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伟苏媚小说_烟花易冷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0:30

小伟苏媚小说名字叫做《烟花易冷》,是网络作者“纯纯欲动”原创的一本气氛紧张的都市言情小说,《烟花易冷》中男女主角分别是小伟苏媚,小说主要讲述了:我默默地点头,刚刚小新的肯定,让我瞬间就明白了苏媚的意思,他不只是想保护我。

烟花易冷小说 精彩章节

“别急,我再给你讲讲那之后的事情,你自然就明白了。”

小新神色怪异的看了看大厅外,说道。

“好,你说。”

我在脑海里将小新说的话梳理了一遍,愈发觉得苏媚看似随意给我取的这个艺名一点都不随意,综合小新之前说的话,我心里已经大概有了谱。

“夜来香高级会所创立有十年了,而我是三年前来到的这里,那时候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做什么都小心翼翼,唯恐得罪了别人,日后遭到难堪,直到有一天,我就在之前那间休息室里坐着看杂志,当时的顶级艺人,也就是第二位子路突然跑了进来,好像很急的样子,问我有没有打火机。”

小新说着喝了口水,润润嗓子之后接着道:“我们这个行业的人,是不能有坏毛病的,抽烟,喝酒,赌博,这些一旦被发现,会严重影响我们在客人那里的形象。所以我怎么可能会有打火机,我就说我没有,然后那位顶级艺人就告诉我一句话,在面对一个处处都是泥淖的沼泽时,不应该想着把机会放在身边,而应该想着怎样在机会来临时充分的利用。说完他就走了,那之后的一年,他就消失不见。”

“说也可笑,一年的时间,我竟然只和那位子路有过一次对话。”

小新说着又看了看我,在我都感觉自己脸上有花的时候,他才停下来,望着被灯光映衬的透亮无比的天花板道:“当时的我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可没多久我就理解了,如果当时我不是拒绝他,而是让他等等,自己出去找一个打火机交给他。依照他当时的身份和地位,只需要随意的提点我一下,我现在一定不会是我们会所里级别最低的艺人。”

我点点头,感受到小新的目光又穿过空气到我脸上,我感到鸡皮疙瘩起了一地,不由后退半步道:“小新,你老是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

小新哈哈笑着道:“不,我只是觉得你和第二位子路,也就是你的前一任子路很像,尤其是眼神,几乎一模一样。”

我一阵无语,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好半天才开口道:“总之,以后别这样盯着我,瘆得慌,我不搞基!”

小新白了我一眼,“你不搞基,说的我好像搞基似的。”

“对了,你刚刚说我要倒霉了,是什么意思?”

我继续问道,听他刚刚的话,还是没什么线索。

“别急,还没说完,我先喝口水。”

说着小新像是品茶一般,先将装着柠檬水的水杯杯盖在杯沿上蹭了蹭,发出清脆的叮叮声,然后抿了一口,露出一脸陶醉的表情。

我耐着性子等着,中途拿出手机看了看,从苏媚带我进夜来香到现在,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大厅里的男男女女迎来送往,络绎不绝,但我没看到几个脸熟的。

小新道:“在第二位顶级艺人消失,也就是我来到夜来香一年后,第三位顶级艺人来到了夜来香……”

“等等!”

我在心里捋了一下时间疑惑道:“第三位顶级艺人?那他进入夜来香才两年,难不成也消失了?!”

小新不满我打断他的话,没回答我的话,而是继续说道:“第三位顶级艺人比起前两位可能没那么优秀,但个人能力上是毋庸置疑的,因为仅仅两年的时间,他就将夜来香的影响力足足扩大了一半,甚至可以说,在我们城,如果夜来香想动手,其他的会所可能撑不过一个月。”

我有些明白了小新的意思,深呼吸一口问道:“第三位顶级艺人是不是还没有拿到子路这个名字?!”

小新看着我,然后缓缓点头,“没错,他很想要这个名字,他希望能用这个名字证明自己,同时也证明自己比以往的两位顶级艺人更强。在他来到夜来香之后,我们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名字迟早会是他的,但没想到……”

小新说到这里就闭上了嘴巴,我苦笑着道:“我终于明白苏经理为什么一开始那么大张旗鼓的把我跟别人介绍了。”

小新嘿嘿笑了两声,然后示意我看着大厅,小声道:“还有一分钟,我们会所现在唯一的顶级艺人就来了。趁他现在还不认识你,你可以先了解了解他。”

更大的目的是想让我以现在会所里那位顶级艺人为目标,挑战他,超越他,直到最后名副其实的拿到子路这个名字。

想到这里,我心里又冒出一丝古怪的情绪,子路这个艺名对整个夜来香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她作为会所里的话事人,不可能会忘记,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这个位置坐的踏实无比,即使是将这个名字轻易许给了我,也不担心别人会对她有什么不利,那么苏媚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揉了揉太阳穴,这时候小新在我旁边低声道,“来了来了,看到没有,就是门口进来穿着黑色衣裤的那个,他姓庄,艺名叫飞云,我们一般都叫他庄飞云。”

我从二楼的扶手处看向楼下,只见会所里走进来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三四的年轻人,留着利落的短发,外表不是特别帅气,但胜在足够耐看,脸上挂着的也是但淡淡的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极有品位,看起来就像是有人特地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

庄飞云刚走进门,就有女服为她引路,低声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庄飞云笑了笑道,“行,待我去二楼,我也有几天没见到她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抬头,由于视角原因,刚好对上我的眼睛。

庄飞云极有自信,目光里虽然没有多少锋芒,但我还是有些承受不住那种如钝刀子割肉一般冰雪逐渐消融的温和眼神。

庄飞云走到我们旁边,朝我淡笑道:“你就是子路吧,我是飞云,很高兴认识你。”

我心脏急速加快,感觉自己紧张到了极点,和他握了握手点头道:“是我。”

庄飞云丝毫不顾形象的哈哈笑了两声,便没再说话,顺着二楼走廊伴随着轻微的脚步声消失在我们面前。

等他走后我问道:“小新,我看他性格不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为什么你说我有麻烦了?!”

小新一脸无奈的摇摇头,“他确实属于对谁都很好的那种性格,但在我们艺人这个领域来说,他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拿到子路这个名字。你说说,你现在就是横在他面前的一块绊脚石,如果你是庄飞云,你会怎么做?!”

“我要成为子路的话……”

我不由眯起眼睛,“不管是谁,都要统统消失!”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