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冥婚来袭阴夫来宠by戏言无防盗章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09:30
这是一本内容不可多得的小说,它的名字就是《冥婚来袭阴夫来宠》,是大家熟知的作者戏言百分百完成度的小说,男女主人公是霍临玺夏疏衍,《冥婚来袭阴夫来宠》的故事情节深入人心,看过的书迷们一律好评哦!精彩片段:可过了半晌,耳边依然存在奇怪的咕咕声,偶而伴随着尖利的声音,根本不像是人发出的,房间里却没有半点异常。 被窝里闷热,冷汗却顺着脸颊滑落。 我慢慢移开遮挡住视线的被子,扑面而来的只有清新的空气。

霍临玺夏疏衍小说 精彩章节

夜晚再次猝不及防的降临。

在这寂静的夜里,还好有几声犬吠才有了点活人的气息,不至于像死村一般沉寂。

我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

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母亲正欲说话的时候被父亲阻断了?

他们到底瞒了我什么事情?

在我的印象中,要说五年前发生了什么大事,应该就是村子里的人像是突然找到了致富之路一般。

冰箱,空调,甚至是地暖这种大物件都开始安装了,大家的生活也都比以前过得更滋润了。

但这一切和木偶人有什么关系?

我冥思苦想着,翻来覆去睡不着。

嗷汪汪——

犬吠声越来越大,将我从冥想中拖入了现实。

家中的看门狗狂暴得就像是正在和人撕咬一般,我的内心不由得一紧。

嗷呜嗷呜——

突然,嚎叫的声音小了,由最开始威胁般的狂叫到求饶。

啊——

母亲惊异的叫声传来,我忍着疼痛,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披了件大衣走出门。

只见着父母脚边的看门犬,现在正瞪大着眼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死了——

院坝里根本就没有人!

可我总觉得有一双眼藏在黑暗之中,时时观察着我们的动态。

阵阵阴风从我身边刮过,下意识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可仍旧觉得背脊发寒。

门外风吹树叶的声音越来越大,黑暗中残败的树枝摇曳着,与旁边的枝桠摆成了各式各样的鬼脸。

再一次踉踉跄跄回到房间,村里的狗吠声人就不止,一直延伸到了村尾。

难道是木偶人来了?

可是一点踪迹也没有。

我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奶奶在墙壁上挂的五仙图,此刻正闪着异常的光芒。

难道说木偶人闻着我的气息到了这里,因为奶奶布的五仙阵,所以侥幸没有发现我。

而刚才我出去了一趟,那么现在他在……

想到此处我不禁头皮发麻,难道在我的身后?

我一动也不敢动,只害怕耳边传来他熟悉的声音。

咕咕咕——

我背脊一寒,大气也不敢喘。双肩止不住地颤抖。

生怕再从被窝里看到木偶人。

奇怪的声音仍旧持续着。

直到天亮,房间里也没有半点动静。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一个晚上没有休息,眼皮就像是坠了两个秤砣一般,实在支撑不住。

正想要睡觉,外面的议论声越来越大。

这次我不敢再出门,只是站在窗边,想听得更清楚一些。

可没想到,刚站过去,放眼便看见满院的纸钱!

死人用的纸钱!

一道惊雷劈在了天灵盖上,震得我浑身发麻,什么时候?是谁?

无数串问号排列在我的脑海之中。

村民聚集在一处议论,有人说不止是他们家的狗没了命,就连鸡鸭也没得剩。

母亲听了这下可慌了神,连忙往鸡圈跑去。

再一次尖叫声刺破耳膜。

满圈的鲜血,鸡鸭鹅全直挺的躺在地上,皆是从腹部开了一个口,五脏六腑都不见了踪影。

有的内脏长长的拖在地上,整个鸡圈就像是一个凶杀现场。

到底是什么东西?

从深处的腹部下手,只吃最柔软的内脏。

野猫吗?

但是在一个夜晚里,将村子里那么多只牲畜掏了内脏去,那得有多少只野猫?

突然想起了昨天夜里那奇怪的声音,那不就是这些牲畜在被害时发出的呼救声吗?

没过一会儿,不知道奶奶从哪儿又牵了两只恶犬回来,耳朵直竖,一看就是凶神恶煞无人能亵玩的模样。

到了晚上,狗吠依旧是从村口乍起,像是多米诺骨牌一般,以排山倒海之势袭来。

院中的两只恶犬在预料之中开始吼叫,声音雄厚浑圆,底气十足。

可就在这时,声音斗转。

嗷呜嗷呜——像是被谁扼住了咽喉,没过几时便不再出声了。

忽然迎面而来,一阵凉风。

可我记得,窗户被我关得死死的,为什么现在窗帘还在颤动?

我一头钻进了被子,大气也不敢出。

空气中传来嘶哑的喊叫。

我颤抖着身子不知在何时竟是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果然。

两只恶犬的死况和昨天一样,双眼瞪得老大,就像是看见了什么令它恐惧的东西一般。

昨晚的哀嚎还好似萦绕在耳边。

不对。

这哀嚎声确确实实存在,就在门外不远处。

村里的一个养殖户,拥有全村最大的牛棚,此刻圈外围满了人。

还未走近,猩红色便填满了我的眼眶,使我阵阵发晕。

牛棚像是被血洗染过一般,里面所有的活物都横七竖八歪倒着,瞪大的牛眼映满了恐惧与惊慌。

每一具尸体都扁扁的,细细一看,和鸡圈里的活物一样,全少了五脏六腑。

一股浓烈的腥臭味扑鼻而来,胃里早已翻江倒海,转过头弯下腰,干呕了好几声。

这么大一个牛棚少说也有上百来头牛,怎么可能是野猫所为?

还有什么东西大到连牛的五脏六腑都敢掏?

上一次是鸡,这一次是牛,那么下一次会不会是人呢?

我忍住阵阵眩晕和扑面而来的恶心感,踉跄的往回走,眼前却是花花白白的,我用手杵着膝盖处,晃了晃头,确定自己不是眼花。

这小道上确确实实铺满了纸钱。

村子不大,村民们都簇拥而居,抬眼望去,没有一家人在办丧事。

这些纸钱又是从哪里来的?

一眼望尽,这纸钱从村口处的竹林就开始铺洒了。

难道是外村死了人,将尸体埋到了我们村的竹林?

沿着小道一路向前,来到了竹林,眼前的一切霎时震得我头皮发麻。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