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杨绍文白羽君小说阅读_白刃黎明by繁华落尽尘归土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08 11:32

“杨绍文、白羽君”是《白刃黎明》小说的主人公,讲述了杨绍文救了白羽君,从此他们两个人有了紧密的联络,而杨绍文在这个暗夜当中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与白羽君的感情结局是什么,如感兴趣就来阅读吧。

一.黑摩的

“司机,等等!等一下!”

“艹!”

杨绍文看着远处绝尘而去的公交车,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恨恨地骂了一声。

抬头看了看太阳,想到还要在37℃下面等下一班公交,杨绍文不禁打了个冷战,毅然地挺起胸膛,像一个明星一样向前面的摩的佬们走去。

“去北海公司的生活区要多少钱?”

“20块,要去马上走”

“你不如去抢,还20块,我还不如打的呢”

“哎呀,这天气热啊,要不这样,15怎么样?”

“帅哥,搭我的,12,不能再少了”

……

难得顾客上门,摩的佬们像索要明星签名的粉丝一样围到杨绍文身边,吵得他头昏脑涨,但这价格贵得实在离谱,公交车到北海公司生活区只要2块钱,他们直接涨了6倍。

“搭我的车,5块钱!”

一声雷鸣般的爆喝,把杨绍文的视线吸引了过去,只见一个长相憨厚的壮汉站在另一边,向着杨绍文招手。

奇怪的是其他摩的佬一看到他便立即住口,纷纷回到自己的车上,杨绍文注意到他们眼里闪过了愤怒。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杨绍文自然上了这个壮汉的车。开了十多分钟,迎面一辆摩的迎面驶来,杨绍文昏沉的大脑立即清洗过来。

那摩的后面坐着一个7分的女孩,明眸皓齿,唇红齿白,因为穿着短裙,怕走光所以是侧身坐在摩托车上,那一双修长白皙的大腿把杨绍文的眼珠子看得差点瞪出来。

然而在这春光旖旎之际,杨绍文也看到了对面那司机意味深长的眼光。

等到杨绍文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周围变得偏僻荒凉了,杨绍文问了出来,司机解释说是近路,快很多,杨绍文不疑有他。谁知转过几道弯,前面赫然是一栋废弃的厂房。

司机把钥匙一拔,将杨绍文推下车,反手从腰里抽出一把磨得闪闪发光的螺丝刀

“小子,把你的手机和钱包拿出来吧”憨厚的面相瞬间变得狰狞无比

杨绍文看着他,嘴角微带冷笑。就在这时,摩托车的轰鸣声又起,只见有一辆摩托车从另一个方向开过来,赫然是刚才载着女孩的那辆车。

那个司机更加凶恶,直接将女孩推倒在地,想要抢她的挎包,那女孩发出尖叫声,拼命护住自己的包包,那恶人见她反抗,抬起巴掌就要往她那张如花似玉的脸上扇去

“住手!”

一声爆喝突然传来,那司机被吓得退后了一步,回头一看,是一个长相斯斯文文的小年轻,顿时轻笑了一声。

看住杨绍文的司机觉得这声轻笑是对自己的侮辱,于是抬起蒲扇般的大手,决心将杨绍文扇到地上,让他丫的多管闲事!

那女孩被推到在地,眼看着那凶人就要一巴掌将那个年轻人扇倒在地,只见砰的一声,那壮汉铁塔般的身躯飞了起来,就见那年轻人跟着跃起,抬起膝盖顶在那壮汉的腰眼,壮汉直飞出去四五米才重重摔倒在地,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杨绍文一脚踢飞面前这个劫匪,径直向另一个劫匪走去,那劫匪也是个凶主儿,见状不退反进,从腰里拿出一把扳手,朝杨绍文扑过来。

杨绍文左脚发力,抬起右脚,以左脚为支点,一个鞭腿狠狠砸到那壮汉的额头上,一米八的壮汉被踢得踉跄几步,撞到自己的摩托车上,将川崎摩托车砸翻。

“啊”

一声大喝,之前被放倒的劫匪大叫着从杨绍文背后扑过来,杨绍文头不回,身不转,反脚勾踢,这招叫做蝎刺,专门对付背后偷袭的人。

“啊……喔喔”

杨绍文这一脚正中匪徒的裆部,那家伙立即发出公鸡打鸣般的怪叫,捂着下身痛苦地弯下腰。

这时另一个匪徒正挣扎着从从摩托车上爬起来,杨绍文又是一脚让他躺下去了。

此时,夕阳的余晖洒在杨绍文的身上,让他身上发出神一样的光辉,让女孩看得痴了。

没想到第一天到公司报道,就碰到抢劫这种事,杨绍文怒火攻心,当真是怒从心底起,恶向胆边生,抬起脚便往倒在地上的司机手上跺下,决心废了他们。

那女孩子自被推倒在地,就被吓傻吓软了,哪知眼前这个斯文小青年竟然将两个劫匪打翻在地,待到杨绍文目露凶光,抬起脚时,突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让她大叫一声扑过去抱住杨绍文抬起的腿。

“不要”

杨绍文腿被抱住,不自禁地往下看,正对上那女孩梨花带雨的脸庞,那水盈盈的大眼睛充满着祈求,跟着视线下滑,胸口那片高耸的雪白和幽深的峡谷让杨绍文不自觉地吞了一口水,配上盘在地上的那两条长腿,杨绍文满腔的愤怒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身体某个部位也变得坚硬如铁。

感受到杨绍文的眼光有些异样,那女孩才发现自己的姿势有些暧昧,于是松开手,

“那个,你不要伤害他们”

这句话差点将杨绍文噎死。

“他们可是想要抢劫你呢,要不是我,你可能就不是被抢劫那么简单了”

杨绍文有些邪恶地说道。

“他们抢劫我们是不对,可是坏人该有法律来制裁他们才对,你不能伤害他们”

“你看他们这么熟门熟路,肯定是抢了不少次了,就这么放过他们,你这是在纵凶行恶。”

“那么我们报警吧!”

看着杨绍文犹豫起来,那女孩接着说道:“他们抢劫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要是你把他打伤了,他们家里人怎么办,咱们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

杨绍文被她的圣母言论说得哭笑不得,不过这女孩声音甜甜,带着萌萌的萝莉音,让杨绍文刚硬的心软化了下来。

“好吧,那就打110报警吧!”

“哦耶”

“对了,你知道北海公司的生活区怎么走吗?”

“知道啊,咦,你要去那干嘛?”

“上班报道。”

“报道?你是不是叫杨绍文?”

“嗯!”

“原来你就是杨绍文,我是白羽君啊,我发微信给你让你在轻轨站等我,我去接你,你没看到么?”

“呃……我手机没电了。”

“好吧,哎对了,刚才你说不是被抢劫那么简单,那还有什么?”

“这个不能说太细。”

“……”

二.烧烤摊大战

在白羽君的帮忙下,杨绍文轻松地办完了入职手续。

为了答谢杨绍文的搭救,白羽君决定请杨绍文吃饭.

“喂,我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烧烤摊,我们晚上去吃宵夜吧!我请你.”

既然美女请客,杨绍文当然是却之不恭。

一到烧烤摊,白羽君便抢过菜单,点了两打生蚝,一打羊肉串,两对烤翅,一碟手撕鱿鱼,全是硬菜。

也不问杨绍文喝不喝酒,“再来半打百威!”

“停!”

杨绍文一边暗自擦汗一边问道:“咱们两个吃不了这么多吧,再说了,半打百威?大小姐,这可不是橙汁啊!”

“怎么?看你身手那么好,不会喝不了酒吧?”

白羽君歪着脑袋,带着一丝戏谑问道。

“这小妞儿难不成下午被我的英雄救美打动了,想来个以身相许?又怕羞,所以想让我酒后乱性?”

杨绍文邪恶地想道。

“当然喝得,不过咱们可先说好了,烧烤一起吃,酒也要一起喝”

“这个自然。”

过不了多时,烧烤陆续上桌,两个人敞开了吃,几杯啤酒下肚,白羽君白润如玉的脸颊泛起一阵朦胧的红晕,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朦胧的诱惑,看得杨绍文食指大动,口中的生蚝也没了味道,白羽君觉察到杨绍文在看她,冲着他嫣然一笑,让杨绍文涌起一股想要拥住她的冲动。

突然两个高大的身影闯进白羽君的视线,竟然是下午被杨绍文打翻的那两个黑司机,那两个司机也看到了杨绍文,脸色一变,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在不远处的矮桌坐下。

白羽君暗骂朱雀镇的派出所吃人饭不干人事,明明打电话报警了,两个劫匪像死狗一样等着他们去收拾,却没想到死狗又活蹦乱跳地原地复活了。

白羽君悄悄捅了捅杨绍文,示意他准备溜之大吉,杨绍文还在莫名其妙,周围突然响起摩托车的轰鸣声。

几个眨眼的功夫,几个烧烤摊已经被几十辆摩的围了个严严实实,刺眼的车头灯照得人眼睛发花。

“亲和帮办事,闲杂人等一律回避。”

一声大喇叭音之后,便是几声尖叫响起,好像电影中的情节,食客抱头鼠窜,没几下就跑得一干二净,几个烧烤摊的老板则抱着头蹲在烤炉旁边,瑟瑟发抖。

白羽君听到那声大喇叭音,拉起杨绍文的手便想跑,却没想到被杨绍文反拉坐回凳子,白羽君刚要开口,杨绍文拿起一个鸡翅便塞进了她的嘴里,堵住了她的樱桃小口。

当摩托车围上来的时候,杨绍文就觉得此事必须有个解决,这里的摩的是有帮派的,他痛揍了那两个黑司机,这梁子算是结下了,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还不如一次性解决来得痛快。

夏天的风轻轻地吹着,烧烤摊只剩下杨绍文和白羽君两个人坐一桌,另外两个黑司机坐一桌。杨绍文一只手握着白羽君温软如玉的小手,另一只手则拿起啤酒瓶,慢慢地啜饮,实则打算在对方动手的时候抢先一步给对方开瓢。

摩的司机里面,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壮汉看了一眼杨绍文和白羽君,说道:“把那两个松江佬给我废了!对了,要是那两个年轻人不插手,你们就尽量离那俩人远点。”

“哗啦!”

两个黑司机一把掀开矮桌,抢先动手了,杨绍文手里的酒瓶子在甩出去的瞬间又被抓了回来,因为他看见两个黑司机并不是冲向他,而是朝包围他们的摩的佬们冲去。这下杨绍文可摸不着头脑了,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看戏。

外围的摩的司机们也同时从各自的车底座掏出家伙,朝他们两个围上去,一场乱殴就此展开。

面相憨厚老实的黑司机,一手螺丝刀一手啤酒瓶,先挡开当头砸过来的棒球棒,“哐当”一声,右手啤酒瓶迅猛地砸在棒球棒的主人脑袋上,玻璃渣乱飞中,那摩的佬一声不吭,直挺挺地倒了下去,黑司机跟着螺丝刀向下一划,,磨得雪亮的刀刃一下子将另一个摩的佬的肚子开了一条口子,那人痛苦地捂着肚子弯下腰,却被司机一脚踢在下巴上,当场倒飞出去。

另一个面相凶恶的,直接提着一条长凳,蛮横地冲进人群了,一手握着腿脚,猛地一挥,围在他身边的几个人被砸了个脸开花。、

别看两个黑司机在杨绍文手下过不了几合,打这些摩的司机却是猛如虎,一个左捅右敲,一个前后横扫,不一会儿便放倒了十多个人,但围住他们的摩的司机有二三十号人,两个人不一会儿便淹没在人堆里。

说来奇怪,双方打得天翻地覆,但就是没人过来罗唣杨绍文他们俩,战场各类杂物满天飞,一会儿是一只啤酒瓶,一会儿是一只烤的半熟的鸡腿,但他们就是毛事没有。偶尔有摩的佬撞到他们的桌子,也马上退开,这让白羽君很是莫名其妙。

当被摩的司机们包围时,白羽君便吓得脸色惨白,当群殴开始时,白羽君全身禁不住瑟瑟发抖起来,但不知为什么,自己的手被杨绍文宽厚的手掌握着,碰碰乱跳的心便慢慢平静了下来,等到发现自己身处大乱斗场中而毫发无损时,前所未有的刺激感和兴奋感取代了恐惧感,要不是顾忌自己的形象,几乎就要尖叫起来了。

两个黑司机虽然威猛无比,但对方毕竟人多势众,十几分钟后,面相憨厚的那个被人用西瓜刀从背后砍了一刀,十几厘米的血口子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妖冶的光,另一个看见自己的兄弟受伤,连忙上前护住他,却没想心慌之下下盘露出破绽,一根镀锌钢管狠狠地砸在他的膝盖窝上,让他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跟着十几把明晃晃的西瓜刀高高举起,眼看这家伙就要命丧于此了。

就在这时,一阵警笛声隐约响起,越来越近。那戴鸭舌帽的低低地喝了一声:“住手,条子来了,把他们两个给我带回去。”那人的声音极为难听,就像生锈的铁铲刮在破锅上一样,连久经训练的杨绍文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几个喽啰架起两个黑司机,放在摩的上,摩的们呼啸而去,只留下两个看客。白羽君抽出被杨绍文握着的手,反手拉住他。

“咱们也快走吧,等一下警察来了,肯定要问咱们这个那个,明天上班肯定就迟到了。”

“你不想知道那两个黑司机会被那帮人怎么样么?”

杨绍文抬头看着白羽君,嘴角翘起一丝诡异的微笑。

三.河边救人

“他们被那些人捉走,怕是会出人命,警察来了,咱们跟他们说吧!”白羽君严肃地说道。

杨绍文看着白羽君那认真的神情,差点没笑出声来,但现在已经来不及解释了,一把拉起白羽君,冲到路旁一辆被推倒的摩托车旁,捡起钥匙,打火便走,白羽君还没坐稳,吓得尖叫一声,一把搂住了杨绍文的腰。

杨绍文可没心思享受这风花雪月,耳听得摩的的声音渐弱,他知道再浪费不得一丁点时间了。油门一按到底,轰鸣声中,街道两旁的景物飞速后退,变得模糊,让他想起了不少往事。

摩的们七拐八拐,很快离开了朱雀镇,到了河边一处空旷的码头,两个黑司机被人扔下车,还没从迷糊中醒来,便被人按住手脚,揪住头发拖到河边。

夜已深,仲夏的风带着丝丝的甜味,配合着哗啦的江水声,充满着夏天特有的浪漫,只是此时这浪漫被杀伐之气破坏地一干二净。只听得那戴鸭舌帽的男子说道:“道龙道虎,你倆不向亲和帮上贡,我敬你们兄弟是条过江龙,也就忍了。没想到你们还不守规矩,压低价,砸我们兄弟的饭碗,当真以为我们亲和帮好欺负?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在朱雀镇,是龙也得给我盘着,是虎也得卧着……”

一个“着”字尾音还没收住,又一声摩托车的轰鸣响起,那声音来得好快,亲和帮众们都围在道龙道虎兄弟身边,没人看着车子,听到这突兀的声音,所有人一齐回头,就看见一辆摩托车咆哮着撞开停在外围的摩托车,向他们冲来,炫亮的车头灯晃得人眼睛发花。

眼见那摩托车直挺挺地冲来,所有人立刻往两边回避,那辆摩托车却在人群几米前做出了一个漂亮的甩尾,跟着飞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哐当!”

玻璃瓶碎裂在石滩上,瞬间燃起熊熊大火,这样一来摩的们更加混乱,中间还夹杂着鸭舌帽恶心的呼喝声。

神秘摩托再次启动,朝道龙道虎兄弟冲过来,一只手伸到他们面前

“上来”

这声音充满威严,瞬间打消了凶相大汉的疑虑,一把扶起躺在地上的兄弟,跨上摩托车,杨绍文一转车头,就要溜之大吉。哪知一声如同铁铲划过锅底的刺耳大喝传来,杨绍文只感觉背后劲风袭体,不及细想,反手打出一拳。

这一拳与袭击者的拳头硬碰硬地撞到一起,双方身体不由得一震,由于杨绍文是反手出拳,又是在车上,又要控制车头,被这一巨力一冲,摩托车竟然失去了平衡,三个人同时弃车跳到地上。

鸭舌帽很惊讶眼前这个戴着封闭头盔的人竟然能接下自己一拳,此时手下们已经从混乱中恢复过来,今天为了解决这两个刺头,鸭舌帽已经损失了十多个手下,眼下不能再装大爷躲幕后了。只见他大喝一声,朝杨绍文冲去。

杨绍文对凶脸大汉耳语了几句,主动朝鸭舌帽迎上来。两个黑司机则相互掩护着向外围突围。

杨绍文再次出拳,砸对方的面门。鸭舌帽看见杨绍文的拳头,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也跟着一记直拳,打算和杨绍文硬碰硬再对拳一次。

鸭舌帽那一下神秘的微笑被杨绍文捕捉到了,他见机极快,右拳变掌,拍在鸭舌帽的拳锋上,将他的拳势拍偏,同时闪电般的一脚踢在鸭舌帽腰上。

鸭舌帽被踢中,竟然不为所动,直拳仍然向前击出,这拳力量好大,杨绍文虽然拍偏了他的拳势,但还是给击中了肩膀,立即倒退了几步。

杨绍文倒退这几步其实是消去对方拳势,除了被打中的地方隐隐作痛之外并无大碍,鸭舌帽却因为轻敌,站着不动,结果被震得五脏六腑一跳,差点把晚饭都吐出来。

这一下鸭舌帽心知单凭自己之力是打不过对方了,便抬头示意喽啰们向杨绍文发起进攻,打算来个蚂蚁咬死大象。

杨绍文踢飞两个向他扑过来的喽啰,猛地向鸭舌帽冲过来,鸭舌帽见状,忙往后退,却没想到杨绍文这是以进为退,反身往外退去,这时道龙已经把摩托点火了,就等着杨绍文过来,却没想到杨绍文却示意他俩先走,自己反身推起一辆摩托,往另外一个方向冲去,在一个一个废弃集装箱边停下,跟着一个婀娜苗条的身影跨上后座,两辆摩托车才一起绝尘而去。

“老大,我们追吧”一个喽啰捂知半边高高肿起的脸颊说道。

鸭舌帽却没有说话,久久望着两辆摩托车远去的方向,暗红的火焰映射出他的脸,阴沉得可怕。

……

杨绍文一行人一前一后地在白天遭劫的废弃厂房前停下,杨绍文摘下头盔,道龙道虎相顾愕然,还是道龙大着胆子,上前问道:“大兄弟,真没想到竟然是你救了我们兄弟,以后我们兄弟这两条命就是你的的了。”

“你们别客气,他这是见义勇为呢”白羽君从后座跳下来,抢先说道。

杨绍文白了她一眼,问道龙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看那些人是想把你们往死里整啊”

“唉,说来话长”

道龙道虎两兄弟是东北人,曾经在国企里面干过,老工业基地没落了,两个人只好怀揣着梦想南下淘金,可惜重工业的那些本事在南方找不到发挥的地方,只好买了两辆二手摩托车,当起了黑司机,偶尔干些没本钱的买卖。

“亲和帮是怎么回事?还有,下午我报警了,怎么你们晚上就出来了”

“亲和帮是本地摩的组成的一个帮会,说是本地人,其实摩的司机大部分都是外地人,只不过他们先来一步,把朱雀镇的生意垄断了。

“在朱雀镇开摩的,都要向亲和帮上贡,亲和帮就负责保护他们。我们两兄弟咽不下这口气,就自己开私伙,仗着有几斤力气,也还能有口剩饭吃,没想到现在连汤都不让喝了。”道虎恨恨地说道

“开摩的能赚几个钱,这也能形成帮派,还tm上贡!”杨绍文很是惊讶

道龙看了杨绍文一眼

“大兄弟,你是第一次来朱雀镇吧?也怪不得你不了解这其中的道道,朱雀镇是临江市的工业重镇,全镇有几十家制造企业,单单你们北海集团就有一万多人,即使最小的工厂也有十几号人,朱雀镇又大,这些人出行怎么办?打工仔没钱打车,就只好打摩的了,近的五块,远一点翻倍,外地人第一次来再翻几倍,这钱不就哗哗地来了嘛”

“那我可以自己买车啊,就算买不起摩托车,买个自行车也好啊”白羽君插口道

“嘿嘿”道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牵动背上的伤口,又疼得咧开了嘴,嘶嘶倒抽凉气,

“小姑娘,你想多了”

四.车间第一日

“远的咱不说,就说说你们北海生活区到总部的那条路上,被人洒了多少玻璃渣,晚上甚至连铁钉都有!至于买摩托,我觉得你还是别想了,别到时突然刹车钢筋突然断了,那可就……”

白羽君被道虎一番话吓得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杨绍文接着问道:“刚才那个带鸭舌帽的又是什么路数?”

“那就是亲和帮的帮主,也是个外地人,具体是哪的不知道,只听说犯过事,手上好像有命案。”

杨绍文觉得自己了解得差不多了,看到道虎嘴皮子直哆嗦,看来背上那一刀不轻。

“你们俩人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道龙一听此问,眼色顿时黯淡了

“朱雀镇是待不下去了,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养好伤,然后去其他城市,总能混口饭吃”

听到道龙这样说,杨绍文也不多说,拍拍道龙的肩膀以示安慰,道龙扶起兄弟,跨上摩托车。

“轰轰轰!”

带着一身的落寞,两兄弟的身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杨绍文转身看着白羽君,刚要说话,摩托车的轰鸣声又回来了。

“大兄弟,你不是说报警了,但我们俩人怎么又出来了么?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俩人根本没被抓进去!朱雀镇,水很深,大兄弟,凡事小心为上!”

话说完,两兄弟还是离开了。

“走吧。”

杨绍文回头看着白羽君,却发现白羽君正盯着他看,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呀眨。

“今晚可真是我这一辈子过得最刺激的一晚了。”

“得了吧!你才几岁?二十岁有没有?还一辈子呢”

“哼,你也觉得我很小么,我已经二十岁了耶。”

“外貌看起来是挺小的,像个高中生。”

杨绍文嘴里说着,眼睛却盯着白羽君饱满的两个庆丰包子,“那个地方却不小啊。”杨绍文心里邪恶地想道。

一阵微风吹过,空气中带着白羽君丝丝的体香,甜甜的,有种水蜜桃的味道,夹着不知名的野花香,蟋蟀不知倦地唱着奏鸣曲,杨绍文鼓起勇气,打算将白羽君拥入怀中。

“哎对了,你的身手怎么那么好?”

杨绍文刚想举起双臂,右手却被白羽君拉住,向另一辆摩托车走去,杨绍文就像被扎破的气球,鼓起的那点勇气一散而尽,再也聚不起来了。

“瞎练的。”

“你就吹吧,瞎练哪能练得那么好?说吧,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嗯……”杨绍文假装沉思了一下。

“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可得保证不能告诉别人”

“嗯,我保证。”

“好吧,其实我大学的时候是跆拳道协会的会长。”

“真的?”

“真的,不骗你。”

“那你可得教我几招啊”

“先回去再说吧,明天不是还有培训么?”

“对哦,我还要回去赶PPT,今晚又要熬夜了。”

“……”

北海集团主要生产各类家用电器,为了提高生产效率,改善生产管理模式,招收了一批大学生进入制造系统,实习转正之后将会成为生产组长,杨绍文就是其中之一。经过几天的公司文化培训后,杨绍文被分配到了冰箱分厂。

杨绍文拿着一个本子,开始观察学习流水线上的各道工序,没多久就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物料乱放,没有安全标示等等,于是他掏出本子开始记录。

“在车间不要玩手机,你这样会影响工人的积极性!”

一声炸雷般的大喝,杨绍文回过头,只见一个高瘦尖嘴猴腮的中年人正站在他后面不远处冲着他大吼,看见杨绍文抬起头来,立马走过来,带着一丝得意。

一边走还一边说道:“现在的大学生,什么素质!居然在现场玩手机”。

最后一句话一个字比一个字高音,最后一个字几乎是扯起嗓子咆哮出来的。

等到他看见杨绍文是在做笔记,一张老脸微微变色,

“这些东西你记什么,睡觉前闭上眼睛想上三遍就知道了。”

由于刚才那声大喝,流水线上的工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手上的活也慢了下来,那猥琐中年人正在找台阶下台,看到那些工人的神态,立即冲着大骂起来,

“你们这些狗x的,看什么看,不用干活吗?今天的产量达不到,老子扣你们工资。”

说完不再看杨绍文一眼,直接扬长而去。

杨绍文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就这样静静看着。等到那家伙消失在拐角,这才问旁边的员工,“他是谁啊?为什么这么叼?”

“他是我们的主管组长,叫吴铭丰,很凶的,你可要小心一点”

回答杨绍文的是一把清脆甜美的嗓音,杨绍文低头一看,才发现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个美丽的小女孩,一张精致的瓜子脸,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让杨绍文有些奇怪的是她脸上少了一些青涩,多了一些与年龄不相干的成熟与妩媚。

“怪不得,平时也是这样动不动就骂人么?”

“是啊,我们要是一慢下来就会被他臭骂一顿,要是有人做不过来,就直接被扣钱了。对了-”

说到这儿,那女孩突然低下声音。

“你可要小心一些,他最喜欢的就是找你们这些大学生的麻烦,去年分配到我们这个车间的两个大学生就都被他骂走了”

“原来如此,这是给我一个下马威啊!看来这生产车间水挺深的。”杨绍文心里想道。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韦腻腻”

“腻腻?这个名字好甜啊”杨绍文贫嘴道

韦腻腻一听这话,微微一笑,那一抹的风情让杨绍文心中一动,她正要继续说话,一声高亢的喝骂声又响起

“怎么又慢下来了”

韦腻腻不敢继续和杨绍文搭话,杨绍文也只好继续观察下一个岗位了。

连续几天都没啥事情,这天杨绍文下班回到宿舍,想起自从那天晚上亡命刺激了一回之后,就没见过白羽君了,于是打了个电话给她,决定约她出来吃个饭。

“我可能去不了了,星子出事了,我得安慰一下她。”白羽君的声音带着愤怒,话筒里还隐约带着啜泣声。

“出什么事了?”

“电话里说不清,你想知道的话就过来吧。”

五.碰瓷事件

杨绍文和白羽君都住在公司给管理人员外租的公寓里,而且都在同一层,来往也很方便。杨绍文刚进去,便看到白羽君不住地安慰着另一个女生,那个女生却是越安慰哭得越厉害。

“发生什么事了?”杨绍文问道

“星子被人欺负啦!”

“什么?被人欺负?是谁干的?看我不整死他!”杨绍文以为她被那啥了,登时一把火从心里窜出来.

星子叫严星,是和他们一起进来的应届生,身材丰腴,容貌俏丽,这样一个漂亮女孩被人欺负了,那还得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星子,你跟绍文说说”

严星抬起头来,两只眼睛哭得像个红桃子,抽抽噎噎地说了起来。

严星这天下班回公寓,经过街角的时候发现前面有个老奶奶,于是自然反应地往旁边一拐,想要避开她,哪知道那老奶奶却主动往她车子上蹭,严星及时刹车,总算没有撞到那老人,谁知道那老人却倒在地上,不起来了。

那老人躺在地上,扯着严星不让她走,说严星撞倒了她,要她陪医药费。可怜严星一个刚出社会的小姑娘,哪有什么办法,只能花钱消灾。

“这样啊,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以后看见这种人要绕着走,就算她躺在地上,你也不要上去扶,帮忙打个电话叫救护车就行了”杨绍文松了口气,安慰严星道。

没想到严星听了杨绍文的话,“哇”的一声,哭得更大声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说道:“我给了我身上的两百块钱……她说还不够……说已经伤了内脏了……要去医院检查……我……我不肯……她就要我多给钱……我说我身上没钱了,她就让我去取,最后……最后……”

“最后怎么了?”杨绍文和白羽君同时问道

“她拉着我到ATM那里,逼着我把卡里的钱全拿出来给她了”

“我艹,这摆明就是抢劫了,你干嘛不报警?”杨绍文一听,直接跳了起来

白羽君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严星还隐瞒着这样一件事,忙问道:“她讹了你多少?”

“两千多,我发工资前的生活费全没了,接下来我该怎么办?”严星说着又是大哭起来,只是哭得久了,声音都沙哑了。

“咱们报警吧,一定要把钱追回来了”白羽君细声安慰道

“没用的,我又不知道那个老奶奶住哪儿,那个地方又很偏僻,没人看见,找不到证人。”

杨绍文一听顿时无语了,听着她呜呜咽咽哭个不停,忍不住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看看能不能预支工资,先把这个月熬过去再说吧”

“我是负责人力这方面的,公司原则上是不会给新员工预支工资的”白羽君弱弱地说道。

严星一听这话,哭都哭不出来了,软软地趴在白羽君的肩膀上,一抽一抽地,看得人心疼。

杨绍文看着严星这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忍不住说道:“要不我先借你吧!”

严星一听此言,先是一愣,随后忙不迭地拒绝道:“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

“你下个月发工资再还给我不就行么?大家都是一起进来的同事,相互帮忙也是应该的”

“可是你把钱给我了,你自己怎么办?”

“我毕业前打了不少兼职,还是有一些积蓄的”杨绍文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转账给严星。

杨绍文享受着严星和白羽君向他投来的复杂眼神,心头却在呐喊:给了你,我的生活费可就没了。

“对了,那老太婆长什么样的”杨绍文冷不丁问道

严星大致把那老人的相貌说了,白羽君好奇地问道“你问这个干嘛?”

“哦,我就想了解一下,下次看见也好躲开,你也要注意一下”白羽君点头称是,却没注意到杨绍文说这话时嘴角邪恶地翘了起来。

回到自己的房间,杨绍文第一时间拨通了一个神秘的号码,等了许久之后才接通,“喂,老班长,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你不知阿富汗这边正是午夜么?”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说道,背景里是嘈杂的迪斯科音乐。

“你特么不是老是吹你的面馆多红火么?还用得着睡觉?”

“哎呀,人又不是机器,面馆再红火也得人来经营是不?对了,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了”

“找你肯定有事了,最近手头紧,借点钱给我”

“老班长,你不是吧,这么久没联系,你一开口就借钱,谈钱伤感情啊”

“借不借?”

“借,老班长开口,哪能不借?要多少?”

“几千吧”

“我勒个去,老班长你可不能这样,我在这边拿命开面馆,一个月也才赚几千美元,你一开口就……”

“人民币”

“好,我马上打给你。老班长,没事儿我就挂啦”

“看在你借钱的份上,我劝你一句,在伊斯兰国家就尊重一下人家的习俗,别搞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否则早晚出事儿!”

“老班长,这你可就不懂了,那啥,不是有个故事说:非洲本来没人穿鞋,一个卖鞋的业务员跑过去调研后说,这些人都不穿鞋,我们可以教他们穿鞋,这样就可以创造一个庞大的市场了。我这不是学人家么,教他们欣赏西方的流行音乐,以后我就可以垄断当地音乐市场了……”

“行了,我不听你扯了,就这样吧,记得把钱打过来”

“好咧”

一间灯光昏暗的面馆里,震耳的重金属音乐正在嘶吼着,一个年轻人挂上电话,拿起一杯酒,冲着正在狼吞虎咽吃面的一群美军说道:“趣尔思”,一饮而尽,跟着走上二楼,冲着一群穿着长袍随着音乐疯狂扭动身子的的人大喊道:“安拉胡阿巴克!”

“安拉胡阿巴克!”

……

杨绍文挂上电话,想起严星的事,再加上下午被人来了个下马威,心里一把火越烧越旺,一个计划开始在脑海里酝酿开来。

第二天是周末,杨绍文罕见地没有睡懒觉,早早地便出去了。只见他来到严星出事的那个路口附近,手里拿着份早餐,一边吃一边观察,不久,严星所说的那个老人便出现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