际成尖、鼻端宝核成尖、下巴如锥还成尖。这样的样貌放在大街上,绝对是人见人爱的超级女神,可这三尖一线,就成了红颜短命之相,最多能活20岁。”

呃!

听了刘风的话,杨鼎脸上的表情瞬间石化,整个人都变得僵硬了。貌似处于昏睡中的杨诗雯,此时眼角似乎也微动了一下。

“切!胡说八道,你到底是治病的,还是看相的?”

“自己不行就明说,别弄这些伪科学的东西,简直比中医还扯蛋。”

跟上来的两位专家级名医,此时又找到攻击刘风的由头,一人一句的开启讽刺的模式。刚才刘风把他们一通损,这两位医学界的大拿级人物,可是憋着火气呢,更想在杨鼎面前找机会好好奚落一下刘风。

“你们两个闭嘴!”只不过,脸色最为难看的杨鼎却突然扭回头,用十分严厉的口气对着两位专家级的名医吼了一嗓子。

两位名医被吓得一缩脖子,杨鼎做为东海市首富,指掌鼎盛集团近二十年,绝对拥有着常人无法理解的威势,他真要发起脾气来,可不是一般的吓人。

吼完了两个名医后,杨鼎立刻回身,用恳求的语气对刘风说道:“刘先生,当初您师叔他老人家也说过我家诗雯是短寿的面相,也提过20岁大限这件事。刘先生,请一定定救救诗雯啊!”

“你不用说了,既然我来了,你女儿肯定死不了。”刘风坐到床边,将杨诗雯的一只手从被子里抓了出来,并且扣住了她的脉门,然后补充了一句,“至少我不会让她死在这场病上。”

当刘风开始为杨诗雯诊脉时,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笑呵呵的表情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严肃,两道剑眉微微上挑,整个人透着一抹让人肃然起敬的高人气势。

更为引人注意的是,刘风在诊脉时,他的食指和中指搭在杨诗雯雪白的皓腕上,无名指和小拇指还有节奏的敲打她小臂的皮肤,竟然透着一抹弹秦乐章的神韵。

杨鼎一眨不眨的看着刘风,眼中满是期待之色。

那两位专家级名医,此时也在看着刘风,他们俩自然是要看刘风的笑话。

只不过,只看了一小会,那位被称为老冯的中医,突然惊呼出声,“上苍指,这位刘先生,你诊脉的手法可是上苍指?”

这一声惊呼,把他身旁的另一位名医吓了一跳,就连杨鼎都回头看向老冯。

“咦!你还认得上苍指的手法,看来有点见识啊!”刘风依然在为杨诗雯诊脉,上苍指的指法节奏丝毫不乱。

“对对,我听说过,刘先生,我向您道歉。”老冯郑重的向刘风鞠了个躬,诚恳的说道:“能用出上苍指诊脉手法的人,医术实力绝对是我拍马也赶不上的,刚才是我失礼了。”

嗯!

刘风淡然的应了一声。

“老冯,何为上苍指?”杨鼎好奇的问道。

“是中医界一种特别神奇的手法,杨先生你看……”老冯耐心的解释道:“大小姐小臂之上,被刘先生的无名指与小指敲击的皮肤,似乎荡起了层层波纹,有如风抚水面。”

“咦!还真是这么回事!怎么会如此神奇?”杨鼎一脸震惊之色。

“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因为上苍指是中医古籍中提到的手法,我只知表相啊!惭愧!”老冯说道。

这时,刘风从腰间摸出一包针囊,轻轻一甩,针囊便在床边铺展而开,露出里面的十一枚银针和两枚金针。

在场几人都注意着刘风的动作,当看到针囊里的十三根针时,老冯差点原地蹦起来,并且再次惊呼道:“八寸针,天哪!我是不是在做梦?今天不但看到了上苍指的手法,还见到了八寸针!”

第三章 神乎其技的下针

八寸针不难理解,刘风的十三枚针中,有十一枚银针加两枚金针,那两枚金针足有八寸长。

正常针灸用针,都是一寸针、一寸半、二寸针、最多三寸也就到头了,只有极个别的高手,才能用到更长的针。

而八寸针,几乎只在一些医书古籍中有提及,现代几乎根本没有哪位中医敢于尝试使用。

“老冯,八寸针……有啥特别之处吗?”另一位名医,站到老冯的身边小声问道。

杨鼎此时也朝着老冯靠近一步,他不想打扰刘风为自己女儿诊病,但也很好奇为什么八寸针一出,把老冯这位国内非常有名的中医震惊成这个样子。

老冯一脸激动的说道:“中医分为儒医和道医两脉,两脉都有行针之术,可论针术之神奇,当属道医的《追魂十三针》,追魂十三针中,最厉害的就是施八寸针!甚至更有一句经典名言:上苍指、八寸针,鬼差手里抢回魂!”

“上苍指、八寸针,鬼差手里抢回魂!”

杨鼎重复着这句话,眼中的亮光越来越盛,并且很是认真的问道:“老冯,你说的是真的吗?”

“古籍上是这么记载的,不过八寸针的施展非常危险,是近乎失传的中医绝技了,所以我也不敢保证。”老冯说到这里时,目光又重新投向了刘风。

杨鼎也赶紧转回身,一眨不眨的看着刘风的动作。

只见刘风抬手从针囊里捻出三枚银针,分别在杨诗雯的额顶上星穴、耳下两侧的天容穴下针。

别看只下三针,可刘风下针的速度却不到一秒,尤其同时对两侧天容穴下针时,双手齐用,针落即松,其手法依然有如弹奏乐器一样空灵飘逸,把老冯看得差点拍案叫绝。

“好手法,传说上苍指法不仅是诊脉之法,也是追魂十三针施针的基础手法,今天我终于见到这种神奇的针术了,我老冯没有白活一回啊!”老冯实在忍不住开口的欲望,握着拳头,兴奋的自言自语道。

“老冯,你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难道这种针灸你不会扎?”另一名西医用鄙视的语气酸了一句。

老冯却兴奋的说道:“你们西医不懂,你仔细回忆一下刘先生的下针动作就会知道,这三针力道相同,绝对只是针尖入肤,以我来看,针入皮肤绝对只有三毫米。而且你仔细看就会发现,刚才刘先生下针时,大小姐的皮肤同样也产生了波纹。”

通过老冯的解释,那名西医立即沉默了……

刘风没理会激动的老冯,在下完三针后回头看向杨鼎,“老杨,现在我来说说你女儿的病情和治疗方案吧。”

“好好好。”杨鼎现在心中充满了希望,对刘风绝对言听计从。

同时老冯和另一位名医,耳朵也都竖了起来。

刘风道:“你的女儿杨大小姐,不是生病,而是中了毒。这种毒的名字叫九日沉,是从眼镜蛇的蛇血和九叶花花汁中提炼出来的。中毒的人,平时嗜睡、畏冷,每次毒发都会全身抽搐有如癫痫,痛苦不堪。一般的医生,根本是查不出这种毒症,连医疗仪器也化验不出来。”

嗯嗯嗯!

杨鼎听了连连点头,因为刘风说的症状,都在他的宝贝女儿身上发生过。

两位专家级的名医,也听得一愣一愣的,尤其是中医老冯,眼中不断闪现出惊骇之色。

刘风接着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女儿应该是八天前中的毒,初时只是像普通的感冒,随后一天比一天重。今天是第八天了吧?如果到了九天,你女儿就长眠了。”

“这么厉害,的确是第八天了!”杨鼎轻松的表情再次有些难看了,“幸好,幸好我及时联系到了您师叔,并且将您请来,刘先生,我想你一定能治好我女儿,对吧?”

“嗯!现在我要说重点了。”

刘风道:“我用镇头三针,稳住了你女儿的气血,也稳住了毒性,随后要下八寸针,刺激你女儿的冲脉,使她体内自身元气充盈达到极限,利用她自身代谢能力排毒,这个过程结束时,可能会让你女儿杨大小姐有些尴尬,咳咳!”

“没关系,病不讳医,这个道理我懂。”杨鼎立刻表态道。

“那就好。”刘风右手伸向针囊,手指摸向了两根八寸金针。

一旁的老冯,此时激动得直搓手,忍不住喃喃自语道:“上苍手,八寸针,我终于要见识到了啊!而且是用八寸针刺激冲脉,冲脉可在体内,是奇经八脉中最奇的一脉,居然真有人可以通过冲脉来治病,我真是……”

“你闭嘴!”刘风猛然扭回头,瞪着老冯道:“接下来我要施展八寸针,你在敢一惊一乍的,当心我把你顺窗户扔出去。”

“是是是,我只看,我保证安静。”老冯此时说话就跟犯了错的小学生面对老师一样恭谨。

刘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抬手将杨诗雯身上盖着的被子掀到了一旁。

这位杨大小姐,身上穿着一套柔软的纱质睡衣,六个钮扣全都扣着,显得非常保守。可即使如此,她那傲人的胸部和纤细的小蛮腰,依然显示出了超好的身材本钱。

刘风抬手解开了杨诗雯胸口下面的第三个扣子,露出一抹柔嫩的雪白和两道向上拢起的圆弧。

“胸有点大,还这么有弹性,下针有点碍事啊。”刘风小声嘀咕道,而后右手一捻将一根八寸金针提于手中。

此时此刻,两位专家级的名医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刘风、杨鼎也聚精会神的看着刘风,两个保镖同样聚精会神,可是听了刘风这句话后,这几个人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可随着刘风将八寸针提起三寸,针尖正对向杨诗雯的心窝的时候,所有人的注视力再次集中到了刘风的动作上。

咕噜!

在这一刹,老冯和杨鼎同时咽了口口水,一个是因为过份激动、一个是因为过份紧张。

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刘风下一个动作居然轮起左拳,对着杨诗雯的左胸突然砸了下去。

砰!

在场的几人看到这一幕,眼睛差点从眼眶中瞪出去,丫的,你不下针,干嘛砸人家大小姐的胸啊?你这也太不地道了吧?

没错,刘风这一拳,正好砸在杨诗雯的胸口。这一拳的力道可不小,砸得杨大小姐饱满的双峰在薄纱下汹涌澎湃。

更为夸张的是,刘风一拳砸下后,他的右手猛然向下一落,八寸金针顺着杨诗雯的心窝处扎了进去。

噗!

金针刺破皮肤的声音在极度安静的房间内显得非常清晰,最可怕的是,这可是八寸针,竟然被刘风一针扎到底,于杨诗雯的皮肤外只剩不到两厘米的针尾。

“诗雯!”

这回杨鼎惊叫出声了,如果不是特别相信刘风那位老色鬼师叔,恐怕这位鼎盛集团的董事长很可能冲过去跟刘风拼命。

“杨董事长,别担心。”老冯赶紧小声解释道:“这一针下得极为高明,大小姐不会有事的?”

哦?

杨鼎扭头看向老冯,眼中满是询问之色。

老冯继续小声说道:“如果刘风先生正常下针,这一针就正好会刺到大小姐心脏的下心肌,他提前打出一拳,是刺激大小姐的心脏,在突然打击下,让心脏产生自主的剧烈收缩,就在心脏剧烈收缩的瞬间,八寸针才能避过下心肌,直达身体内部并且针透冲脉。”

哦!

经过老冯这一解释,杨鼎算是明白了,而且还小声问道:“将针术掌握得如此精湛,能做到这一手的中医也不多吧?”

“咳咳!何止是不多……”

老冯干咳着说道:“整个华夏,有把握这么施针的人,恐怕不超过五指之数。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这是神乎其技的一针!”

第四章 枪声,尿了!

“原来他这么厉害!”杨鼎此时算是彻底明白,自己请来的这个名叫刘风的年轻人,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了。

甚至此时杨鼎回忆起上个月,他联系上那们老神仙时,那位说过的一句话,“我争取让我师侄去帮帮你,只要小风去了,你的一切麻烦都不在是麻烦了。”

想到这里,杨鼎突然笑了,刚才他还在担心,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可笑,能被老神仙如此夸赞的人,能没真本事吗?

这时就连另一位看不起中医的家伙,也开口道:“我虽然不明白中医,但这个刘先生,对人体结构的了解,的确非常精准,如果肯学西医,一定会是一个……”

“你们都安静一下,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这时刘风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而且显得很不耐烦,他拿起了第二根八寸金针,“能不能医好这个杨大小姐,全看下一针,如果你们不能保持安静就都给我滚出去。”

呃!

在场所有人同时抬起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刘风扭回头,左手一揽,竟然将托着杨诗雯的后背把她扶坐了起来。同时他右手一抹,另一根八寸金针,到了他的右手中。

此时,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关心女儿的杨鼎,甚至此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看到,刘风右手中的八寸金针,居然抬到了女儿的头顶上方。

尼玛!这是要扎头顶百会穴?就是普通人也知道,头顶百会穴是禁忌啊,一个扎不好,入针一深就会伤到脑子,那还不玩出人命来?

何况刘风手中的针是足有八寸长,这玩意要是扎进脑子里……

就在杨鼎胡思乱想之时,刘风扶正的杨诗雯的身子,右手八寸金针突然向下一落。

噗!

金针快速没入了杨诗雯的头顶,跟上一根针一样,几乎连根没入,只留下不到两公分的针尾在外。

“诗……”

杨鼎看到这一幕,吓得再次发声,可只吐出一个字,便再将捂住了自己的嘴。

刘风此时脸色也很严肃,在下完针后,他的双手抵住杨诗雯的后背,并且直接盘坐到了杨大小姐的身后。

“杨董事长,这一针下得更神。”老冯凑到杨鼎的耳边,用最小的声音耳语道:“虽然我说不好针刺百会的重点在哪,但我曾经年轻时却有幸见过有人如此下针,治愈过一位不治之人。杨先生,你仔细看大小姐。”

嗯?

杨鼎定了定心神,随即脸上便露出了喜色。

他发现,原本脸色惨白如纸的宝贝女儿,那张让人怜爱的俏脸上,居然泛起了一抹健康的红润。

“对对,老冯,你看到没有,我女儿的眼睫毛在动,好像随时能苏醒过来。”杨鼎无比激动,也凑到老冯的耳边小声说道。

嗯嗯嗯!

老冯连连点头,“上苍手,八寸针,鬼差手里抢回魂,这句话是真的,是真的啊!杨董事长,你看到没有,现在刘风先生还是在施展上苍之手,他双手抵在大小姐的后背上,可十指却在动。”

“是啊!他的十指好像是在弹琴。”杨鼎此时也越看越兴奋,他发现,自己的女儿随着脸色恢复,呼吸也变得更有力了。

半分钟后,刘风终于做了一个放松的深呼吸,并且抬起头对着大家说道:“接下来可能就到了你们杨大小姐尴尬的时候了,大家都出去吧,让保姆准备一下……”

砰!

刘风的话尚未说完,在他身侧三米外的落地窗突然炸碎。

此时此刻,除了刘风之外,没有任何人发现,在玻璃炸碎的同时还伴着一道隐隐的风哨声。

这是子弹划破空气产生的弹道风声,刘风不但听到了子弹声,甚至通过子弹声音辨别出是什么枪支击发出的子弹。

“尼玛!居然是M4狙击枪!”

几乎是在玻璃炸碎的瞬间,刘风便搂着杨诗雯一齐趴在了床上。

紧接着,床边的紫檀木衣柜的柜门炸开一个圆孔,并且崩起点点木屑。

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吓傻了,只有刘风瞬间从床上跳了起来,“这个脑残的狙击手,居然敢在我面前开枪。”

刘风的话音还在房间中回荡,可他本人已经顺着破碎的窗户一跃而出。

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户外还下起了毛毛细雨。

刘风从三楼跳下,身形隐入黑暗之中,几步飞奔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待刘风消失了近半分钟后,卧室里的人才反应过来。

“杨董事长,快看看大小姐啊!”

“大小姐她……”

两个保镖和两位专家级名医,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杨诗雯的身上。

而杨鼎更是大步冲到床前,将女儿扶了起来,抱在怀中,“女儿,诗雯,你怎么样了?”

“爸……我好像没事了。”

靠在杨鼎怀中的杨诗雯居然开口了,而且睁开了眼睛。

杨鼎低头看着女儿,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是如此清澈,似乎证明着她已经恢复了健康。

“好了,真好了吗?”杨鼎此时激动得全身都在颤抖。

杨诗雯点了点头,可紧接着,于她头顶刺入的八寸针针尾却断落了下来,这还不算完,另一根八寸金针的针尾,也于她心窝处滚落。

“不好!”

“别动,别乱动!”

“糟了,八寸针断在大小姐身体中了。”

在这一刻,在声的所有人再次紧张了起来,而且比刚才枪声响起时的紧张气氛更为强烈。

如果只是这样还好一些,更尴尬的是,杨诗雯突然脸上泛起一抹异样的血色,紧接着身体也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女儿,我的宝贝女儿,你感觉怎么样?”

杨鼎此时的心情,简直比坐过山车还要难受,两根八寸金针断在女儿的身体中,那得多危险啊?

“我……”杨诗雯并的确表现出了挺痛苦的样子,但是这痛苦却不像是病痛,她红着脸,咬着下嘴唇,脸上竟然浮现出一抹让人心神荡漾的春意,“爸,你让他们出去。”

啊?

“好好好!”杨鼎愣了一下后,赶紧对着两位名医和保镖说道:“你们先出去,如果有需要你们的地方,我会叫你们的。”

……

待四人全出去之后,不用杨诗雯说,杨鼎也明白为什么女儿会出现那种表情了。

因为此时杨诗雯腰上盖着的被子……湿了,屁股下面……也湿了。

“爸,这件事,你不准对外说。”杨诗雯在说出这句话时,头低得很深,几乎要埋进自己的胸脯里去了。

“嗯嗯,不说,爸爸绝对不会说的。”杨鼎小声安慰道:“你经历病毒折磨这么久,又被刚才的枪声吓到了,一个不满20岁的女孩子,吓得尿床也正常的。”

“哎呀,人家不是吓尿的啦,不准说这件事了。”

“好好好,不说,乖女儿,你先躺下,你身体里还有两根针,等刘风先生回来才能想办法将针取出来。”

“爸,你也先出去吧,我得先换衣服。”

“不能换,听爸爸话,刘风说过你必须先卧床休息,还有,针断在你体内了,一切等刘风回来再说。”

……

杨鼎对自己的女儿太过关心,以至于他并没有发现,刚才他在提到刘风这个名字的时候,自己的女儿脸上居然划过一抹愠怒之色。

咔嚓!

外面的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将漆黑的天空照得忽明忽暗。

于暹罗山别墅小区外的一个小树林中,刘风笑呵呵的踩着一个全身穿着黑色衣服的青年,并且此时刘风的手里,还多出一把M4狙击枪。

“你叫朴金术?靠!原来是个韩国人,你一南韩人跟杨家人有什么恩怨我不管,你想杀杨鼎或者杨诗雯我本来也可以不管,可是你特么刚才为什么对着我开枪?”刘风问出这句话时,手上的M4大猜狠狠的向下砸落。

砰!

重重的枪栓,将他脚下青年的上嘴唇炸得血肉模糊,至少有七八颗大牙被这一下砸得稀碎。

第五章 我……没活够!

啊……

黑衣青年双手捂着嘴惨叫,因为嘴唇被砸烂,门牙也掉了数颗,在漆黑的夜色中,叫声显得极为瘆人。

“闭嘴,再叫继续砸你。”刘风依然笑呵呵的,不过拎着枪的右手却又抬了起来。

呃!

黑衣青年也够乖,竟然真的忍住了如此剧烈的疼痛,一下就把叫声憋了回去。

“靠!朴金术诶,就这点骨气啊?看你丫这熊样就不爽!该打!”刘风又骂了一句,而后枪栓再次砸落。

砰……咔!

这一次枪栓砸在了黑衣青年的肩头上,将他的肩胛骨都砸出了断裂的脆响。

啊……

惨叫声再响。

“尼玛,不让你叫你还叫!”

砰!

啊……

“靠!有种你再叫一声试试,信不信我直接砸断你的脖子。”刘风再次将枪拴抬起。

“我不叫了,但你说话要算话,不能再砸了。”黑衣青年大喊出声,他的语调略显生硬,果然不是华夏人。

刘风右手一转,足有一米五长的M4狙击枪有如轻巧的藤条一样转了180度,变成了枪栓在上,枪口朝下。

“想让我不砸你,就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刘风将枪口顶在了黑衣青年的眉心,“说,刚才为什么对我开枪?”

“因为,老板吩咐过,只杀医生,只要有人有可能治疗杨诗雯,就直接杀掉,只有让杨诗雯病死,这样才对杨家有威慑性。”青年说道。

“哎哟,你们老板挺有意思啊,说说,你们老板是谁?”刘风问道。

黑衣青年连连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一头孤狼,接了任务办事而已。”

“孤狼,就你这种小角色也配称自己是独行杀手?”刘风冷笑道:“既然你啥也不知道,那么留着你就没有价值喽!”

“不,我有价值,我有……”

嗡!

就在这时,黑衣青年上衣兜里突然发出了嗡嗡的振动声,还透出了亮光。

刘风弯腰从黑衣青年的衣兜里摸出一款手机,手机上没有来电显示功能,只有一串密码的星符。

“这就是我老板的电话,求你别杀我。”黑衣青年操着生硬的语调央求道。

“闭嘴!”刘风瞪了黑衣青年一眼,而后按下了接通键。

“喂!朴金术,你现在在哪?”电话中响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刘风:“……”

“你怎么不说话?”电话另一端的中年男人追问道。

“我现在在安全地方,我受了点伤。”刘风酝酿了一下,学着黑衣青年生硬的语调说道:“这次任务不好做,我遇上了高手,如果要我继续做下去,我需要加钱。”

“加钱不是问题,你只要盯好杨家,只要是能看出杨家大小姐病情,并且有把握给她治疗的人就要毫不犹豫的杀死。你的拥金,我给你提高三倍,三天内钱就打进你的账户。”

“好吧,就这么定了。”

嘟!

紧接着,电话被对方挂断了。

“有点意思,对方可够诡诈的,三天后转钱!”刘风的嘴角挑起一抹冷笑,“朴金术,你的老板纯粹是玩你啊,如果今天不是我解了杨诗雯的毒,她明天就得死了呢,呵呵!”

“大大……大哥,我不要钱,我的钱可以都给你,能让我不死吗?”朴金术一脸恐惧的问道。

刘风笑呵呵的说道:“不可以,我现在心情不是太坏,所以给你两个选择,你是想被折磨死,还是想要个痛快?”

“我……没活够!”

“阎王叫你三更死,哪个敢留到五更!你没活够也没办法,下辈子如果还能做人就本份点哈!”

噗!

半分钟后,小树林内枪声响起,当然,是通过消.声器过滤的枪声。

晚上八点左右,刘风再次回到杨家。不过此时杨鼎已经亲自等在了豪宅正门外,在他的身后跟着一票保镖、保安。至于那两位医生却不在此列,显然是被杨鼎派人送走了。

当刘风冒着细雨赶回来时,杨鼎立刻撑起一把雨伞,从门楼中跑了出来,“小风,你可算回来了,你能医好我的宝贝女儿,实在是太感谢你了啊!对了,那枪手追上了吗?”

只是杨鼎这一个举动,差点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雷倒。

“我靠!这年轻人是谁啊?居然让老板亲自给他撑伞!”

“你们听到没,老板说这个年轻人医好了大小姐!”

“卧槽!这哥们可真厉害,只不过这人是什么时候进去给大小姐治的病啊,我们这些保安怎么都不知道?”

到了这个时候,杨家豪宅中的其他人,才知道了刘风的存在。

刘风自然不会理会别人如何议论他,只是看着杨鼎,笑呵呵的说道:“追到了,不过那个家伙已经成为尸体了,需要老杨你派人去处理一下。”

呃!

杨鼎愣了一下,然后赶紧拉着刘风往里走,“咱们进屋里去聊。”

就这样,在所有人的目送下,杨鼎和刘风共撑一把伞,肩并肩的进了门楼、穿过庭院,而后进了别墅内。

从这一刻起,整个杨家豪宅,上到保安队长,下到保姆佣人,全都知道有了刘风这么一号人物。

当晚,刘风跟杨鼎在他的办公室里。

“老杨,你不用担心,八寸针不是断在你女儿体内了。其实那两根针,并不是真正的金针,而是用黄金草的草汁做成的,针尾断掉,是因为黄金草的药性被她的身体给吸收了。”

“原来如此!小风,你的医术果然神奇,真是太谢谢你了……”

“谢就不用了,现在聊聊你们家的麻烦事吧,你女儿又是中毒、又是有人朝你们家开枪,恐怕你的麻烦事不小吧?跟我说说吧。”

“麻烦是有点大了,我们鼎盛集团在阿拉伯地区买下一块地皮,本来是要做旅游渡假项目的,结果在这块地的地下居然发现了储量巨大的石油。这可是能源啊,全世界各大财团,甚至各大强国都要争取的东西……所以好多我以前根本接触不到的势力找上了我……”

按杨鼎所说,找他合作的人,不是威逼就是利诱,针对他的人不止一家两家。可杨鼎做为华夏人,根基也在华夏,他怎么可能把能源出卖给外国势力?正因为如此,有些国外势力迁怒了他。

在最近一段时间内,杨鼎已经经历了三次暗杀情况,如果不是身边的保镖得力,恐怕他早就完蛋了。很明显,杨诗雯中毒,也属于某些人对杨鼎的恶意报复。

不过杨鼎能书丛商场这么多年,自然也不服输。现在刘风到了,成为自己女儿的贴身保镖,他就等于没有了后顾之忧,也开始准备反击了。

“需要我出手帮你吗?”刘风笑呵呵的说道:“如果需要,我可以快速帮你摆平所有事情,就当我提前完成了任务好了。”

“不不不!我觉得有些事情我暂时可以自己应对,大不了我将那块地直接转让给国家就是了。现在我只希望你保护好诗雯,半年后她就满20岁了,我信命,过了他短命活不过20的时限后,我才能安心。”杨鼎道。

“好吧,实在撑不住你就吱一声哈,对付国外那些杂碎,我比你有办法的。”

“好!”

二人在办公室内,一直聊了两个多小时才出来。

“小风,你的房间在三楼,就在诗雯房间的对面,也方便你保护她,今晚就早点休息吧,”杨鼎陪刘风走到楼梯口,然后向上指了指。

“嗯!”刘风点了点头,转身走上楼梯。

“等一下,小风,我今天跟你说的事情,不要告诉诗雯,我不想她知道这些,只希望她能快乐的成长。”

“好!”刘风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而后像是想起了某件重要的事,“对了,你今天请来的那两个医生,你留心一点。”

听了刘风的话后,杨鼎瞬间沉默了,过了好一会,他拿出手机拔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查……”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