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嫡女齐天小说阅读_孟景淮宋槿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1

有一本小说小编一直舍不得给大家推荐,因为写的太好了,小编曾想独自品味,但深思熟虑了几个夜晚,觉得还是不能那么自私,要分享给大家这本好书,由一心写的《嫡女齐天》剧情精彩,对主角孟景淮和宋槿乃至配角的刻画也非常生动形象,文笔更是当世一流。

嫡女齐天

推荐指数:8分

《嫡女齐天》在线阅读全文

嫡女齐天第10章 邀请

宋安拂袖离开后,宋槿也跟着出了大厅,回到了槿南阁。

今日这一役,是临时起意,也没想过能掀起这么大的波澜,至少现在的宋安不会偏心到,对宋嫣的恶行熟视无睹了。

过了许久,小桃端着熬好的汤药推门进来,见到她还在出神,便开口道:“小姐,今日的药该喝了。”

瞥了她一眼,宋槿让她将东西放下,就将她打发出去了。

若说今日只是有什么牵绊,无非就是这个小桃了。

她虽然贪婪,却也懂得审时度势,因着这几日她手段强硬,又接连得到宋安的关心,她便没有再从自己的手里抢东西了。

但若是一直这样下去,自己也就没有理由将她撵走,与自己当初的想法反而背道而驰了。

将汤药尽数倒在后窗边,宋槿看着手中的空碗,忽然想起已经救了自己两次的孟景淮。

怎么说人家也是恩人,合该向他道谢的。

不过她现在也只是丞相府的小姐,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该由宋安来决定,这件事当然也不例外。

事到如今,想与太子一派搭上关系也好,又或是单单感谢孟景淮也好,都只能让宋安出面,这件事少不得要去见他。

她端着刚刚倒完药的碗,开门递给小桃道:“你将碗送去厨房,就下去歇着吧。不必伺候在身边了。”

宋嫣出了那样的事情,必然要找她去商讨一番,当然要给她们这个机会了。

小桃果然忙不迭地点头,端着碗便下去了。

将她打发走后,宋槿才将门关上,去了正阳院。

刚刚出了宋嫣这档子事儿,宋安的心情阴沉失落,将身边的一众小厮都打发走了,独自一人关在正阳院的书房里。

宋槿赶到的时候,小厮也只是守在一旁,不敢进去打扰。

“父亲!槿儿有事相商!”

也算是仗着他不会对自己发火,宋槿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在他的气头上找他。

听到是她的声音,宋安的确没有发火,压制住了心中的愤怒,换上了一副柔和的面孔,朗声道:“进来吧。”

这两日下来,宋槿给他的惊喜,与宋嫣给他的失落恰好相反,与以前见到的槿儿全然不同。

随着推门的声音,宋安抬头见到了那一抹浅绿色的身影。

宋槿悠然地走到他的面前,将今日的事情和盘托出,最后道:“国师大人已经救过女儿两次了,丞相府按理就应该备上大礼前去探望,但女儿想着,若是上门道谢,总归有些虚浮,不若将国师大人请到府里来,这样也好表现丞相府的诚意,父亲觉得如何?”

提到国师的时候,宋安的眼中忽然迸发出精光来,听完她的提议,连连点头,直夸她知恩善报,另一边直接派人准备去了。

这个反应,算是在宋槿的预料之内,她早就知道宋安一定会利用这次的机会,与太子一派搭上关系。

她这么提议,对宋安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他又怎么可能拒绝呢?

“槿儿啊,这个帖子,你可要亲自去送啊!”显然姜还是老的辣,宋安想得比她要多得多。

既然他这么说了,宋槿也只能乖乖地听话,点头称是。

宋安的心思可谓是人尽皆知,好在孟景淮救得是她,不会落人话柄,否则只怕是害了孟景淮。

心里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她才从正阳院出来,回到了槿南阁,却没有看到小桃的身影,顿时觉得奇怪。

正准备回屋时,却听到了屋内有些许的动静,便提着心思蹑手蹑脚地靠近了窗户,沾了沾口水,戳破一小格窗户纸,透过破洞,向里面看去。

果不其然地看到了一个瘦小的身影,正在小心翼翼地翻找着什么,在她的柜子与妆奁前徘徊许久。

绣花软底的鞋走路无声,加上宋槿又轻巧,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看着她约摸半盏茶功夫,她才又悄悄地离开,加重了走路的步伐,好让她听见。

推开房门,小桃乖巧地装作正在收拾屋子的模样,将她的绣面薄衾叠了又叠,见她来了也好不慌张,道:“小姐回来啦!奴婢见小姐出去得久了,便想着帮您将房间收拾收拾。”

宋槿轻笑,没有揭穿她,只是挥挥手让她下去了,瞧见她心安理得的模样,更觉嫌恶。

待她走后,宋槿关上房门,在她站过的地方翻查了一遍,果然少了一些东西,只是数量不多,又不显眼,若不是她瞧见了,也不会发现丢了东西。

想到这儿,宋槿不禁冷笑,这小桃也是个聪明的人儿,却也耐不住贪婪的性子。

以往自己懦弱,让她拿得顺手了,这几日因着自己气势长了,本以为会安分些,却没想到又故伎重演。

不知她方才可是去了宋嫣的院子,若是,倒也想知道她们聊了些什么。

丞相府里没有她的人手,娘亲先前的亲信,也都被张氏尽数赶出了府上,如此一来,她就更加孤立无援。

眼下得先想办法离开丞相府,不能再让他们禁锢自己。

不过此事暂且急不来,只能慢慢再想。

将此事放在一旁,她找出请帖,提笔写下了“国师大人”四个字,便不再动笔。

宋安心思重,想要借着她与孟景淮牵线搭桥也无可厚非,但太过心急,难免会让朝中的人说闲话。

说到这儿,那日太子与国师都在,他救了自己,想必太子也是默许的,丞相府的势力在朝中也甚是可观,太子莫非也想拉拢宋安?

这几日他的表现,宋槿心中也有思量,知道他对太子的兴趣大过萧赫。

前世他也是迟迟不肯下注,知道宋嫣设计她嫁给萧赫,他才不得不与萧赫合作。

说到底,他在乎的也还是丞相府的名声,自己是嫡女,自然要以嫡为重,怪不得宋嫣那么爱萧赫,却要设计她成为萧赫的正妻!

将请帖写好后,宋槿轻轻吹了吹未干的墨迹,放在了一旁,等明日再亲自送去国师府上。

而今她是孤身一人,势必要给自己找个靠山才是,只要她能保住孟景淮不死,太子也就有机会与萧赫一争了。

不知道这个时候,萧赫有没有对孟景淮出手……

那日送了请帖过去,宋槿没有见到国师大人,却也记住了国师府上那几株秀丽的垂杨柳。

毕竟没有那个高官侯爵的家中,会种着这种树,年年柳色,灞陵伤别,孟景淮伤的又是谁的别呢?

回到府里,宋安便差人请了醉今楼的厨子来,等着孟景淮到了再做菜。

这日休沐,他也早早地将此事定了下来,宋安提前回了府上,吩咐了下去,府上以前热闹的气氛,不像是谢宴,倒像是替宋槿摆的相亲宴。

小桃也早早地就过来替她上妆,又精心换了衣服,挑了件鹅黄色的圆领,前襟上还绣着几朵梅花,配上她的朝云近香髻,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似是画中人。

“小姐这般好看,也不知以后会便宜哪家的公子!”看着铜镜里的人,小桃的目光也有些发直,她还没见过如此精心打扮的小姐。

听了她的话,宋槿也抬眼瞧了瞧镜子里的姑娘,星眸琼鼻,肤如凝脂,的确算是标志的。

按理小桃是要被教训的,可是今儿算是个好日子,她也不想在这等小事上计较,便一笑带过了。

忽地瞥见发髻上别了个银丝步摇,心里不大欢喜,便伸手将它拿了下来,吩咐道:“我记得柜子里有一支双头点翠发钗,今日就用它吧。”

忽地从镜子里见到小桃的脸色突变,才想起那支发簪已经被她顺走了,心里好笑,又故作不喜道:“算了,点翠未免显得老气,去将那支珍珠攒花钗拿来吧。”

方才她还见着这支放在了妆奁里,想必不会有什么差错了。

果然,话说换了这支发簪,小桃听话地转身去拿了过来。

才刚将发钗别在头上,便就听到了宋安身边的小厮来传话道:“小姐,国师大人到了,相爷让您早些过去。”

看了看镜子里妆容精致的女人,宋槿抿了抿口脂,轻笑道:“好,我这就来。”

第一次正式地见面,也得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不是吗?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