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楚鹰凌萱小说_猛龙过江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0:31

《猛龙过江》是由“东方小少”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楚鹰、凌萱,十年山上苦修,六年各处历练,兵王重返都市,美女邂逅不断。

 

猛龙过江

 

第一章 兵王归来

坐在大巴车最后一排的角落,望着窗外青翠的山坡,楚鹰心中思绪万千。

离家的十六年,前十年在山上接受那老家伙地狱式的魔鬼训练,后六年满世界征战,当年的雏鹰已经蜕变成搏击长空的雄鹰。

但雄鹰也是鸟,倦鸟知还,于是楚鹰便放弃过往的一切,只身返回这个朦胧记忆中的家乡。

“噗……”一股臭气从后排散发出去,逐渐弥漫在大半个车厢。

“谁这么没公德心,连放屁都带拐弯儿的!”车上乘客无不掩鼻臭骂,神色不善的朝后排望去。

紧挨楚鹰坐着的是一个颇有姿色的三十余岁少妇,听见其他乘客的埋怨,身子不自然的往外侧了侧,面露愠怒,目光厌恶的望着楚鹰,少妇的表情,无疑是在告诉乘客,那个始作俑者就是这个“犀利”的小子。

楚鹰穿了一件皱皱巴巴的T恤,那上面“Armani”的标志已经褪色,显然不知从那淘来的地摊货,发白的迷彩裤上带着几个洞眼,裤脚直接被拉到了腿弯处,露出下面的陆战靴,这身打扮在她看来,颓废中带着一丝不羁,骨子里散发出浓浓的潇洒,确实跟犀利哥有的一拼。

“这小子长的倒挺帅!给老娘当会替死鬼也够格。”少妇心中暗忖,那短短的碎发,深邃的眼神,冷峻的面孔,微抿的嘴唇,这些搭配起来,只能用“性感”两个字来形容。

“以后少吃点地瓜,就不会放屁了!”楚鹰朝少妇淡淡一笑,目光又转向了窗外。

少妇大为羞怒,上车前她的确吃了个烤地瓜,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本想转移乘客的视线,没想到被这小子一语道破。

但她怎能承认这种丑事,怒道:“乡巴佬你说谁呢?老娘像是吃地瓜的人吗?”

为了与过往的一切划清界限,楚鹰从中东返回华夏之时孑然一身,除了身上的这套衣服之外,什么都没有带,一个月尘仆仆的赶路,形象可想而知,被人当成乡巴佬也不为过。

而少妇则穿金戴银,一看就知道不是个暴发户,就是个小三儿,这种人是很少光顾烤地瓜这种小摊的。

对这种贼喊捉贼的人,楚鹰懒得理会,望着窗外的目光丝毫未动。

少妇心中暗喜,你不反驳就代表默认了,口中继续喋喋不休,让人真的误以为那个屁就是楚鹰放的。

泥人也有三分火性,纵然楚鹰修养再好,此时也有些吃不消了,刚要动怒,“吱呀”一声,大巴车颠了几下,忽然停了下来。

五个头戴丝袜,手中拿着刀片的大汉破门而入,为首的大汉喝道:“打劫,谁也不许动,谁动谁死!”

说着话,手中的刀片闪着寒光,在众人的面前晃了晃。

看到这一幕,众乘客无不噤若寒蝉,那个少妇更是结束了自己的长篇大骂,双手不自觉的放到屁股下面,屁股扭动,显然是想暗中摘掉手上的四枚钻戒。

“哥几个只劫财,各位识相的话,就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统统拿出来,咱们好聚好散,谁他妈敢耍心眼儿,就别怪老子手中的刀子没长眼了!”为首的大汉说着,向后点了点头。

那四个汉子会意,两人一组,每组的两个人一个拿袋子一个那刀子,从司机开始,向后搜刮。

乘客何时见过这等阵仗,不待劫匪威逼,便主动将身上值点钱的东西全都放到了那两个袋子里。

“到你了,快拿出来!”袋子伸到楚鹰的面前,另一个劫匪拿着刀子在楚鹰面前晃了晃。

楚鹰笑了笑,缓缓起身,双手举起,道:“两位大哥看我像有钱的样子么?”

不待劫匪开口,楚鹰指着那少妇道:“这位小姐一看就是有钱人,打劫也要选对目标啊!”

“你胡说,老娘哪里有钱?”少妇勃然大怒,心急之下霍然起身,目光怨毒的盯着楚鹰。

“咦,那是什么?”楚鹰指了指少妇座位上的那两个闪闪发光的钻戒,惊呼道。

“臭娘们,滚一边去!”匪头这时也走了过来,一巴掌将少妇扇飞,从座位上拿起那两枚钻戒。

众匪大喜,本想着抢个几千块就行了,没曾想在这里遇到了大鱼。

“还敢骗老子,这是什么味儿......好臭!”匪头准备把钻戒拿到眼前仔细端详,可一股臭味从戒指上散发出来,匪头忍不住破口大骂。

少妇脸上阵青阵白,到现在谁还不知道那臭屁的主人是她?众人无不向她投去鄙夷的目光。

“她手上还有两个呢!咦,脖子上也有!耳朵上也有!”楚鹰嘿嘿一笑,提醒那个匪头,这娘们儿泼辣蛮横,东西的来路肯定不正,便宜谁都一样。

少妇心中暗恨,刚才她情急之下只取下了两枚,另外两枚怎么也取不下来,气急道:“我摘不掉!”

匪头淫笑两声,道:“我帮你!”

话音未落,少妇便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众人看时,只见少妇脖子上的项链不翼而飞,耳朵上鲜血淋漓,耳钉也不见了。

“戒指是老子帮你取呢,还是你自己取?”匪头拿着刀子在少妇手上比划了两下,看样子这娘们若是再不配合,他不介意“杀鸡取卵”。

“我,我自己取!”少妇现在还哪里有心思怨恨楚鹰,忙不迭的点头。

匪头望着少妇那起伏不定的胸脯,隔着丝袜的双目中射出狼性的绿光,奸笑道:“大毛,二毛,你们两个带她下去慢慢取,不用着急,我要劫个色!”

“是,老大!”从匪头身后走来两个汉子,在少妇的惨叫声中,将她拖到了车下。

匪头望着楚鹰道:“到你了!”

楚鹰耸了耸肩,淡淡道:“我什么都没有,不信的话你随便搜。”

匪头指了指楚鹰脖子上的吊坠,道:“老子哪有时间,把你脖子上的东西摘下来,快!”他的确没有时间,车下还有个娘们儿等着他去临幸呢!

楚鹰目光一冷,道:“这个不能给你!”

吊坠其实只是普通的玉石,但却是爸妈留给楚鹰唯一的东西,每当想念二老时,楚鹰便会轻轻抚摸,使得吊坠看上去晶莹剔透,里面那个展翅翱翔的雄鹰图案更加的栩栩如生,不知道的人定会将其当成宝贝。

“这可由不得你!”匪头冷笑一声,刀子朝楚鹰的脖子刺去,他目的自然不是杀人,只是要割断吊坠的绳子。

“你找死!”楚鹰眼瞳中溢出一抹寒意,在刀子离他不过咫尺之遥时,闪电出手,抓住匪头的手肘,轻轻一翻,刀子划过一道弧线,旋即传来匪头的惨叫声。

匪头的脸上,从眼角到嘴角,划出一道恐怖的口子,顿时鲜血飞溅,血肉模糊。

“杀了他,给老子杀了他!”匪头怒声喝道。

既然已经出手,楚鹰嗜血的情绪再也压抑不住。

第二章 我先劫个色

另外两个劫匪还未反应过来,便觉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顿时倒地不起,楚鹰没有任何迟疑,闪身下车。

“老大,这娘们儿还没取下来呢,要不我先劫……劫个色!”车内隔音效果极好,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外面的人自然听不到,感觉到背后有人过来,大毛二毛盯着少妇的贼眼儿没有任何转移,还以为是匪头完事下车了。

“取不下来就不要了!”楚鹰轻描淡写的道。

“想不到老大还会怜香惜......你不是老大!”大毛二毛听声音不对,陡然转身,见是那个与少妇挨着的小子,心中一惊,大毛道:“我老大呢?”

楚鹰搓了搓手指,淡淡道:“貌似正在车里鬼哭狼嚎呢。”

“小子,你找死!”大毛二毛怒声大喝,手中的刀子分从两边袭向楚鹰。

“啪啪!”楚鹰的手掌如残影般打在两人的脸上,还没来得及惨叫“咣当”一声,大毛二毛撞在大巴车上,直接昏厥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少妇有些反应不过来,见楚鹰正玩味的盯着她,少妇一脸的惊骇,声音颤抖道:“你,你想干什么,别过来,不然我喊人了!”说完便发觉不对,如果喊人有用,这小子早被那几个劫匪干掉了,少妇的身子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以后不要以貌取人,如果哥真想收拾你,你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楚鹰朝少妇露出一个能够迷死人的微笑,转身离去。

少妇怔了半晌,等她反应过来时,想起楚鹰临走时的那句话,脸上顿时一片苍白。

等到少妇回到车上,那三个劫匪已经被众人“制服”,过了有十分钟,两辆警车赶到,将五名劫匪全部带走。

而当警察询问是谁惩治了这些劫匪时,众人你望我眼,我望你眼,他们只知道那个见义勇为的小伙子长的挺帅,而当时乘客手机之类值钱的东西全部给了劫匪,所以并没有及时给那小子拍照,不过楚鹰这个无名英雄的相貌,已经永远的刻在众位乘客的脑子中。

此时的楚鹰,走在乡间小道上,周围的村庄格局与他朦胧记忆中的老家不谋而合,当年八岁的孩子能将这些牢牢的记在心中,楚鹰记忆力的强大可想而知。

刚才大巴车上发生的抢劫事件,对楚鹰来说不过是一出闹剧,而他既然抛弃一切回来,就打算陪在父母身边,过平静的日子,所以并没有杀人,不然那几个家伙早就去见阎王了。

……

“八里洼”是一个山村,处在群山的怀抱之中,楚鹰的老家就在村东头。

周围山上一片轰鸣,吊车、推土机、挖掘机此时正忙碌的工作着,楚鹰微微一笑,“想不到这么偏远的地方,还能被开发商看上,想必爸妈的日子应该过的不错吧!”

离家十六年,楚鹰对父母的记忆还停留在他八岁那年,那时的父亲高大魁梧,母亲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无论他做了什么错事,父母从未打骂过他一次。

而那个可恶的老家伙只是用了一颗糖豆,便把幼稚的楚鹰带离了父母身边,带出了八里洼这个宁静的山村。

“爸,妈,你们还记得那个笨蛋儿子吗?都是我不好,让你们受苦了!”楚鹰想到与父母相见后,二老脸上幸福的神采,不由加快了速度。

循着记忆中的山路,楚鹰很快便到了村头,只见路上的村民全都朝村东跑去,楚鹰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拦住一个中年人道:“大叔你好,那边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热闹?”

中年人见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便道:“听说欢子与那帮人打起来了!”

楚鹰心中一动,问道:“那帮人是什么人?欢子与他们有什么过节?”

中年人显然是焦急,愤然道:“还不是开发商找来的那些地痞流氓!哎呀,不给你说了,我们要赶去帮欢子呢!”话音未落,中年人便跑的无影无踪。

楚鹰嘴角泛出一抹冷笑,再次加快了步伐,很快便越过中年人,出现在村东头。

处处人头攒动,场面极为喧闹,一间土胚房顶上,站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汉子,憨厚的脸上写满了愤怒。

楚鹰心中陡然一沉,那个憨厚的黝黑汉子,正是他儿时的玩伴欢子,而此时欢子站的地方,正是楚鹰家的房子,可是爸妈哪去了呢?

“罗欢,如果你再不下来,老子就喊推土机过来了,到时你被埋在里面,可不能怪我们!”正在楚鹰思忖间,一个威胁的声音传来。

欢子怒视那个纹身男,狠狠道:“不赔十万,你们休想拆房子!”

纹身男与他身后的那十多个地痞闻言哈哈大笑,前者道:“就这土胚房子,还想让赔十万,是你傻还是我傻?”

欢子倔强道:“少了十万,你们休想动这房子上的一根稻草!”

“欢子哥,算了,你快下来吧!”一个娇柔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

楚鹰从人群中找到了这个声音的主人,那是一个瘦小的少女,清秀的脸蛋上此时挂满了急切。

欢子憨厚的脸上闪过一抹怜爱,但很快便被愤怒取代,“楚欣谁让你回来的?快回学校!”

微微一顿,欢子接着道:“你爸临走时把你托付给了我,没了房子你以后住哪?没有十万块,你今后怎么上学?”

那个叫楚欣的少女美眸中涌出泪水,带着哭腔道:“欢子哥,我不想上学了!”

欢子的身躯一震,差点从房顶上栽下来,声音更加愤怒了,“你说什么胡话!哥就算累死,你也要给我好好上学!”

村民想起这对可怜的兄妹,一阵唏嘘,好心的村民都在劝两兄妹,但两人一个比一个倔强,谁也没有松口。

楚鹰脑中一片空白,从周围村民的叹息中他明白了眼前的一切,原来父母已经死了,楚欣正是他的亲妹妹!

纹身男面带戏谑的望着兄妹二人,待到周围的议论声渐渐消失,纹身男冷笑道:“罗欢,你真的不下来?”

欢子怒道:“我说过了,没有十万,谁也休想动这里的一根稻草!”说话时,欢子站的笔直,憨厚的脸上充满了凛然之色。

纹身男手掌一挥,身后的那些小弟迅速将房子围了起来,纹身男的语气中充满了玩味,“不动房子,老子就先动动你!”

欢子刚要答话,忽然从人群后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房子你不能动,人你更不能动!”

第三章 价钱要改改

听到这个声音,周围的议论声戛然而止,纹身男更是浑身打了个激灵,他也是道上混的,平日里也砍过不少人,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声音中的那股气息,嗜血的气息。

纹身男缓缓回头,人群也自动分开,得以让他的目光看到说话的主人,当发现这不过是一个身材瘦削,脸上还带着病态苍白的年轻人时,纹身男猛地摇了摇头,将那抹感觉压下,骂道:“妈13的,你说不让动就不动,真当自己是盘菜!”

刚才被拦住问话的中年人也发现了楚鹰,脸上带着疑惑之色,心想:“刚才这小子还好好的,一脸和气,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饶是楚鹰心如磐石,冷硬似铁,可父母双亡的消息,无疑一击命中他心中那一丝最为柔软的地方,十六年的等待、思念,一朝化作虚无,任谁也是无法承受的。

妹妹楚欣的存在,让楚鹰绝望的心看到了一丝希望,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的妹妹,任何人都不能!

听到纹身男的怒骂,楚鹰暗中深吸了口气,朝着同样迷茫的欢子和楚欣微微一笑,缓步走上前,“欢子,下来吧,这里没人敢动房子上一根稻草的!”

欢子表情一怔,旋即脸上现出一抹憨厚的笑容,“兄弟的好意我欢子心领了,你快些走吧,这是我的事,不需要别人帮忙!”

楚欣从人群中走出来,向楚鹰道:“是啊大哥,你快些走吧,我们的事我们自己解决,这些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说话间,望了望纹身男等人,愤恨不已。

“你刚才叫我什么?能不能再叫一遍?”楚鹰如遭雷击,语气都在剧烈的颤抖,目露期待的望着面前的瘦弱少女。

楚欣愕然的抚了抚眼角的发丝,讶道:“我叫你大哥啊,怎么了?”面前的楚鹰既然打算帮助他们,而年龄又比她大,叫声大哥是理所应当的。

可她不知道,站在她面前的,正是她的大哥,与她同父同母的亲大哥!

楚鹰毕竟在战火中磨练了六年,很快便平复下心中的激动,朝楚欣微笑点头,道:“放心,有大哥在!”

这句话,让楚欣生出莫名的亲切,她还要说些阻止的话,却听楚鹰朝欢子笑道:“既然你叫我兄弟,那兄弟有事,我怎会袖手旁观?”

村民们都像看傻帽似的看着楚鹰,不是他们麻木不仁,他们来这里正是为了帮忙,但在见到纹身男等人时,心中就怯了。

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居然有人会帮助这两兄妹,纹身男的恶名在附近几个村子里是出了名的,这小子凭什么见义勇为?

而且,楚欣叫了声大哥他认了,欢子叫了声兄弟他也认了,难道他听不出这只是客套话吗?

“妈个13的,先把这小子解决了,给老子往死里揍,真死了算我的!”纹身男见楚鹰完全不把他当回事,竟然旁若无人的与那两兄妹说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放心了彪哥,兄弟们保证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纹身男的众小弟叫嚣着,朝楚鹰涌去。

楚鹰眼中嗜血的厉芒一闪而逝,他知道自己不再是那个佣兵之王,而是一个大哥,这个身份让他多了一份责任,不能随便杀人了。

一念及此,楚鹰的手腕微微一转,原本袭在冲到最前那人脖子上的掌刀劈在了那人的胳膊上,力道也弱了几分,却也不是那人能够承受的,“嗑啪”一声,那人惨叫着向后栽倒,整条手臂扭曲变形,显然被废掉了。

村民倒吸一口凉气,像看怪物般盯着楚鹰,而纹身男的那些小弟忍不住干咽了口唾沫,口中虽然叫嚣着,却没人敢再冲上去。

这些家伙说到底只是一些游手好闲的小混混儿,别看平日里嚣张,却骨子里是些欺软怕硬的主,何时遇到过这种情况,一个个顿时六神无主,将目光投向纹身男。

纹身男微微一惊,骂道:“都特么的怕啥,这家伙只是一个人,大家一起上,操翻他!”

众小弟顿时来了底气,对方再强也只有一个人,而他们还有十多个,双拳难敌四手,他们不相信这家伙能一口气把他们全操翻。

楚鹰心中冷笑,他懂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而且他不想在这些村民面前太过高调,身形一动,避开那些小弟的袭击,朝纹身男冲去。

纹身男可不比那些小弟,他可是在道上混的,而且打架经验丰富,身体也比一般人强壮许多,见楚鹰冲来,嘴角冷冷一笑,拳头伸出,砸向楚鹰的胸口。

村民失声惊呼,楚欣更是直接闭上了眼睛,这小伙子打得过那些小弟,可不一定打得过纹身男,这一拳要是击实了,他的小身板估计要变形。

“敢在这里得罪我彪哥的人,还没生出来,小子,去死吧!”纹身男见楚鹰居然停了下来,心中不由暗喜,拳头以直捣黄龙之势,眨眼间便到了楚鹰眼前。

电光石火间,楚鹰的手掌不知从那里伸了出来,刚巧不巧的握住纹身男袭来的拳头,轻轻一用力,纹身男发出一道杀猪般的惨叫,“我的手!我的手伸不开了!”

可不是吗,虽然楚鹰已经放手,可纹身男的拳头依旧握着,眼尖的人发现五指的关节已经变形,如面团般挤在一起。

纹身男浑身上下被冷汗湿透,目光惊悸的望着缓步走来的楚歌,色厉内荏的道:“你别过来,我可是东哥的人,得罪了东哥......啊!”

话未说完,纹身男再发出一声惨叫,可是再也开不了口,他的脖子已经被楚鹰掐住,整个人被提了起来,双脚在半空中乱踢,一张脸变成了酱紫色。

“啪!”一巴掌过去,纹身男的半张脸顿时肿胀了起来,楚鹰笑道:“你现在在我手上,就是我的人!”

纹身男点头如同捣蒜,双手拼命的去掰楚鹰的手掌,可却发现那哪里是肉掌,简直就是铁钳,掰了半天,居然纹丝不动。

“大哥,放了他吧,不然他会死的!”楚欣疾步来到楚鹰身旁,惊声说道。

“我妹子说放了你,就暂且饶你一命!”楚鹰手掌一松,纹身男便瘫倒在地,大口的喘着粗气,连滚带爬的抱住楚鹰的腿,“多谢大哥手下留情!”

“滚!你没资格这样叫我!”楚鹰手下虽然留情,但脚上却不留情,一脚将纹身男踢出几米远。

“好好,我现在就滚,就滚!”纹身男如蒙大赦,向那些小弟招呼了一声,就要离开。

“站住!”欢子不知道啥时候从房顶下来了,大声呵斥。

纹身男眼中闪过一抹厉芒,转身之后却带着媚笑道:“欢哥放心,楚家的房子以后绝对不会被拆了,你们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欢子为人憨厚,见事情解决,便可不再追究,只是冷哼了一声,“好了,你们走吧!”

“房子还是要拆的。”楚鹰淡淡的道。

闻言,在场的众人全都怔住了。

纹身男心中一喜,又回到了楚鹰面前,道:“还是这位......懂道理,十万块,就按欢哥之前说的那个价,我这就去汇报老板!”

他们这些人的任务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让那些钉子户就范,如果遇到实在拔不掉的钉子,也只能吃点小亏,这还在纹身男的承受范围之内,反正钱也不是他出。

“不过这价钱却要改改。”楚鹰依旧不温不火的说道。

纹身男心中发怒,可面前的人不是他能应付的,只要咬咬牙道:“多少,你说,我一定如实告诉老板!”

楚鹰点点头,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十万块一平米,一手交钱,一手拆房!”

第四章 不堪回首的往事

纹身男嘴角一阵剧烈的抽搐,却也知道如果跟这个疯子谈条件,倒霉的只会是自己,不由点点头,“敢问兄弟叫什么名字,我也好像老板交待!”

“楚鹰!”楚鹰并未隐瞒,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纹身男道:“楚鹰,我记住了!”说完,带着一众小弟,逃离现场。

“楚鹰?你真的是大鹰?”欢子身子一颤,紧紧抓住楚鹰的肩膀,一双牛眼在楚鹰全身上下游走,满脸的难以置信,他想从楚鹰的脸上找到儿时玩伴的影子,但最终却失望了。

虽然女大十八变,但男人也不例外,整整十六年没见,兼且当时两人都是孩子,能够记住对方的名字就已经很不错了。

“楚鹰,难道是楚家失踪了十多年的儿子?”人群顿时议论开了,不过他们大多持怀疑的态度,要知道当年楚鹰失踪时才八岁,八岁的孩子纯洁的就是一张白纸,能够记住什么?

楚鹰朝欢子坚定的点点头,他感觉自己的眼角有些湿润,口中却轻笑道:“十多年过去,想不到你小子还是这么黑。”

之前楚鹰能够认出欢子,就因为他的黝黑皮肤。

欢子顿时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眼泪都出来了,给了楚鹰一个大大的熊抱,“对,没错,就是大鹰,想不到大鹰你真的回来了!”

忽然,欢子拉住一旁楚欣的手,道:“楚欣,这是你大哥,亲大哥,快叫大哥!”因为激动,欢子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楚欣梨花带雨,望着与她父亲有着几分酷肖的楚鹰,声音都在颤抖,“你真是我哥?”

楚鹰将挂在胸前的吊坠缓缓举到楚欣的面前,笑道:“这个你也有吧?”

楚欣此时也拿出了自己的吊坠,同样的晶莹剔透,里面同样有一只展翅翱翔的雄鹰,只是比楚鹰的小了些许。

“哥!”楚欣呢喃一声,扑入楚鹰的怀中,身子剧烈的颤抖,声音逐渐沙哑。

楚鹰拍着妹妹的后背,安慰道:“爸妈不在了,以后有哥照顾你!”

看着这对兄妹,众村民的眼角都有些湿润,“十六年后认祖归宗,大鹰是个好孩子!”

楚鹰安慰好妹妹,朝四周的村民道:“这些年多谢大家对我妹妹的照顾,楚鹰在此谢过大家了,以后谁家有事,尽管来找我!”

从先前那个中年人着急忙慌的赶来助阵欢子便可看出,这些村民平日里对楚欣和欢子应该不错,楚鹰打算今后就住在这里,自然要给村民搞好关系。

听到楚鹰这样说,村民都说不用客气,邻里帮衬是理所应当的,又说了几句恭喜他们兄妹重逢的话,便很识相的离开。

楚家的房子因为年久失修,现在只剩下一间,其他的全都倒掉了,三人回到屋子中,楚歌一眼便看到那些几十年来的老家具,心中顿时划过一道道暖流。

金窝银窝,不是自家的狗窝,六年的佣兵生涯,楚鹰住过的总统套房不计其数,连皇宫都住过,可跟眼前比起来,却在他心里差着好远好远。

“大鹰,你快说说,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三人坐下之后,欢子大感兴趣的问道,连楚欣也竖起了耳朵倾听。

楚鹰的经历太过传奇,说出来估计也没有人相信,于是便将早就准备好的那套说辞拿了出来,说人贩子当年将他拐走之后,卖给了一对都五六十岁了也没有孩子的夫妻,在夫妻二人临死+之前,才将身世告诉了他,然后他便寻了过来。

欢子天生憨厚耿直,楚欣年纪尚幼,对楚鹰的这套说辞自然深信不疑,只是在心中暗骂那个人贩子。

“你们这些年又是怎样过的?”楚鹰说完自己的经历,问欢子道。

欢子看了看低头摆弄着衣角的楚欣,长叹了口气,将这些年发生的事扼要的说了出来。

原来,当年楚鹰失踪,他的父母寻找了一年,最后也毫无结果,在邻里的劝说下,才有了楚欣。

本以为楚欣的出生可以缓解他父母的痛苦,但却适得其反,每当看到楚欣,父母便想到楚鹰,久而久之,在楚欣三岁那年,母亲便撒手西去。

父亲一个人带着楚欣,但积劳成疾,加上心病,时值壮年便去世了,临死前便将楚欣托付给了欢子。

而欢子母子是外来户,当初在八里洼安家时,全靠楚家帮助,两家亲如一家,只是欢子的母亲在怀着欢子时就身患重病,两年前也离开了人世。

欢子和楚欣这对异姓兄妹便相依为命,欢子没上过几年学,可知道上学的重要性,为了能让楚欣上学,又生怕别人欺负楚欣,不敢外出打工,只能起早贪黑的种些瓜果蔬菜之类的来供楚欣读书。

“楚欣,告诉大哥,你怎么不想读书了?”想起楚欣先前说过的那句话,楚鹰问道。

楚欣看了看两个哥哥,低声道:“欢子哥太累了,为了我,到现在连媳妇儿都娶不上,我不想拖累他。”

“胡说!”楚鹰和欢子异口同声的叱道。

欢子看了一眼楚鹰,苦口婆心道:“你不上学,你说你一个女娃娃能干啥?你现在还是未成年人,打工都没人敢要,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能下地干活吗?如果你现在不上学,就会像我一样,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

微微一顿,欢子接着道:“哥不娶媳妇儿,是因为那些女人没有一个能让你哥看上眼的!”末了又加了一句,“如果你现在不上学了,以后我不是你哥,你也不是我妹妹!”

“欢子哥......”楚欣眼中又溢满了泪水,她知道欢子是个直性子,说的这些虽然是气话,但说的出绝对做得到。

楚鹰拍了拍楚欣的头,笑道:“欢子说的对,难道我们两个大男人,还养不起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吗?”

短短六年的时间,楚鹰便从当初的菜鸟成了雇佣兵世界的王者,各国政府首脑无不谈鹰色变,这六年来,楚鹰不知道积累了多少的财富。

可是为了与过去划清界限,楚鹰回国之时将所有的财富都存了起来,身上只带了个路费,生怕别人找到关于他的蛛丝马迹,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楚鹰不会动用那些东西。

他不是怕别人对他进行暗杀,而是怕麻烦,尤其是现在认祖归宗,并且有了个亲妹妹,他更要小心了。

“噗哧!”楚欣顿时转怒为喜,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收回了退学的念头。

“楚鹰,楚鹰,你特么有种给老子滚出来!”三人正说话间,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楚鹰神色一冷,“你们在这等着,我出去看看!”

话音未落,楚鹰的人已到了屋外,并且反手关上了门。

第五章 带着诚意拿着钱

“吼你妈吼,你丫复读机啊!”楚鹰望着那个满脸横肉的胖子,忍不住破口大骂,好不容易才说通楚欣放弃退学的念头,三人正高兴呢,这胖子真特么煞景。

胖子身后,跟着二三十号人,一色的黑色紧身背心,配上黑色长裤和黑色皮鞋,这都快晚上了,还每个人带了个大大的黑色墨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骇客帝国出第四部了呢。

楚鹰目光如电,瞬间便从人群中找到了那个纹身男,这家伙虽然与别人穿的衣服一样,并且半个身子被挡在了胖子身后,但那只颤颤巍巍的手还是暴露了他的身份。

胖子被楚鹰的那声大吼吓的浑身一个激灵,他可不是笨蛋,面对这么多人,那小子还敢这么嚣张,显然底气十足,便试探道:“兄弟李东,不知鹰哥你混那条道上的?”

楚鹰嘴角逸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你是那个什么彪说的东哥吧?就是你要买这块地?”

胖子李东点点头,神情倨傲,“没错!”

“那钱带来了吗?”楚鹰淡淡问道,从之间的交谈中,楚鹰知道小妹就在村里的初中上学,但八里洼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教育水平可想而知,楚鹰便想着尽快拿到钱,让小妹转到镇上的学校去。

“没有......”

“操,没有拿钱你来干嘛,滚回去拿钱,不然这个价格还要涨!”楚鹰截断胖子的话头,表情愤然,敢情这些家伙是在摆POSE玩儿呢。

胖子李东的脸顿时拉了下来,敢这么给他说话的人没有几个,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一个,不过上面有令,面对像楚鹰这样的钉子户,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用暴力,不然只会引起民愤,对开发没有多少好处。

沉吟了片刻,胖子李东还想再争取一下,肥胖的脸上带着一抹自认为很友善的笑容,“十万块一平米的价格有些贵了,不知鹰哥还能便宜点不?”

“这还贵?”楚鹰表情略一错愕,楚欣住的那间房子顶多也就十几个平米,楚鹰本打算给这些人打个折扣,收个一百万就算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嫌贵。

要知道,当年他做雇佣兵那会儿,随便杀个人或者保护个人,都是用千万来计算的,而且还都是美元,这点小钱儿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只是小妹现在上学要花钱,欢子娶媳妇儿要花钱,兄妹三个还要买房子住,这一百万勉强能度过眼前难关了。

“今天一平米十万,以后每过一天涨一万,你们爱要不要!”楚鹰淡淡的加了一句,“如果我是你,就现在赶紧回去拿钱,哦,对了,我只收现金。”

胖子李东心中大怒,这些年他搞拆迁,见过不少的钉子户,但那些钉子户无非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都是用自己的生命逼开发商就范,现在倒好,竟遇到这么一个家伙,就那土胚房子加上地皮,赔个一两万都顶上天了,这家伙张口就是一平米十万,还每过一天涨一万!

眼中噙着怒意,胖子李东阴沉道:“看来鹰哥是不打算给兄弟面子了!”

楚鹰笑了笑,道:“你的脸盘子够大的了,再给你的话估计半边天都被你遮住了,这面子,我不能给。”

“东哥,还给他妈个13的废什么话,让我帮他长长记性!”从胖子身后跃出一个壮汉,声音如同洪钟,裸露在背心外的肌肉虬结健美,目露不屑的望着瘦削的楚鹰。

胖子李东望着楚鹰,嘴角勾出一抹冷笑,“不好意思鹰哥,我这人最见不得血。”

说着,胖子手臂一挥,众壮汉一个个从他身后跃了出来,一出手就能废掉阿彪的人,显然不是善茬,李东也不想磨叽,既然楚鹰不给面子,那就没话可说了。

楚鹰玩味的道:“怎么,软的不行,要来硬的了?我说过,没钱免谈!”

先前那个壮汉口中骂骂咧咧,“想要钱吗?老子就给你点医药费!”说话间,已经冲到了楚鹰的眼前。

纹身男脸色阴沉的可怕,眼中溢满了怨毒之色,回去后他先去了趟医院,医生说他这只手算是废掉了,这让他气得差点没有吐血,撸管啥的全靠右手,想到今后要换成左手,心中就不是滋味,恨不得将楚鹰分尸。

所以纹身男没有迟疑,直接找到了自己的大哥李东,虽然被臭骂了一通,不过总算将人请了过来。

对于冲上去的壮汉,纹身男可是认识的,曾经打过地下黑拳,被他KO的对手不知有多少个,前两年才洗手不干,当了东哥手下的金牌打手。

“小子,老子不但要灭了你,还要奸了你妹子!”想到楚欣那个含苞待放,清纯秀气的小萝莉,纹身男的眼中陡然射出狼性的绿芒,身上的某个地方已经有了反应。

思忖间,壮汉已经杀到楚鹰的面前,铁拳击出,呼呼的拳煞是威,没有人怀疑这一拳的速度和力度。

楚鹰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就在拳头贴着他的面门时,头部微微一侧,闪了过去。

壮汉心中倏地一惊,能够避开他这一拳的人不是没有,但能如此轻松避过,他还是第一次见,不过他毕竟经验丰富,一击不中,拳势不改,手臂一振,继续砸向楚鹰。

楚鹰低头,再次避过壮汉的拳头,这次他没有给对方机会,膝盖电闪间出击,撞在冲过来的壮汉小腹上。

突兀其来的重击,强烈的剧痛瞬间传遍全身,壮汉惨叫一声,彪悍的身躯如断线的筝般倒飞出去,势头比他冲过来时更急。

众人脸色大变,被壮汉KO的人不在少数,但KO壮汉的人还是第一个,连那家伙都不是对手,他们更不是菜。

正在后方观战的胖子李东,一张胖脸上冷汗直冒,现在他才发现遇到了硬点子,“你们给我挡住他,老子回去搬救兵!”

话音未落,胖子便颤巍巍的朝那辆五菱之光跑去,只要车子发动,楚鹰再厉害,也追不上。

“蓬!”李东肥硕的身躯跟之前那个壮汉般朝后跌飞,在地上翻滚了近十米,才停下来。

楚鹰不知何时已经站到胖子的面前,一脚踏在他的胸口上,俯视着胖子因剧痛扭曲的大脸,冷冷道:“下次再见时,希望你们带着诚意拿着钱,不然就没这么好运了!滚!”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