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何以情深共白首by南绡小说顾远筝萧北邺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0:31

《何以情深共白首》是由“南绡”所著,故事的主角是顾远筝、萧北邺,在她最没有防备的时候,萧北邺带着人血洗了她的宗族,后来,再相见时,顾远筝告诉他,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他。

何以情深共白首小说_顾远筝萧北邺在线阅读

第一章:喜宴上的枪杀

一根秤杆将红盖头整个掀开,四面掌声雷动。

顾远筝抬起头来,就望见了那张温润如玉的脸庞。

孟怀瑾一袭朱红长衫站在她面前,清澈黑眸中深情无限。

她弯了弯唇角,朝他慢慢绽开一个笑容。

砰——!

突然间,大门被人狠狠踹开,一队气势汹汹的士兵持枪闯了进来。

顾远筝尚未看清,耳边倏然擦过一道流弹。

她惊恐地回头,就看见孟怀瑾痛苦的捂着胸口跌倒在地,胸襟上猛地炸开一朵血花!

“怀瑾!”顾远筝狂叫出声,脸色一片惨白。

刺耳的枪声还在不断响起,宾客们拼命的往外逃。

她扑在孟怀瑾身边,惊惧的眼泪疯狂往下掉,却突然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狠狠拽了起来!

下一秒,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她。

萧北邺一身铁灰色戎装,高傲的俯视着她。

俊美脸庞上透着阴冷,手中握着的手枪紧紧抵在她的额头。

顾远筝耳边一片轰鸣,浑身的血液瞬间沸腾。

“萧北邺,你这个疯子!”

她哆嗦着嘴唇,漆黑的眼瞳里迸射出无限的恐惧与恨意!

砰!

腿上忽然传来一阵剧痛,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萧北邺狠狠攥住了下颌。

“顾远筝,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代价。”

话音落下,他猛地收回手,任由她狼狈不堪的跌在地上。

见萧北邺收起枪,大步往外走。

跟在身后的副官有些迟疑地问道:“少帅,顾姑娘要如何处置?”

“捆起来,带回军政府!”

顾远筝被萧北邺五花大绑带回了军政府。

刚进门,她就被狠狠扔在乌檀木的大床上。

萧北邺高大的身躯压在她的身上,让她几乎不能呼吸。

“我从前是不是太宠你了,宠得你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背着我去外边勾引野男人!”

顾远筝心中委屈,不由紧紧地闭着眼,把脸扭到了一边。

她的动作激怒了萧北邺,他低下头,眸光一点点收紧。

“我萧北邺这一生最恨背叛,从你逃走的那一刻起,我便不会再对你有一丝一毫的手软。”

他不顾她的挣扎,牢牢锢住她的腰肢,狠狠地咬上了她的唇!

“明明是你要娶别人,凭什么不许我逃走!”

顾远筝艰难的喘息着,话语变得支离破碎。

“顾远筝,你不过是我的玩物,我娶谁,与你何干?”

说着,他毫不留情的撕开她的火红嫁衣。

撕拉——!

身上一阵凉意,顾远筝下意识地想要捂住胸前,却被狠狠地掰开,他当垃圾一般随手扔下她的嫁衣。

他的手带着滚烫炙热的温度,在她的身上到处肆虐。

游离到腿上的枪口时,他用力按住了伤口。

“啊……”

顾远筝疼的撕心裂肺,她猛然睁开眼,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落下。

“萧北邺,我从未爱过你,我爱的人自始至终都是怀瑾,你杀了我吧!”

萧北邺的身体炙热而滚烫,俊美的脸庞上染上了情欲。

他赤裸的胸膛紧紧贴在她的身上,湿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耳畔。

“你的真心不值钱。”

下一秒,他粗暴又生硬地刺入顾远筝的身体!

剧烈的疼痛几乎要将她撕裂,萧北邺将她摆成最屈辱的姿势,毫不怜惜的在她身体里横冲直撞。

看到顾远筝的逃避,他的眸色愈发阴冷,他掐住她纤细的脖颈,迫使她直面自己。

“怎么,不敢看我吗?早知留下那野男人的命,让他看清楚你这副下贱样!”

第二章:你没资格死

事后,萧北邺毫无留念的从顾远筝的身后下来,自顾自地穿好军装,再也不看她一眼。

顾远筝安静的躺在大床上,锦绣被褥散乱的覆盖在她身上,遮住了她身上青紫交错的痕迹。

原来,一直都是她会错了意。

她将他当做死生契阔的恋人,却不想在他的眼里,自己不过是如娼妓一般低贱的存在。

顾远筝怔怔的流下泪来,心头如针锥般刺痛!

她真傻,不是早就看透了人心凉薄,为何还会交出自己的一颗真心,去任人践踏呢?

“过几日便是我的婚期。”

跃动的暖红烛影中,萧北邺缓缓扣起最后一个纽扣,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笑容慵懒。

“到时候一定带你去看。”

她浑身一僵,嗫嚅这嘴唇,最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见她不言不语,他俯下身去,伸手在她的精致脸庞上轻柔勾画。

“听说那位小姐生的极美,门第高贵,还去西洋留过学,你与她相比,可真是云泥之别。”

他的话语如刀,狠狠在她早已千疮百孔的心上刺开新的伤口!

“那就恭喜少帅娶得佳人了。”

她抬眼看他,眼底有泪光浮动,她忍不住反击。

“希望你能与新夫人琴瑟和谐,最好永远不要想起我。”

“你指望我会放了你?”

萧北邺目光森冷,他冷冷一笑道:“做梦!”

“从你背叛我的那一刻起,这辈子就只配被关在这里,即使我厌倦了你,也绝不会放你走!”

那夜过后,萧北邺每一晚都会来到这里,他变着花样的折辱她,令她生不如死。

短短几天,顾远筝便已经瘦弱的不成样子。

她逃不出去,便只有选择死,她曾试过撞墙自尽,割腕自杀……却都被军医一一救了下来。

于是,她开始绝食。

数日未进水米,顾远筝只觉得喉咙如灼烧般疼痛。

她艰难的张了张口,干裂的嘴唇上立刻渗出了血珠。

她睁开眼,四周一片漆黑,时间仿佛都凝固了。

她不知道还要再过多久,自己才会死。

这种日复一日等待着死亡的日子,实在很难熬。

嘎吱——

在黑暗之中,她的听觉变得十分敏感,她艰难的转过脖颈看去,只见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站在那里!

外面的明亮灯光随着门被推开倾泻进来,刺目的光线几乎灼伤了她的双眼。

他一步一步朝她走来,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威势,令她心生惧意。

“听说你最近自杀过很多次?”

他轻抚她的脸颊,声音阴冷。

“顾远筝,在我没有批准之前,你没资格死。”

萧北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狠狠攥住了她的小巧下颌,薄唇绽开一丝快意残忍的笑容!

“你进来!”

第三章:屈辱契约

门被完全推开,一个佝偻着身子的中年女人小步走了进来。

她穿着一身银红色细云锦旗袍,左衣襟扣子上挂着一副金三事儿。

她谄媚的笑着,眼底却全是恐惧和小心翼翼。

顾远筝呆呆的看着她,刹那间失去了所有力气,她的眼底漫过绝望的恨意。

“萧北邺,你真卑鄙!”

萧北邺笑容冰冷,他伸手扯过赵知婉。

一双强劲的手卡在她的脖颈处,仿佛下一秒就可以轻松的扭断!

“筝筝!筝筝……咳,你快救救我啊!”

“我不想死啊!”

“少帅,求求你放过我,这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顾远筝的脸色惨白到了极点!

这个她曾用全部真心去爱过的男人,竟用她母亲的生命在威胁她。

她痛苦的闭上了眼,深吸了一口气,颤声道:“你放过她,我什么都答应你。”

萧北邺冷哼一声,随手一掼,赵知婉瞬间踉跄的跪倒在莲纹团花地毯上。

他掏出一张纸,扔到顾远筝的面前。

“签了它。”

顾远筝慌忙伸手抓住那张纸,她低头看去却发现那是一张契约。

只要她签字画押,从此以后她的生死便取决于萧北邺,再没有任何的自由。

她攥紧了那张纸,眼底满是痛苦挣扎。

如果她签下这张契约,这一辈子都将永远活在他的报复虐待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如果她不签,依他的性子,赵知婉绝不可能活着走出这里。

“筝筝,你快签啊!难道你就真的忍心看妈死在这里吗?”

耳边求饶声不断,顾远筝惨淡一笑,狠狠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压了上去!

赵知婉猛地松了一口气,瘫软在地上。

顾远筝缓缓抬起头,苍白消瘦的脸庞上,一双黑眸里只剩下空洞和绝望。

“萧北邺,你满意了吗?”

半明半昧的灯光下,萧北邺的唇边犹带着慵懒的笑意,他的声音淡漠无比。

“虞妈,做点东西端上来,我还没玩腻,不希望她这么快就死了。”

说罢,萧北邺再不看她一眼,毫不留恋的转身出门。

顾远筝垂下眼眸。

心脏仿佛被一把尖利的匕首狠狠割开,竟比身上的伤还要疼上百倍!

直到听见楼下汽车发动的声音,赵知婉才敢慢慢坐起身。

她的脸色惨白,提着一口气,扬手朝着顾远筝的脸就是狠狠一巴掌!

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顾远筝被扇的歪倒在床上,苍白面颊上瞬间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鲜红印子。

她本就虚弱,再承受了这一掌,几乎要当即昏了过去。

赵知婉愤愤转身,脚步不停的往外走去,口中兀自骂道:

“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小贱人!老娘辛辛苦苦把你拉扯这么大,没给我谋条好出路也就罢了,还害得老娘差点死在这里!”

第四章:喜帖

赵知婉已经离开,顾远筝独自一人坐在床上,眉眼间透着哀伤。

虞妈端着一碗槐花小米粥推门进来,她看着她脸上的掴伤,眼中掠过一丝不忍。

“顾姑娘,我一会去拿青玉膏给你搽上,定不会留下痕迹。”

“我早已习惯了。”

顾远筝苦涩一笑。

“小时候,她不是在和男人鬼混,就是在牌桌上赌钱,即便回来一趟也是对我动辄打骂。”

虞妈知晓她心中难过,便不再提,端过粥小心翼翼的吹了吹,一口一口的喂给她吃。

“顾姑娘,少帅临走前给你留了一封信。”

虞妈把剩下的半碗粥放到一旁,满脸笑意的从袖中掏出一个信封递到她的手上。

“就是这个,你快看看。”

顾远筝接过信封,毫不迟疑的拆开,而里面赫然是一张鲜红夺目的喜帖!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萧北邺,谢嘉玫。”

她紧紧攥着那张喜帖,指节青白,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虞妈看着她的模样,也不由得慌了神色。

她绝没想到少帅要她交给顾姑娘的信封里竟会是一张喜帖!

“谢嘉玫……”

顾远筝喃喃的重复着这个名字。

在看清那个名字的瞬间,她只觉得自己仿佛坠入了冰窟之中!

脑海里拼命涌现出那些她以为已经忘记的画面——

雪亮的水晶灯明晃晃的照着,幼小的自己蜷缩在雪白的地毯上,汪嬷嬷将她紧紧护在身后。

赵知婉惨白着脸,跪在谢部长和谢太太前面,一遍一遍无力的重复着。

“老爷,我真的没有害太太!”

“我真的没有啊,老爷!”

幼小的她惊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你这个贱人!分明就是你害了我的孩子,我今天就要让你偿命!”

谢太太扭曲着一张富丽雍容的脸,尖声叫骂着。

而平时待她很好的谢部长,此刻也只是沉默的看着。

他们的身边站着一个小女孩,她生得极其艳丽娇美。

华美裙裾上绣着无数的花朵,她高傲的睥睨着她们,眼里满是鄙夷和仇恨。

仿佛,他们就是世间最卑贱的蝼蚁。

顾远筝呆呆的看着她。

“你杀了我的孩子,就用你的孩子来偿命!”

谢太太发疯一般夺过谢部长的手枪,不顾一切的扣动扳机!

砰——!

那颗子弹以极快的速度向她飞来,避无可避,她惊恐的睁大了双眼。

第五章:他的新婚之夜

那个瞬间,汪嬷嬷猛然推开了她,那颗子弹打在她的心口处,温热的鲜血喷溅而出!

一盏小灯低低的悬挂着,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昏黄的光线下,顾远筝跪坐在一张雕花床旁,苍白纤细的手腕被一副手铐紧紧拷在床头。

透过小窗,隐约可以听到远处传来鼓乐炮竹的喧闹声和鼎沸人声。

她咬紧了下唇,神情痛苦而屈辱。

今天是萧北邺结婚的日子,他派人将她绑了过来,锁进了这间暗室里。

萧北邺推门进来的时候,她正在想办法解开那副手铐。

他缓步走到她的身旁,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发丝。

他的声音十分慵懒,却如利刃般一点一点凌迟着她的心。

“我的婚房就在隔壁,这里能清楚的听到外面发生的一切,今夜你就好好待着这里吧。”

顾远筝只觉得浑身颤栗,她咬牙。

“你是疯子吗?你就不怕我在这里大喊大叫,让所有人都发现我!”

她倔强的盯着他,眼底是清晰可见的恨意。

“你不会的。”

萧北邺俯下身去,攥住她小巧的下颌,冰冷的眸光里有着散漫的笑意。

他的薄唇微勾,笑容残忍至极。

“我的洞房花烛夜,你怎么能错过呢?”

身后的门被人重新关上,她通红了眼眶,却不肯掉下半滴眼泪。

许久,热闹之声渐渐散去,隔壁才传来动静。

“邺哥哥,我真的好开心,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够真的嫁给你。”

谢嘉玫的声音娇俏清脆,带着一丝终于如愿以偿的激动颤抖。

“你会待我好吗?”

萧北邺将她揽入怀中,笑容难得的温柔。

“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妻子,我自然会照顾你一辈子。”

顾远筝的耳边一阵轰鸣。

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为他感到心痛,原来当她亲耳听到他和别的女人软语温存时,她还是会难过。

红色帐幔里,萧北邺看着身下一脸娇羞的女子,他只停了一瞬,便重重压上她的唇。

他疯狂的索求着她的身体,用欲望来掩盖住自己心底的空虚。

耳边渐渐传来两人亲热的声音,混杂着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呻吟,疯狂的撕扯着她的心。

顾远筝恨不得立时捂上自己的耳朵,却被拷住动弹不得!

她能够想象的到,他正压在谢嘉玫的身上,亲吻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他对自己所做过的一切,都会对她做,甚至更加温柔……“邺哥哥,你爱的人是我吗?”

谢嘉玫喘息着开口问道:“我听下人提起,曾经住在这里的一个女子……”

萧北邺重重吻上她的唇,眸中闪过一丝森冷,声音却愈发温柔起来。

“莫听他们胡说,不过是一个玩物而已,你是我的妻子,也是这里唯一的女主人,谁也无法取代你。”

沸腾的血液在这一刻彻底凉了下去,顾远筝痛苦的蜷缩成一团。

心脏痛得几乎要撕裂开来,委屈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滴落下来。

玩物而已……

原来,在他的眼中,她真的只是一个低贱的玩物。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