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不爱我的你小说by边昭乃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0:01

霍纪言、江沂闱是《不爱我的你》小说主角,主要讲述了他们之间虐恋情深的故事,她每一次都有偷偷吃药,为的,只是让他多看她几眼,为了让他的眼里能有她,就算他恨她...

霍纪言江沂闱小说_不爱我的你在线阅读

第1章 你真狠

夜,时钟敲了12下,玄关的门准时被打开,白梓娴回过头来,和霍晋玄的视线正好对上。

“呵!”他冷笑一声,关上门径直走向她,一把扯掉她身上的睡衣,扯了皮带就狠狠顶入。

“疼……”她抗拒地想要推开他,可他在下一个瞬间却扣住了她的脖子,双眼微眯,黑色的眸子当中全然嘲讽:“你也知道疼!”

她想要把头给扭过一边去,可他却死死捏着她的下巴,一边大开大合地动作着一边说:“安安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到现在还没有醒,白梓娴,你抢了自己最好闺蜜的男人,现在还来和我装?”

“我没有!”白梓娴反驳道。

“你还在狡辩!”霍晋玄狠狠掐住她的脖子,双眼当中旋转着的尽皆愤怒:“在我和安安的订婚宴上,是你将她给推下楼去的!后来,也是你们白家拿着那份契约强迫我签下的,呵……还说什么,如果不签,就给安安停药,白梓娴,你真狠!”

白梓娴看着眼前这个她爱之如命的男人,他的眼里心里,全都是另外一个女人。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爱了他十年,可他却爱了李安安十年,在他们的世界中,她从始至终都是一个配角。

她以为自己会一直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两年前,他们的订婚了,可在订婚仪式上却发生了意外,她和所有的人说不是她,可却没有人信她。

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她爱他,爱了十年。

她永远记得那天他看她时那厌恶的眼神,以及他小心地抱着李安安时那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就恍若李安安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再后来,李安安昏迷不醒,而她白梓娴,却和霍晋玄结婚了。

整个A市的人都说是她白梓娴威胁给李安安停药才使霍晋玄就范,可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不是这样的。

身上的他还在动作着,凶狠至极,她很疼,可却迷恋地看着他的脸,这张爱了十年的脸。

“我不许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他愤怒斥道,然后就把她翻了个身,让她跪在沙发上,从后面狠狠顶入。

她扶着沙发垫子,咬着下唇不吭声。

两年,他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每一次回来都只是为了履行协议上的内容。

协议规定,每月他要回来四次,直到她怀上小孩。

可是她每一次都有偷偷吃药,为的,只是让他多看她几眼,为了让他的眼里能有她,就算他恨她。

他一直做了许久,最后凶狠地冲刺着,扣住她的腰低吼一声在她的身体里发泄出来。

再然后他迅速抽离,一刻也不肯再碰她,就恍若她是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霉菌!

他往浴室的方向走去,而她则在沙发上喘息着,无法动弹。

“十天后就是安安的生日,你老实和我一起过去,并且准备需要的东西,白梓娴我警告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安安最好的朋友,我根本就不会让你去见她!你最好祈祷安安赶紧醒过来,否则你就是杀人凶手!”

他洗完澡,穿好衣裳扔下这句话就离开,整个家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

安静得就像是一座坟。

第2章 不肯放手

白梓娴看着这座房子,两年,七百多天,他回来的天数不超过一百天,时间加起来一共都没有10天,大多数都是匆匆履行协议上的内容,然后离开,每一次都对她极尽羞辱。

他从不留夜,因为他说,他只在他家过夜,而他的家里,妻子只有李安安。

他每次回来都准时在0点,他说,因为他厌恶她到了极点,不到协议的最后一秒钟都不想看到她的脸。

她问过他,他会不会爱上她。

他说,他恨不得她死。

她求过他,能不能多看她一眼。

他说,如果不是想要再看看李安安,他宁愿瞎掉都不愿意见她。

往事一幕幕,一切悲从心来,白梓娴闭上了眼,再也承受不住,泪水从眼角流淌而下。

可是无论他对她多狠,她依旧不肯放手。

……

时间匆匆流逝,十天很快过去了,白梓娴买好了他要求准备的东西,来到了医院。

才刚刚来到病房的门前,她就听到了他小声说话的声音,她停了下来,轻轻地推开门。

霍晋玄没有发现她,而是和以往一样握住了李安安的手,轻声说:“安安,你还记得吗?以前小时候你一直闹着我让我给你过生日,你说最喜欢我,只要有我在你的身边你就会很开心,你要快点儿醒来,我会一直等你。”

“我爱你。”

白梓娴就这样提着果篮,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一如这十年。

“阿娴,你站在这儿干什么?”忽然,一道声音传来,白梓娴和霍晋玄一起回过头来,然后一眼就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的顾医生顾子玉。

白梓娴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霍晋玄就直接走到了她的身边,一把将她手中的果篮和其他的东西给抢过来,然后厌恶地看了她一眼:“你站在这里又在算计什么!”

“我没有!”白梓娴反驳道。

“那你站在这边也不吭声,是想看看安安醒了没有?好使坏?”霍晋玄的语气更坏,他看了一边的顾子玉一眼。

其实刚刚在看到白梓娴的时候,他并不想那样说,但是见到顾子玉他总是忍不住要生气。

就像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白梓娴深爱他霍晋玄一样,同样的,所有的人也都明白,顾子玉喜欢白梓娴。

“你做什么!”顾子玉微微皱起眉头,一把就将白梓娴给拉到身后:“阿娴只是站在这里,她什么都没有做,反倒是你,霍晋玄你要明白你现在的身份,你已经结婚了,那么无论之前你和李安安之间究竟有什么,那也已经是当初!”

“现在,你是白梓娴的丈夫,对于李安安而言,你什么都不是!”

“你说什么!”霍晋玄一把就捉住顾子玉的衣领,两人之间一触即发。

“够了!”白梓娴走了过来,将两人给分开,她抱歉地看向顾子玉:“子玉,我和阿晋有事情要说,你先去工作吧。”

“可是……”

顾子玉还想说什么,可是在下一个瞬间,霍晋玄却捉住了白梓娴的下巴,并且当着顾子玉的面吻了她。

第3章 认清楚自己身份

顾子玉的脸色发臭,双拳握得死紧,就想要冲上来,可是霍晋玄浅尝辄止,很快就将白梓娴给松开,并且说道:“顾子玉,要搞清楚的人是你才对,白梓娴是我的妻子,我和她怎样,都是我们的家务事。”

“现在,我请你离开!”

顾子玉还想说什么,可是却看到了白梓娴哀求的眼。

终究,他还是转身离开,而霍晋玄则是反手就关上了病房的门,然后扣着她的脖子把她抵在门后,凶狠道:“今后不许和他见面!”

白梓娴看着愤怒的模样,想起刚刚他对李安安时的温柔,一时之间悲从心来。

他爱的人从来不是她,他怜惜的人也从不是她。

他的深情从不因为她。

“说!”霍晋玄咆哮道。

疼痛到了麻木,她藏在身后的双手握得死紧,眼中却死水一潭,她说:“如果你从此之后不见李安安,我也可以不见顾子玉。”

霍晋玄有一瞬间的愣神,这么多年来,她从未反抗过他,这是第一次,她为了别的人违抗他。

怔然过后,取而代之的是愤怒,不可抑制的愤怒。

“白梓娴,你现在是要告诉我你在搞外遇?”他面容狰狞道。

她脸上的平静与他形成极大的对比,她只是瞟了一眼病床上的李安安,说:“阿晋,安安还在这儿呢。”

“你不要拿她来转移话题!”霍晋玄提着白梓娴来到了浴室,把她压在墙上,掀起她的裙子,提起她的一条腿,从侧面进入了她。

他凶狠地动作着,还扯开了她的领口,啃噬着她的胸前,他很用力,她很痛,到处都痛。

他扣着她的下巴,逼迫她看着他,他说:“我告诉你,当初既然你逼我和你结婚,那么就要认清楚,你现在是我的人!”

他们做了很久,她一次次地颤抖着,可是他却不肯放过她。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愤怒,直到最后他看到了她的泪,他才匆匆发泄了自己。

她一把推开他跑了出去,而他一个人站在浴室里,不知所措。

一边的花洒开关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碰到,如今正稀稀落落地淋下凉水,打湿了他的发。

模糊中,他忽然想起了许多年前初见她的场景,那个时候他在书店选书,而他在抽开书架上的书后,他看到了书架另外一边她的脸,他记得她那惊讶的眼,以及她嘴角笑起的弧度,明明那么美好……

他记得当初那双眼睛看着他时会躲闪,会害羞,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眼里只剩下冷。

他有瞬间的心软,可是脑海当中一闪而过的却是安安满身是血地躺在地上,而她站在不远处的场景。

他爱的是安安。

他在心中说,然后甩甩脑袋,一把扯过毛巾擦擦头发,他走出浴室,下意识地往病床上一看,下一瞬间,他看到了李安安正在看着他。

“阿晋哥!”李安安柔声叫着他的名字。

李安安醒了!

第4章 她怀孕了

“安安!”霍晋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赶紧抱紧眼前的李安安,道:“你真的醒了,我没有在做梦!”

李安安泣道:“阿晋哥……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霍晋玄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并且按了铃,医生很快就来给李安安做检查,而他鬼使神差的,就给白梓娴打了个电话。

“安安醒了。”

白梓娴手中的手机落到了地上,屏幕碎裂一片。

她的另外一只手上还攥着一张化验单,十天之前她忘了吃药,她怀孕了。

……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医院的,她站在李安安的病房外,透过门缝看着里面欣喜若狂的他们。

“安安,你知道最近我有多着急吗,如果你没有醒来,这会是我这一辈子的遗憾。”他握着李安安的手,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

李安安则是愧疚道:“对不起,阿晋哥,我爸妈怎么样了?还有我们的婚事……”

“安安你放心,我已经通知了伯父伯母,至于婚礼,以后会有的。”霍晋玄开口说道。

什么碎裂的声音响起,白梓娴握紧了那破碎的手机,碎裂的边缘刺入她的掌心,鲜血淋漓。

“阿娴!”李安安忽然发现了门口的白梓娴,开心地叫道。

白梓娴强撑起一脸的笑,把手机揣进包包里,擦擦手,走了进来,关心道:“安安,你终于醒了。”

李安安一把握住她手,焦急道:“阿娴,订婚宴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我爸妈没有为难你吧?”

白梓娴微微垂下眼,看着李安安苍白的手,道:“安安,我和晋玄结婚了。”

空气像是死一般的寂静。

李安安不可置信地看着白梓娴,又看看霍晋玄,最后颤抖着说道:“阿娴,阿晋哥……不是这样子的对不对?阿晋哥,你告诉我,刚刚你说婚礼会有的,你告诉我不是这回事!”

可是霍晋玄只是低着头,没有说话。

李安安转向白梓娴,尖叫道:“阿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告诉我这是开玩笑的是不是?”

白梓娴低着头:“对不起。”

李安安低下头,双目之中闪过一丝怨恨,但是随即她抬起头来,强撑着笑道:“其实也没事,我昏睡了那么多年,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所以我会祝福你们。”

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只有李安安低低的哭泣声。

霍晋玄抬起头来,看着李安安,问道:“安安,当年订婚宴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安安看向一边的白梓娴,红着眼,轻声说:“阿娴,你推了我一把,不是吗?”

白梓娴不可置信地看着李安安,可是却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恨。

她无话可说。

她抢走了她最好闺蜜的男人,尽管这一切都只是阴差阳错,这一切都不是她本意,可是最后的结果就是她和霍晋玄结婚了。

“滚!”霍晋玄冷声斥道。

她看向他,只见他双眼赤红,眼底带着恨。

她抿紧了唇,眼睛红了一圈。

“啪!”

他狠狠甩了她一巴掌,指着病房的门咆哮道:“你给我滚!”

第5章 对不起

脸上火辣辣地疼,白梓娴捂着脸,红着眼最后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跑开。

他看着门吱呀吱呀张张合合,右手颤抖着。

“阿晋哥?”李安安轻声叫着他的名字。

可他满脑袋里都是刚刚白梓娴那受伤的眼。

“阿晋……”李安安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站起身朝着白梓娴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李安安看着门口的方向,双拳攥得死紧,恨,她的心里只剩下恨!

……

白梓娴在安全通道里不断地往下走,她扶着扶手,泪水一直在往下掉。

两年前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

霍晋玄的父母一直很反对霍晋玄和李安安的婚事,但是他坚持要娶安安,甚至不惜以断绝父子关系为要挟,这才使霍家终究同意了他们订婚。

而订婚宴上,安安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陷入昏迷,后来,霍父找到了她,递给她一份协议。

“我知道你心里有他,所以,我想让你嫁给他。”霍父对她说。

“他不会同意。”她拒绝了。

“你只管这样和他说,其他的,我来解决。”霍父说着,把协议塞到了她的手中,跪在她的面前,老泪纵横:“阿晋真的不能娶李安安,梓娴,这一次就当是我求你,求你当一次坏人,好不好?”

她最后同意了,她不明白霍父坚持的原因,而她也曾被一切的表象所迷惑,以为或许有那么一丝希望,或许他也会爱上她。

就让她卑劣一次。

而她终究是错了。

错得离谱。

现在安安也醒了,她也怀上了孩子,相信没有多久,他们就要离婚,而他也将牵着安安的手踏入婚礼的殿堂……她白梓娴,终究什么都不是。

白梓娴擦擦脸上的泪水,推开安全通道的门走出来,看到了几米外的顾子玉。

同一时间,不远处电梯叮地一声响,霍晋玄匆匆走出来。

“白梓娴!”他叫了她的名字。

她回头看到了满面怒容的他,他是来和她谈离婚的事的吧……

她不要这样!

她慌乱地看着不远处的顾子玉,他也正好看着她。

她快走几步来到他的面前。

“对不起。”她说,然后她踮起脚尖,吻了他的面颊。

一切似乎都静止了,下一个瞬间,她就被人扯开,霍晋玄愤怒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他咆哮道:“白梓娴你在做什么!”

她没有抬眼,双眼没有焦距,平静道:“如你所见。”

霍晋玄简直要被她气疯了,天知道他为什么要出来找她,为什么刚刚他还对她心怀愧疚!

可她转身就勾搭上了另外一个男人,还当众亲吻!

她……明明之前只爱他……

“你放开她!”顾子玉开口道。

“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霍晋玄咆哮道,然后一把拽着她往外走。

她回头看了顾子玉一眼,眼中全然抱歉。

“对不起。”她用唇语无声道:“我利用了你。”

而顾子玉摇了摇头。

……

霍晋玄把白梓娴扔在了车子后座上,然后他用身体压住她,红着眼质问道:“白梓娴你什么意思?”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